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思說着話,就使勁兒地揪着我的衣袖,此刻的她,嘴脣已經沒有了血色,站也站不穩,豆大的汗珠順着臉頰就流了下來。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怎麼會突然這樣?該不會真的是那個飲料有問題吧。我不及多想,趕緊拿着電話就要打120,結果號碼還沒有撥出去,就被一股力氣給推到了一邊。

穆蘇平將我推開,自己抱起了思思:“打什麼電話,你今天如果不叫她出來,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穆蘇平根本就懶得跟我廢話,直接抱起思思以極快的速度消失在人羣裏。

思思!

我沿着穆蘇平剛剛跑去的方向追了過去,憑着自己的直覺尋找着他們兩個的蹤跡。

終於,在一個比較安靜的林子中,發現了穆蘇平的身影。

他坐在地上,手裏抱着思思,一動也不動,就像被定格了一樣。

我一步一步地走過去,看到他懷中緊閉雙眼的思思,輕聲地問穆蘇平,思思,怎麼樣了。

穆蘇平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他眼睛盯着思思的臉,手輕輕地在臉上來回摸着。

“人都去了還能怎麼樣!”穆蘇平過了好半天才擡頭看了我一眼。

“今天我應該更堅定一點,阻止她不讓她出來。你可真是個災星,誰跟你扯上關係,都沒有什麼好結果。如果不是她跟你這麼要好,我早就勸她離你遠一點兒了。都怪我,都怪我太不堅定了。”

穆蘇平這話像是說給我聽的,可是他也就擡眼看了我一眼,然後繼續低頭對着思思,就連說話的語氣都溫柔了很多。

我不知道我此刻是什麼心情,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突然到我到現在都覺得眼前的一切都那麼的不真實。

不,不會的,剛剛她還有說有笑的陪我聊天呢,才幾分鐘而已,而且,看看她的樣子,就是跟睡着了一樣,我看着看着,眼前就模糊了,伸手就想去摸一下思思的臉。

“你不要碰他。”

穆蘇平一下就打開了我的手:“信不信我讓你去陪葬,也不對,現在你有你孩子護着你,你還怕什麼?”

穆蘇平說着話,就把思思抱的更緊了,完全打碎了剛剛平靜的表情,他的聲音特別的淒涼,在冷風中斷斷續續地響起。

“我好不容易纔找的你的,真的是很難,你爲什麼又丟下了我,你知不知道等待的日子有多煎熬,你怎麼就這麼狠心。你以後再也不會記得我了。”

穆蘇平緩了緩情緒,將思思平放在地上,突然站起身,雙手向前擡起,一個光圈將思思罩住,慢慢從地面升起,升到半空中,思思在光圈裏轉了兩下,就漸漸消失了。

人呢?穆蘇平把思思弄到哪裏去了?

穆蘇平說他把思思封在他的結界內,這樣可以保存思思的屍體完好如初。他冷眼望着我,說雖然他並不喜歡我這個人,但是冤有頭債有主,他也不是個不講道理的人,更何況我跟他現在都有共同的敵人。

“你知道是誰?”

“你不也知道嗎?只不過沒來得及阻止罷了。”穆蘇平此刻已經完全冷靜了下來,他說那個白龍的父親,是水脈一族的統治者,叫白慕楓,其實那個人野心很大,只是從不表現出來而已。而且還到處充當正面角色。

穆蘇平說他其實一直看這個人都不順眼,只不過他自己跟白慕楓並沒有任何的交集,他才懶得去管別人的閒事,現在結下了這個樑子,真恨當初沒有殺了他,但是現在再想動他,怕是難上

加難了。

我獨自一個人在大街上走着,說是走,其實就是遊蕩,因爲我的心思早就已經飄到了不知道什麼地方。擡眼一看,我竟然走到了阿七的樓下。

小曦不在了,思思也不在了,就連表妹,也變成了那樣子,果然跟穆蘇平說的一樣,所有跟我沾邊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我站在樓下,都在猶豫自己要不要上去,會不會我的到來,給阿七也惹上什麼事端,思思死的突然,我想他們應該是已經耐不住性子,要動手了,難不成他們要把我身邊的人一個一個都殺死嗎?

“你終於回來了。”

身後傳來了阿七的聲音,我心裏一驚,緩緩將頭轉了過去。對上了阿七有些憂傷的眼神。

“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總是要有自己堅信和守候的東西。其實,小曦對我的心思我一直都知道,但是,我始終覺得,自己在乎的是你,你爲了我丟了性命,我想這一世我一定要補償你什麼。直到小曦生命垂危的時候,我才知道,其實,她早就已經走進了我的心裏。現在,她不在了,我曾經在她頭七的時候,用了很多辦法想找到她的魂魄,但是都沒有成功,如果你再出了事情,我想,這個世界對我來講,應該就不會有什麼留戀的了。”

阿七說完,衝我擠出一個笑容,將手裏的塑料袋舉起來在我眼前晃了晃,說我今天真有口福,他正好買了好吃的。

其實跟他到了家我才知道,並不是我有口福,而且阿七每天都會準備很多東西,等着我回來,是我自己要走的,他並沒有去找,他說他尊重我的決定。

“可能你都不記得了,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真的很頑皮,我總是不讓你幹這個,不讓你幹那個,你就跟我對着幹,有一陣子,真的是把我給整慘了。後來我就不再去管你了,沒想到,反倒好了很多,你跟陌玉在一起後,我就更管不了你了。但是,不管你做什麼,作爲師父,我都支持你。等你的孩子出世了,我就可以安心地找邪靈報仇了。”

阿七說完將一碗熱湯放在了我的面前,他也確實什麼都沒有問,跟我說着他最近的見聞。

阿七的職業就是驅鬼看風水算命,你們都不要小看這個職業,現在靈異事件太多,很多的巧合都不能用科學來解釋,有多少騙子因爲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在這個領域風生水起,但是阿七卻從來都很低調。

我正喝着熱湯,卻突然聽到廚房一陣噼裏啪啦的響聲。

“師父,怎麼了?”

我叫了幾聲,沒有人應我,心下一陣犯疑,就走到廚房,想去看個究竟。

(本章完) 廚房很安靜,除了剛剛發出的那一陣聲響之後,就再沒了任何的動靜。剛到門口,我就停住了步子,猜我看到了什麼,我竟然看到了小曦的魂魄,她就站在阿七的對面,面無表情地看着阿七。鍋和盆被摔在了地上,這可見,阿七剛剛是多吃驚和意外。

阿七不是說自己找了好久都沒有找到小曦的魂魄嗎?這不是就在眼前,爲什麼阿七不但沒有驚喜之情,反倒是滿臉的痛苦之色。

“小曦……”阿七過了好一會兒,嘴脣哆哆嗦嗦地吐出兩個字,伸手就要去抓小曦。

可是,小曦的魂魄卻越變越淡,最後消失不見了。阿七的手在半空中伸着,就只抓到了一把的空氣。

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上前去扶住有些站立不穩的阿七,他茫然地望向我。

“你說,到底要有多強大,才能保護得了自己想要保護的人?他們竟然用小曦的魂魄來要挾我!你說,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我從沒看到阿七這麼無措過,他說如果是他一個人,他怎麼也會去找那些人的,但是現在小曦的魂魄在他們手裏,他怕,他真的好怕。

他們要挾阿七什麼不用問我都知道。

我低頭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輕聲對阿七說,如果他們說話算數,我願意跟他們換。

“爲了這個孩子,已經有太多的犧牲了,連他的爸爸都不想要他,我又何必再堅持。”

我說出這話,也不是賭氣,從思思死了以後,我就已經動搖了,說我現在是驚弓之鳥,真的是一點兒都不誇張,我是害怕了,徹底害怕了。

“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呢?一定會有別的辦法的,一定會有的。”

阿七緩緩地走出了門,空蕩蕩的屋子裏,就只剩下了我一個人。也許曹正華說的對,他給出的意見纔是我現在最正確的選擇。

只不過,他是不是真的幫我,我沒有十全的把握,但是,總是要試一試,賭一把,總不能一直都坐在這裏等,讓親者痛仇者快。

即便是自己真的輸了,也沒有什麼好遺憾的。

我是幸運的。曹正華真的幫助了我。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親手用刀子割開自己肚子時,是怎麼樣一種心情。我從未如此狠心過,不管是對自己還是對別人。即便是在醫院,我也一直覺得自己是在救人。看來,估計是我從一進學校,就殺生太多了,這真的是我的報應嗎?

疼嗎?其實我都沒感覺到疼,不知道是曹正華幫了我還是因爲我此刻的心疼的讓我喘不上氣,但是,刀子沒入肚子的時候,我卻絲毫都沒有再

猶豫。既然已經決定,我就必須要走下去。

血一下就流了出去,順着刀子,流在我的手上,流到地上。

“你放鬆,看,七彩石已經自己跑出來了。”

曹正華使勁兒抓住我的手,我清楚地看到,孩子流出的瞬間,七彩石也跟着蹦出了體外,曹正華一把抓住那顆石頭,把它放在了手心裏。

他真的說到做到,消耗了自己近三分之一的靈力,不但幫助奄奄一息的我將傷口一點一點地長上,而且還幫我把七彩石融進了我的體內。

我只是在昏昏沉沉之際覺得體內一陣燥熱,就像正午時分走在沙漠裏,被烈日炙烤着一樣,口乾舌燥,感覺整個人都要燃燒了。

我還活着嗎?我渴望能有水,渴望碰到綠洲,哪怕是下一場雨也行。

老天爺真的聽到了我的祈禱,原本還感覺在烈日下暴曬的身體,此刻,變的越來越涼,剛開始還很舒服,可是後來,就變的冷了起來,我彷彿躺在一片大海之上,安安靜靜地隨着海水漂浮。

眼前出現了很多畫面,甚至彼此之間都沒有什麼聯繫,一幅一幅地從我眼前走過,像是膠片,也像是電影,只不過,那裏面存儲的,是我自己的故事。

“他們都有父母,爲什麼我只有哥哥。”

“你有我就夠了。”

我認得出,那是少年時候的曹正華,他領着一個小女孩,在林子裏走。那個小女孩,扎着一個麻花辮,一蹦一跳地往前邁。

“你放了這條蛇,他會感激你的。”

阿七看到這個小女孩手裏抓着一條小青蛇,好心地說。

“會嗎?”

“會,我保證。而且,我這裏有比吃它的肉更好的東西,你要不要看?”

“真的? 至尊醫妃:王爺,劫個色 是什麼?” 絕艷美人之冒牌夫婿別攪局 小女孩手一鬆,蛇得了自由,瞬間就消失不見了。

其實,阿七是騙她的,就是因爲這句謊言,讓小女孩跟阿七結下了緣分。

“哨子在我這裏,你認不認輸?”

陌玉手裏拿着那個哨子,很得意地看着小女孩。

“哈哈,你這個笨蛋,那個哨子是假的,是我特意做了個一模一樣的來引開你的注意力的,真的哨子,在這裏。”

小女孩說着話就從兜裏掏出了哨子,在陌玉的面前晃了又晃,衝陌玉做了個鬼臉,扭頭就跑了。

這些都是被我遺忘的曾經,原來也是這般的美好,甚至讓我做夢都能笑出聲。

“你答應過我,只要我放了阿七,你就永遠留在這裏,怎麼,你要反悔?”

“反悔的人是你,你出爾

發爾,我一直都在這裏,爲什麼你還要去殺我師父。”

“他竟敢把我的奈何橋給毀了,死一百次都不覺得可惜。”

“這麼說你承認了?那我幹嘛要遵守諾言,我一定要出去看看。”

“我承認什麼了?你休想離開。”

這應該是我上一世跟陌玉最後一次見面時的場景,同樣都是好勝的人,就這樣打了起來,一個要走,一個要留。其實,我看得出來,陌玉並沒有下殺心,或者說,他只是想把我給留下,並沒有真的想要傷害我。

只是,誰也沒有想到,那柄那在陌玉手裏的劍不知道這麼回事,卻直直刺進了我的心臟。

“爲什麼?你明明是可以躲開的,爲什麼不躲!”

陌玉有些驚慌地望着緩緩倒下的我。

我記得,我對陌玉說的最後一句話:“其實,你在意的,只是我身上的七彩石。你,已經不在意我了。”

這句話一直迴盪在我的耳邊,一遍又一遍地重複着那絕望的心情。

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我是躺在牀上的,眼睛望着天花板。以前的記憶,在我腦中不斷的盤旋。

“原來,你是我的哥哥。”

我望了一眼推門而入的曹正華,難怪他一次又一次地幫我,照顧我,我萬萬沒想到,他的妹妹竟然會是我。

曹正華似是知道我會恢復記憶一樣,對我的話只是微微一笑,他承認,曾經他確實想爲了自己的理想而放棄我這個妹妹,但是,直到我真的懷孕了,他才發現,自己根本就狠不下那個心。

“你體內不光有那個七彩石,我還把我那顆也給了你,我怕你不好駕馭七彩石,所以將我的三分之一的靈力也一併送給了你。我這個哥哥,是真的已經仁至義盡了。”

曹正華衝我微微一笑,他說看我的臉色,明顯的好了很多,他現在心裏的一顆石頭終於落地了。

我望着這個已經淡出我記憶的哥哥,突然有一種想要把他抱在懷裏的衝動。

我的身體,很快就沒有了什麼大礙,我現在最想幹的事情,就是把白龍給救出來。

曹正華不贊成也不反對,他說我既然有了重生的機會,應該好好把握纔是,路是自己的,想怎麼走別人也做不了主。

我知道他是擔心我才這麼說的,但是有仇不報非君子,更何況白龍還在受苦,小曦還在他們手上,就連思思,我都不能讓她白白死掉。

這一次的我,竟然不廢吹灰之力就找到了生死命緣,沒想到,我在那裏,不僅見到了老闆娘,而且還看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本章完) 老闆娘看到我三登她的店,有些微微吃驚,說知道我會來,只是沒想到這麼快。

“你可真夠狠的,竟然連自己的孩子都不放過,我以前怎麼沒看出來,你是這樣的人。”

老闆娘打量着我,像是看什麼怪物一樣。

你沒想到的事情還多着呢,我能這樣還不都是你們給逼的。我沒工夫跟她廢話,開口就問怎麼能找到白龍。

老闆娘說這個她幫不了我,上次我之所以會從這裏過去,是因爲有人在這裏留下的通道,她只不過是受人之託罷了。

“你去的那個地方,可是在海底九層岩石之下,現在那個入口被封住了,我可是沒有辦法。”

老闆娘冷哼一聲,明顯地作出一幅送客的樣子。

我仔細打量了一下這裏,這個店其實很有意思,這裏的老闆娘,她幕後的主子,恐怕就是那個白慕楓,目前這也只是我的猜測,我也沒用什麼證據來證明,就算不是,估計跟那個白慕楓也脫不了關係。

“你真的沒辦法?”

我看着老闆娘直搖頭,原本是想用老爺爺送我的那枚止光戒來將他們都給定住,自己好行動的,如果說上次老爺爺用的時候,他們有所防備的話,這次應該是不會有的。老闆娘顯然是不想讓我找到,那個入口,一定還在這裏,這是我想到的唯一最快的辦法。

手剛要從口袋裏緩緩掏出戒指,還沒掏出兜,就看到一個夥計捧着一個盒子遞給老闆娘,說都弄好了,讓老闆娘過目。

老闆娘將盒子放在手裏看了看,又擡眼看了看我。

“既然你來了,也省得我費力氣了,直接給你吧。”

她說着就把手裏的盒子遞給了我。

這是什麼東西?盒子很輕,四四方方的,也不大,我剛要打開,老闆娘眼疾手快地讓我出去後再開。

什麼東西這麼神神祕祕的?我並不覺得她能給我什麼好東西。狐疑地擡眼望着她,看着她那滿臉堆笑的表情,我就有一種想要把盒子摔在她臉上的慾望。

“其實也沒什麼,一個人的魂魄而已。阿七你應該認識的對吧,這是他給我交換的魂魄。”

阿七?他怎麼了?

我一聽到這個名字,心裏一下子就緊張起來了。阿七上次失魂落魄地走出去,到現在都沒有消息,我原本以爲他是想不通,所以沒有見我,可是聽剛剛老闆娘這麼一說,我就知道,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阿七,他一定是做了什麼傻事。

果然,老闆娘笑咪咪地說這麼大的事情我竟

然都不知道。阿七用了自己的自由換取了小曦的魂魄,也就是我手裏拿的這個盒子。

“自由?你把他給怎麼樣了?”

我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什麼叫用自由換,阿七是個不喜歡被拘束的人,這沒了自由真的還不如要了他的命。

“這重要的東西當然是要拿自己最重要的來換,我在這裏做生意,向來都是很公平的,你說是不是?”

老闆娘說着話,就拍了拍手,一陣鐵鏈聲由遠及近地傳來,只見阿七低着頭從裏面走了出來。

“來,跪下迎客。”

老闆娘雙手環胸,冷眼看着。

阿七頭也不擡,竟然真的跪了下來。

“阿七,我是小葉,你看看我。”

我蹲下身子,對着阿七輕聲地說。這樣的阿七,讓我覺得好陌生。

病少梟寵紈絝軍妻 沒想到,阿七跟沒聽見似的,依舊低着腦袋跪着。

“你別白費力氣了,他根本就不可能聽得到你說話,也不會再認得你。在這個世界上,他就只會聽到一個聲音,就是這生死命緣的主人的聲音,也就是我。”

老闆娘哈哈大笑。

爲什麼?就算是他真的把自己買到了這裏,也沒用必要這麼折磨他啊,就像老闆娘說的,他根本就不會跑,爲什麼還要用鏈條鎖着他,爲什麼還讓他幹這些沒有尊嚴的事情?這樣做,到底有什麼意義。

“我高興。你又能把我怎麼樣!”

老闆娘狠狠地瞪着我,她說阿七之所以會受這樣的待遇,歸根結底都是因爲我。

“原本我並不知道你的存在,沒想到你竟然跑到我這裏來搗亂,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你就是那個白龍心心念叨的人轉世。”

老闆娘說她她喜歡白龍很久了,而且爲了白龍也做過很多傻事,可是白龍偏偏就對那個丫頭死心塌地。

“人家都有喜歡的人了,都已經死了,他還是念念不忘,原來你還在。我就是恨你,你不是跟阿七關係好嗎?我這麼折騰他就是覺得心裏很爽,尤其是在你的面前,你又能把我怎麼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