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充氣娃娃不是讓玲玲給扔了嗎?怎麼會又出現了?”小二看了看玲玲緊關着的房門小聲地說了出來。

2020 年 10 月 25 日

充氣娃娃出現的那一天,玲玲已經有好幾天沒有回家了,應該不會是她的吧。我盯着小二,小心的看着她的反應。

她的嘴角忽然揚起了一個諷刺的弧度,你該不會是準備跟我說,是懷疑我吧? 搞了半天錢小楠別墅裡面出現的黃皮子居然是從這裡來的,估計這些傢伙也是被帝江內丹給吸引過去的。

樂天以前以為這些東西和背後要害錢小楠的人有關,現在看來不是的。

「大師?大師怎麼了?」

墳地外面的女人看到樂天背著中年男人出來了,她急忙湊上去問道。

「沒事!只是暈了而已。」樂天搖搖頭。

女人鬆了口氣。

費了不小的勁將這個傢伙背回了他的家,這天都要亮了,樂天累的一身汗。

「啪啪啪啪……」

崔玉潔愣住了,她看著樂天狠勁的扇這個大師的耳光,沒幾下大師的臉就紅了。

「我讓你裝!你今天要是能繼續裝下去,老子就放過你!」

樂天惡狠狠的說道,柳葉早就掉了,這傢伙還在裝暈。

又是十幾個耳光,中年男人終於忍不住了,他急忙睜開眼,對著樂天連連擺手。

「說!生死針的針譜在哪裡?」樂天喝問。

中年男人的臉已經徹底的腫了,他連連擺手示意樂天不要打了。

「在裡屋,在裡屋……」他說道。

「哼!去拿。」樂天哼了一聲。

中年男人急忙爬起身,捂著臉就跑進了裡屋,這一次樂天可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他也直接跟了進去。

中年男人一看,跑估計是跑不了了,他都四十多歲的人了,對方是個年輕人,論體力自己也不是對手啊。

他打開了裡屋放在炕上的那個大箱子,從裡面翻出了一本皺皺巴巴的書。

這書的顏色都變暗黃了,如果不是自己做舊的話,那應該是一本很古老的書了。

「就是這本了!不過這上面的東西只能看懂一點點,其他的都是一些鬼文。」中年男人哆哆嗦嗦的將書遞了過來。

樂天接過來看了一眼。

「你怎麼知道是鬼文?」他問。

「大仙告訴我的,他告訴我這本書我不能學,它說鬼文不是一般人可以學的會的,所以我就沒學……這本書是我祖上一直傳下來的,也不值什麼錢,我也沒放在心上,你如果想要的話……你就拿走吧,」中年男人看著樂天。

他現在就想趕緊送走這個瘟神!

樂天翻開書看了看,這個傢伙說的沒錯,只有第一頁可以看得懂,用的是正楷小篆,後面的都是以些鬼畫符一樣的文字。

而三戶生死穴的針法就記錄在第一頁。

「我不白拿你的東西……多少錢你說吧。」 異世無冕邪皇 樂天看著他。

「不要錢不要錢……你拿走吧。」中年男人連連擺手。

樂天想了想,將書放進了自己的口袋。

「既然我拿了你的東西,那我就不能白拿,我送你幾句話吧……」

中年男人看著樂天,送自己幾句話?自己當大仙這麼久了,這句話他和許多人都說過,你一個年輕人還真的以為自己了不起了?

不過心裡念叨,他臉上可不敢表示出什麼。

「第一!以後看到黃皮子躲著走……千萬不要再去主動招惹它們,否則你真的會死,外面那個孩子看到的顏色代表的是命數!那可不是簡單的說說的……我今天替你改了命數,但是如果你自己再去作死,我也管不了。」樂天慢慢的說道。

中年男人不置可否,沒有了大仙……他在這十里八村還算個屁啊。

他早就習慣了被人大師大師的喊,把自己當神仙一樣的尊敬了。

「第二!我相信你的手裡已經有不少的錢了,你最好是馬上從這個村子裡面搬走,找一個沒人認識你的地方,如果你這被某些心懷不軌的邪道人物盯上,你會知道什麼是比死還慘!」樂天繼續說道。

中年男人嚇了一跳,他謹慎的看著樂天。

「第三!將你的心思全部都收拾好,老老實實找個屬虎的女人結婚,記住了……一定要屬虎!」樂天說完了。

中年男人看著樂天轉身離開的背影,他長長的吐了口氣,看了看窗戶外面,天色已經亮了。

「大姐……我們走吧。」樂天對崔玉潔說道。

「我孩子……」崔玉潔看了看自己的兒子。

「大姐,您兒子的病這個大師治不了,我來幫你治吧。」樂天笑著說道。

「大兄弟……你能治?你要是能治好我兒子,我給你磕頭,我感激你一輩子啊……這孩子這個樣子連學都上不了了。」崔玉潔感激地說道。

樂天點點頭,示意她放心。

兩個人抱著孩子離開了,附近找不到車,兩個人只能步行,離開了村子,崔玉潔實在走不動了。

一宿沒休息,一個女人能有多少體力?

樂天想了想,他拿出電話打了出去。

「喂?是不是又想我了?」高小秋的聲音從電話里傳出來。

她的小店還沒關門,不過也馬上要關了。

「咦?聽你這個高興的聲音……昨晚生意不錯啊?」樂天問。

「是不錯啊,昨晚賣了好幾件東西,還收了兩件寶貝呢……你有什麼事?」高小秋回答。

「你過來接我一下,我在城北郊區的北窪村外面!」樂天說道。

高小秋愣了一下。

「北窪村?你去那麼遠的地方做什麼?」

「我發現了一個孩子,這個孩子有生死眼!」樂天簡單的說了一句。

「什麼?生死眼?我馬上到……這個孩子一定要看好!」高小秋急聲說道。

樂天看著掛上的電話,他愣了一下,高小秋看起來居然比自己還緊張。

「大姐,等一會吧,我讓人來接我們。」樂天對崔玉潔說道。

崔玉潔點點頭。

「大寶……」樂天招招手。

「叔叔!你答應我的糖還沒給我呢。」大寶過來幽怨的看著樂天。

「呵呵,叔叔答應的怎麼會失言?不過叔叔現在身上沒有,等一會叔叔帶你去城裡,你想吃什麼樣的糖,叔叔都給你!」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大寶點點頭。

「大寶!你不要動……叔叔看看你的眼睛。」樂天說道。

大寶一動不動。

樂天看著大寶的眼睛,這孩子的眼睛非常的清澈,瞳孔黝黑無比,不過仔細地看過去,他的眼睛內有一圈一圈細細的血紋,這可是生死眼啊。

據說這樣的眼睛如果徹底被激活,看上一眼就可以定人的生死!

恐怖無比。 可惜,大寶是永遠也不可能激活生死眼的,他也承受不了生死眼帶給他的壓力,樂天估計再等五年,大寶的眼睛就會瞎了。

浪費了一對生死眼,那可真的是暴殄天物!

遠遠的看到一道煙塵疾馳而來,樂天抬眼望去,可見高小秋是用什麼樣的速度趕來的。

「人呢,人呢?」

高小秋一下車就嚷嚷。

「在這呢!有必要這麼著急?」樂天拉過大寶。

「我先看看!」高小秋急忙蹲下聲。

大寶也在看著高小秋。

「姐姐……你是紫色的!」他奇怪的說道。

高小秋一愣,她下意識的看了看樂天。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紫色的人……好美麗!」大寶笑呵呵的說道。

「是嗎?那你看這個哥哥是什麼顏色?」高小秋不著痕迹的問道。

大寶看了看樂天。

「這是叔叔不是哥哥……叔叔是青黑色的!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青黑色的顏色。」他疑惑的說道。

以他的小腦袋自然想不出紫色和青黑色代表著什麼。

高小秋看了看樂天,青黑色?

「姐姐……你知道青黑色代表著什麼嗎?大寶不懂。」大寶天真地問。

高小秋猶豫了一下。

「蒼!」她回答。

大寶依稀是沒聽清,不過高小秋可不會和他多說,她站起身。

「這孩子控制不住生死眼啊!」她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喊你來就是想看看你有沒有什麼辦法?」

高小秋想了想。

「你有辦法嗎?」她反問。

「我的辦法只能強行挖掉大寶的眼睛……只不過這樣雖然能保留生死眼,但是對於大寶來說就太殘忍了。」樂天皺眉。

這話他說的聲音很低,如果被崔玉潔聽到,估計她是不會同意的。

「可以換眼!」高小秋想了想回答。

「換眼?怎麼換?」樂天一愣。

「找一個和大寶相差無幾的孩子,兩個人換眼……我記得你家裡有這樣一個孩子!」高小秋看著樂天。

樂天驚訝的瞪大眼睛,包子?

「樂包?」他吸了口氣,琢磨了一下。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有哪個孩子可以有機會激活完整的生死眼,那除了樂包以外,樂天不做其他的人想……

「除此之外,我想不出其他的辦法!不過生死眼的牽涉太大,它的擁有者必須心術方正!否則會出驚天的大麻煩。」高小秋提醒道。

「樂包的品性我還是肯定的!這小子定力極強……只不過,一旦擁有了生死眼,樂包的生命軌跡會發生什麼變化就不好說了……我還是想詢問一下包子的意思。」樂天點點頭說道。

高小秋沒說話,這是樂天的事。

「先上車吧,我們先回去。」樂天說道。

高小秋抱起了大寶,她依稀很喜歡這個孩子,得知崔玉潔近乎無力養活大寶,她還順便邀請崔玉潔去她的療養基地工作。

崔玉潔高興地答應了。

回到了城裡,樂天在半途下了車。

「他們你先帶回去,我去見包子。」樂天對高小秋說道。

「你的車呢?」高小秋問。

「別提了……我無證駕駛車被扣了,你先帶人走吧……我處理好之後再去找你,大寶的身體還需要調理幾天,這件事也不急於一時。」樂天擺擺手。

高小秋點了點頭。

樂天看著車子離開,他招手攔了一輛計程車。

回到了海邊別墅,樂天卻發現家裡沒人,自己回來的不是時候,家裡的人都忙自己的去了,他也只能離開。

來到了醫院,樂天的口袋裡已經空了,一分錢都沒了。

打出租的花費可是很高的。

「樂天哥?你怎麼來啦?」樂包正在背誦中藥名稱、形狀、藥效,看到樂天他驚訝的問。

「我找你有點事。」樂天回答。

「哦,什麼事?」

樂包放下手裡的中醫書,他現在在醫院中醫部的地位很特殊,徐老還沒來,也沒人管得了樂包,其他的醫生各自忙各自的事。

「你出來一下。」樂天說道。

樂包看了看樂天,他突然感覺樂天哥可能要和自己說什麼大事一樣。

一大一小兩個人來到了門診樓的天台,現在太陽剛剛升起,溫度還沒有完全起來,不過也算不低了。

「樂天哥……是不是出什麼事了?」樂包擔心地問。

「倒不是出什麼事了,我昨晚在外面發現了一件東西,這個東西除了你……別人都不能用!」樂天說道。

「什麼東西?寶貝嗎?」樂包眼前一亮。

「生死眼。」樂天說道。

樂包驚訝的看著樂天,生死眼的傳說他是聽過的,可是他只當是神話故事來聽,從來沒有當真。

「真正的生死眼?樂天哥……不是說生死眼可通陰陽?傳說地藏菩薩的雙目就是生死眼?為什麼會真正的出現?」樂包簡直是不可思議。

「我也說不清楚,那個有生死眼的孩子和你的年紀差不多,他可以看到人的未來……」樂天搖搖頭。

樂包好一會沒說話。

「這個孩子只是一個普通人,他無法控制生死眼在成長過程中產生的龐大力量,生死眼留在他的身上,不出五年,他就會徹底失明甚至會直接死去,我和你小秋姐商量了一下,唯一的辦法就是換眼。」樂天看著樂包。

「和我換?」樂包指了指自己。

他又不傻,要不然樂天也不會來找自己。

「全世界適合的孩子只有一個人!那就是你……」樂天點點頭。

樂包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毫無疑問如果自己有了生死眼,那自己的命運一定會發生什麼詭異的變化,生死眼那可以傳說中的東西啊。

「你也算是一個專業人士了,移植生死眼會對你的以後的生命軌跡造成極大的改變!這是你必須要承受的後果……所以我來問問你的意見!」樂天繼續說道。

樂包原地轉了兩個圈,可是他也無法猜測自己的未來會發生什麼改變。

「樂天哥……你覺得我該移植嗎?」他問樂天。

樂天想了想。

「生死眼乃是千萬年難遇的奇寶,浪費了實在可惜!」他慢慢的說道。

樂包點點頭。

「樂天哥……我的命是你撿回來了的,我聽你的……那就移植吧!」他笑呵呵的說道。 我連忙的搖了搖頭,我只是說奇怪而已。而且更加奇怪的是,那個充氣娃娃確實憑空消失不見了。小二與阿羅對視一眼,沒有說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