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和尚直勾勾瞅着他們相牽的手,皺巴着包子臉,苦哈哈:“貧僧叫的正是施主你。”扭頭炮火對準鳳健伊:“阿彌陀佛,施主,請放開貧僧的媳婦兒。”

2020 年 10 月 27 日

阿彌陀佛,施主,請放開貧僧的媳婦兒……

施主,請放開貧僧的媳婦兒……

放開貧僧的媳婦兒……

“噗!”陳君儀笑得吐血,她敢發誓,這是她這輩子聽到最好笑的笑話!

這樣的話,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賀梅教的,本來她還打算晚上和他聊聊人生理想(泡帥),現在看來似乎不用了。難不成她一直的感覺沒有錯,這個古怪的和尚真的是因爲喜歡自己才留下來的?

小傢伙惡狠狠瞪着和尚,不但緊緊握着陳君儀的手還抱住她的腰,娃娃臉上寫滿了佔有慾。我的!是我的!不放!

這下好了,陳君儀根本走不成路。

使勁捏捏小傢伙軟軟滑滑的臉蛋,她在心裏感慨一把,手感真特麼好!

“健伊鬆開,我們還要趕路。”

白嫩的嬰兒肥臉蛋上留下兩道紅通通手指印,還有稍微的浮腫,小傢伙扁嘴大大的杏眼裏滿是淚水,可憐兮兮瞅着她,像只無辜的幼獸。打捲上翹的睫毛沾染淚珠,洋娃娃般粉嫩動人。

扶額……陳君儀最看不得賣萌,一看就心軟。

“吧唧!”一巴掌蓋上他的臉蛋,無情推開,“少跟我賣萌,趕緊走。”

正在這時,她忽然感覺手腕被人抓住,貼在他臉上的手心溼癢。陳君儀愣住了,沒有反應過來。敏感的手掌心上一個軟軟的物體舔舐了個圓圈,然後她的手被放下了。

頂流她恃美行兇 對面小傢伙賊兮兮笑得興奮。

“?”明夕不明白髮生了什麼,看看偷笑的鳳健伊,再看看驚訝的陳君儀,皺眉,最後目光轉移到陳君儀的腰上,那隻假扮女施主的男施主的手已經放下了可是另一隻牽着她的手還沒有鬆開。

明夕很不滿意。

“喵——”尖銳的貓叫陡然響起,腰背高高拱起,紅白相間的毛炸開,細針狀瞳孔陰冷盯着鳳健伊。與此同時,衆人身後的變異獵豹也低吼起來,喉嚨裏咕嚕嚕發出威脅,碩大的眼瞳在黑夜裏發着幽幽光芒。

目標就是鳳健伊。

“怎麼回事?它們怎麼突然吼叫起來了?”

“它們模樣暴躁,是不是感受到喪屍的威脅了,我聽說動物很靈敏的。”

“嚏!”豹子不屑對着賀梅翻個白眼,打個噴嚏,瘮人的瞳孔依舊盯着鳳健伊。

小傢伙敏銳地感覺到它們和和尚之間的關係,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大大的杏眼溜圓,黑白分明。

陳君儀被動物叫聲驚醒,掌心滑膩的觸感還在,她糾結自己是不是想多了。小傢伙只是個孩子,不是都說小孩子對人和物的佔有慾十分強烈嗎?方纔是他以爲自己要被搶走了纔會有的激烈反應吧。

至於另一方面,她自己都覺得荒唐,屁大點的娃娃懂什麼啊。

見他還抓着自己媳婦兒的手不放,明夕十分憤怒。純明的眼中光芒閃爍,瞪着他的小傢伙突然覺眼前暈暈乎乎,心底有一個聲音指引他放開手……放開手……放開手……

不!不放!漂亮姐姐是他的!他一個人的!不放!

放開……放開……快……

緊抓的手不由自主鬆開、再鬆開,脫離。

陳君儀疑惑,這娃娃剛剛不是還抓的死死的,這麼快就鬆開了。本來考慮和明夕說點什麼安慰他,畢竟小傢伙只是一個孩子,但是看他什麼都沒有再說,陳君儀也就放棄這個念頭了。

回頭看看兩隻野獸,再看看明夕。他朝着陳君儀露出一個乖巧無辜的笑。

這下陳君儀放心了,既然沒什麼事情大家就繼續走吧。

陳君儀現在的異能等級是一級高階,明夕是*裸的二級。所以明夕運用異能時候的異能波動沒有一個人感受的到,就是身爲受害人的小傢伙也絲毫沒有感覺。

他面色正常,走路也正常,除非仔細扒着眼睛看,否則不會有人看見他大大的杏眼木偶一樣呆滯沒有靈魂。

除了一個——

豹子高傲地甩甩尾巴,看看明夕再看看鳳健伊,果斷鄙夷。愛情啊,都是愛情惹的禍~

……

政府門前密密麻麻的人羣擁擠,站在正門口臺階上的聽說就是基地長。彙集的上千人將附近堵塞的水泄不通,只能看見黑壓壓的頭頂。

陳君儀趕緊踮起腳尖想看看這位著名的基地長到底長什麼樣子,可是他們來的不早,人又多的密集,根本就看不見。

“好多人啊,擠得熱死了。沒想到異能者竟然有這麼多!”賀梅驚訝。

“不,不只是異能者,還有普通人。但是他們都是身手厲害的隊員或者戰士。”溫若筠解釋道。

“好想看看你們基地長長的什麼樣子,是不是虎背熊腰滿臉絡腮鬍子。”

“不知道,我也沒有見過。”平日對什麼獨不感興趣的溫若筠也仰着頭想一探究竟。

看不見看不見看不見……

忽然一道靈光閃現在陳君儀的腦海中,但見她手掌翻轉,兩道小小的龍捲風出現在腳底下,託着她往上慢慢飛。因爲是第一次應用,搖搖晃晃還有些不穩當。

周圍的人看見身邊的女人竟然憑空飛起來了,一個個張大嘴巴震驚地看着她!

“小君,你你、你,你飛起來了?!你不會是天屎下凡吧?”賀梅表情誇張。

溫若筠卻看到了她的腳下:“風?你利用風?”好聰明的人!

“來來來,讓我扶一下。”陳君儀纔不管周圍人怎麼看,招呼過來明夕按着他的腦袋以防摔倒。這是陳君儀第一次摸和尚的腦袋,還別說,光溜溜的跟燈泡似的手感還真不錯。

“哦哦,貧僧來了。”和尚趕緊乖巧地站過來充當柱子,一動不動嚴肅之極。賀施主說過,追妻第一*,媳婦說的永遠是對的!媳婦的要求就是辦不到也要辦到。

陳君儀終於看見了傳說中基地長的模樣,四十多歲,長的很斯文,和傳言中的一點都不一樣,不過……基地長旁邊的那個年輕男人……

居然是曾經殺了暗算老太太的邪魅男子!

陳君儀臉上劃過疑惑,他也在這裏,好巧。

那男人不過二十出頭,絕美的臉在燈光下妖邪的驚人,放肆、豔麗、奢華,在那張完美無缺的臉上混合,呈現出異常吸引人的魅力,像暗夜中盛開的黑玫瑰,毒辣致命。

極品的身材包裹在風衣之下,依稀可見。這是一個,能讓所有女人爲之瘋狂的男人。也是一個讓陳君儀熟悉不已的男人。

她曾經不止一次的懷疑這人究竟是不是秦明昊,因爲男人給她的感覺實在和秦明昊太相似了。但是這個念頭很快就被她否認了。

第一,兩個人張相相差十萬八千里。秦明昊長的很普通,但是這個人俊美的瘋狂。

第二,人無論再怎麼改變,體型都是無法變化的。兩個人不但聲音不同,連體型都不一樣。

第三,秦明昊和不死鳥小隊在一起又怎麼會來到這裏。如果秦明昊找到她了,沒理由不死鳥小隊不來。

所以,他只是一個和秦明昊感覺相似的人,不是秦明昊。

上千雙眼睛之下,妖邪男人敏銳的感覺到一道熟悉的目光。他立即轉頭看過去,正對上一雙困惑的美瞳。半長的黑髮,利朗的長眉,絕色的小臉蛋,還有疑惑時迷糊中的小可愛。

男人愣了,隨即綻放出妖豔的笑容。剎那,風華絕代、驚爲天人。

見到您真高興,我摯愛的……陛下。

擦。陳君儀趕緊轉開眼睛,收回腳底下的風落地,順便仰頭把鼻道里溫熱的液體倒流回去。尼瑪個妖精!

小和尚摸摸腦袋,頭頂柔軟的觸感還在,和親親抱抱一樣好。他開心地笑了,孩童般天真。

基地長說的很快,內容就是今天晚上的喪屍圍城,三言兩語完畢讓大家立即到城牆處防守,勢必保衛小河村基地不被攻破!

“賀梅,帶着小傢伙回去。”陳君儀抽出能源絞刃。

“啊?什麼,爲什麼?我還要去殺喪屍呢!”

“少廢話,聽說外面有上萬的喪屍,去了不是送死嗎,趕緊走。帶着他離開,保護他的平安。一旦小河村基地失守我們會立即趕回來,到時候咱們一起離開。”

賀梅盯着她,狠狠咬牙,“好!你們一定平安回來!”力量!沒有力量!她只是一個普通人,一個沒有異能的普通人!縱使她身手再好,在喪屍和異能者不斷進化的世界,差距只有越來越大。

到現在,她連幫助自己的夥伴衝鋒陷陣的機會都沒有!

“走吧。”賀梅心中極度扭曲,沒有注意到被拉着走的小傢伙的異樣。

只剩下溫若筠、明夕和她三個人了。

陳君儀深吸一口氣,跟上快速朝着門口奔跑的人羣,“走!”明夕和溫若筠立即趕上。

……

“根據可靠分析,這些喪屍大多都是從m市流動過來的,沒有人知道他們的目的地,只知道它們從開始的一點點彙集到上萬,一路沿着北上的路線走。

前幾天還收到消息,在我們前面已經有好幾個基地被圍攻,但是喪屍停留的時間不長,也就是說要撐過去這一兩天,喪屍就會離開小河村基地這片區域。”

m市,又是m市。

陳君儀當初就是在m市和不死鳥小隊分離,也是在那裏的喪屍包圍中逃生的,更是在m市明夕救了遭受二級精神力喪屍攻擊的她。

時隔今日已經過去兩個多月了,現在再一次提起m市她纔想起來有太多太多的疑點。

當初不過末世剛剛爆發m市竟然就出現了二級喪屍,就是放在現如今也是一個絕對恐怖的存在,同樣的,明夕又是怎麼這麼快就成爲二級異能者的呢?

另外,狗子說她喝了永生之神,身體裏面每一滴血液每一塊肉都包含巨大的能量。普通人根本沒有辦法承受這種力量,所以即使有人吃了她的肉也會因爲無法承受力量而爆炸身亡。

那麼,當初吃她肉的可是一羣喪屍,力量超出負荷對於喪屍同樣有效嗎?它們會不會爆炸身亡?如果不會……如果不會……那些恐怖的力量是不是就會被慢慢吸收掉?!

陳君儀赫然驚悚!

然而戰況根本容不得她想太多。站在高高的瞭望塔上,居高臨下可以看見無數黑壓壓的喪屍將這個諾大的小河村基地團團圍住。沖天的惡臭薰得人眼睛流淚,振耳發聵的吼叫聲毛骨悚然。

它們一層又一層,包糉子似的密實,腐爛的身軀撞擊着牆壁,不知疼痛,不停不休。浩浩蕩蕩的場面能把人活活嚇暈。

這些,都是吃人的。

一旦掉下去,屍骨無存。

所有人都明白這個道理,即使異能者們對於喪屍病毒有一定的抗衡,仍然抑制不住心底的恐懼。連強大的異能者都害怕,更別說普通人。

人類和喪屍之間的戰爭,從氣勢上,人類就已經輸了。

“第一大隊,東南方牆壁鎮守!第二隊大隊,正東方!第三大隊西南方!第四大隊……”

“機槍手掃射!火炮手,進攻!”

“守住城牆!守住!你們的身後是你們親人,一旦失守死的會是他們!守住!”

“這裏是你們的家!是人類的底盤!不允許喪屍進駐!”

“殺了所有的喪屍!殺了這些迫害人類的怪物!”

三人很快找到第四大隊的位置,二話不說開始投入戰鬥。

正在攻擊喪屍的楊月看見他們來,只淡淡掃了一眼,什麼都沒說繼續進攻。

楊月是生命系和時間系雙異能,她的生命系能回覆體力、加速傷口癒合,時間則是時間加速和時間倒退。看起來似乎並沒有什麼攻擊,其實不然。如果真的沒有什麼攻擊力,她也不可能年紀輕輕還是個女人就能當上第四隊的大隊長。

她的攻擊不但有,還十分強大!

時間靜止控制城牆下面的喪屍定格,同時抽出它們腦中晶核的生命力,一來一回只用兩三秒的時間,並且出手就是一大片。

簡直就是喪屍的剋星,冷麪無情中殺敵如麻。

而一旁的隊員早就習慣隊長彪悍的作風,紛紛專心殺喪屍。五顏六色的攻擊在天空中劃開一道道絢爛的弧度,攜帶無可匹敵的力量衝擊進下方的喪屍羣中,轟隆隆的爆炸聲不絕於耳。

陳君儀第一次見識溫若筠出手。冰系。和旁邊的小蘿莉蘭瀟一樣。

揮手間漫天冰針天女散花似的飛下,卻又無比精準地一根根扎進喪屍的頭顱,將它們的腦袋洞穿開手指粗細的窟窿。

人太多太亂,沒有見到邪魅男子,也沒有見到痞子風傾藍。陳君儀施展風系異能專心對付喪屍。

“轟!”密集的喪屍羣中猛然炸開狂暴的龍捲風,滔天聲勢振耳發聵,劇烈旋轉攜裹強大的絞殺力度將四周的喪屍瞬間絞成碎塊,腐爛的肉飛濺。

大風吹得呼嘯作響,甚至三四米高的城牆上的人們都能感受到凌厲的風刃。他們驚訝地看向身邊面色冷酷的女人,不但年輕的很長的漂亮,沒想到身手竟然這麼厲害!

想想高人就在身邊,他們頓時多了幾分安全感,心頭也跟着歡喜。跟着高人沾光就是好。可是這樣的高手以前他們怎麼沒有聽說過?按說這般人物不應該不出名啊,難道是故意隱藏的高人?

不過現如今沒有八卦的時間,他們驚訝過後立即接着投入戰鬥。

金系,指的並不是金子,而是所有的金屬。他們和吸鐵石一樣能操控金屬物體,同時也能凝聚空中的金元素幻化出金系攻擊物體。比如說鐵針。

木系,操控各種植物,能讓植物在短時間內速生攻擊。

水系,一般人們認爲水系纔是沒什麼攻擊能力的異能,但是它的重要性沒有人會否決。誰敢說他一天不喝水?水系基本上沒有攻擊能力只能對喪屍造成行動阻礙。

火系,火系纔是主要的攻擊異能。等級越高凝聚的火溫度越高,模仿物體的外表越逼真。

土系,能幻化出盾牌、土牆、土刺等等攻擊,土系的異能者還有一個特點,就是能夠遁地。

雷系被認爲是攻擊力最強的異能,剋制天下萬惡剛猛霸道,也是很稀有的異能力。擁有雷系的人沒有幾個。

陳君儀環視四周一個都沒有看見。

城牆是很好的保護器,阻止喪屍進攻,但是同時也限制了異能者和戰士的發揮。異能者還好,能夠隔空操縱,但是戰士碰不到喪屍又怎麼殺?

不過很快陳君儀的疑惑就消散了。

“開門!”

“開門!”

“開門!”

命令一層層傳遞下去,堅不可摧的大門打開,戰士們如同潮水一樣涌了出去,將試圖進來的喪屍統統殺掉。

親眼看才能體會到什麼是震撼。陳君儀此時感受到的就是這樣難言的觸動。和古代戰爭沒有什麼兩樣,只不過作戰雙方一方是人類,另一方是殘暴的喪屍。

密密麻麻的隊伍碰撞,鮮血和頭顱飆飛。喪屍的吼叫和人類瘋狂的怒吼交織,像一張壓抑的大網兜頭罩住整片天空。連遠方的太陽都染上了血紅,異能力彩色的光芒在陽光下顯得透明,各種科幻大片似的、不可思議的東西紛紛出現。

忽而風、忽而雨、忽而火電、忽而冰雪。

在城牆上俯視、身處於這場戰爭之中,整個波瀾壯闊的場景浩大雄渾。

“掩護他們!”城牆上的人傳達上級命令協助下面的戰士。喪屍的數量實在太多了,他們所有人加起來不過一千多人,給喪屍塞牙縫都不夠。

衝進喪屍羣裏面的不過是沒有異能力的普通人,他們沒有異能者金貴,戰場上自然被當作炮灰使用。在喪屍橫行的如今,更加流行冷兵器。

熱武器有太多的限制,但是冷兵器不一樣,想殺就殺想砍就砍。因此下面戰士們拿的基本上都是大刀之類的。

這些刀要麼是末世前商店裏面把玩的物品,要麼是末世後隨意打造的東西,根本沒有質量保證,更不可能像陳君儀的能源絞刃一般削金斷玉。

而他們要面對的是成千上萬的喪屍,大刀砍到堅硬的骨頭上震得手掌生疼,還不一定能砍下喪屍的頭顱。漸漸的,城牆下戰士的數量越來越少,一具具鮮活的*在衆人眼皮子底下被分屍吃掉。

戰況很不好,人類節節敗退不是喪屍的對手。幾乎每倒下一個戰士不出兩秒就會被分吃成破碎的白骨,可見喪屍數量之多、事態之狂。

“喪屍太厲害了……”不是她不自信,而是雙方差距實在太大。

那些喪屍中隱藏了很多高等級喪屍,戰士去根本就是送死。站在城牆上能很好的看見,混雜在低等級喪屍羣中的高等級喪屍時不時釋放出強大的攻擊,每一次都能殺掉幾十個戰士。

偏偏它們狡猾的很,使用大量的低等級喪屍做肉盾,城牆上的異能者們很難捕殺它們。

人們已經瞭解了,隨着喪屍等級的進化,他們的智慧也在不斷提升。這無疑是一個非常恐怖的認知,一旦有一天喪屍的智慧趕上甚至超過人類,那麼,世界上還有人類的生存之地嗎?

而此時的陳君儀在思考一個問題,一個叫她難以置信卻又不得不懷疑的問題——這些高等級喪屍,是不是由她造成的?

有人分析過喪屍的進化比例,描繪了線路圖,根據圖上的表述喪屍進化雖然快但是和人類基本上差不多。也就是說喪屍和人類之間將會達成互相平衡的境界,但是m市的高等級喪屍完全打破了這一觀點!

它們數量龐大,等級不明,連二級喪屍都有不少更何況一級喪屍。

是不是正是因爲當初被喪屍包圍的時候,它們吃了自己血肉加快了進化速度?如果真的是這樣,她陳君儀,就是天下人的罪人。

在小河村基地之前,有四個基地遭到喪屍包圍攻擊,死傷慘重,更有的基地徹底淪陷沒有一人生還。小河村基地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它們只是路過,在小河村基地的後面,還有不知道多少人類基地要遭受攻擊,還有不知道多少人將要喪生。

她陳君儀不是什麼聖母,可她也不是冷血動物!

她無法忍受成千上萬的人因爲自己死亡,如果真的是這樣,她這一輩子都會良心難安。

這件事情必須調查清楚!緊緊握拳,她在心中下了一個決定。一旦有機會,就要回到m市一探究竟!

明夕憐憫地望着城牆下不斷死去的人們,純明的眼中滿是慈悲。天下之大,枉死人之多,他只能用眼眸見證這些人曾經存在過。一個人的力量改變不了全世界,師父也從來沒有教導他要去改變世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