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那麼匆匆一撇,還沒來得及看清眼前的情形時,一個聲音響起。

2020 年 10 月 27 日

“哈哈,你們快看啊,這不是剛纔那個女人嗎?真是自投羅網來了,快去捉住她!”

我心裏着實吃了一驚,不是說有消魂靈在,我們就是隱身的嗎,可他們是怎麼看到我的。

糟了,肯定是那玩意的作用過去了,失效了。這樣想着,我連忙往下滑,想盡快逃開。

沒想到還是晚了一步,我剛滑到地上,一陣奸詐的笑聲響起。

“哈哈,美女,我們在此恭候已久了,走吧,進去見老大!”我一落地,就被他們控制住了,只有乖乖跟他們走。

劉線軍看見我的眼神幾乎要噴出火來,他肯定沒想到我居然這麼笨吧。用了消魂靈都沒逃跑掉,可是我真的不想跑啊,我纔不要把他一個人丟在這狼窩裏,雖然明知自己在也做不了什麼!

“該死的!你們拿一個女人置什麼氣啊?快放了她,有什麼衝我來!”

劉線軍衝那個大鬍子咆哮起來,臉色鐵青得可怕。

“你這個小赤佬,自己都死到臨頭了,還想英雄救美啊!別做夢了。對了,讓你嚐嚐紀老頭最近實驗出的小白鼠片,包你終身難忘!”

大鬍子衝一個手下一示意,對方點點頭。隨即捧出一個老鼠形狀的葉子,是的,我沒有看錯,確實是一片葉子!

我微微一思索,頓時明白了,這個葉子肯定就是謝雅的師傅栽的,他就是大鬍子口中的紀老頭。

看來他一天到晚閉門不出,潛心經營他的菜園,就是種植這些奇奇怪怪的生物!

我正愣神之際,大鬍子的聲音再度響起,“哈哈,你知道這是什麼嗎?別把它當成一片普通的樹葉,那樣你會死得很難看的。你看其形狀是不是酷似小白鼠,知道爲什麼這麼惟妙惟肖嗎?因爲它們是靠小白鼠的殘骸長大的,哈哈!這可是才研究出來的,你非常榮幸成爲第一個試驗品。”

我心裏一咯噔,這個啥小白鼠樹葉,一聽就是很駭人的東西,絕不能讓他們對劉線軍下手,成爲他們做實驗的工具。

想到這,我連忙大吼一句,“住手!不准你們碰他!”

大鬍子一下把目光投向了我身上,猥瑣的眼神在我臉上,身上來回穿梭,那神情恨不得把我生剝活吃了。

“你再看,再這樣盯着她看,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劉線軍的眼神此時充滿了醋意和憤怒,我幾乎能看到他臉上的青筋暴起了。

“啪”重重的耳光聲響起,下一秒劉線軍的嘴角溢出了鮮血,他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血水,眼睛狠狠瞪向了大鬍子。

“有種就來明的啊,玩陰的算不上英雄好漢啊,也不怕傳出去讓人笑話!”

“好啊,老子和你來明的,玩小白鼠遊戲吧,這是明的吧,什麼都告訴你了,讓你做好了思想準備。”

眼看大鬍子獰笑着要把那樹葉放進劉線軍頸子裏時,我再也忍不住大叫了起來! “住手!不准你們傷害他!”我使勁叫喊着,大鬍子一下怔住了,隨即反應過來,淫笑地走到我面前。

“好啊,你捨不得我們傷害他,那就傷害你唄,看來你們真是郎情妾意,情誼深厚啊!”

劉線軍的表情一下難看極了,“你敢動她一下試試,我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永不超生的!”

大鬍子輕蔑地看了劉線軍一眼,“哼哼!敗兵之將還敢逞強啊!對了,不如這樣,你們兩個商量一下誰先來。試試我這個小白鼠樹葉的威力?哈哈,生死考驗喔,看誰更愛誰多一點!”

話音剛落,劉線軍大聲吼道,“我來!你必須放了她!”

大鬍子橫了他一眼,“我說了會放過她嗎?老子一個都不放過,只是叫你們選先來後到的順序。”

“我們來做筆交易吧,相信你一定會感興趣的!我只要求你一件事,放了我們,讓我們能全身而退!”

“我能得到什麼好處呢?”

“你不是一直想找紀老頭的寶物嗎?我知道在哪裏,因爲你們肉眼是看不到的,必須要陰陽眼才能看到人頭盆栽!”

大鬍子的眼睛一下亮了,“你說什麼?你竟然能看見那個盆栽的所在地?快告訴我,我馬上放了你們!”

劉線軍的臉色露出驚訝的神情,但很快一閃即逝,隨即換上了一副冷冰冰的表情。

“你別聽她吹牛,陰陽眼的產生太罕見了,她不可能有的。”

我微微一怔,隨即明白了劉線軍是爲了讓我全身而退,可是我爲什麼要接受他的安排,讓他獨自去涉險呢?

“你不肯相信是不是?好。我證明給你看!”在他們驚訝的眼神下,我走向那個人頭盆栽。

就在我的手剛剛要觸到時,詭異的事情發生了,那上面的人頭紛紛朝我張開了嘴,它們居然在笑!

我頓時驚得直往後退,大鬍子的臉色一下變得特別陰沉,他指着盆栽大聲說道:“你是說這個啊?這不是。這不是”

我把目光投向劉線軍,他也一臉古怪地盯着我,我猛地想起,我和他們的眼睛看到的東西是不一樣的,尤其是這種詭異的事情上。

“你,你們看到的這個東西是什麼?”我戰戰兢兢指着盆栽,此時人頭已經閉着眼睛。恢復正常了,這也令我的心沒有那麼緊張了。

“是一副畫啊!掛在牆上的山水畫!”大鬍子疑惑地看着我。

我腦子轟一下炸開了花,這相差也太大了吧,居然是畫,還是掛在牆上的。

“你,你真看着這個東西是盆栽啊?有掛在牆上的盆栽嗎?”大鬍子指着盆栽說道。

不對!我終於明白哪裏不對了?他的方位和我不同,我們好像是處於兩個不同的時空,我和他的動作,方位是交錯的。

這說明什麼?說明我被鎖在了另一個時空裏,不,或許是結界裏。

這時,“砰”一聲巨響傳來,門猛地被推開了。

謝雅就這樣從天而降似的出現在門口,我不由驚呼出聲。

“你!你!”謝雅就像沒有看見我似的,跑到了劉線軍面前,把一張紙貼在了他背上。

劉線軍像被雷擊似的,一下挺直看腰桿,我頓時叫出聲來了。

“謝雅,你在幹嘛!你對他做了什麼?”

謝雅卻對此置若罔聞,一把扯過劉線軍就往外跑。

偶買嘎,簡直是當我和大鬍子是路人嗎?不存在的人?再一看大鬍子,一副呆若木雞的蠢樣,就這樣眼睜睜看着那兩人跑了。

大鬍子的手下忍不住出聲了,“老大!他們,就這樣在你眼皮子底下走了,這不是當你不存在嗎?”

“啪!”一記清脆的耳光響起,“呸!要你說廢話啊,我能阻止我還會傻着啊,那個臭丫頭拿來了銷魂針,我們不敢惹了!”

大鬍子猛地轉過身,我差點撞到他身上,誰知他的眼光竟然穿過了我,好像我不存在似的。

“走,這裏不宜久留,那個女人好像是有陰陽眼。非要說這畫是盆栽,乾脆我們取走,說不定有大用處呢。”

大鬍子的手下連忙伸手去碰盆栽,這時我忽然瞥見人頭又張開了嘴,我暗想要糟糕,果不其然那男人響起了殺豬般的嚎叫。

“老大!這畫邪門啊,要咬人的!”接着他甩着手。很委屈地說道。

大鬍子愣了一下,“算了,走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那個陰陽眼的女人很重要,下次看見她,一定把她活捉了爲我們所用!”

我心裏一驚。說的不就是我嗎?可是我明明在眼前,怎麼一下就看不到我了?還有謝雅那丫頭,也是把我當透明的。莫非,我真成了透明的啊?

想到這,我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子,這一下我驚得差點跳起來!

我真的變成透明瞭,我的魂魄在此,那我的身體哪兒去了?最邪門的是我居然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讓魂魄和身體分家的?

此時,我獨自一人待在這空蕩蕩的小院子裏,欲哭無淚,剛纔大鬍子和其手下落荒而逃了,我也跟着想跑出去,結果門一下關上了,更可惡的居然打不開了。就這樣,我很榮幸地成了甕中之鱉!

我想了想,這一切肯定是那個詭異的盆栽在搞怪啊!我一定要去弄個清楚,我朝盆栽的方向走去,這時我驚訝地發現居然不在了,是的,就在我眼皮底下不見了!

這,這也太離奇了吧!我四處張望。一陣怪異的笑聲傳來,總之就是那種很張狂的感覺,讓人心裏很不舒服,發毛似的。

“誰?誰在笑啊?”我不禁驚呼出聲,有種出來啊,鬼鬼祟祟的幹嘛啊!我不怕直面的危險,最怕的就是躲躲藏藏和你玩陰的。

一個身形從天而降。赫然立在我眼前,我定睛一看,頓時吸了一口冷氣。

這,這,面前站的赫然是我,我此刻面對着一個一模一樣的自己,這就好比在穿衣鏡裏看見的情景似的,沒想到居然在現實中發生了。

“你是誰啊?”

“我就是你啊!你也是我啊!我們本是一體的,但是世事作弄,我們分開了,於是你成了你,我成了我。幸虧老天有眼,這一刻我們又重逢了,再也不分開了。好嗎?”

幽幽的嗓音響起,這聲音有說不出的蠱惑人心,我一時有點懵逼了。

“你和我到底是什麼關係?你說啊!對了,你是那盆栽對不對?你吸取了我的身體,幻化成了人,變成了另一個我,對不對?”

我一下想到了這點。認爲是最接近事情真相的。

“也對!也不對!你只是說出了事情的表象,但是本質你還是沒看透的。不過,你一個凡夫俗子不能看透那也是正常啊!”

“你少故弄玄虛!你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抑或你根本不是東西!”

“呸!我要不是東西,你就更不是了,你現在活的春風得意吧?有男人圍着你,捧着你,爲你爭風吃醋!而我呢?我終年待在這盆栽裏,時刻笑臉相對主人,生怕他一不高興把我燒了!”

我有點傻了,因爲眼前的“我”一下變得戾氣十足,好像她的所有委屈都是我造成的,是我剝奪了她幸福的資格,給她滿滿的苦難。可是老天啊,我確實不認識她啊。更是跟她無怨無仇的。

“你有沒有搞錯?你對我發泄一氣,幹嘛?你的遭遇不是我造成的,是那個紀老頭把你煉成的盆栽吧,我可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甚至連面都沒見過呢。”

“不錯,是紀老頭幹得事,但是我一點不怨恨他。不是得以他收留我的亡魂,我現在成了孤魂野鬼,還不知飄蕩在何方呢?起碼在這裏,我的魂魄能有安身立命之地。但是我的遭遇卻是你一手造成的,不是你的話,我會死嗎?現在享受人生的就是我了,根本輪不到你了!”

“你,你到底是什麼意思?把話說清楚,罵人也要罵得人心服口服!”

我最討厭這種含糊不清的了,直接說出來多痛快啊!

“你,你過的是我的人生,我的命運被你搶了,我的好姐姐!”

話音剛落,我的腦子已經炸開了!她叫我什麼?姐姐?我什麼時候有一個妹妹啊。還和我長得一模一樣,就像雙胞胎一樣?

“納悶吧?你當然不記得我了,你的記憶是被纂改的了,全他媽是亂的,所有過去的傷痛和記憶都從你腦子裏剝離了,這樣才能讓你過得快樂啊!你看,老天爺對你多好。多寵愛你啊,生怕你這個高貴的公主受委屈了,可是我呢,誰可憐過我?同情過我啊?”

“你是我妹妹,我們是雙胞胎?可是我真的沒有一點印象,你能告訴我,我們一起生活了多久,你才離開我們的啊?”

我試着揣摩出了一點線索,但腦子裏還是渾渾噩噩的一團亂麻,實在理不清。

重生狂野時代 “共同生活?呸!一天都沒有過,我剛出世,還沒來得及睜開眼睛就被剝奪了生的希望。不,甚至還沒來得及出世,還在母親肚裏時,我那偉大的,狠心的母親啊!她選擇了你,捨棄了我,甚至還來不及看我一眼,就把我合着血水埋葬了。你說,換成你,能不怨不恨嗎?”

我已經被震驚得一動不動了,天哪,這簡直是我有史以來最震驚的時刻了,我有一個妹妹,雙胞胎妹妹,在媽媽肚子裏我們一起長大,可是卻因爲某些不得不放棄的理由,我們只能有一個活下來,於是妹妹被捨棄了。

她的怨氣根深蒂固,被紀老頭髮現了,把她挖出來做成了盆栽。我在大腦裏飛快理了一下線索,估計就是這樣的。

對了,怪不得我被奪去身體,我一點異樣的感覺都沒有,原來那是我一母雙胞的妹妹,幾乎我們身體高度契合的原因吧。

“你,你想怎麼樣?這一切能怨我嗎?當時我們一樣大,我能有選擇嗎?這麼多年我不知情啊,真的,我完全不知道這件事的。”

“不要臉!你隨便寥寥數語就想撇得一乾二淨啊,你不知情又咋啦,你不殺伯仁。伯仁終歸還是因你而死的,這筆帳該是你還的時候了!”

“所以呢?你想上我的身,取代我,過我的人生,是不是?”此時我心中早已沒有了懼意,什麼話都敞開了說,的確是好啊,至少讓我死不會做個糊塗蛋吧!

“哈哈!你說對了,你也認爲該這樣補償我吧?那我就不客氣了!” 劇情的重大改革,親們看看啊

親們,明天開始每個章節的字數會增加到3000字或者更多,每一章節的內容會很充實,關鍵是進展會很快,因爲要說得太多了。

或許有聰明的親猜到了吧,是的,這本書快要完本了,我會在儘量少的章節裏,交代清楚葉曉曉的身世,揭開她一直以來陰氣比常人強的多的祕密。 御寵國色 另外還要把葉曉曉和蘇海的感情推到一個至高點,不一定是深情款款喔,也可能是水火不相容,

還有一個人物是劉線軍,他是愛葉曉曉的男人中唯一的一個正常人,那麼他的愛是不是更能打動曉曉呢,畢竟他的情,他的真,是最接近現實的,就是俗稱最接地氣的吧。這段感情最後情歸何處,或許要看葉曉曉的心聲或者親們的意見吧。

另一個人物韓景明,想必親們還是沒有忘吧,他的愛雖然感覺平淡無奇,但是卻非常樸實,一樣很動人心絃。他會在後面出現的,免得親們忘記了他喔!

最後還要交代一下韓景麗的最後歸宿,她苦苦追尋的負心漢和她之間的故事,另一個相同遭遇的藍小青,也是被男人所傷,不甘心往生的苦命女人,她的愛情史和負心漢也會漸漸扒出來的。

還有一個懸念是重頭戲,實在忍不住了,跟親們透露一下,葉曉曉的老媽,那個心直口快,潑辣幹練的阿姨,親們還印象頗深吧。其實她根本不是……最後真相大白時,相信親們一定會驚掉下巴了!

接下來的劇情就差不多是這幾個方面,這樣理一下忽然感覺內容也是蠻多的。所以以後的故事,我或許會換一種敘述風格,爭取用最少的章節把整個故事講清楚,儘量做到每一章內容充實,進展迅速,讓親們看得爽歪歪的!

最後,再次感謝一直陪着碧海,蘇海,葉曉曉一路走到今天的寶貝們,正是因爲有親們的支持,這本書才得以繼續下去,不知不覺寫了五十多萬字了。

好了,晚安,麼麼噠,我們明天一起聆聽他們的故事,不見不散喔! 我此時也笑顏如花地看着她,“不過,你可要讓我心甘情願,心服口服啊!你說是我欠你的,如果事實真像你說的,那我服!”

她咬緊牙關眯縫起了眼睛,“你的意思是你還要去取證?看看我說的是不是實話?”

我點點頭,這是我唯一想到的拖延之法,她說的不知真假,至少我要問過老媽才肯相信啊!

“好吧。我給你這個機會!你在盆栽面前呼喚她吧!”她指指不遠處的盆栽。

這時,我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爲什麼我們看到的都不一樣,所處的空間也不一樣啊?

我提出了這個疑問,她思索了一下,很快給了我解釋。

有粉紅有綜藝有唱歌有搞笑 “那是因爲你有陰陽眼,你看見盆栽時,實則上就被它轉移了空間,意思就是帶入了我們這個空間裏,所以我才能和你對話啊!不然,你想我會憋屈這麼多年不去找你還債嗎?我會甘心嗎?那全是因爲我被困在這裏,只有等和你相逢的機會啊,終於讓我等到了這一天。”

我點點頭,心裏這下全想明白了。

接着,我站到了盆栽面前,按照她教的在心裏默唸老媽的名字,腦海裏浮現老媽的音容笑貌,把她帶到這裏來。

其實我心裏還是有點忐忑的,畢竟讓老媽去面臨幾十年前的血淋淋一幕,相當於把她的傷口撕開,這未免也太殘忍了吧!不過有什麼辦法呢,欠的債肯定是要還的,雖然說過去了這麼多年,我們也該是還她,我的妹妹一個說法了。

不到一刻鐘的時間,老媽披頭散髮地從牆上滾了下來,一副懵逼的樣子。

“死丫頭,你怎麼在這裏?天哪,我正在照鏡子梳頭,一下被鏡子裏面自己的眼睛吸了進去,嚇得我簡直魂不附體,以爲自己要掛了,這是怎麼回事啊?”

我拍拍老媽的手,示意她不要怕,有我在呢。

我指着面前一模一樣的我,叫老媽看看這是誰?結果吃了老媽一個爆慄,老媽居然說我在戲弄她,面前根本沒有人啊!

我這時纔想起老媽沒有陰陽眼,看不見沒有實體的鬼魂啊,我向她投去求救的目光。

她的手一揮,灑了一些透明的水在老媽臉上,身體上,接着老媽就驚叫起來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啊?怎麼有兩個一模一樣的啊?”

老媽湊到我和她面前細細端詳,那模樣就像西遊記裏唐僧辨別真假美猴王一樣,我有點想笑,還是忍住了,不過我很好奇老媽會不會第一時間認出我來。

下一秒,老媽一把扯過我,“這纔是我的閨女。你是誰啊?你這個妖怪!冒牌貨!”

這一刻,我好想大呼老媽萬歲啊,果然是真愛無敵,一下就認出了我!

她的眼睛開始在老媽身上搜索着,上下不停打量着。老媽也狠狠瞪着她,我卻感到心裏開始發毛了。

“你!你是誰啊?你不是她媽,你是冒牌貨!”她話一出口,我徹底呆住了,老媽呆愣半晌。隨即暴跳如雷地發起飆來。

我阻止了老媽的破口大罵,因爲那根本是毫無意義的,現在的重點是她何出此言,有什麼證據嗎?

她對我們的反應好像沒有什麼多大的表情,一直是淡淡的,好像全都在她預料中似的。

好半晌,她緩緩開口了,不過是對着我說的。

“我不知道這個女人你是哪裏找來的?但是她確實不是我們的親生母親,這一點我是不會判斷錯的。”

我一下退後了數步,這怎麼可能啊?一直和我相依爲命的老媽。居然不是我親生母親,這是我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的現實啊!

我這時忽然看見老媽的表情了,真是太奇怪了,她居然低下了頭,面紅耳赤的樣子。這,這不是心虛嗎?

我拼命搖晃老媽的肩膀,“你說啊!你反駁她啊,你是我葉曉曉的親媽,我就是從你肚子裏生出來的!”

她一下大笑起來,“哈哈!她剛纔已經被我刺激得找回了往昔的記憶,她以爲只要一直把你當成親生女兒,你就是了,可惜啊,假的永遠真不了。”

我已經徹底懵逼了,我真的沒想到我居然不是老媽的親生女兒,此刻已經不需要什麼證據了,老媽的表情已經出賣了一切。

沒想到下一秒她突然湊到我耳邊,說出了一個更讓我震驚的事情。

“我再告訴你一個祕密喔,你要站穩哈,她不但不是你的親生母親,她還根本不是人,你是被她搶到身邊!哈哈,姐姐,沒想到你的人生也如此精彩紛呈啊!”

我只覺得血直往頭上涌,今天是一個什麼日子啊,得知的消息一個比一個震撼,先是我有一個孿生妹妹,接着我老媽不是我親生母親,最後是我老媽根本不是人。

“不!不!你撒謊,你騙人。這就是你想佔有我的人生的計謀嗎?編造這些謊話有意思嗎?你要什麼我給你,都給你,欠你的都還你,拜託你不要無中生有,說些這些莫名其妙的謊言了。”我竭斯底裏地狂叫着,並把自己的手腕遞了過去,那是人身上最薄弱的地方,也是鬼魂最容易上身的地方。

猛地我被一隻手拉開了,老媽此時正橫眉豎眼地瞪着我。

“葉曉曉,你就這點出息啊,一遇到解決不了或接受不了的事情就自暴自棄。這樣的你,根本不配做我鬼子神母的女兒,你有點出息好不好?”

什麼?鬼子神母?那是什麼東東啊?

“哈哈!你終於承認了,想起來了吧,雖然你盡力地隱瞞這個事實。把自己當成普通人一樣生活。可是事情的真相是會被還原的,紙哪裏包的住火啊!”

“是的!在你說出我不是她的親生母親時,我就一下想起來了,那被我塵封多年的往事!那幾乎被我淡忘的往事,我一直以爲可以這樣和曉曉相伴到老。終究老天還是沒有給我這個機會。不過能有這段母女情份,我今生足矣!”

此時我已經被震驚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不住往後退,這一切是真的了,老媽已經親口承認了!

老媽走向我,我在她炙熱的眼光下,終於停住了,定定地看着她。

“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吧,埋藏在我心裏很多年了。當時我四處漂泊,看見可愛的小孩子就忍不住染指。可是他們的父母都看得緊,於是我幾乎沒得手過。直到我遇到了你,你當時只有五六歲光景吧,你的父母居然在吵架,你一個人在街上孤零零地走着。我心裏大喜。這是一個好機會啊,於是偷偷尾隨了上去。

你的父母吵架的根源好像是之前那個不幸夭折的孩子,你父親怪你母親孕期嬌氣,致使營養不均衡,不得不放棄一個孩子,這可是天大的遺憾啊!你母親指責你父親懷孕了,都不聞不問的,照樣外面花天酒地,所以纔會導致自己心情不好,影響了孩子的吸收均衡。我隱隱有點明白了。 珠光寶妻【完結】 這是一個雙胞胎,但其中一個沒有在母體裏吸收到營養,出世時沒有存活下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