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知秋和柳雪急忙撤開,在安全的地方觀看。

2020 年 10 月 27 日

良久,水下才恢復安靜,但是那些碎石和死屍,竟然在水下堆積成了一座小山!

“萬人坑裏的屍體掉下來了,雪兒,上面的化魔池設置,應該是完全被毀,我們可以帶走鎮天印和乾坤膽了吧?”葉知秋問道。

柳雪搖頭,指着前面的小山:

“只是掉下來一部分,如果是全部掉下來,會把這地下水域全部填滿。而且,碎石和死屍都掉在鐵軌圍成的圓形中間,不影響馬車的轉動,整個鎮魔系統,還是在運作的。”

“好吧,那你說現在怎麼辦?”葉知秋鬱悶。

“走吧,鎮天印和乾坤膽,就永遠地放在這裏,不要對別人說起。或許有一天,我們還要回來,藉助這兩件神器。” 婚姻反擊戰 柳雪說道。

“那要是被別人捷足先登,怎麼辦?”葉知秋還是對寶貝不死心。

這種地下無主之物,誰看見就是誰的。現在,自己先發現了,如果不拿,卻被後人拿走,想想都心痛啊。

假如再落到壞人的手裏,反過來對付自己,那就更加虧大了!

柳雪搖搖頭:“那個乾坤膽,是殺器,就算我們拿了,也未必可以帶走。在馬車裏,我剛剛接觸到白球,就感覺到一股的可怕的殺氣,所以沒敢動。如果我們拿了乾坤膽,說不定現在已經是死人了。”

“這麼厲害?”

“沒錯,請相信我的感知。”柳雪點點頭,拉着葉知秋的手,又說道:

“這地下的設置這麼完美,一定還有嚴密的佈置,防止任何人帶走神器。所以你放心吧,能找到這裏,就萬分不容易了。再想把神器帶走,更不容易。”

“好吧,暫時把寶貝放在這裏,以後再說。”葉知秋沒精打采地說道。

龍虎山天師讓自己來鎮魔,假如拿走了鎮天印和乾坤膽,打開了魔界之門,那就變成“放魔”了。真的造成人間劫難,葉知秋也擔當不起。

所以,葉知秋雖然萬分不捨,卻只能忍痛而去。 【清穿】就是這麼任性

柳雪和葉知秋攜手走向馬車停車點,說道:“我們從泄水口出去吧,看看通向哪裏。”

葉知秋也沒意見,只是點頭。

來到馬車的停靠點,葉知秋還在窗外,探頭看車廂裏的鎮天印和乾坤膽。

乾坤膽圍繞着鎮天印,正在悄無聲息地轉動,還是那麼詭異。

柳雪也擠在葉知秋的身邊,探頭觀看,說道:“或許有一天,我研究出一個替代的陣法出來,壓制這裏的魔氣,然後就可以拿走這兩件神器了。”

“這一天,一定很遙遠。”葉知秋說道。

“但是總有個希望。”柳雪一笑。

說話間,馬車動了一下。

葉知秋和柳雪知道馬車就要啓動,戀戀不捨地閃開。

馬車隨後啓動,將泄水口露了出來。

葉知秋和柳雪在遠處觀看,只見泄水口是一個圓洞,可容兩個人並排游進去。

“知秋抱住我,一起進去。”柳雪說道。

葉知秋急忙抱住柳雪,兩人都把身體放橫,隨着水流鑽進了泄水口中。

這個泄水口也是人工開鑿的,向前十來丈以後,進入地下暗河。

葉知秋和柳雪,就這樣擁抱在一起,順着河水向前漂流。

大約過了兩個多小時,忽然間眼前一亮,兩人都出了水面。

看看天色,正是日出時分。

放眼四周,所處之地是一個深潭,四面都是高山。

葉知秋和柳雪趕緊登岸,來到最高的山頭上,確定方位,判斷所在的地點。

柳雪感知敏銳,判斷力極強,隨後確定了方位:“我們現在處於陰山陽坡,和萬人坑隔着分水嶺。萬人坑在我們的西北方,距離,大約二十里。”

“不用猜測,等我把黑無常叫來問問。”葉知秋嘻嘻一笑,拿出了黑無常的命牌。 鄰家美女初養成

“彆着急。”柳雪按住了葉知秋的手,說道:

“我們不能對任何人,說起鎮天印和乾坤膽的事。所以,別在這裏,召喚黑白無常,以免黑白無常知道我們的出路,逆流尋找到那個地下水域,找到鎮天印和乾坤膽。”

葉知秋豎起拇指:“還是雪兒想的周到,那好,我們直接前往萬人坑那裏吧,也知道我的徒弟和蘭國雄夫婦怎麼樣了。”

“小心能駛萬年船嘛。”柳雪一笑,拉着葉知秋,施展奇門遁形,向萬人坑的方向飛遁而去。1500

從地下鑽出來,葉知秋和柳雪都精神了許多,格外神清氣爽。

只是想到鎮天印和乾坤膽,葉知秋的心裏,就莫名地不捨、惋惜、揪心。

倆人一路飛遁,先回到營地上,因爲柳雪要換衣服。

柳雪換了破褲子以後,笑道:“這回行了,不至於被人看見春光了。”

“沒事,我都沒看到,誰能看到?”葉知秋也一笑。

換好衣服,葉知秋和柳雪相視一笑,前往萬人坑。

萬人坑南側的山峯上,蔡光輝跪在地上,衝着山谷嚎啕大哭:“師父,師孃,你們死得好慘啊……我也好命苦啊,剛剛找到師父,現在又沒有師父了!”

幼藍和蘇珍都躺在雪地上,呆呆地看着山谷。

葉知秋好氣又好笑,悄悄走近,一腳踹在蔡光輝的屁股上。

“誰?”蔡光輝被踢得翻了個跟頭,急忙回頭。

發現葉知秋站在身後,蔡光輝一愣,隨即大笑:“師父師孃,原來你們沒死啊!”

“誰說我們死了?”葉知秋瞪眼,從地上抱起幼藍。

“放心吧,你死了,師父師孃也不會死。”柳雪急忙抱起蘇珍,放在懷裏暖着,笑道:“這麼容易就死了,還敢做人家師父師孃?”

“該死,黑白無常假傳死訊,說你們死了,害得老子哭幹了淚水!這兩個老鬼,果然鬼話連篇。”蔡光輝大罵。

葉知秋向山谷俯視,發現黑白無常和蘭國雄夫婦,還有自己的三個鬼童子,都在谷底尋尋覓覓,大喊大叫,呼喚自己和柳雪。〔第一更〕 [新]〔.〕

“算了算了,想必黑白無常,是真的以爲我們遭遇不測,.”

葉知秋衝着蔡光輝揮揮手,又放開嗓子,對着山谷大叫:“蘭道長夏道長,我們在上面!”

蘭國雄夫婦聽見葉知秋的聲音,不由得大喜過望,帶着黑白無常和葉知秋的鬼童子,從山谷裏衝了上來。

“葉老弟,天幸你們安然無恙,否則我都不知道怎麼向鐵冠道長交待!”蘭國雄激動的說道。

黑白無常也是驚喜不已,連聲問道:“葉老弟,你和柳姑娘是怎麼出來的?我們離開化魔池以後沒多久,就發現那裏坍塌了。我以爲你們兩個被埋在亂石底下,被屍魔殺害了。”

葉知秋一笑,說道:“就屍魔那點本事,也能殺死我們嗎?對了,屍魔哪裏去了?”

黑無常說道:“化魔指坍塌以後,屍魔帶着無數魔靈一起衝了上來,都被蘭道長夏道長剿滅了。屍魔告訴我們,說你們兩個已經死了。我們一時不察,竟然信以爲真。”

夏偉玲拉着柳雪的手:“柳姑娘,你們到底是從哪裏出來的?”

柳雪撒了一個謊,說道:“我們掉進化魔池裏,然後整個地宮坍塌了,我們就用奇門遁形之術,把自己傳送出去。誰知道計算有誤,傳得太遠了,在二十里之外。”

“原來如此,真是萬幸。”衆人一起點頭。

蘭國雄又問道:“葉老弟,柳姑娘,下面的化魔池是個什麼情況?是不是被徹底毀壞了?以後還會有化魔的功效嗎?”

葉知秋連連點頭:“對對,下面的化魔池已經完全被毀了,從此以後,這裏再也不會有魔氣產生。”

蘭國雄鬆了一口氣,又說道:“化魔池的問題是解決了,可是龍虎山天師讓我們尋找封魔陣,我們卻毫無頭緒。我在想,既然化魔池在這裏,那麼封魔陣會不會也在附近呢?”

“蘭道長說的有道理,大家再四處找一找吧。”葉知秋說道。

對於化魔池下面的機關設置,葉知秋和柳雪隻字不提。

蘭國雄要找封魔陣,陰山面積這麼大,讓他慢慢找唄。 末世在秦始皇陵

柳雪看着山谷,問道:“化魔池坍塌,山谷裏沒有看到什麼變化??”

“當時,山谷的震動很大,而且你們先前進入的那個地洞也坍塌,被堵死了,現在的話沒辦法重新進入下面。我出魂下去看了,只看到坍塌的化魔池,別無其他。”蘭國雄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又把女鬼荷香叫了出來。

荷香衝着大家磕頭施禮。

葉知秋說道:“荷香,義成公主的屍體埋在山谷中,已經有一千多年了。而且她的魂魄已經化作做魔靈,不再是她原來的魂魄。現在即使我們把義成公主的屍體挖出來,也沒有任何意義。所以我勸你放下執念,跟隨冥界的黑白無常,投胎做人去吧。”

荷香沉默了一下,磕頭道:“感謝法師,荷香願意聽從吩咐。”

黑無常說道:“荷香,你也算是忠義之人,守了你家公主一千多年。放心吧,我送你去冥界,冥界一定會考慮到你的忠義,讓你投生到一個好人家。”

荷香再次磕頭,表示感謝。

柳雪在一邊聽着,臉上卻露出不屑之色。

因爲柳雪不相信投胎轉世的說法,她覺得黑白無常是在忽悠荷香。

黑白無常抱拳告辭,說道:“葉老弟,蘭道長夏道長,既然萬人坑這裏的事告一段落,那麼我們兄弟就先走一步,把這個女鬼送回冥界,然後再來聽候差遣。”

“兩位請便。”葉知秋和蘭國雄夫婦一起稽首。

黑白無常帶着女鬼荷香,化風而去,消失不見。

蘭國雄看着葉知秋,問道:“葉老弟,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你們夫婦是前輩,聽你們的吩咐。”葉知秋笑道。

蘭國雄想了想,說道:

“張天師讓我們去尋找封魔陣。我們總要找找看,實在找不到,那也沒辦法。不如這樣吧,我和師妹從這裏向西搜尋。葉老弟和柳姑娘從這裏,沿着陰山山脈向東搜尋,大家分頭尋找機會要大一些。如果遇到什麼詭異的地方,大家再商量。” 泰國異聞錄

“蘭道長說的極是,那咱們就這麼辦吧。不過我和雪兒有點勞累,可能要稍微休整一下。”葉知秋說道。

柳雪也說道:“是啊,還有葉知秋徒弟蔡光輝留在山谷裏的大木頭,我們還得想辦法把它弄出來,所以我們暫時不能行動。”

媽咪別玩火 夏偉玲意味深長地一笑:“這事也不急,行,我和師兄先走一步,你們休整好了以後再開始行動吧。知秋,柳姑娘,大家珍重。”

“蘭道長夏道長珍重。”葉知秋和柳雪一起說道。

蘭國雄點頭,和夏偉玲相攜而去。

葉知秋和柳雪,帶着蘇珍和幼藍,還有蔡光輝和鬼童子,就地休整。

蔡光輝開始發愁,眺望着山谷,說道:“師傅師孃,我的巨木陣丟在山谷裏,該怎麼辦呢?難道我把這些木頭全部扛出來,再找一輛大車送回南洋的海島嗎?”

葉知秋也頭大,說道:“你的巨木陣使用起來,還有些威力,就是使用過後,難以復原。 癡情總裁獨寵保鏢妻 要不,你就慢慢的把這些木頭運回南陽,在海島上縮小以後,再來找我?”

蔡光輝跳了起來,叫道:“師父啊,這三十三根大木頭,我把它運回南洋?”

“那怎麼辦呢,要不……把這些木頭丟在這裏,不要了?”葉知秋問道。

“那更加不行,這是我以前的師父袁瘋子留給我的東西。我也練了一輩子,怎麼能棄之如蔽履?”蔡光輝連連搖頭。

對於巨木陣,蔡光輝看得比自己的性命都重,當然不會就此丟棄。

如果離開了巨木陣,那麼蔡光輝的道行就會大打折扣。對於一個修道之人來說,這是無法接受的。

柳雪微微一笑:“你先去山谷裏,把那些木頭扛上來,我幫你想辦法。”

“還是師孃好!”蔡光輝大喜過望,孩子一樣雀躍着,向山谷中而去。〔4月2號,第二更〕

微信省流量免費,關注本站公衆號的方法:”;或者查找公衆號→搜索“新筆閣”,記得覈對我們的哦。 “你個白眼狼,師孃好,師父就不好了是吧?”葉知秋衝着蔡光輝的背影罵道。

然而蔡光輝已經跑遠,聽不到葉知秋的話了。

“知秋,下面馬車的事情,別跟你徒弟說。”柳雪指了指地下,說道。

“我明白,這個徒弟,目前信任度還不夠,我會注意的。”葉知秋點頭。

柳雪嗯了一聲,又說道:“等到蔡光輝把木頭扛上來,你還是出魂下去看看。蘭國雄出魂去看過,是看見化魔池坍塌,但是魂魄之身,能不能再進一步,抵達馬車那裏?這個問題,我們要搞清楚。”

葉知秋點頭:“行,我等會出魂看看。”

蔡光輝老當益壯,一次扛兩根木頭上來,堆放在葉知秋和柳雪的身前。

來回十幾次,一個小時以後,蔡光輝終於把自己的寶貝木頭,全部扛了上來。

“師孃,現在怎麼辦?”蔡光輝氣喘吁吁地問道。

柳雪點頭,問道:“上次在南洋,我讓你把縮小木頭的陣圖,給我畫下來,你畫了嗎?”

“在這裏在這裏。”蔡光輝急忙從懷裏取出一張草圖,說道:“這個圖可能不太完整,我只能畫到這樣。”

柳雪接過草圖,仔細地看着,皺眉思索,一點點地推敲。

葉知秋知道雪兒推演陣法的時候需要安靜,便帶着蔡光輝走遠。

走到幾丈開外,葉知秋問道:“蔡光輝,你師父袁瘋子當年,也不能隨意收縮這些木頭嗎?”

“我師父當然可以了,但是他不教我收縮木頭的方法,只是在海島上佈置了一個陣法,木頭送進陣法裏,纔會縮小。”蔡光輝說道。

“臥槽,袁瘋子這不是坑你嗎?”葉知秋吐槽。

“那也不是,我年輕的時候,性格急躁。所以,我師父說,讓我扛木頭,磨練性情。這樣的話,跟別人打架鬥法的時候,我就不敢隨便使用巨木陣。一旦用了,就得把木頭一根根地扛回去。就這樣扛木頭,扛着扛着,我就老了,性格也不急躁了……”蔡光輝說道。

葉知秋哈哈大笑,這袁瘋子有意思,蔡光輝更有意思!

閒着沒事,葉知秋讓蔡光輝去打獵,準備中午的食物。

蔡光輝不敢不聽,轉身而去。

中午時分,蔡光輝居然獵到了一隻小野豬,大家吃了一頓烤豬肉。

柳雪還在研究蔡光輝的陣圖,進展緩慢。 兵王之刀鋒傳奇

葉知秋說道:“雪兒,我現在就出魂,再去化魔池那裏看看。”

“你帶上鬼童子,小心一點。”柳雪說道。

“我帶上許兆麟就行,沒事的。”葉知秋點點頭,坐在柳雪的身邊,出魂而去。

許兆麟跟着葉知秋的魂體,貼身護衛。

進了山谷,葉知秋一直向下,仔細查看。

情況和柳雪在水下分析的差不多,那些屍體並沒有完全掉進地下水域裏,只是有一部分沉了下去。

一路向下,來到先前的化魔池位置上。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葉知秋髮現,化魔池裏填滿了碎石和古代的屍體,果然已經毀了。

再往下,明顯地感覺到有地氣噴涌,魂體難以深入。

葉知秋和許兆麟努力了半天,也無法穿透化魔池,再進地下水域。

如果一定要下去的話,除非是冥界幫忙,在這裏開一條鬼道出來纔可以。

既然自己進不去,想必蘭國雄出魂,也是進不去的。由此推測,鎮天印和乾坤膽藏在下面,應該是安全的。

想到這裏,葉知秋終於放心,帶着許兆麟返回,會合柳雪。

魂歸本體以後,葉知秋對柳雪悄悄說起下面的情況。

“那就好,別人進不去就行。”柳雪低聲說道。

“可是我們也進不去了……”葉知秋說道。

“我們可以從水道進入啊。不過,沒事的話,還是別進去了。”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又問:“蔡光輝給你的陣法,研究好了沒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