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癡癡的笑着洗了個澡,只裹着浴袍看了看鏡子。

2020 年 10 月 25 日

可是這樣出去會不會太明顯了,可不這樣出去他以爲她還沒準備好,不碰她怎麼辦。

嗚嗚,到底怎麼辦好啊,要不就這樣出去

晨曦左思右想,一會兒弄這造型,一會兒弄那個造型,折騰來折騰去。

最後散着頭髮,只裹着睡衣走出了臥室。

開門的瞬間開始晨曦直低着頭,不敢朝前方直視,她站在洗手間的門口小聲吞吞吐吐了起來。

“明主,那個,那個,我準備好了。”

一秒,兩秒,怎麼沒聲音,是不是自己的聲音太小了晨曦鼓出勇氣大聲說了出來。

屋內寂靜的心跳聲音都聽的清清楚楚,晨曦這才發現不對勁兒了。

她猛地擡起了頭,發現屋內空無一人

咦,人呢

明主不在牀上,不在沙發上,更不在櫃子上,晨曦頓時感到了釋然。

呼~原來沒人的啊,害她緊張了半天

晨曦換好衣服走出了臥室,這才明白明主爲什麼不在屋子裏了。

天亮了,自己竟然在洗手間磨蹭了那麼些時間,明主等的花兒都謝了吧,u~

明主,晨曦不是故意躲避你是,是,晨曦正準備臺詞時,明主拍的她的肩膀。

晨曦的嘴脣掀了掀最後還是沒說出一句話。

“八輩子沒洗澡了”明主笑道。

晨曦更加不好意思了。

“沒有,那個,那個。”

“很美是不是,碧水藍天太美了,回去讓王祕也買搜遊艇,咱就可以常來了。”明主望遠處的大海感嘆。

是啊,要是有遊艇他和她真的可以在火海的中央來場熾烈的吻。

這一刻,晨曦決定不提剛纔的事兒了,既然都想好了,下次遇見突發情況時接受他不就好了。一想到那件事兒臉又一次紅了起來。

“臉這麼紅哪裏不舒服嗎”明主注視着她的臉。

晨曦微微笑着搖了搖頭。 晨曦和明主在蕭總的不斷道歉下下了遊艇。

此時蕭總的祕書來到了岸邊,晨曦清晰的聽到蕭總詢問祕書有沒有準備好紙錢之類的事情。

晨曦欣慰的笑了,不管怎樣蕭總已經收受到了驚嚇,之後應該會老實一些了吧,有些人就是這麼賤,不來點狠的,無法改邪歸正。

不知到可心姐有沒有看到這些,可心姐要是知道蕭總換了樣,應該多激動,今天就要回月城了,估計再也見不到她了吧。

可是,可心姐應該能安心的離開塵世了吧。

希望下輩子的可心姐不要太喜歡一個人!

“晨曦,走了。”明主見晨曦站在原地不動,叫了叫。

晨曦回頭看着和可心姐第一次相識的地方揮了揮手,說了聲再見,追上了明主。

美好的時光總是過得飛快,感覺剛來火海呢,卻不得不離開了。

明主肯定還會安排直升機吧,可晨曦不想做直升機想坐火車。

很久沒坐火車了,好想體驗體驗,不知明主會不會同意?可是,爲毛要通過他的同意,腳長在她的身上,自己坐火車不就好了。

晨曦果斷的嚮明主提了坐火車的建議,沒想到明主要和她一起坐火車。

理由很簡單,要和老婆做N件第一次的事情,坐火車就是其中一件。

晨曦被這莫名的理由說蒙,呆呆的回了一個字“哦。”

明主當然對她的回答不滿意,追問無數個爲什麼!

晨曦頓時啞然,只好點頭答應。

就這麼情話連篇來到了火車站。

在她的印象裏,火車站沒有人少過的時候,果然那一日候車間人山人海,各種味道混合在一起散發奇怪的味道。

明主估計很少見過這樣的場景,皺着眉心煩躁了起來。

晨曦纔不管,又不是她求他陪她,是他自己要求一起坐火車,那就怪不了她。

晨曦理都沒理,自己擠在了人羣裏。

還沒走幾步呢,明主握住她的胳膊。

“人這麼多還亂跑,不怕走丟,竟有偷小孩的,還不老實,乖乖的牽住我的手別亂跑。”

晨曦直接雷倒,偷小孩,她是小孩?都這麼大人了,還和小孩相提並論太傷自尊了吧。不會是在他的眼裏她就是小孩?

明主,倫家快19了,身份證都有嘀,晨曦好想噴噴他,可一想王子陪着她坐火車也怪不易的,晨曦就默認了。

明主的手握的很緊真怕晨曦要走丟了似的。

明主其實討厭坐火車,人多是一回事,浪費時間更是他接受不了的,活到這個歲數一直強調效率,浪費時間的事絕對不會做。

今日,晨曦提議坐火車時,明主挺不願意的,可看到晨曦激動的神色他不想掃了她的興致,這才一同來到了車站。

車站人擠人,晨曦卻沒有絲毫警惕心,明主只好握住她的手,不讓她瞎跑。

他和她一起坐火車那就管不了浪不浪費時間了,只要和她一起什麼事兒都是愉快的,環境在怎麼這麼惡劣,人在怎麼多,明主都不在乎。

他在乎的是晨曦的安全和心情。 檢票口人滿爲患,晨曦覺得快擠成肉餅了。

明主的手仍緊緊的握住她的手,臨近檢票的時候還用身子頂住後面的人羣好讓她通過檢票。

晨曦覺得她這輩子也不會忘記明主堅定的頂着人羣對晨曦甩着頭先走的樣子,這樣的明主真的超有範兒。

晨曦含着笑容多看了他一眼。

明主走出了檢票口,飛奔過來,牽住她的手繼續跑了起來,晨曦不知緣由也跟着跑了。

跑着跑着忽然有了種私奔的感覺,叫人很是新鮮。

後來的事實驗證明主是明智的,跑是對的,等他們放好行李坐在位置時,火車的走廊已亂成了一團。

火車外更是熱鬧,臨近開車時間,大家都焦急,乘務員撕着嗓子喊,可根本管不住秩序。

晨曦真懷疑明主是第一次坐火車,太懂行情了。

身旁的明主忽然站了起來,他起身站在椅子上開始了指揮,他先把堵住走廊的乘客讓出了地方,讓跟多的乘客往裏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隨着走廊不擠,後面的人也陸續上來了。

火車準時開車一分鐘都沒耽誤,晨曦真心覺得明主很能幹。

雖然身處百姓世界,他還是那麼的與衆不同。

火車緩緩地動了起來,晨曦看到明主後背的襯衣已溼投,緊緊的貼到了鮮肉上。

看着明主的背影,晨曦忽然有了些歉意,要不是她,他也不用受這個苦。

“對不起啊,讓你受苦了。”晨曦擰開水瓶蓋子遞給了明主。

明主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

“不辛苦,耽誤咱們行程的事兒不能不管。”

晨曦正想說什麼呢卻被一個小女孩兒的聲音搶走了話語。

“哥哥,你剛剛好酷”

一個四五歲左右的孩子笑眯眯的坐到了他們的對面,後面是年老的中年大媽。

“晶晶就是那兒21號。”後面拎着手提包的中年大媽深怕孩子聽不到似的大聲嚷嚷了起來。

“我知道。”小女孩回頭望向明主接着說道,“哥哥你能幫我奶奶放下東西嗎,謝謝你了。”小姑娘的兩隻眼雪亮雪亮。

晨曦好想看看明主的表情,一向不喜歡孩子的他,看他怎麼拒絕小美女。

果然,英雄難過美人關,明主竟然起身幫了那位中年大媽。

一頭爆米花頭髮的孩子奶奶坐到了晨曦的對面。

“謝謝,小夥子,謝謝你啊”

小夥子,哈哈,明主今日可是多了不少代號,哥哥,小夥子,不知道他是什麼感覺。

晨曦偷偷看了眼明主,明主的臉色果然難看,記得明主除了ng,zhu這個稱呼外不喜歡任何一個稱呼。

“哥哥,我的小名叫晶晶你叫什麼啊”扎着兩個小辮子的小美女天真的問到。

明主一臉茫然,晨曦壞壞的插了一句。

“哥哥的小名叫小明。”

晨曦的內心不停地咯咯笑,以前聽朱爺爺說過,明主最討厭別人叫他小明,今兒就讓小朋友叫他一路小明好了。

“小明,那我叫你明哥哥好了,阿姨你的小名是什麼”

明主得意了,哈哈阿姨,害人沒害成傷了自己,小樣不想混了吧。 明主瞥了眼晨曦,壞壞的答道。

“阿姨的小名啊,叫小黃。”

晨曦直接崩潰,小黃,這不是小狗的名字嗎,明主,你夠狠。

“奶奶家的小狗就叫小黃,阿姨跟小黃同樣可愛。”小姑娘眯着眼睛笑哈哈。

晨曦卻氣的差點跳了起來

這是在誇她還是扁她。

還有阿姨,她有那麼老嗎

明主已在一旁樂的不行,掐着小女孩兒的肉誇她聰明。

小姑娘跟明主混熟了,話越來越多了。

晨曦望着一閃而過的風景聽一大一小的談話。

明主起初新鮮的回話,後來被小姑娘弄得團團轉。

“哥哥,你有女朋友嗎你這麼帥肯定有。”晨曦回頭看明主,明主的臉色早已變色。

小姑娘見明主不回話接着自言自語,“哥哥你是不是和我一樣遇上了難題”

明主更無語了,心想,這小姑娘小小年紀就遇上了戀愛問題

小姑娘的黑瞳就那麼望着他,明主只好接話頭,降低了聲音。

“你遇上了什麼問題。”

“好吧,告訴你好了,我在幼兒園有五個男朋友,今天又多了一個人,六個人,六個我都好喜歡,我不知道選誰結婚了”

小姑娘做出一臉苦惱的樣子。

明主和晨曦捧腹大笑。

“有那麼好笑嗎,明哥哥一笑不帥了,還是童童帥。”

明主停止了笑,晨曦卻笑的肚子都疼。

哈哈原來小姑娘的第六個男朋友是明主,而且剛剛被小姑娘剔除結婚對象的範圍。

堂堂月城的明主被小姑娘甩了,怎麼想都搞笑。

晶晶的奶奶泡了一碗鮮蝦面走了過來。“晶晶沒惹禍吧”

“沒有,沒有。”晨曦搶着說到。

明主黑着臉不說話。

小姑娘站到了明主前面,隨明主的動作掐了掐明主臉頰的肉肉。

“明哥哥,不生氣,我還把你當我的男朋友了。乖,不生氣了。”

明主徹底無語,還好晶晶的奶奶把晶晶叫走了,要不然他的血壓都要飆升了。

什麼人沒見過,卻輸給了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姑娘。

活了這麼些年,頭一次見到這麼古靈精怪的小孩,真是被雷倒了。

還想着以後造小孩子的事情,現在必須深思了,小姑娘還是不要了吧,要隨她媽那麼好澀就完了,還是男孩子好些吧。說不定男孩子還老實一點。

下來火車回市區的時候明主問了奇怪的問題。

“老婆喜歡男孩子還是女孩子”

晨曦只眨眼不回話。

“以後還是要男孩兒好了。”明主做出深思憂慮的表情。

晨曦卻愣了愣,她剛想清楚合房的事情,明主竟然都想到了生孩子的問題,這都什麼節奏。

不用想了,明主今兒是真受刺激了。

晨曦一想到火車上的事情又想笑,都忘了明主問的問題有多嚴重。

“那個,明主,晶晶要是知道你叫我老婆就要吃醋了,您經過晶晶的同意了嗎,晶晶的第七相公”

明主氣的嘰裏咕嚕說了一堆,晨曦卻不急不躁,只要想到晶晶和明主的談話就覺得搞笑的不得了。 等晨曦回到月城時,不少人和事情都出現了意想不到的變化,比如家裏的老爸老媽,舅舅,上官文浩…

從來不碰賭博的老爸老媽開始了打麻將,從來都不動手指的舅舅又買菜又做飯又做家務博得了不少人的好感,晨曦忽然覺得老爸老媽比自己都疼愛舅舅。

從火城回來的那一天,明主把她送到了錦繡花園樓下。

晨曦高高興興的爬上了樓梯,可打開防盜門的瞬間傻眼了,老爸老媽竟然在家打麻將!

半輩子都沒碰過麻將的兩人竟然喜歡上了麻將,多不可思議的一件事兒。

據說是舅舅的提議,舅舅說家裏的事兒全交給他,人老了就要享享福,打麻將又能打發時間,還能防止老年癡呆症。

老媽打着二筒跟晨曦簡單解釋了一番。

晨曦木木的拎着特產走進了屋子,老爸癡迷的望着手中的牌都沒和她說過一句話。

老爸這個時間不應該去買菜做飯嗎,怎麼坐在這兒打牌,這才發現屋裏少了一個人舅舅,不會是舅舅去買菜了吧。

晨曦不可思議的問老媽,果真是舅舅去買菜了,兩位牌友也填上了兩句舅舅的好話,可晨曦卻難以置信,那個舅舅能這麼好嗎?

晨曦放下手中的火城特產進了自己的臥室,推門的瞬間纔想起,這已不是她的臥室了,老媽把臥室借給了舅舅,晨曦本來想關門出來的,誰知屋子收拾的乾乾淨淨,晨曦推門進去了,一塵不染的屋子根本不像自己的房間。

舅舅到底是怎麼了,脫胎換骨了嗎,怎麼換了個人似的,記得以前姥姥和老媽總說舅舅不愛乾淨,現在看來舅舅比誰都愛乾淨,一個人一夜之間能有這麼大改變嗎?

晨曦關上門走了出來,看到老爸老媽沉迷於賭博的樣子不知不覺間打了個寒顫,老兩口的眼神都變直了,太可怕了,再悠閒也不能打牌,這樣玩下去不搭上身體也要染上毒癮了。

明知道自己小題大做,可晨曦的心總覺得彆扭,總是有種不好的預感。

老爸血脂高,大夫說讓他多運動,記得每天買菜就是那會兒開始養成的習慣,現在這點運動也不做了,就這麼窩在椅子上,身體受的了嗎?

“胡了!”老爸興奮的大喊。

晨曦卻看到了老爸眼神中那癡迷的目光。

她正要制止老爸打牌時,手機響了,是上官文浩,這個點他怎麼來電話了,許久的失聯晨曦差點忘了柳逸晨的存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