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警官沒有立即下車,而是繼續說道,“如果只是我想多了,那你今天就當是陪我了,如果我想的都是真的,那你今天就收穫了!”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我想了想,還是給歡歡打了個電話,讓歡歡自己先坐車回家,自己開車去了漆警官說的地址。就在離別墅不遠的一個小村莊裏,這裏大多的住戶都是漁民,房子看着簡陋卻古老。

下了車,站在海邊,“帶我來這裏做什麼?”

漆警官拉着我的手往村莊裏走去,大概是這裏很少有外人來,見到我們時候目光裏都是警惕。

只是越是往裏走,那些村民越是和藹起來,有的甚至還主動打招呼,我才知道漆警官是經常來這個地方的!

走到一個紅漆門的房子面前,他停了下來,我皺着眉頭看着他,“不要告訴我,這裏是有你親戚!”

“喲,是漆警官啊,是不是有什麼好消息?”一個面容和藹的老婦人走了出來,她的臉上因爲日曬風吹的緣故佈滿了歲月的痕跡,一見漆警官的身邊還有個我,笑呵呵的說道,“帶女朋友過來了?!”

漆警官這纔是尷尬地放開了我的手,走上去扶着老婦人坐在屋子跟前的小板凳上,“阿姨,對不起,一直都沒有找到您女兒。”

那老婦人也不惱怒,只是望着遠處的海苦笑道,“這都好幾年了,一點音信都沒有。可能真的跟你們說的那樣被海浪給打走了!你也別介意,孩子她父親就這麼一個女兒,所以成天去你們警局鬧!”

老婦人的話讓我明白了,她就是漆警官口中那個跟我車禍時間 差不多丟了女兒的母親!

“您女兒怎麼丟的?”我忍不住走了上去,詢問道。

老婦人沉默了一會,纔是開口,“興許不是丟的,不高興了,想不開了,就容易走傻事。這麼多年也不回來,可能真的人都死了!”

那老婦人的話不知道爲何讓我的胸口一痛。

“失蹤兩年以上,都可以視作死亡了,只是她父親心裏放不下,所以就喜歡來警局問問消息!”漆警官拉着我也坐了下來。

這一坐下來,老婦人就揉了揉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盯得我是有些不自然了起來。

“怎麼了?”漆警官對於老婦人的反應似乎有些激動,像是在期待什麼,“阿姨你發現了什麼嗎?!”

老婦人很快收回了眼神,先是搖了搖頭,似乎有些失望,然後是笑着說道,“漆警官,你這女朋友還真漂亮!”

莫名,我的心裏也涌出一股失望的情緒。

“阿姨你誤會了,她不是我女朋友!”漆警官有些難爲情地解釋。

老婦人看着漆警官,“不是女朋友你帶給我看?漆警官,你是好人,我女兒要是在世的話,我一定把她嫁給你!”

後來在這裏吃了一點地道的海鮮,準備走的時候,我發現漆警官悄悄塞給老婦人錢。

出了村莊,我有些不明白漆警官爲什麼對這個跟他沒有半毛錢關係的人家這麼好。而這時,我也明白了,爲什麼漆警官的生活怎麼會那麼差!

“給錢不像你業務範圍之內的事情呢!”我看着漆警官。

“你不知道,這家人自從丟了女兒之後,就把所有的錢都花在了找女兒上,別人騙了所有的錢。這兩年,她老公什麼事情也不做,大江南北地找女兒,就怕自己女兒被拐到哪個深山老林給傻子做媳婦了!阿姨呢,就一個人在家裏,有點錢就存着,自己也捨不得花錢!”漆警官望向了海邊,“這種情況下,我就只想幫一點自己能幫的!”

“你是不是覺得我見了這家人之後,會給這家人一些幫助?”雖然心裏有所觸動,但到底到嘴邊,還是變了味兒。

“你看到阿姨的時候,心裏有沒有一點感觸,或者你會不會想起什麼?”漆警官回頭看着我,他甚至有些激動。

我皺了皺眉,“覺得她很可憐,這樣算不算?”

漆警官收回了目光,“難道真的是我想多了。”

“也許吧。”我上了車,對着發愣的漆警官鳴喇叭,“上車啊!”

漆警官這纔是跟上了車,一路上一句話都沒有。

“你是不是懷疑,我是他們家的女兒?”我忍不住好奇,還是開口問道。

“時間上吻合,你又失去了記憶,當年也沒有更多的人失蹤,這個事情太奇怪了。我忍不住想到了你身上!”漆警官解釋。

“今天你帶我去見了她,覺得我是嗎?”

漆警官搖了搖頭,“是我想錯了。你們除了身高差不多,什麼都不一樣,性格聲音,都不是!”

“以後別帶我來這種地方,被我父親知道了,又會罵我。還有,如果這家人有什麼需求,跟我說!”我將車聽到了漆警官的家樓下。

漆警官有些詫異,“你要幫她們?”

“說不上來,只是想幫。也許當時上帝接到了兩個靈魂,一個是我,一個是她女兒,而我最後活了下來,這就算我欠他們的!”我打開車門,示意漆警官可以下樓了。

“你們家的別墅裏真的什麼都沒有?連一點點東西都沒有嗎?!一個什麼東西都沒有的地方,你父親爲什麼這麼緊張?!”漆警官抓着車門,沒有立即下車。

我一把將他拉了下來,“你是在懷疑什麼?懷疑那個女孩的死跟我父親有關係?!那你去查啊,自己去審問我父親啊!” 第3682章

自己一看竟然是一隻黑色的小泥獸,渾身都是黑泥,看著倒是和剛才頭頂的沼澤泥有些相似!

雖然是泥獸,但是對方的眼神很天真,似乎十分懵懂,好奇的看著自己,墨九狸看對方也不說話,不確定對方是不會說話,也不確定對方能不能聽懂,於是墨九狸試探的問道:「小傢伙,你能聽到我說話嗎?」

「能夠!」小泥獸聞言開口說道,聲音脆脆的,像是一個少年的聲音,跟它這小小一團的體型倒是有些違和感了!

「那你在這裡這麼看著我這麼長的時間,是找我有事?」墨九狸再次問道。

「你是怎麼破解這裡的陣法的?」對方看著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這陣法很難嗎?我是陣法師,所以這些陣法對我來說並不難!」 曾深愛的你 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那你能帶我離開這裡嗎?我知道你們人族都是需要認主的,我也可以認你為主,但是你不要勉強我做一些,我不喜歡的事情可以嗎?」小泥獸聞言想了想,看著墨九狸問道。

「你不能離開這裡?那你怎麼來到這裡的?」墨九狸聞言詫異的問道。

雖然眼前的小傢伙看著是一隻泥獸,但是墨九狸對於泥獸和石獸還真的了解的不多,但是她知道這世上的生物無論什麼,修鍊久了都會成精,比如泥獸和石獸,其實修鍊后成形就是妖族!

「我也不清楚,我醒來就在這裡了,但是我出不去,你是我見到第一個進來這裡的人……」小泥獸看著墨九狸解釋道。

「這樣啊,那我帶你出去吧,你也不用認我為主,因為我也不確定能不能帶你離開,我們試試可以吧!」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眼前的小泥獸一看就很弱,墨九狸並不想契約對方!

「真的?你真的願意幫我?為什麼你要幫我?」小泥獸聞言看著墨九狸不解的問道。

墨九狸覺得好笑,小傢伙問題還真不少,看起來並不像它表現出來的那麼天真啊!

「沒有為什麼的,我說了能不能帶你出去還不確定,我也只是試試看,如果到時候我沒辦法帶你出去的話,那你認我為主豈不是白認了……」墨九狸笑著解釋道。

「好,我明白了,不過,謝謝你!」小泥獸看著墨九狸猶豫了下說道。

它覺得眼前的女人不僅長得好看,而且也跟別人不一樣,雖然它沒見過別的人類,但是它醒來后的記憶中,有很多人和事情,那是它的傳承記憶,所以它知道人族很多都是壞人的!

豪門另類I:酷帥醫生花癡女 但是眼前的墨九狸給它的感覺,卻和記憶中的不一樣,最重要的是墨九狸長得比記憶裡面的人都好看!

墨九狸還不知道小泥獸已經看穿她的易容,看到自己的真實容貌了,如果知道的話,墨九狸可能會改變對小泥獸的看法吧!

「小傢伙,你有想帶的東西嗎?沒有的話,我們就離開吧!」墨九狸看著小泥獸問道。 “洛暘,我希望你還是以前的你,可以爲了找到真相而去做應該的事情,而不是爲了現在的身份地位而去隱瞞一切。”這是漆警官對我說的最後的話,我開着車走了,直接往家的方向開去。我心亂如麻,這突如其來的事情,我不知道該怎麼應對,而我真的不是父親的女兒嗎?!不不不,歡歡是他的親生女兒,他可以維護我而不考慮歡歡的感受,這點足以證明,我是她女兒!可,爲什麼父親不願意讓我進那個地方!他又爲什麼在牀頭櫃裏放着我小時候的照片!

回到家裏,歡歡臉色並不是太好,她起身看着我,“鑰匙呢?”

我拿出包裏別墅大門的鑰匙遞給了歡歡,“真是不好意思,父親發現我去了,可能你要跟着我受連累了!”

歡歡抿了抿嘴笑了笑,“我們是姐妹,我願意幫你,就該知道凡事都有個意外的。”

歡歡說得那麼輕鬆,讓我不由得想起了之前我們策劃的時候她的緊張。可事已至此,她如果再來責怪我的話,只會取得不好的效果。

“你先把東西放回去吧,父親只是猜測是你,到時候你就不要承認就行了。”我拍了拍歡歡的肩膀。

歡歡飛快地跑上樓,進了我母親的房間,跟在老別墅的方法一模一樣,父親他總是把東西藏在別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我心裏已經是明瞭了,父親這次是動真了。

沒過一會,父親就回來了,歡歡在房間裏聽到父親的車聲音,急急忙忙就跑了下來。

歡歡站在我的身後,似乎你跟我一同迎接着父親的訓斥。

“爸爸現在是不是很生氣?”歡歡拉着我的手,手心裏都是汗。

我湊到她的耳邊小聲說道,“一會他問你什麼,你就說不知道。”

歡歡半信半疑地點了點頭,咬着嘴脣等着父親。

父親打開門,見我和歡歡一起站在客廳裏,扔下了包,脫了外套,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站在這裏做什麼!沒事可做嗎?!”

我用手拍了拍歡歡,歡歡立即領會到我的意思,轉身往廚房走去。

“洛歡歡!”父親叫住了歡歡,歡歡不得已,又只得硬着頭皮走了回來,“爸爸,怎麼了?”

“你妹妹進了老別墅,鑰匙是不是你拿的!?”父親率先詢問的是歡歡。

歡歡直襬手,“什麼鑰匙,我不知道啊!”

“這個家裏,就你媽媽最清楚有些東西放在哪裏,你來了也這麼久了。洛暘她是不會在家裏找什麼的,這個家裏的刀放哪裏,廁所裏沒紙了她可能都不知道,要不是你 ,她怎麼會知道這麼多?!”父親的話裏邏輯十分強。

歡歡緊張了,擡眼看了看我,又是低下了頭,“我……我真的不知道!”

“你也別進什麼公司了,你耍這點小心眼也就跟你媽學的,先學會在這個家裏怎麼做人,你再考慮別的事情!”父親對於歡歡的矢口否認有些生氣。

“爸爸!”歡歡猛地擡頭,不敢相信地看着父親。

我深吸一口氣,擋在歡歡的面前,盯着父親,“這事兒跟她沒關係,都是我自己要做的!我既然能找到鑰匙在我母親的照片背後,我就能進老別墅,不然我怎麼能打開老別墅裏書房的門?!”

歡歡更是詫異地看着我。

父親眉頭一蹙,“撒謊!”

我拉着歡歡先將她送回了房間,在我轉身的時候,歡歡不敢相信地看着我,“你怎麼知道在你媽媽的照片後面,你是故意的!”

“我猜的!信不信由你!呆在房間別出來,不然父親會遷怒於你!”我爲她關上了門,走到沙發跟前,面對着父親,“我沒撒謊!”

“你要能知道那麼多,老別墅裏的刀子錘子怎麼都在書房門口!洛暘,跟你父親就別來這套!”父親直接拆穿了我。

我抿了抿嘴,不甘示弱,“您那地下室真的是跟我母親的回憶嗎?一個好好的回憶,您爲何讓它藏在地下?!父親,我到底是不是您女兒?!”

“啪!”

父親站了起來,氣急敗壞地給了我一個耳光,“洛暘,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些什麼嗎?!”父親捂着胸口,像是有些難受!

我忽然想起上次胡蘭說父親突發心肌梗塞,父親的身體一直都不太好!

我慌忙上去扶着父親,拍着他的後背,擔心得不得了,“父親,您沒事吧!”

父親一把推開我,從自己的衣服兜裏掏出一個藥瓶,嚥了一口藥下去纔是緩了很多。

我坐在沙發上,真是後悔自己說那麼狠心的話!

父親深吸了一口氣,擡眼看着我,“不要再跟那個警察混在一起了,他會誤導你!”

我點了點頭,這種情況,人命關天,我是絲毫不敢跟父親說一句他不愛聽得話!

“江真出獄了,要去接他,就算你再不願意,我都當他是我半個兒子!”父親繼續說道。

我猛點頭,眼淚不可遏制就下來了,“父親,咱們先去醫院看看吧。”

父親扶着自己的額頭,對着我擺手,“不去了!”

“真的沒關係嗎?!”我抓着父親的手,實在擔心地不行。

父親勉強對我笑了笑,“沒事,習慣了。歡歡不適合在我們這種公司,你看看有什麼客戶比較好的,就給歡歡介紹一下,做個全職太太也比較好。”

我驚訝,父親其實早就想好了怎麼給歡歡安排了!

“歡歡想進公司,您是知道的!今天的事情是我對不起她,您對我發脾氣就行了,您也別波及到她的身上!”

“她是不適合,面試官按照公平的角度給我答案,我也看了面試視頻,她真的不夠格!你放心,有我們洛家給她撐着,她不會被欺負的。”父親猜到了我的疑慮。

我點了點頭,也不再說歡歡了。

“父親,對不起。”我道歉,關於這一天發生的事情,我該給父親這樣自己留着祕密的人道歉。

“公司年會的事情準備得怎麼樣了?”父親眯着眼睛,問道。

“差不多了,公司的事情您可以放心的!”

“等你跟江真結婚了,到時候我就把遺囑立了。”父親越說越是讓我擔心。

“父親,您說什麼呢!”我有些生氣。

父親休息了好一會,終於是好了不少,他坐了起來,笑着看着我,“洛暘,你這嘴硬心軟的毛病什麼時候能改改?!”

“這是父親您遺傳的,您這輩子都沒有改掉,我能改掉嗎?!”我笑着抱着父親的手臂,罷了,那些事情我也不查了,是與不是都不重要的,重要的是,父親是我打從心裏唯一的親人!

“扶我回房間,一會讓人把飯給我送上來。”父親吩咐道。

我心裏清楚,他雖然是坐起來了,可這一折騰,肯定是受不了。

我扶着他上樓了,下樓之後,歡歡驚魂未定地走了出來,“爸爸上樓了?”

我點了點頭,“上樓了。”

“你是不是算計我?”歡歡還是糾結在前面的事情當中。

“我說了沒有,我算計你能得到什麼?”

“你就是不想我去公司,害怕我搶了你的東西!我又不要那些,我只是在家裏呆着快發黴了,想去幫幫爸爸!沒想到,你會這樣對我!”歡歡氣惱地坐在了餐桌上,望着已經做好了的菜餚,“我能進這個家就心滿意足了,我耍不來你們那些心眼,也請你以後不要這樣對我。”

“哦,不會了。”我懶得再解釋,那就由着她怎麼想吧!

那之後,我便再也沒有去窺探父親的祕密了,而根據歡歡的說法,老別墅的鑰匙也沒有在出現在母親的照片後面了。

兩個月後,江真出獄了,我帶着歡歡一同去接的江真。

江真上了車,坐在副駕駛的位置,歡歡坐在後面盯着江真,眼睛都直了!

“都叫你不要來接我了,對洛家的影響不好!”江真似乎並不是很高興我來接他。

“如果你這樣的功臣,我們把你拋棄了,那才叫一個影響不好!” 我成了正道第一大佬 我啓動了車子。

歡歡趴到我的椅子後背上,“我叫歡歡,很高興認識你!”

江真怔了怔,有些尷尬一笑,“江真!”

後來,他們再沒說過話,江真一直在詢問着我,歡歡也是識趣地安靜地坐在我身後。她對江真明顯充滿了興趣,我瞭然於心,或許歡歡可以幫助我!

將江真直接是接到了我家,父親早就回來等着了。

“江真啊,真是苦了你了!”父親見江真一進門,就上去給了江真一個擁抱。

“洛叔叔,您說笑了!”江真笑着說道,“這是我自己願意的,您不要這樣!”

席間,兩人談笑風生,在這樣的場合他們是那麼的放鬆,也讓 我明白了,父親爲何爲我挑選江真作爲我的夫婿,不但但是江真對我情義和他個人的能力,而是父親與他更像是好友,無話不談!

“一個月之後,你跟洛暘把婚禮辦了!”父親喝了一口酒,眯着眼睛說道。

我瞪直了眼睛,這麼快。

歡歡更是一臉的不高興。

而江真則是看着我,略顯尷尬! 所有的人都沉默,各懷鬼胎,父親絲毫沒有管我們的反應,笑了笑說道,“那就這樣定了,過幾天把婚紗照拍了,然後商量下怎麼辦婚禮…..”

“洛叔叔,我纔剛剛出獄,這婚禮的事情用不着這樣着急……..”江真看出來了我並不是很願意,爲了留下自己僅有的尊嚴,他還是開口了。

父親擰了擰眉頭,“這一年我都等得不行了,你還讓我等!”

“洛叔,現在您總得給我一點時間吧,我剛剛從監獄出來,一身晦氣,我得讓我足以配得上暘暘,不是嗎!?”江真的話明明就是託詞。

“上次你也是這樣說的,結果洛暘自己跑出去嫁給一個窮小子,你還想來第二次?”父親也徹底被激怒了。

“是我的,跑不掉,不是我的,怎麼留也留不住。”江真的視線從來沒有離開過我。

“你是不是覺得我們洛暘結過婚,已經配不上你了?”父親真的較真了。

我慌忙起身,正要說話,歡歡在一邊上慌忙是給父親夾了一筷子魚放進父親的碗裏,“爸爸,他們現在不談,等過段時間再說也不遲啊,妹妹又沒男朋友。”

“這裏沒你說話的份兒!”父親怒斥歡歡,似乎將所有的怒氣都放在了歡歡的身上,歡歡撇撇嘴,放下筷子,又是乖乖地坐了下來。

父親擡眼看着我,“你想說什麼?”

“我沒胃口,你們吃吧!”說完,我就準備離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