勁氣遊走所到之處,經脈寸寸碎裂,骨頭開裂,血液凝固,內臟盡碎!

2020 年 10 月 25 日

短短數秒!

刑師父除了大腦,還有點模糊意識,內臟、骨血全都成了爛泥。

他的瞳孔微張,喉嚨間發出一聲渾濁的哀鳴!

山中忽然起了一陣哀風!

捲起漫天塵土,衆人連眼都不敢眨一下,替這位出頭的英雄少年吊着半拉子心窩,緊張至極。

“刑師父,死字好寫嗎?”

秦羿臉上浮現出一絲冷酷的笑意,瀟灑的拍了拍身上的塵土。

重生九叔之阿威隊長 面對秦羿的挑釁,刑師父呆呆的立在原地,像是在思考着什麼?

場景似乎有些不大對勁!

“刑師父,你愣着幹嘛?趕緊艹他孃的啊!”

“老子花錢請你來,可不是讓你來這裝逼的?”

曹天華一拍串珠,叫囂了起來。

他還等着刑師父拿下秦羿,一起玩娘們呢。

刑師父嘴脣微微顫動了一下,但卻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刑師父去地府練字去了。”

秦羿揹着手,傲視長空,淡漠的聲音在墳場飄的很遠,每個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哧!

刑師父突然像是乾癟了的氣球,脖子以下縮成了皮,軟成一團攤在了地上,只剩下一顆大腦袋供在人皮上。

風吹過他邋遢的長髮,遮住了那雙死不瞑目的血瞳。

他到死也明白,這個少年爲何會有如此強大的修爲?

這!

曹天華驚的渾身發抖,指着秦羿惶恐的大叫了起來。

一招秒殺刑師父,這是高人啊!

此刻在鄉親們眼中,這個毫不起眼的少年,成了他們的救世主!要知道刑師父可沒少在鎮子上殺人,死在他手裏的壯漢,已經不下十人了。

如果說曹天華是頭猛虎,那如今刑師父一死,這頭猛虎就像是被拔掉了獠牙,失去了吃人的根本。

“蒼天,原來秦先生是真人不露相啊!老子真是瞎了對狗眼。”

蠻子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喃喃道。

“秦先生說過要保咱們黃石嶺,不是信口開河,他是有真本事的菩薩啊。”

丁勇與丁老爹激動的抱成一團,熱淚盈眶。

“你!給我滾過來。”

秦羿衝着曹天華勾了勾手指,邪氣笑道。

“滾你麻痹!”

“你們都是傻逼嗎?還愣着幹嘛,給我弄死他啊。”

曹天華見秦羿來者不妙,張着雙臂狂吼了起來。

百十個混子,如狼如虎一般衝了上來,刀棍如雨,好不駭人。

“你不是很能打嗎?”

“老子看你能打幾個!”

“都給我往死裏整,砍死了本大爺負責。”

曹天華得意的大笑了起來。

他這些弟兄可都是見過血的狠茬,一百打一,還不是砍瓜切菜啊。

看着秦羿那被混子們淹沒的清瘦身影!

黃石鎮的鄉親們,膽子小的已經嚇的閉上了眼睛。

好不容易升起的一絲希望,再次破滅。

一百個惡人,一百把殺人利器!

這麼多人,別說用刀砍,就是一人一個響屁,都能薰死人啊。

秦先生,危矣!

秦羿身處如驚濤駭浪之中,面色如常,波瀾不驚。

在外人看來這是一百頭狼,但在他眼中不過是一百個紙糊罷了。 秦羿雙眼一沉,兩腳八字分開,兩手波浪似得一抖!

“九陰絕手,盤絲手!”

隨着凜然大喝,無數道紫色的陰寒真氣,天羅地網一般彈向圍過來的混子們。

滋滋!

絲線如靈蛇出洞!

混子們頓時只覺渾身一寒,疼痛難當,手腳都被纏的死死的,如小魚兒一般被串成了一排排,哪裏動彈得了。

“你們等着吃屎呢,砍他老母啊!”

曹天華真是納悶了,這是一百頭豬嗎?一個個的待在那哼哼唧唧的。

“爺,這小子會妖法,咱們的人好像動不了了。”

一旁的鬍子撓了撓頭,有些納悶道。

“他孃的,這小子賊厲害,看來得使點狠招啊。”

“你,給老子去開挖土機,一爪子砸死他。”

曹天華眉頭一挑,給鬍子使了個眼神。

“嘿,好呢,爺您瞧好了!”

鬍子覺得這是個好計謀,歡天喜地的往挖土機跑去。

嗖!

秦羿雙目一寒,勁氣急放。

百十人同時飛了出去,跌倒在地,手筋腳筋盡斷,全部成爲了廢人。

一時間,地上血流成河,慘叫聲不絕於耳。

墳場上,竟成了人間煉獄,好不慘烈!

一招克百人!

鄉親們今日算是大開眼界了!

“菩薩!”

“秦先生一定是祖宗老子給咱們請來的菩薩啊!”

丁老爹滿眼老淚,激動的仰天長嘯。

鄉親們對秦羿也是敬若神明,此刻哪還有半分懷疑。

不少人甚至激動的跪在地上,朝拜了起來。

除了菩薩下凡,他們實在想不出來,還有誰能有這等本事,張張手,就廢了一百多個凶神惡煞的混子!

“曹天華,還有什麼招,趕緊使出來吧,玩完了,咱們該談談正事了。”

秦羿鬆了鬆筋骨,慵懶的笑問道。

“轟隆隆!”

鬍子悄悄的爬進了挖土機的駕駛室,操控着鐵鬥爪子,往秦羿頭上砸了過來。

“秦先生,小心。”

丁老爹驚叫出聲。

秦羿畢竟是人肉之軀,這一斗剷下來,機器人也得廢了啊。

“嘿嘿,小子,這還弄不死你?”

“老子就不信這個邪!”

曹天華緊握雙拳,猙獰怒吼道。

“呵呵,這邪你還真不信不行了!”

秦羿看也不看,騰空而起,反身就是一記漂亮的鞭腿,重重的抽在挖鬥上。

哐當!

真氣急發之下,這一腿力道何止萬斤,原本吃土不深的挖土機竟被一腿給掀翻了。

倒黴的鬍子從駕駛艙裏摔了出來,半邊腦殼都被砸扁了,腦漿流了一地,登時就死翹翹了。

我草啊!

這也太神了吧!

曹天華這回是真慫了,尖叫一聲,撒腿就跑。

秦羿當然不會放過他,因爲這小子太重要了。

吳三刀可是秦羿點過名的大將,南州剛剛穩定下來,他對秦幫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秦羿有必要問清楚是非曲直,再做決定。

“想跑!不覺得有些晚了嗎?”

秦羿手指一勾,輕鬆把曹天華給拽了回來。

“嘿嘿,秦爺,冷靜、冷靜,有話好商量。”

曹天華是個人精,知道要掉腦袋了,舔着臉向秦羿拱手作揖。

“曹爺是吧,你是秦幫中人?”

秦羿冷然問道。

“喲!秦爺,您明白人呀。”

曹天華一聽有戲,豎起大拇指誇讚道。

說話間,他扯掉襯衣領口,露出了裏面秦幫的黃泉龍圖騰紋身。

“秦爺,不瞞你說,我可是秦幫南州總堂主吳三刀的親表弟,統管黃橋八鎮的堂主,槓槓的,半點不摻假。”

曹天華以爲秦羿顧忌他的來頭,登時來勁了,得意的吹噓了起來。

“既然是秦幫的,那你應該知道秦幫的幫規吧。”

秦羿又問。

“你這不廢話嗎?我身爲秦幫南州分堂主,能不知道幫規嗎?”

“不對,你問這是啥意思?”

曹天華笑容一斂,有些懵逼的問道。

“什麼意思?如果我沒記錯,秦幫沒有挖人祖墳,魚肉百姓的規矩吧?”

秦羿眉頭一沉,冷喝道。

“哎喲,你這一問,兄弟我有點暈,你讓我想想啊。”

曹天華見秦羿動了殺氣,趕緊低頭笑道。

“你想不起來,我提醒你一句吧。”

“秦幫刑堂戒律第十七條,凡我幫中之人,多行不義者,必處以極刑!”

秦羿傲視全場之人,朗聲大喝道。

“你,你到底是誰?怎麼會知道我幫中的規矩?”

曹天華大驚。

“我的名字,你還不配知道,讓你表哥來跟我說話!今兒正好,讓你們哥倆給鄉親們一個交代!”

秦羿湊到他跟前,森然冷笑道。

“好啊!”

曹天華大喜,目中流露出陰險的兇光。

他的表哥吳三刀那可是真正的大佬,手下高手無數,還有槍支,可謂是殺人不眨眼的魔王。

而且這個項目是吳三刀親自抓的。

這小子還傻乎乎的要見他,這不是找死嗎?

曹天華自是樂的送上這記助攻,當即麻溜的撥打了電話。

南州市!

最豪華的金色年華會所內。

大廳音樂悠揚,整個南州有頭有臉的商人,此刻全都雲集在豪華大廳內,品着紅酒,彼此交談着。

這些人時不時的張望着手錶,滿臉急迫的等着吳爺的到來。

南州吳爺!

地下的龍頭,南州真正的皇帝。

在南州想要辦大事,攬工程、做生意,可以不巴結任何高官,但吳爺這尊神是一定要打點的。

任何事情他不點頭,不管你來頭有多大,到了南州寸步難行,想理清道兒,門都沒有。

嚓嚓!

隨着一陣皮鞋急促的摩擦聲。

兩行黑衣保鏢匆匆忙忙的走進了大廳,警惕的把守在大廳的重要通道出口。

緊接着,在保鏢們的簇擁下,一身青色粗布長衫的吳三刀揹着手,傲氣逼人的走了進來。

“吳爺,吳爺來了!”

“吳爺威武!”

“吳爺吉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