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君宸見到洛辰駿不動手,冷聲道:“你把他這宅裏的髒東西都整理乾淨,外頭自然有人來把連二公子請回去。”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洛辰駿看了看嫿魂,緊張的咽口水。

嫿魂咯咯直笑,“就馬道長這樣的水貨,連彤彤那個小丫頭都帶不走吧。”

彤彤太弱小了,以洛辰駿的水平,其實就算有一百個彤彤都能帶走。洛辰駿卻裝得十分平庸無能,也不怕砸了自己的招牌,低頭說道:“對對對,我連彤彤都打不過。連大公子你可千萬不要爲難我……”

看着連君宸臉上陰沉的表情,我就知道這傢伙肯定是要氣炸了。只不過爲了所謂的面子,故意隱忍不發。

我突然從腦袋空空的,被人誣陷卻沒有力氣反駁的狀態中清醒過來。

也不知道是哪裏來的勇氣,支配着我站起身來主動握住凌翊冰冷的手,一字一頓的說:“我和簡燁早就已經沒有半分瓜葛了,大哥你作爲一家之主。整日老調重彈,是不是有失身份了?”

有些事情就應該勇敢的去面對,我和簡燁之間什麼都沒有,就是什麼都沒有。清者自清,別人愛編瞎話,難道我還能管得住別人的嘴?

“大哥,我同意跟你回去。”凌翊一直沉默的不說話,深沉的態度讓人摸不透他心裏到底在想什麼。

威嚴而又帶着殺意的雙眸,更是讓人心生寒意。

可是他不說話還好,一說話便是一鳴驚人,“但是我有一個條件,連君宸,你只要答應我。我在你們連家住多少天都沒問題,就算讓我天天見你這個討厭鬼,也無所謂。”

這話說得字字帶血,把對連君宸的厭惡之情表達的淋漓盡致。

不過連君宸沒生氣,淡淡的問:“什麼條件。”

“接受我妻子蘇芒進入連家,給她應有的尊重,把她當做家人。如果有人傷害她,你也必須保護她。”凌翊說的時候語氣極冷,就好像落在冰面上的冰雹一樣。

沒有最冷,只有更冷。

可我的心卻是暖的,仰頭看他的冰冷桀驁的側臉,突然發現凌翊真的對我好到了極致。他所做的每一件事,從不說明理由,卻都是爲了我。

現在爲了我,居然還要回連家。

我只怕連家請來的神位會傷到他,我拉住他的手,連連搖頭。我不希望他去連家冒險,我進不進連家根本無所謂,只要能跟着他就好了。

可凌翊只是摟住我的後腦勺,輕輕的吻了一下,指尖在我的脊背上來回的撫摸。我感覺有酥酥麻麻的電流通遍全身,禁不住倒在他肩頭,他帶着冰冷和孤傲的眸光中深藏了對我的繾綣和寵溺。

我咬着脣明白,他是讓我相信他。

可我不明白,他爲什麼非要連家人認可我,甚至不惜放低自己的姿態,回到連家。

是爲了能讓我們的孩子認祖歸宗嗎? 「噹噹當!」

「噹噹當!」

不得不說,幾人時間掐的很准,他們敲響房門的時候,安幕西和董瀟瀟剛好吃完了早餐。

「瀟瀟寶貝,去開下門~」

聽到敲門聲,站在鏡子前孤芳自賞的安幕西,揮了揮手,美女照鏡子的時候,絕對不能被打斷。

不過話說,好像胸口,大了幾分,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不是錯覺!宿主,系統檢測到有數以百萬計的人民吐槽你的胸小,系統決定,稍微調整一下。」

「噗~」

……

「你們……」

董瀟瀟看到門外站著的幾人,下意識的後退了一小步,不過很快反應過來,又向前一步,擋在了門前。

因為她想起自己已經不是從前的自己。

她有能力自保了,而且,身體里那股力量,到現在都讓她有種莫名的興奮,不沖誰打幾拳的話,就有些心癢難耐之感。

很明顯,她覺得眼前這幾個人,如果是來打架的話,她應該能夠應付。

「咳……您好您好,我們是樓上的住戶,上次真的是不好意思了,都是我們的錯~內個,請問,安小姐在么?」

黑臉警察用十二分精神,努力擠出菊花般溫柔燦爛的笑容,宛如……嗯,墨菊。

「所以,你們不是來找茬的?」

董瀟瀟儘管武力值幾何倍數增長,然而她的心理情緒控制卻沒有隨之大幅度改變。

通俗講,就是她還沒完全適應高手應有的心境。

所以……得知對方不是來找茬的,沒有架打,表情和語氣不免就透出了濃濃的失望。

然而,她這不經意流露出的一抹失望,卻如同一列高速飛馳的火車,狠狠的撞在黑臉警察的小心臟上。

「嘶~我的媽呀,感情人家專門等著自己一家子上門找茬來呢?

emmm~難道說你們有權有勢的人,都喜歡這麼玩兒嘛……」

黑臉警察心理已經被虐的遍體鱗傷,而臉上的墨菊依舊綻放如初。

嗯,或許這就是久居官場的基本修養。

什麼臉上笑嘻嘻,心裡m~mp什麼的,只不過是小兒科罷了。

「咳咳,您誤會了,我們是專程前來登門道歉的~事實上我們已經在這裡等候你們兩天了~

要不是今天一早,我這小外甥又饞哭了,我們都還不知道您二位已經回來了呢~」

黑臉警察說著,晃了晃手裡包裝精美的禮物,還側過身將依靠在姐夫身旁的小孩子顯露出來。

「哦~西哥~」

董瀟瀟不知道如何處理,畢竟這是安幕西的家,如何決定還是得看安幕西的意思。

「唔~來道歉?帶著警察來道歉?」

安幕西耳朵多靈敏啊,她早就聽到了門口的對話,也知道了警察的身份,大概是那小男孩的舅舅,那女人的弟弟或者哥哥啥的。

知道歸知道,可不能因為對方的態度,而少了自己的氣勢。

雖然,以她如今的實力,不可能和一個普通女人一般見識,更不可能去打擊報復她們一家,可想想那女人以往在電梯里對著自己的背影碎碎念,還有上次那打上門來囂張跋扈的表現。

嗯,也不能什麼都不做,就放過她。

不是說安幕西不依不饒,而是有些人就是記吃不記打,如果不讓她長點記性,以後儘管不敢在自己面前囂張,保不齊她又會欺負其他人。

「額,安小姐您好,您不要誤會,我是警察不假,但是我也是這孩子的親舅舅。

我得知上次的事情,已經嚴厲批評我姐姐了,上次確實是她的不對,她現在已經認清了自己的錯誤。

今天我們是帶著百分之二百的誠意來向您道歉的,還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啊~姐~」

警察說著,回頭沖著女人努了努嘴,自己側身走到一旁。

那女人緊張的站在原地,一副霜打茄子的模樣,兩隻手不安的扣在一起,還不時的摸摸自己的衣擺。

「額~呵呵,安小姐,上次,上次的確是我不對,我向您誠摯的道歉,我錯了,對不起!下次我再也不敢了,請您高抬貴手,放過我們一家子。」

女人說完,開始不停的點頭鞠躬,身旁的丈夫,也是一臉尷尬,自己跟著鞠躬致歉,一隻手還拉著孩子一起鞠躬。

「呵呵,這不你也會說好聽的話么?那為啥以前就是不好好說呢~嗯……看在小孩子的面子上,上次的事情就算過去了。不過……」

「啊?您說,您說,有任何要求我們都儘力滿足~」

本來一家子人聽到安幕西說這事兒翻篇兒,臉上都浮現出了如釋重負的輕鬆和愉悅。聽到她特意拉長的不過……又緊張了起來。

這就像是頭頂上懸著一把刀,你不知道它會不會落下來,卻偏偏不敢有一絲一毫的鬆懈。

「這次的事情算了,還有上次跟上上次呢~」

「上……上次!上上次?!」

警察蒙了,丈夫蒙了,小孩子依舊不明就裡的一副天真模樣,眨著眼睛,不時舔舔嘴唇。

而那女人也是一臉懵逼的模樣。

「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警察忍不住浮現出一絲埋怨和憤怒,難不成自己的姐姐不止一次得罪過這位安小姐?

看人家的表情和語氣,再想到人深不可測的身份背景,不能夠無中生有來願望他們。

「想不起來了?我給你個提示~就是,在電梯里,還有個和你一起的,和你一樣令人討厭的女人。

哦對了,就是說你們老公無能的那個,後面你倆還在地下停車場接吻來著~不是么?」

就怕氣氛突然安靜~

安幕西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呆住了。

黑臉警察在琢磨,自己姐姐什麼時候成了同性戀,竟然還和別的女人接吻。

丈夫一臉漲紅,滿腦子都在迴響著「說你丈夫無能~無能~無能~」。

信息量實在是太大了。

女人早已經面色慘白,欲哭無淚了~

眼眸里充斥著疑惑,不安和恐懼。

她明確記得,當時,安幕西到一樓就已經出了電梯,而她和那個女人接吻,是在地下停車場,而且還是攝像頭的死角,不可能被拍到。

當時停車場也根本沒有人,那安幕西是如何知道她倆接吻的?又是如何聽到她們的對話的呢?

難道那個時候,她就已經是……電視機演的,強大的靈者了?

太恐怖……太可怕了~

嘩啦……唰唰~

一陣輕微的流水聲響起,在安靜的樓道里顯得異常刺耳。

眾人隨著聲音看去,發現女人腳下一片水跡……

媽耶~給嚇尿了~ 但……

這似乎又說不通,對於凌翊來說,人世間的名分對他來說似乎並不重要。

對於寶寶來說,也沒必要指着連家,他有我和凌翊就夠了!

“連君耀,你沒必要在我面前秀恩愛,我答應你就是了。以後誰還敢說傷害弟媳的話,就是跟我作對。”連君宸大概是看不下去我和凌翊在他面前玩親親,臉上有一些慍怒的表情,但語氣依舊是淡淡的。

他就給人一種氣質高冷的,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動搖他情緒的感覺。

洛辰駿立刻滿臉堆笑的打圓場,說什麼兄弟和解,皆大歡喜之類的話。其實是早就不耐煩了,打了圓場之後發現自己沒有用武之地了。

伸了伸懶腰匆匆就道別了,他倒是成了我見過的人裏最灑脫隨性的人。

去連家,是凌翊自己開車。

連君宸有自己專門的司機,我們並不和他一輛車。我坐在副駕駛上,摸着胸口上掛着的鳳凰玉佩,有些失落。

彤彤因爲不能進連家,所以被留在家裏。

現在喊她的名字,她再也不會從玉佩裏鑽出來,甜甜的喊我姐姐。然後,在我臉上親一口,嬌滴滴的撒嬌。

“其實馬道長是我安插在簡燁身邊的人,小丫頭,我不該瞞着你。”凌翊在開車的時候忽然說道。

我點頭說:“我知道,我們在酒吧見過,也……也聊過些事。”

我倒是沒問,他爲什麼安排洛辰駿在簡燁身邊,答案已經昭然若揭。可我卻不想責怪他,如果不是洛辰駿,我不會知道簡燁居然會是鷙月的人。

不會知道他可以受人擺佈,做出那樣無恥的事情。

前頭有個紅燈,車子停了下來,凌翊冰涼的手指忽然撈起我的側臉將我的頭顱壓在他肩膀側面,“我安排他在簡燁身邊,是爲了得到你,小丫頭,你會生我的氣嗎?”

我沒說話,只是喜歡他身上的氣息,乾脆摟住他的胳膊,低聲說:“想不到你那時候就處心積慮了,你到底計劃了多久?”

“從找到你開始,我就計劃的把你奪回來。簡家和你直系親屬失蹤,有莫大的關聯,洛辰駿去簡家還有調查你直系親屬下落的任務。”凌翊的指尖在我的太陽穴上漫無目的的旋轉着,卻突然停下來了,凝眸深深的看着我。

他找到我,大概就是那次他被裝在石棺裏,差點被我解剖的時候。

那時,他說我是他要找的女人!

我還不理解……

現在,倒是明白了一些其中的含義。

關於我真正直系親屬的事情,我一直很少主動願意去關注。在我自己的心目中,我的父母只有一個,那就將我撫養成人的那兩位。

可聽到凌翊提到我直系親屬失蹤的時候,我的心咯噔一下就覺得無比的難受。視線茫然的看着十字路口穿梭的車流,車流之中似乎站着一個身子極爲孱弱的白衣少女。

她遠遠的站着,猛然間就被車子給撞飛了瘦小的身子。

接着就是無數量車好像看不見她被撞到在地,紛紛從她的身子上呼嘯而過。高速旋轉的輪胎在那個少女頭部碾壓過後,腦漿子混合着紅色的液體噴濺了一地。

臉部正是被碾壓的看不清楚形狀,整個人都顯得有些支離破碎的。

潔白的衣裙被染上了鮮血的顏色,原本高挑俏麗的身子因爲撞擊後的扭曲變形,變得猙獰恐怖。她的屍身就這麼被無數次碾壓之後,居然是緩緩的飄起來,茫然的看着自己血淋淋的手指。

眼睛裏全都是驚恐,血淚也跟着流淌下來,嘴裏發出痛苦的呻吟,“啊……好痛……我好痛……我爲什麼會這麼痛。”

但很快,她有落在了剛纔被撞的位置,等待着自己再次被撞飛。我的視線裏,又出現一片血腥的畫面,讓人覺得噁心和恐怖。

我原以爲這是一場交通事故,這個少女卻似乎只是一隻被車撞死的鬼魂,所以來往的車輛都看不見她。纔會這樣毫無知覺的從她嬌嫩脆弱的身軀上碾過,讓她承受着被無數車輛碾壓的痛苦。

少女那種茫然的樣子,大概都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或者這個她應該要用它來形容。它此刻正一遍又一遍的重複着死前被撞死的痛苦,卻沒辦法停止。

這樣的循環往復被車撞死的畫面太過血腥,讓人看得頭皮發麻。

我聽宋晴提過這種在十字路口被撞死的鬼,這種鬼會一直重複死前被撞死的痛苦,直到它承受不了了,真正意識到,自己原來死了。

然後,就去製造另外一起交通事故,讓別人的冤魂來代替它守在這裏。

冥冥之中,也算是一種因果,外力很難去介入。

我實在沒法接受一輪又一輪慘不忍睹的畫面,移開了視線。這個少女除了找到替死鬼守在這裏,別無他法,別人就更沒有辦法能幫它。

想到這裏,我的心情更加複雜,禁不住用手抓緊了身上裙子的料子。人生本來就有很多的悲劇,也有很多人力所不能及,即便是凌翊也不一定能插手管的了這個無辜少女的亡魂。

就好像是我從有記憶以來,就對自己有血親關係的父母毫無所知,現在更不知道他們的下落,也難以和他們團聚。他們是什麼身份,長什麼樣子我都不知道。

連凌翊都找不到他們,那這個世界上還有誰能找到他們?

我很害怕,也很恐懼,很想落淚卻不想在凌翊面前表現的過於軟弱。

凌翊的大手跟着覆在了我的手背上,語氣甚是嚴肅,“小丫頭,我一定會幫你找到家人的,請你相信我。”

“我相信你。”我視線轉到別的地方,儘量不去看車流中的那個少女的身影,腦子裏卻在不由自主的勾勒姜穎在我心目中的輪廓。

瓜子臉,長頭髮,大眼睛。

車子發動了,我卻覺得鼻子不知道爲什麼酸酸的。人心都是肉長的,尤其是血脈之間的至親,即便沒有一絲一毫的記憶,也會觸動人內心最深處的情感。

我問他:“我想知道,洛辰駿有沒有查出什麼線索來……”

“沒有,簡家這幾年一直滴水不漏,洛辰駿現在和簡燁關係不好,怕是不能再調查這件事了。不過司馬倩在他身邊,會留意這件事的。”凌翊回答道,他眼底深處複雜而有深邃,讓人無法看穿。

他的身上總隱藏這一種神祕的氣息,我跟在他身邊,依舊看不清楚他的全部,卻可以無條件的信任他。他的真心和睿智,足矣讓人感覺到安全感。

只是現在,我心中燃起的可以見到真正家人的希望之火突然又澆滅了。那種感覺很複雜,給我帶來的是一種心慌意亂的迷茫。

我趕忙岔開了話題,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儘量隱藏自己內心深處對家人的關心,“對了,我倒是有些好奇這個洛辰駿到底是什麼來歷。他不僅和宋晴的爺爺認識,還和太白大人是老熟人了。又跟南宮家有些牽扯,今天還是代替南宮池墨過來。”

對我來說,對於洛辰駿的認識,就只是第一次見面就跟在簡燁身邊的一個道士。

“他?他這個小兔崽子有點來頭的。”凌翊嘴角輕輕一勾,緊了緊他掌中握着的我的手背,隨口說來洛辰駿的來歷。

說是洛辰駿本來不是道士,只是家裏是陰陽玄學世家,所以精通命理八卦。聽說是個奇才,也有可能成爲北派當中最牛逼的傳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