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永發,小子被逞能,你覺得什麼幫就那麼點能耐?”天王冷聲道,他清楚什麼幫,所以他在等。

2020 年 10 月 24 日

宋德華轉身看着天王,心想這次天王來也是下了功夫的,他也知道什麼幫裏有強者?而宋德華已經感應到那強者已經向這裏走來了。

“大哥,收拾的差不多了!”龍永發正發愣的時候有個小弟上前對天王稟報道。

宋德華和天王一樣,望着地面一堆人在地上嚷着,滾動着。還有陣陣哀叫聲。地面還有血跡,這一戰真是完勝!宋德華看向天王那些手下,居然全部沒事一般站着,除了衣服破爛什麼的以外幾乎都不見有傷。

這些是什麼人?好厲害!宋德華心裏暗道,起碼在宋德華的理解範圍裏,這些人比普通人要強悍不少。

“就沒了呀?奶奶的,我還說我準備再上去搞一個呢!”龍永發被天王說的一塄後再聽到沒得打了,頓時後悔。

“龍永發,休息下,還有人來的。”天王淡淡道,比起過去沉穩許多。

龍永發不說話,轉身向那隻剩兩人的什麼幫隊伍看去,地上的全在哀叫打滾,就剩那兩個大哥一樣的人了,那裏還有人?

宋德華對着身後站着高慕和紅中看了眼,意思是等下要她們先上。宋德華已經感應到來人了,僞七級鬥士。

高慕和紅中奇怪的看着宋德華,但沒問話,只是點頭。她們不理解的是爲什麼要她們兩人先上,過去有事都是宋德華自己先上,生怕她們危險。

宋德華見兩人點頭也不說話了,因爲宋德華從半個月前的慘烈戰鬥中有了一個非常瘋狂的想法,那就是把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全帶到黑星基地裏去。最危險的地方纔是最安全的,現在這種被對方揣老窩的日子是遲早的,如期天天擔心,不如瘋狂一把。

你來找我,不如我就在你眼前。這是宋德華想的,所以他要高慕和紅中跟對方僞七級鬥士比一次,就是想知道彼此的差距,好讓宋德華再仔細考慮清楚計劃可行不可行。

“查越智,那個孫子欠打?”人沒到聲就到了,聲音洪亮,充滿驕傲。

原本正感覺自己末日要來的查越智聽到聲音後頓時有精神了,自己的真正殺招就在這裏呀,有大力在這裏,對方那七十多個人肯定變孫子。

陳天三也笑了,久違的微笑呀,剛剛他多怕對方那七十多人會對他們兩人下手,一百多人都不是他們的對手更別說他們兩人了。

還好,現在不用擔心!因爲有大力來了,只要他來了,眼前七十多個人有怎麼樣?多一點也都只是佔用幾分鐘的時間而已。

龍永發等人也緊緊看着那傳聲音來的方向,想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剛剛天王說有很厲害的人,難道就是指他?

等他張望許久後卻是鬱悶了,原本以爲有好多人,結果纔來了一個,長的倒是挺彪悍的樣子,但是至於他一個人能打贏他們這七十多個人,龍永發覺得不可能,完全不可能。

“就那幾個人呀!!”大力明顯很不滿意,看着龍永發等人,又着重看了看宋德華和他身後的女人,自然連天王和天王后面的女人全看過,眼中全是貪婪。

查越智和陳天三不知道接下來該講什麼,大力確實很能打。 “算了,還有幾個漂亮的女人,打完小的,再把女人搞到手,也算沒白來!”大力笑了,也不管查越智和陳天三,直接向宋德華他們走來。

“c!還以爲是什麼人!”龍永發好戰,正愁沒打夠,見有人來頓時好戰心再起,立刻先撲了上去。

“找死!”大力見有人來,而且在他看到幾個美女的時候來打攪他,頓時惱怒,一隻大手拍了過去。

兩人都是全力攻擊,衆人只聽砰一聲,兩人紛紛倒退幾步。龍永發退三步,大力一步。

“好哇!確實那個能打!怪不得要打攪我睡覺!!”大力仰天笑了起來,隨即眼睛帶着寒光看着龍永發“不過也就如此而已。”

沒等龍永發明白眼前的人說的是什麼意思,只見這個人的的背心突然變成意見灰色的套服,就這樣莫名出來,就如生在身上一樣。

“好戲開始了!”查越智笑了,只要大力一“變身”那就是相當厲害。當初鳳姐給他這個人的時候說一個人能瞬間打趴百人,查越智不信。但是當自己的小弟因爲嘲笑大力然後被大力全部拍在地上的時候,查越智信了。

接着就是興奮!因爲他查越智居然有這樣一個能打的小弟,以後肯定能助他繼續做大,從小大哥到大哥,這是查越智的願望。

陳天三也一臉興奮,早就聽說大力很牛,現在總算有機會看到了。

對比查越智他們的臉色,天王的臉色有些難看,因爲他知道對方已經超越一般人,力量和本事都駭人。

龍永發雖然也是內心有疑惑,但卻沒泄氣,而是直接衝向大力,拼死一擊。

嘭!!!

龍永發整個人如玩具一般被甩飛出去,接着落地,倒地不起。大力依舊站着,身子都沒動一下,在龍永發衝向他的時候即便龍永發的速度很快,但在大力眼前卻不夠看,直接隨手一拍把龍永發拍飛出去。

四周變的有些寂靜。龍永發不是很強大,但也不弱,打那些小弟就如踩玩具。現在他卻如玩具一般被人甩飛,這其中的差距讓人難以接受。

“小兵小蝦都來了,真不夠看的!”大力瞥嘴,接着看向其他人“你們全部上吧!”

天王的小弟們紛紛對望,也許是因爲大力的狂妄,也許是因爲剛剛龍永發被對方打的太慘,當下他們七十多人憤怒了,惱怒非常。

“啊!”

“呀呀!”

所有人全部蜂擁而上,他們以一敵三,從來沒有人小看過他們,唯獨眼前這個詭異的人。

大力笑看着來人,來再多人又怎麼樣?他是僞七級鬥士,而這些人呢?憑什麼和自己鬥?不知道僞七級鬥士的恐怖那也正常,他們只是普通而已。

宋德華看向高慕和紅中,眼前七十多個人必輸的,現在就看高慕和紅中了。

“出殺招!”看着他們兩人走出來,宋德華不忘叮囑道。

高慕和紅中奇怪看着宋德華,但還是點有,冷漠向那大力走去。

砰,砰砰砰……

和宋德華想象的一樣,所有人都不是大力的對手,這剛一交手,天王的小弟們就潰敗,看的天王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不好玩,不好玩!!”大力一邊打一邊叫,打的好不痛快,來一個他丟一個,來兩個他丟一雙。

天王眼看自己的小弟紛紛倒地,臉色是越發的陰沉,差距太大了,那種據說在什麼幫有不少,所以現在天王想的是,自己這一次是不是又要註定失敗?報不了仇!

“天王大哥,不急,等紅中她們去試試。”宋德華見天王一臉憤怒,並且已經通紅的臉就知道天王在恨自己,即便準備了那麼久,用了那麼多時間,結果一切都還是零。

天王擡頭看向那正向大力走去的紅中和高慕,可她們行嗎?

當大力把眼前這七十多個人全部打趴在地上的時候正好看到向他走來的高慕和紅中,頓時咧嘴笑道:“哈哈,還有妞?!來的真好,讓我好好摸摸翹臀過把癮先!”

說完整個人就張開雙手呈擁抱狀向高慕和紅中撲去,只是當他張開大手摟去的時候高慕和紅中同時匕首在手,瞬間向大力身前刺去。

大力眼光一寒道:“帶刺的玫瑰我通常都是先拔刺,再享用的!”說完瞬間雙手直接對着高慕和天王拍了過去,掌風呼呼,力道極大。

高慕和紅中眼看那雙手拍來頓時身子一頓卻是退了出去,同時兩人身子直接左右分開,從兩側攻擊偷襲。殺手,一招必殺,所以下手必須找要害,而且是快,準,狠!

“好霸道的妞!”大力眼看高慕和紅中分別凌厲攻來,也不急,嘴上說話,同時身子呈防禦狀,就這樣等高慕和紅中刺來。

“咻!”

“咻!”

一連兩聲,高慕和紅中的攻擊瞬間而至,眼看着匕首就要刺中對方要害,但就在這是隻見大力身體瞬間退出一步,就在高慕和紅中要刺中他的時候,大力身子居然消失了,不,應該是她們兩人直接撲空,而大力就在他們面前,猙獰的笑了起來。

“不好!”高慕和紅中內心大驚,此時她們的攻擊已經來不及做出其他逃離的動作,因爲力道順勢而去,強行扭過來只會傷筋動骨,到時候不用對方攻擊,他們兩人都已經重創自己。

“到我了!哈哈!”大力大笑,想不到兩個小妞就這樣上當了,還真以爲自己會傻傻站着給她們刺?!現在知道後果了吧。

只要大力出手,定可以一手抓一個,然後摟在懷裏任自己玩耍,沒有比這個更令人爽快的。到時候女人那柔軟的身子被自己拿捏着,那感覺,比神仙爽呀。

驀然,正當大力猙獰歡笑的時候,在他眼神卻出現一個面帶微笑的青年。大力心驚,血液倒流,他能感覺到,眼前的這個男人很危險。

呼呼呼呼……

大力直接翻身倒退,這個人絕對不是他能惹的!這是大力的第一感覺,所以大力選擇直接逃離,只有這樣大力才能感覺自己還能活下去。

高慕和紅中的攻擊此時也到,但因爲撲了空的原因,此時高慕和紅中剛收好勢,見眼前的大力突然慌忙翻身倒退卻沒有直接攻擊她們兩個,這讓高慕和紅中感覺萬分奇怪。這可是好機會,對方爲什麼不出手。

當他們看到旁邊的宋德華後兩人就明白,大力是因爲宋德華的出現所以才錯失了這個大好機會。可是從剛剛大力的表現看來,似乎宋德華比他還要厲害,不然在大力臉上不會出現恐慌的表情。

查越智很陳天三怪異的看着一臉恐慌的大力,他們動沒看過大力像今天這樣狼狽落魄。難道他見鬼不成?!

天王此時也由擔心和陰沉的臉漸漸好轉,奇異的看着那因爲宋德華的出現而頓時驚慌的大力。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天王看着宋德華和大力。

宋德華能力大天王早就知道。但對比起殺人狂,殺戮機器一般的大力。天王覺得大力可以把宋德華直接殺死並且很輕鬆,可是眼前的大力已經在恐懼,見到宋德華再恐懼。

“兄弟,一年多沒見,你又強大了多少?”天王突然喃喃道。只有感覺到對方害怕,大力纔會選擇退卻,不然以大力的實力,沒有人能令他倒退出去,尤其是美女在前的時候不去碰,而是逃。

“你是誰?!”大力難以置信一個普通人身上居然有那麼強大的力量。所以眼前的人肯定和他一樣,最少也是僞七級鬥士。他身上的強大氣息是欺騙不了大力的。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今天必須死,你不死,到時候來我宋德華住房找我家人麻煩,我會後悔的。”宋德華冷冷道。剛剛眼前這個混蛋要對高慕和紅中下手,宋德華看的很真切。也就是說,如果不是因爲宋德華已經是僞七級鬥士,那麼結果就是宋德華只能看着高慕和紅中受辱,而自己卻無能爲力,或者說自己即便是要殺大力也是不可能的,自己去了也只是送死。

“你!”大力什麼時候被人這樣說自己,而且對方說了後自己還不能還口。還口就意味了激怒對方,激怒對方後那麼自己今天就肯定會死在這裏。

“大力,上呀!幹掉他!”正當大力兩反駁的話都不敢講是,那後面的查越智卻是吆喝起裏,彷彿看不到自己那窘樣一般。

“你老闆叫你上。”宋德華笑了笑,將高慕和紅中樓在懷中對大力道。

原本就惱羞憤怒的大力聽到宋德華的話後恨不得把眼前的人直接一巴掌打成肉醬。但是大力卻不敢,因爲只有對方打自己,而自己打不贏對方。

“大力,幹他呀!”陳天三也急了,就是眼前這個混蛋把他的小弟們全放倒的。現在這個混蛋就在大力面前,可大力卻是傻子一樣站在那裏,似乎還在害怕。

剛剛大力的實力他也看到了,現在的自己的仇人就在大力面前,所以陳天三急了,怒了。

“媽的,你給我閉嘴,再說一句老子一拳頭把你打成肉醬!”大力回身對着陳天三瞪眼道。

查越智說他,他能忍,畢竟當初他就是跟着查越智混的。但陳天三算什麼?也在那裏鬧。

“你……”陳天三被大力這一怒吼頓時沒了聲,大力說把他打成肉醬,陳天三信了。

“你究竟是什麼人!”大力再問。 “是什麼都不重要。但是我可以一手把你拍死!”宋德華冷聲道。

高慕和紅中怪異的看着宋德華。眼前這個叫大力的是那麼強悍厲害,而自己身邊的宋德華居然說一手就把對方拍死?那意思是現在的宋德華比過去強大了很多?可是高慕和紅中卻完全沒有感覺到呀。

大力不說話,身子慢慢後退,他相信宋德華的話,正如很多聰明人一樣,不是吃到苦頭才往回走。大力知道自己不是對手,所以他決定先退。

眼前讓他感覺到害怕的青年正低頭和他身邊的兩個美女說着什麼,一臉幸福的樣子。似乎完全沒把自己放在眼中一般。

“好!你居然小看我,那就後悔吧。”眼看青年在聽到自己的話後不把自己放在心裏,而是和女人調情。都說女人是禍水,現在大力也是這樣覺得,因爲他要進攻了。

對方已經不把自己放在眼中而是調戲女人,那麼對大力來講這是一個極好的機會,只要偷襲成功,殺了對方,那麼剛剛自己的形象也就瞬間回來了,而不會說是自己怕了。

“呀!”說殺就殺,說偷襲就偷襲。大力不是蠢人,眼前那麼好的機會,大力不會錯過。

“傻子!”驀然,正當大力得意的時候,眼看偷襲的手的時候,眼看自己就要來到宋德華面前的時候。宋德華突然擡頭對着他說話了。

“不好!!”大力大驚失色,瞬間想返身就逃。但是晚了,宋德華的手如毒蛇一般直接竄在他的脖子,死死掐住。

宋德華強而有力的右手直接掐着大力的脖子就這樣舉起來,大力雙腳離地拼命掙扎。

“你是自己找死!”宋德華低聲道,然後右手用力,青筋暴起。下一刻,大力雙眼睜大,全身鬆懈任由宋德華就這樣舉着,卻死了。

“啊!”查越智大聲驚叫。大力等於是他的精神支柱,現在連大力都死了,他也瞬間奔潰。

陳天三直接跌倒在地,連連向後爬去,他害怕了,他要逃跑。

“把他們倆個綁起來!”天王眼尖,一眼就看到了要逃跑的陳天三,雖然不知道宋德華什麼時候變的那麼厲害。但是天王心裏很開心。

“算了,放他們走。”見有人準備向他們走去,宋德華低聲道。

那準備走去抓兩人的小弟停了下來。剛剛一幕他們也看在眼裏,此時的宋德華和他們老大天王都是同地位。此時宋德華髮話,他們也就停下來。看看宋德華又看看天王。

“聽宋大哥的。”天王道。

說完那幾個小弟重新返身回去,而那陳天三和醒悟過來的查越智向後狂命奔出去。

讓他們逃跑就是爲了讓他們帶更多的什麼幫人馬過來找自己,這樣還省事,宋德華一直覺得這是最好的辦法。來多少消滅多少,直到後面沒有。

高慕和紅中眼看着逃跑的兩人,又看着身邊的宋德華,一臉陌生。

“怎麼?你家男人我變帥了?”宋德華調戲道。

高慕和紅中直接白了宋德華一眼,任由宋德華就這樣搭着她們的肩膀向天王走去。

“你什麼時候變那麼厲害了?”天王一臉興奮。原本以爲自己這次又輸了的天王在見到宋德華的強大後變的異常輕鬆興奮。

“我一直那麼厲害。”宋德華深意看着天王道。接着兩人也不說話,直接哈哈大笑起來。

城市外的什麼幫現在變的支離破碎,幾近遭受各種打擊和重創,幾乎所有檔口被一個新興的幫會取代,而它的名字和過去的一個幫會名是一樣的,叫獵豔幫。

什麼幫的大部分小弟也被其收服,如今的城市不再是什麼幫一家獨大,而是什麼幫和獵豔幫佔據了城市裏幫會的全部。

過去一些小幫會也全部加入到獵豔幫,一起抗衡什麼幫。如今的城市看似平靜,但卻暗潮涌現。

“放屁!你再說一遍,損失了多少小弟?!!”陳都善憤怒道。

“三,三百……”小弟小心翼翼道。不是他不敢說,而是最近這種消息太多了,而且眼前的善哥從來就沒有好臉色。

“三……”陳都善聽到後瞬間轉身,對着小弟怒吼。但見到小弟那顫顫發抖的是身子,陳都善又把話嚥了回去。

“你先下去吧。”陳都善無力道。

“是!”小弟如蒙大赦,慌忙退了出去,走到外面的時候更是逃命一樣向外跑去。

陳都善看着離去的小弟,嘆息,無力坐在椅子上。

事情越來越嚴峻,由不得陳都善不頭痛。如今的什麼幫幾乎千蒼百孔,而那獵豔幫卻日益壯大。再這樣下去,什麼幫早晚會被取代。

“宋德華,你果然厲害!”許久後陳都善才變的平靜,站起身子看着遠方,輕念道。

如今的獵豔幫可謂是黑馬橫行,而且現在獵豔幫的基地就設在宋家地盤,宋德華的家附近。現在天王他們就居住在宋德華的宋德華住房裏,而那無數的小弟除了有六百多人將宋家地盤包圍外,其他的小弟紛紛都在附近找了地方休息。

人數很多,都是宋德華和天王一路打拼過來收的。大部分還是過去他們幫的人,宋德華一路打來很簡單,輸了就跟獵豔幫,否則就自己看着辦了。

結果一路來硬是把什麼幫一般的人馬全收編了。再有一些聞到風聲的幫會也紛紛來投誠。被什麼幫一方獨大和欺壓,他們這些小幫會早就受不了,而且也受夠了。

在得知獵豔幫幫助居然是過去獵豔幫的天王后,他們紛紛都趕了過來。這也使獵豔幫實力和小弟數量唰唰又上去不上,已經隱隱有超過向鳳蓮那個幫的勢頭。

“大哥!”見宋德華從住房出來,看門的兩個小弟忙稱呼道,充滿尊敬和崇拜。

“恩。”宋德華有些麻木的迴應,這三個月時間裏幾乎天天被人這樣喊大哥,喊的宋德華都有些麻木了。其實他真不想做什麼大哥,可是天王發話了,下面的小弟都聽。何況宋德華的厲害他們都見過,可以準確點講,要不是有宋德華,他們也不會在這裏。

“兄弟,那麼早?”天王此時從正面走來,見到宋德華後忙招呼到。

“恩,到處走走!”宋德華看真意氣風發的兄弟道。看到天王如今那興奮自信的樣子,宋德華也很開心。

曾幾何時整個獵豔幫被滅的時候,那個時候的天王只想死去。但現在卻做了大哥,而且比起過去的獵豔幫還要大上許多,小弟也多了幾倍有餘。

“好,玩的開心,我還要忙碌幫會的事,就不陪你了。”天王說完忙在幾個小頭目護送下進了宋德華住房。

也只有天王還過的那麼開心,但宋德華卻沒那麼樂觀了。現在的獵豔幫等於撼動了什麼幫那個虎頭,那麼接下來的時候就不是那麼簡單了。

也許損失點東西什麼沒問題。死幾個小弟也沒問題。但是現在卻和什麼幫平起平坐,這隻會讓這隻沉睡許久的老虎甦醒,到時候獵豔幫就要面對一次極大的考驗和戰鬥。

也許獵豔幫再一次被滅,也許被滅的是什麼幫這隻大老虎。但不論是誰,戰鬥起來都沒好處,尤其是天王。他只是不知道鬥士的存在,如果知道,他肯定不敢把獵豔幫成立的那麼快。畢竟樹大招風。

而宋德華現在擔心就是隱藏在什麼幫的那六個七級鬥士,至於天王,宋德華還是決定把這事隱瞞下來。現在宋德華只希望自己能解決部分鬥士,這對宋德華來講,也是唯一他能幫天王的事了。

咻!

宋德華走到宋家地盤口的時候聽到細微的破空聲,正準備追去的時候同時又響起兩道破空聲。這讓宋德華頓時疑惑,似乎今天有些熱鬧,一連兩個七級鬥士。

“朱波天,你到底想怎麼樣?!”兩道人影破空而出,此時兩人站在一處湖水邊。前面的是朱波天,後面追趕而來的是蔣彬衛,什麼幫十兄弟裏的六弟。

“也沒怎麼樣,只希望你們幾兄弟別插手太多事,什麼幫裏的人有幾個我必須殺的,所以你們六兄弟就別插手,阻攔我殺人就是了。”朱波天淡淡道,他故意引北山義出來,卻想不到是蔣彬衛跟來了。

“大哥說了,這個我們辦不到。主人交代的就是讓我們保護他們安全,何況你要殺的都是那些大哥?”蔣彬衛輕笑一聲看着朱波天。

“那到時候別說我心狠手辣了。”朱波天道,手中酒仰頭直接灌了幾口。

蔣彬衛依舊輕笑,眼前的朱波天雖然都是同一主下做事,但是卻道不同不相爲謀。

“只怕不用到時候,現在我就要殺了你!!”蔣彬衛的任務就是殺了朱波天,雖然實力上有少許距離,但是這次不是他一個人來,還有他的兄弟,關越輝。

“我早就知道你們會這樣做,不過就你一個人,只怕你會後悔!”朱波天笑道,他們幾兄弟是實力朱波天知道,若是單多單,除了他們大哥北山義外就沒人是他對手了。

“誰說我們只有一個人?”關越輝咻一聲出現在朱波天和蔣彬衛中間,冷眼看着朱波天。 朱波天不是對手。

“朱波天,給你次機會,別來惹事。不然拼着被主上責罰,我們也要殺了你。七級鬥士,可不是那麼好做的,別爲了不要緊的事就毀了大好前程。”關越輝威脅道。

一名七級鬥士需要鍛鍊多久才能修煉到,這個他們都知道,付出須有艱辛纔有了今天的成績,自然是來之不易。

“嘿嘿!”朱波天冷笑。他要報仇,爲富香姿,這原本是他繼續活下去的理由。

可是自從那天富香姿消失後,朱波天到處尋找,始終沒能找到她。所以富香姿在朱波天心中已經死去,小紋有宋德華在照顧着,朱波天也放心。但唯一讓朱波天不舒服的是,那什麼幫依舊還在自己眼前。

既然朱波天已經失去活着的理由,沒了希望。所以朱波天決定在自己還苟且活着的時候幫富香姿做最後一件事,消滅什麼幫。

但此時什麼幫有北山義六兄弟在,在這樣的情況下肯定是殺不了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