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張若寒飛越劉易斯的頭頂時,雷阿倫真是怎麼也想不明白,張若寒那副看上去,沒有絲毫驚人之處的身體裏,到底哪來的那股讓他成功挑戰極限的恐怖力量啊!

2020 年 10 月 25 日

這時,場邊的攝像師注意到本場比賽裏,最引人矚目的兩名球員,正在面帶微笑的說着什麼,於是非常好奇的將綁縛在伸縮杆上的話筒,伸到兩人身邊,恰巧將這一句讓整個世界籃壇震驚的豪言,清清楚楚傳遞到每一位關注本場比賽的人觀衆耳中。

在地球另一端的李華家裏,那臺高清新的等離子電視機中,在千千萬萬球迷們的電視機裏,張若寒原本非常不起眼的面孔上,突然揚溢起一種極度自信之下方會產生的耀人光暈,向着雷阿倫,向着所有人,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

“但是,這場比賽我有不能輸的理由,所以我只能全力去÷把你打敗!”

把你打敗的聲音,在所有目瞪口呆的人們耳中,腦中不斷迴盪;

同樣因爲張若寒的話,而倍感意外,愣了足有一兩秒鐘的雷阿倫,在回過神後,不置可否的聳聳肩,轉身向超音速的半場走去,只是輕輕甩回一句非常堅定的話:

“恩,有本事,便來吧!”

“ok~!”

張若寒緊跟雷阿倫轉身,邁開腳步向山貓的半場轉去,二人一高一矮、一黑一黃的身影,向兩個不同的方向緩緩走去時,印在支持兩人的雙方球迷眼中,竟然是兩團同時向天際爆起的漫天火焰!

誰是本場比賽最強者的戰鬥,終於從此刻起正式拉開戰幕,以至於造成了美國籃球史上,最被球迷們銘記於心的夏季聯賽至此誕生!

……

“張,球!”

奧卡福堅立於底線之外,雙手高舉籃球,向張若寒大喝一聲,將球向張若寒大力擲去。當張若寒的十隻手指,接觸到籃球表皮的一剎那,籃球館內山貓隊的球迷們,以及電視機前千千萬萬的中國球迷們,立時間爆起了一陣讓人震驚的歡呼聲,吶喊聲,所有支持張若寒的人,都在期盼着山貓隊的貓王將怎樣去打敗nba的明星球員,曾經站在過世界頂峯的雷阿倫!

而所有支持雷阿倫的人,也想看看山貓隊的貓王,持才爲傲的下場,畢竟贏得一場比賽的勝利,可不是扣幾個籃便行的!

張若寒接球后,在漫天的吶喊聲中向前衝去,剛剛飛奔過中場線時,只見兩名超音速隊的球員,從前方和左方一起向張若寒快步逼來,修長的四支手臂,幾乎將要連在一起,儼然便是一個關門包夾之勢!

想夾我?

那就來啊!

張若寒大喝一聲,猛然將一直身體,然後瞬間向下壓去,右腳全力的一蹬地面,縱身向二人的關門包夾之勢尚未完全合攏的門縫裏硬生生衝去,閃電般將籃球塞出二人間的人縫,身體隨之一側,在兩名超音速球員愕然的表情下,驟然全速向前竄去,銳不可擋地從兩人間一穿而過,一大步便追上籃球,將籃球穩穩的控在掌下,再一大步向超音速隊三分線內踏去,像極了一道可以洞穿一切的閃電!

太快了!

站在罰球線上的雷阿倫心下一驚,緊咬一口鋼牙之後,向張若寒的前方全力踏去右足,生生擋在張若寒面前,剛剛站穩的剎那,便從肌膚上感覺到張若寒向前急衝的身形,所帶起的陣陣勁風,不禁開口大喝一聲,

“給我回去!”

回去?!

呵!

急速向前狂衝的張若寒,突然咧開嘴露出那抹特有的死神般微笑,左腳大力一發,猛然踩在雷阿倫的面前,死死的扒住地板上,驚起“滋”的一聲巨響後,將全身的力量集中於左腳上,全力的一蹬地板,正如雷阿倫所願,驟然以毫不遜色於前衝之速的高速,一下彈回三分線外,落地後雙足點地即起,當着雷阿倫的面前,瞄準處的籃框,習慣性的揮出右手。

“刷!”

籃球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孤性,輕輕的滑進籃框裏,以至於反應過人的雷阿倫伸得筆直的右手,想去幹擾張若寒投籃,卻沒有起到絲毫的作用!這是張若寒,特意回敬給雷阿倫的第一球,或許,他沒有辦法,防住雷阿倫閃電般出手的三分遠投,但雷阿倫同樣無法防住張若寒後撤步的三分遠投!

揮了揮手腕的張若寒,轉身向山貓隊的半場去,整個球館內彙集着山貓球迷的一小塊角落裏,突然響起一片驚天的吶喊聲,而每一箇中國球迷,也在張若寒人落球進的瞬間,從沙發上跳起,從座位上躍起,恨不得向老美們,向世界各國的球迷們,大聲的質問,

你們看到沒有,你們看到沒有!

這就是我們中國的後衛,彷彿無所不能的中國後衛!

……

望着張若寒背後那個碩大的十三號,雷阿倫沒有什麼殺機的雙眼中,突地騰起一團有如質感的火焰,更心下默默的念道,

要玩三分嗎,呵,我奉配!

向來便是將三分球,當做自己看家本領的雷阿倫,還從沒有怕過誰,即使在面對nba歷史上非常有名的三分神射手斯托亞克維奇時,雷阿倫還是自信滿滿的與之一戰,並且戰勝了對方,搶到了三分神射手的稱號,拿到了非常豐富的獎金!

今天張若寒,不但放言要打敗他,還在他面前班門弄斧的投三分球,簡真讓雷阿倫覺得太有趣了,他堅信,在今天的這場比賽中,將張若寒徹底的擊敗,肯定會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

“三分,三分啊!”

雷阿倫向自己的四個隊友們,輕喝一句後,心領神會的隊友們,將球擲給雷阿倫,跟着非常興奮的雷阿倫向山貓隊的半場跑去,他們幾乎和雷阿倫有相同愛好,最喜歡的便是遠投三分!

霸愛女友很囂張 運球過半場之後,全身上下散發出逼人氣勢的雷阿倫,伸出食指,示意隊友,站位之後,運球向前衝去,和隊友互相一交叉,利用隊友的掩護暫時脫離了張若寒咄咄逼人的防守,作出投籃球姿勢,縱身跳起後,張手就投,給人一種非常倉促的感覺,卻依靠自己近乎神奇的準線,再次將籃球非常精準的送進了籃框裏!

然後,在全場超音速球迷的呼歡聲中,向着張若寒聳聳肩,轉身跑走。

漂亮!

張若寒對於雷阿倫剛剛的一記三分,於心下送上一句由衷的讚歎,不禁開始琢磨起雷阿倫如此迅速的三分遠投,到底是怎麼出手的,如果,能將這招學會,再加上自己迅若奔雷的速度,將會是一種何等的厲害的招式啊!

“張!你在幹嗎,接球了!已經落後七分,快給我加把勁啊!”跑到底線外的奧卡福掃視一眼四十三比三十六的比分,轉頭向所若所思的張若寒叫道,不明白張若寒爲什麼不扣籃了,老是在哪裏投啊,傳啊,還不如重扣幾個,既能增加士氣,又能好好過一把癮!

“好的,傳過來!”張若寒擡起頭,向着奧卡福招招手,後者聞聲,第一時間,將球向張若寒擲出,張若寒伸手一抄,將球穩穩抄住,順式運出,帶領着山貓隊的隊友們,向超音速的半場上奔去,片刻後,便已從中場線上,飛奔而過。

由於伯尼,並沒有給張若寒等人佈置什麼戰術,由着張若寒等人去打默契,所山貓隊的球員們打起球來,都是在跟着感覺走,有機會傳便傳,有機會投便投,非常身心愉快的打着配合,反而讓中規中距的超音速隊,有點摸不着頭緒的感覺,弄不清山貓隊到底想怎樣進攻!

反而留給了山貓隊取分的機會!

運球衝過半場,張若寒右腳前踏,雙手持球,作勢向左虛傳一下,瞬間晃開雷阿倫的貼身防守,然後,突然將球分到了右側接應的奈特手中,和奈特一左一右的直插超音速的底線,使得開防二人的雷阿倫和雷特諾拼命跟着他們一起跑動!

奈特衝到左側的底線,左腳點地後發力高高躍起,雙手推出籃球,籃球劃出一道孤線之後,砸落在豎立於禁區類的奧卡福頭頂上,奧卡福看也不看的,剛剛飛臨自己頭頂上的籃球,順式向後一撥,撥在了另一底線的張若寒手裏!

“傳得漂亮!”

張若寒錯過防守自己的雷阿倫一步,將球搶在手裏,然後,猛然跳起來,當着雷阿倫的面前,一邊回想着雷阿倫出手時的動作,一邊幾乎不作什麼描準的,跟着手指和籃球之間的感覺,信手將球揮了出去,雖不如雷阿倫出手時,那麼快若閃電,乾淨利落,卻已具雛形!

這是!

雷阿倫心下巨驚,猛然轉身,順着張若寒快速出手的方向急望去,卻看到一道桔黃色的孤性,向着籃框飛快的劃了過去!

ps:今天是張若寒的生日,祝他生日快樂,呵。 頭痛欲裂,李雙希醒來的時候,她已經躺在了自己的床上。明明沒有喝酒啊,為什麼頭會痛呢?

「李雙希,你醒了啊。」

怎麼會有人在這裡叫她李雙希?不都應該叫她秦暮暮的嗎?

「你是?」

她剛剛醒來,還有迷惑。到底是誰啊?李雙希爬起來,搖了搖頭,努力看清眼前的人是誰。

「你連我都不認識了?」

「不要再說這句話了!」

李雙希現在對這句話,已經形成了條件反射。只要有人說到這句話,整個人立刻就會清醒起來。沒辦法,因為這句話一出,就代表著她又要想辦法跟人解釋。她為什麼不認識他們?

「真是被人打糊塗了。」

李雙希感到臉上一陣冰涼,眼前人竟將茶杯里的水潑到了她的身上。這下她就徹底清醒了。眼前的人是……林笑笑?

她怎麼會在宮裡啊?不過,眼前的林笑笑應該是真的,只有她才會這樣對待自己的。林笑笑的懲罰手段,除了讓她端水盆之外,還有就是潑水了。

「笑笑,真的是你啊?」李雙希從床上站起身來,她抹乾了臉上的水,然後穿起了衣服,她邊穿邊說道:「你怎麼又進宮了?」

「還不是安公主嗎?」林笑笑也覺得無奈,秦夫人明明特別討厭所有和秦少嶺有關的人,但迫於皇命,還是不得不讓她入宮照顧李雙希,「她是替……」

林笑笑一時想不到該如何稱呼秦少嶺。野種?不太好,畢竟在李雙希面前。少爺?夫人聽到了怕不是要打死她。不如就叫他秦畫師吧。反正大家都是這樣說的。

「替哥哥嗎?」

能夠請得動公主的人,只能是秦少嶺了吧。畢竟秦暮暮和安公主的奇怪友情還不是來源於秦少嶺嘛。李雙希這裡還是猜得到的。不過李雙希沒想到,明明上次她有看見秦夫人遞進宮裡的條子。上面寫明讓她離秦少嶺遠一點。

可是……嗯……她還是想見秦少嶺。因為他是唯一一個對她好的人。唯一對李雙希這個人好的存在。

「哥哥?」林笑笑倒是對這個稱呼感到意外,「叫得還真是親熱啊。」

雖然上次出宮時,李雙希說想要好好扮演秦暮暮,但是這種代入也太過真實了吧。

「嗯……聽說暮暮小姐和秦畫師一向要好,所以……你知道的,為了代入吧。」

林笑笑還是覺得很奇怪,李雙希要是真有那麼好的演技。在丞相府的時候,她就會總是被罰了。她一直都覺得李雙希實在是個笨蛋。所以對她在宮裡的這件事一直很擔心。

要是有一天,她在宮中說漏了嘴,引致秦家滅門,林笑笑同樣覺得是有可能的。嗯……不如說是很有可能的。

「算了,算了。不管了。」林笑笑也不想管太多,「總之,就是你被刺客打暈了。雖然沒有受傷,但是公主還是要我來照顧你幾天。」

「我是被刺客打傷的嗎?」

「是啊,公主是這樣說的。」林笑笑奇怪的看著李雙希,「我都說了,你沒有受傷,只是暈倒了而已。」

被刺客打傷?不……不……她只是被打暈了?

李雙希雖然不知道,當時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但是她記得,她暈倒前最後一刻看到的,明明是……

九皇子挾持她啊!

「笑笑,我暈了很長時間嗎?」

「也沒有很長時間吧。」林笑笑回憶著,「大概是昨天而已,我是今天早上被宣入宮的。現在也只不過是下午而已。」

下午?那也就是說距離事發的時候,並沒有過去多久啊。那應該……李雙希卻想不出來該怎麼說……

「那有沒有人來看過我?」李雙希回想起昨天的事情,「例如九皇子?」

「沒有,你想見九皇子嗎?」

沒有?如果是平時,她這個「秦暮暮」出了事,九皇子必然是第一個來看她的人。昨夜,他對她用刀,著實讓她意外。本來,她以為秦少嶺是對這個李雙希好。九皇子對秦暮暮好。所以這兩個人一定會幫她的。沒想到,九皇子居然會這樣?

他不是很喜歡秦暮暮的嗎?

「李雙希,我警告你!」

正當李雙希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林笑笑突然一臉怒容的看著她,這倒是讓李雙希覺得疑惑。林笑笑到底怎麼了?

她明明什麼都沒有做啊……

「九皇子喜歡的是大小姐,不是你!」林笑笑要為自家大小姐說話,「你要看清楚,自己的身份!」

額……李雙希明白林笑笑的憂慮。不管將來如何,九皇子至少都能成為王爺。如果有機會,成為皇帝也不是沒有可能。

畢竟皇上一向都寵愛九皇子。

「……嗯……」李雙希在想如何替自己解釋,「我只是擔心他來。你知道的,他對暮暮大小姐的感情嘛。他要是來了,我有很多麻煩的。」

雖然這個解釋不能完全使林笑笑信服,但她也覺得李雙希說的有幾分道理。畢竟如果九皇子因為秦暮暮常來。李雙希因此露餡可怎麼辦呢?

李雙希的心裡則另有盤算,昨天的一切真是太過離奇。一切一切都是李雙希暫時還不能理解的東西。自從進宮以後,她遇見了好多好多事情。整個人彷彿身處在迷霧之中,看不到邊際。

「笑笑,要不然,你先回去吧。」

她沒有受傷,也就不需要人照顧。況且她現在有事一定要去找秦少嶺的。她想,能和她商量這件事,並且保證一定安全的人,就只有秦少嶺了。

「什麼?可是你……」

「我沒事了。你先回去吧。公主那裡,我去說就好了。」

林笑笑本就不願在宮中多留,這下李雙希可是給了她個台階。她正愁不知道該怎麼和李雙希說這件事。

「那我就回去了。你自己小心。」

李雙希送林笑笑到了宮門,看著林笑笑離開。然後她並沒有直接回去,而是看著宮門守衛若有所思的樣子。

昨天為什麼一直都沒有人來救他們呢。到底是回事。李雙希想不明白,看來,只能先去找秦少嶺了吧…… 推薦:【年度歷史大片】《新流氓天子》火辣推薦,看揚州混混如何縱意官場、殺場、情場,成就千古名帝,風liu之士。/k.asp?bl_id=44490

在全場觀衆的摒息以待下,張若寒按照自己腦海中對雷阿倫閃電出手的時深刻印象,依葫蘆畫瓢同樣快速射出手的籃球,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孤線,眨眼睛便已飛臨籃框上方,高速的向下轉去,卻非常可惜的差之毫釐,重重的砸在籃框後沿猛然彈起,經籃板反彈後向下落去。

哎!

可惜啊!

站起身的山貓隊球迷們,面帶惋惜之色的向下坐去,這球要是進了,該有多麼增加士氣啊!

而看到張若寒這球並沒有射進的雷阿倫,心下卻鬆了一口氣,

在張若寒剛剛出手的一剎那,雷阿倫滿臉不敢置信的凝望着張若寒和自己出手時幾乎一模一樣的投籃動作,他的心臟都差點在那一秒鐘內驟然停止,要知道,這可是他的獨門絕技,是他苦心鑽研很久,才漸漸撐握到的絕招!除他自己以外,還沒有第二個人能夠投出和他一樣快到極點,而又非常準確的三分球!

“波塔潘科,籃板球!”

雷阿倫向堅立在籃下的超音速的中鋒波塔潘科大吼一聲,然後,靜靜的堅立在原地,默默想道,看來自己身後的小貓王張若寒,是想偷學自己的絕技,那就讓他慢慢偷學吧,呵,反正自己的絕技,絕不是某名球員能夠在一場比賽之中便能夠撐握到的!

雷阿倫雙眼中精光一閃,只等着波塔潘科搶到籃板球,便可發起超凌音速隊的強大反攻了。

堅立在籃下的波塔潘科,已隨着雷阿倫的一聲大吼,向從籃板上反彈落下的籃球高高躍起,非常粗壯的手臂連接着碩大的手掌,向是兩支白色的大扇子似的,狠狠的向桔黃色的籃球合去,眼看便要將籃球牢牢的夾在雙掌之下時,卻倍感意外的聽到身後響起一聲爆喝,

“這球是我的!”

隨着那聲爆喝,一個和波塔潘科同樣兩米零八身高,但卻比波塔潘科的彈跳力要好很多的黑色人影,從波塔潘科的身後高高的躍起,伸出修長的手臂,宛如摘星撈月般,將幾乎要被波塔潘科雙掌夾住的籃球,硬生生的從波塔潘科的頭頂上當頭摘下,順式撈到懷中,和另一支早已置於胸前的手掌,雙掌當空猛然相互一抵,霸氣十足的死死夾住籃球,砰然落在地板上,然後咧開嘴,得意洋洋的笑出聲來,

赫然便是山貓隊,那位即可打前鋒,又可打中鋒的怪異搖罷球員,埃米卡奧卡福!

“搶的漂亮!”

原本在爲自己這一球沒有進而感到非常可惜,準備拼命回防的張若寒,看到奧卡神福霸氣十足的摘下籃板球,不禁大喝一聲之後,喜出望外的從右側三分線外,猛然起動身形,向孤頂閃電般的直衝而去!

剛剛衝到孤頂上張若寒轉身的瞬間,便看到夾雜着奧卡福狂妄聲音的籃球向自己呼嘯的飛來,

“張,別忘了我跟你說過的話,想做什麼,便去做吧!”

“恩!明白!”

臉上露出一抹開心笑容的張若寒,拿球的第一時間便縱身跳起,大腦中電般的閃過雷阿倫快速出手投籃球時的每一個細節後,猛然一瞪星目,異常靈活的身體在大腦的控制下,再次模擬出雷阿倫的投籃動作,將籃球向籃框瞄去的第一瞬間,順式抖出持球的右腕,飛射而出的籃球劃出一道高挑的孤線,帶着高速的旋轉,直直的向籃框飛去!

靠!

你再怎麼投也投不進的!

眼中閃過幾絲不屑的雷阿倫,心下沉吟一聲,從三分線外縱身向籃下飛奔而去,想要憑藉自己一米九六的身高外加非常優秀的彈跳力,前去籃下幫助波塔潘科,將張若寒這次再不投進去的三分球,死死的掌控於超音速隊的手中!

“碰!”

劃空而過的籃球重重的砸在籃框內沿,然後向上高高彈起,向上彈起近半米的高度後,再次向籃框落去!

那飛快向下墜落的籃球,竟然將雷阿倫衝到禁區前沿的身形,猛然盯在當場,使得全身肌肉瞬間僵在一起的雷阿倫,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兩眼巨睜的盯着籃球,瞪着籃球。更使得全場的觀衆們,不由自住的站直身子,觀注着零點幾秒之後的最終結果出現!

“啪!”

籃球非常可惜的砸在籃框右側的外沿上,然後順式滾出籃框,重重的砸在地板上。

“呼~~~~~~”

心下抽了一口冷氣的雷阿倫,趁超音速隊和山貓隊的幾名內線球員,緊緊糾纏在一起的空隙,再次向前衝去,一把將籃球死死的抱在懷中,方纔將那顆高懸在嗓子眼中的緊張之心輕輕放下,只是在他不住向張若寒射去的目光中,卻是驚訝中透着更多的驚奇,

這個小貓王兩次模仿自己投籃,竟然都能夠沾到籃框,而且還一次比一次險象環生,他的運氣還真是好啊!

就在雷阿倫爲了張若寒的運氣之好而感嘆的時候,某些看出張若寒是在做什麼,是想做什麼的觀衆們,不禁大聲的向身邊的同伴們驚問道,

天哪!

他想幹嗎?

他竟然在模仿nba頭號快槍手雷阿倫的獨門絕招!

…..

看出張若寒是在模仿雷阿倫絕招的驚問聲,如潮水氾濫般一發不可收,瞬間席捲了整個籃球館,更席捲了電視機前的美國觀衆們,中國觀衆們,以至於遠在萬里之外,瞭解張若寒習性的某些人們不禁又是興奮,又是納悶的自言自語道,

我的小貓王啊,你可真是太強了,失憶後還能打籃球,已經夠讓我們驚訝,而且,居然連打球時的習性都保留着,還是這麼喜歡鑽研對手的絕招,然後,想要用對手的絕招,去打敗對手啊!呵

但是,你這次的對手可是nba巨星雷阿倫,你還會成功嗎?

實在太讓人期待了!



“阿倫,那小子,竟然想學你的絕招,真是可太可惡了!”滿臉怒意的劉易斯走到雷阿倫身邊,向雷阿倫說道。

“呵,不怕,他只是運氣好一點,我的絕招有多麼的難你還不清楚嗎,有多少人想去偷學,可又有幾人成功的!”雷阿倫輕笑道。

“這倒是!好象還真沒有幾人成功的!”劉易斯點點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