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2020 年 10 月 25 日

聽到蔣有為這話,頓時龍天正就不淡定了。

這個時候發生滅門案件,似乎已經開始印證了老道士的話,人禍開始了!

「在城東幸福里小區,一家十幾口,全部被殺,房子也被炸了。」

蔣有為如實地稟告道。

「十幾口!混賬,太無法無天了!」

龍天正聽到這話,頓時就怒了。

如果是死了一個人,或許龍天正還不會懷疑,但是現在,十幾口滅門了,那就不是一個小事情了。

「就在剛剛,我還接到其他的分局的電話,同一時間,大大小小的滅門慘案發生了不下五起,死亡認識達到了數十人!」

蔣有為接著說了一句更加震撼的消息。

「太放肆了!還真的就無法無天了!這裡是京城,而且現在還是新春佳節,鬧出這樣的事情,這是在禍亂人心啊!」

龍天正大怒道。

「給我查!查被滅門的都是什麼人,他們的身份,他們的社交圈子,以及他們接觸了什麼人!」

龍天正當機立斷。

「我就不信了,世界上會有這麼巧的事情,在同一天,相差沒有多少時間齊齊被滅門了!」

「是!龍老!」

蔣有為收到了龍天正的指示后,也是立刻做出相對應的動作。

此時,秦穆然正在家中享受著兩個人的幸福生活。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手機卻是突然響了起來。

拿起來一看,赫然是龍天正打過來的電話。

「喂,老龍,怎麼?今天你終於想起來喊我去你家吃飯了?我的酸菜燉豬肉呢!」

秦穆然接通電話,說道。

「吃你個大頭鬼,還酸菜燉豬肉呢!現在都火燒眉毛了!」

龍天正沒好氣地說道。

「什麼事啊?咋咋呼呼的,不符合你一慣的作風啊,你不是泰山崩於前面不改色的嗎?」

秦穆然聽到龍天正這個語氣,皺了皺眉頭,感到有些不對勁。

「剛剛在京城發生了幾起滅門慘案,足足死亡了數十人!」

龍天正鄭重地說道。

「什麼?怎麼可能!這個時候誰這麼殘忍?」

秦穆然也是倍感意外,瞪大了眼睛說道。

「怎麼了?」

陸傾城感覺到了秦穆然的異樣,關心地問道。

「有事,我得出去下。」

秦穆然一臉鄭重地看著陸傾城,陸傾城明白,肯定是出什麼大事了,秦穆然才會這樣,點了點頭,秦穆然便是走出了房門。

「現在我讓蔣局長在查了,應該很快就會知道死者的身份,不過現在我擔心是你師傅說的那件事。」

龍天正皺了皺眉頭。

能夠讓老道士都稱為麻煩的,定然是不小的事情,只是現在僅僅是滅門,還看不出什麼端倪來。

婚然天成:唐少的閃婚萌妻 「你是說人禍?」

嫡女歸來:我家相公是大佬 秦穆然同樣眉頭一粥,有些沉重地問道。

「我感覺應該是這個,只不過,不知道是什麼樣的!」

龍天正對著秦穆然道。

「需要我來嗎?」

秦穆然問道。

新年本就人手不太夠,又出現了這樣的大案子,秦穆然當仁不讓,應該沖在最前面。

作為百將之首,這是他身上應該承擔的責任。

「我打電話給你就是想要讓你來負責調查這件事的。」

龍天正聽到秦穆然主動請纓,很是欣慰。

「行,這事交給我,不過話說前面了,隨便我怎麼來,不得干預!」

秦穆然想了想,擔心自己要是玩大了,龍天正翻臉不認人,那就是真的吃力不討好了。

「你小子調查歸調查,但是還是要把握分寸的,這裡畢竟是朝廷所在之地!」

龍天正沒有答應秦穆然,也沒有拒絕秦穆然,他狡猾地說道。

「知道了!放心吧,我盡量!」

秦穆然點點頭。

「行,那你直接去找蔣有為局長吧,我跟他說一聲!」

龍天正道。

「好!」

說完,秦穆然便是掛斷了電話。

新年的日子,京城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註定一群人沒有辦法過好日子了。

「老婆,有大案子需要我幫忙,我先出去了,我不在,你不要隨便出去,知道嗎?」

首輔追妻計劃 秦穆然不舍地看著陸傾城,叮囑道。

「出什麼大事了?」

秦穆然不讓自己出去,定然是出了不小的事情。

「發生了好幾起滅門慘案,我要參與調查!」

秦穆然並不想隱瞞她,道。

「啊?什麼!」

陸傾城什麼時候聽過這個陣仗,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

在夏國人的眼中,新年是傳統節日,無論多大的仇恨都會在這段期間克制。

可是現在呢?竟然有人將好幾個家庭毀滅了,這樣的人得是多麼冷血,多麼大的怨恨啊!

「所以你盡量不要出去,有什麼就安排家裡的人去就是了!」

秦穆然又叮囑了一番。

「我知道了。不出去。」

陸傾城點點頭。

秦穆然要破案,她會不讓自己出去,不給秦穆然徒增煩惱的。

「好!那我先去了。」

「一切小心!」

「放心吧,你老公可厲害了!」

秦穆然給了陸傾城一個自信的目光,隨後轉身,向著外面走了過去。 一股邪惡的氣息在河牀中心黑色的洞穴中涌動着,並且隨着時間的過去,這股氣息化爲一股黑色濃煙慢慢向着四周擴散開來。

朝聖般跪向洞穴不停的叩着頭的鬼物身影在黑霧中若隱若現,瀰漫着一層詭異的氣氛。

忽然間,那些滾動的黑霧驟然一凝,所有的鬼物消失在黑霧中。

“成功了!終於成功了!她終於要出現了麼?”觀察着黑洞的鬼娃娃驚叫一聲。

他話音剛落,河牀上的黑霧化作一個巨大的女性鬼臉,開口嘴巴猛然一吸。

漂浮在空中的那些鬼器輕輕一顫,化爲星星點點的的粉末抽成無數道光線向着那女子的口中飛去。

另一邊,蘭雨欣看到黑霧中出現的女人後,臉上佈滿了驚喜的表情,就要向前衝去。

“等等,你要做什麼?”黃大師攔住了蘭雨欣。

蘭雨欣身上冒出一個白色霧氣,冰冷的聲音傳出:“滾開!”

黃大師寸步不讓,賈志文和胡籽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地和黃大師站在了一起。

“告訴我們這黃泉河牀下出現的鬼物和你究竟是什麼關係?”賈志文開口道。

胡籽沒有說話,但是手中卻多了一條染血的白練,正是他的鬼器斷魂索!

“與你們無關,都給我滾開!”蘭雨欣的雙眸瞬間變得赤紅,冰冷的聲音中蘊含着憤怒。

胡籽一夥人自然沒有聽從蘭雨欣的話讓開,神情反而越加的警惕,慢慢移動着自己的腳步,將蘭雨欣包圍起來。

骨德、張妍兩人感到到壓抑的氣氛,退後兩步。

郝大寶餘光苗鄉自己懷中的歐陽琪琪,猶豫了片刻,也想後退去。

“滾!”

蘭雨欣沒有猶豫太久,爆喝一聲後,雙手向前一擺。

無數的寸長如小刀的冰晶從她的頭頂浮現,化作流光衝向衆人!

以黃大師和胡籽爲首的人羣臉色一變,各自施展手段防禦冰晶。

黃大師頭頂浮現出舍子手串,胡籽的斷魂索在空中舞的密不通風,高氏兄弟更是相互交替,每打出一拳都有一道波紋將空中的冰晶震的粉碎!

郝大寶輕喝一聲,身上的龍紋將他整個人盤起來,冰晶還未靠近便已經消散,而其他人也各自有各自的保命手段。

“這蘭雨欣果然強悍,竟然黃大師和胡籽兩人聯手都沒辦法將她拿下!不愧是蘭天的女兒!”郝大寶目光灼灼的看着滿天冰晶中面若冰霜的蘭雨欣,暗暗感慨,同時擡頭向着天空望去,發現此刻諸葛第一和蘭天已經停止了打鬥。

“這股氣息?輪迴者的氣息!該死的,有人觸動了六道輪迴碎片的核心!”蘭天皺眉道。

諸葛第一臉上露出奇異的神情,目光灼灼地看着河牀,似乎在等待着什麼。

“轟~”

正當這時,一股黑色霧氣從河牀的洞穴中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隨即化作兩隻巨大的手爪向着蘭天和諸葛第一抓去。

兩人側身一閃,躲開手爪,但兩隻巨大的手爪在空中一轉,竟然抓住了蘭天控制的骨龍和黃泉水化作的巨龍。

蘭天和諸葛第一兩人臉色大變,想要召回自己控制的巨龍,卻驚異的發現,自己控制的鬼物竟然和自己斷開了聯繫。

“怎麼可能?那可是我專門用詛咒之力控制的骨龍,除了我根本沒有人可以控制啊!”蘭天看着渾身被黑霧包裹的骨龍在空中不斷地翻騰着,驚呼一聲。

諸葛第一目光不定的看着黃泉巨龍,眼中猛然閃過一絲厲芒。

他身上的八陣圖驟然散去,黃泉巨龍雙眸一閃後,瞬間黯淡了下來,隨即悲鳴一聲,化作濤濤的黃泉向着河牀涌去。

“吼~”

河牀上的黑色洞穴中發出一聲獸吼聲,原本抓向黃泉巨龍的黑霧巨爪快速回防,在黃泉水落在河牀前化作一柄大傘撐在河牀之上。

“譁~”

黃泉水和黑霧碰撞,水花四溢,化作一陣暴雨向着四周灑去!

樹叢中的鬼娃娃咒罵一句,伸手向着頭頂一攪,一道螺旋氣流驟然出現。

周圍的白霧迅速匯聚,凝聚成一道霧濛濛半透明的屏障將他們包圍起來,無數的黃泉水打在上面,發出叮咚叮咚的響聲。

正在打鬥的賈志文一夥人也是一驚,各自施展手段也避開了黃泉雨滴,而就在這個空當,蘭雨欣眼神一動,張嘴吐出一口寒氣。

“呼~”

一口寒氣噴出,原本飛向他們的黃泉雨滴化爲拳頭大的黃褐色冰雹落下。

周圍的地面立刻被砸出人頭大小的深坑,同時黃泉水本身的腐蝕性更是讓賈志文他們束手束腳。

“噗~”

郝大寶對付這滿天的冰雹本身就很勉強,加上他還要照顧歐陽和歐陽琪琪,立刻顯得有些力不從心,稍不留神被一顆冰雹砸出,噴出一口鮮血。

“真是個廢物!居然這麼婆婆媽媽!”胡籽餘光看到郝大寶,咒罵一聲,但斷魂索卻改變了方向飛到郝大寶的頭頂,抵擋了不少的冰雹。

正當這時,一道白光穿過密密麻麻地冰雹向着河牀竄去。

“該死的,還是讓她跑了!”

賈志文看到那道白光,腳下一蹬,直直向着白光衝去,同時他的相貌在空中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只見渾身膨脹了兩圈,身上的肥肉化作鼓鼓囊囊囊的肌肉,雙手雙腳的指甲驟然變成一尺多長,閃爍着烏光,頭髮變長化爲紫色,而他的嘴巴更是誇張,居然佔據自己臉龐的三分之二。

“束縛靈體,饕鬄!”

胡籽原本驚訝地看着渾身煞氣賈志文,心中暗暗心驚,但是聽到一個聲音在身後響起,不由轉頭,發現兩名高氏兄弟正面露驚恐地看着賈志文。

“完蛋了,完蛋了!這個女人是真的惹怒老大了!”高氏兄弟喃喃自語。

胡籽心中漸漸閃過一絲不詳的預感!

“臭女人!去死吧!”

賈志文確實很惱火,原本他的計劃被打亂,事情的發展超過了他的預計,這讓他非常沒有安全感,就好像他的小命被一隻無形的手攥着,非常的沒有安全感。

尤其是眼前的這個女人,雖然不知道她要做什麼,但他的直覺告訴她,這個女人肯定會做出一件害死他們所有人的事情,這不由讓他起了殺意。

所以他大喝後,擴大的嘴巴中頓時產生了一股強大的吸力向着蘭雨欣吸取。

原本飛向河牀的蘭雨欣身體猛然一顫,眼中閃過一絲迷茫,隨即速度漸漸的慢了下來。 秦穆然離開了秦家以後,便是打了個車,向著京城市巡捕房趕了過去。

此時,蔣有為已經返回到了京城市巡捕房中。

在路上的時候,蔣有為就收到了龍天正的消息,知道秦穆然會過來,尤其是在得知秦穆然還是百將之首的時候,嚇得蔣有為身軀一震。

當初他可是跟秦穆然接觸過的,第一次秦穆然返回京城的時候,遇到了劫機事件,若不是秦穆然,那上面的乘客就真的危險了。

難怪能夠那麼英勇的面對那群窮凶極惡的恐怖分子,何著他竟然是百將之首!

夏國有史以來的第一位百將之首!

想到自己曾經和秦穆然握過手,蔣有為就有些激動。

就在蔣有為還沉浸在震驚之中的時候,秦穆然已經來到了京城的巡捕房。

獨寵閃婚契約妻 剛一進巡捕房的大門,蔣有為便是連忙向著秦穆然走了過去。

「秦將軍,您能來,真的是太好了!」

蔣有為伸出手,熱情地與秦穆然握了下手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