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老六的臉色同樣不好看:“我上次聽集團裏有人說最近半年C城不太平,許多瀕臨死亡或者得了絕症的病人失蹤,殯儀館裏大量冷凍的屍體被偷。恐怕都是這青雲老賊乾的。”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李成道人嘆了口氣:“我看這青雲老道自從徒弟死後,絕望到已經入了魔。今晚必要殺了他永絕後患,否則舒氏集團今後麻煩重重。”

“不要再遮掩了,咱們速戰速決。”周老六看着頭頂越來越紅的血月,心裏的壓抑感越發濃重。既然已經知道青雲老道入了魔,鬼知道他今晚在準備什麼更加可怕的法術。必須要儘快衝破植屍樹的阻擋,將那法術打斷。

他跳過去,手裏一張張的符咒不要錢的飛射,咬破手指將精血在劍身上一抹,桃木劍上的黃光頓時再次暴漲,鋒利無比,鬼手碰到就被砍斷,完全不是一招之敵。

他周老六的七個徒弟組成了陣法,共同抵擋最靠近的一隻植屍樹。他們法力低微,面對白袍九階也難以對敵的植屍樹,常常險象環生,岌岌可危。幸好植屍樹沒有意識和思想,只有根植進怨氣中的本能。靠着陣法將七人的力量連成一片,才能勉強扛住。

李成道人也沒有閒着,他一邊攻擊植屍樹,一邊運起法力,將法術集中在自己的雙眼上。一時間他充滿靈氣的眼睛在黑暗中猶如一雙明燈,在他移動的時候,眼中射出的光竟然產生了拖厄移動的效應,在他離開後,眼中靈光殘影還殘留在原地,久久不散。

他在尋找這些植屍樹的主樹。

每一種祕術都有缺點,如此大量的植屍樹,不可能全都是獨立成樹。如果真是那樣,需要用到的道術材料絕對會是天文數字,他可沒聽說有人最近在C城大肆收購過類似的材料。那就說明,這些植屍樹猶如樹的樹根,無數根莖連一脈。而青雲老道只需要煉製主樹就能控制全部的植屍樹了,材料消耗會少很多。

只要砍斷植屍樹的主樹,這些屍樹就會失去控制,全部轟然倒塌。但是主樹,究竟在哪兒?

單個植屍樹不過是白袍九階的實力,對黃袍二階的他完全沒有威脅。就是數量太多了,噁心的很,又怕用大範圍道法會波及到周老六的徒弟。

李成道人一顆顆樹看過去,終於,他充滿靈力的眼睛猛地一抖。

找到了!

“天地無極,乾坤借法。”李成道人從褡褳中猛地掏出一個羅盤,咬破中指,在羅盤中央塗抹了一點血:“霹靂神火,急急如律令。”

一道紅色火光立刻就朝某一棵看起來毫不起眼的樹劈過去。火光閃過,那棵樹立刻騰起幾人高的火焰,一聲聲刺痛靈魂的慘叫聲爆響。遮眼法術被破,樹露出了真容。只見那不起眼的大樹每一根枝丫上,都掛着臭氣熏天的屍體。許許多多的屍體密密麻麻,極爲駭人。樹上的屍體顯然被青雲老道用祕法練過,腐爛的厲害。發青的赤裸身體上冒着驚人的死氣,甚至還在不停的往樹下滴綠色噁心屍油。

最可怖的是那些屍體的臉,剝掉了臉皮,雙雙睜開大眼睛。用怨毒的眼神看着李成道士等人。 不以情深度流年 看得人不寒而慄。

大徒弟朱華打了個冷顫,他跟着師傅修煉了許多年,什麼陣仗沒見過。唯獨這一次他有些怕了,毛骨悚然的寒意,不斷地從腳底爬上後腦勺。

“換陣。”周老六一看這棵樹,心裏就暗叫不好。好個青雲老道,不知用了什麼東西,將稀疏平常的植屍樹的主樹煉成了黃袍一階。自己和李成道士倒不要緊,但是植屍樹分支實在太多了,就怕百密一疏顧不上自己的寶貝徒弟們。

7個徒弟在慌忙中,急匆匆揮舞桃木劍,換成了驅鬼陣。 第616章易醒醒,專心點

這樣撥開雲霧見青天的場景,正好是她們想要看到的。

「是呀,就在一個小時前,我撥打過雲遲的電話,已經將一切都弄清楚。」

「寥關根本什麼都沒有做,直接被雲遲解決,隨後帶我前往竹茗間修養。」

姜南初微抿一口玫瑰花茶笑著說,總算是苦盡甘來。

「說起來,想著你們這樣的身份地位,還以為很多警衛能夠保護,想不到這樣隨便,居然被毒販抓走。」

「雲城真是夠亂的,聽說秦少帥目前仍舊留在雲城,真是替他捏把汗。」

戰盼夏一向都是心直口快,想到什麼說什麼,完全沒有顧及容幼儀正在旁邊。

但是容幼儀被這樣一說,立刻緊張起來。

「對不起,是我嘴笨,秦少帥這麼厲害,作戰經驗豐富,肯定不會出事。」

豪門遊戲:私寵甜心寶貝 「沒錯,幼儀,秦少帥很好。」

「只是目前雲城一些遺留下來的問題,需要跟進,過段時間回來。」

姜南初拍拍容幼儀的肩膀安慰道。

「沒關係,知道你們也是關心。」

「希望一個月後能夠等到他吧。」

容幼儀滿懷期待的說,一個月後就是二十二歲生日,是與秦凌予結婚後第一個度過的生日吶。

四人將話題放到其他事情上面,時間過得很快,馬上就到中午。

三人準備離開,離開前易醒醒好幾次打量姜南初,很明顯有話要說。

「醒醒,我們之間是朋友,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事情,可以直接說。」

姜南初看出不對勁,主動開口說道。

「是這樣的,明天權離亭約我一起到農舍玩。」

「那邊挺有趣的,可以做菜,可以做陶瓷,能不能和我一起去玩?」

「當然沒有問題,正好前段時間,天天待在營地,都快發霉啦。」

姜南初爽快的答應下來。

記得離開錦都前一段時間,姜南初與易醒醒一起聊過天,易醒醒說喜歡的並不是權離亭,但是現在願意與權離亭一起約會,想必感情正在慢慢升溫吧。

這樣的場景姜南初願意看到,所以想要成為他們的助攻。

三人離開后,下午的時候,姜南初美美的睡上一個午覺。

畢竟先前因為艷照的事情,姜南初根本沒有休息。

天色漸漸暗下來,陸司寒解決一切事務,回到琉璃別院的時候,姜南初仍然在睡。

「懶豬,已經到吃飯時間,是不是應該起來?」

一股冷冽的氣息撲面而來,溫熱的手臂習慣性的抱住老公的腰。

「不過就是和戰盼夏她們聊天,至於這麼累?」

「嘖嘖,現在是不是都開始嫌棄我啦?」

姜南初睜開雙眸,靈動的眼珠盯著陸司寒的俊臉看。

怎麼感覺老公出去一趟,又變帥不少?

這種話絕對不能當他的面說,不然尾巴都要翹到天上去。

「今天和她們聊天的時候,易醒醒約明天到農舍玩。」

「但是權離亭與易醒醒是一對,到時候只有我孤零零的一人,多可憐?」

「想要老公陪你一起去?」

陸司寒多聰明,姜南初一句話,立刻明白其中的含義。

「對對對,正好我們也是很久沒有一起出去玩。」

「而且我吧,都沒有到農舍玩過,好想過去看看。」

「乖乖下樓吃飯,我會好好考慮,看看明天能不能節省下來時間。」

果然姜南初永遠都是玩不過陸司寒。

因為陸司寒沒有給出準確的回復,姜南初只能夠不斷的討好,賣萌。

翌日清晨,姜南初軟著兩條腿,終於得償所願,由陸司寒陪著一起前往農舍。

兩人抵達農舍的時候,權離亭與易醒醒正好從一輛跑車中下來。

這對兒看起來格外的賞心悅目,姜南初簡直快要成為他們的顏粉。

「醒醒,離亭,早上好。」

「這是早上我做的蛋撻,麵包。」

姜南初熱心的拿出甜品,分給他們享用。

四人漫步在鄉間小道上面。

這裡是一家非常出名的網紅農舍,裝修風格時尚精緻,每一處都可以作為拍照的絕佳地方。

考慮到陸司寒與姜南初身份的特殊性,權離亭早早安排清場。

今天的網紅農舍,只為四人服務。

聞著清新的青草香味,感覺身體充滿活力,一行四人抵達創意陶器坊。

創意陶器坊在農舍非常有名,成為必玩項目之一。

情侶們可以一起用陶土做花瓶,做裝飾品,絕對充滿紀念意義。

「醒醒,應該不喜歡玩這種吧。」

「我們不如到其他景點看看。」

權離亭的眉頭已經開始皺起。

「誰說的,明明非常喜歡。」

易醒醒完全就是和權離亭對著干。

其實不喜歡陶土的是潔癖嚴重的權離亭。

易醒醒今天願意和權離亭一起出來農舍,就是想要暗示權離亭,她和他不合適!

權離亭印象中易醒醒明明討厭髒兮兮的泥土,不曾想今天這麼反常。

不過既然易醒醒喜歡,權離亭必須奉陪到底。

陸司寒身為寵妻狂魔,知道嬌妻還小,肯定喜歡玩兒,所以早就已經圍上咖啡色的圍裙。

兩組一起開始製作起來。

姜南初的童年沒有玩具,說起來經常玩泥巴。

這個陶土吧,在姜南初看來,就是比泥巴高級一點點。

這次姜南初必須讓老公看看,她在某些方面是很有天賦的。

不過現實往往很打臉,陶土在姜南初的手中根本扶不起來,又或者沒有形狀。

最終陸司寒的大手,包裹著姜南初的小手,漸漸的終於做出花瓶的形狀。

這樣簡單的活動,卻分外能讓情侶們產生悸動。

恍惚間,姜南初都感覺沒有結婚,兩人是在談戀愛。

另外權離亭與易醒醒已經開始進入狀態。

易醒醒同樣屬於只會說不會做,關鍵時刻還是由權離亭把控陶土的形狀。

易醒醒有些出神,權離亭不是最愛乾淨的嗎?

要知道易醒醒想要權離亭討厭自己,而不是接受自己吶!

「在想什麼,今天是第五次發獃。」

「嗯?」

說話間,易醒醒的手離開陶土,權離亭立刻小心護住。

「易醒醒,專心點!」

話音落下,權離亭覺得臉頰一涼。 周老六也是散修一個,雖然道法僥倖修煉成了黃袍一階,但是能拿出手的東西真的不多。不然也不會巴巴的加入舒氏集團裏當個保鏢。

7個徒弟的驅鬼陣也是大路貨,7人背靠背,用普通的五十年桃木枝做成的桃木劍能有多大能耐?7道劍光飄飛,7個人不斷互相穿梭,腳步移形換影,饒是如此也難以自保。

自從植屍樹主樹被破了遮眼法現行蹤後,分支全都不要命了。被一股玄妙的力量驅使着,瘋了似的,無數植屍樹前撲後涌,朝9個道人撲來。密密麻麻的植屍樹在山澗裏搖弋晃動,帶着冰冷的陰氣,一時間整個山腰上都颳起了沖天怨風。

李成道人咬破舌尖精血,一口噴出:“天地無極,乾坤借法。”

他躍入空中,藉着旋轉的力量,身體各處都飛射出大量的鬼畫符。這些符咒被精血一噴後發出淡淡黃光,鋪天蓋地的貼到植屍樹上,噼裏啪啦一陣炸裂。

而周老六眼見自己7個徒弟在植屍樹的衝擊下險象環生,也急了,拿出了保命的本事:“北帝赦我紙,畫符打邪鬼。四紙結界。”

他掏出四張黃色紙符,向後一扔,巧之又巧的扔在了7個徒弟的周圍。紙符泛出盈盈光芒,竟然形成了一道結界,將徒弟們罩入其中。

“還真以爲老子是病貓?”他冷哼一聲,用左手抓着一把符咒,右手一把黝黑桃木劍,衝入了植屍樹中,和李成道人一同衝向植屍樹主樹。

可這主樹彷彿有一定的智慧,被看破真身後就一直偷偷往後退,指揮所有的植屍樹擋住倆人的去路。

“滾開。”李成道人用大量符咒將植屍樹分支全都炸開。

“去死。”周老六怕夜長夢多,從褡褳中不要錢似的同樣使勁兒掏符咒。 寵上毒辣小狂妻 兩人都想要速戰速決。

眼看他們倆就要衝到主樹前時,背後猛然傳來一陣慘叫。那聲音極爲熟悉,周老六心裏一顫,向後看了一眼,頓時眼珠子都怒的發紅。

不知何時大量植屍樹偷偷繞過倆人,悄無聲息的攻破了四紙結界。離的最近的植屍樹用樹枝刺入自己小徒弟的心口,吸食他的心頭血。小徒弟只來得及慘嚎那麼一聲,身體裏的血液就被樹全都給吸光了,眼巴巴的看着他變成了一具乾枯的屍體。

“該死。青雲老道,老子要你血債血償。”周老六瞋目扼腕、怒目切齒,調轉劍光就朝徒弟轉回身。

李成道人驚道:“周道長,萬萬不可中了那孽障的調虎離山之計。”

“你媽的李成道士,死的是我徒弟,又不是你徒弟,死多少你自然不心痛。”周老六急了,大罵道。

李成道人苦笑一番,搖搖頭,運起桃木劍繼續攻擊向主樹。這主樹不過才黃袍一階初期的實力,遠遠不是他的對手。但是這怪東西油滑的很,從來不主動接觸他,只知道躲。

他猛地一皺眉,心叫不好:“周道長,我怕青雲老道根本就沒想用植屍樹來阻擋我們。他是想要拖時間。”

“老子咋會看不出來那老怪想拖時間,他媽的。我一定要弄死他,給我徒兒報仇。”周老六一路殺了不少植屍樹分支,衝過去護住自己的徒弟時,自家的寶貝徒兒又死了兩個。

大徒弟朱華好不容易砍斷了一根樹丫,躲過了一劫。但是任哪個植屍樹都是白袍九階的實力,藉着陣法7個人還算能躲避抵擋一陣子。單打獨鬥,十個朱華也不是一棵植屍樹的對手。他越打越覺得無力,心裏對力量的渴望也越發的濃。

周老六用殘忍手段將周圍的植屍樹全部砍成數斷,看着剩下的4個徒弟,險些哭了出來。也就大徒弟還算好手好腳,其餘3人全都掛了彩,有一個就算醫治好了,也成了廢人,沒辦法再繼續練習道術。

青雲老道,端的是手段歹毒。

“拼了,老子拼了。”周老六紅着眼珠,壓箱底的道法全拿了出來。救了徒弟後又碾壓機似得一路殺盡擋路的植屍樹,向着主樹衝回去。

李成道人也不敢再怠慢,他也露出了絕活:“金木水火土,雷風雨電,霹靂電光芒,急急如律令。五雷轟頂。”

五色神光在他一把符咒撒出去後,頓時顯現,那一片小天地在夜色中彷彿也變了顏色般,絢麗的光芒閃爍。霹靂聲音轟隆隆的從天上壓下來,落在方圓二十米的範圍中,密集的雷光把無數植屍樹劈的屍骨無存,就連主樹也被雷擊中了一下,慘嚎連連。

“孽畜,還不給我死來。”李成道人藉着雷光一劍揮下,砍向主樹。植屍樹主樹仍舊想要逃,卻被帶着無邊憤怒趕來的周老六擋住了去路。

恰好是你,幸好仍是你 兩把帶着淡淡黃光的桃木劍一前一後砍在主樹上,無窮陽氣法力強行灌入主樹樹身,用陰氣怨氣祕法制成的植屍樹哪裏禁得起兩個比它實力高得多的道士的攻擊,瞬間裂成了幾段。

就在主樹死掉的一瞬間,漫山遍野的植屍樹分支全都轟然倒塌,橫七豎八的倒了一地。大量被串着的屍體也再也沒有了陰森冰冷的死亡氣息。

死裏逃生的朱華等四個徒弟,全身癱軟,無力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氣。他們從前也知道這道法世界兇險無比,捉鬼拿惡靈的事也幹了不少,但是之前都有周老六護着擋在前邊。現在一個來回就死了3個親近的師兄弟,想想都覺得後怕不已。

周老六臉色鐵青,牙關緊咬:“都給老子起來,一個個娘們似的,爲師平時怎麼教育你們的?媽的,趕緊跟我走。這裏可不安全。”

確實,雖然植屍樹全死掉了,但是不止周老六,就連李成道人心裏也仍舊有些心悸。總覺得還有什麼東西在附近窺視着他們。

“走,必須立刻找到青雲老道,將他正在起壇醞釀的祕法打斷。”李成道人臉上毫無表情,一揮手,當先向前衝去。

血月更濃,彷彿預示着祕法已經到了關鍵時刻。

(好吧,你們水贏了,水的我瑟瑟發抖。加更。再次謝謝大家的關心和支持,真的,無比感謝。) 第617章醒醒,真的很完美

易醒醒直接將髒兮兮的陶土,滑過權離亭的俊臉。

臉頰右側,沾染上陶土,這個模樣格外有趣。

「易醒醒!」

權離亭完全難以忍受。

易醒醒忍不住笑出聲,想不到權離亭能有這樣狼狽的一天。

易醒醒終於做出想做,卻不敢做的事情,心中格外痛快。

甚至易醒醒自私的想,依照權離亭的潔癖,說不定直接給她一拳,然後轉身離開。

這樣最好不過,易醒醒巴不得權離亭與她分手。

轉機在下一刻誕生,權離亭完全沒有生氣,反而同樣露出笑意。

剛開始,確實生氣,但是權離亭看到易醒醒高興,怒氣頓時消除。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