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扶着小幽飄下去。

2020 年 10 月 27 日

幻蝶已在洞內了。

落地,地下是平整的磚石,上面鋪厚重灰塵,空氣潮溼,帶着灰黴的味道,手電筒往石壁上照。

上面畫着彩色龍鳳壁畫,還有宮廷建築,皇帝皇后出宮圖,皇后梳妝打扮圖,宮殿內外的擺設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裏見過。

小幽張張的壁畫看過去,恍然大悟。

對了,北冥皇宮的擺設和壁畫上有幾分相似。

每個朝代宮廷不同,明清兩朝代都住紫禁城,但滿族人和漢族人生活習慣是不一樣。

壁畫有些脫落,畫的也很抽象,仔細辨認,可看出器具顏色,形狀,擺放位置跟北冥皇宮一模一樣。 這個墓室當真有些奇怪啊,壁畫怎麼會跟北冥皇宮相似呢?

幻蝶從八寶袋裏拿出夜明珠,將夜明珠一拋,懸浮在墓穴裏面。

夜明珠銀光所到,裏面還有寬很深的空間,這墓室只是一個通道,相當於宮廷迴廊。

沿着裏面步行,越往裏走就越‘觸目驚心’。

壁畫色彩豔麗,描繪的是宮廷生活場景,出遊,朝拜,祭司,還有的宮闈生活。

小幽在北冥皇宮生活二十多年,冥界每一年都會舉行朝拜和祭司,朝拜祭司方式跟壁畫上描繪的一模一樣。

重重疑團!越看心裏覺得越是不安。

因爲,她看出來了,這一古墓埋葬的死者,是一名女性,每一副壁畫的主角圍繞着中間那名女性展開。

出遊圖爲列,百名侍從而擁,有玉輅、太監擡着玉輦、左右跟隨幾十名嬌柔侍女,身後數十名太監,最後數百盔甲侍衛。

如此排場和衆多人數,確實不是一般的王公貴族,是皇族,規格爲皇后。

皇后?

葬在北冥境內的皇后墓葬?

一想到那天在輪迴境中看到的場景,黑衣蒙面人支支吾吾,君無邪的遮掩。她就難以壓抑心中疑團。

這個皇后和君無邪什麼關係?

幕後總裁,太殘忍 君無邪是怎麼死的,死時多大?他爲皇帝,是否立後設妃?

當然同爲夫妻這麼久,現在在來秋後算賬,爲時已晚,又顯得有些矯情和多事。

可心裏,很難當做這一切都沒發生過。

一切一切,自從那晚上知曉後,就很難心平氣和相待。

所以纔會跑出來尋找事情的真相。

本以爲找到的應是那個叫司焰烈小青年的屍身,卻沒想到是一個皇后的古墓。

在冥界建造如此龐大的古墓羣,除有一定的實力和權勢,還需衆多鬼魂勞作。

這個皇后到底是誰?跟君無邪有什麼關係?

幻蝶和幻影見小幽面色不佳,問:“主子,您怎麼了,好像氣色不太好,是不是下面缺氧,要不然我們出去吧?”

小幽凝了凝心神:“繼續往前走。”

“是!”

三人沿着迴廊走到頂,一巨型石門斷了路。

幻蝶和幻影能帶小幽從外面瞬移入內,但是裏面沒氧氣,小幽承受不住。

幻蝶說:“主子後退,我試試把石門打開。”

石門應有幾噸重,非常厚實,難不倒幻蝶。

幻影和小幽後退幾步,幻蝶雙手幻化出鬼氣,覆蓋石門用力推。

咔嚓嚓……

石門慢慢被推開,從裏面吹出渾濁腐臭的污氣,小幽掩住口鼻,直到氣體散了後才進去。

裏面是外室,外室頂上燃燒鮫人淚的千年宮燈。

外室裝修豪華,跟君無邪皇宮外殿一樣。

東面擺放香爐,西面放置雕鳳鏤金的座椅,座椅下方擺放兩口景德鎮的藍花瓷,藍花瓷上面插着孔雀羽。

南面牆角,放着六口大棺材,爲方頭圓尾的黑木大棺材。

小幽走到棺材前,指着中間其中一個棺材說:“打開看看。”

“是!”

幻蝶打開棺材蓋。

小幽走上前,手電往裏面一照。

裏面躺着一個女屍,是個陪葬者,地位且不低,看穿着打扮,頭帶金釵,身穿絲綢長裙,金釵做工精細,經歷年久歲月還散發金光。

儘管棺中女屍腐爛爲白骨,身上絲綢長裙顏色任眼豔麗。

幻影站在小幽身邊:“主子,着死者身份應是女官?”

“女官,何以見得?”

“看她髮型打扮就知,我和姐姐當年也是入過宮的,對了,她棺材旁邊好像有一個小冊子。”

幻影伸手去拿,把冊子打開。

“宣洪德元年,上官德宣皇后,尚服局孫石蘭女官。”

“尚服局?”小幽問。

婚妻如故 幻影回答:“掌管德宣皇宮衣料布匹。 報告:我的首長老公 古時,後宮仿照六部設六局:尚宮局、尚儀局、尚服局、尚食局、尚寢局、尚功局……這六口大棺材,應該是其裏五局的。”

這古墓確定是宣德皇后的。

小幽問:“宣洪德元年,是哪一年,什麼朝代,皇帝是誰?”

她歷史學的還可以,卻沒聽說過這個朝代,認識君無邪後,她還特意的惡補了中國歷史。

想了一圈,沒想起來,難道是空架的朝代?

幻影和幻蝶都搖頭:“主子,我們也不知道,我們兩個是唐朝武德貞觀年間的。”

小幽皺眉,沉思幾秒,吩咐二人:“把棺材蓋合上,找到宣德皇后的棺槨。”

“是,主子。”

蓋上後,沒有找到墓主人的棺槨,應在內墓。

外墓很大,但卻找不到內墓的門,尋了幾圈之後,還未尋到。

幻影將小彩的放出來。

小彩生前是賞金獵人,對於找人尋寶,比兩個暗衛有經驗一些。

小彩找了一圈,把兩個藍花瓷瓶移開,從藍花瓷瓶子底,找到一個暗格,暗格很小,小的像鑰匙孔,需要什麼東西鑲嵌進去才能打開。

小幽蹲下,用手電細緻照亮暗孔,用手絹將暗空裏的灰塵全部清除出來。

是一個圓形的凹槽,有點像……

像君無邪給她的祖母綠扳指,對,大小形狀一樣。

小幽臉色一沉,唸咒,將鑲嵌在皮膚上的扳指,也就是鬼王之戒摘下來,放入暗格。

果然,和暗格凹槽完全一致,沒有一點縫隙。

嘩啦!

厚實石牆嘩啦啦的打開,往兩邊延伸,裏面,一座金碧輝煌的古墓呈現在面前。

小幽將鬼王之戒拿出,套在指環上,臉色深寒的走近墓地。

呵,鬼王之戒能打開的墓地。

還是一座皇后古墓。

君無邪,最好說清楚,前世到底有沒有封后娶妃,誕延子嗣。

幻影幻蝶見小幽生氣了,跟在後面,在幫君無邪解釋。

“主子,這一定有什麼誤會,您別生氣啊,這古墓或許是大人的母親的。”

“對對對,大人母親位居皇太后,大人爲她建造奢華陵墓儀表孝心。”

“也有可能是太皇太后的,大人等您千年,而且千年來從未沉溺女色,如果是他生前皇后,說不過去。”

小幽一句也聽不進去。

如果裏面是夫妻棺槨,倒也作罷。從外墓來看,賠葬的女尚官,並不像夫妻棺槨。 是一位居鳳位的皇后!

這位皇后和君無邪是什麼關係,爲什麼打開主墓室的暗格是用鬼王之戒,這個綠扳指她佩戴了二十年,但真正主人卻是君無邪。

君無邪到底在隱瞞了她什麼?

心中怒火無限放大,心裏,喉嚨裏,腦子全是翻滾的怒氣。

他要是敢騙她,要是敢耍她,要是敢隱瞞她……

她絕不饒他!

從暗格處站起,雙手握拳,一腳踏入主墓室。

主墓室規格比外墓室更龐大,直接達幾十米,裏面堆滿了供品,綾羅綢緞,金玉瓷器,銅人銅馬鑄造而成的侍者。

周圍一圈燃燒一排鮫人淚的萬年宮燈,不用手電光能將室內點亮。

金碧輝煌,奢侈無度,豪華至極。

就連君無邪給她建造的主殿,未幽宮,遠遠不及這座古墓來的奢侈。

憤怒,排山倒海的怒火燃燒了她。

她一步步踏入最正中放置棺槨的地方,四面金雕鳳的金屏帳簾中間一棺材,棺材是純金打造。

就這一口棺材耗費恐怕無法估計。

小幽攥緊,捏的關節發白。

幻蝶幻影來到金屏帳簾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說什麼,可事情擺在面前,卻無從開口。

向幫鬼王大人開脫,都無比的心虛。

“主,主子,要不然打開看看,事情是不是真如您所想的。”

“對啊,這些年大人是怎麼對主子的,屬下們都看在眼裏,他真是打心裏愛着您,您其實不應該懷疑他。”

小幽臉色一沉,怒道:“你們給我閉嘴!找墓誌銘……”

“是!”

墓誌銘對墓主人的身份,背景,生前作爲的一番評判或者歌頌,一般都是雕刻在棺槨外面,不同的朝代雕刻位置有所不同。

兩人將金屏帳簾束起來,捲到棺材上空,圍繞金棺槨一圈尋找。

找了一圈沒有找到。

小彩在身後道:“主子,有朝代是不寫墓誌銘,在墓中放置金冊文書。”

想起外面陪葬的尚宮小冊,小幽道:“打開棺槨。”

“是!”

兩人合力推開棺槨蓋子,棺蓋慢慢移動,推到一半時,兩人同時往棺槨看了一眼,臉色一變。

“怎麼了?”小幽問。

一擊即中 “主子……這個屍身沒有腐爛,保持完好無損。”

小幽走上前,站在棺槨前。

看見面前這個女屍確實很意外,因爲她沒有腐爛,沒有一點點的屍化,甚至連屍斑都不長。

她長得極美,皮膚白皙細膩,嘴脣紅潤,雙目雖閉,但看起來像睡着一般。

穿着大紅色鳳袍,長裙上金線紋繡雙鳳戲珠,頭戴鳳冠,大紅蝶袖下的雙手放在身前。

如果醒着,定是端莊大氣,儀態萬千的皇后。

頑皮千金:帝少,晚上好! 她看起來非常年輕,年齡不超過二十五歲,加上奢侈豪華的扮相,細膩清麗的妝容,看起來比實際年齡更小。

幻蝶帶上白色手套,拿起她的手伸直。

“主人,皮膚細膩有彈性,並不是僵硬的,沒有僵化,不是殭屍。”

幻蝶伸手將她上下顎打開,她口中露出瑩白圓溜的夜明珠,射出光珏的反射到對面牆上,能將牆上落灰的字體照的清清楚楚。

“口含夜明珠,恆光不衰,是萬中無一的極品,頭帶金鳳冠,身穿雙鳳戲珠裙,主子,身份最少爲鳳位。”

幻蝶將她玉枕頭旁邊的金冊拿起來,打開,念讀。

“宣洪德元年間,宣德皇后,姓司馬,名嫣,出生於司馬大世家,威武大將軍司馬風嫡長女,十八歲冊封爲後,二十五歲仙逝,共在位七年,誕延嫡出宣武太子,成安大公主……”

幻蝶將長長的金冊唸完,卻沒聽見她的丈夫是誰人,當時皇帝是誰。

小幽嚴聲問:“沒寫皇帝是誰?”

幻蝶搖頭:“沒寫!”

“一個如此金碧輝煌的主墓,耗費巨資,居然沒寫出皇帝是誰人?”小幽自嘲的笑了笑:“是不敢寫,還是心中有愧。”

寫了,沒有寫是君無邪在位時的名號,她還好想,確實不是君無邪。

可是,偏偏沒寫!

從古自今,沒有一個皇后是如此先列,下葬後,沒寫出丈夫皇帝是誰人的。

欲蓋彌彰嗎?

以爲天下人都是傻瓜,還是覺得沒有人能找到此處,能掩蓋他生前的種種,冥界營造出一個深情,千年等一回的姿態,爲冥界津津樂道,歌頌讚揚?

小幽後退一步,雙手握拳,血氣翻涌。

就差點兩眼一黑了。

小彩在身後道:“主子,您沒事吧,裏面待久了會缺氧,屬下還是先將您帶出去。”

小幽擺手,對幻蝶幻影說:“棺槨合上,什麼東西都不要碰,保留最初的狀態,小彩,送我出去。”

“是!”

……

山頂,陰兵退後二十米,一字排開。

小彩站在小幽身後,垂首等待。

幻蝶幻影在善後,大概半刻鐘,二人出來。

兩人作揖,幻蝶說:“主子,每一道石門關上,保持和進去時一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