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大哥不用在意,只是一些在我店裏住宿的……”唐牧北遲疑一下沒把“厲鬼”說出來。

2020 年 10 月 25 日

畢竟對於普通人來說,厲鬼什麼的,通常不太能接受了。

他本來就對鬼神邪魔之類的事情神經性過敏,別再給嚇着咯。

原本想看看除魔人的祖傳物件長長見識,結果不小心自己還接受了人家的傳承功法,這下不想管也得管了。

因此唐牧北擺手道:“我先幫你念念大事記裏的記錄,如果真的有詛咒肯定會有記載。”

“麻煩你了。”魏千尺不在糾結店裏有鬼怪的問題,開始聚精會神準備聽着。

“除魔人魏家大事記:魏氏家主杉澤謹記,私于山間遇青面惡獸,幸得樵夫搭救養傷數月。因見餘憨厚純良,茲傳下除魔之術,誓除邪魔爲己任……”

大事記開篇就是古文,唐牧北認真緩慢念着,不多時只覺得雙目刺痛,就連氣血都有幾分翻騰。

他又試着堅持了半分鐘,精神力也開始有些虧損。

看來這魔皮簿還真不是普通人能吼住的!

“不行,你們祖傳的這些書卷是用特殊方式刻上去的,看久了精神力承受不住。”唐牧北沒好意思說自己境界太低。

畢竟重要事宜都得是魏家家主親自記載,看樣子他們至少有六品以上的實力,自己小小一品修士想讀完這幾本書卷,得花費不少功夫和精力。

魏千尺搓搓手訥訥道:“反正我現在沒什麼事要忙,不趕時間。我在這附近訂個房間先住下,你彆着急慢慢來!”

“那好吧,明天我應該一天都在店裏,你有空就過來。”唐牧北應下以後兩人互換電話,以便聯繫。

送走魏千尺,唐牧北抓緊時間趁着身體精神力雙疲憊,開始運轉功法修行。

晚上六點來鍾,妖刀護送着楊藝來到俱樂部。

“牧店主,要麻煩您啦!”妖刀有幾分擔心看着楊藝,“可能是昨天晚上您進入他心竅,引起對方警覺的緣故,今天他身上的氣息有些古怪,還好沒發作。”

楊藝給他打了個招呼,然後很靦腆的坐在沙發上。

“好像是有些不太對勁。”唐牧北微微皺眉,覺得所有行動必須加快進度!

所以他趕緊給三江居士聯繫,對方回覆最晚三天內會到店鋪中來匯合。

在那之前,他們兩個綁定在一起後儘量不要離開店鋪的護主法陣。

“還好綁定法術不是很難,咱們這就開始吧!”

先用準備好的硃砂在地上畫了個小型法陣,然後各個角落擺放上靈石,以供陣法運轉。

他的實力不夠也只能用靈石來湊了,否則不一定能綁定成功。

衆厲鬼從來沒聽說過能有法術將兩個人心竅綁定在一起,因此都過來瞧熱鬧。

楊藝雖說沒有靈根不能修行,可他天生陰陽眼,能看到店裏的衆位厲鬼。

好在他膽量夠大,被衆鬼圍觀也沒覺得害怕。

妖刀緊張兮兮的幫忙護法,渾身散發出來的凌厲氣息特別嚇人,似乎連空氣都能給切割開。

僅從這一點就能看出它特別在意楊藝的安危。

“這就開始了,你放輕鬆就可以,過程很快的。”唐牧北示意他現在自己對面位置,準備啓動陣法。

楊藝順從的點點頭,看着他手上突然蒙上一層金色似霧似煙的物質。

並沒有實質,看上去更像是一種金色光芒。

可就在這道光芒出現的同時,楊藝突然覺得有些心慌。

他下意識想逃跑!

似乎那道看上去很美的光芒隨時能致自己於死地!

然而心慌的時候,楊藝的理智卻在告訴自己不可以逃跑。

這道光芒是來挽留自己的,若是逃了可能一輩子都擺脫不掉吸血的噩夢!

兩種念頭在他心中搖晃不定。

妖刀能感覺到他的變化,雙眼微眯一股殺氣立即迸發!

作爲主陣人的唐牧北自然也能感覺到楊藝的猶豫,所以他不敢輕易出手。

三江居士給的法術冷卻時間需要三個小時,若是一次沒有成功,恐怕楊藝的配合程度會更低。

就在他等待最佳時機的時候,妖刀突然迸發的殺氣把對方心竅中的傢伙震懾住幾秒鐘。

王爺勇猛:廢材五小姐 “就是現在!”唐牧北察覺出那東西放鬆了一絲爭鬥之意,當即出手!

金色功德之力在法術的作用下開始拉長化爲細絲,然後隨着陣法的靈氣運轉直接鑽入楊藝體內!

從妖刀震懾到唐牧北出手,前後不超過兩秒鐘。

當楊藝心竅中的東西反應過來強行控制他要逃脫的時候,唐牧北的功德之力已經在他心竅位置化爲一張金色大網。

“還想跑?給我封印!”

眼看楊藝向大門口衝過去,唐牧北心念一動功德之力隨即發力,將他心竅緊緊包裹住,一個金光閃閃的封印陣法閃現出來。

楊藝只覺得瞬間心臟像被人捏住一般用力砰砰跳了兩下,然後就眼前一黑什麼也不知道了。

“這個封印法術果然有效。”妖刀箭步上前第一時間將暈過去的楊藝托住,然後感知了一下他的狀態。

除了心竅中能量被封印鎖住以外,楊藝的身體沒有任何問題。

“大概五分鐘以後封印會自動解除,若是那傢伙還不老實,就繼續封印,直到三江前輩趕過來幫忙徹底解決問題!”

親測有效,唐牧北倍感欣慰。

只是兩個人距離不能超過三米有點麻煩,自己稍微看管不到位,他跑了咋辦?

“牧店主是在擔心距離問題嗎?您放心,我有辦法。”妖刀猜出他的困擾之處,雙手一搓用自身刀意凝結出一條繩子!

然後,他直接就把倆人給綁住了!

簡單粗暴,很符合妖刀的作風,特喵直接就捆綁的死死地!

整個繩子僅有兩米多長,唐牧北起身試了試,刀意繩子繃緊以後除非拖着楊藝走,否則無論如何都掙脫不掉。

“喲喲,牧店主你們這就綁定啦?”好不容易從衝擊中醒過來的無瞳看到這一幕頓時樂了,“得綁多久啊?

說實話,另外一邊要是綁個小美女那可就有意思了,畫面也好看。

綁個男孩子,怎麼都覺得不太對勁。距離這麼近,你倆晚上怎麼睡啊?

想想那個畫面,嘖嘖,簡直辣眼睛!” “你想體驗地獄遊覽豪華套餐嗎?你想一步踏進十八層地獄嗎?不要停無瞳,繼續作死下去,你會死的很爽!”

嚶年模仿着無瞳朗誦詩歌的語調,調侃道:“真是不作死不舒服斯基.無瞳。”

無瞳空洞的眼眶往它身上瞄了一眼,隨後一把抓住嚶年後脖頸哈哈笑道:“我學了個新技能,一二三走你!”

話音剛落,無力反抗的嚶年就被它扔出去了。

唐牧北:……

這些厲鬼的畫風好像越來越跑偏了,剛開始它們不這樣的吧?

果然,我不應該開俱樂部,而是該把店鋪打造成鬼屋比較好嗎?

那樣以來住在二層的厲鬼們畫風會稍正一點?

最起碼應該能保持住厲鬼該有的氣質吧?

妖刀:……

“牧店主,您該考慮考慮挑選出景瑤城內有特長的厲鬼入住,否則再過段時間去參加店主年會,總不能帶這麼幾個逗比過去吧?

每年的年會都是各個店主展示軟實力的時候,您可別被比下去了。”

看着掐成一團的無瞳和嚶年,妖刀忍不住暗自搖頭。

“哈?”唐牧北一臉懵逼,年會他倒是聽羣裏其他店主提起過,可展示什麼軟實力?

難不成,去參加年會還要帶打手?

“您不知道要參加年會嗎?”妖刀也懵了。

咱倆到底誰是店主?

牧店主,您上任半個月了不會連這個都不知道吧?

看他茫然的眼神,妖刀嘆口氣將店主年會的情況簡單講了一下。

與所有公司的年會基本相同,店主們的年會無非是讓忙碌於工作中的衆僚有機會同框。

大家吃吃喝喝玩玩,促進一下感情。

順便不少合作業務都是在年會酒宴上談妥的。

當然了,作爲各地區厲鬼主管,每位店主可攜帶三名厲鬼參加年會,這時候就是各位暗中較勁的開始。

誰的厲鬼能力強,哪位店主就越有面子。

俗話說強將手下無弱兵,就是這個意思。若是帶來的厲鬼能夠贏得友誼聯賽冠軍,那簡直不要太爽。

除了固有的獎勵品外,還有機會得到探索祕本的機會。不管對於店主還是厲鬼,都是難得的機遇。

因此每年年會,都是各位店主選拔有志厲鬼的時候,各路厲鬼也會想盡辦法獲得一個參加名額。

“那……參加年會的時候,我要帶誰去?”唐牧北迴頭看看大廳裏的厲鬼們。

機遇往往伴隨着危險,既然有聯賽肯定會有傷亡,自己上任剛半個月,會有厲鬼願意隨自己賣命去嗎?

“牧店主,要不咱們在景瑤城舉辦個選拔大賽吧?到時候挑出來合適的厲鬼帶去年會!”祁天佑擦拳磨掌躍躍欲試,“我第一個報名!”

宿陽伯老神在在道:“去參加年會的厲鬼並不是武力值越高越好,每年的聯賽都有不同命題,可惜李店主在任這麼多年,沒參加過一次年會,所以我們也不太瞭解內情。

還是等桃娘出關以後,讓她打探些情報,咱們再準備方案比較好。

反正還有時間,不用着急。”

唐牧北暗自琢磨着,桃娘出關以後肯定會特別忙,籌劃的百鬼夜行還沒舉辦;二十四號的開業典禮也正在籌備;現在又要考慮參加年會的鬼選,桃娘都快變成俱樂部主管了!

要不要考慮給它開點工資什麼的?要不,住宿費再打個折?

接下來的一天時間俱樂部裏很安靜,除了魏千尺來過一次外,並沒有其他人上門。

五穀對自己的新工作充滿熱情,早出晚歸過的可充實了。

到了第二天傍晚時分,三江居士終於來電話了。

他集合了幾位前輩,從灰界傳送到陰界再傳送到店鋪中,專程來會診楊藝的心竅問題。

“果然是心竅略微殘缺,只是他被入侵的時候年齡很小,在生長過程中對方已與心竅完全融合在一起,這是以前從未見過的案例。”

簡單寒暄過之後,三江居士爲楊藝做了詳細檢查。

他的儀器堪比科幻大片,尤其是利用類似心電圖的機器來監控心竅,這一點尤爲創新。

唬的楊藝一愣一愣的,分不清楚對方究竟是修士還是醫生。

說是醫生吧,他的所有器械都用一種盈盈白光催動,看起來跟妖刀的氣息很像;

說是修士吧,誰能跟我說說,這臺超大型CT掃描儀是幾個意思?

妖刀有幾分擔憂問道:“能將心竅中的東西逼出來,又不影響他的身體,能有多大把握?”

“認真的說,一成都沒有。”回話的是三江居士請來的著名鬼醫――寒疆子。

他仔細觀察楊藝的心竅內部感嘆道:“這是第一案例,我們沒辦法確定對方是如何完美補充了殘缺位置,所以暫時無法找到合適的替代品。

就算我們現在能聯手將對方逼出來,這孩子殘缺的心竅怎麼辦?

心竅在人體中佔據最重要的位置,就像一顆充滿氣的氣球,突然少了一塊會立馬漏氣的!

所以逼出來問題不大,最大的問題是不影響他的身體。

我們一羣老頭子聽三江說了這事,立即推開所有事務跑過來,就是因爲從來沒見過這種情況。

沒見過,就意味着沒有任何經驗可以借鑑。逼出來以後他的心竅怎麼維持現狀?這是很大的一個問題!”

“所以我們能做的只有收集數據和資料,然後進行科研分析,至於現在就動手將佔據心竅的東西逼出來,那肯定不行。他現在必須維持現狀,纔沒有性命之憂。”

另外一位鬼醫也直搖頭。

唐牧北暗自嘆口氣,自己好歹也蹭了個鬼醫畢業,略懂一二。

他們幾位說的比較含蓄。

實際上如果沒有辦法能在逼出那東西的同時將心竅補上,楊藝就真的完了。

雖不至於立馬死亡,但心智瞬間喪失是肯定的。即便以後再有辦法補全心竅,他也要再次從零開始。

更何況,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找到能彌補心竅的方法。在那之前貿然動手,楊藝百分百會變白癡;若不想辦法治療,他會逐漸被寄生物榨乾。

左右沒有兩全之策,這該怎麼辦?

“分析研究需要多久?”妖刀擰着眉心情急躁。

寒疆子看看衆位朋友苦笑搖頭,“補齊心竅在此之前一直被認爲是不可能的事,但這位小朋友的案例出現,說明心竅可以用某種方式補齊,可對方如何做到的,目前來說還是個謎。

至於需要多久,那真不好說。也可能一兩年內就有建樹,也可能要十幾年幾十年甚至幾代人去摸索研究。”

“那……如果我還想活着就只能依靠這個束縛法術和牧店主捆綁在一起嗎?”楊藝失望問道。

三江居士無奈點頭,“看來只能如此。否則對方遲早有一天會徹底吸乾你或者將你奪舍,要麼就一次性將其逼出來,你最好的結果就是喪失心智……”

唐牧北:……

日鬼哩!

要知道會這樣,就應該讓妖刀跟他綁定啊!現在只能維持現狀不能隨便解綁,這可咋整?

喵是現碼現發,手機打字巨慢,錯別字還多。大家體諒下,喵儘快把手頭的事情搞定,穩定下來就能穩定更新啦!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楊藝已經跟自己綁定在一起,暫時不能解開了,得想辦法呀!

“能不能試着解綁一下下,然後由妖刀跟他綁定在一起?”唐牧北試着問道。

寒疆子嚴肅搖頭道:“不能冒險。他現在的情況還算良好,個人認爲主要原因是牧店主的功德之力功不可沒,對對方有絕對的剋制作用。

若是換作其他人用靈力牽制,恐怕沒有如此好的效果。

目前往最好方向推算,對方被功德之力困在心竅中無法吸取他的生命力,然後開始慢慢消耗自身能量。

在它尚未死亡之前,我們能找出補救辦法,補齊心竅。否則一旦寄生物死亡,楊藝還是要面臨心竅殘缺問題。”

怎麼說楊藝都逃不過去,這孩子也真可憐。

唐牧北看看他,想安慰卻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這樣的話,我應該也堅持不了太久。”楊藝卻是超乎常人的冷靜,“牧店主,麻煩你幾天。等我心竅裏的傢伙沒有營養汲取,快餓死的時候,拜託幾位前輩出手將它逼出來,不用在乎我的結果怎樣。

反正就算是苟活於世,也遲早被它奪舍,我寧可清清白白的死,也不想成全吸血惡魔。”

“你別多想,大家肯定會想到辦法的!”妖刀內心煎熬,卻表面從容安撫他。

上一世從巔峯隕落,沒有身死道消算是僥倖;

然而這一世不能修行還被困擾多年,妖刀覺得主人的經歷太過蹊蹺。

主人在時生死之交也有幾位,自然個個都是稱霸一方的大佬,爲什麼主人隕落轉世後,沒有一位肯出手相助?

若沒有自己奔走尋找,這些年又儘量寸步不離,楊藝很可能早就被心竅裏的傢伙害死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