蘇言則玩起了興趣:“原來他們不會救你呀,那你豈不是當不成誘餌了?”

2020 年 10 月 27 日

“對對對,我已經是一個棄子了,不成的,你們白費功夫而已,”周宏不斷解釋道,蘇言一下笑了。

“那就沒得辦法了,我們鬼島可不養閒人,既然你已經沒有了利用價值,關在這裏還要浪費我們看管,一號,準備篝火和鍘刀,今晚我要吃肉。”蘇言無所謂的一擺手,直播間內已經狂笑一團,這主播啥時候變得焉壞焉壞。

而被取名一號的魂將此刻一臉懵逼狀態,實在是蘇言所說的話太多,而且毫無節奏,他有些理解不來,你要是四五個字還行,比如:帶路,吃飯、睡覺等等,這麼長,聽不懂,愛咋咋地。

周宏剛剛扶着牆壁爬起來,全身一下癱軟,嘴脣哆嗦,兩眼暴突:“你,你們不是吸血嗎,爲什麼,爲什麼到了我這裏,連個全屍都不留?”

蘇言一笑:“哦,你說的是那些啊,那些是我渴了,喝點血酒而已,你這樣細皮嫩肉的,喝血就太浪費了,燃上一堆篝火,找一根鐵籤,要粗一點的,從你屁股串進去,嘴裏出來,見過烤乳豬沒,就是那樣的。”

“對了,還得活着烤,這樣你會叫,會掙扎,血液流動加快,充分滲入皮肉中,我就喜歡這樣的味道,當你烤的全身金黃時,撒一些孜然和鹽巴等調料,鍘刀鍘成好幾塊,脆脆的,裝在盤子裏,嘖嘖,真香,說的我都流口水了,咦,你咋了,這麼盯着我看可是很不禮貌的哦,”蘇言蘭花指擡到鼻前輕笑,很快反應過來,對着自己的手就是一巴掌。

這性子不會真的潛移默化改變自己吧。

而周宏此刻聽着嘴都發紫了,蠻夷,土著,與其這樣,還不如早早就死了,最起碼不用受這些罪。

見着蘇言都到奔潰邊緣了,兩眼開始無神起來,蘇言嚇了一跳,可別玩過頭了,現在將他放出去這不合實際,一來,這裏到處都是亡魂,二來,自己對這邊的情況還不太瞭解,稱之爲泥菩薩過河也不爲過,還不如現在牢裏待着,安全些。

看着周宏準備給自己的天靈蓋來一下,蘇言趕緊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們鬼島有一個規矩,凡是在牢裏的人能在五天內將它給復原,就可以離開,我們也決不再抓第二遍,”蘇言說完,取出一個魔方,看着它,蘇言還真有點想郭浩了,也不知道此刻他在幹嘛。

聽聞不用死,周宏的魂再次迴歸身體,兩眼看這手中花花綠綠的東西。

“你說的是真的?”

周宏再次渾身充滿了力量,緩緩扶着牆起來,兩眼放光,誰願意在這般的大好青春死,能活着當然是最好了。

“當然是真的。”蘇言手裏快速變換,原本各面不同顏色的東西一下子回到清一色,用了幾個呼吸,這讓周宏大喜,感覺生機有望。

雖還沒有接觸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但一個土著都能這麼快還原,他作爲太蒼院的學生,總應該比他強吧,還大言不慚的給自己五天,五個時辰就給你搗鼓出來。

蘇言再次打亂,將魔方拋給他。

“我們可是很有誠意的,能不能活命就看你自己了,對了,可千萬別想着打爛它重組之類的,因爲五天後,我會再給你一個,當着我的面復原。”蘇言臨走補充一句。

看着手中沉甸甸的鐵方塊,周宏連連點頭,這東西,看起來沒那麼複雜。

蘇言則詭異一笑,然後看向一號魂將:“他,我的,別人,不行!”簡單,直接,加手勢,一號很快明白,點點頭。

咕咕~

“以後不準當着我的面說鳥語,老孃我不是鳥人,啊呸!”蘇言得趕快找一個地方恢復人身,這不行呀,這麼下去,用不了幾天就能進東廠了。 出來後,見到鬼王姜哲還待在他的地盤,蘇言則找尋了一個幽靜一點的地方,作爲暫時的棲身之地,這是一處庭院,也不知道當年是誰的,從佈置格局來開,還算不錯,這裏的主人,生前應該是一個很會享受的人。

當然,蘇言又不是跑出來旅遊的,這個地方最起碼陰氣不是那麼太過潮溼,驅趕了守護在這裏的魂兵,蘇言隨意打掃了一下,就趕緊恢復本來面目,加上本身又是鬼差,半陰半陽之人,反倒陽氣不是那麼外放,沒有什麼破綻。

【主播厲害呀,深入虎穴,玩的風生水起,老弟只能說聲666了。】

蘇言眉毛一挑,還是本身舒服,最起碼胸口兩坨不會那麼沉甸甸,這個叫五孃的看起來年齡不是很大,可真會發育。

“那可不,從前在小巷玩耍的時候,就有一個老爺爺給我算過一卦,說我如有一日,置之死地而後生的話,一生將徹底走上平坦大道。”

【那位老爺爺不會告訴你骨骼驚奇,是萬中無一的練武奇才吧。】

【是呀是呀,然後你就被電死了。】

蘇言撇撇嘴,看了看四周,隨意清掃了一下上面的灰塵和一些雜草,然後從百寶囊取出來一張紙,鋪在一個碎裂的石桌上,最起碼有些平整,沉吟後,便開始了在上面繪畫,衆人都有些好奇,直至一副鳥的模樣成型,然後塗上了青色顏料。

重生青梅逆襲記 蘇言打算將那老鬼交給尋找不老泉乳的夢中景象畫給姜哲看,然後交給手下這些下屬,讓他們幫助自己去尋找,最起碼有些地方有相似的也可以回來報告給自己。

蘇言算是想明白了,既然在這裏稀裏糊塗加入了,正好利用他們的力量,如果靠自己,光是這個位面,自己就算順順利利的去尋找,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找遍每一個角落,而在外面,密密麻麻的還不知道有多少個位面。

他有種感覺,那個鏡子老鬼下次甦醒的時間應該快了,到時候二話不說,對自己來一個形神俱滅,想哭都沒地方哭去。

畫好後,蘇言覺得有八九成相似之處,很是滿意。

【主播,這就是那隻一直啄你的鳥?我怎麼看着像只鴨子。】

“滾犢子,這是我覺得畫畫最好的一次了,而且,我用的是毛筆,要是有炭筆,信不信給你來一個素描特寫”

衆人都笑了,主播的字沒的說,但是要說起畫畫,估計一些小學生都比主播強,算了,不打擊他了,開心就好。

轟!

蘇言正在欣賞呢,突然整個地面一陣顫抖,房上灰塵灑落,蘇言連忙跑出去,這才發現,許多魂將魂兵全都緊張的開始了集合,一股龐大的威壓散發出來,連着那鬼王姜哲也是出動。

不會真的是那狂獅隊跑來救周宏來了吧。

蘇言收好畫卷,門口的一號還在等着,他得到的命令就是守護蘇言旁邊。

“怎麼了?”蘇言忐忑問道,可別真是太蒼院的人,這鬼王的實力可是無限接近道宮境,他們隊長再強,估計也是送菜的份。

一號魂將點點頭:咕咕~

算了,當我沒問。

蘇言趕緊湊上前去,因爲所有的人都往東邊跑,那是他當初來的海岸邊。

走進了,所有的魂兵都給蘇言和一號魂將讓開位置,鬼王姜哲臨立空中,看着岸邊那密密麻麻的其他魂兵,至少上萬。

蘇言這才暗自舒了一口氣,原來是兩個部族的內戰,只要不是太蒼院的人就行,你說,到時候被抓了,自己是救呢還是不救。

兩軍對決,雙方參戰人員兩萬多,一個個殺機四起,這樣規模的戰鬥,蘇言還是第一次遇到,以前在電視劇上見過,但那都是電腦P的,五毛錢的特效,假的離譜,而如今的,可是真真切切的。

鬼王姜哲這邊,大多數都是些近乎沒有什麼思想的魂兵,鬼吏層次的魂將,也只有六十幾個,而對面同樣臨空的,是一個和姜哲同樣修爲的鬼王,不過有趣的是,他一身黑色的破爛鎧甲,也不知道從哪個墳堆裏刨出來的,肩膀上,則長着一大一小兩個腦袋。

“無…雙鬼!”姜哲開口。

“此島,歸我!”那個叫無雙鬼的鬼王一指姜哲身後的羣島,還有那密密麻麻的亡魂,最後看向蘇言這樣的美人。

“她,也是我的。”無雙鬼第二個腦袋開口道。

“去你媽的。”蘇言頓時怒了,這啥玩意兒,姜哲見自己也只是招攬她,你眼睛冒綠光啥意思。

蘇言一下怒了,感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雙手叉腰,一挺胸膛,頓時波濤洶涌,蘇言這麼一低頭,看着胸口處兩道鴻溝,頓時鼻血狂噴,完全由不住自己。

【我靠,主播你真的假的,看自己都能看冒鼻血。】

【哈哈,我算看出來了,主播真的是一個純情小男,以前覺得沒那啥過。】

【服了服了,此刻做不了什麼,只能來一波打賞,主播,你牛!】

…………

蘇言也沒想到,自己反應這麼大,連忙止住鼻血,臉色羞紅,上一次噴鼻血還是在山洞內,給司徒海清胸口療傷來着,得虧雙方看起來萬人,但是,近乎九成九都是榆木疙瘩,跟個傀儡似的。

“抱歉抱歉哈,眼誤眼誤。”蘇言塞着鼻子,閉着眼睛,小心翼翼將胸口往上拉了拉一臉賠笑,但是,直播間此時不知道有多少人直接給笑趴了。

姜哲看着無雙鬼指着五娘,眼中也是閃過一抹戾氣,她可是自己好不容易碰到的,上蒼派給他的道場弟子,凡是有道場弟子的部落,哪一個沒崛起,這是他鬼島的機會。

這無雙鬼是周邊另一海域的霸主,兩人之前有過好幾次摩擦,因爲鬼王吞噬鬼王,也是可以增長無上修爲的,連着他所掌握的所有魂兵魂將,也會重新認主。

他們兩個都到了靈魄境巔峯,想要突破道宮,唯有傾盡全力,滅掉對方吞噬,但沒想到,他會選擇在今天動手。

“我長這麼大沒見過這麼囂張的人,姜哲,給我弄他,他竟然想要要奴家,動機不純……”蘇言對着自己的嘴就是兩巴掌。

不行啊,得趕緊找到不老泉乳,然後離開這地方,扮演女的久了,可別真的改不過來了。 一股龐大的氣浪自姜哲腳下而出,所有的魂兵魂將似乎得到了某種指令一般,直接呼嘯着衝上前去,而對面屬於無雙鬼的隊伍也是如此,兩邊很快就交戰在一起,頃刻間死亡大片,那些被撕裂的亡魂,直接化爲點點青煙,消失不見。

而姜哲和無雙鬼兩人卻誰都沒動手,都在等着對方的耗盡。

蘇言看着眨眼間上千亡魂就這麼沒了,那叫一個心疼,這要是帶出去交給鬼吏,系統得獎勵自己多少魂星啊。

這羣沒腦子的傢伙,不知道打仗要用策略嗎,這直接是野蠻對撞的啊。

蘇言還是第一次見這羣土著打仗,彷彿回到了原始社會一般,衆人也是看的一陣無語,太彪悍了。

而此刻距離岸邊數裏外的山坡上隱藏着九個人,七男兩女,全都隱匿着看着遠處的對戰。

“隊長,小宏不會被抓到這裏來了吧,這麼大的場面,咱們根本找不到啊。”其中一個人看向爲首的年輕人道。

李青潯皺着眉頭,看向身邊的一個靚麗女子:“阿紅……”

鈺彤,狂獅隊的副隊長,大家都喜歡叫她紅姐,她也顰蹙着秀眉看着下方的決戰,一個呆頭呆腦的白色小貂從她袖口聳動着鼻子鑽出來,眼睛黑漆漆的四顧,再次鑽了進去。

“找不到,小宏的氣息到這裏就徹底斷線了,小貂也聞不到了,氣息太過混亂。”鈺彤嘆了一口氣,衆人眼神頓時暗淡下來。

只是一個轉眼,小宏就不見了,狂獅隊自成立到今日五年裏,還是第一次非戰鬥人員丟失的,無聲無息,要不是紅姐的寵物,估計他們連方向都找不到。

“也不知道現在小宏有沒有生命危險,是我大意了,本來是我戒備放哨的,可卻……”顧南風對着自己的臉就是一巴掌,內心自責不已,其他幾人拍了拍肩膀安慰。

“我們不能丟下任何一個人,我們,是一家人!”隊長李青潯雙手緊握,所有人全都點點頭,無論如何,也要找到小宏,哪怕,是屍體,也不能仍在這片天地。

“隊長,下面這兩個部落在交戰,我們是不是可以繞一下,那兩個鬼王的修爲都有些高,還有上百位靈魄境,我們還是先找小宏要緊啊。”另一個名叫姬川道。

“萬一小宏在這裏呢,紅姐的小貂是在這裏聞斷氣味的,”隊伍最後一個叫羅詩音的女孩輕聲道。

“是有可能,但我覺得可能性不大,從發現小宏被劫走後,我們可是一路未停追過來的,入目就是這兩個鬼王在交戰,他們抓去的可能性不大,只能說,這裏亡魂氣息太過濃厚,讓小貂失去了方向。”姬川分析道。

鈺彤沉默,最後看向拿主意的隊長李青潯道:“五五分,亡魂抓走小宏既然經過這裏,只能有兩種可能,大家都知道,現在近乎所有的亡魂都是抱團的,它們來這裏,要麼,此地就是大本營,要麼,就在前面不遠處的亡魂部落內,而眼前的,那長着兩個腦袋的鬼王一方不可能,哪有帶着俘虜來攻打別人的,只有那個穿着上古金色鎧甲的鬼王有一半可能。”

“阿紅說的沒錯,看來,這裏的戰鬥不是短時間所能結束的,我們先繞過到前面去,如果小貂聞不到氣息後,我們再返回來,假如小宏在這裏,應該還是安全的,鬼王忙着戰鬥,不會吸食他的,我們走。”李青潯道。

衆人聞言都覺得有道理,弓着身慢慢往後退去。

“隊長,那好像是王琰、柳翎他們,”就在這時,顧南風突然發現了什麼,連忙輕聲道。

所有人再次潛伏下來,看着不遠處的十幾個猥瑣在草叢裏的人影,還真是雷龍小隊的人。

“隊長,看來這雷胖子是想要渾水摸魚,偷走一些亡魂啊,以前亡魂並不值錢,他有很大的可能是想要在交易場找那位小兄弟兌換上品靈藥,如果兩個鬼王彼此重傷的話,他們就會漁翁得利,直接拿了那幾瓶六品丹藥了,”一個長相魁梧,是隊伍中的肉盾藍墨淵道。

雷龍小隊和狂獅小隊本來就相互不對付,在這戰場中,前前後後都不知道明裏暗裏交手幾次了。

李青潯咬牙看着左臂紋着一條龍的雷胖子,伸手下達退卻命令:“先不管,找小宏要緊,我們儘量加快速度,說不定還能返回壞了他的好事。”

衆人點頭,悄悄離開,反正這裏一時半會又結束不了,他們有足夠的時間返回。

…………

蘇言看着那麼多亡魂魂飛魄散,心疼的受不了,在他看來,這都是自己日後晉升的臺階,可現在,在一塊塊的碎裂。

不過他也發現了,每一個魂將周圍,都有大量的魂兵在戰鬥,很明顯,鬼王對魂將下達命令,而魂將則操控着這些亡魂。

蘇言直接走向姜哲,輕輕開口,說出了一些自己的想法。

鬼王聽後,皺着眉頭似乎在想,這有什麼分別,很快就明白了,他們,畢竟生前曾爲人,現在誕生新的靈識,總歸需要一個學習的過程和點播。

看着不好意思的五娘,姜哲點點頭:“不虧是…道場弟子,好。”

磕磕巴巴說完後,他便閉起眼,向着戰場中的所有魂將下達命令,很快,四五個魂將便聚在一起,聯手對付對面的一個魂將,然後讓自己這一方的魂兵牽扯住對面的魂將隊伍。

只是短短片刻,對方好幾名魂將就被聯手滅殺,而失去魂將指揮的衆多魂兵們停了下來,最後,又接收到另外魂將的操控去拼殺。

而那些魂將因爲需要分出更多的神識指揮,反應相比之前,一下子遲疑了很多,又被敵方魂將圍攻。

戰場,因爲蘇言的一個提議直接呈現一邊倒的趨勢,這就是田忌賽馬的道理,懂得如何善用自己的長處去對付對手的短處,只可惜,這羣土著腦子太過簡單了些。

蘇言覺得,此刻自己不應該是一個女裝打扮,而是站在高山上,頭戴綸巾,執羽扇,順便摸摸自己的小鬍鬚,大笑幾聲。

我蘇軍師,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哇咔咔~ 眼看着自己這邊大軍突然呈現敗退趨勢,無雙鬼腦袋偏了偏,表示有些不理解,一聲淒厲的尖叫聲,差點把蘇言的耳膜給震破,那無雙鬼兩個腦袋發出猶如高分貝的蝙蝠聲,直接飛躍過來,手持一把長刀。

姜哲也是踏空而去,兩個鬼王直接碰撞在一起,這個時候就能區別出他們與普通魂兵的分別了,一招一式都近乎生前的本能,甚至還能借助此地的特殊施展術法攻擊。

蘇言看着兩人的對撞,連忙往後躲了躲,可別一招旱天雷下來打着自己,兩人的實力都在靈魄境巔峯,一時半會還分不出高低來。

蘇言選了一個好的角度,實時給大家直播,惹得紛紛打賞不斷。

“大家好,歡迎來到鬼島雙王爭霸賽的現場,由主播冒着生命危險,爲大家進行近距離,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實況直播,我們現在看到的是那位無雙鬼的鬼王兩個腦袋一直想要趁機咬姜哲的耳朵,難道想要耳朵殺?

哎呀,不可思議,這位姜哲選手竟然趁着對方不注意,一腳踢在了他襠部,他生前一定是個不正經的人,你看看這無雙鬼多做作,臉龐還扭曲了,你有感覺嗎,但他另一個腦袋卻神色如常,難道兩個不是一體的……”

蘇言此刻顯得特別興奮,嘴裏不斷嚷嚷介紹着,他以前有一個願望,是來一場LOL解說,但沒想到今天願望實現了,雖然是武林風。

隨着時間的推移,無雙鬼手下的魂將門都被斬殺殆盡,失去引導的上萬魂兵全都呈現迷茫狀態,一個個停留了下來。

雙方混在一起的兩萬多魂兵,就這麼全都擡頭看這上空的大戰,蘇言也給大家介紹的累了,本來好心的,直播間那些人給了他一波打賞,讓他住嘴別吵吵,影響觀看體驗,這才停下來喝了一口水。

“嗯?”

蘇言眼睛不經意一瞥,看見起先那一片魂兵邊緣地方,怎麼突然少了一個空缺,還以爲自己眼花了,趕緊揉揉眼,再一看,又少了幾百個魂兵,眼睛一眯,方纔發現,在岸邊那些樹叢裏,似乎有什麼身影在蠕動。

白蛇傳 “我靠,老孃我出謀劃策就是爲了避免我的魂兵死亡,這些可是日後自己晉升道路的墊腳石以及爲自己尋找不老泉乳的耳目,當着老孃我的面這麼明目張膽的偷,把我放在眼裏了嗎?”

蘇言蹭的一下站起,話語落下,對着自己的嘴就是一巴掌:“一號,一號死哪兒去了?”

一號魂將很快趕來了:“咕咕~”

“那裏,其他人合圍,抓來!”蘇言簡單道,他本來沒有指揮這羣魂將的權利,只可惜,初次見面,腦子簡單的姜哲給所有魂兵魂將下了命令,他便成了這名副其實的山寨二當家了。

一號魂將在短暫的理解後,看向不遠處的草叢,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終於發現了那股不同尋常的外來者氣味,點點頭。

在蘇言目光下,五十多個魂將,堪比五十名初期靈魄境,帶着姜哲這方所有的魂兵,直接開啓合圍。

“怎麼可能,快跑!”草叢中頓時跑出十二個人,爲首的還趕緊施展封印關住魂瓶,不可能呀,鬼王在上面對決,怎麼會分心出來發現自己等人,還下達命令。

他們在這處戰場中,見慣了鬼王爭奪吞噬的場面,以前絕大多數的魂兵都是採用這樣偷偷撈取的,這本來是一個很正常的手法了,今天還怎麼被發現了。

雷龍小隊的隊長雷龍,扭動着肥胖的身軀趕緊狂奔,自己等人也只有靈魄境修爲,可對方有幾十個,還有上萬隨從,累死他們都打不過啊。

蘇言看着對方是人,也不知道是哪個家族或者學院的,這遠古戰場他算是明白了,不是別人專屬的,只要有強者能找到這片被封印空間的薄弱之處,就可以打開,四大道院就不用說了,當初入學的時候,那些導師不是說了嗎,太蒼院,連着青州的青州王都畢業於此地,並擔任着導師的身份,可見強者是怎樣的。

而一些超級世家也可以,那麼,那些僅次於超級世家的家族呢?宗派呢,還有隱世等等,所以,進入這片空間的就不用說了,歷盡數千年,就算弱一些的,水滴石穿都打穿一個薄弱之地偷渡了。

很快那裏就發生了戰鬥,蘇言等了一會兒,一號等就全都回來了,損失了幾個魂將,但是,卻抓回來了兩個人。

當兩個全身口吐白沫,不斷抽搐的人影被仍在蘇言面前時,他看了好久才認出,這不就是那兩個在交易場調侃周宏,最後第二次去他還說自己賣的是假藥,想要免費試藥的王琰、柳翎嗎,看着他倆的樣子,蘇言真的很好奇,這羣土著到底用的是什麼專業手段。

現在好了,當初在交易場上所碰見的周宏、王琰、柳翎和自己四人,算是再次重逢了,剛好可以湊一桌麻將。

抓一個也是抓,兩個也是抓,蘇言不打算放了這兩人,雖然沒有什麼大的仇恨,但是偷我亡魂就是不行,懲罰也是要有的,爲了這些亡魂,自己男扮女裝,算是犧牲了色相纔有的,你們這羣人不勞而獲,漁翁得利怎麼行。

“帶回去,關了!”蘇言一擺手。

兩人就被帶往地牢去了……

陰暗的地牢內,周宏拿着魔方已經兩個時辰了,此刻早已面如土色,就這麼一個玩意,他可是親眼看着那土著呼吸間就還原了的,怎麼到自己手裏,翻來覆去不行啊,轉來轉去,總有幾個顏色調皮的不迴歸大本營。

這讓有輕微強迫症的他已經用頭撞擊牆面好幾次了,如果不是因爲手中的東西是他能否脫困的救命之物,早就不知道被踩了多少次了。

五天,怪不得那土著給自己五天時間,原本還以爲她侮辱自己的智商和她一樣,現在看來,我還不如她。

周宏強行穩住內心的狂躁想要將手中的方塊咬下去的衝動,再次兩手轉動,一定有規律可尋,相信自己,他可是太蒼院的學生。

哐當!

對面的牢門被打開,兩個人影像被丟麻袋似的扔了進去…… 蘇言都吃了兩塊蛋糕,喝了一杯奶茶了,兩萬多人都在等着呢,他們兩個在上空哼哼哈哈的幹着。

大哥,我們都很忙的,像我,每天都是在倒計時了,哪還有閒時間在這裏陪你呀,這姜哲也是,看你腦子應該更加發達些,怎麼不知道在自己佔盡優勢後,進行羣毆呢,前不久給你提的手下圍毆別人,最起碼舉一反三,可愁死人了。

“一號!” 龍王的至尊寵妃 蘇言越來越覺得,這個部落沒有自己這個狗頭軍師真不行,在他耳邊簡單低語幾句後,一號離開,很快,剩下的五十幾個魂將全都聚集過來,爲了能讓他們明白一點,蘇言還畫了草圖給他們看。

再三簡單介紹後,衆多魂將全都明白了,一個個直接飛昇上去,開始了蘇言給他們教導的騷擾策略,管他一擊是否中了,第一時間撤退。

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

無雙鬼正打的激烈,突然,周圍出現了五十幾個對方的人,全是靈魄境,他們身爲鬼王,也是靈魄境,不過是巔峯而已,但是,面對這麼多圍攻,對面還有一個不弱於他的鬼王,很快就節節敗退下來。

簡單,粗暴,這樣的叢林法則都不懂,不知道你是怎麼修煉成一方鬼王的。

隨着無雙鬼分神去對付魂將,姜哲抽到空隙,一把長刀直接刺入無雙鬼的胸膛,而後快速的施展封印,將他給鎖住,然後帶了下來。

有了他,自己足可以晉升道宮境了。

飛昇下來後,看着五娘,姜哲臉上露出一絲難看的笑容:“道場弟子…名不虛傳。”

蘇言笑了,雖然不知道道場弟子是啥玩意兒,但是,只要自己不顯露人身,應該在此島的地位穩固很多。

姜哲轉過頭,嘴裏也不知道唸了什麼話語,海岸邊那屬於無雙鬼的上萬魂兵全都顫抖着跪下,選擇了認姜哲爲新的鬼王。

他們,本就是依附在強者身上的浮萍,沒有鬼王,自己等就只能淪爲被外來者獵殺和其他部族吞噬進化的糧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