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槽,這裏有光!”小太歲瞪大眼睛,四處張望。

2020 年 10 月 27 日

眼前是一個昏暗幽明的世界,有山有樹,面積廣袤。只是色彩暗淡,接近於陰天的黃昏景色,似乎是一個藏於地下的黑白世界。

回頭看,剛纔突破的最後一道鬼障,也悄然不見,彷彿從來沒有存在過。

有光,但是卻看不到光源。

葉知秋環視四周,問道:“雪兒,難道我們看見的,又是一個迷陣?”

柳雪彎腰,從地上拾起一塊小石子,在手裏看了看,用力地丟向遠方,說道:“這裏不是迷陣,而是崑崙山的地下世界……”

今天一上午都在查閱,搜索古崑崙的資料,所以耽誤了。先來一章,剩下的兩章到晚上。 小太歲擡頭看天,叫道:“地下世界怎麼會有光?上面也沒有看見太陽啊!”

這裏有天空,擡眼看,是灰濛濛的蒼穹,像是重度霧霾天氣下的..lā

但是看不見太陽,也看不到星星。

葉知秋也有同樣的疑問,但是被小太歲搶先問了。

柳雪看着四周,說道:“有八卦五行的地方,就會有光。天地定位,山澤通氣,雷風相薄,水火不相射……五行八卦互相作用,有光也不奇怪。看不見光源,可能是,我們自己就在光源裏面。”

小太歲又得意起來,笑道:“說不定我們就是光源,我們來了,這裏就亮了。”

“是啊,你和秦毛人都是光源,好大的兩個電燈泡!”葉知秋沒好氣地說道。

小太歲不知道電燈泡是什麼意思,還以爲葉知秋在表揚他,摸着自己的腦袋,呵呵傻笑。

秦毛人也笑。

柳雪也忍不住一笑,正要說話,卻微微變色。

因爲,前方不遠的地方,忽然傳來奇怪的聲音,由遠到近,似乎是野獸的怒吼。

隨即,腳下的土地也傳來震動,彷彿萬獸奔騰。

藥香娘子:夫君,別動 “看來這裏有其他生物!”葉知秋也皺眉說道。

“過去看看再說。”柳雪說道。

葉知秋一點頭,帶着大家,衝上前方的土丘,向着震動傳來的方向看去。

只見正前方的山谷裏,有一羣山羊在拼命奔跑。

山羊大約上百隻,個頭極大,如牛犢。

在山羊隊伍的上空,嗡嗡地飛着一羣鴛鴦鳥,追着山羊飛翔,時不時地降落,似乎是在襲擊羊羣。

奔跑的羊羣中,不斷地有山羊倒地,痛苦地抽搐,哀嚎。

“奇怪了,這地下怎麼也有生態鏈?”葉知秋茫然不已,懷疑這是另一個世界,而不是崑崙山的地下!

“是啊,那些羊似乎非常害怕那些小鳥,好奇怪!”小太歲說道。

柳雪凝目遙望,緩緩說道:“你們看錯了,地上跑的不是羊,上面飛的也不是小鳥。他們都是崑崙山的古鳥獸遺種,在人間已經滅絕的生物……”

“不是羊不是鳥,那是什麼?”葉知秋好奇。

柳雪看着小太歲,問道:“小太歲,你也不認識那些東西嗎?”

“是啊,小太歲就是在崑崙山修煉的,應該認識啊。”葉知秋也說道。

可是小太歲搖頭:“我真的不認識,不敢吹牛。”

“是了,這些古獸遺種,是六千年前那次斗轉星移,被封印在地下,如今復活的。而小太歲才修煉了三千年,自然不認得。如果南山頑石在這裏,就一定認得。”柳雪忽然一笑,說道:

“那些白羊一樣的東西,叫做‘土螻’,是遠古崑崙的食人獸;那些天上飛的小鳥,其實是蜂蟲的一種,叫做‘欽原’,有毒針,任何人或者動物,被欽原蜇一下,就會死。哪怕是花草樹木,只要被欽原蜇中,也會立刻枯萎。”

葉知秋一愣,隨後想了起來,問道:“土螻和欽原,那不是山海經裏記載的東西嗎?”

“沒錯,就是山海經裏面記載的。”柳雪點點頭,說道:

“世人以爲,山海經裏面的記載荒誕離奇,卻不知,那些離奇的鳥獸,都是存在的。只不過,六千年前的斗轉星移,無極之地重生,讓那些鳥獸,都被封在了地下之山。”

葉知秋半信半疑,覺得不可思議。但是眼前的一切,卻又真真實實地存在着。

小太歲想了想,問道:“姐姐,我們過去,抓一個土螻過來玩玩,好不好?”

“土螻是吃人的,而且,你怕不怕欽原蜇你?”柳雪問道。

小太歲抓頭,左右爲難。

說話間,天上的欽原追着土螻,已經漸漸跑遠,消失在衆人的視線裏。

“先不管這些了,我們把柳煙的命魂找回來再說。”葉知秋看着四周,又問道:“可是,弱水之淵,在什麼地方?”

“我們上次,也是從這裏進入的,被流石陣直接傳送到地下。現在流石陣已經毀了,變成了九幽大陣守門。雖然路徑變了,但是根據我的推測,弱水之淵就在這一片區域。我們向前走,慢慢找。”柳雪說道。

衆人啓程,在這昏昏暗暗的空間裏行走,尋尋覓覓。

這裏的風水條件,也具備五行八卦,所以葉知秋和柳雪的奇門遁形之術,也能使用。

前行不遠,忽然間,前方一道藍色的暗影飛來,圍着葉知秋和柳雪,緩緩轉動。

可以確定這玩意是幽靈鬼魂之類,但是它的形狀卻很奇怪,長着人的腦袋,卻又肋生雙翅,兩腿像是雞爪子。而且,它的身上,還發出淡藍色的光芒,如火焰般搖擺不定。

飛來橫禍:腹黑皇爺奪醫妻 小太歲緊張起來,躲在柳雪的身後,叫道:“姐姐,這個鳥人會不會吃人?它的眼神很兇!”

“別怕,看看再說。”柳雪安慰着小太歲,蹙眉打量眼前的怪物。

葉知秋也抽出了赤元劍,嚴陣以待,心裏想,這又是什麼怪物?

像人又像鳥的怪物也在看着柳雪,目光裏竟似有些困惑。

“雪兒,這個怪物可能認識你!”葉知秋說道。

柳雪點頭:“可是,我卻不認識它,記憶裏,搜索不到它的印象。”

“善者不來,來者不善。葉知秋,你射他一劍試試!”小太歲說道。

“閉嘴,我做事不用你吩咐。”葉知秋瞪眼。

那個藍色鳥人似無惡意,葉知秋也不想對付它。萬一激怒了這東西,反而不美。來到人家的地盤上,相安無事最好。

正在此時,那藍色幽靈卻忽然展翅飛去,隨即不見。

“這究竟是什麼怪物?實在認不出。”柳雪搖頭。

“雪兒都認不出,我們就不用瞎猜了,繼續走吧,尋找弱水之淵。”葉知秋說道。

柳雪點頭,和葉知秋繼續向前。

大約走了半天的時間,前方忽然出現一道弧形山嶺。

葉知秋等人在圓弧之外,劇目看去,圓弧之內有黑氣沖天,死氣沉沉。

“那些黑氣,似乎和弱水氣息相似,說不定,弱水之淵就在山嶺那邊。”柳雪說道。

“過去看看。”葉知秋點點頭,當先向山嶺走去。

可是,葉知秋沒走幾步,前方的空氣中,忽然砰地一聲響,憑空冒出無數的藍色火焰來,頃刻間,包圍了葉知秋的全身!

“臥槽!”葉知秋一聲大叫,急忙轉身。

“知秋!”柳雪大駭,催動無極符,飛身上前,救護葉知秋。

好在二人相距很近,柳雪只是一眨眼,就把葉知秋從火焰裏帶了出來。

可是,葉知秋出來的時候,卻已經變了顏色,成了非洲土著的膚色,滿臉漆黑!

“知秋,你沒事吧!”柳雪連聲問道。

——懇請其他地方的讀者,來qq閱讀支持正版,給作者一分動力。

活着,都不容易,寫手也艱難。

連續不間斷,高強度寫作四年多,身體已經每況愈下。

近視眼和老花眼並存,頸椎毛病嚴重,長期久坐,腸胃功能也紊亂。指關節變形,持續疼痛已經一年多了。這幾天更是每夜每夜的失眠,幾乎崩潰。

雖然有些稿費收入,其實也都是辛苦錢,拿健康換來的……

老母親七十多歲了,在鄉下和我哥嫂一起生活。因爲忙着寫作和生存,我每年陪着老母親的時間,不超過一個星期。

人到中年,各種艱難啊。

剛纔有個叫“鑫弟”的讀者,一章不購買,一票不投,來問我:“響哥,爲什麼今天更新這麼慢?”

我只能說一句:“因爲你從來不支持!”

說實話,這樣的讀者,以後別來崔更了。

看見不花錢的讀者來催更,我更加寫不動,會越寫越慢。

真的,不騙大家。

最後,感謝各位支持正版的付費書友,沒有你們真金白銀、每章一毛錢的支持,這書就沒法寫下去! “好厲害的火焰!”葉知秋和大家一起後退,隨手在臉上一摸,叫道:“那一瞬間,感覺掉進了太陽核心裏,差點嚇得出魂了!”

柳雪仔細檢查葉知秋的狀況,還好,就是皮膚變黑了,並無大礙。

而且很怪異,葉知秋退回之後,前方的火焰立刻消失,似乎從來沒有發生過一般。

小太歲嘎嘎大笑:“葉知秋,你變成烤豬了,我聞見肉香了。”

“你給我閉嘴!”葉知秋看了看自己漆黑的雙手,問道:“雪兒……我的臉,是不是也和手面顏色一樣,被烤黑了?”

“沒事,過幾天就好了。”柳雪抿嘴一笑,又皺眉道:“我明白了,眼前的山嶺,應該就是炎火之山,過去以後,便是弱水之淵。”

“炎火之山?”葉知秋後退了幾步,心有餘悸。

一座火焰山橫亙在眼前,怎麼過去?

柳雪從地上拾起小石子,丟向眼前的山嶺,以做試探。

可是石子丟過去,並沒有任何反應。

“這個炎火之山的設置,很神奇。”葉知秋摸着自己的臉,說道:

“一定是跟人的氣息有感應,活人一旦進入這個區域,就會觸發火焰。丟石頭過去,則沒事。雪兒,我再過去試試。”

“還是我過去看看吧,我有無極符。”柳雪說道。

“不用,你有無極符,我也有天罡紫氣。剛纔只是沒有防備,才吃了虧,這次準備充足,一定沒事!”葉知秋急忙攔住了柳雪。

雪兒天仙一樣的人兒,萬一也被烤成了包公臉,葉知秋還不心疼死?

“那你小心點,不可深入,一試就回。”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祭起天罡紫氣,緩步上前。

柳雪和葉知秋保持五尺的距離,密切關注,準備隨時接應。

“葉知秋,千萬別被烤熟了……”小太歲咧嘴笑道。

葉知秋不敢分心,也不搭理小太歲,繼續向前。

砰!

忽然間,藍色火焰毫無徵兆地出現了,將葉知秋全身上下包裹起來。

這次,葉知秋有了心理準備和天罡紫氣的防護,自然鎮定了許多。

天罡紫氣擴散開來,那些藍色的火焰,也不能靠近葉知秋。

但是,葉知秋也能感覺到身外的炙熱,正透過天罡紫氣的防護,頑強地逼近,而且侵蝕速度很快!

“知秋,可以回來了,火焰在向你逼近!”柳雪大叫。

葉知秋點點頭,轉身而回。

走出固定的區域,火焰隨即消逝。

葉知秋搖搖頭,說道:“非常厲害的炎火,似乎我的天罡紫氣,也支持不了多久。如果炎火帶很寬的話,我們恐怕很難過去。”

柳雪正要說話,卻聽見身後嘩啦啦聲響。

大家一起扭頭,卻見剛纔看見的藍色鳥人,正展翅飛來,嗖地衝向山嶺那邊。

當藍色鳥人進入炎火帶範圍的時候,炎火帶上騰地火起,烈烈燃燒起來。

葉知秋和柳雪退後,注目觀看。

眼前的環形山上,自山嶺到山腳,都是藍色的火焰,剛好圍成了一個圈。

也就是說,環山四周,都有炎火帶的防護。

不管從哪裏上山,都會遭遇到這種藍色炎火。

那隻藍色鳥人融在藍色火焰裏,翩翩起舞,怡然自得。

葉知秋皺眉:“雪兒,這是不是鳳凰浴火?我看這個鳥人,在對着你跳舞,似乎向你獻媚啊。”

“可我真的想不起來,這個藍色大鳥,究竟是什麼東西啊。”柳雪苦苦思索。

“鳥人不怕火,好像生來就是火裏的東西。說不定,想突破炎火帶,還要這個鳥人的幫助。”葉知秋又說道。

柳雪沉吟不語,注視着火焰的怪鳥,繼續思索。

空氣震動,有嗡嗡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葉知秋回頭看,變色道:“不好,那個什麼……欽原過來了!大家當心,別被他蜇着!”

說話間,嗡嗡聲大作,那些大如鴛鴦的蜂蟲欽原,已經飛到了眼前,向下一沉,屁股後面放出三寸長的毒蜇,就要叮人!

柳雪催動無極符,發出光芒,將大家一起罩住。

“嗡嗡——!”

羣蜂撞來,在無極符的防護圈外盤旋飛舞。

撲棱棱一聲響,藍色大鳥從炎火帶裏飛出,展開雙翼,猛撲羣蜂!

葉知秋心頭一喜,叫道:“雪兒,這個藍色鳥人,一定和你有關係,它在幫助我們驅趕欽原!”

“或許是吧……”柳雪帶着大家退後,來看怪鳥戰羣蜂。

怪鳥的身上,也帶着一層藍色火焰,似乎就是那種炎火。

蜂羣顯然害怕這種火焰,紛紛向上飛去。

藍色怪鳥緊追不捨,忽然幻形,在空中變成一條火龍,首尾相銜,構成了一個圓圈,將蜂羣全部圍住。

“臥槽,這鳥人還會變形?”小太歲和葉知秋一起驚歎!

明明是個怪鳥,現在變成了一條龍。

“是魁雀!”

柳雪眼神一亮,大叫道:“我知道這怪鳥是什麼了,是魁雀,是崑崙魁雀!”

葉知秋也高興,急忙問道:“魁雀是什麼東西,是不是以前九天玄女的寵物?”

“是不是九天玄女的寵物,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它就是魁雀。”柳雪繼續觀戰,說道:

“傳說中,魁雀出生於崑崙山的地心之火中,納崑崙山的氣運而生,一出生便有九象之軀……所謂九象之軀,就是說,它可以變化出九個模樣。它身上帶有火焰,以龍虎猛獸爲食。據說有一次,它吃了龍王的兒子,被龍王告狀到天庭,天庭震怒,將它永困於崑崙山。”

葉知秋皺眉,問道:“我看到的魁雀,就是幽靈之影,它究竟是幽靈,還是血肉實體?”

柳雪點頭:“這是魁雀的元靈了,它的本體,應該已經死了。不出意料的話,它也是死在六千年前的斗轉星移中,但是元靈被困在這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