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玲瓏連聲的回答:“好啊,好啊,比我一個人強多了,。你上班的地方人好多。上次他們知道我是你未婚妻,那表情真是太好玩了。”

2020 年 10 月 25 日

陳志凡回到刑偵分局的時候,就帶了一個小尾巴。

廖漢湊過來:“陳哥……”他對着陳志凡一陣擠眉弄眼。“陳哥,你小心點,隊長大人正在發火,你偏偏又帶小妹妹來局裏。”

水玲瓏坐在陳志凡的桌子上:“夫君,中午我們吃什麼?我要吃好吃的。”

陳志凡順手將辦公室的門關上:“不要吵,你自己先玩,一會我帶你出去吃飯,”他剛在軒轅龍飛那裏吃了一頓算是分別的分手飯。

現在他是真的不餓。

被關在辦公室裏的水玲瓏從身上的包包裏,拿出一塊肉乾,津津有味的啃了起來。

陳志凡在廖漢的腦袋上拍了一下:“走吧,去看看隊長怎麼了。”

能叫美女隊長葉詩瑜不高興的事情,主要有兩件,一個是因爲案件,另一個就是沒玩沒了的追求者。

葉詩瑜的辦公室的門大開着,陳志凡還沒有走進去,就看見了葉詩瑜辦公室桌上多了一束紅玫瑰,肖然正站在葉詩瑜的對面:“我請你吃飯吧?算是爲上次那件事,給你壓壓驚。”

葉詩瑜將紅玫瑰塞進了肖然的懷裏:“首先,這是警局,另外,這麼俗豔的花朵,不是人人都會喜歡,而且,送的人不合適,再美的花朵,都要遜色幾分。”

被赤果果的打臉,肖然的表情有點尷尬:“作爲同事,我請你吃飯,也很正常啊。”

陳志凡走了進來,隨意的坐在葉詩瑜辦公室的沙發上:“隊長的意思,就是明面上的意思,她不喜歡你。”

肖然冷哼了一聲:“她不喜歡我,更不會喜歡你,葉老爺子也不會喜歡你這個窮小子的。”

對於葉南疆會不會喜歡自己,陳志凡完全不會去想,看見肖然,他的表情自然就冷了幾分,上次就是因爲這個小子,害的葉詩瑜差點被壞人給害了。

當初召喚萬鬼尋找葉詩瑜的急迫,他就更加不會喜歡肖然。

葉詩瑜用力拍了一下桌子:“拜託你們把注意力放在案子上。”她拿出一張照片,拍在桌上:“看這個。”

肖然搶先一步想要先一步將照片搶在手裏。

廖漢蹭的撲到了桌上,一把抓住了照片。肖然的手慢了一步,按在了廖漢的後背上,肖然怒道:“廖漢,你想幹什麼?”

廖漢捧起了照片:“我什麼也不幹啊,”他狗腿的捧着照片遞給陳志凡:“陳哥,您看……”

肖然伸手欲搶,陳志凡已經接過來,照片上是一個半截的屍體,也不是上半部,也不是下半部。

而是左右兩個半片的其中一半。

在別人的眼裏,看起來就是一個被殘忍殺死的屍體,陳志凡卻是看的愣住了,那半片屍體,是他的同類,而且雖然只有一半,但是確實是活得。

肖然道:“陳志凡,給我看看。”

陳志凡順手將照片一折賽進了口袋:“隊長,這案子時怎麼回事?是要我們找到照片上的東西?”

肖然怒道:“陳志凡,你怎麼回事?給我也看看。”

美女隊長葉詩瑜道:“這是一個路人拍攝的照片,現在我們接到的任務時找到照片裏的人。”

聞言,陳志凡道:“隊長,我想和你私下談談。”

廖漢轉身走出去:“陳哥,我到你辦公室等你。”

最佳帝婿 肖然更加怒不可遏:“陳志凡,你不要太過分。”

美女隊長葉詩瑜看向陳志凡,陳志凡很少這麼嚴肅,她對肖然說道:“你也出去!”

肖然氣得跺腳:“你們……你們……”你們了半天,最後也沒有一個所以然出來,氣哼哼的摔門走了。

隊長辦公室裏只有陳志凡與美女隊長的時候,陳志凡重新將照片拿出來:“隊長,我們的任務就是找到這個?爲什麼?”

葉詩瑜道:“不知道,命令就是如此,要找到這個屍體,可能這個屍體牽涉別的案件,所以需要找到這個。”

陳志凡道:“你仔細看這個屍體的內臟,這人明顯是個模型嘛。這麼簡單的失竊案件,要我們刑偵大隊出手,是不是看我們太閒了?”

葉詩瑜愣了一下,有些不確定:“不會吧?畢竟是上級的命令,他們不會拿我們耍着玩?”

“如果真的是模型的話,沒有道理他們不知道。”

陳志凡道:“可能就是因爲知道,才叫我們去找,隊長,這件事,我們不要去找。”找到和找不到都是無盡的麻煩,他從來不知道,他的同類居然有這麼多,而且還多的可以隨處可見?

他晚上回去問問葉南疆再說,葉詩瑜是一個普通人,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件事的不尋常。

葉詩瑜眨着美目,看着陳志凡:“你有些奇怪!爲什麼非要阻止我去查這件事?我想聽你真實的理由。”

陳志凡只好說道:“我先問問你的爺爺,如果他說可以告訴你,我再給你說。”

葉詩瑜揚起眉頭:“你居然會拿我爺爺來威脅我?我可是不受威脅的,而且,這是我們大隊接下來的任務。”

聞言,陳志凡皺起了眉頭。 「舅舅?」夜雲澈眨了眨清澈的大眼睛,不禁有些汗顏。

原來是他想多了,他並不是爹爹。

隨即勾了勾唇,不過有個如此漂亮的舅舅,貌似也不錯哦。

夜清陌雖然不介意夜冰依叫他美人哥哥,但不代表他同意別人這麼叫他。

畢竟他是個純爺們,怎麼可以叫美人?

然而,他抬眸,還沒來得及發火,瞬間便驚呆了。

夜清陌愣愣的看著眼前的少年。

少年明眸皓齒,俊俏非凡,一雙墨黑的瞳眸好似弦月般清澈透亮。

一襲紅衣,更是襯托著白皙的臉龐瑩潤如玉。

這種美難以表達,已經超乎世間所有唯美的表態。

眉眼間,還有讓他熟悉的感覺。

夜清陌愣愣的看著絕美少年,似乎忘記了所有。

夜雲澈見到夜清陌不搭理他,眸中不由閃過一抹失落。

夜冰依看著兒子失落的小臉,心中一揪。

伸手揉了揉他的小腦袋:「乖兒子,你想多啦,你舅舅……呃,被你給帥暈了。」

夜雲澈:「……」

伸手在自家二哥眼前晃了晃,夜冰依嘴角微抽,無語的翻了個白眼:「二哥,快擦擦你的口水,這麼盯著你外甥,你好意思么?」

心中卻是好笑,看來小澈兒還真是美得過分!

連她家美人二哥都被這小子給帥暈了。

也是,就連她這個當娘的和這小子朝夕相處,也還是覺得驚艷,更別說別人了。

「咳咳……」

「哈哈,這就是小澈兒呀!」

夜清陌聽到夜冰依的提醒,猛然清醒。

下意識伸手擦了擦口水,然後才反應過來——

靠!又上當了!

恨恨的瞪了一眼無良的妹妹。

夜清陌暫時沒和她計較。

走上前,摸了摸自家美絕人寰帥得不要不要得的小外甥的頭,笑得比桃花還要燦爛!

溫柔的說道:「小澈兒好,我是你的二舅舅,夜清陌。小澈兒長得真是俊俏啊,比你娘親還要美!」

夜冰依翻了個白眼,二哥真是不會說話,誇她兒子,也不能損她呀。

「呵呵,二舅舅好。」

夜雲澈見到小舅舅對他笑的極為溫柔,心中頓時一暖,也咧開小嘴微微一笑。

漆黑的眼眸微閃,娘親說,他還有一位舅舅和三個外公呢。

「嘩——」

聽到一家人的對話,瞬間驚掉了一眾人的下巴。

所有人,都震驚的瞪大眼睛。

彷彿看怪物一樣的眼神,看向夜冰依幾人。

「什麼??她是夜二公子的妹妹?!」

「我靠!靠!!她是夜冰依?!」

「……」

霎時間,空氣又獃滯了幾秒鐘。

都市全能奶爸 這一瞬間,靜謐無聲,只有落花的聲音。

眾人表示不能接受事實。

任誰前一秒還看到了女神,下一秒,女神直接變成了他們心目中最骯髒不堪的廢物!

這實在是讓人難以接受啊!

年輕公子哥們的心嘩啦啦碎了一地!

卧槽尼瑪呀!

靠!

這麼美的人兒,為什麼和那個廢物有關係啊啊啊啊啊!!!

剛才喜歡夜冰依,甚至為她發癲,發狂,感到驚艷的男人們!

現在無一例外,心中升起一股恥辱感!

然而女人們懸著的一顆心終於放了下來。 這個女子美得驚心動魄,剛才她出現的一瞬間,直接將她們的呼吸都差點奪去了!

她一來,這裡身份尊貴的公子們,還不都得任她挑啊。

哪裡還有她們的份?

然而,她們還沒有來得及擔憂,就聽到這美人兒,竟然是夜家的那個廢物!!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原來是夜冰依那個廢物!」

不知道是誰率先發出嘲諷的大笑聲音。

很快有人附和道:「就是!這個廢物怎麼有臉出門?哦~~我知道了!一定是……」

「噗嗤。」話未說完,便傳來一陣陣嗤笑聲。

「還能幹嘛?像她這種不要臉做出銀盪之事的賤人,自然是出來勾搭男人唄!」

「哈哈哈……」

兩名身材高挑的女子你一言我一語的議論著,語氣充滿了鄙夷厭惡,狠狠地唾棄著。

聽到這些話,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是異常的精彩。

瞬間又想到了夜冰依之前的風流事迹。

一個個面色就更加不好看了。

夜冰依三年前,在山裡與野男人干那種事情,據說可是有人親眼所見!

最後,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她被野獸襲擊,找回來時,已經奄奄一息。

從那以後,夜冰依本就廢物的名聲就更加旺盛了,外加不知廉恥。

三年來,她再未踏出夜府的大門。

昨天,還是她和大靈王的大喜之日呢。

婚色盪漾:總裁的天價逃妻 呵呵!然而寒夕國師當天卻宣布不宜成親。

表面上是這麼說,然而誰不清楚,什麼狗屁不宜成親啊,分明是大靈王殿下不想娶她罷了。

可是又礙於面子,不可退婚。

所以,才讓寒夕國師出面找借口拖延罷了。

他們都理解,並同情大靈王。

堂堂身份尊貴的大靈王殿下,她夜冰依一個廢物,如何配得上?

別說大靈王嫌棄了,就是其他人,也沒人敢娶她吧!

這樣的女人,就應該去死!她怎麼還有臉活著?

夜冰依當年做的事情,已經引起了眾怒。

眾人完全無視了夜冰依這個當事人,狠狠地唾罵著。

夜冰依卻彷彿沒聽到似的。

神凰歸來:王妃你別跑 但其實她聽到了,也懶得搭理。

因為她很清楚,原主並沒有做出什麼事情,這一切,只不過都是夜清月搞出來的而已。

她懶得搭理,不代表別人不會生氣。

比如她的二哥。

夜清陌冷峻的臉龐瞬間充滿怒氣,正想要開口怒斥,卻被夜冰依阻止。

「丫頭你攔我幹什麼?」夜清陌憤怒的甩開夜冰依阻止他的手,氣得快要炸了!

「我夜清陌的妹妹,豈能輪得到她們瞎嗶嗶?」

夜雲澈也皺了皺眉,清澈的大眼睛閃過一抹怒氣:「娘親,二舅舅說的對,她們憑什麼說你,我讓小羽去教訓她們。」

這些人太壞了,居然說娘親壞話!「小澈相信娘親,娘親無論做什麼,一定都是對的。」

看到自家哥哥和兒子如此維護自己,夜冰依心中暖暖的,對他們一大一小道:「好啦,難道你們認為我就是這麼好欺負的?」

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神態慵懶冷傲的道:「只是,收拾這些渣渣,難道還要我高抬貴手,這豈不是太抬舉她們了。」

「……」

「……」 陳志凡道:“那就當我沒說。”

他可以先去把這半片人找到,如果這半片人是和自己敵對的,他就將這半片人變成真的屍體,然後交給葉詩瑜,叫她去交這個任務。

陳志凡將照片一抓,隨手揣進了口袋。

轉身徑直走出了隊長辦公室。

葉詩瑜驚愕的看着離去的陳志凡,陳志凡在生氣,她能感覺到:“喂,把照片給我放下!”

她喊的聲音很大,陳志凡裝作沒聽見,直接就走了。

“這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陳志凡不會回答她。他是真的生氣了。

難道那個東西,真的如陳志凡所說,不是刑偵案件?可陳志凡已經走了,沒有給她機會去問。

陳志凡回到辦公室吧水玲瓏叫上:“走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