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桑瑤再次不放心的吩咐道。

2020 年 10 月 27 日

“瑤兒,一切都已經吩咐好了,你今夜就好好的休息,聽說皓月皇明日要去祭拜他母妃,今晚事兒多,十有八九是不會過來了。”

庚桑瑤慢悠悠的放下手中的筷子。

“這點我早就已經猜到了,水倍巫師你不用擔心我,好好的準備逍遙樓開業的事情。”

水倍巫師笑了笑,“瑤兒,你就放心吧,很多人都是我們自己人,樓裏的女子都是從外地的人販子手中買來的,每一家逍遙樓的管事和老鴇也是掌握了他們的背景信息的,凡是和利益和金錢扯上關係的,就有可圖之處,更有可突破之處的,一切都在我們的掌控之中。”

做這件事情,水倍巫師比誰都認真,那可是她們以後的退路。

“那就好!今晚本宮可以睡一個好覺了。”

說着,庚桑瑤笑着起身,她可以想象得出明月山莊現在是什麼樣子。

窗戶裏,透進來的涼風讓人神清氣爽,庚桑瑤的心情更是舒暢。

不遠處的逐夢一看,快速的走過來扶着庚桑瑤去洗漱。

水倍巫師一看,終於露出了一抹開心的笑意,很久沒有看到瑤兒這麼開心了。

一夜之間,有人喜,有人憂,一直到了天亮,地毯式的搜索都沒有找到默娘。

這下先皇實在是坐不住了,他怒氣衝衝的起身,不顧任何人的勸阻就要出去找默娘。

沐雲寒一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舅舅,對不住了。

沐雲寒急步走過去,重重的在先皇的脖子上擊了一下,先皇在暈過去之前,狠狠的瞪了沐雲寒一眼。

“哎呀!這普天之下,也只有你敢打皇帝了。”

夜輕寒坐在一邊,風涼的說着,心裏卻道,這皇帝老兒真是太沉不住氣了。

“舅舅出現了,對舅娘會很不利的,對方的目的顯而易見。”

沐雲寒眼眸掠過一抹滲骨的寒意,招來了兩名護衛,把先皇送回他的院子裏。

“真是邪門了,京城裏怎麼都找不到默娘,難道是被帶出城去了嗎?”

夜輕寒咬了咬牙,昨夜他也出去找了一夜,可是毫無線索。

“今兒一早,雲城的人和明月山莊的人都已經出城去找了,城裏不在,那就很有可能在城外,還有另爲一種可能。”

赫雲霆凝眉思索,今晚之前要是在找不到默娘,他會立刻傳信給陌陌的。

而他說的另一種可能,夜輕寒和沐雲寒都知道是什麼意思。

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默娘被人關在了空間指環戒裏。

“如果是最後一個可能的話,那我們就只能等着對方送消息過來了。”

夜輕寒扣着桌子,咚咚的聲音讓人心裏發慌。 “輕寒,你別敲了,我這一夜沒有睡,心裏慌得很。”

赫雲霆不悅的看了他一眼。

“在等半個時辰,要是在沒有消息,我們必須想起他的辦法。”

赫雲霆低頭想着辦法,他心裏猜測着默娘在城外的可能性不較大,對方決定要抓默娘,那同時也想得到雲城和明月山莊的實力,要是在城裏,根本就逃不過他的眼睛。

“還有,宮裏也沒有傳來消息。”

赫雲霆點了點頭,這幾天君臨天回來了,普達也在君臨天身邊忙出忙進的,難免忽略了庚桑瑤那邊。

“赫叔叔,夜叔叔,二叔。”

蘇櫟的身影落入大廳裏,看到蘇櫟,三人都有些驚訝!

“櫟兒,你不是在修煉嗎?怎麼回來了?”

赫雲霆不解的問道,櫟兒對修煉可是很認真的。

“赫叔叔,櫟兒剛剛入定醒過來,剛剛出了神池就聽說默奶奶不見了,我便立刻趕了回來。”

蘇櫟淡淡的說道,最近沐瑯豫出去的頻繁,只是以他現在的修爲,跟蹤不了他,他的修爲實在是太強了,稍微一點風吹草動就會被他發現,而且他非常的謹慎,他每次出去,都要確定他已經進入修煉狀態以後纔會出去,他,非常的可疑。

“櫟兒,你回來就好了,我們已經找了默娘一個晚上了,把京城都翻了一個遍了,依然沒有找到默孃的蹤跡。”

夜輕寒高興的拍了拍手,他這心裏都擔心的一點睡意都沒有,要是平常,他坐在椅子上就能呼呼大睡了。

蘇櫟點了點頭。看了一眼夜輕寒,“默奶奶已經被人帶出城外去了,赫叔叔,你留下來照看明月山莊,青蓮姨和夜叔叔,還有二叔,我們幾人出城去找默奶奶。”

“好!”赫雲霆快速的點了點頭,他知道櫟兒自從來了皓月國以後,就在暗中創建了屬於自己的勢力,畢竟還是自己的人用的應心得手,桐梓這每天忙出忙進的,也不是白忙的。

“我這就去叫青蓮。”

夜輕寒快速的轉身離去。

青蓮過來以後,蘇櫟讓他們先出城,他們在城門外匯合,瞭解蘇櫟的他們都知道蘇櫟的本事,並不當心蘇櫟。

鳳儀宮裏。

庚桑瑤一覺睡到了自然醒,甚至心血來潮,坐到了梳妝檯前自己梳頭,她對着銅鏡笑了笑,很久沒有睡得這樣踏實了。

水倍巫師也起了一個大早,一進鳳儀宮,看到庚桑瑤開心的坐到梳妝檯前打扮,她也溫馨的笑了笑。

“瑤兒。”

庚桑瑤笑着從銅鏡裏看了一眼水倍巫師。

“水倍巫師,外邊怎麼樣了?”

“和我們想象中的一樣,昨夜明月山莊的人和雲城的人把京城裏翻了個底朝天,今兒一早,他們出城去找了。”

“出城去找了,能一個晚上就能把這麼大的京城找一個遍,明月山莊和雲城的勢力加在一起,真的是到了令人恐怖的地步,硬碰硬的,吃虧的就是我們自己,這樣做不就省力多了嗎?”

庚桑瑤脣邊的笑意越發的擴大。

逐夢走了進來,福了福身。

“皇后娘娘,吾皇讓您去御書房一趟。” “是嗎!她終於想起本宮來了。”

庚桑瑤冷冷一笑,並沒有覺得有多開心。

“瑤兒,皓月皇要去拜祭他母妃,可能是要讓你和他一塊去吧!”

水倍巫師一臉欣慰,君臨天會想着帶瑤兒去,說明他的心裏還是有瑤兒的。

“走吧!我們過去看看。”

庚桑瑤起身。

逐夢快速的轉身去準備。

御書房裏,林普達站在龍案前稟報。

“吾皇!祭拜的供品已經準備妥當,我們隨時可以出發去皇陵。”

“好!”

君臨天合上奏摺,雙眸陰鷙的看了一眼御書房外邊。

林普達一看,便明白他的意思,他這是在等皇后娘娘來呢?

“皇后娘娘到。”

劉公公的聲音叫得很大,生怕御書房裏聽不到。

一聽,君臨天陰鷙的雙眸突然緩和了一些。

“臣妾參見吾皇!”

庚桑瑤一臉恭恭敬敬的福了福身。

君臨天點了點頭,“皇后,聽說李貴妃不見了。”

君臨天開口的第一句話就問道。

林普達目光閃了閃,不自覺的把頭低了低,他懷疑默孃的失蹤和這位皇后有關係,昨天他太忙了,沒來得及去打聽鳳儀宮的事情,讓他沒想到的是會出了那麼大的事情。

“哦!”

庚桑瑤斟酌這君臨天的話。

“皇上這是在懷疑臣妾嗎?”

瞬間,庚桑瑤的大好心情被君臨天的的一句話澆滅了。

沒有,朕只是想問一問皇后。”

說完,君臨天繞出龍案。

“普達,我們走。”

君臨天留下一句無厘頭的話就離開。

庚桑瑤一臉莫名其妙的看着君臨天離開的背影有些不知所措,君臨天他什麼意思。

只顧着生氣的庚桑瑤忘記了君臨天此刻要去皇陵祭拜的事情。

站在外邊的水倍巫師看着君臨天出來上了龍攆,卻沒有看到庚桑瑤,她微微蹙眉,正想進御書房,卻看到庚桑瑤氣沖沖的從御書房裏走了出來。

“瑤兒,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事情了。”

瘋狂的青春 水倍巫師急急的問道,這皓月國祭拜母妃不帶嫡妻去,這在皓月國可是丟盡臉面的事情的。

“鬼才知道是怎麼回事,他無厘頭的問了一句,聽說李貴妃不見了,本宮也只是回答了一句你懷疑本宮而已,可他就什麼都不說就走了。”

庚桑瑤一臉陰怒。

而水倍巫師一聽,卻陷入了沉思,這君臨天出去一趟是遇到了什麼人了嗎? 霍三爺,寵妻請克制 似乎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瑤兒,先回鳳儀宮吧!”

水倍巫師打算自己親自出去查一查。

“走吧。”

即使是到了此刻,庚桑瑤也只顧着自己生氣,壓根就沒有想過祭拜的事情。

城外,蘇櫟在指定的時辰和沐雲寒他們匯合。

“櫟兒。”

沐雲寒一見到蘇櫟便笑的合不攏嘴。

真是青出於藍勝於藍,他們這一羣人還不如櫟兒一個人。

他心裏生出強烈的慶幸來,慶幸他們兄妹三人是他們沐家的人。

“二叔,夜叔叔,青蓮姨,已經知道默奶奶被關的別院了,我們這就過去。”

“太好了,我們走。”

夜輕寒激動不已。 而在凌薇城的蘇紫陌,此刻還在呼呼大睡,爲了早一點回去,蘇紫陌硬是把三天的路程縮到了兩天半。

今天在走半天的路程就能道明月谷了。

快到午膳的時間了,蘇紫陌還在睡着,而馨兒,則是去陪莫無珩玩去了。

莫無珩雖然想快趕去明月谷,可是看着蘇紫陌趕路累,他沒由來的心疼起來,他乾脆帶着馨兒去凌薇城逛一逛,想讓蘇紫陌多睡一會。

沐雲軒端着早膳進來,

看着蘇紫陌還在睡着,他脣角微勾,笑意已達眼底。

“陌兒,該吃早膳了。”

哪知,一向注意飲食規律的蘇紫陌嘴角出現一絲不滿,翻了翻身,接着睡。

沐雲軒一看,再次寵溺的笑了笑,溫柔的如天上的明月。

他起身,坐到牀榻邊,溫柔的俯視着她漂亮的睡顏,長長的睫毛迷人又好看,最又人的還是她那微微張開的紅脣。

沐雲軒搖了搖頭,輕輕一拉,蘇紫陌便到了他的懷裏。

感覺到來自懷裏的溫暖,沐雲軒含笑的黑眸沉了沉。

實在是經不住誘惑,沐雲軒輕輕把她的頭放低一點,這樣一來,兩人的脣幾乎要碰到一起了,這可不就是沐雲軒要的角度嗎?

沐雲軒光華瀲灩的笑了笑,猛的按照自己心裏的意願吻上了那誘人的紅脣。

不僅如此,還狠狠的吸吮着。

感覺到呼吸有些困難的蘇紫陌猛的睜開眼眸,看到一張放大的俊顏。

蘇紫陌雙眸圓瞪,她壓根就想不到沐雲軒會做這樣浪漫的事情,居然用吻的方式把她叫醒。

“唔……。”

蘇紫陌微微掙扎着,卻發現自己全身癱軟得沒有力氣,她的身子一向如此,在睡眠極度好的時候,全身就會變得軟綿綿的。

而沐雲軒卻趁着她張嘴之際,更加的深入,兩人瞬間交纏於脣舌之間。

隨即,沐雲軒掠奪脣舌毫無預兆地放開她,泛着邪佞的黑眸看進她盪漾着驚嚇又充滿怒氣的美眸裏。

“沐雲軒,你什麼時候變得會做這麼浪漫的事情了。”

蘇紫陌特意加重了浪漫兩個字。

她的臉色陰沉,半眯起的眼眸裏射出乖戾的光芒。

“陌兒,浪漫本座不懂是什麼意思,可你卻永遠都那麼迷人誘人,我看着是在忍不住,既然陌兒覺得浪漫,不如以後我每天早上都這樣叫陌兒起牀如何?”

沐雲軒其實更喜歡她現在的樣子,很怒,卻又拿他沒有辦法,可愛到他又想把她抱緊懷裏狠狠的吻一番。

“連浪漫都不懂得的男人,你覺得你每天那樣做我會開心嗎?我只會覺得噁心。”

蘇紫陌一臉沒好氣的掀開被子下牀榻,這早晨之吻雖然是第一次,可她卻覺得很受用。

她雖然嘴上這樣說,可她俏臉上的紅暈出賣了她。

沐雲軒搖頭失笑,就知道她喜歡,可偏偏又嘴硬。

“馨兒呢?”

蘇紫陌邊洗漱邊問道。

女兒明明她就待在身邊,可卻經常見不着面。

“莫無涯帶着出去了,說是上次劫持馨兒,把心裏害得生病了,他說想補償一下馨兒,一大早就帶着馨兒出去逛集市去了。” “還好他還有一點自知之明,他要是再有所圖,固然是兄妹,我也饒不了她。”

蘇紫陌看了看銅鏡裏,對自己的衣着非常的滿意。

沐雲軒目光隨着她轉,溫潤如水的眸光一直沒有移開過。

“陌兒,他要是必有所圖,這個所圖與我們毫無壞處,據查到的消息,庚桑瑤已經查到了他的身份,正打算拉攏莫無涯來對付明月山莊了,正所謂近水樓臺先得月,莫無涯就和我們一道的,要是誤會揭開了,魔都城能和明月山莊成爲朋友或者是兄妹關係,那對陌兒來說,有益無害。”

蘇紫陌快步走到他跟前。

“你消息到是挺靈通的,不過仔細的想一想,庚桑瑤會想到拉攏魔都,還有一個更大的原因,那就是魔都和你們雲城是世仇,也許那個女人拉攏魔都並不是用來對付我明月山莊的,而是用來對付你雲城的。”

說完,蘇紫陌看了看桌子上的膳食。

木耳炒肉,還有她喜歡的半三絲,香菇燉雞……,都是一些家常小菜,看着就讓人食慾大增。

“陌兒,別忘記了,雲城也是你的家,你這樣幸災樂禍的會不會有些……。”

“打住,沐雲軒,我現在不是還沒有住進雲城嗎? 一杯 以後的事情以後在說,ok。”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