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物以稀為貴,即便陣法師少的可憐,而整個諸天界也只有一個陣法師公會,卻是讓所有勢力都忌憚的!

2020 年 10 月 25 日

諸天界的貨幣是跟神石相同,分為上品和極品,上品用來日常消費,比如吃飯,住店,購買尋常藥材等,極品是在拍賣行使用的……

不過,在諸天界神石被稱之為天靈石!

天靈石是諸天界的流通貨幣,諸天界很多地方都有天靈石礦,諸天界各大拍賣行流行幾種天靈卡,是專門用來存儲天靈石的,也是為了方便大額交易的……

此刻,魔山最高處的一座宮殿內,一間古色古香的殿內,原本盤膝修鍊的白衣男子,忽然間,睜開一雙漆黑的眸子,眼底閃過一抹微光, (ps:最近的幾個章節,有點繞,情節過度有些慢,千語自己知道的,很抱歉,我會盡快調整好狀態,裸屍案還沒結束,麼麼噠!)

笑笑引頸望去,瞳孔圓睜,激動道:“娘子,那婦人不是你今晨說的要爲你牽紅線的莫大娘麼?”

金子的眼神透着虛無,嘴角漾起一抹淺笑,應道:“她原是想爲我牽這紅線呀?倒是瞧得起我,庵埠縣首富的女兒趙娘子,呵呵,可惜本娘子是個女的,不然,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笑笑掩嘴輕笑:“敢情那莫大娘以爲娘子是男的呀?我的天,她那是什麼眼神?”

金子清了清嗓子,將摺扇打開,放在胸前扇了一扇,又伸手稍稍撥弄額前的劉海,揚着線條優美地下巴,沉聲擺出一副風流倜儻的模樣調侃道:“難道本郎君這模樣不夠讓人心醉癡迷麼?嗯?”

笑笑收到了金子的秋波,不由捧腹大笑,只差在車廂內的席子上打滾了。

“?哈哈……娘子,你真是太調皮了!”

車外的趙虎聽着車廂中主僕的打趣,不由也咧嘴微笑。

三娘,原來竟是這樣的麼?

讓人感覺……好親切!

金子趴在窗沿上看着,外面的呼喚聲雖然還是此起彼伏,但人潮相對開始時,已經少了很多。金子在人羣中來回掃拂着,年輕男子居多,眼神都毫不意外的凝聚着一個點,垂涎的笑意依然如故。

正當金子收回目光之際,在人羣中竟意外地發現了龍廷軒昂藏的白色身影。

這廝,也是爲了看美人麼?

金子想起在聖母廟中時,龍廷軒那股八卦看戲的神情,不由也起了戲弄他得心思。

“笑笑,這看了半天熱鬧。口乾舌燥的,我們也去討碗消暑茶喝喝去!”金子整容說道。

笑笑面露難色,開口勸道:“娘子,咱們還是別下去了吧,都是男子居多,兒擔心你被人磕到碰到……”

金子不以爲意,擺手道:“這不是排着隊麼?況且逍遙王也去湊熱鬧了。咱怕什麼?”

笑笑拗不過娘子,只好悻悻的跟着金子下車。

金子拉着笑笑擠進隊伍中。悄然排在逍遙王身後。

被突然插隊的人自然不悅,正待發作,金子不疾不徐地從懷裏掏出幾個錢,那人立馬露出笑意,收了聲,拿着錢揣進兜裏。

“天氣漸熱,注意消暑……”趙娘子一邊接過小廝遞過來的茶碗派給排隊的百姓,一邊貼心的吩咐道。

能近距離的看佳人一眼,又能得她親手贈茶,那些年輕郎君們個個喜色溢於言表。心頭揣着的小兔砰砰亂跳,努力地在佳人面前表現出自己最謙和最君子的一面,務求讓佳人一見傾心,記住自己……

趙娘子眼中神采木木,只是機械性的重複着口中的話語和手上的動作。而身後的莫大娘,則頻頻翹首觀望,又頻頻搖頭……

難道那俊俏郎君不相信廟祝的話?

他不來,這戲不是白唱了?

莫大娘心頭鬱郁。

趙娘子繼續派着茶湯,一雙纖長白皙的手伸到她面前,趙娘子不由一怔,順着纖長的手指望去,是袖口密密刺繡的銀色雲紋,白色的蜀錦緞料在日光反射下盈盈發亮,金黃光暈就像他自身攜帶的光輝一般,聖潔而高華。

那人,無疑是高大的,就像是一堵高牆擋住了她面前刺目的光線,掩着紗巾的臉緩緩擡起,迎上的是一雙深沉無波,冥黑如夜的瞳眸。

那雙眼睛裏似乎有太多複雜的情愫,戲謔,冷冽,漠然,還有不知名的東西……

嘲笑和譏諷麼?

趙娘子猛然垂下眸子,只覺得手微微也在顫抖着。

“我等待趙娘子的茶湯許久了,怎麼,趙娘子不願贈送給在下?”龍廷軒含笑問着。

阿桑瞥了少主一眼,只覺得這笑,毫無溫度。

金子卻覺得龍廷軒過分了,他剛剛看人家小娘子的眼神,真是太懾人了,難道他跟這小娘子有仇麼?

“許是趙娘子見郎君你精神活躍,並無任何中暑徵兆,無需喝消暑茶罷了!”金子開口揶揄道。

趙娘子尋聲望去,金子脈脈的笑意映入眼簾,只覺得心頭一暖。

“哦,剛剛是趙娘子說的,天氣漸熱,注意消暑,派送茶湯是爲了防暑,這有病治病,沒病強身嘛,是不是這個理兒?”龍廷軒目光落在趙娘子身上。

趙娘子接過小廝手上的茶碗,將消暑茶奉上,一面道:“郎君所言甚是,剛剛是小女子疏忽了,還望見諒!”

龍廷軒擡手接過,一飲而盡。

這消暑茶苦中帶甘,一碗下去,胸口微涼。

莫大娘剛剛已經注意到了金子,只是見二人似在攀談,不便上前罷了,此刻見了一側的白衣郎君,也是威嚴凜凜,心道這又是哪兒冒出來的,貌似庵埠縣沒有這般高貴的人家吧?

因上前瞧個清楚明白,不想金子竟含笑看着莫大娘寒暄道:“原來莫大娘是趙記藥鋪的呀?呵呵,真是有緣呢。”

莫大娘也是一臉和氣的跟金子和龍廷軒欠身施禮,回道:“還真是有緣呢!郎君這是剛從聖母廟出來麼?”

“是!”金子脫口應道。

“呵呵,我們這得聖母廟求姻緣最是靈驗了!”莫大娘笑意嫣然。

金子美眸微微流轉,算是想明白了。

這莫大娘還真是不遺餘力呀,聖母箴言有多麼靈驗,她金子不信,她只相信什麼叫事在人爲。

估計拉成一樁紅線,莫大娘收益不小吧?

“呵呵,聖母賜福。在下不過一介仵作,不敢心生妄念!”金子謙卑應道。

仵作?

莫大娘睜大眼睛盯着金子,往她泛着雪玉光華的面容上探了兩息,看樣子,絲毫沒有作假。

這麼清雋不凡的俏郎君,竟然是髒兮兮的仵作?

我的天,不帶這麼捯飭人的吧?

一旁趙娘子聞言,更是失了興趣,眸子掃向莫大娘,莫大娘嚥了口口水,不死心的再一次確認道:“郎君真是仵作?”

金子誠實點頭道:“是呀,庵埠縣最近發生的那個裸屍案,在下正是此案的主檢法醫師!額,就是仵作的意思。既然跟莫大娘有緣,順帶介紹一下,這位是按察使大人……‘

金子指着臉色陰沉的龍廷軒介紹完,還不忘對莫大娘挑了挑眉,那意思再清楚不過了,大媽你要牽線的話,我身邊這邊纔是大魚,纔是真正的金龜婿呀,可得抓緊了……

人家趙娘子和莫大娘聽到裸屍案時,一張臉早已嚇得泛白,只差沒當場失控嘔吐了,哪還有心思釣金龜婿呢?

然而被金子這一出攪弄後的結果便是:

趙娘子身子不適,早早回府歇息,派送消暑茶的工作由小廝代勞,金子也因此差點引起民憤。

還有一點便是,逍遙王龍廷軒生氣了,無緣無故被當成了擋箭牌使了一回,任誰都不會樂意。

於是金子只好舔着笑臉陪吃飯,又陪着去集雅閣挑選送給辰老夫人壽辰的賀禮。 第4395章

此刻,魔山最高處的一座宮殿內,一間古色古香的殿內,原本旁系修鍊的白衣男子,忽然睜開一雙漆黑的眸子,眼底閃過一抹微光,唇角不自覺的揚起:「九狸,我就知道你會回來的,這一次,我一定會得到你的……」

這個長相稍微有些陰柔,卻依舊俊美無雙的白衣男子不是別人,正是一直惦記著墨九狸多年的清陌,當初不是因為她,墨九狸也不會隕落了……

清陌起身,走出宮殿,他住的地方是在魔山的頂端,也是魔山的最高處,一眼望去,整個魔山繁華無比,從上到下,無數的房屋,宮殿林立,而清陌站在高處俯視下去,不僅風景優美,心情也變得十分美麗……

這一次他要小心行事,從長計議,不能再讓以前的事情重演,這一次他要憑藉自己的實力,贏的墨九狸的芳心,讓對方深深的愛上自己不能自拔!

想到這裡,清陌臉上的笑容變得越來越濃!

連帶著看著整個魔山都覺得順眼了很多!

「師兄,你出關了?」這時,一個紅衣女子翩翩而來,落在清陌的身邊,看著清陌的眼神,帶著濃濃的愛意。

「恩,師妹,魔山可有什麼事情?」清陌心情很好,跟清歡說話都溫柔了幾分。

清歡聞言心中一喜,覺得是自己多年來的守候打動了清陌,於是笑著道:「師兄放心,魔山一切都好,現在我們魔山,就算對上神族,也是不懼的……」

「很好,這些年辛苦你了……」清陌看著清歡說道。

「師兄,你跟我就不要說謝謝了吧,我們是一家人,師兄是我在這個世上最重要的人,我做什麼都是值得的……」清歡臉頰有些泛紅,看著清陌說道。

清陌沒看出清歡眼底的愛意,勾起唇角道:「今天之後,我不打算再閉關了,我打算出去走走,這麼多年沒出過魔山,不知道外面變成什麼模樣了……」

「師兄,你是想出去遊歷嗎?我陪你去吧!」清歡聞言一愣的說道。

「不用了,我一個人出去走走就好,魔山需要你!」清明想了想道。

雖然清歡是自己的師妹,但是如果自己追求九狸,被清歡看到,清陌覺得有些丟面子,所以不打算帶別人一起!

清歡沒想到清陌會拒絕自己,臉色有些白,但是她了解清陌的性子,想了想說道:「師兄,你都很久沒有離開魔山了,要麼你帶我一起去,要麼你帶兩個人給你帶路,不然我可不放心……」

最後清陌沒辦法,只好答應帶上清歡安排的一男一女,跟著清陌,可以照顧清陌的起居,也能幫清陌帶路!

清歡派給清陌的兩人是一對兄妹,也是清歡的親信之一,兩人都是魔族!

為了慶祝清陌出關,晚上清歡在自己住的大殿,一群人圍著清陌慶祝了一翻,第二天清歡醒來去看清陌的時候,卻發現清陌已經離開魔山了,這讓清歡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正當金子和龍廷軒從集雅閣內挑好了禮物出來的時候,庵埠縣衙門裏傳來了一個消息。

金子知道敢在此刻找上逍遙王的,應該是跟案件有關的事情。

“王爺,可是屍源已經有了消息?”金子面容平靜,心中卻是滿含期待。

這個案子很有挑戰性,也就是因爲有挑戰性,纔會牽動金子的神經。她很想抽絲剝繭,撥開迷霧,看清楚案件背後所潛藏的故事。

從事法醫這一工作那麼長時間,每個兇案的發生,都不是偶然。

有因纔有果,只有弄清楚了兇案背後的前因後果,才能將之引以爲戒,杜絕類似案件的發生。

這是她一直以來所秉承的準則。

逍遙王神情冷漠,看着滿臉期待的金子垂眸道:“根據你檢驗和推測的死者年齡作了排查,符合條件的竟然有四名。”

“四名這麼多?失蹤時間能對上麼?”金子問道。

逍遙王微微一笑,回道:“失蹤時間大概都是半年左右,真是巧妙!”

金子翻了一下白眼,什麼巧妙,只能說這庵埠縣真是要好好整頓一番了,半年之內,竟有這麼多的失蹤人口……

可氣的是古代並沒有dna數據可以比對,不然,只要檢測屍體的dna,再跟數據庫上得進行對比,自是一目瞭然的事情。

“王爺,看來得讓縣衙門那邊給這四名者失蹤的家屬做一下筆錄口供。讓他們儘量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比如失蹤者的特點呀,關鍵的一點,便是要確認失蹤者,是否有龍陽之癖。這個是本案的關鍵性問題!”金子捋了捋腦中的思緒後,提議道。

龍廷軒認爲此舉可行,畢竟,沒人能比失蹤者的家屬更瞭解親人的性格特點。

龍廷軒當即讓阿桑去縣衙門傳達自己的命令。

阿桑走後,長街之上便只剩下龍廷軒和金子相對而立,笑笑和趙虎則坐在馬車上,遠遠地跟着身後。

斜陽將二人的身影拉得長長的,龍廷軒眯着眼睛。凝視着地上交疊的影子,襦服的袍角微微翻動,彷彿一對蹁躚起舞的蝴蝶。

長街上依然是車水馬龍,但龍廷軒的內心此刻卻是靜謐的。

他很享受這一刻的靜謐。

原來,於熱鬧喧囂中,心的靜謐,亦能感受歲月的靜好……

金子也沒有開口說話。她迎着西斜的餘暉,心中唸的。想的,皆是關於案子的事情。

這個案子排查未果,可以先置於一邊,不知道折衝都尉的那個案子,查得如何了?

“金郎君……”

“王爺……”

二人同時開口喚道。

彼此相視一笑,金子抿嘴看着龍廷軒道:“王爺先說!”

“額,金郎君先說吧!”龍廷軒迎着金子的視線,笑容越發燦爛俊朗。

金子也不再推脫,徑直開口問道:“在下只是想問問上次折衝都尉上官大人的那個案子如何了?兇手找到了沒有?”

龍廷軒對金子的這一提問。似乎早就料到,含笑應道:“今晨本王剛好收到了府尹大人的摺子,折衝都尉那個案子,已經水落石出了。兇手是折衝都尉的副將!”

果然是身邊人下的手!

金子暗自嘆了一聲,深吸了一口氣後問道:“動機是什麼?副將殺死上司,總該有個動機和理由吧?”

龍廷軒輕笑不語。

金子看着他彆扭的神情,甚是不爽。

不說便不說。故意擺出這模樣,不是吊人胃口麼?

“想來案件涉嫌機密,在下多言逾越了……”金子冷冷道。

看着金子小氣憤憤的模樣,龍廷軒心中有說不出的趣致,朗聲一笑道:“什麼機密問題,金郎君想象力真是豐富呢!這折衝都尉的死因是你找出來的,告訴你內幕,也無不可。不過這副將的殺人動機,確實讓人聽之貽笑大方!”

“哦?是什麼?”金子頓時來了興趣,琥珀色的眸子盈盈生輝。

“折衝都尉睡了副將的女人,副將一怒之下,便動了殺機。事情便是如此簡單。”龍廷軒眼中神采沉沉,低笑一聲道:“不過這副將爲了製造出折衝都尉猝死的假象,倒是耗費了好一番的心血,奈何他遇到了一雙鬼手,一番心血卻付諸東流了……”

鬼手?

好吧,金子自動將龍廷軒這話當成了稱讚!

“原來是這個原因,那倒是怪不得副將會動殺機了,這折衝都尉也真不是個東西!”金子言語直率,連對摺衝都尉不敬的話語也顧之不暇,臉上神情忿忿。

龍廷軒看着一張瑩潤的小臉微微漲紅,只覺得好笑,想來,金娘子倒是個恩怨分明、嫉惡如仇的率性女子。

“爲了一個女人,丟掉了前程,甚至是性命,真是不值!”龍廷軒漠然附和道。

“額,王爺這是爲誰惋惜?爲折衝都尉還是副將?”金子眸子轉動着,帶着探究。

“都惋惜!”龍廷軒嘴角一抽。

金子一臉不認同,她定定的望着龍廷軒:“或許王爺無法理解副將的做法,但在下卻是能理解的。若是知道了心愛之人被侮辱了,還能不爲所動的,默默承受的,那還能稱之爲男人麼?不過理解,並不代表在下認同,解決的辦法有很多,只是他選擇的這一條,太過極端了。”

“那金郎君可曾後悔過?”龍廷軒沒頭沒尾的問了一句。

金子自是知道他的意思,下巴微揚,正義凜然道:“在下從不質疑自己的工作,爲死者雪冤,還原真相,是在下所秉承的理念!”

龍廷軒頷首,金子認真地神色和眼中體現出來的執着和熱血,都讓他深受感染。

她真是一個奇女子,一個充滿正義,充滿正能量的奇女子!

“這邊的案子還有待排查,金郎君留下亦是無事,本王盛意邀請金郎君一道前往州府賀壽,不知你意下如何?”

話鋒急轉之快,讓金子有些措手不及,她怔忪了片刻,望定了龍廷軒道:“一起去州府?賀壽?額,在下沒有準備禮物呢!”

“本王的禮物夠分量,你無須再作準備,況且你跟語兒他們都認識,不存在生分一說,就這麼說定了吧,等阿桑回來,我們便出發!”龍廷軒自作主張道。

金子一頭黑線,這是詢問自己意見的態度麼?

話都讓他說滿了,她能推脫麼?

什麼人呀…… 第4401章

但是,清歡想著清陌剛剛出關,不能逼得太緊,或許清陌出去走一圈,無聊了就會回到魔山了,到時候自己有的是時間,讓清陌愛上自己的,反正跟在清陌身邊的兄妹,都是自己的人,對於清陌在外面的事情,她都會時刻了解的……

而清陌從以前到現在,都不清楚清歡對自己的心思,因為清歡隱藏的特別好,從前清陌喜歡墨九狸的時候,清歡說一句墨九狸不好,清陌就會不打理自己,因此清歡就更加恨墨九狸的同時,也更加學會隱忍……

清歡想的很清楚,在沒有讓清陌愛上自己之前,她要做的就是剷除所有清陌有好感的敵人,然後讓清陌身邊只有她一個女人,再慢慢的設法讓清陌愛上自己!

反正她的壽命無窮盡,她有的是時間去等!

不得不說,清歡的心思很深很深,絕對屬於高段位的白蓮花的,起碼數萬年過去了清陌都沒察覺到一點!

不過,不得不說的是清陌對墨九狸的私心還是很隱秘的,不然這會兒可能就連清歡都察覺到墨九狸回來了,壓根不會放清陌單獨離開魔山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