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顎長出尖銳的獠牙,舌尖舔着脣瓣。

2020 年 10 月 25 日

聲音細弱文絲的念:“好香啊,好好吃啊,我等不及了,等不及長大了。“

“我要吃了他,吃了這肉團,太香了,令我垂涎三尺……”

下一秒,突如其來伸出手,往馨馨肚子伸下去。

馨馨熟睡中大腦還沒完全反應過來,尖叫一聲,伸手伸到枕頭底下,一手攔住她的肚子。

情況萬分緊急,可時間已來不及了。

男人手即將碰到馨馨肚子一瞬間,一道金色光圈射出,將他反彈衝到牆上。

嘭,牆體開裂,玻璃被巨大沖勁落下去。

那男人站起來,看馨馨的肚子,似她肚子有怪物般,原本癡迷嘴饞的模樣,變得驚恐萬分,嚎叫:“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我錯了,再也不敢了,我錯……”

馨馨靈符還沒射出。

肚子一道金光,射中那男人的脖子。

男人聲音戛然而止,頭從脖子上掉下來,落到地上,咚的彈了一下打的,滾到牀柱才停下。

馨馨手顫抖的按亮檯燈,下牀。

男人的頭落在牀底下,身體立着靠牆,詭異無比的場面。

馨馨定了定心神。

她也沒想到,肚裏的孩這麼強大,實力這麼逆天。

還一會,纔回過神。拔出正充電的電話。

剛要撥打過去,孩子卻說。

“毀屍滅跡,麻麻,這隻百年殭屍一定不是獨居的,你要想藏着不讓人知道,這隻殭屍最好是燒了。”

馨馨頓住,回頭看了眼落在地上的人頭。

這個男人,很面熟。

想起來了,是她和弟弟居住的那條小巷子,對門那家的男人。

住在哪半個月,她和那個男人只碰過一次面,但樓道那次,擦身而過時,男人身上太冰冷了,所以給她留下深刻印象。

可沒想到,半夜遇襲的是他。

他一直在跟蹤嗎?

他只是想偷吃嬰孩,還是背後有人?

馨馨想到這層,背後冷汗淋漓,一陣後怕。

問孩子:“這個殭屍,就是作亂殺人的那隻?”

孩子回答有些喘氣,剛纔那一下耗費他很大力氣。

“麻麻,寶寶不知道,但是氣味是同一個人,儘快處理,越快越好。”

這時,樓下傳來汽車鳴笛聲,大鐵門嘭嘭的敲。

夜巡的人在大門外大喊:“姑娘,你房間怎麼聽見玻璃震碎的聲音,怎麼樣了?”

馨馨打開窗戶,好幾個強光電筒從下面照上來。 夜巡人看見她完好無事,放心了幾分。

馨馨說:“沒事,剛纔夜起沒看清,撞到牆角玻璃柱子,倒在窗戶上,把窗戶玻璃敲碎了。”

“真沒事?”爲首的不放心。

“沒,多謝幾位大哥。”

“沒事就好,我們去巡邏的,有事打電話,你有我們的電話號碼的。”

“唉,行。”

夜巡車子一開走,馨馨電話就響了,是村長打來的。

“姑娘,你家裏到底怎麼了,我記得二樓沒玻璃柱子啊!”

“村長,你馬上來一趟……別告訴別人。”

村長被馨馨給嚇得:“到底怎麼了?”

“電話裏說不清楚。”

十分鐘後,村長帶着兩個兒子過來。

兒子在樓下待着,村長上樓。

他一進房間,看見立着沒腦袋的屍體,滾在牀邊的人肉腦袋,當場嚇的腿軟,差點暈厥。

“你,你……怎麼殺人了?這可是犯法的啊! 假婚真愛100天 這……可怎麼辦?”

馨馨站在門口,扶村長一把:“村長你可看清楚了,這個人沒血。”

村長扶牆站定,壯了壯膽,走過去細緻一瞧。

脖子平整的切口,沒血流出來,而且滾到牀角的腦袋,上顎露出尖銳獠牙,眼睛睜開的,是青色的眼。

村長驚愕道:“不是人?也不是鬼?這個是僵……殭屍?”

“對,而且還殺害張家的殭屍。”

“你,你把殭屍給殺了?”

“睡到半夜他就站在我牀頭,情況太危急了,打鬥時撞碎了玻璃,發出響動,把巡夜給驚擾了。”

“他們問的時候,你直接告訴他們就行了,報個警,什麼事都解決了。”

村長兩兒子聽到響動,上來在門口一看,也是嚇傻了。

好在,比村長鎮定點。

小兒子說:“爸,這,這……死人了?”

“噓,給我小點聲,不是人,是殭屍,害張家的罪魁禍首。”

“害死張家的殭屍?他怎麼死在這了?這回可咋整?”

馨馨說:“村長,摸摸他的口袋,有沒有身份證。”

村長正想走過去,大兒子拉住他:“爸,我去。”

她走過去摸屍體的口袋,從上衣口袋掏出一個皮夾子,拿出來。

皮夾子打開,裏面有一疊厚厚的現金,還要一張身份證,好幾張銀行卡。

“爸,姓崔,叫崔盛,三十七歲,沉州人……”

小兒子說:“爸要不要報警啊。”

“你傻啊,這殭屍有身份證,報警了說的通嗎,警察會相信咱們?就算不是咱們殺的,可死在房子裏,跟咱們脫不開關係。”

馨馨接着道:“不殺他,他就會慢慢殺光村裏人,夜巡都擋不住他,百年殭屍,一般的道士還收不了。”

村長道:“是,沒錯,殺了杜絕後患,救了整個村,去年寒意先生也是沒能殺他,他今年捲土重來。該殺……殺了以後就安心了。”

大兒子插了一句嘴:“可是這屍體怎麼辦?”

馨馨眼眸凌厲:“毀屍滅跡。”

村長:“埋在後院?”

“不行,這種殭屍必須燒掉,燒成灰纔不會出來作惡,村長你想想有什麼地方適合燒的,連夜燒,時間長了瞞不住。”

小兒子道:“爸,二叔家後山有一家的磚窯場,前天剛停工,村裏出事,工人都鬧回家了。”

“行,搬到哪去燒。”

三人過來時開皮卡車來的,搬去磚窯燒馨馨不放心,跟着一塊兒過去。

正好開車去的時,有一家發生巨大尖叫聲,三輛巡邏車都開過去查看了。

半個小時後磚廠時,夜巡的隊長說,那家人老人有心臟病,晚上被貓嚇得發病了,他們送老人去醫院。

村長說:“行。”

燒磚的窯很大,馨馨貼上靈符,在他心臟部插上桃木劍,人頭嘴巴里塞了黑驢蹄子,才把屍體丟下窯坑。

大兒子從車的油桶裏弄了半桶汽油,澆下去,點上火,燒起來。

這具殭屍燒得特別慢,足足燒了四個小時,他們不敢離開。

村長兩個兒子輪流守,油燒沒了,添柴火和煤,一刻沒停。

村長和馨馨坐在椅子上,聊着。

他說:“姑娘,我承諾過這件事解決了,給你回報的,明天五萬塊錢打到你卡上。”

“別,您給我現金。”

“你踹着這麼多現金做什麼啊?出去不安全。”

馨馨想了想,對村長說:“村長,說實話吧,我這次離家出走的,家人不許讓我跟個算命跳大神的在一起,說沒固定工作,沒有生活保障,非得逼我們分開。”

“難怪呢,寒意先生住進來,千交代萬囑咐,說有外人找進村子,千萬不要透露出去。”

“對,對,所以我不報警也有原因的。”

“報不報警都沒多大關係,兇手死了,村裏不再出事就行。”

奇葩上司求愛記 ……

磚廠回來後,村長很快送了五萬塊錢來,用信封包裹着。

馨馨沒有在休息,住在這裏,總覺被人盯上,住對門的那個殭屍。

他對門住了多久,他怎麼會知道自己在村裏。

還有,寒意房子佈置了陣法,說只要不出村就是安全的。

越想越不對勁,對門的殭屍能找來,君凌是不是也能找來,嵐宜也會找來。

難怪他每夜守在樓下,早看出對門的不對勁了。

他爲什麼不滅了這隻殭屍?

馨馨又打寒意的電話,還是打不通,司焰烈的電話,沒人接聽。

不行,這個地方不能在住下去了。

吃了早飯,打電話給村長,說要離開。

村長挽留,但馨馨執意離開,他親自送給馨馨到車站,還幫馨馨買好去長白山的車票,說有什麼困難,打電話給他。

她答應下來。

她去長白山等寒意,村裏不能待下去了。

來到京城最大的南站,裏去長白上的車還有三個小時,可三個小時後,語音播報又晚點了,晚點兩個小時。

高鐵站人流量大,馨馨隨時提防着被人認出來,不得已,買了個口罩躲在暗處戴着。

摸了摸肚子,不放心的說:“這樣,應該認不出來了吧。”

“麻麻,你到底在躲什麼啊?”孩子冷不丁的冒出一句。

馨馨啞然。

“寶貝,你能不能躲起來,不管是人還是鬼魂,都看不出我懷孕了。” “不難的,可是麻麻爲什麼?”

小傢伙帶着疑問,軟糯糯的問。

馨馨編着話騙孩子:“有壞人在抓麻麻。”

wωw▲Tтkǎ n▲℃o

“有寶寶在,壞人是抓不走麻麻的。”

“壞人很強大的,麻麻不能讓他們發現了,要是被抓走了,他們會把你搶走的。”

“是真的麼?”

電影世界大紅包 “嗯,媽媽不騙你的。”

“那好吧麻麻,寶寶會藏起來的,不讓人發現,也會保護好麻麻,讓麻麻不會被壞人搶走。”

小暖男,三個月不到,居然這麼乖。

馨馨對他越是喜歡了。

還有十幾分鍾就到時間了,馨馨準備排隊檢票時,在車站大廳裏遇見一個人。

非常熟悉的人。

她在出站口和入站口徘徊,觀察每一個進出的旅客,更像是在找人。

是小憐!

她怎麼會在這裏。

馨馨很意外。

南站有好幾處出入口,她熟悉每一處的出入口,中間來回穿插尋找,不像第一天來站南,倒像尋找了很長時間。

這個時間,她應該跟鍾毓在一起纔對,細細的算來,她們快兩個多月沒見面了。

兩個多月裏,她改變蠻多,再也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小可憐,甚至能獨當一面來南站尋人。

她找的人是自己?

馨馨瞬間有些慌。

兩個月,她被鍾毓洗腦了多少?

馨馨心裏,鍾毓是很有能力的人,像現在的小憐,哪像一千年前的穿越過來的小白。

馨馨帶上個太陽帽,架上眼鏡,跟着大隊長龍慢慢往前移動,過安檢。

就在距離安檢還差兩三個人時,幾米開外,有個委屈的聲音弱弱的喊。

“主……姐姐!你去哪裏啊!”

馨馨背影僵直。

沒回話,想着怎麼打發她時。

她又說;“姐姐,你爲什麼丟下小憐一個人走。是不要小憐了嗎?”

馨馨回頭看了一眼,粗着嗓音說:“小姐,你認錯人了。”

“不,我沒有認錯人,姐姐,你跟我回去吧,君凌和鍾毓都在滿世界找你,你別亂跑了。”

“我不是你姐姐,你真的認錯人了。”

她眼眸含淚,一把抓住馨馨的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