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盼夏微愣,難怪希貝爾在紙條上面說她搶未婚夫,原來是說在搶傅自橫。

2020 年 10 月 25 日

可是戰盼夏不認,這算什麼搶,要說認識,自己和傅自橫認識的時間更早,傅自橫從頭到尾都欠自己一個解釋。

後來知道傅自橫有女朋友,戰盼夏就沒死纏爛打,任由傅自橫回到W國,憑什麼她們還要找她麻煩。

甚至因為找她麻煩,害的她的侄女提前出來,這讓戰盼夏更加覺得生氣。

要是非說三兒,那該是她奧利芙乘虛而入才對。

「真是有趣,姐姐沒找我的麻煩,這個妹妹就上趕著幫忙說話。」

「怎麼,她們是當老娘好欺負,可以任由她們搓圓捏扁是吧。」

「現在老娘就訂W國機票,教教她什麼叫做道理。」戰盼夏氣憤的說。

「盼夏,希貝爾只有十八歲,這次的事,過段時間一定讓她道歉,但是不用特地過去一趟吧。」

「沒錯,再過一段時間,你的侄女就要滿月宴,難道都要錯過?」陸司寒同樣開口說道。

「那肯定是不能錯過的。」

「等等,堂哥的話讓我有個想法。」 重生軍嫂猛於虎 戰盼夏突然冷笑著說。

「什麼想法?」姜南初看著戰盼夏這個表情,覺得事情可能將要嚴重。

「就是覺得侄女滿月宴最重要,有些事情以後再說。」

「你們不用擔心,看在侄女份上,那我肯定不會亂來的。」

「現在不打擾你們吃飯,等明天再來看你們。」戰盼夏說完蹦蹦跳跳的離開。

南初始終覺得無法放心,牽牽陸司寒的衣袖說道:「怎麼總是感覺盼夏藏著事。」

「可別看得起她,總是有一出沒一出的,氣來的快,去的同樣快。」

「不行,這次的事沒有這麼簡單,確實是希貝爾做的過分。」

「只是兩頭都是朋友,兩頭都是不好得罪,司寒這段時間能不能幫忙看著盼夏,讓她千萬不要出國。」

「好好好,這件事情交給我來,至於你就好好養著,不準東想西想。」陸司寒摸著南初的頭髮,溫柔的說。

戰盼夏從病房離開,心中已經有一個想法。

傅自橫這麼在意南初,等到侄女滿月肯定過來,到時候肯定帶著那個奧利芙和希貝爾過來。

等見到面,那就有怨報怨有仇報仇,絕對不會客氣半分。

南初住院的第三天,謝半雨過來看她。

原本謝半雨應該在南初生產當天過來看的,可是謝半雨想到要是那天過來很有可能看到段景霽,所以晚幾天。

見面以後,南初明顯發現謝半雨瘦下一圈。

「怎麼瘦的這樣厲害?」

「是不是照顧肖羨非常辛苦?」

「可是前段時間聽司寒說起過,說是肖羨已經出院,既然已經出院應該就能說明,傷口痊癒差不多,而且肖羨不是都有女傭幫忙的嗎?」南初滿滿都是關心的問。

「剛剛生完寶寶,應該操心自己的事,管我做什麼?」

「再說現在不是都是以瘦為美的嗎?」謝半雨笑著說。

「你呀,已經夠瘦夠漂亮的,不準故意減肥。」

「說起來肖羨已經出院,怎麼這次沒有和你一起過來?」

「嗯,嗯……」謝半雨吞吞吐吐的,有些不知道應該怎麼說。

「嗯什麼,是因為司寒的關係,討厭我們嗎?」

「沒有沒有,是肖羨這麼要強的性格,現在只能坐在輪椅上面,難免有些無法接受,所以不想出門。」

「可以理解,確實接受事實需要一些時間。」南初感慨的說。

「不說這些煩心事,剛剛去看過寶寶,長得真是好看,有沒有想到該叫什麼名字?」

「現在只是取個小名,小名是我取的,就叫桃子,因為懷她的時候可沒少吃桃子。」

「至於大名,依照司寒的說法,說是要慢慢想個,估計有的等,他呀現在去哪都帶著一本新華詞典。」

「陸先生真是有心。」

兩人又是在一起聊天,聊著從前,感嘆時間過去真快,明明感覺大一練舞那個時候還在昨天,可是轉眼彼此都有孩子。

一個小時后,南初感覺到疲憊,謝半雨沒有打擾,朝外走去。

在醫院門口,有個女人攔住謝半雨。

「謝小姐,我們老太太想要見你。」

「老太太是誰?」

「是我,半雨有沒有時間,可以陪我這個老太太說說話嗎?」

過來的是段老太太,段老太太已經可以出院,只是卧床時間過長,目前只能坐在輪椅上面,身邊有專人看護。

「當然可以。」

「奶奶,讓我推您出去逛逛吧,現在外面天氣很好。」

老太太點點頭,兩人就在醫院的林蔭道上散步。

「很久沒有感受到這樣舒適的溫度,身邊還有喜歡的後輩陪著,真是愜意。」

「只是這個後輩卻始終不是我們段家的媳婦,這點真是讓我遺憾。」

「奶奶,對不起。」謝半雨輕聲的說。

學霸的諸天神豪系統 過去這麼多年,謝半雨終究還是沒有辦法,站在孫媳婦的角度,喊老太太一聲奶奶。

「說什麼對不起,都是我們景霽沒有好福氣。」

「奶奶這回過來,不是過來勸說你的,就是想要看看我們半雨過得好不好,僅此而已。」

「記住一點,奶奶希望的是你幸福,而不是讓你充滿愧疚的活著。」

「儘管沒有嫁給景霽,但是依舊可以過來看看奶奶,和奶奶說話。」

「實在不行,奶奶收你做干孫女,好嗎?」老太太慈祥的拍著謝半雨的手背說。

「這樣只怕要讓段家那些孫女吃醋。」

「她們敢?」

「都是一群沒有良心的驕縱貨色。」

「躺在床上這麼多年,過來看望我的次數,一隻手指都數的過來。」

聽著老太太的話,謝半雨忍不住輕笑,老太太雖然年歲已高,可是還和從前一樣可愛。

只是下秒一個手機鈴聲打破她們和諧的對話。

謝半雨看到來電顯示,將奶奶交給女傭,自己走到遠處的一片綠蔭下面。 “貼吧?!”什麼貼吧上面居然有我的私人電話!楊省覺得有點很詫異的感覺。

“對啊貼吧,就是這個,你自己看吧!”郝健他掏出手機,搜出那個貼吧給楊省看。這個貼吧的主人其實就是郝健,幸虧他當時貪玩,貌似發過這麼一個貼吧。

(當然後來郝健一回到家就把這個貼吧給秒刪了。楊省他回去收也再也收不到了。)

“可就算是這樣,村裏出現了命案,爲什麼你第一反應不是打110,而是給我打?”楊省感覺他的嘴角抽抽,他的私人電話一般是他的親人或者同事知道,難不成是被他的同事家人透露出去的?!回去得好好批評批評他。

“因爲我之前看貼吧上,人人都說你是我們重慶市的一位好警官,辦事公正嚴明啊,所以我就給你打電話了。”郝健果然能言善辯。

“村裏出現了人命,你們的村長是誰?還有這個魚塘的主人是誰?”

“村長叫做周世林,魚塘的主人,前任主人我不知道,這任新主人是我!我是前天才跟村支書籤訂好了承包魚塘的手續。”

“村長電話號碼多少?村支書叫什麼?村支書聯繫方式?”

“村長電話號碼是xxxxxxxxxx。村支書叫周正正。村支書電話號碼是xxxxxxxxxx。”郝健看了看手錶,父母肯定等急了,然後急切地詢問道:“楊警官,我知道的都已經給你們交待清楚了,我現在可以離開了嗎?”

“很好,你幫我給他們打個電話,把村長和村支書他們叫過來。你就可以離開了。”

“哦…”郝健按照他的說法就給周世林和周正正都打了個電話過去,簡單的說明了魚塘裏發生的情況。原來今天一大早,他們兩個人都就到省城裏面去開會了。所以,知道村裏出大事了,他們倆現在正馬不停蹄的趕過來。

筆錄做完以後,郝健還是守在這裏,眼睜睜看着楊省安排打撈隊,對整個魚塘進行了鋪天蓋地的打撈,尋找剩下的屍體。

當然,兩個小可愛已經被他安排到上游去尋找線索了,因爲之前他感覺自己的黑曜石在發光,而且指向的就是河岸上游,說明上游肯定也有不尋常的東西。

現在,魚塘河邊亂石地上,一堆草叢旁邊放着一個打漁網,裏面網了一堆死魚,死魚裏面就夾雜有那個女人的黑乎乎的腦袋瓜子。現在正被法警在拍照和取證。

離婚365次 其中領頭的那個警察正是楊省,也就是上次在學校裏面留過郝健電話的那個刑偵分隊隊長。郝健上次是見過他的本領的,所以他打心眼裏,很信任這個警察,第一反應就是出了事找他。

“小高,被害人情況怎麼樣?你彙報一下。”楊省向着一個正在勘查屍體的法警走了過去,低頭看了一眼那顆面目不清的頭顱,皺着眉頭問道。

楊省口中的小高,是正在檢查屍體的這個戴眼鏡的男法警,他提了提眼鏡,把他剛纔檢查了一番,並且記在本子上的結果念給了楊省聽。

“是這樣的,楊隊,從受害者頭顱的損壞情況來看,現在初步可以判斷受害人是一名女性,大概年齡,23到26歲左右,後腦勺被鈍器所傷,具體死亡原因不明,可以初步判定死後遭到了分屍,女子面部被利刃毀壞的面目全非。排除自殺,可以大致判斷爲他殺,並且兇手手段殘忍。面部的刀傷很有可能是由於兇手分屍所造成的,力量極大,刀刀見骨,側面看來兇手有可能是一名男子。一有可能是爲了泄憤,二有可能是爲了不被人認出來。”

“沒錯,小高分析得很有道理,這是一起殺人分屍案,被害人的屍體很有可能在魚塘裏面。打撈隊,被害人系被人殺害然後分屍,立刻對整個魚塘進行打撈,找出被害人剩下的肢體,注意不要破壞取證。”楊省對着一個對講機吩咐了下去。

“明白,頭頭。”在池塘裏進行打撈的幾個年輕小夥子開始打撈了起來。“大家注意了,老大說了,仔細打撈,不放過一邊一角。”

由於魚塘的面積過廣,大面積的打撈,特別耗費人力物力,並且還有這麼多死魚的干擾,所以打撈隊幾乎打撈了整個早上,仍然是一無所獲。

倒是引來了很多看熱鬧的人,大多數都是今天要到王二麻子家吃酒席的人,他們路過這裏,都會停頓幾下,看見警戒線之內的郝健就想過去打個招呼,原本想詢問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結果卻被幾個警察攔在了外面。

村裏的八卦羣衆太多,郝健怕打草驚蛇,估計人多口雜的,應該村裏死了人還來了警察的消息,明天就會傳到真兇的耳朵裏面去。

所以,爲了減少在村裏面的影響,郝健主動走到警戒線之外,去驅散那些羣衆,跟他們說王二麻子家的酒席馬上要開始了,不要在這裏看熱鬧,沒什麼好看的,魚塘的魚死掉了,他請了一個城裏面的打撈隊來打撈死魚罷了。

漸漸的王二麻子家裏響了一串鞭炮過後,這些魚塘邊看熱鬧的人羣也都漸漸離開了。

郝健把那些看熱鬧的人勸走以後,他接了他老媽的幾個電話,是來催促他參加王二麻子家的酒席的,催促說:“我和你老爸已經帶着禮錢和東西過去了,王二麻子家已經在放鞭炮了,三聲鞭炮以後,就開始正式吃席了。兒子你要搞快點來,知道嗎?我都幫你應下來了,你就一定要過來。”

“好啦,我知道了,老媽。你和爸先吃,我魚塘這邊還有事情要處理。等會兒我來吃二輪就可以了。”郝健匆匆把電話掛了,就朝着的警戒線裏面的楊省警官走了過去。

“楊警官,我現在可以離開了嗎?!村長他們正在趕來的路上,我現在挺着急的。”

“什麼事這麼着急?你們村今兒個挺熱鬧的,是有人辦喜事嗎?”

“對啊。村子東頭的王二麻子家,他小子今天討老婆,請我到他家去吃午飯,都已經催了我好多次了。”郝健如實說道。 第1131章兩百萬,一分都不能少

「謝蝶,過來順峰南路88號,接我。」電話裡面傳來肖羨的聲音。

「好端端的,怎麼去順峰南路,不是一直都喊腿疼的嗎?」

「怎麼這麼多的廢話,讓你過來就趕緊過來,不要磨磨蹭蹭的!」肖羨態度非常差勁的開口。

謝半雨想說自己正和段老太太說話,需要晚點,但是肖羨已經掛斷電話。

肖羨一個人坐著輪椅在外面,要是萬一再出一點什麼事情,那可真是難以收場。

到時候只怕戚迎梅對自己印象更差,更加要想著辦法為難。

所以思量過後,謝半雨來到老太太面前。

「半雨,看那邊風景不錯,我們再去看看。」

「奶奶,真是對不起,臨時有些事情,得要離開一趟。」

「什麼事情,這麼著急?有沒有麻煩?」老太太關心的問。

「沒有,就是一些家事,是肖羨需要由我看著,不然總是東想西想的。」

「奶奶,等過段時間,到時候一定親自登門陪您聊天。」

「那行,路上慢慢開車。」老太太雖然捨不得,可還是選擇放她離開。

雖然答應老太太慢慢開車,可是謝半雨想著肖羨在外面處境,將汽車開的飛快,終於在十分鐘后,抵達順峰南路88號。

順峰南路八十八號裡面是個娛樂會所,謝半雨報出肖羨的名字,侍者帶她乘坐電梯朝著地下去。

等來到地下三樓,謝半雨發現這裡根本不是什麼簡單的娛樂會所,實質這是一個賭場,而且還是規模豪華的賭場。

只是肖羨怎麼會來這邊的,難道是來查案?

要真是這樣,謝半雨可真要高看肖羨一眼,肖羨剛剛出院,已經可以投身到工作上面,真是厲害。

只是當侍者帶著謝半雨找到肖羨的時候,肖羨正讓一群黑衣壯男圍住。

「你們這是幹什麼,你們想要對肖羨做什麼!」謝半雨沒有搞清楚來龍去脈,直接走到那群壯漢面前,試圖將他們推開。

「可你又是誰,與肖羨有什麼關係?」從壯漢堆里走出來一位帶著金絲眼鏡的男子,抬抬眼鏡,紳士的詢問。

「謝蝶,律師事務所的一名律師,你們現在這樣已經構成對肖羨的生命威脅,通通離他遠點,不然小心現在就報警,查封你們這間賭場。」

謝蝶說完這話,看向肖羨,耐心詢問道:「他們有沒有動手?有沒有對你不客氣?怎麼出來查案都沒和我說起?」

「出來查案?」

「哈哈哈哈!」男子聽到謝半雨的話,笑得眼淚都要出來。

謝半雨冷著臉,帶著疑問看向這個男子,不知道這人在笑什麼。

「肖羨不如由你親口告訴這個女人,來這邊是做什麼的。」男子帶著調侃的語氣說道。

肖羨不語,抿著唇,看上去似乎是在隱忍什麼。

「好好好,既然肖羨說不出口,那就由我來說。」

「這裡是賭場,肖羨來到這邊可不是查案,而是賭博。」

「只是肖羨兄弟牌技實在是不怎麼高超,一直賭,一直輸,這不轉眼間就輸掉兩百萬。」

謝半雨聽完這個解釋,震驚的搖頭,然後說道:「不會的,肖羨這是真的嗎?」

「廢什麼話,事情已經鬧到這樣,當然是真的。」

「嘖嘖,肖羨兄弟,別對這樣的美人兒這樣的凶。」

「可不要忘記,待會還要等她給你賠錢。」

男人說完以後,拿出一張欠條,放在謝半雨面前。

「看清楚,整整二百萬,一分都不能少。」

「要是敢少,那肖羨兄弟的手指可能就保不住。」

「可我沒錢,一分錢都沒有。」謝半雨抗拒的說。

工作不過五年時間,謝半雨就是再節約,再努力都沒有兩百萬的存款。

「那好,那就把肖羨兄弟的手指留在這邊,你們動手吧。」男人開始吩咐手下。

幾個壯漢聽到這句話,直接就將肖羨的手臂拉過來,放在賭桌上面,然後從口袋當中拿出一把鋒利的匕首。

「謝蝶,謝蝶,救我,救救我啊!」

「既然現在知道怕,怎麼當初還要賭博,因為賭博導致家庭破滅的案件,我們處理的沒有百起都有五十起!」

「都是因為你啊,因為你才讓我的腿變成現在這樣。」

「現在的我就是一個廢人,什麼都做不了。」

「所以才會過來賭場這邊放鬆心情,現在事情變成,難道你就沒有一點責任嗎?」肖羨雙眼通紅,氣憤的說。

「別說這麼多有的沒的,盡耽誤我們時間,趕緊砍吧。」男子不耐煩的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