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王。”方掌事畢恭畢敬的雙手抱拳回答了一句。

2020 年 10 月 25 日

“這位,是你新來的侍童嗎?”對方以爲林寒是方掌事新招來的侍童。

“不,火神王誤會了,這位小友,是來參加神師階品的煉丹師考覈的,同你們一樣。”方掌事的一句話,讓在場的十幾個人都驚了。

衆人紛紛不可思議的看着他,反覆他說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方掌事,算我們再不濟,你也不能讓一個小小的神者來跟我們開玩笑吧!”他已經是神王五階的大能,但是是無法煉製出神師階品的丹藥,如今來一個神者一階的臭小子,竟然敢說過來煉製神師階品的丹藥,這是在羞辱他還是在嘲笑他?

“火神王不要誤會,你應該知道我們丹樓的規矩,一切遵從煉丹師的自己的意願。這位小友,你去那張煉丹臺吧。”有方掌事這麼幫自己,林寒的心裏很感動,而且他能夠感覺到,這個被稱爲方掌事的人一定很強大,不然不會讓一個堂堂神王如此恭敬了。

思及此,林寒對着方掌事抱拳說了一聲感謝,去往了他要去的煉丹臺。

跟在下面一樣,丹方直接顯現在了檯面,林寒用驚人的記憶力全部記在腦子裏之後開始尋找他所需要的藥材了。

找着找着,跟另一個跟自己一起找藥材的人發生了爭執,那個人狠狠的瞪了林寒一眼,“這藥材是我先看到的,應當給我。”對方蠻橫的開口。

“我看過你挑選的藥材,你所要煉製的丹藥裏不可能用兩種相剋的藥材,否則丹藥是不成的。還望大能不要刁難小的。”早在林寒挑藥材的時候注意到了這個神師,本無意招惹,但是對方偏偏要跟自己對着來。

林寒看看對方手裏拿着的藥材,發現了其有一樣藥材是跟他所需的那個藥材相生相剋的,所以纔開口說了一句。

幸虧在藥星,他嚐遍了百草,所以對所有基礎的藥材都懂。

“小子!我說需要是需要!你一個小小的神者,拿什麼跟本神師爭!”說完,打算一把奪下林寒手的藥材。

“我尊你是前輩,還望你不要欺人太甚纔好。”林寒眸子裏閃爍着冷光,開口說道。

這樣的話,無疑激怒了對方,對方怒不可遏,正要動手,一道適宜的聲音響了起來。

“黃神師這麼做,不太妥當吧!難道是忘了我丹樓的規矩。”方掌事的一句話,嚇得黃神師立馬鬆了手,不敢跟林寒發生爭執了。

但是一雙眼睛卻惡毒的盯着林寒,“你不可能一輩子待在丹樓,你可能不知道,這神域大陸的規矩,一般人不能殺煉丹師,但是煉丹品階高的煉丹師能夠殺掉自己品階低的不用負責,你給我等着!”對方用心語警告了一句林寒。

林寒沒有任何回答,自顧自的取完了自己所需的藥材,回到了自己的煉丹臺。

根據丹方所顯示的藥量,開始調配。完事,全部丟入了煉丹爐。

“哈哈!方掌事這次是被一個毛頭小兒給耍了!這小子當煉丹是做菜呢!全部丟進去,做大雜燴啊!”那火神王和一種神師神王鬨然大笑,那笑聲救救不曾散去,甚至驚動了一些在樓樓下考覈的人過來圍觀。

林寒無動於衷,方掌事也氣若神定,這是林寒的套路,從開始他見識過了。

將全部的藥材都納入藥爐之後,林寒直接催動丹火,將丹火注入了丹爐之。

“還是那種爆炒型的大雜燴!”

“哈哈!”那火神王又出言諷刺了,接着衆人繼續鬨然大笑。

方掌事雙手抱胸,安然的看着林寒煉丹。

有時候看着林寒煉丹都是一種享受,只因爲,這小子長的實在太好看了。

驚若天人來形容一點都不爲過,他一旦通過考覈,怕是會成爲了神域大陸史最年輕的神師級的煉丹師。可能還是長的最好看的煉丹師。

起方掌事,那些人的眼神都沒有充滿善意,各個都是懷着看好戲的心態,看着林寒煉丹。

這神品丹藥果然有些難,但是問題不大。催動自己的精神力將整個煉丹爐的世界包裹住,杜絕有人使壞,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越過過了兩個時辰的功夫,丹爐飄出了一股淡淡的丹香。

“要成丹了!”本以爲林寒很快會失敗的,但是沒有想到,竟然還有成丹的前兆。

所有人都難以置信的看着林寒,算他無法煉成丹藥,但是能夠做到這一點已經實屬難得了!那些人收起了嘲笑的表情,開始嚴肅對待。

忽然一道暗勁朝着林寒的腰部襲來,林寒察覺到的時候,已經被人輕鬆的擋下了。

方掌事站直離開了圍欄,走向了圍觀的人羣。最後,找出了那個使壞之人,正是之前刁難了林寒的黃神師。

“方……方掌事。”黃神師被嚇得不輕,方掌事在丹樓的地位可是絲毫不低,更是神皇六階的大能,沒有幾個人敢去招惹對方。

“我平日裏最痛恨的是那些不思進取的小人,這樣的人,能夠煉出什麼好的丹藥來。現在馬滾出丹樓,否則,身消道隕!”方掌事的話直接在整個丹樓散開了,所有人都聽到了。面色一變,不太相信方掌事竟然爲了一個還未成丹的煉丹師要驅趕掉已經神者級煉丹師的黃神師。

“不……你不能這麼對我,我是已經是神者級的煉丹師了!”黃神師顯然不太甘心,他算還沒有考出來神師級煉丹師,但好歹已經是神者級煉丹師,他無權這麼做。

“他自然可以這麼做,要知道,他可是我親自僱來的掌事。”一道略顯威嚴的聲音傳來,隨後一個老者出現在了人羣。

衆人見狀,紛紛下跪。

“小子,專心煉丹,不用跪了。”那個老者看了林寒一眼,開口提醒了他一句。

林寒無言以對,算沒煉丹,他也不會隨隨便便的跪人啊!

不過連方掌事都嚇成這樣,想必這是以爲神帝階品的超級大能啊!

“還有心思胡思亂想?”那老者見林寒的眼神有些飄忽不定,有些不太滿意了。

林寒聽言,連忙收斂心神,鑽心凝丹。

約莫又過了半個時辰,砰的一聲悶響,丹藥濃郁的香氣,瞬間盈滿了整個丹樓。在四樓觀看的人都愣住了。

“你……你竟然真的做到了!”那黃神師已經是面如死灰痛苦不堪了。

他沒辦法相信,林寒竟然真的做到了。

“方掌事,將那名神師帶下去,丹道一族不需要這樣的敗類。”老者開口說了一句,在場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氣。

誰也不敢忤逆對方的意思了。

方掌事允諾了一句遵命,將那個黃神師帶走了。

然後剩下了林寒跟對方對峙了。

老人慈眉善目的看着林寒,表情裏絲毫沒有了剛纔凶神惡煞之氣,相反,多了一分爺爺般的慈愛溫和。

“將丹藥拿於我看看。”老人開口說道。

林寒將丹藥取出,放到了老人的手裏。

“品神師級丹藥,妙啊!”這小子,不僅煉出來的,竟然又是一個品丹藥。

這下在場的人都無法開口說話了,皆震驚的看着林寒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這個老人說的話,沒有人敢質疑。他是丹道界的權威,也是神域大陸十大神帝之一的丹神卿大師。

“小子,你的極限,恐怕不在這個吧!”越階煉丹還能如此從容,只能說明,他的承受的極限不再這兒。丹神的一句話,讓林寒立馬噤聲,不敢回答。

“無礙,在老朽面前,無需遮掩,日後,可是同行了。”卿大師知道林寒在忌憚什麼,但是人才,是要好好的保護的。

“能夠嘗試的煉製神王階品的丹藥,但是會很費力,也可能會搭性命,所以不太敢煉製。”言外之意,他犯不着爲一顆丹藥搭性命。

“也是,能夠越一階煉製出神師級的品丹藥,已經是這神域大陸古往今來的第一人了。”這小子的天賦,當年的自己還要妖孽啊!

看到這個小子,想起了當年的崢嶸歲月。

“丹神謬讚了,在前輩的面前,我什麼都不是。”林寒開口回答。

的確,剛纔這位丹神前輩,已經成功的煉製出了神帝級的丹藥,雖然只是下品丹藥,但是他已經成了古往今來第一個煉製出神帝階品丹藥的煉丹師。

“無需謙虛,好小子,這是你應得的,收好。”心念一動,一塊鋥亮的徽章出現在了對方的手。

他將這塊徽章放到了林寒的手裏,林寒看了一眼,發現這徽章刻着一個煉丹爐的浮雕,旁邊還寫着三個小子,神師級。

這是神師級的徽章,有了這個徽章,自己應該能夠在這神都之保命了吧!

林寒手握着徽章激動不已,然而這樣的激動並沒有持續多久,很快,樓下傳來了一陣騷動,隨後,一個被衆人擁簇的女人出現在了一樓的大廳裏。

林寒順眼看了一下,幾乎是嚇得立馬想要逃走。

丹神一直在注意林寒的動靜,當看到林寒掉頭想要逃走的舉動時,便明瞭是怎麼回事了。

“來,到卿爺爺的身後來,爺爺護你周全。”卿大師衝着林寒招招手,一聲卿爺爺說的林寒直接傻眼了。

好不容易反應過來,那道風風火火的身影已經衝了來。

並且將矛頭,直指反應過來之後躲到了丹神身後的林寒。

“小子,你好大的膽子!”眼前這個身穿一襲明豔火紅裙裝的女子,不是神都的神女又是誰?

“到底他做了什麼事情,竟然惹得神女您如此動怒?”丹神笑容可掬的問道。

神女面色難看的看着丹神,“丹神,此事與你無關!我要找是這個臭小子!”神女將矛頭直指林寒,開口說道。

“神女閣下,此地是丹樓,而我,是這神域大陸唯一煉製出神帝級丹藥的神帝巔峯的煉丹師,你要從我眼皮子地下帶人,是否要給我一個說法?我丹樓,可不懼怕你神女宮。”丹神的一番話,說的神女青一陣來紫一陣。

“好!好!你小子,給我等着!”神女無可奈何,只能選擇甩袖離開。

見她離開,林寒長鬆了一口氣。

【今天七更,大家不用等八更了。雞蛋最近實在難過的厲害,一個人呆在房間裏碼字都會碼着碼着哭出來,情緒方面真的不太好,謝謝大家理解。等我熬過去了這段時間,會好好的繼續八更的。】 “那老女人彪悍的很,你到底是怎麼得罪了她的?”送走神女之後,丹神有些不太理解,這小子未免太厲害了。剛來這大陸招惹了最不能招惹的女人,不過勝在聰明有腦子,知道投靠丹樓,的確,在神域之,能過與神女宮相抗衡的,也只有丹樓了。

“也沒怎麼,是一不小心,得罪了。”被人收做面首這種事情太丟人了,林寒實在說不出口,所以摸了摸鼻子,隨便說了一句。

丹神顯然不太相信,不過神女一走,方掌事回來了。

“丹神。您交代的事情,都辦好了。”對丹神鞠了一躬之後,方掌事回來覆命了。

“嗯,那你帶着他去逛逛丹樓吧!”丹神微笑的對方掌事說道。

方掌事點點頭,在前面帶路,帶着林寒開始參觀了起來。

從一樓到頂樓,都逛了一遍。最後逛到了丹院後面。

“嗯?”發現這場景有些僻靜,林寒心生疑惑,看了方掌事一眼。

“快走!離開神都!有多遠,走多遠!”方掌事面色凝重的對林寒說道。

這讓林寒更加迷惑了,爲什麼要離開?

“爲……”林寒還來不及問爲什麼,對方已經一把將他推了出去,“快走!”方掌事沒有任何的回答,只是讓林寒快點離開,“而且那塊神師級煉丹師的徽章,你沒事最好不要拿出來!”方掌事的話讓林寒越發的懵逼了。

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剛纔都好好的,而且丹神不是一直在幫助自己嗎?

【孩子,丹神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好,神域大陸折損了多少的煉丹天才,都被他殺死了。你有着如此驚天的本領,又非他族類,他必定不會留你!所以快逃吧!收斂氣息鋒芒,這世,壞人多過好人。你可以去大陸南部天風帝國,尋找我的師兄,武瘋子,他會幫助你的。】方掌事的話讓林寒大吃一驚,本以爲遇了一個愛才惜才的長輩,卻沒想到,這一切只是僞裝幌子。

林寒瞭解之後,邁開腳步走。

沒想到,沒過多久,自己又過了顛沛流離的生活。這讓林寒很是無奈了。

看來神域大陸之行,遠他所在的那個星域要艱險許多。林寒催動全力離開神都,纔到了神都門口,停下了腳步。神女並沒有放過他,反而派人守住了每一個神都的城門。看來是篤定了他會離開丹樓。

看來,神女也知道丹神什麼樣的人。

思及此,林寒即可打算轉頭,去了圍牆邊。

城門守住自己出不去了嗎?他還有遁地術,這些蠢貨。

在心裏嗤笑一聲,林寒直接催動遁地功法,眨眼睛消失在了地面。再出現,已經是城外了。

“小子,爲什麼要逃走呢?”一道幽深的聲音響起,然後,一道身影徐徐的轉了過來。

對對方,林寒的瞳孔一下子放大,筆直的倒退了好幾步。

“怎麼?懼怕了?”對方嘴角微微揚起,眼底閃過一抹不屑。

“丹……丹神前輩,我剛剛來到此地,只是想要出去散散心。”林寒吞吞吐吐的開口。

“散心?散心需要採取遁地術離開神都嗎?”對方說完,擡手一把抓向了林寒。

林寒大驚,絲毫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直接落入了對方的手。

“小子!去死……”話還沒說,聲音戛然而止,在林寒以爲自己會死在對方的手裏時,對方似乎感覺到了林寒的身異於常人的血脈。

“你……你竟然是……”丹神將林寒放下,不太敢相信自己所看見的。

“我怎麼了?”在一個神帝大能面前,想要逃走是不太實際的。

“不滅凰族!”丹神吐出了四個字,讓林寒的身子猛地哆嗦了一下,驚恐的連退好幾步。

丹神說完,逼近林寒,“本以爲你只是一個尋常的天才少年,卻沒有想到,是我族類。”丹神仔細的端詳着林寒。

只需一眼,他看到了對方身的純淨的血脈。思及此,對方再次對林寒出手了。

林寒本能的遁地要跑,沒跑幾步,被一股力量給吸了去,再次落到了丹神的手。

“你這點小小的靈力,不用在我的面前炫耀了。”丹神恢復了慈眉善目的樣子,只是這一次,林寒從他的眼底看到了真誠。

“這世,世人皆想要殺我,你可明白,爲什麼麼?”丹神擡起如樹皮一般佈滿褶皺的大掌,輕輕的彈掉了林寒額頭的灰塵,開口問了林寒一句。

“不明白。”林寒搖搖頭,開口回答。

“因爲我,是這片大陸少有的不滅凰族。”丹神長嘆一口氣,背對着林寒轉過了身去。

“不滅凰族,是神域大陸的寵兒,天生的煉丹師。別人多了一分尊貴和能力。與此同時,也招來了許多的嫉恨。”丹神似乎憶起了當年,長嘆一聲,語氣裏盡是那種悲涼的感覺。

“嫉恨?”煉丹師不應該受世人擁戴嗎?至少在星域和下層仙境的時候,煉丹師都是受人擁戴的。爲什麼來了這裏,會變得不一樣了。

“對,嫉恨!修爲一道,何其辛苦。對大部分的修行者而言,修行,是痛苦的。但是對我們不滅凰族,修行,是輕鬆的。我們是天之驕子,是天的寵兒。但是這樣的好運,這樣的天寵。不是一般的人能夠受得住的。在我幼年時,是我們不滅凰族最爲頂尖的時候,當年我們的族的強者不計其數。受到了許多人的記恨,那些人甄選除了一個神之子,跟天交換條件,是覆滅我不滅凰族。

那個神之子照做了,物極必反,不滅凰族在那個神之子對天的情願,被滿族盡滅!我是因爲被親孃用盡全部靈力去更換了周身血脈,才得以生活下來的。

不滅凰族從那之後,被稱爲天譴族,連天都看不下去,會湮滅的我們的族類。你現在或許沒有任何的感覺,但是隨着你的修爲越來越高,你便會發現,你的身體會日漸衰弱,能力日益衰退。” “我雖已經不是不滅凰族血脈,但是我一直將自己當成不滅凰族的傳承人,你必須要篡改你的血脈,否則爲天道不容。”丹神跟他說了很多的事情,林寒越聽越是心驚肉跳,難怪,難怪自己越一階煉丹覺得有些吃力了,原來不滅凰體在神域是被詛咒的存在。

思及此,林寒眼底閃過一抹驚恐。

但是,沒有了不滅凰體,等於沒有了保障。

“難道沒有什麼辦法破除那個詛咒嗎?”林寒不願意放棄自己的肉身,這是楠兒送給他的禮物。他不能丟棄。

“能,不過,會死的。”沒人願意去死,修行到了此地,誰還捨得去死呢?

“爲什麼?”林寒不明白。

“當年的神之子,是拿命去換了這個詛咒的,所以想要破命,自然是需要以命抵命。”丹神的話說的沒錯,這世沒有這麼好的事情,以命抵命,再正常不過了。

“而且人選,也不能馬虎,必須能力妖孽,被天認可的人,才能成功的成爲神之子,換取這次換命的機會。”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天的那個神明在控制着整片神域大陸。

想要破除魔咒,要麼以命抵命,要麼,去殺了那個真正的神明。

因爲,神,只能有一個。

但是修行者,卻可以有成千萬。

“……除了這些,沒有別的辦法了嗎?”的確,修行到這一步,誰都不願意再去死了。

“沒有了。”丹神搖搖頭。

“我不信!世除了這兩種再沒有辦法了,林寒不願服輸的性格一起來,連丹神都無話可說了。“對了,丹神前輩,我聽說神域有人派人去下界星域尋找兩樣稀世珍寶,請問是何珍寶呢?”林寒忽然想起了百年前那個不解之謎,到底,那兩樣珍寶是什麼樣的珍寶,神域的人居然要去星域去尋找。

“珍寶?什麼珍寶?”丹神顯然沒有明白林寒的話是什麼意思,思考了片刻之後,丹神很快反應了過來。“我知道了!你說的可是至臻法寶化水珠和地心隕鐵?”丹神的一句話,林寒有些囧了。

我勒個去……

化水珠倒是已經被自己給吸收了,但是地心隕鐵,說的該不會是被自己丟在了星域裏的那根沒有完成的長槍槍柄吧!

“聽聞這世有兩種寶貝,一種叫化水珠,另一種是傳說的地心隕鐵。

化水珠可以使人化水而去,地心隕鐵是古超神品的材料,找到它之後,可以鍛造成武器,有了跟頭那位一戰的能力。”提起那人強悍如丹神前輩,都有些避諱的樣子。

“額……應該,不會這麼簡單的,纔對。”林寒覺得應該不止這麼簡單,若是真的這麼簡單,好了。

“具體作用如何,我怕是不太清楚,不過古云家,你可以去看看。”爲林寒指了一條明路,“其實對修爲厲害的人而言,這兩件珍寶並無多少的作用,但是對古云家來說,那兩樣東西,好像牽扯到一些天道之事。”天道,是這個世界的強者都想要追求到的事情。只要能夠獲得天道,有望成爲最尊貴無的存在。

“好,我知道了。”原來,那兩個修行者是古云家派來的。

林寒已然弄了明白,點了點頭。

“跟卿爺爺回去吧!以後,你喊我卿爺爺了。”丹神看着林寒,“如若你不是不滅凰體,我怕是已經將你斬殺。”如若不是不滅凰族,早已死在了他的掌下。

在神域大陸,生活了千萬年,他一直都在試圖尋找當年同他一樣倖存下來的不滅凰族的族人,但是都沒有找到。沒想到這個久違的人,出現在了下界,而今已經飛昇來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