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一個低沉內斂,腹黑無比,一個傲嬌臭屁,沒有禮貌,但他們卻都是上帝的小三,都有着一張迷惑衆生的臉。

2020 年 10 月 27 日

記得前段時間我還聽到過關於他們二人搞基的傳聞,但我不是腐女,當時也就沒怎麼在意。可我沒想到安風陌要我找的人卻是他,這就讓我多多少少有點懷疑了。

“那個……”我被付錦無視了好久,終於捏緊了裙角鼓足勇氣開了口。

卻被付錦揮手嫌棄的打斷“我不會給你錢的,你去別處看看吧。”

付錦的話讓我徹底的黑了臉,我俯身看了一下身上的乾淨整潔的淡黃色長裙,怎麼看也不像是一副乞丐的樣子呀。

“告訴他,你是我的朋友。來找他是爲了我死亡的這件事。”

縱使我臉皮再厚,但是被一個帥哥如此羞辱,多少也還是有點掛不住的,轉身就要離開,安風陌的聲音卻從乾坤袋裏面傳了出來。

我只好深呼吸了一口,黑着臉沒好氣的說道“我是安風陌的朋友……”

我話說了一半,付錦撩頭髮的手就停了下來,終於肯低頭正視了我一眼,可是他卻什麼話都沒說,就轉身走進了屋子,留下懵逼的我不知道何去何從。

“進來把門帶上。”屋子裏傳來付錦傲嬌的聲音。

我愣了一下,還是快步走了進去,輕手輕腳的關上了門。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場景,付錦的家在外面看來就是一座普通的兩層小別墅,可是裏面卻是大有乾坤。簡直就是一個大大的豪字呀。

進門之後我就目瞪口呆的看着屋子裏的場景,完全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表現在付錦眼裏就跟一個鄉巴佬沒什麼兩樣。

雖說我以前也是過着小資的生活,算不上太富有,但生活也是中上的水平了,而且我總以爲我很會享受,可當我看到付錦的家裏時,我才明白了什麼是真正的會享受。

入目的偌大泳池在露天屋頂外陽光的照射下波光點點,付錦坐在池邊的躺椅上轉着手裝着紅酒的高腳杯,表情悠閒愜意。

有穿着精美的年輕女人推着餐車掛着笑容輕手輕腳的走到付錦面前,安靜的爲付錦布餐。我也不知道該說她是保姆還是女僕。

就那麼手足無措隔着一個泳池站在付錦的對面,驚歎的看着付錦國王一樣的生活。直到那個推着餐車的女人路過我的時候故意踩了我一腳我纔回過神。

因爲有求於人,我只好壓低了姿態,侷促的走了過去,大氣都不敢出一聲的站在他的面前,面無表情的看着付錦吃完優雅的擦了擦嘴角,挑了挑眉,看都不看我一眼就開口說道“你說我哥的朋友,可是你要得拿出有力的說法讓我相信你呀。”

“你哥?”我幾乎下意識的開口問道,但話說出口我就釋懷了,關係好叫哥也是應該的吧。可付錦的話卻打消了我的想法。

只見他輕抿了一口紅酒,在嘴裏品味了良久,喉結動了一下之後才漫不經心的說道“既然你是我哥的朋友,你都不知道他有個同母異父的弟弟嗎?”

“什麼?”原來付錦真的是安風陌的弟弟嗎?那就難怪安風陌讓我來找他了,可是外界怎麼一點傳聞都沒有。

“你不會是在騙我吧?”付錦見我這幅神情,突然重重的將酒杯放在了桌子上,冷聲說道“你這樣的腦殘粉我見的多了,可是你卻比其他的都笨。”

他說着突然站起身隔着餐桌重重的戳了一下我的額頭“你這裏裝的是稻草嗎?用安風陌當藉口來靠近我,你至少也要做一點功課不是嗎?別的腦殘粉至少還能在我這裏扛過幾關,可你竟然連一關都抗不過。你見過長得完全不相同的親兄弟嗎?真是蠢的要命吶。”

原來是在騙我呀,我有點訕訕的撓了撓頭,不過他們說的話都一樣,不是親兄弟的話那是什麼?我腦海中突然響起那些說安風陌和付錦是同性戀的報道。不由的紅了臉。

卻被付錦嫌棄的瞪了一眼“趁我還沒有發火之前,請你立刻,馬上,消失在我的面前!”

付錦說着就氣哼哼的坐在躺椅上,只留給我一個完美的側臉。我尷尬的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莫名其妙的被當成了腦殘粉,還傻乎乎的被人家忽悠了一把,我這段時間真是犯了倒黴神了,不然怎麼步步遭殃,處處被人戲弄。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小聲問乾坤袋裏一直沒有動靜的安風陌“怎麼辦?我們要走嗎?”

“你在跟誰說話?”

我明明說的很小聲了,可沒想到還是被付錦聽見了,此刻他勾着脣看着我,我也不知道該不該把安風陌的事情告訴他,乾坤袋裏的安風陌還是沒有說話。

付錦看了我半晌,突然恍然大悟的說道“原來是故意吸引我的招數嗎?那麼恭喜你,你成功的吸引了我的注意,現在請離開我的家,不然我就報警說你騷擾我。”

“你!”我再也忍不下去了,擡手指着付錦的眉心,火氣蹭蹭的只往上冒。“你以爲你是大明星就了不起嗎?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歡你,要不是安風陌讓我來這裏找你,你以爲我願意來看你這張臭臉嗎?哼!”

我一口氣發泄完自己的怒火,也顧不得那麼多了,轉身就朝門外走去。耳邊卻傳來一聲怒吼。

“你站住!什麼叫安風陌叫你來的?”

耳邊付錦的怒吼還餘音未了,但想想他那臭屁的樣子,我還是果斷的將手放在了門把上。可沉默良久的安風陌卻適時的開了口。

“不要賭氣,現在我沒辦法幫你報復他們,你要想報仇,就只能靠他。”

“可是你沒看見他那個樣子嗎?沒關係,我總會找到機會讓齊浩他們完蛋。”我小聲看着乾坤袋說道,還是執着的開了門。

“告訴他我是跟你一起來的。”

我前腳剛踏出門,安風陌突然說道。

“可是他能信嗎?”我回頭看了一眼站在泳池旁瞪着我的付錦。在安風陌的肯定下,還是猶豫的開了口。

不過這次我卻不像剛剛那麼好說話了,直接黑着臉站在門口喊道“我是帶安風陌的魂魄一起來的,你愛信不信!”

付錦顯然被我的話給嚇到了,毫無形象的跑到我身邊之後才結結巴巴的問道“你……你說什麼?”

狼情脈脈 “我說,我是帶着安風陌的魂魄一起來的!”我用雙手捧着嘴,衝着付錦的耳朵大聲叫道。

卻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臂,不由分說的拽到二樓的一間黑黝黝的臥室裏才停了下來。

接着付錦就放開了我,翻箱倒櫃的一陣亂找,片刻,他才雙眼放光的從一個小匣子裏拿出了一塊東西。

而乾坤袋裏的安風陌也一溜煙的站在了我的身邊。

“你怎麼出來了?”我看了看身旁的安風陌,下意識的問道。就見拿着打火機點那塊東西的付錦手一滯。

回頭眼神複雜的看了我一眼,又開始繼續點上了那塊黑不溜秋的東西。不一會,房間裏就升起了一股青煙。

我有些擔憂的看向一旁神情自若的安風陌“他點的是什麼東西,不會對你有傷害吧。”

“不會。”安風陌搖了搖頭,給了我一個寬慰的笑容“他點的是犀牛角。”

“犀牛角?”我重複了一遍安風陌的話,看着付錦的目光就多了一絲驚訝,聽說犀牛角這玩意非常名貴,再加上現在全世界都在倡導着說要保護野生動物,所以就算是再有錢也很難買到。

而且我還聽說,點了犀牛角就會看見鬼怪,難道說,付錦早就知道安風陌會來。所以才早早的準備了這個東西。

然而,下一秒我的想法就被證實了。

付錦點燃犀牛角之後就回頭看向了我的方向,激動的跑了過來一把抱住了我身旁的安風陌,哽咽着說道“哥,你沒有騙我,你真的回來了。”

“原來你剛剛說的是真的呀?你們真的是同母異父的親兄弟嗎?”意識到自己又被忽悠了一把,我也不顧二人溫情的敘舊就涼颼颼的說道。

卻被付錦捉住了胳膊直接推出了門外。直到他啪的一聲關上了房門,我才後知後覺的反應了過來。

衝着屋內喊道“付錦,你是不是有病呀?你懂不懂什麼叫禮貌?要不是我揹你哥過河,他現在還是河對面的孤魂野鬼吶。”

我吼完也沒人迴應我。也不知道他們兩個在屋子裏面做什麼?

我百無聊賴的在付錦的豪宅裏四處溜達着,卻沒想到付錦再出來時就換了一副模樣。 ?我連付錦家多少盆花都數清楚了,纔看到付錦的房門開了一條縫,可出來的卻只有付錦一個人。

“安風陌呢?”我等了好一會都不見安風陌出來,只好開口問道。

“你這麼關心他幹什麼?”付錦突然一改剛開始的臭屁傲嬌狀態,一臉戲謔的看着我。

我被他曖昧的眼神看得臉燒的慌,只好別過頭用咳嗽掩飾尷尬道“咳咳,那啥,我現在和他不是盟友嗎,關心一下也是理所應當的呀。”

“是嗎?”付錦拖着餘音死盯着我,直到我被他盯得恨不得找個老鼠洞鑽進去的時候他纔開口說道。

“你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這樣吧,你現在就現住在這裏吧,至於其他事情,我會幫你辦妥的。”

“啊?”我呆愣的看着面前的付錦,這還是剛剛那個傲嬌脾氣臭的大明星嗎?怎麼才一會的功夫就變得這麼善解人意好說話了,看來安風陌的本領還真不是一般的大,能將一個人徹底的改變,恐怕也只有他了。

付錦說完之後也不理會我的目瞪口呆,穿上衣服就出了門,臨走時他還讓我哪裏都別去,乖乖在家等他的好消息,說罷還不忘給我塞了個手機,告訴我有事就給他打電話。

這樣的付錦真的讓我有點受寵若驚。不知道是不是他囑咐的。他前腳剛出門,後腳就見小美人保姆推着餐車拉着一張臉停在了我的面前。

看着她好像跟餐桌上的菜有仇一樣惡狠狠的爲我布着菜,我嚥了一口唾沫,慌忙接過她手中的餐具“那啥,我自己來就好了,你去忙你的吧!”

怎料,我說完之後小保姆並沒有離開,反倒是一把奪過我手裏布着菜的餐具,坐在了我的對面優雅的吃了起來。

面對現在的情況,我是徹底傻眼了,我忍不住在心裏問了一遍,現在的保姆都這樣嗎?隨後又撓了撓頭,有點訕訕,原來人家剛剛並不是給我布的菜。

想着,我也拿起餐具坐在對面吃了起來,畢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嘛,不過看着小保姆的樣子,八成是個暗戀付錦的。

想到付錦早上那副瞧不起人的樣子和一點就着的臭脾氣,我就深深的替對面的姑娘惋惜,多好的姑娘呀,怎麼就甘願給豬拱呢。

不過話又說回來,那個付錦怎麼突然之間變化那麼大,真想問問對面的小保姆付錦是不是有什麼人格分裂症,但是一看小保姆那恨不得吃了我的餘光,我還是果斷的選擇了閉嘴。

吃完飯後,我無聊的坐在沙發上機械的翻着手中的雜誌,可這一番就翻了七八天。

這七八天裏,付錦有時候也會回來,但他一回來就會躲到那個黑屋子裏不出來。我想出去看看我的父母,也想問問他到底有沒有幫我籌備着復仇,更想問的是安風陌去了哪裏。

神祕老公,我還要 我問第一個問題的時候就被付錦用現在不適合我現身給擋了下來,第二個問題他直接回答我讓我等着就行,可我問第三個問題的時候他卻就跟封了嘴一樣隻字不提。礙於我要命的面子,我也不好意思死纏爛打的問付錦。

可一天天過去了,除了付錦偶爾回來一次,我一次都沒有見到過安風陌的鬼影,雖然說我和他連個朋友都算不上,可他畢竟是我的救命恩人,除了救了我的命,他還帶我走出迷霧,儘管我沒有來得及幫他偷來屍體,他也毫不在意的幫我復仇。

想着安風陌對我的種種好,終於,我在第八天的時候撥通了付錦的電話,我要問他問個清楚,安風陌到底去哪裏了,爲什麼這麼久都不見他。

怎料,我剛按下撥通鍵,付錦的電話就打了過來,?不等我開口。他的聲音就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

“把電視打開!”他的語氣帶着毋庸置疑的震懾感,我下意識的就拿起了遙控板打開了電視。

可是電視上的卻是付錦挺拔的身影。

看着他拿着手機在鎂光燈下從容的打電話,我愣了愣,馬上就反應了過來。

“這是,在直播嗎?”

“嗯,你仔細看好了。”付錦打電話的時候並沒有拿話筒,我看見電視屏幕上的好多記者都拼命的往前擠,一副恨不得自己能擁有一副順風耳的模樣

付錦也適時的掛了電話,將手機交給一旁的助理,緊接着就有記者爭先恐後的問道。

“付錦,你都已經隱退三年了,這次又是爲了什麼事突然召開記者會呢?”

“我看你剛剛在跟什麼人打電話,難道說是爲了電話裏面的人嗎?”

“電話裏面的人是男的女的,跟你是什麼關係?”

“華服集團總經理安風陌的自殺是不是跟你有關係呢?”

那些個記者你一言我一語的,根本就不給付錦回答的機會,但是一個記者開口後,所有的記者都像商量好的,突然沒有人說話。

就連鏡頭也轉向了那個說話的記者,還給了一個大大的特寫。

那個記者可能也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不過我卻很佩服她,明明看起來是一個瘦弱甜美的女生,在發現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之後,竟然只是愣了兩秒之後就從容的推了一下掛在鼻樑上的大框眼鏡,繼續說道“圈內一直傳着你和華服集團總經理安風陌的事,而且還有人拍到你好幾次都和安風陌走在一起,那麼我可以大膽的猜測一下嗎?”

那個女記者說完頗有禮貌的停頓了兩秒,但我沒想到的是付錦竟然還點了點頭。

那女記者見狀,甜甜的衝付錦笑了一下,就繼續說道“我猜你電話裏的哪一位是個女的,而且華服集團總經理安風陌的自殺跟電話裏的女人也有關係吧?是不是你有了新歡,所以就拋棄了安風陌這個舊愛,才導致他一時想不開自殺了,對嗎?”

我隔着電視屏幕朝那個女記者發送了一個大大的白眼,這麼強大的腦洞,完全可以寫一本宇宙超級豪華男男相戀被殘忍的第三者無情破壞的言情小說了。

回憶起付錦以往出現在電視屏幕上的樣子,我以爲他會直接痛罵一頓那個記者後就拍拍屁股走人。當然,這樣認爲的也不只是我一人,因爲好多記者都開始偷偷的擦着額頭上的細汗。

可付錦卻一反常態的鼓起掌來“很好,這位記者方便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嗎?”

好多人都爲那個女記者捏了一把汗,因爲大家都知道付錦有一羣強大的腦殘粉,根本就不要付錦出手,她們也會人肉出來這個記者,然後殘忍的讓她體無完膚。

記得以前就是因爲一個記者大膽的寫了一遍關於付錦的負面文章,就被付錦的粉絲給挖了出來,搞得那個記者丟失了工作不說,還被迫移民到了國外。而且從始至終付錦都是冷眼相看,也沒人斥責他的不對,他天生就有那種不被人討厭的能力。根本沒有一個人說過他的不是,反倒還一味地誇他心胸寬闊,受了那麼大的委屈都不吭一聲。

可這次付錦的表現卻讓電視機前的我和在場的記者都目瞪口呆。

他一反常態的沒有發脾氣,甩臉子,還意外的鼓起了掌問起了那個記者的名字,然而那個女記者的表現卻更是讓衆人大跌眼鏡。

“我叫柴香容,柴火的柴,香妃的香,容顏的容。”那個女記者淡定的說道。

我都忍不住想替她鼓掌了,因爲到目前爲止我都沒敢這麼正視着付錦說過話,所以心中不由的佩服起柴香容的勇氣,但我卻更想知道付錦到底是要讓我看什麼,難道就是爲了讓我看他和記者鬥嘴?

我猜不出來,又怕錯過付錦想讓我知道的事情,不過慶幸的是付錦也沒有過多糾纏就直接給了我一個大大的驚喜。

“首先,我想告訴這位柴記者,安風陌他並不是自殺的,這件事我會查個明白。其次,也沒有你說的什麼新歡舊愛,我和安風陌是最好的哥們,而我這次之所以召開記者會,就是爲了我一個特別要好的朋友打抱不平。”

“她叫文若,是我小時候的玩伴,可是就在前幾天,她卻差點被人謀害,而且謀害她的人就是她的閨蜜和老公。”付錦說着衝一旁的導演點頭示意了一下。

就見他身後的大屏幕上出現了齊浩和譚玲赤身裸體交纏在一起的照片,看照片的背景好像是在賓館。

照片一放出,底下的記者就像炸鍋了一樣開始吵鬧不休。

“那不是當紅的玉女模特譚玲嗎?”

“是呀是呀,我看她身下那人怎麼那麼像剛剛風生水起的紅裝公司的總裁齊浩呀?”

“什麼叫像,明明就是。”

“快拍快拍,當紅玉女模特和新進總裁偷情,這麼好的買點可不能錯過。”

接着就是一陣咔擦咔擦的拍照聲,我看着屏幕上出現的一張張齊浩和譚玲赤身裸體的照片,刷的一下就站起來身,恨不得分分鐘手撕了他二人。

同時,我也打心底感謝付錦,他跟我之間不過就是因爲一個安風陌,但他卻早出晚歸的幫我收集證據,幫我籌劃復仇。我心中對他那些不好的印象,也隨着照片一出頃刻間煙消雲散了。

呵呵,我冷笑着看着照片上癡纏一起的狗男女,我倒要看看,齊浩這次怎麼保住他的公司,譚玲怎麼保住她的玉女身份。而我,也該去看看他們的下場了。

但是比起這件事,我心裏卻更擔心另外一件,我的大仇就要得報了,可是安風陌爲什麼還不現身,他到底去了哪裏呢? 直播之後,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出門,卻被付錦的一個電話制止了,他讓我在家等他,等他回來了再說。

期間,我也問了安風陌的事,本以爲他不會說,可付錦卻出乎意料的說回家就會告訴我。

一想到那對狗男女的慘樣子,我心情就好的不得了,對於小保姆的冷嘲熱諷也沒有絲毫在意,第一次心滿意足的換上泳衣跳進了付錦家的泳池了。

可尷尬的事情來了,我前腳才溼漉漉的從水裏出來,後腳付錦就推門進來了。

我們倆目瞪口呆的互相對視着,我不知道付錦心裏在想什麼,可此時的我,說句誇張的話,心都跳到嗓子眼了。

我怕這個有人格分裂症的大明星會突然衝我發火,畢竟我沒經過人家的同意,就私自跳進了人家的泳池。

可是付錦的反應卻讓我大跌眼鏡,同時羞憤不已。

只見他愣了幾秒後就轉身關上了房門,然後優哉遊哉的走到我的旁邊,優雅的坐在躺椅上,目光肆無忌憚的在我身上環繞。第一次說出了讚歎我的話。

“嗯,身材還不錯!”

“你!”我羞得恨不得找個老鼠洞鑽進去,可浴袍還被付錦壓在屁股下,無奈,我只好決定溜之大吉。

一路狂奔到臥室之後,我才捂住發涼的胸口懊惱的蹲下了身,心中有些懊惱,除了齊浩,付錦還是第一個看見我穿泳衣的人呢,真是羞死了。

匆忙換好衣服後,我溼着頭髮輕聲輕腳的下了樓,遠遠的就看見付錦坐在沙發上背對着我。

縱使我腳步再輕,下樓多多少少還是有一點聲音,可我沒想到回過頭的付錦會反應那麼大。

“你這死女人,你幹什麼呢?你竟敢溼着頭髮到處走,我家的地板都給你弄髒了。你賠的起嗎?”付錦回頭看見我之後就刷的一下站起了身,指着我的修長食指還不忘誇張的顫抖。

我無語的翻了個白眼,這傢伙不愧是演員,瞧那小手指顫抖的,不知情的還以爲他真的被氣成那樣了。同時我在心底也確定了付錦這傢伙卻是有人格分裂症的嫌疑。

就聽他高聲喊道“紅袖,你出來。”

他話音剛落,就見那個小保姆從廚房裏快步走了出來,完全沒有了在我跟前的趾高氣昂。不過紅袖這個名字還真好聽。

因爲她好聽的名字,我對她好不容易升起了一絲好感,可這該死的小保姆竟然在掠過我的時候不動聲色的狠狠的踩了我一腳,順便給了我一個挑釁的眼神。

豪門禁:永恆之愛 然而,還不等我發火,那個叫紅袖的小保姆就唯唯諾諾的站在了付錦跟前,聲音甜的都快要膩死個人了“付錦哥哥~”

那小保姆紅袖一出口我就再次被毀三觀了,現在的保姆都這麼堂而皇之的勾引男主人嗎?

但付錦的話卻讓我重新刷新了對小保姆的認識。

“紅袖,你成天把自己打扮成女僕的模樣我就不說了,怎麼還任由這個陌生女人溼着頭髮在我家四處溜達。”付錦說着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什麼叫打扮成女僕的模樣?難道說,這個紅袖不是保姆嗎?而是這個家裏的女主人?不會是付錦隱婚的對象吧?畢竟好多明星都喜歡隱婚,這個大膽的想法在腦海中慢慢的成立起來,我全身上下就不止是頭髮溼了,連後背都溼了一大片,要是這個紅袖真的不是保姆是付錦的對象的話,我就死定了。

奇怪,我又不是在這常住,我怕什麼呀?我搖搖頭,想到自己並不是一直要看付錦的臉色,腰桿也就挺直了不少。也不顧頭髮上的水滴甩的到處都是,就對着付利刃一樣的目光也鼓起勇氣迎難而上“喂,我說大明星,你是不是應該好好去醫院做一下全面檢查?別一會一個樣的嚇人。不過一碼歸一碼,雖然你炸毛的時候就像一隻瘋狗一樣,但我還是很感謝你幫我做這麼多事。好了,就這樣,咋們後會無期。”

我說着也不看付錦那張風雨欲來的臉,更不管還在滴水的頭髮,就大步流星的朝門口走去。

雖然說我不是什麼千金大小姐,但我也是從小被我爸媽捧在手心裏長大,還沒受過這種屈辱,仗着自己是偶像就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樣子。我根本就沒必要受這個窩囊氣。

我越想越委屈,頭也不回的出了門,不過還好,外面一片晴朗,我也不用爲受涼感冒困擾,只是……

我摸了摸胸口的乾坤袋,仰頭正對着頭頂大大的夏陽,腦海中幻燈片一樣播着安風陌的樣子,時而腹黑痞氣,時而高冷霸氣。可是,安風陌到底去哪裏了?難道去投胎了嗎?可是他怎麼不跟我告別一聲呀?

一想到安風陌可能已經去投胎了,我心裏就莫名其妙的一陣難受,我想,大概是因爲這兩天他幫我太多,我下意識的依賴他的緣故。

頭擡的久了,陽光刺的我眼前一片黑暗,差一點沒一頭栽倒。站穩之後,我摸索着口袋,指尖觸及那張金燦燦的卡就不由的想起了安風陌財大氣粗的模樣,覺得有點好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