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完) 對於三千公主,我有太多的疑問,感覺神神祕祕的,當日在地獄之門裏事情緊急,也就沒問那麼多,現在得找龍小蠻好好問問。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接着龍小蠻和我說了一段關於三千公主和耳機哥的往事:

正如侯小飛所說,以前的耳機哥不是現在這樣的,而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花叢浪子,每日拈花惹草尋歡作樂。

耳機哥有錢有才華又有長相,混跡於花叢中可謂無往不利,可是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遇到了三千公主,龍川生平第一次在女人面前吃了癟。

不服輸的耳機哥開始了死纏爛打,並不是說他對三千公主一見鍾情,而是他不相信憑他的魅力征服不了一個女人。

耳機哥本打算把這個女人搞到手後,再狠狠一腳踹開,以報復三千公主當初拒絕他的事。

在一番軟磨硬泡和死纏爛打之後,三千公主給了龍川機會,並讓他去做了很多非常困難的事,龍川都一一做到。

當三千公主答應龍川的那一剎那,龍川發現自己已經無法將其踹開,而是動了真情。

本來這事一樁很好的姻緣,可是二人交往不久以後,耳機哥突然發現,他被利用了!

這個女人從一開始就在算計他,當初讓他做的那些非常困難的事,名義上是考驗他的真心,其實卻另有玄機。

一番調查之後,耳機哥才知道,原來三千公主竟然是鬼方族第一公主,自己一直都像一顆棋子一般任其擺佈!

耳機哥大怒,去找三千公主報復,召集了龍家數名高手,將三千公主騙至一處隱祕的地方進行伏擊。

可當制服三千公主以後,龍川忽然發現自己下不了手,於是含淚放走了三千公主。

不過這件事也因此走漏了風聲,傳到了龍致遠的耳朵裏,因爲之前三千公主讓龍川做的一些事,觸犯到了龍家的利益。

而且鬼方族一直在正統玄門被視爲邪教,於是下令追殺三千公主,龍川以死相逼,龍致遠不得已,只得逼迫三千公主立下誓言,回到鬼方部族,永世不得和龍家的人來往,而且今生斷絕和龍川的一切聯繫。

誓言在鬼方部族裏被看得很重,鬼方部族的人一旦立下誓言,就算死也不會改變。

龍川從那以後,整個人就變得沉默寡言,對什麼事都不感興趣,也就是現在我看見的這個樣子。

我聽完後心裏挺不是滋味的,因爲龍川和三千公主的故事,與我有某些類似的地方,那就是明明相愛,卻不能在一起,而我和小啞巴,又何嘗不是這樣?

龍小蠻看出了我的心思,也坐在旁邊不語,只是輕輕嘆了口氣。

“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她輕輕問了我一句。

我深吸一口氣,再緩緩吐出,讓自己的情緒平復下來,道,“還能有什麼打算,繼續尋找第三朵無根之花唄!”

“你有沒有想過,無根之花的事很有可能是一個陰謀?”龍小蠻看着我道。

我苦笑一聲,其實我又何嘗沒這樣想過,當初聖主讓我去找三朵無根之花的時候,我就心存懷疑,只不過那時候還想着可能只是有什麼隱情而已。

直到後來,我發現

吳鵬也在千辛萬苦尋找無根之花,而且他的背後一定有人在操控。

再後來,碰見那個怪老頭也暗中指引我去找無根之花,甚至還給了我一根修羅鞭。

聖主就不用說了,具體有多大本領恐怕沒人能估量,那個怪老頭看起來也絕非等閒之輩,而且他既然知道無根之花的祕密,爲什麼不親自去找,而是要暗中幫我?

我想,他不可能僅僅是爲了我好吧!

還有,張雅告誡過我,無根之花千萬不能採,史南北的師父也在地獄之門對我說過,如果不是我找到那裏,他希望我這輩子都找不到無根之花。

這樣說來,就說明找到三朵無根之花對我來說可能並不是什麼好事,也許我只是一直在給人當槍使。

只不過,這些道理我雖然都懂,但這是目前能夠救活小啞巴的唯一辦法,就算是萬丈深淵,只要有一絲可能,我都得往下跳。

龍小蠻走到我面前,嘆道:“既然道理你都明白,如果你還要執意去尋找第三朵無根之花的話……”

我打斷她,衝她笑了笑,“放心吧,我不會連累任何人的。”

龍小蠻搖了搖頭,柔聲道,“我的意思是,我願意陪着你一起去找第三朵無根之花。”

我楞了楞,“你明知道這很有可能是一場巨大的陰謀,還願意和我一起淌這趟渾水?”

龍小蠻突然笑了笑,“你也知道這可能是一場陰謀,還不是奮不顧身。”

我擺擺手說那不一樣,我爲了小啞巴,什麼都願意做。

龍小蠻愣愣的看着我不說話,半晌後,才轉過身去背對着我,用小得不能再小的聲音嘀咕了一句,“我又何嘗不是……”

我聽了以後,只能搖頭苦笑,其實龍小蠻的心思我何嘗不知道,我對她一直都是滿滿的愧疚,因爲我知道,我不能給她任何結果,所以對於她的那份心,我只好一直裝作不知道,騙她的同時,也一直在騙自己。

我倆就這麼沉默着,屋子裏安靜得出奇,也不知道咋的,我感覺臉上火辣辣的,悄悄瞅了一眼龍小蠻,也看見她一張俏臉浮起一抹紅暈。

就在這萬分尷尬的時候,外邊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

我就跟抓住救命稻草一般,連忙蹦起來去開門,看見耳機哥站在門口。

“小蠻,你出來一下,和你說點事兒。”龍川看了我一眼,然後對龍小蠻說道。

說完之後,就讓我在屋子裏等着。

我就有些納悶兒,這兩兄妹搞什麼鬼,弄得神神祕祕的,還刻意把我支開。

一陣子後,門被推開,龍小蠻走了進來,我看見她臉色有些不大對勁,就連忙給她倒了杯水,讓她躲休息一下,好好把身子養好。

“不用了。”龍小蠻冷冷的說了一句。

“什麼不用啊,你身上的傷都還沒好完,應該多注意休息……”

“廢什麼話,我說不用就不用,什麼時候輪到你來管我了!”

龍小蠻突然嬌聲呵斥了我一句,指着我,“你,出來一下!”

說完,就轉身走了出去。

我一愣,心想真是怪了,前一秒還對我

溫溫柔柔的,怎麼後一秒鐘就變得兇巴巴起來,就跟我剛認識她的時候一樣,那個時候龍小蠻對我也是這種態度。

我感覺糊里糊塗的,但還是連忙跟了出去,經過龍致遠房間的時候,我看見阿木站在門口,眼神陰冷,只是掃了我一眼,就讓我雞皮疙瘩起了一身。那種感覺,就像是被一隻毒蛇盯住一樣,讓人渾身不舒服。

我趕緊加快了腳步,到了樓下,看見安小天等人坐在大廳裏喝茶,看見我以後,露出個極爲奇特的眼神。

“走吧,傻逼!”安小天站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就走了出去,龍川等人也跟了出去。

我被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連忙叫住走在最後的侯小飛,問這是咋回事兒,怎麼一個個神神叨叨的。

侯小飛衝我露出個玩味的笑容,神祕道,“看你前一陣子折騰得夠嗆,今晚帶你去個地方逍遙快活,找點樂子。”

一輛路虎和一輛瑪莎拉蒂風馳電掣,見車超車,完全無視紅燈綠燈,回頭率那叫一個百分之百。

此時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兩輛豪車在大街上飛馳一陣後,最後來到了九眼橋酒吧一條街。

我直犯迷糊,問來這兒幹嘛,安小天笑嘻嘻的說找點樂子,出來放鬆放鬆。

然後我們就走進一家叫做muse的慢搖吧,剛一進去,我就被震天的音樂和閃爍的彩燈晃得睜不開眼睛。

這是我第一次來這種地方,看見裏邊的女人性感妖嬈,隨着音樂的節奏瘋狂的扭動着自己的身體,有種羣魔亂舞的感覺。

耳機哥他們幾個兄弟看起來對這種地方很熟悉,要了個卡座,然後點了一桌子酒就開始嗨了起來。

上官塵和耳機哥還好,只是安靜的坐着喝酒,侯小飛和安小天就跟脫繮的野馬似的,不一會兒就和幾個MM打成一片,玩得不亦樂乎。

志剛接近兩米的身高,加上那一身壯碩的肌肉,往舞池裏一站,立刻就引來全場的尖叫和歡呼聲。

讓我吃驚的是,龍小蠻竟然也在舞池裏跟着節奏搖擺着身體,慢搖吧本來就是美女聚居地,可是龍小蠻的姿色在裏邊立刻就出類拔萃,不一會兒就招惹了一大羣“蒼蠅”圍在他身邊。

剛開始我還有點糊塗,不過慢慢的,我很快就適應了裏邊的環境,幾杯酒下肚後,身體也開始隨着音樂節奏搖擺起來,這才明白,原來他們還真是來放鬆的。

除了我以外,他們幾個個個衣着光鮮出手大方,儼然就是一羣二世祖的派頭。

“張展寧,我和你喝一個。”上官塵舉起杯子,我連忙和他碰了一杯。

我心情已經完全嗨了起來,衝上官塵問道,“你怎麼不下去嗨啊,難得出來放鬆一下!”

龍川搖了搖頭,指着一個方向道,“你的女人在那邊被人欺負了,你還有心思在這喝酒?”

我扭頭一看,看見幾個二世祖模樣的人把龍小蠻圍在中間,其中一個還厚顏無恥的把手搭在龍小蠻肩膀上。

嘿!連老子的女人都敢碰,當你張大爺是木頭啊!

藉着酒精上腦,我順手抓起一個啤酒瓶就朝那幾個二世祖走了過去。

(本章完) 其實我本身沒這個膽子的,可能從小因爲家庭的原因,我的內心一直有些自卑和懦弱,以前在縣裏唸書的時候,沒少挨別人欺負,更不用說揍人了。

可現在不同啊,一方面是因爲一點兒酒精的作用,另一方面,我身後可是有好幾個高手罩着,所以底氣要多足有多足。

“喂,小子!”我拍了拍那二世祖的肩膀,“你他媽知道你在幹啥不?”

那二世祖扭過頭來看了我一眼,“我在幹啥關你雞毛事兒來,你哪兒冒出來的?”

我說你他媽泡我女人了,給老子滾遠一點,否則別怪老子不客氣。

那二世祖一愣,上下打量我一眼,隨即哈哈大笑,“喲,傻逼,還想英雄救沒呢,就你這吊樣,還有女朋友?”

我聽着他這話就來氣,可能是虛榮心作祟,我大聲道,“你自己問問那女的,是不是我女朋……”

話說道一半,我突然就停下了,咦,龍小蠻人呢?

那二世祖也發現龍小蠻不見了,就把氣全撒到我身上,“媽的傻逼,害老子妞兒不見了,這事兒咋說?”

因爲有耳機哥他們,所以我底氣十足,“還能咋說,這裏動手不方便,出去聊聊?”

說完後,我朝耳機哥他們揮了揮手,然後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到了酒吧門口,那二世祖和他的幾個跟班一下就把我圍住了,將拳頭捏的嘎嘣作響。

“狗日的,給我削!”二世祖一聲令下,那幾個跟班就準備動手。

我大喝一聲,“等一下!”

然後朝酒吧門口看了一眼,卻並沒有看見耳機哥他們。

“你們等着,我兄弟還沒出來!”說完之後,我連忙跑進酒吧,一看就傻眼了,耳機哥他們人呢?

我問服務員那桌的客人哪兒去了,服務員說已經買單走人了。

我靠!

我心裏邊暗呼一聲,就準備偷偷從後門溜掉,可是剛動了這個念頭,就被那幾個二世祖的跟班給捉了出去。

“我兄弟有事兒先走了,有種的明天再約個時間!”

沒有了耳機哥他們,我底氣就沒那麼足了,準備來個緩兵之計。

“我約尼瑪,當小學生打架呢,上,給我錘,狠狠的錘!”

二世祖一聲令下,那幾個跟班突然就朝我踹過來,連讓我說話的機會都不給。

我只得抱着腦袋縮在地上任由他們爆踢,剛纔拿的那隻酒瓶子也變成了別人的工具,嘩啦一聲砸我腦袋上。

我連手都沒還上,好半天,那羣人才打夠了,狠狠朝我吐了兩口唾沫然後哈哈笑着重新回了酒吧。

我從地上爬起來,身上並沒有感覺多疼,但是心裏邊卻特別委屈,旁邊圍着一羣人衝着我指指點點,這讓我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擡頭的時候,看見耳機哥等人正站在不遠處,冷冷的看着我。

“你們幹嘛呢!”

我看見它們,火氣一下就上來了,“你們這樣耍我很開心是不是,害我被人打你們很爽是不是!”

現在我才明白,什麼帶我出來快活,全都是他們一早計劃好的,目的就是害我被人打。



傻逼!”安小天斜了我一眼。

“你才傻逼呢,這樣做很好玩是不是!”我心裏邊感覺特別難受,這種被人耍的感覺讓我十分火大。

“夠了!”

龍小蠻突然開口道,“張展寧,你有火衝打你的人發去,對自己人發個什麼勁兒,就你這膽子,幾個酒吧混混都不敢還手,以後你還怎麼去面對比這個更加兇險的事,你剛纔的表現,讓大家的心都寒了!”

我一愣,“你們剛纔是……”

安小天看着我搖頭嘆氣道,“勇氣,膽量,你一樣都沒有,如果將來我們沒有站在你身後,你一個人怎麼去面對那些事?”

侯小飛也走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兩條路,第一,讓自己快速變得強大起來,第二,做一輩子的懦夫,永遠靠着別人生存,成爲大家的累贅。”

說完之後,幾人就上了車,龍小蠻在上車的時候,突然回頭衝我說了一句,“你不是要救小啞巴嗎,你這個樣子,拿什麼去救?用嘴說嗎?”

他們離開後,我一個人站在原地,心裏邊五味雜陳。

剛纔那一頓揍,和龍小蠻他們的話語,像是狠狠一耳光抽在我的臉上。

以前我總以爲自己挺牛逼,天天嚷着要這個那個的,對於別人的相勸從來不理會,給他們惹了不少的麻煩。

還天天叫嚷着可以爲了救小啞巴而粉生碎骨,可是現在我才知道,我之前做的那一切,都一直有龍小蠻他們在後邊撐着,要是沒有他們,我其實連個屁都不算。

總以爲自己經歷了那麼多,也算是見多識廣,還認爲自己挺有本事的。可是現在一想,之前發生的那麼多事,就沒有一件是我自己獨立完成的,反而還數次成爲別人的累贅。

原來,我是個懦夫,我是個慫包軟蛋!

剛纔他們的話,就像一根鋼針一樣狠狠扎進我的心裏,我緊閉着眼睛,幾乎咬碎了牙關。

小啞巴,你等我,我一定要成爲一個有膽量,有勇氣的強者!

我轉身回到酒吧,去衛生間把身上的污漬和鞋印清理了一下,然後出去,順手在一張桌子上拿了一個酒瓶。

那個二世祖和他的幾個跟班任然在舞池裏玩的正嗨,我走過去,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子,還敢來啊,剛纔沒打夠是不?”二世祖一臉蔑視的看着我,旁邊幾個根本也跟着哈哈大笑。

咣!

我二話不說,直接抄起酒瓶就朝他腦袋上砸了過去,玻璃碎了一地,他啊的慘叫一聲,捂着腦袋倒在地上。

我握着手裏的半截酒瓶子,騎在他身上就朝他亂戳,他旁邊的幾個跟班反應過來之後,一腳把我踹開,圍着我就是一頓爆揍,整個舞池頓時亂成一片。

我躺在地上,拼命的揮舞着手裏的半截酒瓶子,用牙咬,用腳踹,他們越打越狠。

情急之下,我從後腰摸出修羅鞭,狠狠一揮,只聽啪的一聲,直接就把那幾個跟班一鞭子打得飛了出去。

這個時候,酒吧的保安也衝了過來,可能他們認識那個二世祖,不由分說就朝我動起手來。

我再次揮了一鞭,又把那幾個保安打飛。

那個二世祖直接被嚇呆了,我抓着他的領口把他從地上拎起來,瞪着他一字一句道,“剛纔打我的,我讓你十倍奉還!”

那二世祖直接就給嚇尿了,連連求饒,說要拿一筆錢來賠償我。

然後我舉在半空的鞭子就停下了,但並不是因爲他的錢打動了我,而是感覺有人從後邊握住了我的手腕。

我扭頭一看,是一個高高瘦瘦的男人,留着一頭暗紫色的長髮,容貌清秀,頗有幾分古代公子哥的氣質。

“你放開!”我衝他怒吼一聲,“再不放開我連你一塊兒打!”

那高瘦男人看着我氣定神閒道,“用玄門寶物來對待普通人,你這樣做,已經觸犯了玄門的忌諱。”

我一愣,他怎麼也知道玄門?

不過我此時正在氣頭上,就沒管那麼多,用力把他推開,然後一鞭子就打了過去。

可是他並沒有像之前幾人一樣被我打飛,而是輕輕擡手,就將鞭子的一頭抓在手裏,隨即手腕一抖,我便感覺一股力道順着鞭子傳來,直接把我震脫了手。

高瘦男人把玩着修羅鞭,看着我道,“鞭子就暫時寄存在我這裏,免得你以後惹禍。”

“唐七,快幫我弄死他!”那二世祖看見那人後,連忙叫囂。

那個叫唐七的高瘦男人只是輕描淡寫的看了他一眼,那二世祖就立刻閉上了嘴。

“鑑於你這次觸犯了玄門的忌諱,所以我給你一點小小的懲罰,免得你以後不長記性。”

高瘦男人一面用他那拿欣長的手指把玩着修羅鞭,一面道,“至於這條鞭子,就放在我這裏了,反正以後你也沒機會用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