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的狀況,我有些錯愕,又有些氣憤。宮洛,他就算不喜歡人家也不要這麼兇嘛,幹嘛非要弄得和仇敵一樣呢?!

2020 年 10 月 27 日

突然,我的腦海裏閃出另一個人的身影,一襲青衣,一眼情深……

我的眼眸有些落寞,不經意地說出了口:“千年古屍……”

聲音很小很小,但追魂令還是聽到了。

小男孩立刻掐住了我的脖子,狠戾地看着我:“你剛纔說什麼?!”

我感覺自己的脖子上傳來重重地擠壓,擠壓得我的氣管和食管都變了形,無法呼吸!這個手勁,真的很難和眼前這個七八歲的俊男孩聯繫在一起。

“放……放手!”我的臉憋得通紅,聲音也變了形。

追魂令冷哼一聲,將我狠狠地往旁邊一甩,我立馬跌落在牀上,一睜眼,就看到一個放大了無數倍的骷顱頭,兩個顏洞裏漆黑,空洞地盯着我。

我立馬打了一個激靈,迅速起身,臉色也被嚇得煞白。自己最怕這種沒有心理準備過的突發狀況了!

身後,追魂令兇惡的聲音傳入我的耳朵裏:“哼!你沒資格提那個人,再讓我聽到你提他,我就讓你不得好死!”

我微微一愣。追魂令說的他,是千年古屍吧。而剛纔追魂令還說了那個男人,難道也是千年古屍?!

我倒吸了一口氣嗎,不可思議地看着追魂令:“你和千年古屍是什麼關係?”

“哼!什麼關係?就憑你,也想知道?!”說着,小男孩小小的個子站在我的面前,上手環着胸膛,鄙夷地俯視着我,“就是因爲你,我和他再也回不到從前!就是你這個禍害!”

我嘴角微微一勾:“你是因爲他要記恨夜媚,轉而想要殺了我嗎?難道不是爲了和夜媚之間的契約。”

我感覺到希望在我的眼前,如果是因爲契約,那我今晚必死無疑,但是如果是因爲其他的原因……我看到了一線生機。

“契約?那只是對外的幌子罷了。就算有契約,你們有能力呼喚我嗎?”說着,追魂令又是一聲冷笑,“對於你們這些凡人,契約就如沒有一般。 韶華緣夢錄 只是……”

追魂令咬了咬牙,惡毒地瞪了我一眼:“只是,他一直看着你,就那樣一直看着你。我纔是最開始陪着他的人,他的性格愛好我全部都知道,他應該是最疼我的!可是,可自從你出現了,就什麼都變了!”

“不是我,是夜媚。”其實,我也嫉妒那個名叫夜媚的女人,雖然她是自己的第一世,但她卻擁有了千年古屍千年的等待與愛情。

“是你,就是你!是你奪走了他!”追魂令越說的越來越響,話語中的嫉妒如汪洋般翻涌着。

追魂令又是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稚嫩的臉龐上透着滿滿的邪氣:“我要你死,只要你死!”

“空空……我,我死了,他會恨你!”他們都把我當成夜媚,看來着黑鍋我是背得死死的了。現在,我要儘可能地保住自己的命!

追魂令停住了手,臉色有些蒼白。他被我剛纔的話影響了。

我心中有些開心,但面色嚴肅地說着:“今天,你把事情鬧得這麼大,有點腦子的人都知道是你做的。如果我死在這裏,千年古屍一定知道是你做的。你覺得,你能吃得了兜子走?”

過了這麼久,先是宮洛,又是周曉曉,又是秦安,又是追魂令的,就算不知道他的確切身份,但心中也有了一定的數。

只要追魂令怕死,用他來震懾追魂令,絕對有效!

小男孩的眼神中有些慌亂,逞強地說道:“哼!你覺得你的話更夠嚇住我?”

“你不相信也沒辦法。到時候沒有按照你的想法,讓他寵愛你,還讓他和你反目成仇,你可被怪我!”我的心撲通撲通急速跳着,說這些話我完全沒有把握。因爲,他愛的是夜媚,不是自己。

但是,追魂令不知道啊,在他的眼中,我就是夜媚.

看着小男孩恨得咬牙切齒,但不對我出手的樣子,我忍俊不禁,開口說道:“而且,你和夜媚之間的契約在我的身上也成立吧。如果我對你施加命令,你也無法違背吧?!”

“你敢!”小男孩頓時大驚失色,對着我吼道,“你還沒那個能力!”

“求生的慾望可以給我無盡的力量,雖然我現在和你相距很多,但是如果我拼盡了權利,還是可以啓動契約,命令你的。”

契約的啓動是需要力量的,越大的契約啓動時需要的力量越大。對於夜媚來說,她和追魂令之間的契約只是用了她的一點力量,但對於我來說,那絕對是一個沉重的負擔。

追魂令沉下了臉,很不開心。他轉身,剎那間瞬移到了那碩大的寶座上。

許久過後,追魂令纔看了眼我,稚嫩的聲音盡是不甘:“這次我就繞了你!”

說着,追魂令便對着我罷了罷手,我的意識立即陷入了沉睡。

感覺到一陣沉悶,窒息的感覺擁涌入腦海,胃裏像是被灌了很多鉛一般沉重,翻江倒海。 豪門奪子:非常關係 我猛然一驚,整個身體往上爬去。

“啊~!”水花打在我的臉上,我甩開臉上的雨水,睜開眼睛,只見自己漂浮在河水裏。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我怎麼在這裏的?”

天色已經有些亮了,我用手腳划着水,來到河邊上。揹包已經不知道在哪裏了,袋子裏也只剩下一個手機。

“莫名,我就喜歡你……”鈴聲響起,我眯着眼打開一看,上面顯示着宮洛來電。

我按下了接通鍵:“宮洛。”

電話那頭,傳來低沉的咆哮聲:“你在哪裏?!”

“我在河邊上。”我轉了轉頭,看着旁邊的建築物,“我的右邊就是我們酒店。”

“那你先回酒店。”宮洛的聲音再次從電話裏傳來。

我點了點頭:“好。”

回到酒店,我就回到房間裏安洗了一個澡,然後換上新衣服。因爲長久的浸泡,我的皮膚都有些泛黃

了。

不過多久,宮洛和周曉曉也回到了酒店,直衝我的房間。

宮洛用力地敲着我放假的門:“韓沐顏,給我開門!”

“來了!”聽着他的敲門聲,我感覺有些心驚肉跳。我知道,他們一定很擔心我了。

我小心翼翼地打開了門,對着宮洛和周曉曉討好地一笑,讓他們走了進來,立馬對他們解釋着:“其實我不是故意的,我被追魂令綁架了。”

“追魂令?”周曉曉立馬對着我問道,狐疑地看着我。

我點了點頭,嘟了嘟嘴巴:“恩。那個小男孩的聲音就是追魂令的聲音,現在追魂令的身體就是一個小男孩的模樣。”

“他抓你去幹嗎?!”宮洛的眉頭緊緊皺着,聲音裏有着一些顫抖。

我莞爾一笑,拍了拍宮洛的肩膀:“我沒事啦!你看我不是好好地站在這裏嗎?他就是想殺了我,還派厲鬼去殺周曉曉,說是要讓我哭過再死。”

周曉曉嚴肅地看着我:“那他怎麼又放過你了。”

“因爲,他的目的不是解除契約。”說着,我看了眼周曉曉,“曉曉,你們兩年前的情報是錯誤的。他想要殺了我,並不是因爲契約的事情。”

周曉曉聽了我的話,更加不可思議地說着:“怎麼可能?!他不是受着契約之苦嗎?!就算你啓動不了契約,那個契約還是折磨着他的!”

“這是怎麼回事?”不是隻有啓動契約它才能會到契約束縛,其餘時間都是待命狀態嗎?!難道,曉曉還有事情瞞着我?!

這麼想着,我的眼神一凌,聲音更加冷了。

周曉曉低了低頭,隨後對着我揚了揚她的酒窩:“其實是這樣的,就是,那個,和夜媚最後一個命令有關。”

“什麼命令?!”我追問着。

“這個真的是天機了!不能泄露了,自己也是在占卜的時候偶然得知的!”說完,周曉曉就不開口,只是低着頭,不言不發。

宮洛瞥了眼周曉曉,然後又看了我一眼:“沒是怎麼出來的?”

“他放我出來的啊!”我理所當然地說道,“他說,他是因爲某個人喜歡我,所以纔要對我下手的。然後,我就要利用了某個人,然後就逃出來了。”

是的,我的確是利用了千年古屍,雖然是口頭上的利用。

宮洛的眼瞼垂了垂,許久過後,宮洛對着我笑了笑:“那你先休息吧。周曉曉,我們出去。”

說着,宮洛便瞪了一眼周曉曉,走了出去。

周曉曉看了眼宮洛,然後對着我溫柔一笑:“好好休息啊!”

說完,周曉曉也走出了房間,還幫我關上了門。

看着走出去的兩個背影,我的心中不禁閃過一絲不好的預感,抿了抿脣,也跟了出去,極其小心地躲在後面,以免被發現了。

宮洛和周曉曉來到樓梯口,關上了門,嚴肅地說着。我躲在門的另一側,趴在門邊,努力地聽着。

“周曉曉,告訴我,關於追魂令的所有事情。”宮洛用命令的口吻對着周曉曉說着,

隨後便傳來周曉曉有些不悅的聲響:“該說我,我都和沐顏說了,也和你說過了。”

“你還藏了一半。”宮洛的聲音低了低,聲音裏帶着一抹威脅。

(本章完) 周曉曉的聲音頓時響亮了不少,也憤怒了許多:“爲什麼你要了解到這種程度,說到底,你還是不相信我。我說過了,我不會對她怎麼樣的!”

之後,裏面久久沒有聲音傳出。正在我發呆之際,肩膀突然感覺到一記觸摸,我猛然轉過頭,警惕地看着眼前的人。

一個金髮藍眼的外國帥哥出現在我的面前,對着我儼然一笑,然後用他那字不正腔圓的聲音對着我說道:“你好,我們又見面了。”

我重重地呼了一口氣,隨後看了眼後面的門,有些尷尬地扯了扯嘴角,二話不說就往房間裏走去。

“誒?這位小姐,你怎麼走了?”金髮男孩向着我追來,一直來到我房間的外面。

帥哥看了眼我的房間牌號,又揚起一個好看的笑容:“原來你住在這個房間。”

說着,帥哥就從他精緻的西裝裏拿出一張名片,遞到我的手上:“這是我的名片,我就住在那裏,有空請聯繫我。”

帥哥對着我指了指最邊上的那間豪華套房,然後就往回走去了。

我看了眼手上的名片,全是英文,上面寫着AllenRice。

我關起了門,將名片放在桌子上,躺到牀上閉上眼睛。

這裏的事情已經差不多忙完了,我們也快要走了,那張名片對於我來說也可有可無。

轉角遇見你 第二天,我整理着自己的行裝,將所有行李都整理好了,打了電話給宮洛,說自己已經準備好了,馬上就可以走了。

但宮洛卻說還沒有。

“還沒有?!爲什麼?”我很疑惑。

宮洛還沒睡醒,滿口的鼻音:“因爲我們的事情還沒忙完。八點鐘起來吃早飯,現在才五點,再睡一會。”

說着,宮洛便掛斷了電話。

我放下手機,滿腦子的疑問。說服遊魂的事情不是已經辦好了嗎?爲什麼還要繼續待在這裏?

於是,我又打了電話給周曉曉:“曉曉,我們還要在這裏幹嘛嗎?”

“恩。”周曉曉只哼了這一個字,就掛掉了電話。

我躺在牀上,冥思苦想着,最後拿出師父給我的那一疊資料整理了起來。

按照宮洛的整理,是按照地點分類的。

兩個半小時過後,我終於將資料整理了出來。總共是六十個案例,其中有三個是發生在這個K市的——尋找幽魂,拜訪K市的著名驅鬼師,加上K市一間小農村裏的鬧鬼事件。

這樣的話,我預計着沒有半個月我們應該是出不了這K市了,但是,如果都住在這麼豪華的地方,不用擔心預算嗎?

於是,在吃早飯期間,我就提出了這個問題。

“一直住在這麼五星級酒店總統套房裏好嗎?而且還是一人一間,我們會超支的吧?!”

我的話一說完,就看到周曉曉搖了搖頭,然後老道地說着:“完全不會!我們天總的身價幾百億,怎麼可能因爲這麼點小錢就沒錢了呢?宮洛,你說是不是?”

宮洛瞪

了眼周曉曉,隨即冷冽地看着我:“別擔心這些沒用的,你只要幹好你的活就可以了。”

我睜大了眼睛,被周曉曉的話震驚了。我看了眼宮洛,又看了眼,又看了眼:“你不是說只經營了一個小公司嗎?”

沒想到,他還是總裁啊,加上那個倔脾氣,那份天生的孤獨與尊貴,不久是個活生生的霸道總裁嗎?!難怪周曉曉對他難捨難分,他不僅僅有顏,還是個商業高手啊!

“現在,幾千億的公司都一抓一大把,我的公司當然只能算是個小公司。”宮洛臉不紅心不跳的說着。

野心真大!我在心中這麼感嘆着,不過,要做大事的人,沒有點野心和夢想怎麼行呢?!於是乎,我在心裏將宮洛又推向了另一個高度。

我再也不擔心預算的問題了。

很快的,我們就吃完宮洛做的愛心早飯。

“我要去買個揹包。”因爲昨天晚上我丟了一個揹包,所以我得再去買一個回來,還有黃符,昨天可一起掉了我好多黃符!

宮洛看了我一眼,然後回到他的房間裏,拿出一個揹包,仍在我的懷裏。我低頭一看,那不就是我的揹包嘛!

我的嘴角一咧:“宮洛,你在哪裏撿到的?!”

“就丟在蠟燭圈裏。”說着,宮洛眉頭就是一皺,“裏面有重要的東西,被這麼不小心就丟了!”

重要的東西……聽着宮洛的話,我的嘴角一癟。裏面確實有重要的東西,就是那支紅色朱釵。

“恩。”我低了低頭,弱弱地迴應着。

我將揹包拿回我的房間,拉開拉鍊看了眼那支紅色朱釵,然後又拉上了拉鍊。

等等,我似乎看到了一抹淡淡的光亮,於是我又拉開了拉鍊,看到紅色朱釵的不遠處整齊地疊着一雙極盡透明的手套,上面早已沒有了黃色的污穢,剔透極了。

這是宮洛趁機放在我包裏的吧。我嘆了一口氣,拿出捉鬼手套,放到自己的眼前,嘟了嘟嘴:“我就這麼擺脫不了你嗎?!”

說着,我將手套放進外面的小口袋裏,然後將揹包整理看一下,背了起來,走出了房間。

今天,我們的任務是拜訪K市著名驅鬼師趙家,這似乎是個大家,已經有百年的家族歷史了。

“叮咚叮咚~!”我們來到一套豪華別墅面前,按了很久的門鈴,才從裏面出來一個人影。

一個阿姨來開了們,重重的黑眼圈無法掩蓋:“你們是誰?來這裏做什麼?”

聽着阿姨的質問,我微微咧開嘴角,恭敬地說道:“這裏是趙家嗎?我們是乾坤道長的徒弟,是乾坤道長推薦而來。”

說着,我將師父給我們的推薦信交到阿姨的手上。

阿姨看了眼,將推薦信還給我們,半信半疑地讓我們進了去。

一踏進那扇門,我就感覺到周身傳來很強的壓力,那一瞬間簡直就像將我壓扁了一般,隨即又是特別的舒爽,最後是一片灰暗。

我們站在草坪上,疑惑地相互對視着



現在,這裏完全不像剛纔看到的那般明朗,別墅也沒有剛纔看到的那般豪華,雖然地上的草坪依舊青蔥,但是明顯籠罩了一層灰暗的薄膜,擋住了他們的光輝,不僅是草坪,就是整棟別墅也是如此,都別一層不知名的灰暗薄膜籠罩着,看上去荒蕪蕭條。

我又看了眼那個阿姨,扯了扯嘴角:“不好意思,我想問問,這裏真的是趙家嗎?”

“跟我來就知道了。”阿姨沒好氣地說着,然後就轉頭往別墅裏走去。

“拿命來,拿命來~!”

“嘻嘻嘻~我要吃了你!嘻嘻嘻~”

“哈哈~還我兒子,還我兒子!……”

一路上,各種鬼魂淒厲地喊叫着,嘴巴都長得極大,像是對我們踏入別墅的一種歡迎,但卻詭異至極。因爲,他們的目光中流露出的貪婪與渴望毫不掩飾地映入了我的眼簾。

很快地,我們就走進了別墅裏,被阿姨帶進了廚房。然後,阿姨就停在了原地,沒有轉身,也沒有往前走,更沒有說話。

廚房裏,放滿了各種各樣的刀具。

我的心不禁一顫,冰冷從後背一直往上竄着,然後又往前灌注,最後浸滿全身!

我下意識地抓了周曉曉的衣袖,給自己更多的安全感。我再次扯了扯嘴角,對着阿姨說道:“那個,阿姨,你帶我們來這裏,是想幹嘛?”

“嘻嘻嘻~!”阿姨的聲音立馬變得尖銳,夾雜着另一種女人的聲音,“嘻嘻~你們聞起來好香,可不可以讓我吃了你們?!”

說着,阿姨的手上便多了一把菜刀,不停地摩擦着旁邊的瓷磚,發出刺耳的聲音。阿姨轉過頭,那張臉頓時變得慘白一片,黑眼圈更是加大了許多倍,雙眼貪婪地看着我恩,嘴巴里留下了大片的口水。

我不自覺地嚥了咽口水,往後退了幾步,輕聲說者:“我們是不是被騙了?”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們確實被包圍了。”說着,周曉曉看了眼周圍。周圍早已被各色各樣的鬼魂給圍住了,個個都盯着我們,笑得不亦說乎。

“我們要怎麼逃出去?”我有些不自信地說着。我的腦子裏浮現着昨晚周曉曉被無數的厲鬼圍攻的事情,當時的恐怖到現在還讓我心有餘悸。

這時候,宮洛的聲音涌入了我的腦子裏:“我們沒有來錯地方。普通的地方不會有這麼多鬼魂。”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