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們答應我兩件事,完成了我自然會離開,否則即便是九陽之體,我也照樣可以吸了他的精魄,爲己所用!”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楊茹一聽,急急的說,“我答應你,你說,你要做什麼?”

“一,把我的屍身從河底撈上來厚葬。二,把這個女娃送給我。”

“什麼?”我懵了懵,想都不想的說,“我纔不要!”

“好說好說,她就是個不祥的人,你要儘管拿去,也省的——”

楊茹心直口快,一聽就直接答應,但還沒說完,就被村長給打斷了。

“爸,你打我做什麼?”

“你給我閉嘴!”

村長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對楊茹使者眼力勁兒,往我這邊看來。

楊茹撇撇嘴不在意的說,“怕什麼,反正她都是鬼王的鬼養媳,早晚都要給鬼的,既然可以救我兒子,有什麼不可以?這還算是看得起她了。”

“既然你這麼想要這個九陽之體,儘管拿去,此事我管不了。”

奶奶看也沒看楊茹,徑直對蘇霽煜說,說完就拉着我要走。

“靈婆,靈婆。”村長趕忙追了過來,攔在我們面前,狠狠地瞪了眼楊茹,又笑嘻嘻的對我們說,“別生氣,她就是這個性子。要惹了您,我給您道歉。這事兒少不了您。靈婆,您就幫幫我吧!”

“村長,不是我不肯,畢竟這孩子是鬼王的鬼養媳,有些事即便是我也做不了主,得看他有沒有這個本事和鬼王搶奪。”

奶奶一開口我就覺得奇怪,她這是要讓這個鬼和鬼王爭奪?

鬼王很厲害,這個鬼也不容小覷,要是他們鬥個兩敗俱傷,奶奶黃雀在後,制服他們,那麼我就可以不用做鬼王的鬼養媳了?

瞬間,我覺得奶奶真的是太棒了!

“嘿,有意思,我會怕他嗎?”蘇霽煜冷笑着,毫不在意的說,“總之,你們先把我的屍身撈出來,至於那個鬼王,我自然會對付。”

還是個心高氣傲的鬼,我心裏非常的鄙夷。

“既然這樣,那麼明天一早就出發。”奶奶沉思了片刻,點頭答應,“但你必須跟我一起去。”

“我也要一起去,他是我兒子,我必須跟着。”

奶奶沒有阻止楊茹,只是告誡村長,千萬不可以拿下縛索,隨後就帶着我離開了。

一出去,我就小心翼翼的問,“奶奶,你是不是打算——”

我話沒說完,奶奶就對我搖了搖頭,我立刻會意,識相的閉上嘴,一路上心情很好。

只是奶奶似乎和我想的不太一樣,她一路都皺着眉,心事重重的樣子,讓我隱約覺得,這事怕沒我想的那麼簡單。 “小熒,把這戴在身上。”

“這是什麼?”

我打開來一看,裏面是黑色的豆子。

“奶奶,你給我黑豆做什麼?”

“這不是黑豆,是經過七七四十九天,用黑狗血浸泡的黃豆。對付厲鬼有奇效,你帶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

“好。”

我立刻將繩子系在了褲腰帶上,然後放進了口袋裏。

奶奶摸了摸我的頭,轉身過去收拾東西,我看着不免好奇的問,“奶奶,那個鬼很厲害嗎?”

“蘇霽煜是罕見的九陽之體,它都能附身並控制其體,就說明它不單單是普通的鬼了,應該已經成煞。但礙於取不回自己的身體,只能附身。”

“但爲什麼要附身在蘇霽煜身上?” 至高審判長 我越發好奇,“他是九陽之體,可純陽的人不是鬼都害怕的嗎?”

“話是這麼樣說沒錯。但對於煞鬼來說,純陽雖然危險,但卻是極品。鬼雖然屬陰,但需要陽氣,而男人陽氣重。但他應該還控制不了九陽之體。今天趁他不注意的時候,你偷偷地放一些豆子在他的口袋裏。”

“嗯。”

半個小時後,我和奶奶去了村長家匯合,乘坐他們的車子,一起往那個鎮上開去。

因爲山路不好走,等到那邊的時候,已經下午了。

“小煜,你餓不餓,要不要吃點東西?”

楊茹帶了很多吃的,要不知道的人還以爲我們是去旅遊的。

可惜蘇霽煜不理他,雖然早前出門的時候,他還是被附身的狀態,但現在眼神清澈,那個鬼並沒有一直控制着他。

想來就是奶奶說的還沒有完全控制住。

我手放在口袋裏,仔細的查看他的衣服,想着該把豆子塞在哪裏。

“你一直盯着我看,該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蘇霽煜不知何時擠到了我的身邊,聲音故意壓低,但還是掩蓋不了他一貫的臭屁,“我告訴你,雖然親了你,但我是不會負責的,我壓根不喜歡你。”

“親我?”我冷冷一笑,反駁道,“我昨天只有被狗咬了一口。”

“你說誰是狗!”

“我說你了嗎?”

“你!”

“哼!”

我扭頭不理他,他也扭頭不理我。

楊茹瞪了我一眼,將自己的兒子摟在懷中,一副警告我的模樣。

甜婚100分:霍少,蜜蜜吻 我撇撇嘴,生着悶氣。

本想離他遠一些,但想起奶奶的囑託,故意落後一步,然後往蘇霽煜的身上一倒,雙手死死地扒住他的衣服,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塞了一把豆子在他的口袋裏。

“你做什麼?”

蘇霽煜像躲瘟神一樣將我推開,我拍拍手,不在意的說,“沒看好路而已,你吼什麼吼。”

“你好像不怕我了。”

蘇霽煜的聲音陡然一變,我心裏一抖,難道他發現了?

楊茹本來是護着自己的兒子,聽到他聲音一變,也立刻放了手,躲在自己丈夫身邊,眼底帶着恐懼。

“我就是摔了一跤,恰好你在我身邊,擠了一下,有什麼大不了的。”

我壓制着心裏的恐慌,衝他大吼,心裏不停地犯嘀咕。

他盯着我,眼底有紅光閃爍,危險至極。 “你做什麼,我警告你,要想害我孫女,我就算拼了這條老命,也不會放過你的。”

奶奶恰時的攔在我和他之間,手裏拿着縛索,蘇霽煜本能的一縮,顯然被縛索捆了一夜感覺很不好,一聲不吭的朝前走去。

只有他最熟悉那條河,因此我們也跟了上去。

在靠近河邊的時候,奶奶停下了腳步。

“奶奶,怎麼了?”

奶奶低着頭,看着河道周圍的環境,臉色比起昨天還要凝重起來。

“此乃四陰之地!”

奶奶的手在輕微的顫抖,很明顯的沒料到這個結果。

“嘿,老太婆,看出來了!”

蘇霽煜靠在一棵大樹下,抄着手,一臉得意。

村長和楊茹夫妻卻不知道什麼意思,忙問,“什麼四陰之地?”

“黑土,溼地,明明入夏卻陰冷難耐,四周荒墳圍繞,爲天地人時四陰,俗稱四陰之地。”

奶奶掐指一算,“你死於陰時!”

蘇霽煜沒有否認,奶奶大駭,“怪不得,怪不得你可以附身九陽之體這麼久沒有事,原來是這樣。”

奶奶的模樣比起處理殭屍的時候還要凝重,可把我給嚇了一跳,小小的手抓住她的衣角,一動不敢動。

“還愣着做什麼?下去撈屍體呀!”

蘇霽煜在大樹下坐了起來,一臉閒然自得的模樣,催促着說,“別怪我沒提醒你們。既然知道這裏是四陰之地,現在已經過了中午,要不快點,一旦入夜,就不關我的事咯!”

他話裏的意思很明顯,奶奶對村長點了點頭,叫他照辦。

村長一把推了自己的女婿,“快去撈!”

這裏只有他一個健壯男性,這種活當然是他去。

奶奶之前給他算過八字,他命硬,撈屍這種事不會對他有影響。

我站在奶奶身後,看着他下水撈屍,僅是一個小時的功夫,他就從河底撈出來了三具屍體,都是面目全非的那種,卻都不是這個煞鬼的。

“看什麼看,還不繼續撈,或者想變成他們一樣?”

蘇峯雖然不願意,但也只能繼續撈,畢竟是爲了自己的兒子。

餘燼之銃 我看着心驚,奶奶拍了下我的手背,眼睛看着前方,卻低聲的對我說,“他此舉定是想要拖到入夜,怕是撈屍是假,要我們的精魂是真。這裏是四陰之地,庇佑的是陰人。所以得在入夜之前解決了他!”

“那要怎麼做?”

奶奶皺眉想了會兒,才說,“在開始日落的時候,你就說肚子疼,要去解手,他一定會跟着你一起去。你離儘量離這裏遠一些,至少不能接觸黑土。過十分鐘後你就回來。”

我點點頭,但心裏還是有些緊張,不過我相信奶奶是不會讓我身處險境的。

此時太陽還正好,細細縷縷的光芒透過樹枝落下,僅有少許落在地上,夏日的風吹來,像極了寒夜。

我打了個哆嗦,那邊蘇峯撈屍撈的很吃力,畢竟我們沒有標準的撈屍工具,有的只是人力,還只有一個。

眼看他又撈上來一具屍體,但蘇霽煜還是搖着頭。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眨眼就離日落沒有多少時候了,這裏也格外的陰寒黑暗起來。

首席專寵一妻二寶 奶奶不動聲色的捏了下我的手,我心頓時緊張了起來。 我捂着肚子,面露痛苦的說,“奶奶,我肚子疼,想要方便一下。”

“胡鬧,這裏是四陰之地,不可離開奶奶的身邊。”

“可是奶奶,我真的很難受。”

我捂着肚子裝出很痛苦的樣子,奶奶皺了皺眉,倒是楊茹開口說,“算了,我陪她去。”

“不,我來。”

蘇霽煜果然和奶奶說的那樣,主動要陪我。

我心裏暗喜,卻厭惡的往後退了兩步,“不用你跟!”

說完就朝着西面的林子跑過去。

我也害怕,所以不敢跑的太遠,但又不能讓蘇霽煜起疑心,因此就專往樹葉茂盛卻路好走的地方跑去。

“跑了這麼遠,還不停下,你是故意的嗎?”

蘇霽煜的聲音很冷,我打了個哆嗦,停下腳步,嘟着嘴說,“我要方便,你一個男鬼看什麼看!羞不羞。”

他絲毫沒有避開的意思,反倒是步步朝我緊逼過來。

此時,太陽已經開始下山,這裏是山谷,陽光失去的會比其他地方多一些。

而入夜後,就是陰者的天下,我可不想被他給吃了!

“你雖然不是九陰之體,但也是極少的絕品,想必吃了你,再加上這個九陽之體的強大精魄,我就可以徹底擺脫這個地方了!”

“你,你別過來。”

我步步後退,緊張的不得了。

“你要是敢傷害我,鬼王不會放過你的。”

“嘿,用個鬼王來唬我你覺得我會相信嗎?不過是緩兵之計,昨天才答應你們。還鬼養媳?誰信呢!反正今晚你們都要死,早一些晚一些都是一樣的,我先解決了你,然後再對付他們。你別害怕,去了地府,你和你奶奶還是會見面的。”

他面露貪婪的衝我撲了過來,我速度根本沒他那麼快,整個人就被朝天撲倒在地。

我推不過他,手在地上摸呀摸,然後摸到了一塊石頭,想也不想的拿起來就砸了他一頭。

他吃痛,放開了我。

我立刻往邊上滾了一圈,爬起來就逃。

“打我?小丫頭,你完蛋了!”

我只看到蘇霽煜的頭上慢慢的冒出了黑色的霧氣,然後慢慢的形成了一個人的上半身,朦朦朧朧的。

“你是跑不掉的。”

他脫離了蘇霽煜的身體,朝着我飄了過來。

這是我第二次見到鬼,和鬼王比起來,他太可怕了。

只能大喊,“奶奶,救命——”

“嘿,你也只有這點能耐?”

縹緲熟悉的竊笑聲自我身邊響起,我左右張望了一下,除了身後的煞鬼,並沒有看到鬼王的影子。

“你,你在哪裏?”我一邊跑,一邊氣喘吁吁的說,“你,可不可以救救我?”

“要我救——”

“小熒,趴下!”

鬼王的話還沒講完,奶奶的聲音就在不遠處響起,我本能的停下腳步,朝前撲倒。

可是動作太急,不小心蹭破了手。

鮮紅的血從傷口上流出來,並沒有流在地上,而是全部被左手無名指的疤痕給吸收了。

我一怔,然後看到一個黑色的影子從疤痕上鑽了出來! “你、你怎麼會在我的身體裏?”

鬼王在我手指上方浮現,腳下的黑色連着我手指上的疤痕。

他不如之前的高大威武,此刻只有手指大小的模樣,一身黑色,頭戴玉冠。

雖小,卻依舊氣勢逼人。

僅是一下,衝我背後抓來的煞鬼被彈飛了出去,撞擊在對面的樹上。

奶奶此刻趕到,趁鬼煞被彈飛的時候,用縛索將其捆住,然後用符紙加劇縛索的力量。

鬼煞接觸到符紙後,痛苦的大叫起來,猛烈的掙扎着,往一邊蘇霽煜的身體上衝過去。

“砰”的一下,他用力很猛,可惜未能成功進入蘇霽煜的身體,就再度被彈飛了出去。

踉蹌倒地,他大驚,黑色的身形蠕動着,“老太婆,你對他做了什麼?”

“沒什麼,就放了些東西阻止你附身。”

“你簡直就是找死!”

他驟然發狂,周圍狂風凌冽,我用手抵擋,卻發覺那風一下子就消失了。

一襲黑色寬袍在我面前獵獵舞動,是變大的鬼王擋在我的面前,阻擋了陰風的來襲。

可是他並沒有出手,看着奶奶,一動不動。

“誰死還不一定,看招!”

奶奶抽出包裏的桃木劍,一手收緊縛索,腳步飛快的朝鬼煞跑過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