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將軍,前面已經沒有什麼難走的路了,只是,你回去瞭如何和大王交代?”

2020 年 10 月 25 日

范蠡搖了搖頭:

“沒事,回去之後,我自然會和大王說的,辛苦各位兄弟了,你們休息去吧。”

本來是爲了殺敵而埋伏在這裏的士卒,竟然成了幫助自己的敵人開路的勞力,這讓他們感到哭笑不得,不過對於范蠡的忠誠和信任,還是讓他們沒有更多的抱怨和顧慮。

重新走上了官道,馬前卒辨認了一下方向,衆人前行的速度加快了很多,范蠡也始終沒有離開,一直是在馬前卒等人的旁邊,直到在他們的眼前出現了一個熟悉的小樹林,穿過了樹林之後,看到在一片空地上,聳立着一個個的帳篷,有士卒正在往來行走,從這些士卒的裝束上,可以看出來這些人的身份,不由得讓范蠡嚇了一跳:

“昭雪狼騎?”

馬前卒點了點頭,昭雪狼騎顯然也看到了范蠡,這些人可是常年在越國的範圍內活動的,不由得一個個都戒備的看着范蠡,不明白這個越國的股肱之臣怎麼會找到這裏來。

伍子胥正好從一個大帳中走出,也看到了范蠡,連忙快步走了過來。

兩個生死的仇敵沒有想到竟然會在這個時候相遇,不由得都愣住了。

馬前卒呵呵一笑,伍子胥那滿頭的白髮,就已經出賣了他是什麼人,對於這個吳國的軍神,馬前卒還是非常的欽佩的。

“伍將軍,幹嘛滿身殺氣的啊,哈哈。”

聽到了馬前卒的玩笑,伍子胥沒有說什麼,依舊是死死的盯着范蠡。看來他已經直接將馬前卒這個傢伙給無視了。

遠處的帳篷中傳來了孟落日的笑聲。孟落日和土豪金兩個人呢並肩走了過來:

“小財迷,你怎麼纔來啊,哈哈,遲到了啊,咦,範將軍,哈哈,你不是也要和我們一起走吧?”

看到了土豪金和孟落日,范蠡終於知道爲什麼伍子胥會和這些人在一起了。馬前卒也看着范蠡:

“範將軍,你不如也和我們一起離開吧,越國還有文種等一干大臣輔佐,沒有問題的,吳王夫差寵溺佞臣,他遲早會自食其果,你不如和我們一起,周遊各地。”

“就是。”孟落日也快步上前,“何況,爲了小財迷他們脫身,相信你一定是違背了勾踐的命令吧,呵呵,那傢伙可不是一個良善之輩,小心你回去了沒有好果子吃。”

范蠡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

“只要勾踐現在沒有對不起我,我就不打算離開。越國是屬於我的地方,我將和勾踐並肩戰鬥到最後,直到穩定了他的位置之後,我就遵循先人的遺訓,識進退!”

看着對方衆人整理好了東西,慢慢的走入到深潭中,非常詭異的那些進入到深潭中的身影慢慢的消失,范蠡感到了一絲落寞。

草地上,只剩下了他一個人的影子,就是本來存在的深潭,也在衆人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後不見了,就好像從來不曾在這裏出現過一樣,范蠡不由得吃驚的瞪大了眼睛……

(本章完) 第2901章

「跟我師父!」墨九狸聞言說道。

「你師父?那你師父是什麼人? 超級護花天王 你帶我去找他!」悟雲聞言說道。

「前輩,我師父已經隕落了!」墨九狸聞言無語的看著悟雲說道。

「這樣啊,那你拜我為師如何?」悟雲聞言一愣,隨即眼神一亮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前輩,我已經有師父了,雖然他隕落了,但也是我師父!」墨九狸聞言看著悟雲認真的說道。

「我知道,你師父是你師父,就算你有師父,也可以拜我為師的,我可以做你的陣法師父!」悟雲完全不在意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嘴角一抽,她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為毛這些活的久的人,都沒事喜歡收徒弟啊!

「可是我現在還有很多事情沒做,怕是沒有時間跟在悟雲前輩身邊學習,也沒辦法拜悟雲前輩為師!」墨九狸委婉的說道。

「小丫頭,這可由不得你啊,你剛才也說了,感謝我幫助了你的手下,這嘴上說的謝謝太沒誠意了吧,既然你想謝謝我,那你就必須拜我為師!」悟雲聞言瞪著墨九狸說道。

大有墨九狸再敢拒絕,他就直接將墨九狸強行帶走的架勢!

重生之末世凰女 墨九狸看著悟雲,思量著能從對方手裡逃走的可能性有多大,但是墨九狸看著眼前悟雲,自己絲毫看不透的實力,墨九狸覺得自己想要從對方手裡逃走的可能性,似乎並不大!

看起來,只能想個辦法讓對方妥協了!

「小丫頭,你別想著逃走了,老夫實話告訴你吧,在你們這個低級界面,你就算現在陣法造詣不錯,想從老夫手裡逃走也是不可能的!」悟雲看著不說話的墨九狸說道。

「低級界面?莫非前輩不是九重天的人?」墨九狸聞言詫異的問道。

「我當然不是什麼九重天的,我在的地方,可是你們這裡高級的多,所以你拜我為師的話,我自然就能帶著你上去了,否則憑藉你自己的話,估計一輩子也去不了的!」悟雲看著墨九狸十分自豪的說道。

「前輩,我在這裡,還有必須要做的事情,所以我不可能跟你離開,你如果非要強行帶我離開,確實能做到把我帶走,但是也只是把我帶走而已!」墨九狸看著悟雲認真的說道。

悟雲聞言皺眉看著墨九狸,他明白墨九狸的意思,縱然自己強行把她帶走,也只是帶走了她的人而已,她依舊不會拜自己為師,更加不會跟自己學陣法!

哪樣的話,他帶走對方也沒用啊!

可是,讓他這樣錯過一個天才中的天才,他如何甘心?

不行,絕對不行!

不管怎麼樣,自己都必須讓這個丫頭跟著學習陣法,只有這樣,自己才能安心!

想到這裡,悟雲看著墨九狸問道:「你這個丫頭,可知道我是不會害你的,而是為了你好啊!」

「前輩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是我有我必須做的事情!」墨九狸聞言笑了下說道。

她明白悟雲這樣說,就已經不會強行帶走自己了! 一個寧靜的小院子中傳來了叮叮噹噹的敲擊鐵器的聲音,不時的還傳來幾個人朗聲的大笑聲。

幾個粗豪的漢子在院子裏走來走去,臉上都洋溢着輕鬆的笑容,汗水雖然從他們的額頭上滴落,但是沒有人在意和抱怨,每個人都洋溢在喜悅中。勞動後的收穫,讓他們感到非常的滿足。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兩個高大的人影走進了院子裏:

“老闆在麼?”

爲首的一個白淨面皮的傢伙一邊打量着院子裏擺放的各種兵刃,一邊高聲的問道。

一個精壯的男子快步的從房間中跑出來,今天他們接到了幾筆大生意,看來買賣是越來越紅火了。手下的兄弟們的吃飯不成問題了。在這個兵荒馬亂的年月中,做兵器買賣已經成了最賺錢的買賣之一了。

虞子期真的感謝自己的老爹給自己留下了這樣的一個手藝和產業。

看到剛剛走進院子的人,常年經商的他立刻發現又有生意上門了,連忙笑呵呵的迎上前去:

“哈哈,我就是,我就是,不知道客官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助的?”

當孟落日等人來到了一個新的地方,他們忽然發現這裏也不是他們曾經生活過的現代社會,好在在從前已經是幾次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了,早就對這個事情習以爲常了。只要確定一下現在所在的時間就可以了。

這個時候,伍子胥等人提出了一個問題,有的士卒的兵器需要更換,看看馬前卒這個商人出身的傢伙能不能幫忙解決掉這個問題。

當孟落日找到了一個路人打聽了附近最好的買賣兵器的鋪子,或者打造兵器的兵器鋪的時候,竟然意外的知道了他們現在是在什麼時間了。

附近最大的兵器鋪子是一個叫做虞子期的人的店鋪,這讓孟落日、土豪金和馬前卒三個人吃驚了好久。

虞子期!

這個可是在漢初秦末響噹噹的名字,西楚霸王項羽的五虎將之一。

“我們,我們沒有經過戰

國,直接來到了秦末漢初?”

孟落日發出了一聲仰天長嘆。土豪金也是一聲嘆息。在他們的心中,還一直認爲在經過了春秋之後,就會進入到了戰國時代。

戰國時代,那是一個羣星閃耀的年代,一個個鼎鼎大名閃耀在天空中,甚至在等候馬前卒的時候,孟落日和土豪金兩個人還憧憬着自己可以遇到那個戰國的名人,是白起,是廉頗,是李牧,還是……

太多太多了,前面經過了商周春秋,按照正常的情況應該就要到戰國了,在他們心中,這個類似於時間的陣法,就是按照歷史的順序進行着發展,他們將會沿着歷史的軌跡,好好的遊歷一番。可是沒想到,只是打聽個兵器鋪,竟然就引出來了一個秦末的大人物——虞子期。

“靠,我還想要知道長城是怎麼修建的呢……唉,看來也沒有機會看看秦始皇的兵馬俑是怎麼修建的了。”

土豪金這個悶油瓶都忍不住低聲的嘆息,從他的話中可以感受到那種濃濃的失望。

對於幾個人的話,黃飛虎和伍子胥等人更像是在聽天書,他們可不知道在後世中有長城的輝煌,有兵馬俑的博大,更不會知道在戰國時期曾經有過那樣一段讓人熱血賁張,名將輩出的時代。

不管怎麼樣,現在他們已經來到了這裏,這個以時間作爲基礎的陣法,是不會因爲他們而有任何的改變的,既然如此,就坦然面對吧,何況,傳說中的西楚霸王手下的五虎將可是能夠和鼎鼎大名的劉備帳下五虎將並提的人物,能夠有機會結交這樣的高手,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土豪金和孟落日兩個人吵的最歡,雖然他們不是商人出身,可是也都着急的想要率先見一見虞子期這個大人物。

反倒是把本來是商人的馬前卒給奚落到了一邊。

因爲土豪金喝過了酒,話也變得多起來,兩個人甚至已經爭論到了到底是項羽手下的五虎將厲害還是劉備手下的五虎將厲害,兩個傢伙的爭吵已經成爲了軍營中的一大噪音了。

最後馬前卒下了一個最不負責任的決定:

“你們兩個去吧,我不和你們兩個傢伙摻合到一起去了,看着你們兩個吵來吵去的鬧心。”

“去就去,當我們不會討價還價啊,靠。”

孟落日氣呼呼的說道,土豪金也醉眼乜斜,不屑的撇了撇嘴巴:

“就是,少了你我們還做不了買賣了,不去算了,再說,反正這樣的穿來穿去的,媽的錢這東西真他媽的沒用,多花點也無所謂!”

聽到土豪金臨出門的時候的話,馬前卒的臉立刻黑了下來。他可是有名的守財奴,現在竟然有人說錢浪費一些根本不算什麼事兒,這讓他心疼的要死,好像看到自己口袋中的錢已經張了小翅膀,在他的眼前飛啊飛的。

在這樣的鬧劇之後,孟落日和土豪金一路打聽着就來到了虞子期的兵器鋪。

虞子期還真是一個不錯的武器商人,在孟落日的一聲大喊之後,屁顛屁顛的跑了出來。

土豪金和孟落日兩個人都瞪着眼睛打量着虞子期,想要看清楚這個西楚五虎將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

虞子期看到進來了兩個買主,可是當看到了自己這個老闆的時候,竟然都瞪着眼睛看着自己不說話,貌似從前這種狀況都是發生在自己的妹妹身上的,怎麼今天輪到了自己了。

何況,被兩個大老爺們這樣死死的盯着,還真的不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事情,實在受不了兩個人的眼神了,虞子期不得不再次的清咳了一聲:

“咳咳,二位,你們需要什麼兵器麼?”

對於這樣奇怪的客人,虞子期也沒有辦法,只好先試探着問問了。

孟落日和土豪金終於想到了他們是幹什麼來的了,連忙重新把視線落到了旁邊的兵器架子上,忽然在對面的房間中傳出來了一個女子銀鈴般的喊聲:

“哥,今天的生意好好啊,項羽是不是也要在今天過來?”

土豪金和孟落日不由得在同時眼前一亮……

(本章完) 第2902章

「那你說,你到底如何才願意跟著老夫學習陣法?」悟雲看著墨九狸沒有辦法的問道。

「前輩,我必須做完三件事,才有可能跟隨你學習陣法!」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三件事?那都是什麼事情你說說看?」悟雲聞言問道。

他想著的是,如果自己幫這丫頭把事情搞定了,豈不是能把她帶走了?

墨九狸也知道悟雲的打算,不過倒是沒有隱瞞對方的直接說道:「我要前往九重天找到我的兩個女兒,還要找到我的夫君,最後還要把九重天前世殺了自己那些人解決掉,只有完成這三件事我才能有心思去跟前輩學習陣法!」

「什麼?你有兩個女兒了?怎麼可能?你分明都不到百歲啊?」悟雲聞言震驚的問道。

他還仔細的看了眼墨九狸的骨齡,確定自己沒有看錯才更加震驚的!

他沒記錯的話,雖然這個界面比較低級,但是修鍊者的年紀和自己所在的地方差不多,千歲的年紀都是小的!因此,對於修鍊者來說,不分男女,都是成親比較晚的!

很多人甚至為了修鍊,一生都不會嫁娶的!

所以不管是在這裡,還是在他的世界,一般人幾千歲才會結婚生子的。像墨九狸這樣的百歲不到的年紀,其實就跟幼兒差不多,怎麼可能有孩子啊,還是有兩個孩子了!

簡直讓悟雲無法想象,就連馮珂等人聞言也是十分驚訝的看著墨九狸,他們還不知道自己的主子年紀這麼小,更加沒有想到墨九狸年紀如此小,卻已經成親並且有兩個女兒了!

這在八重天還真的是十分罕見的!

想他們家族的女子,一半成親早的,也都是在千歲左右的,幾百歲的也有,但是都是極少數的!

百歲不到那真的跟悟雲想的差不多,還是孩子,是根本不可能成親的!

墨九狸聞言微微一笑的說道:「我成親比較早而已,大女兒現在已經18歲了,小女兒也3歲了!」

「那你這丫頭成親還真的是太早了,還真沒看出來,你已經成親了,不過你的女兒和夫君為什麼沒有跟你在一起?」悟雲八卦的問道。

「女兒是被人所害,至於我夫君是因為跟我走散了!」墨九狸聞言簡單的帶過說道。

「好吧,既然是你的女兒和夫君,那麼老夫幫你好了,老夫雖然可以帶你離開這個低級界面,但是把你帶走九重天,似乎你也無法幫自己報仇了!」

「這樣吧,你把你女兒和夫君的畫像給老夫,老夫去哪個九重天幫你把人找到,然後帶回來你身邊,這樣你到了九重天把仇人殺了,就能跟著老夫離開了,你覺得這樣可好?」悟雲想了想看著墨九狸問道。

「前輩,我的女兒在九重天一個認識的人府中,應該是安全的,如果前輩真的想幫忙,那就麻煩前輩從九重天去往魔界一趟,幫我打聽一下我夫君的下落吧……」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也行,那老夫去魔界幫你把夫君帶回來,」 忽然出現的這個美女,讓土豪金和孟落日兩個人同時一愣,不過兩個人心中所想的事情卻不同。

土豪金聽到了這個女子說項羽要來到這裏,不由得有點熱血澎湃,項羽,當事之豪傑,勇力中大概在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恐怕也沒有幾個人是可以和他相比的。

想到了即將見到這個堪稱是歷史上第一猛人的項羽,土豪金就有點情難自制。而孟落日則是讓眼前的美女弄的眼前一亮,本來他已經是有妲己在懷了,尋常的美女,還真的無法進入他的法眼,可是眼前的這個女子還是讓人感到了那種與衆不同。一聲戎裝,顯出了一絲精幹的味道,手上提着一把寶劍,背上揹着一張長弓,這讓她的身上散發出了更多的榮光和英姿。好像站在面前的不是一個女子,而是一個提馬在疆場上的將軍。

看到這兩個奇怪的客人,把視線放倒了妹妹的身上,虞子期在感到心裏踏實一點的同時,升起了另一種緊張。

每個見到自己的這個妹妹的人,都會情不自禁的有這種表現,但是也有很多的登徒子第也給他惹來的不少的麻煩,要不是他們兄妹還有一身的好本領,恐怕早就沒有這樣安然的日子了。

有時候連虞子期自己都不確定,自己有這樣一個漂亮的妹妹,不知道是福是禍。

“妙弋,你怎麼又跑出來了,項羽那小子說是今天過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來呢,忙的稀里嘩啦的。快回去,我這裏招呼客人呢。”

大概是因爲虞妙弋拋頭露面也曾經給虞子期帶來過不少的麻煩。所以看到虞妙弋自己走出來,虞子期總是感到莫名的緊張。

土豪金和孟落日也終於知道了眼前的這個女子是誰了,貌似能夠這樣驚豔的人物,在歷史上留下了名字真的是無可厚非。

“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西楚霸王無奈的歌聲好像在兩個人的耳邊響起,這個女子竟然就是在歷

史上爲了項羽自刎而死的虞姬。

那個女子衝着虞子期皺了皺可愛的小鼻子,然後好像是一隻小兔子一樣的跑回到了房間中。

土豪金和孟落日也感覺到貌似自己這樣盯着人家一個大姑娘看,真的不是非常的禮貌,輕輕的咳嗽了一聲,掩飾他們的尷尬。

“我們是來選擇一些上等的兵器。”

孟落日還是先把他們此行的目的說清楚,否則現在他們的表現還真的容易被人當成是酒色之徒。當然,只是後來看虞妙弋的表情,之前看虞子期的,只能夠說明這兩個人的性取向出現了問題。

言歸正傳,當說道了買賣上,虞子期的心裏也算是踏實了下來,連忙點頭:

“沒問題,沒問題,哈哈,我們這裏就是兵器多,這些陳列在兵器架上的現在都有存貨,你們可以自己選擇趁手的。”

孟落日和土豪金連忙笑着點頭示意,然後慢慢的在兵器架子上觀看,但是他們的眼角總是時不時的向大門口的位置掃上一眼。彼此心中的想法都明白,他們就是想要看看那個傳說中的人物西楚霸王項羽。

虞子期在兩個人的身邊給他們介紹自己的兵器,無非就是老王頭賣瓜一樣的自賣自誇,可是當他發現這兩個來買兵器的傢伙,好像注意力完全不在這些兵器上。

如果這兩個傢伙的視線總是向房間的方向看,他還會把這兩個傢伙當成是之前的那些登徒子,甚至把他們兩個人扔出去也不是沒有可能的,現在的兵器生意好做,他還真的不是非常在意損失這樣的兩個客人,可是這兩個奇怪的傢伙的視線總是在大門外的方向逡巡,這讓虞子期更加的摸不到頭腦,不知道他們打着什麼樣的主意。

趁着孟落日和土豪金不注意的時候,他悄悄的囑咐自己的兩個手下:

“注意點門外的動靜,這兩個人有古怪。”

一個手下點了點頭跑到門外,沒過多久就一路小跑的跑回來,一邊跑還一邊在嘴裏興奮的大聲

喊着:

“老闆,老闆,哈哈,不用擔心,我們不會有任何的麻煩,項籍來了!”

虞子期非常的高興,連忙快步的迎了出來,土豪金和孟落日也非常的高興,渾然沒有注意到,那個進來稟報傢伙口中的麻煩就是他們兩個人。

沒有想象中的那種光芒閃耀,也沒有應該擁有的那種鮮花環繞。他的出現沒有任何的異常,孟落日和土豪金兩個人就看到了一個彪形大漢邁着大步走了進來,在他的身後,還跟着兩個頂盔摜甲的士卒。另外還有一個好像是師爺模樣的人。

虞子期快步的來到了項羽的身邊,那熱情程度比對孟落日兩個人要強過幾倍。

項羽瞪着大眼睛在院子中巡視了一圈,然後聲如洪鐘一般的大聲的說道:

“剛纔我聽好像有人喊,說你這裏有麻煩了,什麼麻煩?”

虞子期瞪了一眼那個小夥計,貌似人家孟落日和土豪金可沒有任何不軌的行爲,只是他們的眼睛不是非常的老實而已,說他們在這裏惹麻煩,好像還真的不應該,眼睛長在人家的腦袋上,看哪裏那好像是人家的自由。

“沒有沒有,哈哈,是這小子迷糊了,他瞎說的。”

虞子期笑呵呵的回答,這個時候項羽也忽然注意到了站在院子裏的孟落日和土豪金兩個人正在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在他的心裏本來就有着有人在虞子期的兵器鋪中搗亂的先入爲主的思想在作怪,因此怎麼看着孟落日和土豪金兩個人都感到不順眼。

邁着大步好像砸夯一樣的就來到了兩個人的跟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