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了會兒,腿發軟,我靠邊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2020 年 10 月 27 日

張家利冷笑了聲:“竟然連眉頭都不皺一下,小看你了。”

張家利說完,走到牆角拉開了張笑笑眼睛上的眼罩,對張笑笑說:“看看吧,我幫你哥哥張嘯天解決掉他最大的對手,你哥會感謝我的。”

張笑笑見我腿上的槍眼,臉被嚇得煞白,呆呆問:“陳浩,你疼嗎?”

我搖搖頭:“放心,馬上就帶你出去了。”

我話音剛落,包振華突然又朝我腹部開了一槍,我被這衝擊力衝得一顫。

依然沒感覺到疼痛,我猜想多半是因爲太疼了,連神經都被麻痹了,平時極痛的時候,不也一樣感覺不到嗎。女尤尤技。

我伸手摸了摸腹部的槍眼,終於見到了一點血液。

“嚇死我了,我還以爲我身體裏面沒血了呢。”我如釋重負嘆了口氣。

張家利和包振華愣住了,多半被我這句話給雷到了。

張家利冷聲問我:“現在感覺到疼了嗎?”

羽·蒼穹之燼 我本來準備站起來的,但是腹部和腿部沒力,根本站不起來。

張笑笑雙眼怒睜看着我,呆得說不出話來,好一會兒後才臉色蒼白哀求說:“叔叔,別殺他,求你了。”

“你閉嘴。”張家利爆喝了一句,“張嘯天不讓你接觸到任何陰謀詭計,我本來也不屑對付你,但是張嘯天自己做錯了事情,他殺了我兒子,我就要毀了他保護的一切。我不止要讓你親眼看見陳浩被我一槍一槍折磨,痛苦地死掉。過一會兒我還要把你送到省外,省外有一個光棍村,把你送到那裏去,你應該會很受歡迎。”

“叔叔……”張笑笑有些難以置信看着張家利,滿臉驚恐。

張家利哼了聲,奪過包振華手裏的搶,連續朝我腿部和腹部開了不下四槍。

可是我絲毫感覺不到疼痛,子彈穿過身體,就只感覺好像被螞蟻夾了一下一樣。

張家利正要繼續開槍,我摸了摸衣兜,扣動了衣服裏面的扳機,子彈砰地一聲出來,直接洞穿了張家利的腹部。

張家利被衝擊得仰面倒在地上,血液馬上就潺潺流了出來,通呼了起來。

我支撐着牆角站了起來,掏出槍對準了包振華:“區區一個陽間巡邏人,只不過是給別人打工的,竟然這麼囂張,給我滾。”

包振華眉頭緊蹙盯着我:“爲什麼你捱了那麼多槍還能保持清醒?難道,你是活死人?”

“還他媽廢話?拉着張家利去醫院,不然給你也來一槍。”我說,還真怕張家利死了,我就算再恨張家利,也不敢做出殺人這種事情來。

包振華馬上扶着張家利出了殯儀館,血流了一路。

我扭頭看着張笑笑,張笑笑也呆呆看着我,弱弱問:“你……痛嗎?”

我恩了聲,想站起身幫她解繩子,卻因爲渾身無力,直接撲倒在了她身上,她被我撲倒,我把她壓得嚴嚴實實的。

?? 「嗯,還請先生隨我到關上喝盞茶,我讓小弟們檢驗一番便可放行!」按以往慣例,是有這麼個流程,為了向下面的人有所交待,秦朗總會夥同自己幾個親信做做樣子。

見他不會親自查驗,想必此番並沒有太多異常,管家回頭朝夥計們使了個眼色,便跟著秦朗踏階而去,上關樓炊茶。

關樓之內是如畫如詩的關中平原,向西而望,大地蒼茫,僅一關之隔,竟然是兩個世界,坐於樓上,俯看大漢江山,誰又不會有所感嘆,只是夜月之下視距有限,不利於賞景,火把亮處,丁家管家與秦朗相對而坐,對方給他恭敬地泡茶。

若論殺人放火,管家自然不比守關大將秦朗,可是要說起從中得利,抽取鹽稅,他不得不有求於丁家,丁斐為了明哲保身,從來不會親自參予此類事情,權全交給得力助手去辦即可。

「秦將軍,今日到底是何變故,為什麼盤查如此嚴緊,連丁家的車馬也要查?」

「具體情況我也不是很了解,軍報上說,四公子劫持了西涼重要人物,兩人雙雙逃回關中,丞相讓我們盡一切可能阻止他們向西而行,但願他們不會打我武關的主意,不管怎麼說我和四公子也算是異姓兄弟,不好翻臉!」秦朗搖了搖茶杯,將殘渣倒除。

「應該不會吧,我聽說那四公子曹彰從小到大頗受丞相厚愛,再說,他怎麼會去解救敵對勢力的人物,還要將其送還西涼,定然是有人造謠,想離間丞相父子!」

「據說那人是西涼韓遂的千金,長得挺標緻的,不會是四哥看上人家了,想英雄救美,哈哈哈哈!」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他表面四哥叫得親,但像是旁觀人在講他家故事一般,談笑風聲自如得很。

「哎呀,秦將軍,最近四處戰火,我們好久沒有運送貨物了,時間又趕得緊,我看差不多就夠了,咱們畢竟有長期合作,惹出事來也不好回去向大人交待!」

「嗯,現在西涼食鹽緊缺,價錢肯定不錯,不過還是少往西面運送為好,雙方在打仗,若丞相過問起來就麻煩了,茶也喝得差不多了,咱們下去看看吧!」秦朗點點頭,他本來就是作作樣子,手下人也清楚,沒必要較真。

於是兩人放下茶杯,攜手下樓,下面已經查的差不多了。

「怎麼樣,有沒有可疑之處?」秦朗故意大聲詢問那名負責查驗的屬下。

「回將軍,沒毛病,並沒有可疑的人!」那人回答的很乾脆,同時胸前比方才鼓了不少,想必下面有人打點過了。

「得了,放行吧!」秦朗朝關上招手,關門緩緩張開,將馬車一輛輛吞出去。

「一路保重,平安歸來!」秦朗朝管家一行人拱手送行,同時吩咐信得過的屬下天亮後記得去丁家府上領錢。

「將軍,又來了一伙人,你看!」車隊沒走多遠,便見關內道上塵土飛揚,粗略望去,大約有二十來騎,上面黑糊糊的只能看見人影。

「什麼鬼,盡穿著夜行衣,太可疑了,叫樓上弓兵準備!」秦朗看這隊人馬是想強行沖關的樣子,即刻叫人關上城門,親自爬到樓上去,找個安全的箭垛躲起來。

「來者何人?」關上士兵見他們止住馬蹄,於是主動發問。

領頭那人也不說話,徑直從懷中掏出一塊令牌,那牌子在月光下發出強烈反光,讓樓上人兩眼發暈。

「什麼東西,你是啞吧么?」武關為邊城要塞,只認通關文牒,其它物件一概不理,秦朗見對方如此張狂,不免露出身來。

「我等皆是軍前司校尉,奉祭酒之命出關捉拿逃犯,速速放行,耽誤了大事,唯你等是問!」那人總算是說話了,口氣還不小。

「軍前司,將軍,那可是丞相直接過問的機構,你看…」

「走,下去看看!」秦朗心裡罵道,管你這個司那個府,老子駐守武關就是奉丞相的命令,想矇混過關,只怕是作夢。

於是領著十來士兵下得樓去,站立於來騎馬前。

「我又沒見過軍前司的令牌,憑什麼相信你?」秦朗仗著自己是曹操的義子,趾高氣揚,並無懼怕。

那人收起令牌,緩緩將自己臉上的黑巾取下來。

「啊,原來是…」秦朗見得那人真面目,瞬間目瞪口呆,兩手十根手指沒有一根不抖的,這個人他萬萬得罪不起。

「快快,打開城門,馬上!」他轉身朝樓上大喊。

「我就送到這裡了,接下來的事你們看著辦吧!」那人瞬間又將黑巾戴上,然後轉身朝背後面的人吩咐道。

「是!」除了餘下兩騎加露臉的那個人回馬而走,其餘精騎全部通關而過,只聽到他們身上刀劍發出霍霍之響,能夠想象前方必是一場血戰。

「看來要有大事發生了!」秦朗叫來剛才吩咐去取錢的人,讓他不用等到天亮,現在馬上就去丁府通報,不要提錢的事。

過了武關,前面的路多半是青黃不接,不過還算平坦,馬車在路上輕微搖晃,像是在催人入眠一般。

兩個女人窩在一輛馬車內,距離近至能聞到對方的體香,她們雖然都是習武之人,不過過關時緊張的氣氛還是被感染到,直到出關數里,心情還平復過來。

「你是韓遂的女兒,為何又會跑到關中來,真是不可思議!」馬雲鷺對韓茜的遭遇彼為好奇,就像自己是馬超的妹妹,又為何會支身潛入西川,再由江陵轉道許昌和宛城,就算是遊歷大好山河也沒這般折騰的。

「說來都是我意氣用事,受不了馬超身邊那個狐狸精女人,賭氣去陣前與敵將交戰,結果被曹軍給生擒了,讓君夫和父親丟盡了臉,現在都不知道回去如何面見他們!」韓茜也正在為這件事情發愁,見對方提出來,也便全部交待了。

畢竟大家都是女人,可以相互體諒安慰一番。

馬雲鷺迅速轉過臉去,其實那臉紅得像熟透了的蘋果,哥哥真是花心的人,剛剛娶了玉潔冰清的張家女道士,趁她一轉身,又伴上韓家大小姐,這個也長得不賴,讓她這個親妹妹無地自容。

「馬超有什麼好的,值得你們兩個大美女爭來搶去的競相吃醋?」她不禁想問問,對方是不是真的喜歡自己的哥哥。

「是啊,我也是這麼想,說真的,我對他一點感覺都沒有,等我回去,定然讓其寫份休書休了我,何必和那個狡猾的女人較勁,讓馬超獨自去享受便是了!」

「對對,叫他休了你,讓你重歸自由!」原來又是政冶婚姻,馬雲鷺氣憤不已,這不是韓家又在利用哥哥馬超的婚姻搞陰謀么。

「你也贊同?」韓茜愣了一下,沒想到對方和自己這麼聊得來。

離武關十里處,便是官道分叉之地,向北直達長安,往東南方向亦能到湖陽渡口,眾人紛紛下馬下車,就此道別。

「相逢亦是有緣,沒想到能與你們同路出關,真是榮幸,不過馬上便要各奔東西,有緣再見!」曹彰脫去全身偽裝,頓感輕鬆,他朝趙雲等人拱手道。

「是啊,這位公子說得對,咱們有緣再會!」趙雲點點頭,回頭卻發現馬雲鷺和韓茜挨得很近。 ?dc““`我見後,馬上將胖小子放出來,說:“拖住他。[燃^文^書庫][www].[774][buy].[com]我給你找媳婦兒。”

胖小子馬上齜牙咧嘴,他們一時半會兒得不出結果,我專心和白眼男鬼應付起來。

張詩白一直在旁邊看着,嘴裏不時發出冷笑聲音。

白眼男鬼走了幾步,突然又衝了過來,這次我有防備,直接閃避開,不過他的速度太快了,我還沒來得及轉身,他就一口咬在了我的脖子上,又給我扯掉一大塊魂。

我再吸一口冷氣。

張嫣似乎發怒了,更爲精純的鬼力注入進來,我眼睛一藍。外面的景物全都變成了藍色。

原來鬼怪眼裏的世界是這樣的。

砰。

我跳躍過去,一拳轟在他頭上。

但這男鬼嘴巴突然裂開。 冷麪夫君的無辜新娘 竟有常人的三倍大小,我不偏不倚,剛好一拳打在了他嘴裏,沒來得及抽回來,他就一口將我整個手上的靈魂全部咬了去。

我手迅速變成了紫黑色,失去了行動力能。

張詩白哼哼冷笑起來:“陳浩,別再掙扎了,你不會是對手的。”

我咬咬牙。將中指伸進嘴裏咬破了皮,直接戳過去。

“中了。”我心一喜。

不過就在最後一秒,張詩白突然拿出了一張符貼在我身上。

張嫣立馬發出痛呼聲,我手上血液點在那男鬼身上,竟然沒有半點作用。

“傻了吧,這是聚陰符,可以暫時剋制你身上剛陽東西,血不能用了吧?我看你還有什麼招。”

我撕掉符。回身一腳踹在了他身上,將他踢飛出去:“那就先幹掉你再說。”

張詩白卻嘿嘿笑了起來,突然喊道:“冥神附身。”

剛一說完,那白眼男鬼直接沒入了他的身體裏面,他一個活人身上的鬼力瞬間超越了死人,恐怖絕倫。

雙眼也慢慢變成了白色,伸手抓住了我踢過去的腳。

我震驚不已。

他竟然敢讓鬼怪上身?除非他和鬼怪的關係有我和張嫣這麼好,不然鐵定不敢的,這就等於把自己最薄弱的方面暴露在了鬼怪眼前啊。

“呵呵,沒想到吧?”張詩白陰森看着我,“你以爲只有你會請鬼怪上身嗎?”

那白眼鬼怪上了他身並沒有做什麼動作,說明鬼怪已經服了他,但是他這樣的人。鬼怪怎麼會服?

“你以前一直在藏拙?”我猜到了這種可能。

不過這也太過驚人了一些,如果他真的能完全收服這個白眼男鬼的話,恐怕實力早就超越了張嘯天。

這樣實力的人僞裝成一個不學無術的敗家子竟然僞裝得這麼好,這演技也着實驚人。

“隨你怎麼想吧,去死吧你。”說完一拳砸響了我,我也一拳迎上去,但是力度完全比不過他,清脆一響,手裏骨骼直接被打得開裂了。

張嫣也知道這樣不會是他的對手,不再附在我身上,出來後跳到了張詩白的身上,暫時鉗制住了他,對我說:“陳浩,你快走。”

要走現在確實是機會,不過張嫣就危險了。

“你下來。”我說。

還沒說完,張詩白嘴角一翹,再拿出一張符來,往上一貼,直接貼在了張嫣的身上。

張嫣慘叫一聲,竟倒飛了出去,落在地上後,身上不斷抽搐,並冒出青煙。

青煙是散掉的靈魂,我忙過去將她扶了起來,念起了治療的法咒。

唸完張嫣又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笑?”我臉一虎。

張嫣說:“感覺你念這個的時候好好笑。”

而這會兒張詩白已經將胖小子倒提了起來,對我說:“陳浩,自己按自己風池と睛明と檀中三個**位,我就放了這胖小子。”

這三處可是死**,雖然按一下沒事兒,萬一按的時候他念一個法咒,我豈不是要吃悶虧。

我可不會做這種事情。

“你不願意?”他說,手裏已經拿了另外一張符,準備往胖小子身上貼。

我說:“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附在你身上的白眼男鬼是你收服的嗎?”

張詩白猶豫了幾秒回答:“不是,我已經回答你的問題了,現在可以按了吧?”

我恩了聲,明白一點,這白眼男鬼並不是他收服的,要是真是他收服的話,我的頭號敵人就不是張嘯天,而是他了。

伸手往這幾個**道按去,一邊按一邊默唸:“杳杳冥冥,天地昏沉,雷電風火,官將吏兵,若聞關名,迅速來臨,驅除幽厲,拿捉精靈,安龍護身,功在天庭。”

剛纔就已經注意到了,這周圍有不少烏鴉,正要按檀中**時,烏鴉撲騰過來。

“殺了他。”我指向張詩白。

烏鴉馬上衝了過去,張詩白馬上丟掉了胖小子,雙手護臉。

烏鴉不止啄肉,還噬魂,張詩白和那白眼男鬼這會兒都被烏鴉啄食,不一會兒兩人就分離了出來。

我趁機上前把雙手按在了白眼男鬼的身上,然後咬破舌尖,一口氣吹了出去。

白眼男鬼的臉馬上就變得模糊起來,並痛苦叫喊。

一口氣結束,要換氣的時候,他卻把我推開,在一口咬了過來,我另外一隻手上的靈魂全部被他吞下。

“小心。”張嫣喊了聲,到男鬼身後鉗制住了他。

我現在雙手不能用,能用的只有嘴了。

“你吃我魂,我也吃你魂。”我說了句,一口咬了上去,剛接觸到他,他整個靈魂都化成了輕煙往我嘴巴里灌。

我想閉嘴,但是好像有一股力量撐着我嘴巴似的,根本閉不上。

直到他全部進入我身體裏之後,我才閉上嘴。

張詩白看呆了:“你,把鬼吃了?”

我現在感覺非常不舒服,完全憑藉意志力才能站穩,馬上對張嫣說:“我們走。”

離開時將胖小子提起來,放在了我肩膀上,快速離開張家。

來不及返回趙家了,直接在奉川縣的一處公墓躺下,暈倒了過去。

暈倒期間,不斷做着一個夢,那就是吞鬼,一個接連一個。吞鬼的人模模糊糊的,好像是我,又好像不是。

只是一身紅袍,不斷重複吃鬼的動作。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睜眼看見的卻是黑黢黢一片,往旁邊一摸,卻摸到了一個人。

這空間很狹小,我正想敲的時候,張嫣聲音在我耳邊傳來:“陳浩你醒啦。”

“這是哪兒?”我問。

張嫣回答:“你暈倒在公墓,他們說你死了,小鈺姐的父親說你是爲了小鈺姐殉情死的,就把你和小鈺姐埋在一起了,我一直在這裏守着,沒想到你真的醒了。”

“埋了?我已經被埋了?”我詫異無比。

張嫣傳來嗯嗯聲音。

我和趙小鈺埋在一起,那我剛纔摸到的豈不是趙小鈺?

“我哥呢?我哥沒來嗎?”我問張嫣。

張嫣回答說:“陳大哥來參加了你的葬禮的,陳紅軍大哥と馬家老人と馬蘇蘇和她的父母都來了的,對了張笑笑と張嘯天也來參加了你的葬禮。”

“我哥就看不出來我沒死?”我問。

張嫣說:“陳大哥在你葬禮上說死就是生,生就是死,他應該看出來你沒事吧。不過你醒了我就放心了。”

聽到這話,我心裏蕩起一陣暖意,不過想想旁邊的趙小鈺,馬上說:“幫忙把棺材打開,我要出去。”

張嫣恩了聲,之後裏面傳來吱呀吱呀聲音,棺材被打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