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九狸沒想到眼前的小光團,懂的還不少!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我對你沒興趣,既然你知道外面的事情,想必剛才我們進來之後,發生的事情也都是你弄出來的,外面那顆蛋……」墨九狸聞言直接說道。

「憑什麼啊?那顆蛋本來就不屬於那隻小白獸的,雖然那隻小白獸一直守護著那顆蛋,但是不是它的東西,終究不是它的啊!」小光團聞言說道。

「蛋不是它的,至少是它用心守護的,你又何必阻擋它守護自己想守護的東西呢?」墨九狸皺眉問道。

雖然對於那顆蛋不屬於小白獸,墨九狸早就在下界第一次見到小白獸的時候就明白了,但是在此看到小白獸為了那顆蛋,找上自己合作,來到這裡的一切,墨九狸從未在小白獸眼底看到過一絲的貪婪……

所以墨九狸很清楚,不管那顆蛋到底是誰的,但是小白獸守護那顆蛋的心是真的,所以墨九狸才會提出讓小光團把蛋還給小白獸的……

「你懂什麼,這也不是我要阻攔那顆蛋的,是那顆蛋自己的意願,因為那顆蛋很快就要破殼了,你說的也沒錯,那隻小白獸確實是那顆蛋的守護獸!」

「也正是因為那隻小白獸是那顆蛋的守護獸,那顆蛋才會希望我阻攔小白獸的靠近,因為不阻攔的話,那顆蛋破殼之日就是小白獸必死之期……」小光團看著墨九狸道。

墨九狸聞言一愣,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事情,不由得腦海中閃過什麼,然後墨九狸驚訝的道:「你的意思那顆蛋破殼的時候,會把小白獸吃了對吧!」

「是的,這種獨獸雖然世間不多,卻不是沒有!」小光團直接說道。

墨九狸聞言也十分無語,沒錯,世間有一種被稱為獨獸的獸族,其實是很稀少的,可以說是數萬年都難得出現一隻的!

這種獸族向來獨來獨往,因此被稱為獨獸,獨獸的種類和形態,還有獸體都是多元化的!

有的獨獸是狐狸,是鳳凰,是龍等等,什麼獸族都有可能出現獨獸的!

而獨獸最大的特點有兩個,第一個所有獨獸都是蛋生,獨獸出生後身邊就會伴隨出生一隻守護獸,有的是跟獨獸一樣的獸族,有的是別的獸族……

總之獨獸的守護獸出現后,就會一隻守護著獨獸的蛋,不管發生什麼事情,獨獸蛋的守護獸,都會保護獨獸蛋無傷的…… 在男廁所着了一圈之後,還是不見蘇陽的蹤跡。我觀察了一下廁所內的窗戶,在緊閉着,他應該沒法從這裏跑出去,而且他也沒理由扔下我獨自離開。

我甚至連馬桶裏都看了看,根本找不到蘇陽。我急了,大聲呼喚了一會還沒人迴應,最後不得不咬咬牙,走進來女廁所。

我可不是什麼變態,也沒有特殊嗜好,進女廁所,純粹是被逼無奈。就像初中那次跟蘇陽一塊闖進女廁所,那也是我們倆打賭輸了,被迫進去的。

“蘇陽,你在麼?這種時候,你就別玩了,你又不是沒進過女廁所!”我推門而入之後,大喊了一句。

女廁所裏也是空蕩蕩的,我喊出那句話之後,聽到了回聲,還差點把我自己嚇一跳。仔細觀察了一圈之後,還找不到他,我已經放棄了在廁所找他的希望。

可這到底是誰搞的鬼?是蘇陽的惡作劇,還是有人對他下手?如果真的是有人對蘇陽下手,那對方的實力絕對很強悍,穿着玄武之甲的蘇陽,可是連韓羅都拿他沒辦法。

在即將走出女廁所的一瞬間,我聽到了一聲異響,像是馬桶內的水咕嘟了一聲。我並沒有在意這個細節,在男廁所本着對蘇陽的惡搞心理先開馬桶看看就算了,我不能容忍自己變態到掀女廁所的馬桶。

“啊!變態啊,來人啊!”剛走出女廁所,一個穿着警服的胖女人突然出現在我面前,尖叫不已。

臥槽,不是開玩笑吧,這個時候怎麼會有人出現在這裏?我看了眼天色,天都還沒大亮,也沒到上班點啊。

不對,這個女人不是來上班的,她是警察,而且我還在警局看過她。一般讓我記憶深刻的人,要麼是大美女,要麼就是那些長得奇形怪狀的。

這個女警察屬於後者,她的身形完全是橫向發展,目測有兩百多斤,走起路來還扭扭捏捏,屁股都快擰成了麻花。

“噓!別叫了,我是來調查案子的,有人在廁所裏失蹤了!”我趕緊小聲的解釋道,以免引來更多的人。

她一把推開我,扯開嗓門大喊:“快來人啊,非禮了!有變態非禮我了!”

我勒個去,要不是看她好歹也算是個女人,我立馬揍丫的。就算我再不想把事情鬧大也不可能了,很快就有幾個警察跑了過來。

這幾個警察我也都打過交道,雖然接觸不多,好歹也算是臉熟。我趕緊解釋了一番,我可丟不起這人,進女廁所的是我不對,可我真心不是會非禮那女警察的變態。我估計就算是變態,也有自尊,不會對她下手。

那幾個警察幫我打了打圓場,最後連哄帶騙的勸住了那個女警察,她很不屑的瞥了我一眼,扭着大屁股進了廁所。

“哥們,別介意,她就是這樣子,習慣就好了。對了,你說你兄弟去了趟廁所,然後失蹤了?”其中一個警察詢問道。

經過了一番交流之後,我才知道原來他們是奉命前來封鎖海鵬大廈的。如今海鵬企業的董事長樑鵬被抓,而且這裏面發生了那麼嚴重的事情,員工肯定是不能繼續上班。

爲了阻止員工進來,同時也要安撫那些員工的情緒,警局內大部分警察都被派到了這裏維持秩序。天已經亮了,用不了多久那些上班族都會陸續趕來,警察的任務也很重。

他們還告訴我,剛剛那個女警察是憑關係進警局的,平時在警局裏根本什麼都不幹。今天要不是上面下了死命令,估計她也不會來這裏執行任務。

這些警察也幫我去廁所裏面找了一圈,還是沒見到蘇陽的蹤跡。更讓我鬱悶的是,我和蘇陽一直都跟着的陰兵足跡,已經隨着外面太陽出來完全消失不見。

“啊!有鬼啊!來人啊!”那個女警察又鬼吼鬼叫了起來。

有我這個前車之鑑,沒人敢擅自重進廁所查看情況,要不然再被她一番污衊,這輩子身上都要揹着“變態”的污點,而且還是很沒品位的變態。

“嘭!”

女廁所的門應聲而倒,那扇門完全是被女警察撞倒的。她哭哭啼啼的從廁所中衝出來,直接抱住一個警察,弱弱的說道:“鬼,廁所裏有鬼!”

那個倒黴的警察被她一個熊抱,勒的差點喘不過氣來。我和其他幾人都不忍直視,跑的一個比一個快,衝進廁所裏查看情況。

好一會之後,女警察才緩過神來,告訴我們她在上廁所的時候,突然感覺到有隻溼淋淋的手在摸她的屁股,所以才嚇的趕緊提上褲子就往外跑。

我們都對她的說法充滿了質疑,她指着的那個馬桶根本沒什麼異常,而且她也沒有證據能證明自己確實被什麼東西摸了屁股,我們總不能再檢查檢查她的屁股吧?

“你是不是太緊張,出現幻覺了?”我無奈的問道。

女警察重重的搖搖頭:“不可能,絕對不是幻覺!那隻手很冰涼,而且溼淋淋的,我絕對不會感覺錯的!”

我覺得她就是有被害妄想症,剛剛只是看到我從女廁所出來,就覺得我是要非禮她。說不定是她摁下抽水馬桶的時候,水花濺到了,一切都是她的臆想。

這次過來追尋那奇怪的腳印,可算是虧大發了,什麼都沒找到,還把蘇陽給弄丟了。不知道王叔知道這個消息,會不會跟我拼命。

我試着去地下室看孟老他們的狀況,但找了一圈,也找到門在哪。我發現天亮之後,這大樓裏面的佈置好像都變了,陣法的作用也完全消失,走在這裏根本不會迷路。

孟老他們很可能已經把一切搞定,離開了這裏,這棟樓內的陰氣已經消失的七七八八,用不了多久,就能像正常的樓房一樣使用。

無奈之下,我走出了海鵬大廈,試着給王叔打了個電話。電話還沒撥通,王叔就喘着粗氣出現在我的面前,問道:“你們那邊什麼情況了?蘇陽呢?”

我支支吾吾的解釋道:“那什麼,蘇陽,蘇陽他上廁所了!”

“恩,我跟着那羣陰兵的足跡,找了很久,最後竟然跟鄭飛他們碰了頭。陰兵殺害了幾個下夜班的工人,被暗警的人發現之後,立即逃遁。現在暗警的人都去追他們了,你追查的那個足跡,是什麼情況?”王叔氣喘吁吁的說道,他一路上都是跑着回來的。

蘇陽的事情,是肯定瞞不下去的,我也沒想着把王叔瞞在鼓裏。我深吸了一口氣,解釋道:“在追尋那足跡的時候,蘇陽突然要去上廁所。然後他再也沒出來過,我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那陰兵的足跡也已經完全消失了。”

嬉笑姻緣亂君心 王叔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愣了片刻,突然瞪大眼睛問道:“你說什麼?你把蘇陽弄丟了?”

“別,王叔你別激動,我也沒想到他上個廁所,怎麼就突然消失了。我連女廁所都找了,也沒找到。”我趕緊解釋。

王叔還是不依不饒,衝我吼道:“你怎麼能把他丟了?臥槽,他除了身上的玄武之甲和符籙,別的什麼玩意都不會,萬一出了什麼事怎麼辦?”

蘇陽丟了,我當然也很着急,他是我兄弟。但我真心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我剛剛讓那些警察也幫忙找了找,還調了大廈內的監控錄像來看。蘇陽確實是進了廁所之後就消失的,我恨只恨自己當時沒陪他一塊去廁所。

過了一會,王叔可能也意識到自己有點情緒失控,跟我道了歉,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聽我把當時的情況都講給他聽。

當聽到那個女警察懷疑自己被鬼摸了屁股的時候,王叔突然眼前一亮,吼道:“趕緊帶我去那個女廁所!”

王叔說這句話的時候,剛好那個女警察也在附近,很鄙夷的瞪了我倆一眼,冷哼道:“兩個臭不要臉的變態!”

王叔的嘴角微微抽搐,但也沒跟那女警察計較,跟着我一塊去了女廁所。外面現在已經陸陸續續有人來上班,都被警察擋在了外面,大樓內還是很安靜。

“孟老和老祖宗已經離開了,樓下的通道也已經被封印。不出意外,這棟大樓以後就會恢復正常,裏面的人也能正常上班。”王叔走進大樓後說了這麼一句。

一切都跟我猜測的一樣,但海鵬企業如今也算是垮了,想在這裏正常上班,估計是沒可能。

到了女廁所的門口,王叔的臉色變的有些陰沉,冷聲道:“羅漢,難道你就沒發現這裏有什麼不正常?”

我愣了愣,女廁所能有什麼不正常?也就是廁所比較潮溼,有些陰冷罷了。跟這棟大樓之前的陰冷氣息相比,根本不算什麼。

“如果這棟大樓內真的隱藏着陰兵或者別的髒東西,以前可以在這裏隨意走動,但現在他們白天只能隱藏在陰氣最重的地方。如今這棟大樓內的陰氣來源已經被封印,這裏面陰氣最重的地方,就是女廁所!”王叔嚴肅的說道。

我有些詫異的問道:“你是說,這裏面真的有鬼?” 第4037章

墨九狸現在似乎終於明白為何小白獸和蛋會出現在下界,又為何能夠帶著巨蛋回到神界了!

傳聞中確實有記載,獨獸還是蛋的時候,獨獸的守護獸強悍是無法預估的,甚至可以開天闢地也有可能的……

現在看起來小白獸雖然小小一隻,但是只要為了身邊的蛋,它的潛力可以說是無限大的!

而獨獸的第二個特點,那就是獨獸蛋內的獸族破殼之日,就會吃掉身邊的守護獸,因為只有這樣,它們才能夠真正的破殼而出……

這也是每一隻獨獸守護獸的宿命,它們因為獨獸的蛋而生,又因為獨獸蛋內的獸族破殼而死!

不過,墨九狸還從沒聽聞有任何一隻獨獸,會這樣想要避開小白獸的,明顯小光團的意思,那顆蛋內的獸族,似乎跟傳聞中記載的獨獸不同!

傳聞中會是獨獸的獸族,在破殼吃掉守護獸之前,是不會出現靈智的,更加不會記得自己是蛋的時候,曾經有一隻伴生守護獸的!

但是,小白獸守護的這顆蛋,分明已經有了靈智,對於小白獸的身份也有了了解,所以才想讓小白獸離開的,哪怕知道沒有小白獸這隻守護獸,它可能會破殼失敗的!

想到這裡,墨九狸心裡微微有些觸動,沒想到那顆蛋對小白獸還不錯!

「雖然那顆蛋跟傳說中的獨獸不同,不知道為什麼提前開啟了靈智,但是你應該清楚,獸族中,一旦出現獨獸和伴生守護獸的話,兩個只能活一個的,我已經答應了那顆蛋,讓那隻小白獸活著,所以我沒辦法按照你說的,把蛋給它……」小光團看著墨九狸說道。

「我懂了,那送我出去吧,我會跟它說清楚,尊重它的選擇,帶著它離開或者留下的!」墨九狸聞言說道。

「啊?你真的這麼走了?」小光團聞言震驚的問道。

「不然呢?」墨九狸反問道。

「你知道外面那些人都等著我做什麼嗎?因為我就是你們人類口中的寶貝啊!難道你不喜歡寶貝?」小光團看著墨九狸驚訝的問道。

「我不缺寶貝!」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你……你知道我是什麼寶貝嗎?你竟然說不喜歡我?」小光團有些被打擊的問道。

「你是什麼都跟我沒關係啊!」墨九狸有些無語的說道。

這個小傢伙難道還希望別人打它主意不成啊!

但是小光團聞言卻更加不滿了,它覺得自己是時間獨一無二的存在,那些人族為自己瘋狂是應該的,可是眼前的墨九狸卻對自己沒什麼興趣的模樣,這讓它覺得很不是滋味……

覺得自己好像被嫌棄了,還是被一個人類女子給嫌棄了,這絕對不能忍!

既然她敢嫌棄自己,那自己就非要賴著她不可了!

想到這裡,小光團看著墨九狸故意說道:「想離開也簡單,必須得到我的認可,否則這輩子你都出不去的!」

「哦,你說吧,怎麼做能夠離開?」墨九狸聞言微微一笑的問道。 我心中一陣惡寒,女廁所我們都已經逛了好幾圈,唯一有異常的地方,應該就是剛剛那個女警察被摸

股的馬桶裏。難不成還真有鬼會躲進馬桶?

記得以前在店裏上班的時候,跟個女顧客聊天,她說看了恐怖片之後,最害怕的就是一個人去廁所,心裏毛。

當時我還安慰她來着,哪個鬼那麼沒有自尊心,忍着臭味,躲廁所裏就爲了嚇你?沒想到,還真有鬼會躲在廁所裏,而且看起來躲廁所應該算是他們比較明智的選擇。

王叔掏出幾張符籙,掀開馬桶,在馬桶沿兒上貼了一圈。隨後他又拿出一小瓶冥川水,倒進了馬桶中。

漆黑如墨的冥川水倒進了馬桶內之後,馬桶裏的水瞬間就被染黑,隨後開始沸騰起來。我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總覺得這馬桶比較危險,很可能會爆炸。

“啊!混蛋,你們這羣混蛋竟然敢這樣對我,我要你們死!”馬桶中突然出了吼聲。

聽到這吼聲,我隱隱覺得很熟悉,仔細想了一下我才反應過來,是我在魔剎鬼域遇到的那個年輕人,他也來到了陽間!

我後來分析過,他說自己叫魔炎,而且那些鬼魂都稱呼他爲“少主”,我估計他十有**跟魔剎鬼王有關係。萬一他是魔剎鬼王的兒子,那這次真是逮到個大傢伙。

最重要的是,蘇陽可是在廁所裏失蹤的,很可能是他動的手腳。我目不轉睛的盯着馬桶,看到裏面水花四濺,又不得不往後退了幾步。

“唰!”

突然,從馬桶中衝出一道黑影,但是那黑影似乎是被什麼困住了,根本衝不出來。馬桶沿兒上的那些符籙猛然間燃氣大火,變成一條條火舌,纏繞住了那黑影。

“該死的,你們竟然敢困住我,難道你不怕我把剛纔那個傢伙弄死?”那黑影面色猙獰,厲聲吼道,果然是魔炎。

王叔一副成竹在

的樣子,冷笑道:“有本事你就把他弄死,沒本事的話,就別在我面前瞎比比!”

“王叔,你幹啥呢,這傢伙也很厲害的,我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蘇陽可是還在他手裏啊!”我有些緊張的看着王叔。

雖然蘇陽

上的龜殼確實很厲害,但也只是防禦力比較強而已。之前韓羅之所以對他沒轍,只是因爲很難打破蘇陽的防禦,並不是真的殺不了蘇陽。

魔炎的實力很強悍,而且他要真的是魔剎鬼王的兒子,絕對不止表面這些實力,肯定還隱藏了什麼手段。

王叔不屑的笑道:“或許在魔剎鬼域,我拿他也沒什麼辦法。但到了陽間,他只能任我宰割。”

我突然覺得王叔的笑容有些冷,不由得打了個寒顫,充滿同

的看了魔炎一眼。王叔最在意蘇陽,這傢伙竟然敢對蘇陽下手,今天別想輕易在王叔的手中逃脫。

其實王叔的實戰能力,連鄭飛都不如。可是他卻是經驗豐富,只用幾張符籙,就能把魔炎困的死死的,任憑魔炎如何掙扎,都掙脫不了纏繞在

上的火舌。

我也現了,魔炎如今渾

散的氣勢,比跟我戰鬥時弱了不少。在陽間,尤其是白天,鬼魂的實力都會大打折扣。

突然,魔炎的額頭浮現一個黑色的詭異圖案,當那圖案出來之後,魔炎

上的氣勢陡然強大了不少,眼看着就要突破火舌的纏繞。

“恩?果然是魔剎鬼王的後代,不過這裏可不是魔剎鬼域,給我鎮壓!”王叔又掏出一張符籙,那符籙徑直飛向魔炎的額頭。

“轟!”

火舌瞬間熄滅,一陣滾滾濃煙之後,魔炎變成了一小團黑影,王叔從懷中拿出收魂袋,把魔炎的魂魄收進了收魂袋中。

就算被關進了收魂袋,魔炎也沒老實下來,收魂袋一會膨脹一會縮小,他還在掙扎着,妄圖從收魂袋中突破出來。

收魂袋飄在王叔的面前,他雙手做出複雜的手勢,在上面畫了一個圖案,之後魔炎總算是平靜了下來,再也沒能翻出浪花來。

我對王叔的手段佩服的五體投地,激動的說道:“王叔,你也送我點符籙唄,這玩意真是太好使了。”

當初我跟魔炎鬥了一次,算是勢均力敵,不過我總覺得他還有很多手段沒使出來,所以並沒有絕對的信心能戰勝他。

可是難纏無比的魔炎,到了王叔的手裏,簡直就像是毫無掙扎之力的孩童。這一切都歸功於王叔的符籙,如果沒有符籙做支撐,他也不一定是魔炎的對手。

“哼,本來我已經打算要送你點符籙防

,但你今天的表現太讓我失望了。如果你把蘇陽給救出來,我還可以考慮送你點符籙。”王叔冷哼道。

我知道他還在生我的氣,怪我沒把蘇陽看好,差點讓他出了意外。我自知理虧,訕笑道:“蘇陽是我兄弟,救他,是我義不容辭的事

,我該怎麼做,王叔儘管吩咐。”

在我看來,魔炎已經被收拾,想把蘇陽給救出來,根本不是難事。最多就是出點苦力,把被魔炎隱藏起來的蘇陽找出來而已。

等等,在空

的女廁所裏,蘇陽能被藏在哪?我下意識的看了剛剛魔炎出來的地方,他該不會也藏在馬桶內吧?

一擡頭,我又看到了王叔臉上的

笑,尼瑪,果然是被我猜中了,蘇陽那小子現在還被困在馬桶內!

“是你自己說的,救出蘇陽,義不容辭。去吧,把他從馬桶中撈出來!”王叔一直衝我擠眉弄眼。

我的嘴角微微抽搐,愣神了片刻之後,苦笑道:“王叔,你不是在開玩笑吧?他那麼大個子,真的能被塞進馬桶裏?我看,他應該是被藏在了別的地方,要不然我再去找找?”

“不用找了,我能確定,他就在那個馬桶內。去吧,不管你用什麼手段,都要把蘇陽給弄出來。畢竟,他可是被你給弄丟的。”王叔怪笑道。

再怎麼爭辯都沒用了,我深吸了口氣,走到馬桶旁。剛剛魔炎從裏面衝出來的時候,帶出了不少東西,如今從裏面散着陣陣惡臭味。

我嚴重質疑蘇陽能進入馬桶內,馬桶眼那麼小,連蘇陽的腳都塞不進去。不過王叔的一句話,打斷了我的質疑:“魔炎都能進入馬桶,蘇陽憑什麼進不去?”

魔炎的手段,我當然學不來,不可能從那麼小的馬桶眼裏把蘇陽給掏出來。可是如果我強行打破馬桶的話,裏面到底會噴出些什麼玩意?

這裏可是一樓,馬桶下面連接的就是下水道,我很難想象摧毀了馬桶之後,會生些什麼。猶豫再三,我還是不得不選擇毀掉馬桶,蘇陽那小子可是還在下面泡着呢。

“乾!破!”我用靈氣凝成大錘子,直接轟開了馬桶。

剎那間,一股惡臭迎面襲來,薰的我都快暈了過去。而且因爲壓力的問題,下面的髒東西都不要命的往外涌。

“坎!”

幸好我之前就學會了“坎”字決,下水道里的髒水也算是水啊,我努力的控制着,沒讓它們繼續往外涌。

馬桶被摧毀之後,原有的位置上,出現一個大窟窿,當髒水往外涌的時候,我看到了一顆頭顱,那是蘇陽的腦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