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認識?”我問道。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思思沒有回答,眉頭緊皺了起來,看着圓球,不知道在想着什麼。

“是他來了麼?”思思低聲喃道。

“什麼?”我更是疑惑。

“張凡,快離開這裏。”思思看着我一臉凝重的說道。

“爲什麼?”我更是不解了。

難不成這其中真有什麼問題,否則的話,爲何思思看到這個東西,就說這樣的話。

“我現在不好解釋,但是張凡,你最好快離開這裏,去得越遠越好!”思思再次說道。

“爲什麼?思思你到底知道什麼?”我看着思思,思思的慌張凝重也讓我擔憂了起來。

“張凡你別問了,快走吧。”思思說道。

我眉頭緊皺,思思並不是在開玩笑。

我站了起來,雖然我很不想就這樣離開,但是思思的凝重讓我選擇了聽思思的話。

然而, 我剛站起來,我就感覺到了一股暈厥之感。

“晚了!”

我聽到了思思的聲音。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昏厥之感消失的時候,我便感覺到了一股冷意,如今是白天,而且現在還在夏秋腳踢的時候,本不該冷的纔對。

然而這冷意卻確實存在。

我晃了晃腦袋。看向四周。

我特麼傻眼了。

這裏不就是台山麼?

臥槽!

竟然這一瞬間我直接從百宴飯店來到了這裏,尼瑪波,我一定是在做夢,一定是這樣。

我心中安慰着自己,但我也知道,這不過是我在自欺欺人罷了。

";思思,思思你在哪!";我喊道。

";張凡,你醒了?";思思的聲音傳來。我看了過去,她正在不遠處看着我。

思思的面色頗爲不好看,似乎從百宴飯店來到這裏,也出乎他的意料。

";這是怎麼回事?";我問道。

";他真的來了。";思思沒有回答我,自語道。

";是誰?";我不解的問道。

思思搖了搖頭,看着我說道:";張凡,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我也不清楚,但無論如何,你都要活下去。爲自己活下去。";

";什麼意思?";我看到思思臉上滿是凝重,就好像接下來會發生生離死別一樣。

思思沒有說話。而是看向了遠處。

我也看了過去,緊接着,我便愣住了。

遠處有人,還不少,而且最主要的是,我都認識,讓我有點不可思議的是,小劉,小張,張大喜,二胖,都來了。

還有陳天華,更主要的是,我還看到了一個人,假道士!

這尼瑪到底什麼情況,我只覺得腦子都迷糊了。

該來的都來了。不該來的也來了,特別是小劉小張他們竟然也來了,這完全沒道理啊。

要說那個圓球把他們帶來的,那麼百宴飯店的其他人呢?

突然,又是一聲巨響。

我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灰塵滾滾,一時間也看不出什麼東西來,就在離我這裏不到二十米的地方。

我並沒有收回目光,而是死死的盯着那邊,待灰塵散去的時候。我身體不由得後退了一步。

我勒個去,這尼瑪確定沒逗我?

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我特麼的看到的是誰?

關頭村的所有村民!

爲首的不是別人,竟然是二胖的妻子,她就站在人羣的最前面。

小劉他們來了,我能忍,還勉強能夠接受,但是,關頭村的村民都來了,這特麼的什麼情況?

到底是誰有那麼大的本事,把那麼多人都帶來這裏,這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會相信。

";思思,能不能告訴我,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我看向一旁的思思問道。

在場我能夠問的也只有思思,因爲二胖他們雖然來了,但是他們似乎並沒有注意到我這裏,雖然我們隔着不遠,但是他們看上去並沒有什麼意外的表情。

所以我覺得這其中應該還有什麼問題。

只是思思卻沒有說話,甚至連搭理都沒有搭理我。

她的目光在前方,我看了過去,思思的目光所及之處並沒有任何東西。

我眉頭皺了起來,伸手在思思面前晃了晃,然而思思依然沒有絲毫反應,這讓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思思,你別嚇我啊。";我說道,要是思思也出事了,那我還真的不知道接下來要怎樣了。

好在思思似乎是聽到我的話了,終於回過頭來了,她看了我一眼,朝我搖了搖頭,示意我不要說話。

我愣住了,這又是爲什麼?

然而思思又回過頭去了,不再搭理我。

臥槽!

好歹也先告訴我現在是什麼情況可好?

我十分的鬱悶,看着眼前那一個個熟悉的人,實在是有點不知所措。

不過我也不是傻子,思思既然讓我不說話了,那對我肯定沒壞處,我也很乾脆的不再多言,直接一屁股坐在思思旁邊的石頭上,這裏,剛好就是我當初來過的地方。

看不到長鬆觀,自然也看不到長青觀,但是遠處隱隱約約還是能夠看到那墳岡,這下面就是古墓,難不成真有什麼隱祕不成。

思思口中說的那個人,又是誰,讓思思那麼嚴肅的對待,這可是我從來沒有看過的,就算當初遇到那個老婦,思思也沒有這樣過。

那麼也就說明,那個人極有可能十分的恐怖,不然的思思也不會這麼在意了。

而讓個人,將這麼多人都帶到了台山,又是出於什麼目的?難不成還要開大會?那就真的見鬼了。

當然,要是真見鬼了,那還好說,就怕不是見鬼。

時間分分鐘過去,不好的感覺越來越明顯。

我目光始終都放在眼前這些人身上,他們從一出現到現在,每一個人都很安靜,面色也很平淡。

這也是最爲詭異的地方,如果他們和我一樣,是被莫名其妙的帶到這裏,那麼他們也應該和我一樣什麼都不明白,什麼都好奇才對,但是我卻沒有從他們身上看到這種情緒。

就好像,來到這裏他們早就知道一樣,就連小劉他們也一樣。

還有思思。

我如果有心的話,這時候應該跳動得很快纔對,奈何我沒有心,我感覺不到我的心跳,這樣也確實很不爽。

又是半個小時過去,陽光正烈,那股一開始的涼意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絲燥熱。

我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眉頭皺了起來。

如果真要發生什麼事的話,也該發生了吧?

我站了起來,拍了拍屁股,然而就當我下定決心準備往前去看看的時候,突然間狂風大作,塵土四起,吹得我眼睛都睜不開了。

我一下子就意識到不好了,難不成,思思口中的那個人,真的要來了麼?

這場突然出現的狂風持續並不久,幾乎是在片刻間便又消失了。

我睜開眼的時候,看向周圍,我懵了。

尼瑪!人呢?

之前在我眼前的那些人全部都不見了,真的,一個都不剩,就連在我身旁的思思也不見了。

我勒個去,要不要這麼玩我?

四周空無一人,這讓我有點發寒,這就好像被拋棄了一樣。

就在這時候,我感覺到了有人抓住了我的肩膀,我連忙轉身。

";陳局長?";

竟然是陳天華。

陳天華看着我,朝我微微一笑,而後說道:";跟我來吧。";

我更是納悶了,陳天華是什麼時候來的?而且,他怎麼也會出現在這裏,難不成,這事情真的如我之前猜測的一樣跟陳天華有關。豆肝帥劃。

陳天華難道真的有什麼身份?

我看了陳天華一眼,陳天華已經往前走去了。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跟了上去。

陳天華前去的方向,如果按照我記憶中的長鬆觀來看的話,應該是屬於長鬆觀的正殿,當然,所謂正殿,我記憶中也是那麼破破爛爛的小屋,而如果拿長青觀來說的話,似乎也差不多。

果然,陳天華在那個位置停了下來,他看着我,嘴角依然帶着笑意。

只是不知道爲什麼,我卻總感覺這其中應該哪裏不對勁。

果然,就在我站在陳天華旁邊的時候,我腦中轟的一下,突然嗡嗡作響起來。

隨後,我只覺得我的雙眼一下子明亮起來,沒過多久,在我的眼中,多了許多東西。

長青觀!

竟然在這個時候,長青觀又出現了!

不僅如此,我還看到了那些消失的人,他們此時坐在我的四周,而在我的面前,一名中年男子閉着雙眼,但是嘴巴卻不時張着,似乎在說什麼。

就好像是在授課講學一般,那個中年男子是老師,而其他人都是學生,包括我在內。

這是

";坐! 說話的是陳天華,他沒有多看我,在說了那個字之後,便直接坐在了我的旁邊。..這就真的像是一堂課。

我有點奇怪,但還是跟着坐了下去。

也是在這時。我突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在我坐下的那一瞬間,我突然感覺這一切都似曾相識,就好像,曾經我也經歷過。

只是似乎我並不是在這個位置,而是在

上面那個中年男子所在的位置。

我不由得看向那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似乎也在看着我,他臉上帶着的笑意似乎是在對我笑。那笑容讓我感覺很親切,甚至還有一種,我就是他,他就是我的感覺。

這是怎麼回事?

我心中納悶,再次定眼看向那中年男子的時候,那中年男子竟然不見了。

下一刻,一名老者出現在了那裏。

他也看着我,只是這一刻,他不再是像之前那中年男子那樣有點虛妄,而是真實的。

“多久了。”老者的聲音傳來。

我身體一顫,這聲音,爲何有點熟悉。

我死死的盯着老者,從這聲音來看,我幾乎可以肯定,我一定在哪裏見過他。因爲那聲音我實在是太熟悉了。

只是到底是誰?

“從您離開到現在,應該有好幾百年了吧。”一旁的陳天華開口說道。

“幾百年了,現在局勢如何了?”老者又問道。

“那個傢伙,應該要出來了。”陳天華又開口。

道長你家魚又掉了 “還不死心麼?”老者微微點頭,嘆了句,似乎在想着什麼。

我眉頭更是緊皺,陳天華的身份果然不一般,只是到底是什麼身份。

還有這老者。我明明沒見過,爲什麼聲音那麼熟悉,和我記憶中認識的某個人的聲音幾乎沒有任何差別,只是我一時間也想不出,那個人到底是誰。

“另一個人也出現了。”陳天華又開口。

老者微微點頭,目光竟然在這時候看向了我。“回來了就好。也該有個了結了。”

“當初您所留下的已經起了作用,那個人,也是在您留下的一魂的指引下,慢慢的回來的。只不過他還沒有記起他的身份,所以事情還是有點麻煩。”陳天華又說道。

“我知道了。”老者微微點頭,“只要回來了,就可以。”

“至於那個傢伙的行蹤我們並不知道,不過我想,他也要出現了。”陳天華想了一下又說道。

“今天是什麼時候?”老者問道。

“還有十天便是八月十五。”陳天華說道。

“當年便是在八月十五的時候,我親手將他埋葬,現在又到了八月十五”說到這,老者沉默了下來,片刻之後,才又說道:“不能再給他機會了。”

“那我們該怎麼做?” 天才酷寶:總裁寵妻太強悍 陳天華問道。

“我存在的時間不能太久,剩下的,就交給我吧。”老者說着,再次看向了我,朝我微微一笑,身影在同時突然消失,再一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我的面前。

他看了我一眼,便朝外走去。

我心中疑惑,但還是跟了過去。

四周的所有人一下子消失不見了,就連陳天華也不見了。

這已經難以用詭異來形容了。

“你到底是誰?”我跟在老者身後,終於是忍不住了,問道。

老者卻沒有回答我,腳步依然快速,直至一分多鐘後,太才停了下來,此時我們所在的地方,便是一個墳岡。

“剛纔你看到了什麼?”老者突然問道,他的手放在他跟前的一塊墓碑上,墓碑上原本的字模糊不清,但是老者的手放上去的時候,字一下子清晰了起來。

劉山。

小劉的真名。

這裏竟然是小劉的墓?這怎麼可能。

“在你看到我的時候,你又看到了什麼?”老者又問道。

我沉默了下來,看着墓碑上小劉的名字,一時無言,不過我的腦中卻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之前見到的那個中年男子,那個讓我有種,我就是他,他就是我的感覺。

“他叫崔凡。”老者再次說道。

我一愣,他這是要說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