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叔說得五十年纔會破除封印,五十年後,我保證能虐這飛僵。”我笑道。

2020 年 10 月 27 日

走到家門口家門打開着,老爹正坐在大廳裏對着電風扇,看着新聞聯播。

“老爹!”我喊道。

老爹慢慢的轉身,見到是我,敞開笑容道:“臭小子是你啊,嚇我一跳!”

我走上前跟老爹擁抱了一會兒,老爹看着我,問道:“後面那位,是我兒媳婦?”

“別逗,那是我師母!”我解釋道。

師母走上前,遞給老爹一盒禮品,笑道:“伯父你好,我是張孽的師母,沈靈兒!”

“呀,這女娃子應該二十歲吧,長得這麼漂亮!”老爹笑道。

“伯父,我三十了。”師母笑道。

“這……”老爹不好意思的摸摸腦袋,笑道:“我去煮飯,你們先坐吧。”

吃完飯後,老爹一直跟我閒談,我總感覺老爹似乎有心事卻一直沒說出來。

隨後我告訴老爹,我得去大廟一趟,老爹沒有質問我什麼,我和師母來到大廟,李玄清在休息閣那邊澆花。

娘子,你可長點心吧 “玄清道長!”師母走上前笑了笑說道。

“丫頭,來了!”李玄清笑道。

“小孽啊,去休息閣那裏,拿一把鋤頭上山腰。”李玄清對我說道。

“拿鋤頭幹嘛?”我問道。

“挖你師父的墳!”李玄清說道。

“什麼?挖我師父的墳,這恐怕不太好吧。”我苦笑了一聲:“畢竟師父是死人,聽你們說屍體不在墳墓中,但是這也是對師父的一種尊敬,我作爲他的徒弟,去挖師父的墳,天打雷劈的。”

“你師父當年要是像你這樣,做事三思而後行,他的墳墓也不會出現。”師母拍着我的肩膀微笑道:“裏面是你師父的遺物,你想要救自己,甚至救你的女朋友也必須得你師父的遺物!”

我稍微皺了皺眉頭,從休息閣拿着鋤頭,往半山腰走去,久聞不見師父的墳墓,已經掌門的雜草。

美好生活從小龍蝦開始 當師母再見師父墳墓之時,眼角早已溼漉,師母蹲在師父的墓碑前,微笑道:“小非,你徒弟來看你了,很像你,真的很像你!”

“好了丫頭,讓小孽動手吧,遲早還是要出現的。”李玄清閉着眼睛,淡淡的說道。

師母離開師父的墳墓,對着師父的墳墓鞠躬三下,然後說道:“挖吧!”

wωw⊕ ttκan⊕ ¢ ○

我看着師母那猶豫的眼神,還是絕下心來,對着師父的墓碑,提起鋤頭敲下去。

墓碑出現一條裂縫,從墓碑的上面一直裂到下面去,我上前對着墓碑踹了一腳,墓碑便轟然倒塌。

“師父,對不起了!”我小聲的說了一聲。

又提起鋤頭,開始挖掘師父的墳墓,半小時的挖掘後,出現了一口紅色的棺材,棺材的表面沒有刻有龍,也沒有刻有符。

而是刻着一隻老虎,我仔細一看,這不正是那蟒山坑中的白虎嗎?

“來,打開吧!”李玄清走到我的對面說道。

我和李玄清一人拿着一頭棺材蓋,慢慢的打開這口紅色的棺材,將棺材蓋丟在一旁,裏面竟然是……

竟然是一棺材的小老虎毛絨玩偶,這是什麼情況?

我擡頭看着師母,吞吞吐吐的問:“師母,這……什麼?”

“那白虎,在你師父生前一直待着,白虎封印黑山老妖之後,化作石像在蟒山深淵底下困了五年,白虎沒出現,一定有他的原因,你師父很喜歡白虎這個小王八蛋,所以我買下幾百個老虎玩偶放入棺材內。”師母淡淡的說道。

“莫非這些白虎能把蟒山那隻白虎給召喚回來,我去,厲害了我的師母!”我驚道。

“進去棺材裏,有東西!”師母白眼道。

“哦。”我應了一聲,然後跳入棺材內,伸手在這一堆的老虎玩偶裏掏來掏去,在棺材的地步,碰到一硬物。

我伸手一摸,結果被被劃破了手掌心,我抽回手,看了一眼被割傷的手掌,這傷痕不是很深,只留了這麼一點血而已。

棺材底部有利器?

我慢慢的撥開這些毛絨玩偶,定眼一看,只見棺材底部竟然有一把銀色的劍,這把劍浩氣蕩然,面對這把劍,有一種傲世衆天下的感覺。

“嗡嗡嗡……”忽然,整個棺材開始顫抖起來。

我一看,是棺材底部的那把劍在顫抖,我看見了劍刃有我的血,很快,這血在我眼前自然的被劍刃吸乾了。

萬物皆有靈性,這劍也通人性。

生前跟過師父,看來這劍不想認我。

在我伸手接觸這劍的劍柄時,卻不想而知這劍竟然嗖的一聲,飛出了棺材,只聽見坑上傳來劍插地面的聲音。

我=趕緊爬出棺材,只見這把銀色的劍,插在師父墳前泥土上,被陽光照射在劍身,那發射的弧光讓我有點睜不開眼睛。

我蹲下身來,從劍柄處一直摸到劍尖,發現這把劍名曰:崑崙劍!

“好名字,崑崙劍!”我摸着劍身笑道。

“嗖”的一聲,這把崑崙劍忽然自動飛了起來,我鬆手任由崑崙劍飛來飛去。

這崑崙劍在我的頭上方轉了幾圈後,停留在半空,本以爲這崑崙劍是要歸順於我,誰知道當我鬆開手掌時。

崑崙劍再次劃破我的手掌心,我大喊一聲,崑崙劍飛回我的手中,手掌心的血與劍柄融合在一起。

傷口沒有癒合,但是血卻被吸乾了。

“看來,這崑崙劍還是認主了。”師母在一旁笑道。 我輕撫手中的崑崙劍,這崑崙劍好像真的有靈氣似得,握在手中有一種熟悉感,正所謂寶劍配英雄,沒辦法,本尊張孽就是一位救世英雄。

師父的墳墓再也沒了,山腰的那坑被填滿了泥土,師母對師父唯一的寄望只是奶茶店裏的合照,僅此而已。

在三清觀裏,我跪在三清祖師爺的神像面前,雙手捧着崑崙劍,而李玄清在我的眉心,用毛筆點上一個圓點,說道:“從此以後,你張孽便出師了!”

出師?

其實我並不想出師,連師父的真面目都沒有看見,怎能出師呢?出師意味着,我已經可以正式收其他人爲徒,也就是說,我的道行已經到達了師父的那種境界。

“走吧。”李玄清放下毛筆,淡淡的說道。

“走去哪?”我問道。

“丫頭,你跟張孽說。”李玄清盤腿坐在道觀內,手裏捧着一本書在默看着。

我站起來後,問道:“去哪師母?”

“其實,破解五弊三缺的方法,我並不知道,如果真想破解,你只能去救一個人!”師母對我說道。

“誰?”我問道。

“古有三清道法,上天憐世人痛苦,便傳三清道術於人世間,分別是上清符籙,玉清奇門,太清卜卦。”

師母走上前一步,說道:“五年前,殭屍始祖旱魃出現,三清傳人以生命封印旱魃,想要喚醒死去的三清傳人,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奪取屍丹!”

“奪取屍丹?旱魃的屍丹嗎?”我問道。

“不,必須是飛僵的屍丹,比旱魃低兩級的殭屍。”師母轉身,看着我說道:“至於要不要喚醒三清傳人,就看你了!”

我看着自己手中的崑崙劍,這劍不可能會這麼好運氣的歸降與我,竟然讓我去殺飛僵,奪取飛僵的屍丹。

“奪取屍丹之後,我會告訴你怎麼做的。”師母走出三清道觀說道。

我轉身看着李玄清,李玄清閉着眼睛,雙手放在膝蓋上安靜的打坐,他對我說道:“崑崙劍一出,必有妖邪大亂,我這一命就要換取妖邪的安寧,天命安排的,你和我都無法改變!”

我再次雙膝跪在地上,對着李玄清咳了三個頭,說道:“清叔,感謝您這幾年來的教導!”

隨後,我握着崑崙劍走下山,師母走了,他沒有跟我一起,飛僵,只有一個地方纔有,那就是村口的淨空和尚飛僵!

站在山下的彌勒佛石像旁,我轉身看着這安靜和諧的石虎山大廟,原來李玄清守着大廟,不是爲了自己,而是爲了蒼生,爲了五年後的我……張孽!

在我離開彌勒佛石像的那一刻,身後傳來一個男性的聲音:“我佛慈悲!”

我停下腳步,轉身一看,只見通臂猿猴站在彌勒佛石像的面前,然後他忽然跪下,對着彌勒佛磕了三個頭。

站起來說道:“師父曾經跟我說過,人能弘道道分明,無量清高稱道情,我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小猴子你懂嗎?”

“不懂。”我老實的回答道。

此時,通臂猿猴轉身,對我笑道:“我在這個時代,轉了一圈,一個跟斗只有一萬里,卻不想孫悟空一個跟斗是十萬八千里,我與他差很多!”

“神猴大將軍,您想表達什麼?”我皺眉問道。

“我只是來拜祭我師父彌勒佛的而已,至於我說過的話,全當我說的是廢話就行了。”通臂猿猴笑道。

“將軍!”我喊住通臂猿猴。

“何事?”通臂猿猴微笑道。

“古時候,真的有神仙嗎?”我問道。

“你認爲呢?”通臂猿猴雙手合十笑道:“心正是仙,心邪便是魔,曾經,我乃是萬妖之王,就算是孫悟空也奈何我不了,但是我錯了,錯在妒忌心太強,幾百年來,我被師父關在陰陽兩極葫蘆裏……”

說到這裏,我立馬打斷了通臂猿猴,問道:“那天在妖棧裏的那個紅色葫蘆,逃出來的妖怪,就是你!”

“嗯。”通臂猿猴甩了甩頭上鳳凰羽翅,微笑道:“凡事不要想得這麼壞,有時候,你看到的只是表面,有些人壞,你可以想一想,那些人是不是有苦衷?”

“我說神猴大將軍,今天怎麼跟我講起了大道理來了?”我笑道:“您……該不會真是神仙吧?”

“萬物之間,根本就沒有神仙,乃是人類自封的而已,我通臂猿猴一代神猴大將軍,照樣是一隻通的佛性的猴妖而已。”通臂猿猴回答道。

“好吧,雖然我不懂你在說什麼,但是看在你祭拜你師父的份上,我相信你是一隻好猴子。”我笑道。

“我也是你師父啊!”通臂猿猴忽然閃現到我的面前來,看着我笑道。

被通臂猿猴這突如其來的一閃,嚇得我往後釀蹌了一步,拍了拍胸脯,說道:“靠,嚇到我了!”

“小猴子,什麼時候你有闖地府的膽量,那就是你恢復記憶的時刻!”通臂猿猴說道。

“我真要是闖地府,人家還不把我給弄死?”我苦笑道,接着我打量一眼通臂猿猴,笑道:“將軍,您法術高強,那您打得過天命嗎?”

“天命?”通臂猿猴皺眉道。

“嗯。”我點點頭道。

結果通臂猿猴在我面前一個帥氣的三百六十度轉身,化作一縷仙氣,飛到了天空上,喊道:“我只能做一個旁觀者而已,天命,他不簡單!”

誰他媽不知道天命不簡單?我對着天空白眼了一下。

接着我離開了大廟,回到家後,老爹疑惑的看着我,問道:“你不去上班跑回家幹嘛?”

“回來浪唄。”我笑道。

“說正緊事!”老爹瞪着我說道。

“爸,還記得梧桐樹下的那糉子嗎?” 無賴總裁之離婚請簽字 我問道。

“怎麼了?”老爹問道。

“明天晚上,我得把他給喚醒,找他談話。”我回答道。

“你瘋了,當年你爺爺花了多少力氣,才把那糉子給封在樹下,沒有五十年,那糉子是不會爬出來的。”老爹激動的說道。

“放心吧,我長大了。”我拍着老爹的肩膀笑道。

“村裏幾百口人,你真要是扛不住咋辦?”老爹問道。

“那就靠您了!”我遞給老爹一萬現金,笑道:“這裏有一點小錢,你讓全村人去鎮裏看一場廣場電影,我已經聯繫了電影院的工作人員了!” “你腦子燒壞了是吧。”老爹罵道我:“你以爲全村人都像你這麼好騙,有些年邁的老人留在家裏,人家不小心看見你辦事呢?”

“這樣啊……”我有點爲難的撓着腦袋,問道:“那爸你有什麼好辦法?”

“等我明天消息吧,十一點前之前搞定!”老爸白眼道。

歡樂同行:秀才遇到女飛賊 “真的行得通?”我問道。

“行不行是另外一碼事,現在我是村裏的村長,你說呢?”老爸再次白眼我,說道:“還有,你的手機響了!”

我拿出手機一看,是師母打來的,隨後我走到一旁,接聽電話,問道:“什麼事師母?”

“飛僵的事情你自己解決,沒人可以幫當你,拿到屍丹後,來警局見面!”師母說完,便匆匆忙的掛下電話。

我看着手機一言不發,洗完澡後,安穩的睡上一覺,第二天一早,老爹把我給踢醒。

我朦朧的睜開眼睛,老爸一腳把我給踢下牀,我抓起被子,丟上牀上,摸着混亂的頭髮問道:“啥事啊,老爹?”

“起牀坐正經事,一切都辦妥了,就差你這個人出去說話。”老爹白眼道。

“差我?”我嘀咕道。

簡單的洗漱完後,老爹在去梧桐樹下的途中,對我說道:“我跟你說,待會見到村民,就說你得到李玄清的真傳,然後就說得挖土起棺改造村裏的財運,至於怎麼編,就靠你自己的本事了!”

說着,我和老爹已經來到了梧桐樹下,村裏人都站在周圍,見我來了,紛紛都微笑看着我,畢竟我也是村裏的一個大好人,花了幾萬修了這條路!

“靜一靜啊,大家停下小孽怎麼說的。”老爹喊道。

所有的村民都靜了下來,我走上前,頓了頓,說道:“各位大部分是我的長輩,我這醜話說在前頭了,這村子的風水位置要是不改,村裏還是這麼的落後!”

“說重點!”老爸白眼道。

我無奈的聳聳肩,可是我哪知道重點是什麼啊?

“這梧桐樹下呢,大家都知道,埋下一口棺材!”我說道:“這口棺材,是時候要挖出來見見太陽驅散邪氣了,不知道大家還記得大廟的李玄清道長嗎?”

村民們都紛紛點頭,似乎都記得。

這情況就好辦了,於是我順理成章的繼續說:“李玄清道長呢,他告訴我,必須把這棺材挖出來,然後置放在這梧桐樹下放一天,村裏的財運便可改變!”

當我說完這句話後,村民們都面面相覷,似乎不太相信我這句話。

“各位,我張水,以性命擔保,我兒子說的是千真萬確,如果真的有人不信,可以去問大廟的李玄清道長,這村子不是我這個村長的,而是大家的!”

老爸喊道。

“你們世世代代住在這個村裏,不是說走出這個村,就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你們可以不信鬼神,但是風水這些事情,你們自己看着辦吧,作爲村長,我也想帶着大家富有起來,但是……現在這個情況,你們自己看下吧。”

老爹說完後的幾秒,從一旁走來六個拿着鋤頭鏟子的年輕人,我以爲這幾個人要動老爹,準備發動鬼紋要打架。

結果其中一個年輕人,舉起鋤頭,問道:“力叔,什麼時候挖,我們趕時間內!”

老爹看了我一眼,回頭微笑道:“現在就動土!”

於是不出半小時的功夫,六個年輕人出力,梧桐樹下,當年葬下的大紅棺材,再次出現了!

大家合力把這口紅色棺材給拉上坑,沒有用東西墊着,就這樣,安穩的放在樹下。

“接下來該怎麼辦?”其中一個年輕人問道。

“晚上,大家把自己的門給鎖好,有什麼動靜千萬不能出來!”我喊道。

老爹吩咐這村民們一些事情後嗎,大家都散開了,我讓老爹把昨晚的一萬現金,換成散錢,逐一發紅包,發給各家各戶。

看來老爹辦事的效率也很厲害,就用村長這職位,說通了所有村民。

很快,老爹的事情辦完了,黃昏時期,村裏非常的安靜,偶爾有電視的吵雜聲傳來。

“爸,我吃飽了。”晚飯過後,已是九點整。

“早點回來,我要看見活人。”老爹靠在搖椅上,看着電視,對我說道。

“放心吧,要不要抓回來給你看?”我笑道。

“你有這能力?”老爸笑道。

“走啦!”我拿起一旁的崑崙劍,然後走出家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