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雲軒卻輕輕將她擁入懷裏,讓她正視自己的眼睛:“陌兒,你聽我說,你現在有身孕了,你和孩子都很脆弱,需要在這裏悉心調養才行。”

2020 年 10 月 27 日

他的話讓蘇紫陌膛目結舌。

她大眼圓瞪,嬌豔欲滴的紅脣微張,她剛剛聽到什麼了,她有身孕了,怎麼可能?蘇紫陌滿腦袋的問號一個接一個的冒。 過了好一會,蘇紫陌才晃過氣來。

她皺着臉問道:“雲軒,你誆我的吧?我蘇紫陌是誰呀?是鬼呀!怎麼可能會有身孕?”

蘇紫陌壓根就不相信沐雲軒的話。

她要是人,這會她早就開心的跳起來了。

可惜了!

她是鬼,若是懷孕了,那不就是鬼寶寶了。

她這怎麼想着就覺得滲人呢?

“讓開,別跟我說這些有的沒的事。”蘇紫陌快速的下了牀榻。

剛剛一落地,蘇紫陌腳軟的往地上摔去。

沐雲軒手疾眼快的扶住了她。

蘇紫陌蹙眉,心裏驚訝!

她怎麼會變得如此脆弱了。

難道是因爲睡太久了?

沐雲軒一臉哀怨地道:“陌兒,你難道不相信爲夫的話嗎?”

蘇紫陌咬牙道:“換作是你,你相信嗎?”

蘇紫陌心裏壓根就不相信。

“陌兒,你知道嗎?你有了身孕以後,我就有九個月不能碰你,我這憋得心裏發慌呢?”沐雲軒依然一臉哀怨,不過他心裏更多的是開心,這次他可以一直陪在陌兒身邊了。

蘇紫陌低頭,手放在自己的小腹處。

這裏真的有了一個新的小生命了嗎?

蘇紫陌仰頭,依然驚訝的看着沐雲軒:“幾個月了?我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

沐雲軒將她扶到牀榻上坐下,“剛剛兩個月,師公說,孩子會靠吸走你體內的修爲成長,所以你和孩子現在都很脆弱,必須好好休息。”

“哇!我有寶寶了。”蘇紫陌瞬間變得開心起來。

“等等,那不是要等很久才能回去嗎?”蘇紫陌突然想到這個很嚴重的問題。

“陌兒,現在最重要的是你和孩子平平安安的。”沐雲軒握着她的雙肩,笑得一臉柔情,大手輕輕觸摸着她冰涼的肌膚,他一直希望他們能在有一個孩子,現在好了,終於有了。

“我知道,不就懷了孩子嗎?我之前一次性懷了三個,五個月時,我就沒辦法看到自己的腳尖了。”蘇紫陌沒太在意。

心裏開心的時候,也很惆悵,這十月懷胎,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陌兒,那你洗腳怎麼辦?”沐雲軒可以想象得出,她一定很痛苦。

蘇紫陌微微一笑,“你忘記了,我有一個天下最好最愛我的爹爹,那時,我還不知道他是爹爹,我一都叫他師傅,全靠老白和爹爹的照顧,三個孩子才得以順利出聲的。”

“我以後一定會好好孝順他們的。”沐雲軒心裏無比的感激,感激他們一路陪着陌兒。

“這還差不多。”蘇紫陌看了看周圍。

“我們這是在千凝城嗎?”看到周圍的鳳尾花,蘇紫陌覺得自己有些明知故問了。

“嗯!你當日修爲耗盡,又加上有了身孕,孩子也需要你的修爲,你纔會沉睡了一個月。”

“那我沉睡的這一個月裏,沒有發生什麼事嗎?生死魔圖拼接好了嗎?”蘇紫陌突然很擔心這個問題。

沐雲軒心疼的看着她,她總是喜歡這樣操心。

“陌兒,生死魔圖已經拼接好了,可碎裂的生死魔圖,力量並沒有之前那樣強。” “哦!”蘇紫陌微微斂眉。

“齊兒經過數月才聚齊的生死魔圖,最後沒有派上用場不說,到成了敵人了,這一個月,我能聽到齊兒每天喋喋不休的話,他在神池洞住了一個月了,你走了以後,你那旁系的三叔和四叔又開始不安分了,現在正想瓜分你雲城的財產呢?”

蘇紫陌微微抿脣,手摸着小腹。

要是在生一個小棉襖那該多好!

“陌兒,放心吧!就他們二人,翻不起什麼大浪的,櫟兒的能力你難道不相信嗎?”

沐雲軒到知道櫟兒能把事情解決好。

“我的兒子,我怎麼會不相信?他一個孩子,掌管雲城這麼多事情,承受着巨大的壓力,他每走一步都非常艱難,我這個做孃親的既擔心又心疼,齊兒跟我說,他明天就要走了。”

“陌兒,可他們從來沒有退縮過,直到今日,他們兄妹三人雖然很努力,做父母雖然會很心疼孩子,但對孩子的成長有很大的幫助。”

“這些我都懂,雲軒,我想出去走一走。”

睡太久,她只覺得全身軟綿綿的。

“好!”沐雲軒小心翼翼的扶起她。

他們夫妻二人住在三樓的客房,出門依然是一個很大的庭院,開得茂盛的鳳尾花,依然十分耀眼。

“這裏有鳳尾花,真好!”

蘇紫陌站在鳳尾花花叢中,她輕輕閉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鳳尾花的香味沁人心脾。

鳳尾花不是很華麗,但在風中很優雅。

沐雲軒在一旁溫柔的看着她,不管什麼時候的她都是最美的。

“陌兒,你醒了。”

千天浩看着花叢的二人,美的如一副畫卷,美好得讓人移不開眼!

“讓師公擔心了。”蘇紫陌回頭,笑呵呵的看着千天浩。

“師公有什麼好擔心的,擔心你的是雲軒,每天都守在你的身邊。”

愛屋及烏,千天浩很喜歡自己的徒弟,對徒弟的女兒,也一樣的視如己出。

“師公過來是有什麼事情嗎?”沐雲軒看向他。

“嗯!”

千天浩依然是一身白袍,五官俊逸精緻,任誰看了都不相信,這已經是一個將近兩百歲的人了。

“師公大致算了一下,過幾日就是庚映柔的生辰了,每當她生辰的時候,都會號令三大陸爲她一同慶祝,不過今年也不會有那麼多人了,皓月之顛又被你們拿下了一半,今年能爲她慶祝的,自怕只有磨盤山的人了,但童男童女是少不了的。”

“她怎麼可以這樣殘忍?那些孩子多可愛,她卻狠心的去喝他們的血。”蘇紫陌怒容滿面,特別憎恨那些喪心病狂的人。

千天浩看着她,笑了笑:“陌兒,這裏本來就是一個充滿殺戮的世界,不過墨琰的人發現,有其他大陸的人介入這裏了。”

這纔是他們來找他們的目的。

“有其他大陸的人介入?”沐雲軒皺了皺眉頭。

這裏不是隻有三大陸嗎?

千天浩神情嚴肅:“雲軒,之前幾大陸之間是不互通的,恐怕是因爲這次生死魔圖的力量,衝開了附近的結界,他們纔會到這片大陸的。” “那些人現在已經到了皓月之顛了,而且就在蕉嶺城附近。”

千天浩神情有些凝重,對付庚映柔,已經很棘手了。

“雲軒,我們去皓月之顛吧,看看那些人想幹什麼?如果他們的目的和我們一樣,我們在做其他打算。”

蘇紫陌提議道!

沐雲軒幾步走到她的身邊,“陌兒,你現在的身子很脆弱,爲了孩子和你,不能動用一點玄氣,這些事情你不用管,我會處理好的。”

“啊!”蘇紫陌微微一愣!

“一點都不可以用嗎?那我和一個廢物有什麼區別呢?”蘇紫陌微微撅嘴!

心有一股氣喘不上來,她的眼底蓄滿了一層冷意。

不過一想到寶寶,她也就不多想了。

“陌兒,有我在,你什麼都不用做,只要讓你和孩子好好的就可以了。”

沐雲軒輕輕颳了一下她的鼻尖,寵溺的語氣讓少蘇紫陌心裏所有的愁雲瞬間消失。

“聽你這句話,我心裏舒服多了。”蘇紫陌快速挽住沐雲軒的手。

“夫君,我和寶寶以後就請你多多關照了。”蘇紫陌一臉俏皮,笑得一臉幸福。

“你呀!”沐雲軒緊緊擁着她。

沐雲軒看向千天浩,“師公,雲軒先帶陌兒去皓月之顛看一看,先摸清對方的底細,到時再做打算。”

千天浩點了點頭:“師公也有此意!對方來路不明,你們回皓月之顛的路上,在大海的另一邊,黑暗焦巖的中間,有一種果子叫天靈赤陽果,那是天地玄氣孕育出來的聖果,師公算了算時間,這幾日正好是天靈赤陽一百年成熟的日子,一棵樹上只結一顆,果實是鮮紅色的,你們去找一下,陌兒吃了那天靈玄陽過以後,能讓孩子補充一些玄氣,對孩子和陌兒都非常有好處的,不過那裏非常危險,那裏有陰陽火,你們一定要非常小心才能拿到天靈赤陽果。”

沐雲軒一聽,快速的點了點頭。

只要是爲了孩子和陌兒好,在危險,他也能取回來。

“運氣好,你們能找到好幾顆,對養護陌兒的精元也非常的好。”

千天浩很慶幸,他們很幸運。

經過這次生死魔圖的力量,那天靈赤陽果玄氣會更加的充盈。

“師公,天底下居然還有這樣的果子?”蘇紫陌微微驚訝!

千天浩微微一笑,“陌兒,天地孕育萬物萬靈,這並不奇怪,但要拿到這天靈赤陽果非常的不容易,那暗礁裏有惡魔獸,白骨成堆,一般人是不敢去那裏的。”

這個世界很大,還有很多他沒有發現的地方。

若是前沒有遇到雪兒,他可能會去到更遠的地方。

可越是珍貴的東西,越是難以得到。

一百年前,他也是偶然去到那裏才發現有這天靈赤陽果的存在的。

沐雲軒想了想說道:“師公,事不宜遲,雲軒和陌兒這就出發。”

“嗯!一定要小心陰陽火,不能被陰陽火灼傷,否則傷口是不可能痊癒的。”千天浩提醒道。

雪兒在這裏,他是不會回去了。

可他要讓他們安全的回去。

雲天這一輩子也活得不容易。 沐雲軒喚出九翼,兩人往千天浩說的地方飛去。

“九翼,一個月不見,你的修爲突然增進了很多呀?”

蘇紫陌震驚的看着九翼。

是神獸,就是不同凡響,挨近它的身邊,更能感覺得出那股強大的力量。

“夫人,九翼不但修爲晉升了很多,也想起自己來自什麼地方了?”九翼開心的回答,它以前一直不知道自己的家在什麼地方。

現在知道了,可它永遠都不會回去了,它跟着主人習慣了,也習慣了化形以後的生活。

“哦!九翼,你這腦袋瓜怎麼突然開竅了? 予你纏情盡悲歡 讓你去收拾那些巫師,到把腦袋給修復好了。”蘇紫陌驚喜地說。

坐在她身後的沐雲軒搖了搖頭,他現在變得這麼強大,陌兒卻沒有發現,反到是發現九翼的了。

“夫人說笑了,那是因爲生死魔圖被修復好以後才恢復的記憶,說起來,九翼和夫人還是一個地方的。”

“一個地方的?” 錦繡嫡女腹黑帝 蘇紫陌這下更加驚訝了。

“我來自好幾個地方,九翼你確定你和我真的是一個地方的?”

蘇紫陌拍了拍它的背,九翼的速度也快了很多!

“夫人猜一猜!”九翼也賣起了關子。

“二十一世紀,木塔族,白虎山還是黎夏國呀?”蘇紫陌尋思着,不過白虎山和黎夏國好像是來自同一個地方。

九翼琥珀色的眼眸微微一轉,說道:“夫人說漏了一個地方。”

“沒有呀!”蘇紫陌仔細想着想,居然還有她沒有想到的地方?

“夫人,魔獸大陸,九翼龍族,和夫人翼鳳一族離得很近。”九翼笑着解釋道。

“而且兩個族還有通婚的習俗。”

“哇!九翼,說了半天,我們還是老鄉呀!那你要回魔獸大陸嗎?”

魔獸大陸,她個人不是特別喜歡。

“不會,九翼會一直跟在主人的身邊的,九翼捨不得主人。”

沐雲軒一聽,微微一笑,他也捨不得九翼,九翼是他小時候唯一的玩伴,他和九翼之間的感情勝過兄弟之間的感情。

“九翼,你這樣想就對了,一生中,有多少人從你身邊經過,從陌生到熟悉,不用多久,但從熟悉到交心,需要很久,你和雲軒不似主僕,似兄弟,你放心,回頭我給你找一個媳婦,這樣你的人生就完美了。”

九翼一聽,開心一笑,琥珀色的大眼裏閃過一絲希冀。

“夫人的火鳳,九翼挺喜歡的。”九翼第一次開口說了心裏話。

一聽,蘇紫陌開心的臉上,雙眸瞬間暗淡無光。

“九翼,火鳳它們……”蘇紫陌也不知道,火鳳她們到底怎麼樣了?

“夫人,火鳳它們只是在幫夫人守護丹田,等夫人醒過來之後,它們都會回到夫人身邊的。”

蘇紫陌一個激靈,瞬間變得興奮。

“九翼,太好了,你的媳婦我給你包了,我們家火鳳,偶爾會耍一耍小脾氣,但是呢?非常非常的善良,絕對是作爲好媳婦的絕佳人選。”蘇紫陌忙着推銷火鳳,那小丫頭要是知道自己把它給賣了,一定會撅着嘴恨她好幾天的。

“有夫人這句話,九翼就放心了。” “那是自然的,我蘇紫陌可是從來不說沒有把握的話。”

星際淘寶網 能讓她家小火鳳找到一個好歸宿,她也就放心了,九翼絕對是一個好男人。

“九翼先謝謝夫人了!”九翼心裏突然美滋滋的,每次看到主人親夫人,他就很想知道那是什麼滋味。

“不用,不用,能湊成一樁婚事,那是好事。”

“到時候,讓雲軒給你們一個大大的賀禮!”

豪門萌寵,撿來的新娘 “連你們家火鳳也要算在內嗎?”沐雲軒低聲在她耳畔問道。

蘇紫陌快速的回頭,兩人的脣瓣只有一毫米的距離。

沐雲軒忍不住,快速的親了一口。

蘇紫陌卻微微一愣!

他到是一點都不會放過揩油的機會。

沐雲軒溫柔的看着她,那眼底是深深的愛戀。

“你不會那樣小氣吧!連我們家火鳳那份你都不願意出?”

蘇紫陌眯着,有些危險的看着他。

沐雲軒邪魅一笑,在她耳畔輕聲說:“可我記得,某女也是很有錢的。”

蘇紫陌瞪了他一眼,一臉鄙視的看着沐雲軒。

“我那點家產,還不如雲城一個旮旯角呢?”

但是蘇紫陌心底清楚,雲軒在逗她往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