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什麼人會來妖棧?”我問道。

2020 年 10 月 25 日

“龍虎山的也會來!”於止水說完,便回到自己的房間裏。

關上門後,龍英鵬和夏強很是激動,說是見到真正的茅山掌門,平生很難見到這種大人物,夏強還說剛剛攀登一下茅山掌門,求一張高級符救命。

正聊着的時候,牆壁的符忽然發起亮光起來,我扭頭看去,不僅僅是符,那面牆壁都顫抖起來。

“有邪氣!”龍英鵬退後一步皺眉道。

“是屍氣!”夏強喊道。

“抓着!”我把墨斗線丟給龍英鵬和夏強。

他倆一人扯着墨斗線的一端,我夾着一張紫符,在念咒語的那一刻,牆壁忽然被撞塌,從牆壁那邊忽然跳出一具清朝殭屍。

竟然是飛僵,這飛僵一躍就是一層樓這麼高,看來這次來妖棧危險太大。

飛僵從對面跳了過來,眼睛沒有盯着我們三個,而是看着另一個方向,我隨着這飛僵的眼睛看去,發現飛僵看着我的揹包。

我揹包沒什麼值錢的東西,無非是黑狗血和公雞血,這些血都是殭屍害怕的玩意兒,唯獨一樣東西很重要,那就是《五行妖術》。

這飛僵定眼幾秒,怒吼了一聲。

一躍躍過墨斗線,直跳我揹包的地方,抓起我的揹包往門外撞去。

我發動鬼紋,夾着紫符衝了過去,在飛僵要跳走時,我跳起來雙腳夾住飛僵,然後把飛僵給摁倒在地。

紫符貼在飛僵的脖子上喊道:“上按九天氣,後燦七星明,卓劍天地動,雷火電光生。急急如律令。”

飛僵被紫符點擊了幾秒,把我給推開,龍英鵬和夏強從房間裏走出來,把墨斗線拉直對着飛僵彈去。

飛僵被墨斗線彈飛幾米,倒在地上迅速的站起來,我衝過去一腳踹到飛僵的肚子,然後手指掐成三清指決點中飛僵的眉心。

喝道:“靈寶符命,度人萬千,敕!”

飛僵這次被我激怒,把手中的揹包往旁邊甩去,接着把我給頂飛,幸好龍英鵬和夏強扶住我,不然我肯定會撞到後背。

我站了起來,準備把玄冥子給召出來,結果從對面的樓梯飄來一股巨大的棕色妖氣,這妖氣衝了過來,穿透飛僵的身體。

飛僵定在原地,接着喉嚨忽然劃開一道口子,倒在地上屍氣泄漏。

那棕色的妖氣飄到我的面前,化作烏九千的樣子,想不到是烏九千秒殺了飛僵,只是半分鐘而已,一招把飛僵給致命。

“你想幹嘛?”我淡淡的問道。

“別在我的地盤鬧事!”烏九千盯着我的眼睛說道。

說着,烏九千轉身,撿起我的揹包丟給我,一邊走,一邊喊道:“誰在搞事,我決不留情!”

隨即烏九千消失在三樓的走廊中,我們三人走回房間,發現房間的牆壁竟然又恢復正常來,這陰館太牛了!

我打開揹包檢查了一遍,《五行妖術》還在,沒有丟失。

“這飛僵也跑來搶這本書!”夏強繼續佈置着門口的陣法說道。

“《五行妖術》不簡單啊!”龍英鵬跑去窗戶佈置符陣說道。 「哦呵呵……這就算了吧,我可不想多一個師父管我,而且如果我真的拜你為師的話,搞不好有一天我可能會做出欺師滅祖這等大逆不道之事。」

「呵呵……」聽到夜冰依這麼說,姬流音也被她給逗笑了,愉悅的笑聲從他的喉嚨里溢了出來。

夜冰依以為他是在瞧不起自己,頓時臉一黑,「笑什麼笑,別以為你現在這麼厲害便了不起了,那又如何?誰敢肯定將來我不一定打得過你?

不!根本不需要將來,我現在可以不用武功,就能夠傷得了你的汗毛!信不信?」

姬流音看著她,沒有說話,眼中閃過一抹淡淡的譏諷,「你要是夠傷到我一根汗毛,神女之位,我便幫你奪來。」

「拉倒吧,什麼破神女,我才不稀罕。」夜冰依撇了撇嘴,滿眼的無趣,隨即勾唇一笑道,「我要是做到的話,換個條件,待會兒如果我要真的傷了你的一根汗毛,你就幫我從神靈大人的身上取出一顆靈珠!怎麼樣?」

「就這樣?」姬流音沒有想到她的想法要求居然這麼簡單,因為要他從神靈大人身上弄來東西,對他來說根本不是一件難事兒。

就算把人給抓到手裡送給她玩兒,也不費什麼力氣。

要是讓夜冰依知道他的想法,一定吐血不可。

「不過,你要做不到怎麼辦?」姬流音挑了挑眉。

「我做不到就做不到唄,難道你一個老人家,還要跟我計較不成?」夜冰依理直氣壯。

二老板差點忍不住笑出聲來,這丫頭,簡直就是一個機靈鬼,而且特別無恥。

不過,她的這種無賴的要求,主子會答應她嗎?

姬流音臉上的笑意收了起來,淡淡道,「那麼就從現在開始,給你一刻鐘的時間,你來殺我,或者傷到我一根汗毛,倘若辦不到……」剩下的話他沒說出來,卻充滿了威脅。

「好!」一刻鐘還不錯,時機已經不短了。

姬流音點了點頭,繼續朝前面走去,他一也不擔心夜冰依的偷襲,因為憑藉著她這點功夫,想要偷襲他,簡直就是笑話。

他們並沒有離開夜府的大門,而是走進了夜家的後院里,閑庭信步的逛著。

累了,姬流音又坐下來,在一旁的涼亭中。

夜家的下人們看到這一幕,立即殷勤的給他端茶倒水,送上點心來,此人乃是他們三爺都害怕的人物,他們自然要好好的招待。

二老板也跟著坐在了旁邊,眼睛打量著夜冰依,心中很好奇,她到底有什麼本事可以對主子動手?就連他也沒本事辦到。

可是,夜冰依卻是一邊吃著點心,一邊喝著茶,還翹著二郎腿,抬頭看天,不知道天有什麼好看的。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為什麼還不動手?

接著,在姬流音與二老板兩個人疑惑的目光下,夜冰依從懷裡拿出了一串晶瑩剔透的水晶手鏈,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一邊欣賞著,還一邊點頭自誇,好像很滿意一樣。

二老板忍不住提醒,「時間快到了,你搞什麼鬼?」 可是這女人一點也沒有打算開始傷主子,所以她是活得不耐煩了過來消遣主子的嗎?

姬流音的臉色也不好看了。

「急什麼?」夜冰依頭也不抬道。

「你……」姬流音剛想要說些什麼,突然,他的手一痛,好像被火燒了一下,留下一片焦黑。

姬流音震驚,想要拍過去,卻發現眼前什麼都沒有,但這種感覺,也只是一瞬間,他的手好好的。

這是怎麼回事?

剛才,他能感覺到夜冰依並沒有使用任何靈力,就是無端讓他自己的身體起火……

姬流音驚訝的看著她,「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夜冰依見他好奇,很是得意的挑眉,「天機不可泄露。」

其實這只是她借用了放大鏡的原理,把剛才拿出來的手鏈對著太陽,然後再對準他的方向,就是這麼簡單。

「你不要管我是怎麼做到的,總之你該信守承諾,記住以後遇到神靈大人,別忘了把東西從她身上給我搶回來。」

二老板也睜大眼睛,錯愕的站在一旁,看著夜冰依,震驚的久久不語。

他也確定她沒有使用什麼手段,但是她卻能讓主子的身體自燃,這就好像一種邪術,未免太可怕。

二老板下意識的與夜冰依保持了距離,生怕她會害他。

看到他們的反應,夜冰依心裡非常得意。

不過能夠用這樣簡單的手段,讓他幫了自己一個大忙,她真是賺了。

夜冰依知道這怪物不會說話不算話,於是心情美美的

讓客人帶著她們下去休息。

姬流音讓下人把他們三個人的房間安排在了一起。

夜冰依有個什麼動作,他便會立即清楚。

夜冰依開開心心的住了下來,隨即拿出了虛幻老人給自己的帝玄胤交給他的戒指,現在才有空查看。

只是她還沒有來得及查看,剛把戒指拿出來,蒼穹劍便發瘋了死的人,一頭沖了出來,然後鑽進了戒指里吞了起來。

夜冰依嘴角一抽,不過也放任它去吃個夠。

她又看了看其他的戒指裡面,不由嚇了一大跳,這裡面裝的,竟然都是兵器之類的。

這些兵器都可以支撐幾千人的軍隊了,天吶,胤在哪裡找來的?

心中驚訝的同時,夜冰依心底也閃過一抹暖意,她想要的,他肯定會千方百計也要給她收集而來。

夜冰依手裡拿著這些東西,同時心中也很想念帝玄胤。

此時的他帝玄胤,剛剛在蛟龍學院里站穩腳跟。

但是他並沒有就此停下。

他收了蛟龍學院之後,繼續擴展勢力,搜集高手,並且只要靈聖境界的高手。

要是有誰膽敢不服,那麼他就會好好的治理治理他們。

很多人,一開始都逼迫在他權威的之下妥協,最後也是真的佩服。

煉獄的弟子,也在慢慢的增加。

他們的對手也在慢慢的強大,所以他不可以停下來。

只有壯大自己的勢力,這樣才可以永遠的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

玉家,雖然比不得夜族,還有帝家,納蘭家,水家這樣的大世家,但也是這裡的一大家族。 在妖棧待了一晚上,整晚都睡眠不足,這陰館吵得要死,不是妖叫就是鬼嚎,反正閉上眼睛有睡意,吵聲就傳來,我差點忍不住要直接屠殺邪祟了!

畢竟邪祟在晚上才活躍起來,早上我們什麼都不吃,直接躺在牀上睡覺,早上那些邪祟才安靜下來。

等我們睡醒後,想着是不是該出去吃東西了,八月十五那天還有十天,現在是八月初二,開始有其他人進入這個鎮。

我拿起揹包,和夏強,龍英鵬走下樓,唯一的問題發現了,這附近根本就沒有人煮食,也沒有什麼快餐賣,他們都是帶好了乾糧食物來。

從這個鎮跑出去外面的縣裏,坐車需要一個小時,當我們三個正愁悶的時候,發現在這鎮的馬路上,開來一輛小車。

“寶馬……”龍英鵬看着那小車說道。

“哪個道門世家竟然開豪華車來這裏?”夏強也是很意外。

這車忽然停在我們三人的身邊,接着這人打開車窗,我發現裏面竟然是一個跟我年級差不多大的小夥。

這帥小夥比我師父的遺像帥多了,小夥對我笑道:“嘿,需要快餐嗎?”

“現在的快餐小哥顏值真高!”龍英鵬呆愣的說道。

“對啊,還開豪車!”夏強也愣愣的附和道:“順豐快遞開奔馳,快餐小哥開寶馬!這世間還有天理嗎?天理何在!”

“轟!”天空忽然一道雷聲想起,我們幾人被嚇了一跳。

這小夥拿出一個名片遞給我,笑道:“專業送快遞!”

我接過這快遞看了一眼,皺眉道:“張霄?”

“正是我!”這小夥笑道。

“你一個普通人跑來這裏幹嘛?”我問道:“你到底是誰?”

“有人打電話給我,讓我送盒飯過來。”張霄扯着領帶微笑道,臥尼瑪的這張霄帥得太過分了吧,像個韓國非主流似得!

“喂,這邊!”我們身後穿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我轉身看去,發現是於止水,於止水和他身邊隨身的年輕道士走過來,笑道:“都在啊,吃點東西吧。”

“喂,你的跟班呢?”於止水喊着張霄。

張霄把一大盒快餐拿出來,然後把於止水給拉到一邊,不知道在說什麼,兩人神神祕祕的,看來這張霄和於止水似乎很熟的樣子。

等他倆說完話後,張霄開車離開了這鎮,於止水對着張霄的車喊道:“下午記得送來啊!”

“我去,這小子煮的快餐真好吃,味道很好,比五星級酒店的還好吃!”龍英鵬讚歎道。

“鵬哥,五星級酒店吃飯的滋味是怎樣的?”夏強問道。

“就是這個飯的味道!”龍英鵬瘋狂的吃着快餐回答道。

看着兩人吃的這麼爽,我便問道:“於掌門,那傢伙到底什麼來頭?送快餐還開寶馬穿西裝?”

“一個專門走陰間飯的人而已,煮的東西是給死人和鬼吃的。”於止水說道。

“噗!”夏強和龍英鵬同時吐出口裏的飯菜,扭頭看着於止水呆愣道:“哥,你咋不早說?”

“死人飯照樣吃,吃不得嗎?”我白眼道。

傾君策之將門商女 說着,我打開快餐盒,蹲在一旁吃了起來。

於止水則是和他隨身的小道士走進陰館內,當我們吃完飯後,在周圍瞎逛起來,發現有其它等人進入這鎮裏,甚至我還看見其它的妖怪。

在陰館待了幾天,今天是八月初十,還有五天就八月十五,陰館來了不少的不明來路的人,起碼有幾百號人馬前來妖棧這邊。

可是這陰館也就一丁點大而已,根本沒有看見爆滿,周圍死氣沉沉的。

而就在今天,烏九千敲開了我們房間的門,我打開門淡淡的問道:“有事?”

烏九千沒有說話,遞給我一封類似請帖的東西,我接過後不敢打開,接着旁邊房間的於止水也收到這請帖,我看了一眼於止水,於止水只是微微一笑,然後走進房間。

不僅僅是於止水,其它房間也陸續收到這請帖。

走進房間,關上房門後,夏強走上前問道:“誰結婚啊?還給請帖?”

“這荒涼地方哪來的結婚人家?”龍英鵬白眼道。

我把這請帖放在桌上,打量了許久,總感覺這個請帖不對勁,之前收到黃太爺那個信封就不妥,現在在這種危險地方,必須要小心。

於是我拿出一張符來試探着,但是沒有什麼反應。

夏強按捺不住,拿起請帖給揭開,我一把奪走夏強手中的請帖,然後丟在地上,把他倆給推後幾步。

地上的那封請帖也沒有露出什麼異樣的情況,我走上前,蹲下來撿起請帖,發現裏面都是字,一邊看,一邊讀出來。

“這請帖只是普通的請帖,黃太爺已經在妖棧佈置好雅座客房給我們居住。”

說完,我把請帖遞給龍英鵬,說道:“這黃太爺想得挺周到的。”

“等下!”龍英鵬皺眉道:“這下面還有特邀名單。”

“我看看。”夏強搶走請帖,看了一會兒,說道:“特邀嘉賓:蛇家仙主常天龍,茅山掌門於止水,地府陰司白無常。三位特邀嘉賓爲評委,望各位奉面前來參加,黃太爺落筆!”

“不是吧,白無常那王八蛋也來!”我無語道。

“怕什麼,要是他真敢動手就跟他們拼了!”龍英鵬說道。

我扭頭看着龍英鵬,拍着他的肩膀說道:“小鵬啊,你閱歷還是太淺了,這次妖棧你就別去了,裏面太危險了,如果你有什麼意外,我無法跟龍局長交代。”

“孽哥,你不能出爾反爾吧。”龍英鵬顯得有點爲難道:“說好的帶我進妖棧,現在又反悔了。”

“你聽我說,夏強他之所以可以進去,因爲我是在妖棧認識他的,他有保命的傢伙,他們夏家有保命的符,而你是半路出來才學道,裏面比開槍打仗還危險!”我解釋道。

龍英鵬點燃一支菸,臉上有點不服氣。

“你聽我說,我的仇人很多,比如白無常,玉蓮教,還有黃太爺,以及妖棧裏的那些妖怪!我現在的能力暫時保不了你的,夏強也只能保他自己。”

我停了停繼續說道:“所以你現在回去,在八月十五早晨六點之前,帶領大部隊在這裏接迎我們,帶上重火器,到時候我們遇難了,你就轟了妖棧!” 玉家的家主直接開啟會議。

精英們齊聚一堂,「大家有沒有聽說,煉獄的人這些日子一直在收服各方勢力,而如今他們距離我們這裡,也已經只有短短几百米了,想來帝玄胤肯定會到我們這裡走一遭,大家對這件事情,可有什麼看法?」

玉家家主語氣中帶了一股威嚴,盡顯一家之主風範。

「家主,據說但凡是他們路過的地方,那些勢力便不復存在,臣服在帝玄胤的威逼之下,煉獄的這些人,就跟強盜差不多,現在他們一路來我們玉城方向,分明也就是想要打我們玉家的主意。

所以我們絕不可以坐以待斃,我認為我們應該主動發起攻擊,讓他們知難而退。」很快就有人說道。

「不錯,家主可以先給對方一個教訓,也可以讓外人知道,我們玉家的實力是他們不可招惹的,等我們聯手打敗了煉獄的高手,我們便可以再趁機把煉獄的勢力給佔領,把之前他們收服的城池也給收在手下,哈哈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