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着聽了兩句,連她標準的普通話都變成極具地方特色的方言了。

2020 年 10 月 26 日

爲首的大哥說道:“我們這行,小偷就是小偷,我們不幹別的,相當有原則。”

二哥說:“姑娘,奉勸你一句,今兒是碰到我們,我們只拿錢,不對人動手。下一回你碰到了,孤身一人追到這種地方來……”

三哥也嘿嘿笑,格外猥瑣:“這麼一個漂亮姑娘,這回是碰到我們,碰到別的人了……”

他沒說完,但話語中的意思,卻相當明顯。

周霜霜一擺手:“行了行了,別廢話了,你一大小夥子哥那麼多幹什麼?有哥了就能給你找女朋友讓你致富嗎?”

年輕人:………

大哥二哥幾個哥們:………

他們,他們還都沒有女朋友呢……

周霜霜有些不耐煩,伸出手來:“我還得回學校呢,把包還我。”

“不行!”

年輕人一摟包:“不能給她,十五萬呢!”

幾個哥們神情一肅,齊齊捏着拳頭走上來:“姑娘,對不住了!”

“不過你放心,我們打人很規矩,不打臉,也不佔你便宜。”

下一秒,巷子裏想起此起彼伏,抑揚頓挫的各色叫聲。 周霜霜踩着底下圓滾滾的……嗯……這是幾哥來着?

算了不管了,反正這些哥們,如今都東倒西歪,只剩呻吟的力氣了。

周霜霜拍拍手掌,心痛的撿起她的包,趕緊打開來看——

“還好還好。”

她拍着胸脯:“錢還在。”

一提到這個,所有人都忍不住熱淚兩行——十五萬呢!

他們偷了一輩子,都沒有一次性見過這麼大一筆錢!

可這筆錢被他們抱在懷裏,看都沒看一眼,居然就這麼被搶回去了……

還是被個嬌滴滴的小女生搶回去的……夭壽哦!!!

簡直無顏面見江東父老啊!

幾人心中默默垂淚,然而看周霜霜打開包,大家還是忍不住各自噙着一泡熱淚,想要看看十五萬放一起是個什麼樣……

然而周霜霜伸手進去掏啊掏,半天了,居然只從錢包裏掏出了一疊錢。

看那厚度,別說十五萬,一萬都沒有吧!

“女俠……”

被踩在腳下的不知道幾哥終於忍不住,顫巍巍的壯着膽子問道:“您不是十五萬嗎?”

莫非,跑的時候掉了?

再看年輕人,他也百思不得其解:“包重着呢,沒掉啊!”

周霜霜收起錢包,此刻不屑道:“你們傻啊,咋這麼沒有文化呢?與時俱進懂不懂?!”

三國懶人 “現在這年頭,誰還傻子一樣帶十幾萬現金到處跑?那肯定都是網上轉賬啊!”

“我是有十五萬沒錯,可是就拿了三千塊錢現金,剩下的人家轉卡里去了啊……”

至於包重……周霜霜從裏頭拎出一大袋牛奶糖,就是那種據說三顆可以泡一杯牛奶的那種,沉甸甸的,足足2000克呢!

伴隨着她不屑又理所當然的聲音,幾個哥們只覺晴天霹靂,差點沒把他們一個個的劈起來!

沒十五萬?!

沒十五萬你瞎叫喚啥?!

他們哥幾個命都豁出去了,就爲了這十五萬,如今、如今……

幾人對視一眼,身體的痛楚和精神上的雙重打擊,終於讓他們再也留不住眼泡裏的熱淚,嚎啕大哭。

一邊哭一邊哽咽:“女俠,女俠……咱們知道錯了……”

“別再打了……”

周霜霜也沒打算再打他們,此刻,看着這幾個鬼哭狼嚎的人,她腦中念頭一轉,便問道。

“我看,你們對帝都挺熟悉的?”

可不是熟悉嗎?小巷子鑽來鑽去,硬是沒撞上死衚衕,這還不是一般的熟悉呢!

大哥勉強擡起頭來,謙虛又謹慎的回道:“熟悉倒算不上,畢竟帝都那麼大……不過,咱們幾個對這一片,還是挺熟悉的……”

這地方離大學城不算遠,也沒有近到繁華的地步。同時,商業街是有,可一般都是些輕奢專賣,黃金珠寶類爲主,雖然離大學城不算特別遠,但是學生們反而並不愛來這裏買東西……

既不偏僻,也不會太貴,人也不會太多……

周霜霜琢磨着:“這地段不錯啊!”

“喂。”

她踩踩腳下的不知道幾哥,問道:“這片你們熟是不是?我問你們,周圍有沒有倉庫出租?”

倉庫……

租房子……

幾個人有些納悶,但大哥之所以是大哥,就在這時候體現出來了。

只聽他殷勤的問道:“是是是,我們熟!請問女俠,您想要個什麼樣的倉庫?”

周霜霜哪裏知道啊,她又沒有經驗。

但是,她有錢,這就夠了。

“空間大,沒糾紛,地方隱蔽一點,價格適中。”

這……

大哥都快哭出來了:這要求說了跟沒說是差不多的啊?就跟請吃飯人家說隨便是一個道理……

但是強權之下,他也沒得反抗的餘地。

周霜霜看看此刻的天色,太陽剛剛落山,天還亮着呢!

而帝都的夜生活,要再過兩個小時纔開始。

兩個小時……足夠了!

她站起來,把腳底下的不知道幾哥放了。

圓滾滾的漢子下意識又滾了一圈,連忙艱難的爬起來。

“哎,你們肯定知道的吧,合適的倉庫之類的。現在趕緊打電話約一約,我想租呢。”

周霜霜笑了笑:“別想跑哦,不然你們剛纔說的那些落腳地,我會叫你們一年都回不去的。”

“不不不!”

大哥連忙搖頭。

開玩笑,誰要跑了?這姑娘剛纔把他們的老底都套出來了,還說他們如果不幹好事,她就把他們的照片打印出來,全部貼落腳地的牆上……

十里八鄉的,誰不知道誰啊?真這麼貼照片,哥幾個臉面還要不要了!

不行不行,絕對不行!

他想了想,此刻謹慎的回道:“女俠,不用打電話,我認識一個倉庫區的人,那一片都是倉庫,車好進,人少去,倉庫面積也大……”

這麼巧?

周霜霜狐疑的看着他:“我一說你們就有……該不會是想騙我吧!”

“女俠!”

大哥都快哭了:“咱們幾個在你手底下捱打了那麼久,手機都沒得碰,就算想要做局,也沒那個機會啊!”

“對對對。”

偷東西的小年輕上來:“女俠,不騙你,我們,我們真認識倉庫區那邊的人……我,我們……”

他說着,臉上就帶出了兩分窘迫:“我們原本跟他們合作,帶人看房,然後收了租金不認賬的!”

哦。

周霜霜面無表情。

他說的含糊,但這種事周霜霜聽周爸講過,騙子會充當中介帶人看房,或者商鋪之類的,然後有“房主”來引導,說一個低價,如果看中了,就多付點定金,第二天再來籤正式的合同。

然後……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定金收了,房主也不是真正的房主,幾人拍屁股一跑——

自然就沒後續了。

但此刻,小年輕在這裏一個勁兒的表忠心:“女俠您放心,我們今天絕對踏踏實實做事,您儘管看,我們有鑰匙,看中了給個差不多的價錢,您就直接用!”

想了想,又多加一句:“這回是真合同!我們也跑不了!看中了,押金都可以不要!”

說出這句話,他們的心都在滴血——這女俠這麼厲害,到時候如果不肯給錢,那他們就得自掏腰包……

夭壽哦!!! 周霜霜要租倉庫,也不是臨時起意的。

暈過去後,她做了夢。

夢裏都是些散碎的片段,周霜霜也是醒來後,費了許多心思才捋清的。

夢裏,有漆黑的夜空,璀璨的羣星,茫茫的宇宙,一顆顆新生又或者正在毀滅的星球……

那種壯觀與奇詭,璀璨與永恆,是她從未接觸過的神奇景象。

在夢中,有一顆生機旺盛的星球……

然後,羣星墜落。

天空一場盛大的流星雨之後,有一顆小小的隕石,悄無聲息的砸落在人跡罕至的郊區。

因爲是夜間,隨之而來的暴雨又替它掩蓋了所有痕跡,沒有人查覺它的存在。

它很快便感受到了這顆星球充沛的生機。

然後,吞噬。

沒有緣由,無所謂應不應該,它就有意識了。最先擺在眼前的,就是大地豐沛的營養,和大地之上孕育的生命。

這是一場饕餮盛宴!

美食就在嘴邊!

小小的隕石中散發着奇異的波動,就像輻射一樣,橫掃整片土地。

生命力被源源不斷的抽取,河水乾涸,海水失去生機,不論是參天樹木,還是低矮的灌木叢,抑或只是一蓬綠草,統統都沒能逃脫這個厄運。

很快,因爲本身的獨特性,從隕石在的地方開始,地底深處,發生了可怕的變化。

肥沃的土壤,突然一寸寸轉化成沙礫一樣的晶體了。

無上征服系統 而在這時候,許多行走在地面的人不小心被過度抽取生命力,整個軀體便提前失去活性……

他們失去了靈魂,留下的,只有被飢餓充斥頭腦的行屍走肉。

而僥倖存活下來的人,面臨的,就是飢餓和匱乏,還有本應是同類的敵人。

而夢境的碎片拼到最後,周霜霜才查覺,那個隕石所謂的吞噬,其實無所謂是什麼生機,它想要的,是力量。

是種子破土而出時,蓬勃的生命力量。

是樹木奮力爭取陽光雨露時,不停生長自身的力量。

是悄悄孕育了許多微生物的,大地溫牀般的力量。

還有人們行走時,腳下踩踏的力量……

還有。

開元通寶那連通時空的力量。

這力量前所未有,實在太過誘人,讓它哪怕幾次交鋒都沒佔到便宜,也仍舊不肯放棄!

而如今,周霜霜用自身作爲媒介,開元通寶的力量引誘着它,終於,有一方成功吞噬了對方。

周霜霜看着半空中那道隱隱約約的門的輪廓,忍不住也鬆了口氣。

……………………

但接下來,她又該操心了。

大地是恢復正常了沒錯,水資源要不了多久,也會從地底重新涌出……可那些微生物呢?

還有已經絕跡的昆蟲花鳥,河蟹魚蝦,甚至各種動物?

這這這……

周霜霜想到這些,只覺眼前一黑。

恐怕接下來,她不光要準備各色種子,還得做起農林牧漁的生意了。

這可什麼時候是個頭?又是要花多少錢喲……

還有那箱珠寶金銀,她能不能順利變現,還是兩碼事呢?!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星球是具有自我調節能力的。但是就算是要調節,她好歹也得給出個引子吧!

這個工程,怕不得要耗費她一輩子的時間了啊。

周霜霜哀怨的想到。

難不成,末世裏的自己,就得一直留在那裏?

而且,種子什麼的到底不佔地方,她說着謊,勉強也能圓上。

可隨着人們生活水平逐漸恢復,她這漏洞百出的謊話,還怎麼擋的了有心之人的暗自揣摩?!

而且,她要怎麼一頭豬一頭羊一隻老鼠一棵樹的送大件過去?!難不成還能叫快遞嗎?

………………………………………

周霜霜看着面前連成一排的大倉庫,終於下定決心,豪爽的一揮手:“我全租了!”

這麼壕氣萬分的大客戶就在眼前,要租的,還是他們平常不好租,用來設局坑人的偏僻地方,倉庫的老闆心頭狂喜,此刻看着帶她過來的那幾個哥,簡直是恨不得抱着他們狂喜狂笑!

現在網絡發達,他們老是在這裏設局,雖說錢也掙了不少,可到底口碑壞了,許多人租倉庫,都不敢往這裏來。

老闆看在眼裏,早就急了!

你說他之前怎麼就豬油蒙了心,好好的正經生意不做,非得想出這麼個外招呢?!

這不是丟了西瓜撿了芝麻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