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金光從秦巖的食指和指迸射出,轟擊在殭屍貝勒的手心。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殭屍貝勒像斷線的風箏一樣,“嗖”的一聲向後倒飛出去。

不過他剛剛飛出不到兩米,像趕來的宇天成,用方天畫戟直接砍成了兩半。

戰孤城和慕容雪菡看到殭屍貝勒死了,他們沒有再前。

但是李天霸不一樣,他依舊拿出日月雙錘,“砰砰”兩聲,直接砸在了殭屍貝勒的兩半個屍體。

殭屍貝勒的屍體被兩把大錘砸的碎裂成無數塊,像一尊雕塑被打碎了一樣。

“媽的!居然敢對付吾們,簡直是找死!”

李天霸冷哼了一聲,看着碎裂成無數塊的殭屍貝勒破口大罵起來。

秦巖擺了擺手:“好了,我們趕快走吧!這裏不是久留之地!”

此時此刻,秦巖已經能聽到“呼呼呼”的破空聲了。

如果他猜的沒有錯,應該是有人追來了。

慕容雪菡他們都相應秦巖的話,來到了大門前開門。

但是令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這裏的大門居然被下了咒法,只有這裏的侍衛才能打開。

“主人,這下可麻煩了!”慕容雪菡有些鬱悶地說,她沒有想到會這樣。

其實秦巖也一樣,他也沒有想到會這樣。

秦巖摸了摸下巴,對慕容雪菡他們說:“來!我們幾個合力撞破大門!”

雖然秦巖覺得這個辦法行不通,但是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秦巖也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慕容雪菡他們對視了一眼,全部站到秦巖兩邊,同時施展各自的道術、鬼術向大門攻去。

但是很不幸,他們集合了所有的力量,都無法破開大門。

而且大門在被他們五個攻擊的時候,只是微微晃動了一下。 所有的人都呆住了,他們沒有想到會這樣。

如果打不開大門,那他們將無法離開地下宮殿。

“該死的!”李天霸急的破口大罵起來,原地來回走了幾圈。

“主人,我們怎麼辦?”慕容雪菡向秦巖望去,眼滿是期盼。

在慕容雪菡的眼,秦巖是無所不能的人,她覺得秦巖一定能想到辦法。

秦巖在心嘆了口氣,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雖然是陰陽鬼醫,陰陽鬼農,也是陰陽鬼匠,但是他不是開鎖高手。

在陰陽鬼匠,雖然記載了打量的開鎖技巧和符咒,但是秦巖根本沒有學習。

他覺得自己用不,再結實的門也擋不住他的咒法。

可是現在秦巖才知道,無論是計謀還是技藝,應該是來者不拒。

看到秦巖不說話,慕容雪菡知道秦巖估計也沒有辦法了。

她對秦巖說:“主人,即便沒有辦法,我也會和你死在一起!”

“對!大不了拼死一搏!”李天霸召喚出雙錘,站到了秦巖身邊。

宇天成和戰孤城也紛紛拿出了各自的法器,準備拼死一戰。

不一會兒,皇城裏面的侍衛追出來了。

這些侍衛是從三個方向追出來的,分別是西北方向的侍衛隊,正北方向的侍衛隊,以及東北方向的侍衛隊。

西北和東北方向的侍衛統領對視了一眼,當即命令手下開戰。

正北方向的侍衛統領攔住他們:“等一等!兩位兄弟,先讓我勸勸這幾個不知死活的傢伙。”

正北方向的侍衛統領沉下臉看向秦巖,指着秦巖破口大罵起來:

“小小螢火之蟲,居然也敢和日月爭輝。我看你們是活得不耐煩了!我現在勸你趕快歸降我們,否則的話我弄死你們!”

他一邊說,一邊步步緊逼地向秦巖走來。

慕容雪菡他們立即拿出了各自的法器,準備隨時攻擊侍衛統領。

其他兩隊的侍衛統領看到這種情況,立即皺起了眉頭。

正北方向的侍衛統領畢竟在孤身往前走,極易被秦巖他們合圍拿下。

在這時,正北方向的侍衛統領給秦巖使眼色,同時將左手放在胸前做了一個掐脖子的動作。

看到這裏,秦巖不由睜大了眼睛。

他這是什麼意思?爲什麼要掐自己的脖子,莫非是想讓我劫持他?

慕容雪菡他們也詫異無地看着這個侍衛統領,臉滿是好。

看到秦巖無動於衷,這個侍衛統領又給秦巖使眼色,並且繼續向秦巖走去。

“察哈爾,你幹什麼呢?快回來!”東北方向的侍衛統領察覺出不對勁了,立即大聲喊起來。

秦巖此刻已經確定對方的的確確是在叫他劫持,否則不可能走到他面前。

雖然秦巖不明白他爲什麼要這樣做,但是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秦巖當即雙腳點地,向察哈爾撲去。

察哈爾居然一動不動,任憑秦巖撲到他面前,將他劫持起來。

“你們都不要動,否則的話,我用符火燒死他!”秦巖左手掐住察哈爾的脖子,右手緊捏法訣,準備隨時燒死察哈爾。

察哈爾裝出害怕至極的樣子,對着另外兩個侍衛統領擺手,並且對他的手下大聲說:

“你們不要動,全部給我退後!”

“這……”西北方向的侍衛統領轉過頭向另外一個侍衛統領望去,眼滿是糾結。

他雖然接到了福王的死命令,一定要將秦巖他們帶回來。

但是此刻察哈爾在秦巖的手,他不敢輕舉妄動。

察哈爾雖然只是一個侍衛統領,官職並不是很高,但是他不是一般的侍衛統領,而是皇身邊的侍衛統領。

這樣的人,一般都是皇最信任的人,否則不可能讓他當貼身侍衛,更不可能讓他統領身邊的貼身侍衛。

這好像現在領導身邊的司機。

雖然只是一個司機,但是地位非常高,權利非常大,因爲很多人求領導辦事,都是通過司機搭線聯繫到的。

另一個侍衛統領無奈地搖了搖頭,他也不敢輕舉妄動。

萬一秦巖殺了察哈爾,皇追究下來,他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趕快給我打開大門,否則的話……你懂得!”

秦巖冷笑起來,眼寒芒閃爍。

其實秦岩心裏面清楚,察哈爾故意被他劫持起來,不是爲了給他開門找個理由嗎?

“好好好!我現在開!”

察哈爾戰戰兢兢地點了點頭,趕快拿出了一塊方形的石頭,交到了秦巖的手。

其實察哈爾現在一點都不害怕,他現在的面部表情全是裝出來的。

“不可!”另外兩個侍衛統領同時大聲叫起來。

可是秦巖已經接過了方形的石頭,並且將它放進了門的一個凹槽裏面,同時將魂力輸進了石頭。

大門“咣噹”一聲開了,然後響起了“咔嚓咔嚓”的齒輪相互咬住的聲音。

當大門剛剛露出一個縫隙之後,秦巖劫持着察哈爾,帶着慕容雪菡他們衝出了大門。

高冷大叔求放過 另外兩個侍衛統領當即帶着大批侍衛向門外衝去。

不過他們還沒有衝到門口,秦巖立即催動魂力,又將大門關了,並且在大門下了一道符咒。

這道符咒雖然只是一般的符咒,但是另外兩個侍衛統領想打開大門,至少也需要花費五六分鐘。

不過五六分鐘相對於秦巖他們來說已經足夠了。

他們可以輕輕鬆鬆地離開這裏,回到四合院。

只要回到了四合院,秦巖不怕這些侍衛了。

兩分鐘後,秦巖他們回到了地面。

當他們再次呼吸到度假村的空氣後,每個人的心都落進了肚子裏。

秦巖鬆開察哈爾,帶着滿腹的疑惑問:“你剛纔爲什麼要幫我?”

察哈爾笑了笑:“不是我要幫你,而是我家主人要幫你!”

“你家主人?”

“對!是當今皇!”察哈爾一邊說,一邊露出了恭敬的神色,似乎十分敬仰地下宮殿的那一位。

秦巖有點懵,他想不明白皇爲什麼要幫他。

按理說皇應該和福王穿一條褲子纔對。 重生之都市唯我至尊 察哈爾看出了秦巖的疑惑,笑着說:“福王想推翻我家主人的位置,所以他做的事情,是我們反對的事情!”

聽到察哈爾的解釋,秦巖在心瞬間釋然。

他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因爲這個原因躲過了一劫,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秦巖,我家主人想求你一件事情!”

“哦!說來聽一聽!” 我家愛妃超凶噠 秦巖來了興趣,想不到皇居然還有求於他,他想知道想求他辦什麼事情。

“估計用不了多久,我家主人可能要和福王攤牌,你能不能幫幫我家主人!”

秦巖想了想,當即點了點頭:“這個當然可以!”

雖然皇想利用秦巖,不過畢竟救了他。秦巖雖然不會像別人那樣,受人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至少也會幫一幫這位可憐的皇。

根據秦巖猜測,皇既然要求助外援,這說明福王的勢力極大。

“太好了!”看到秦巖答應了,察哈爾特別高興,攤開手掌對秦巖說,“秦巖,這是我家主人的傳密符,你可以通過這個和他聯絡。”

秦巖拿起察哈爾手的傳密符:“好的!”

“那你們走好,我現在回去了!”

“你不會有事吧!”秦岩心有些擔心。

既然皇的位置都岌岌可危,他這個把敵人放跑的侍衛統領,福王肯定不會放在眼。

“不會,有我家主人給我撐腰,福王是不敢動我的。”

察哈爾十分自信,根本不懼怕福王的報復。

秦巖張開嘴想勸他小心爲,不過話到嘴邊嚥進了肚子裏。

他覺得察哈爾畢竟是皇的貼身侍衛,皇肯定會保下他的。

“好的!咱們此別過!”秦巖剛準備轉身離開,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

馬家是在這裏失蹤的,而察哈爾又是侍衛統領,肯定知道馬家的失蹤原因。

說不定馬家現在被關在地下宮殿之。

“等一等,我還有一件事情想問一問。”

“你有什麼問題,儘管說出來。只要我知道的,一定都告訴你!”

“是這樣的……”

秦巖當即將馬家他們失蹤的事情告訴了察哈爾。

“哦!你說的是道法大會的那些道士啊!這個我知道!不過在我說出來之前,你可不要着急!”

察哈爾有些尷尬地說。

聽到察哈爾這樣說,秦巖腦海閃過一絲不詳的預感。

一般情況下,當對方這樣說的時候,馬家人有可能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了。

“事情是這樣的……”

察哈爾將他所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秦巖。

原來在度假村,不止有被深深埋在地下世界的殭屍皇帝殭屍王爺,以及他們的殭屍武大臣,還有一處靈窟被封印着。

這個靈窟也是開發商不小心挖開的。

在開發商挖開靈窟和地下宮殿之後,兩方勢力將度假村裏面的男女老少殺得殺,吃的吃。

爲了爭奪地盤雙方還羣毆了十幾次。

不過殭屍皇帝勢弱,每次都敗在了靈窟的邪靈手。

後來來了馬家等陰陽世家,靈窟和殭屍聯合起來對付各大陰陽世家。

各大陰陽世家沒有一個人逃出去,大部分都死了,只有極少數漂亮的女性被邪靈擄走了,還有一些實力超羣的道士被殭屍帶走了。

“唉!我估計你要找的人,十之八九都死了!”

察哈爾嘆了口氣,無奈地說。

秦巖擰起了眉頭,他萬萬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主人,馬嬌姐那麼漂亮,肯定被邪靈擄走了,你千萬不要傷心!”慕容雪菡在旁邊安慰秦巖。

“主人,你師傅天賦極高,是祭煉屍王的好材料,我估計你師傅也沒有死,說不定被他們擄到了皇宮祭煉殭屍了。”

李天霸也給秦巖分析起來。

秦巖想了想,覺得李天霸說的很有道理。

“察哈爾,我現在能聯繫你們皇嗎?” 我在地獄中誕生 秦巖擡起頭,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察哈爾。

察哈爾搖了搖頭說:“秦巖,我勸你現在還是趕快離開這裏吧!一會兒不但我們的人會追出來,甚至於那些邪靈也會來找你們麻煩!”

“當然了,如果你師傅真的在皇宮,我會和我家主人說的,他肯定不會把他祭煉成殭屍!”

“至於你的師姐,我們可愛莫能助了!因爲我們也不是他們的對手!這是皇爲什麼不讓我們隨便出來的原因,而且還在大門的下了咒法,爲的是避免和邪靈們開戰!”

聽到察哈爾這樣說,秦巖的心頓時不像剛纔那麼焦慮了。

畢竟他師傅不會再有麻煩了。

他現在最擔心的是馬嬌。

既然殭屍們都不是邪靈的對手,那說明邪靈的整體實力要殭屍們還強大。

可是現在他們都不是殭屍們的對手,自然也不是邪靈們的對手了。

看來只能暫時離開這裏去搬救兵了。

不過在搬救兵之前,秦巖肯定要了解一下雙方的實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