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六個傢伙估摸着就是那天晚上和狐狸臉大戰的那些怪物了,而他們手中的衝鋒槍應該就是那黃皮子曾經說過有精神顯化的鬼器了!”

2020 年 10 月 24 日

趙小川心中胡思亂想着,同時心中也有一絲擔憂,不知道對方究竟一會兒要怎麼樣處置自己。

“咦?那不是歐陽蘭若和趙琳麼?他們怎麼怎麼狼狽?還有他們身後那麼多人究竟是要做什麼?”

正當趙小川閒的無聊時,遠處一大幫人慢慢地出現在他的眼前,不由讓趙小川長大了嘴巴。

那幫人有歐陽蘭若和趙琳領頭,從人數上判斷,少說也有上千人。

同時令人驚奇的是,這麼多人在聚在一起居然沒有發出一點聲音,而且從他們行走的動作來看,他們的肢體都顯得十分的僵硬。

“奇怪?這幫人看起來似乎有些眼熟,等等,那不是和我們同屆的學生麼?他們不是在參加軍訓麼?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隨着這幫人慢慢地接近趙小川,趙小川從他們人羣中看到幾個熟人,比如當初和他們打架的非主流殺馬特幾人,甚至還有當初辱罵郝大寶的那個尖酸刻薄的女子。

“鄭老和主任他們究竟要做什麼?他們不過是普通人,甚至連一件像樣的鬼器都沒有,連御鬼士都算不上,難道說這百鬼夜行他們也要參加麼?”

正當趙小川疑惑時,一個冷冷的聲音從他的身後傳來。

“好了,該到的都到了!你也應該上場了!”

趙小川被突然傳出的聲音嚇了一跳,轉頭髮現不知何時趙琳竟然出現在了自己的身後。

“輔導員,你要做什麼?”

趙小川看着趙琳眼中泛着冷光盯着自己,心中生出一股不祥的預感,同時隱隱約約間在趙琳的迷彩服上聞到一股血腥味。

一道寒光閃過,趙小川感到脖頸間一涼,發現一把閃着寒光的,五寸來長的飛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而趙琳冰冷的目光正貼在自己的下巴處。

趙小川心中一驚,身子微微後仰,想要躲過那把匕首,但身子還沒有動一釐米,趙琳的聲音冷冷的響了起來。

“不要動,否則我不介意劃破你的喉嚨!”

趙琳冰冷的聲音讓趙小川心底冒出一股寒氣,瞬間不敢動彈了。

就在此刻,那一大隊人也靠近了趙小川,趙小川驚異的發現行走的人都是閉着眼睛的。

“怎麼可能?閉着眼睛,他們是怎麼行走的?難道說他們是在睡覺麼?”

趙小川雖然擔心脖子上的匕首,但眼中還是閃過一絲疑惑。

“哎~沒想到黃皮子那麼狡猾,不過幸好這些人種並沒有什麼問題,否則我們就功虧一簣了!”

歐陽蘭若從人羣中走了出來,看向趙琳說道,而對趙小川脖子上的飛刀熟視無睹。

“哼,失敗就是失敗了,沒什麼好說的!不過接下來的事情一定不可以出問題了,尤其是你,不要再那麼吊兒郎當了。”

趙琳冷哼一聲,對着歐陽蘭若說道。

歐陽蘭若撇撇嘴,似乎對於她的話並不感冒,然後將目光投向趙小川,似乎纔剛剛發現他。

“哎~真是可惜啊!本來我還是挺看好你的,不然也不會選你做班長,不過看樣子,我們之間註定沒有師生緣分了!”

歐陽蘭若伸出手摩挲着趙小川的臉龐,惋惜的說道。

趙小川已經從之前的驚愕中反應過來,餘光掃了一眼自己脖頸的匕首,輕笑道:“呵呵,沒什麼,不過如果我這次死了。希望歐陽老師可以好好地照顧舟舟,耗子,還有大寶,尤其是大寶.”

“這算是你的臨終遺言麼?哼,倒是真的挺爲人着想的!”歐陽蘭若打斷了他,冷笑道:“明確的告訴你,你不是如果死了,而是這次你死定了!”

歐陽蘭若還想說些什麼,但趙琳皺着眉頭說道:“歐陽,你講的太多了!”

歐陽蘭若似乎真的對趙琳很忌憚,沒有再繼續說下去,但補充了一句,道:“你放心吧!我會幫你照顧好他們的,畢竟過了今晚,我就真的從該死的輔導員變成真正的老師了!我心情不錯,你這個要求還是可以答應的!”

“歐陽!”趙琳怒喝一聲。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歐陽蘭若不耐煩的擺擺手,然後手中黑氣顯化,一條長鞭出現在她的手中。

“你們這幫不聽話的學生,給我加快腳步,快點!”

歐陽蘭若手中長鞭甩出,長鞭在黑夜中像是一條靈巧的長蛇,不斷地在人羣周邊圍繞着,每一次出去都帶出一道響亮的鞭花。

這幫學生在歐陽蘭若的長鞭的鞭撻之下,一個個排成了整齊的隊伍,不一會兒幾十個方隊便出現在趙小川的眼前。

“歐陽老師,你這是要做什麼?奴隸調教麼?”

趙小川心中那絲不祥的感覺越來越濃重,但口中依然調笑道。

歐陽蘭若回頭白了趙小川一眼,說道:“呵呵,調教麼?這個詞我挺喜歡,不過這一次這些人種可是爲了你才準備的!”

“人種?爲了我?”

趙小川心中越發的疑惑,想要問問對方這是什麼意思,忽然發現在地面猛然間震顫起來,同時在不遠處一處土地不斷地向下塌陷下去。

不一會兒,一個直徑二十米,深不見底的巨坑出現在不遠處,而地面形成的一條一米多寬的裂縫將苦兒河和巨坑連在一起。

血色的河水像是血漿一般涌進了巨坑中,發出嘩嘩的流動聲,一陣陣有頻率的震顫聲不斷地響起,似乎一個人的心臟不斷的跳動着。 崔士元和高秀恩看到金正泰長長嘆了一口氣,便是知道這件事有戲。

「金老,不要再猶豫了,反正他們也不可能治療好,倒不如讓這件事成為我們落井下石的機會!」

高秀恩臉上浮現一抹狡黠道。

「是啊!這種大好的機會要是再不利用,我們以後如何面對寒國的棒醫們?如何面對國人的信任啊!」

崔士元補充地說道,又給金正泰不太堅定的心加上了一劑強心藥。

是啊,寒國棒醫代表隊前往夏國已經丟臉丟盡了,這一次是他們主動發起的挑戰,若是這樣再輸了的話,還怎麼面對國民啊!

以後寒國還有誰能夠相信棒醫?

「就這樣吧!」

最終,金正泰的心不夠堅定,決定將這個醫治的機會給夏國中醫他們。

這件事,有利有弊。

交給秦穆然等人,若是醫不好,夏國中醫們頂鍋,同時寒國棒醫還能趁勢落井下石,打壓夏國中醫,到時候再讓媒體這麼大肆渲染一波,他們的目的就通通達到了。

這對於寒國棒醫來說,是個絕好的機會。

可是,若是寒國棒醫能夠治療好肖華,那麼這風頭就會徹底被夏國中醫給搶佔了過去。

剛才醫治好了一個難題,現在又將寒國棒醫束手無策的病給治好了,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都證明了中醫比寒國棒醫更加的厲害,這簡直就是助長了他人的氣焰,滅了自己的威風。而且這個大威風還是他們親手送出去的。

不過,凡事都有利弊兩面,剛才的比試他們已經輸了,現在寒國棒醫想要翻身,只有眼前的一種可能!

就在他們決定了這件事以後,秦穆然也是帶著夏國中醫代表隊走了進來。

「什麼情況?」秦穆然看著金正泰等人就這麼看著,愣了下問道。

「這位肖華先生的病情,有點棘手。」

金正泰故作難辦地說道。

「還是不知道怎麼樣了嗎?」

秦穆然上下打量著金正泰,他感覺這個老狐狸有點不一樣啊!

以他的心高氣傲,即便真的有點棘手也會死要面子,不會這麼快就承認的,事出反常必有妖!

這個老傢伙,不會真的讓自己想中了,他要藉助這個機會,來讓夏國的中醫們出手吧?

那真的是送上門的好事啊!

「是的,各項指數都顯示正常,可是肖華先生就是沒有辦法行動!」

金正泰點點頭道。

「你們在說什麼!為什麼還不治療肖華先生!」

莫雷洛見秦穆然和金正泰兩個人嘀嘀咕咕,很是不耐煩地說道。

「莫雷洛女士,你不要緊張,醫生們正在商量治療計劃!」

院長臉上堆著笑,給莫雷洛解釋道。

「商量治療計劃?你看他們的樣子像是在商量嗎?真不知道,這麼大的醫院養你們這群庸醫做什麼用!廢物!混吃等死的廢物!」

莫雷洛毫不留情地指著院長的鼻子就是一頓臭罵。

院長被莫雷洛這麼罵,他倒是還好,可是,莫雷洛這一罵,可是將在場的諸多名醫都包括在了裡面。

秦穆然他們還好,反正又不是我夏國,關我屁事。

但是金正泰,高秀恩和崔士元等人臉色就難看的厲害了。

這是在懷疑他們的醫術啊!可是他們還不能發作,因為他們面對那一手的報告同樣也是束手無策。

「莫雷洛小姐,你不要激動。肖華先生的病情著實怪異,我們也沒有遇到過,所以需要專家組商量下對策!」

院長雖然心裡不知道問候了莫雷洛全家多少次,可是這個時候,只有他陪著笑臉了,畢竟在場的,就他最為卑微了,誰也惹不起。

「商量對策?沒看到我們肖華先生很痛苦嗎?我要求現在轉院,搭乘專機回堅國去醫治!你們等著我跟大使館投訴吧!」

莫雷洛脾氣上來,也是不管不顧,當即說道。

「哎!莫雷洛女士,你消消氣,遠水救不了近火,現在肖華先生這樣,實在不能夠舟車勞頓,你放心,我們寒國的首府都已經打電話來親自過問了,我們肯定會以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態度去對待!請你放心!」

院長保證地說道。

「嗚……..嗚……..」

病床上的肖華雖然不能動,但是此時的他勉強發出了一些聲響來。

「親愛的,你別激動,我們一定會沒事的!這群人要是治不好你,我要他們付出代價!你別激動啊!」

莫雷洛連忙湊到了肖華的病床旁,開始安撫道。

「你想起來?」

莫雷洛湊到肖華的嘴邊,隱約聽到了他說的話。

「你別著急,我們肯定會讓你起來的!放心吧!」

說著,莫雷洛便是抬起身來,一臉不悅地盯著金正泰等人,冷聲道:「你們最好快點想出治療方案,否則的話,別怪我打電話給堅國大使館了!」

說完,便是氣呼呼地在一旁不再言語。

感受到了莫雷洛那邊傳來的壓力,眾人的神色都凝重了起來,尤其是院長,那可是壓力山大。

「金老,崔大師,高大師,你們可要救救我啊!」

院長真的被逼的都快要哭了。

「呵呵,秦隊長,這個病人就交給你們夏國中醫了啊!」

金正泰皮笑肉不笑地看著秦穆然說道。

「沒問題!」

秦穆然淡淡一笑。

剛剛他已經在金正泰等人在商量的時候,就已經偷看了下病床上的肖華了。

肖華的癥狀與老道士給他看過的古籍上有一種病極其的吻合,看這樣子,百分之就是就是那個病了。

只是,秦穆然沒有想到,肖華這麼一個大男人會得這樣的病,也真的是比較奇葩的。

「什麼?你們讓他來給肖華先生看病?他才多大!會什麼!」

莫雷洛看了眼秦穆然,便是被秦穆然的樣貌給震撼住了。

這是在逗我呢?這麼年輕也能夠出現在這裡?這是走了誰的後門吧!

「你們醫院想要搪塞我們,也不用派個實習的醫生來吧!這件事,我必須要投訴你們,你們這是草菅人命!我們肖華先生有權力向你們發起訴訟!」

莫雷洛徹底火了,說著便是要拿起手機,撥打堅國大使館的電話。

「莫雷洛小姐,您不要激動!這位不是實習醫生,而是夏國中醫代表隊的秦穆然,秦隊長!」

院長見勢,連忙阻攔,介紹秦穆然道。 “這是怎麼回事?”

趙小川被眼前突然出現的大坑嚇了一大跳,驚聲叫道。

“呵呵,這些可都是爲你準備的!”歐陽蘭若轉頭對着趙小川笑道。

趙小川看到歐陽蘭若臉上詭異的笑容,身體不由打了個哆嗦,而歐陽蘭若說完後,便轉頭看向人羣,臉色瞬間冷了下來。

“哼,現在的學生真是越來越差了,當年的我們可沒有這麼窩囊!”

趙小川聽到歐陽蘭若冷哼一聲,順着她的目光看去,這才發現之前人羣排列的方隊微微有些騷動。

雖然他們的眼睛還是閉着的,但臉上卻浮現出一絲驚恐,甚至有些人不斷地後退着,向着後面退去。

“好了,別感慨了!時間不早了,我們的工作必須趕緊完成!”

趙琳冷冷的打斷了歐陽蘭若,歐陽蘭若聽到後,微微點頭,手中的長鞭再次揮動。

“好了,你們這幫該死的人種,全部滾下去吧!這裏將是你們重生的起點!”

趙小川不可思議的看着歐陽蘭若,眼中充滿了震驚。

“天啊!她這是要做什麼?是要將這些人全部趕到這個巨坑之中麼?”

趙小川心中剛冒出這個念頭,歐陽蘭若隨即憤怒的揮出鞭子,爲首的一名女生被長鞭捲起,飛到空中,歐陽蘭若手中一抖,那女生便在空中爆成血霧。

一陣淅淅瀝瀝的血雨從天空中落下,一部分血液灑落在正在擡頭望着天空的趙小川臉上。

趙小川瞳孔猛然一縮,身體不由自主的戰慄起來,定定的看向歐陽蘭若,好像傻了一般。

“現在你們不快點下去,就是她的下場!”

歐陽蘭若臉上染上了幾滴血液,讓她整個人看起來有幾分邪魅,而當她說完後,原本混亂的人羣忽然安靜了下來,蒼白的臉上露出了掙扎的神色。

“奇怪,他們到底是醒着?還是昏迷着?”

雖然這些人臉上露出掙扎着神色,但眼睛依然緊閉着,這讓趙小川心中不由充滿了疑惑。

然而還沒等他這疑似疑惑散去,一陣悠揚的笛聲從遠處傳來,不斷地飄蕩着整座劉莊子中。

“該死的!已經來不及了!”

趙小川耳邊傳來一聲咒罵,他轉頭望去,發現一向冷冰冰的趙琳竟然臉色蒼白,眼神中佈滿了恐懼。

“快點,你們這羣廢物!”

歐陽蘭若聽到這陣低聲,神色有些驚恐,手中的長鞭不斷地甩出,一道道血霧在人羣中爆開。

人們似乎不堪忍受歐陽蘭若的恐嚇,一個個像是下餃子一樣投入了巨坑中,而他們的眼睛依然是緊閉着的。

“嗷~”

隨着笛聲的響起,一陣悽慘的獸吼聲響起,趙小川臉色一變,向着遠方望去,發現漫山遍野一對對慘綠的光芒亮起,就好像瞬間出現了無數的螢火蟲。

可是趙小川清楚地知道這些並不是螢火蟲,而是野獸的眼睛,準確地來說是狐狸的眼睛。

“該死的,這次狐狸的規模可是比上次要恐怖的多!”

趙小川看到一雙雙滲人的慘綠光芒,想起了上次宿舍中經歷的事情,心中大駭。

“哇哈哈,嗚嗚嗚!”

一陣哭聲和笑聲不斷纏繞在一起像是一陣暴風來的那麼的突然,像是萬人齊哭,又像是無數的瘋子在嘶吼着。

一時間,哭喊聲、獸吼聲、還有悠揚的笛子聲在趙小川耳邊炸開,讓他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不知從哪裏飄來一大朵烏雲遮住了月亮,瞬間大地披上了一層黑幕,只有遠處野獸的眼睛發出慘綠的光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