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小鈺愣了下,哼了一聲後說:“姐困了。”

2020 年 10 月 24 日

說完上了樓。

張嘯天入獄,奉川玄術階層的人幾乎都已經知曉,馬文生這個時候也給我打來了一個電話,問了一些相關事宜。

馬文生跟我打電話在我意料之中,畢竟我和張嘯天敵對這麼久了,現在有機會將張嘯天徹底掰倒,他不可能不關心。

不過,薛玉這會兒給我打電話就讓我有些意外了,接通後,薛玉說了句:“張嘯天好像快要倒在你手裏了。”

“不是我手裏,是法律手裏。”我說。

薛玉卻笑了笑:“要是張嘯天真的想殺人的話,以你對張嘯天的瞭解,你認爲他會留下這麼直接的證據嗎?”

“你什麼意思?”我問。

薛玉說了句:“行了,你不用裝了,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應該是你栽贓嫁禍給張嘯天的吧?!沒想到你比我想象的要心狠手辣得多了。”

我很無語,我雖然跟張嘯天有仇,但是絕對不會用到殺

人栽贓這種手段,呵呵笑了笑:“幹1你娘。”

掛了電話仔細想了想剛纔薛玉說的那番話,確實,如果張嘯天想要殺人的話,不至於這麼麻煩,還留下監控錄像這個證據,況且殺的對象還是一個老太太。

心說,難道這裏面真的有隱情?

剛纔馬文生給我打電話問我這樁命案的具體細節,雖然沒有脫節,但是語氣讓我覺得有些怪異,既然薛玉會覺得是我栽贓陷害張嘯天,馬文生是不是也是這麼覺得的?

馬上打電話給馬文生,直接問:“馬老,您是不是認爲是我栽贓陷害張嘯天?”

馬文生沉吟幾秒後才說:“我比較瞭解你,倒不至於這樣認爲,但是不瞭解你的人就不一定了。所以,我想說的是,你選擇直接將矛頭指向張嘯天是一個很錯誤的抉擇。奉川縣很多人都知道你很張嘯天關係不合,而他們大多數不瞭解你,卻瞭解張嘯天,知道張嘯天行事風格。這事兒一看就不像是張嘯天的行事風格,你說其他人會怎麼想?”

我算是明白了,我中計了!

玄術階層的人會認爲是我陷害張嘯天,法律階層會認爲是張嘯天殺了人,一石二鳥。

這次事情應該不是張嘯天做的,而是有目的地針對我的。

整理一下的話,應該就是這樣:

www▲тт kán▲C○

有人利用我和張嘯天之間不合的關係製造了這起看起來是張嘯天所爲的兇案,然後我報警將矛頭指向張嘯天,雖然張嘯天入獄了,但是外人依照張嘯天的行事風格,並不會懷疑張嘯天,只會懷疑這事兒是我做的,用來栽贓張嘯天的。

好一招連環計,這次是真被陰了,我和張嘯天都被陰了。

理清楚之後打電話給了薛玉,薛玉接通電話後,我說:“人是你殺的吧?”

薛玉卻說:“別開玩笑的,我怎麼可能殺人,這幾天我一直和孫靜陽呆在一起,你認爲我有時間嗎?”

奉川縣只有他會這樣處心積慮對我和張嘯天兩人。

要是這件事情成功的話,我在奉川縣的名聲估計會變得很臭,張嘯天估計也會揹負牢獄之災。

薛玉說完這句話就嘟嘟嘟掛掉了電話。

不過這事兒還有另外一個疑點,那就是,如果是針對我的話,薛玉怎麼能確定我一定會看見那個老太太死亡的事情,從而去管這件事情。

馬上反應過來,陳智源,陳智源也有問題。

迅速起身趕往陳智源那裏,到後陳智源大門緊閉,他的鄰居告訴我,他因爲工友死了,一個人在這裏害怕,就到親戚家裏去了,問他親戚在哪兒,鄰居也並不知曉。

打電話給馬文生,問:“馬老,那個陳智源,他是怎麼找到你的?”

馬文生卻問:“他怎麼了?”

我說:“有人想利用這件事情同時掰倒我和張嘯天兩個人,陳智源就是這件事情的導火索,只要從他那兒打聽到是誰讓他去找您的,就能知道誰是幕後主使了。”

馬文生也覺得有這可能:“如果幕後人知道我和你的關係,陳智源來找你,表明和你是老鄉

的身份後,我一定會讓你去幫他,這樣你就能看見那具屍體了。”

我恩了聲,正是這個意思!

以前覺得薛玉就是一個狂妄自大的人,但是這次卻讓我毛骨悚人,這件事情每一處都經過了很巧妙的設計,一步不差地按照他預定的軌跡在進行。這種心思,做道士屈才了,去做個政1治家,一定能平步青雲。

馬文生也不知道陳智源的聯繫方式,我只能去找李磊幫忙!

李磊已經認識我了,見我後一臉苦相:“哥呀,你咋又來了,我這小店供不起你這尊大神。”

我說:“幫我查一個人的電話號碼。”

李磊嘆了口氣,我把基本信息告訴他後,不一會兒,陳智源的崗位、簡歷、住過的酒店、發過的短信全都顯示出來,我只記下了號碼,當場打給陳智源,問了句:“三爹,我問一下,您是怎麼知道馬文生可以驅鬼的?”

陳智源回答說:“一個姓薛的小夥子告訴我的,怎麼了?”

我說:“沒事兒了,謝謝。”

說完掛掉電話,已經確定了,這事兒就是薛玉做的,但是卻完全沒有證據。

在這電腦維修店躊躇好一會兒,接到張笑笑的電話,看到她的電話,我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接通後,張笑笑說了句:“陳浩,求求你,放過我哥吧。”

“你知道些什麼?”我問。

張笑笑帶着哭腔說:“他們都說,是你殺了人,陷害我哥的。”

我咬咬牙,果然是這樣,難怪張洪波之前也會讓我放過張嘯天,合着是認定這事兒是我栽贓的,我都想罵孃的。

“你哥是無辜的,法律自然會證明他的清白,另外,你真的相信是我陷害張嘯天?”問了句。

張笑笑沉默了好幾秒:“我相信我哥哥不會殺人的。”

我有些氣憤:“你哥哥不會殺人,這是個笑話。”

說完掛掉電話。

現在只有三條路可以走。第一條,找出薛玉殺人的證據,我和張嘯天置身事外;第二條,任由事情發展,我名聲敗壞,張嘯天吃牢飯;第三條由我去證明張嘯天無辜,這樣同樣可以洗白我自己的名聲。

在這裏坐了一陣,收到代文文的一條短信:張嘯天讓我去保護張笑笑,我必須要爲他做三件事情,可是他殺了我奶奶,我真的不願意去。

我回復她一條:你奶奶不是張嘯天所殺,你去保護好張笑笑。

然後收到代文文短信:好的。

因爲暫時沒什麼辦法,只有先回了趙家別墅。

壞事也並不是一起來,晚上靳寒出現在門口,說:“告訴你一件好事。”

“什麼事?”我問,心說現在都是壞事,哪兒還有什麼好事。

靳寒淡淡說:“昨天晚上,奉川縣司殿被殺。”

我啊了聲,忙問:“是不是吳天瑞?”

靳寒搖頭:“是準備抓你的那司殿,昨天晚上,一道士闖入司殿之中,將司殿整個端了。在這件事情上,陰司各部判官態度很統一,全都選擇保持沉默。”

(本章完) 端掉一處司殿,陰司偏偏好保持沉默,目前我所知道有這能力的人,也只有陳文而已,他也玩兒得太大了一些。不過這樣一來,司殿那邊兒的麻煩就徹底省掉了,有了前車之鑑,估計新來的司殿也不敢再對我怎麼樣了,這算是一個好消息!

不過薛玉那裏還是一塊心病,進屋去找趙小鈺,卻不見她的蹤影,在她電腦桌上看見一張便利貼,寫着:我擔心他們偏袒張嘯天,就算端茶送水,我也得去現場呆着。

我不禁笑了,她竟能受得了這種氣。

快到深夜卻不見趙小鈺回來,我出門找她時,孫靜陽自個兒開車停在了趙家別墅門口,對我偏頭示意:“上車。”

我遲緩了幾秒,上了車。

孫靜陽將車子開出了奉川縣主城外,我說了句:“姑娘,這大晚上,你把車開到這種偏遠地方,不怕我對你做點什麼?”

孫靜陽皺眉盯着我看了會兒:“是不是你陷害的張嘯天?”

我就知道是這事兒,果斷回答:“不是。”

並沒有給太多的解釋,有時候解釋多了反而漏洞重重,不解釋或者稍微解釋一下,聽者會自己找到一些合理的解釋。

孫靜陽滿眼懷疑:“你的嫌疑最大。”

我側身將手搭在靠背上,笑呵呵說了句:“對呀,我的嫌疑最大,但是你能把我怎麼樣?殺了我?”

沒說這事兒是薛玉做的,就算說了她也不會相信,畢竟薛玉自己都說了,他這些天一直和孫靜陽呆在一起,沒有作案時間。孫靜陽直接懷疑到我身上,自然是先排除了薛玉纔來的。

孫靜陽咬了咬嘴脣,打開車門下車,到我這側氣憤拍了拍車門說:“下車。”

我一本正經下車,與她面對面而立,孫靜陽一臉認真和嚴肅,說:“我要先收掉你的一些魂魄,如果真的是你做的話,我就會收取你整個魂魄。”

我被她這嚴肅勁兒給逗笑了,這語氣好像跟在跟我商量似的,想都不用想,我是鐵定不會同意的,直接念起了召喚烏鴉的那個法咒。

烏鴉不一會兒就盤旋在了上空,哇哇哇大叫。孫靜陽很是吃驚,應該是第一次見能控制烏鴉的人。

“你這是……”

我說:“你這會兒最好別動,不然就算你收了我的魂,你也會被烏鴉啄成大花臉。”

哪個女子不愛美,孫靜陽這會兒猶豫了,我也料到了她的反應。

誠然,我不是她的對手,但是就算她能收掉我的魂魄,這些烏鴉也會把她臉上啄得稀爛,她不可能不忌憚。

我之前還以爲她要跟我說

事兒呢,沒想到是爲了收我的魂才把我帶到這裏來,我時間本來就金貴,當然不樂意了。

шωш● тt kán● ¢O

烏鴉在上面盤旋,我走過去伸手在孫靜陽臉上摸了摸,孫靜陽連連後退,我將笑容掛在臉上,自個兒都覺得我的笑容猥瑣,說:“就你這樣還是大學生呢,你師父沒教過你大晚上不要跟男人出來嗎?還是這麼偏僻的地方,是你本身就在向我暗示些什麼呢,還是你是真傻?”

孫靜陽被羞辱了,自然是滿臉氣憤:“你要是敢對我怎麼樣的話,我不會放過你的。”

相由心生,心境高的人外表都不會太差,孫靜陽也是如此,男人都是用下1體思考的的動物,這種環境下,一般人早就忍不住了。

不過這女人可不敢亂動,這會兒她忌憚烏鴉,要是我真做出過分的事情,沒準兒她就破罐子破摔了。

我說了句:“我不會對你怎麼樣。”

說完轉身到了車前,拔出了車鑰匙,將兩扇車門全都關上,在孫靜陽面前晃了晃說:“好好在這兒呆着吧,真是沒事兒閒得慌。”

孫靜陽還沒反應過來,等我走出去好幾步之後她才說:“那我怎麼辦?”

車門鎖上了,車鑰匙被我拔走了,這裏人煙稀少,她就只有在這裏過夜了,或者可以選擇走路回去。

我沒回她的話,徑直走了,孫靜陽在後面歇斯底里大喊大叫。

進入主城,卻沒見孫靜陽跟上來,心說我是不是太過分了,她畢竟是個女孩子,那裏雖然人煙稀少,但是還是時不時有人經過的,萬一遇到什麼不法之徒把她怎麼樣了的話,就全是我的過錯了。

馬上給孫靜陽打了個電話,電話打過去,問了句:“沒遇到色狼吧?”

“你說呢?”孫靜陽的聲音在我後面響起,我回頭一看,孫靜陽滿臉陰沉在不遠處看着我,我馬上掛掉電話奪路跑了。

本想去找趙小鈺,被孫靜陽這麼一鬧,計劃也被大亂,打電話問了下趙小鈺,得知她已經回屋了,我也省去了去現場的時間。

因爲心繫案件,回屋就直接奔趙小鈺房間去了。

趙小鈺的觀察能力比較強,興許能發現很多端倪,要是能找到直接證據證明事情是薛玉做的就好了。

趙小鈺有一個口頭禪和三個習慣,‘姐姐’是她口頭禪,開槍了、摸死人、半遮門是她的三習慣,這會兒就虛掩着門,我沒敲門推門進去。

夜探花影拂閨房,春1色撩人思轉狂。

趙小鈺這會兒已經褪掉了身上警服,聽到開門聲音看了過來,而後兩兩對視,我先說了句:“身材不錯。”

趙小鈺迅速抓起旁邊一件白t恤套在了身上,然後臉不紅心不跳說:“張嘯天過幾天開庭,你要去嗎?”

自然是要去的。

因爲這件事情需要趙小鈺幫忙的地方很多,對這件事情沒有半點隱瞞,將來龍去脈全都跟她講了,趙小鈺自己本事個高智商的人,也被薛玉的連環計所驚,感嘆不已。

而就在我跟她聊天的這期間,局子裏劉叔打電話給趙小鈺,趙小鈺聽後眉頭緊鎖,掛掉電話對我說:“薛玉已經打通了關係,張嘯天開庭的時間將會提前,來不及收集更多證據證明他是被冤枉的了,這次張嘯天估計是真的栽了。”

我說:“張嘯天作惡多端,就算真的被判了死刑,他也是罪有應得。”

聽聞我這話,趙小鈺卻死死盯着我,有些不大滿意,說道:“法律是公正的,在沒有找到證據之前不能給人定罪,即便他真的殺了人。”

我服了,舉手投降,趙小鈺隨後將開庭時間告訴我,就在兩天之後。

如果張嘯天一旦被判刑,我栽贓陷害的名頭很定也會落下。 醉美人:皇上,我不要你 所以,這兩天時間,我和趙小鈺一直在收集各種證據證明張嘯天是無罪的,只要我能幫張嘯天開脫,這個栽贓陷害的鍋,自然就能卸下。

至第三天下午,張嘯天開庭的時間到後,奉川玄術階層的人幾乎全都趕往了法院,畢竟這件事情非同小可,奉川縣年輕一輩的玄術第一人的命運,就在這場審判上了。

趙小鈺本來就在警局之中,我則與馬文生還有馬蘇蘇一同前往法院,趙銘也難得陪同我們一起。

到了法院門口,旁聽的這些人大多對我指指點點,說我不厚道,對此我一笑而過,還未進入,見薛玉、孫靜陽和那個老婆子一同趕過來。

孫靜陽氣沖沖到我面前,向我伸出了手,我不明所以,猶豫幾秒捏住了她的小手,孫靜陽忙抽回手斥了聲:“你流氓呀你!把我車鑰匙還給我!”

尷尬了,不過那車鑰匙我早就不知道給丟哪兒去了,說:“沒帶身上,過幾天給你。”

孫靜陽狠狠看了我一眼:“張嘯天要被判刑了,你很高興吧。”

說完和她師父進入了法院之中。

薛玉在外面等了會兒,我讓馬文生他們先進去了,這裏只剩下我和薛玉兩人,薛玉指了指法院說:“薛家在裏面給的壓力,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命運,張嘯天命運已成定局。至於你,你會不會像陳家那樣,被逼出奉川?或者被奉川拋棄,跟你爺爺那樣,成爲棄子?”

我摸着鼻子笑了笑:“期望太高就越失望,結果還沒出呢。”

(本章完) 進入庭審現場,找位置坐在了馬文生旁邊。

張笑笑、張洪波等張家人就在我們前面一排,我進入後,張洪波回頭看了我一眼,嘆了口氣:“張家輸得很徹底,沒想到會敗在你的手裏。”

在張家,張笑笑是我唯一可以不用有任何戒備心理說話的人,她這會兒也回頭看着我,盯着黑眼圈,明顯這幾天沒有睡好覺,看我的眼神還是滿帶哀求,估計在這個時候,依然想讓我網開一面,放過張嘯天。

我笑笑說:“張嘯天如果看到你這樣,估計就算被判了死刑也不會走得安心。”

聽到死這個字,張笑笑有些情緒波動,轉過頭背對着我,雙手抱膝應該是在低聲抽泣,馬蘇蘇本來一直在旁邊端着手機看視頻,這會兒放下手機看了看我:“陳浩,你爲什麼不解釋?”

我按了按太陽穴:“有用嗎?對了,要叫陳浩哥哥!”

馬蘇蘇立馬不說話了,馬文生這會兒指了指另外一角,我看去,卻是李琳琳和陳文兩人,他們倆也對這次的庭審很觀主。

跟陳文揮手打招呼,他卻直接把我無視了,舉着手尷尬至極,就摸了摸馬蘇蘇的頭,引來馬蘇蘇一陣不滿的凝視。

下午三點半,庭審開始,張嘯天被押出來,西裝革履,依舊風度翩翩,往聽審席上看了看,自信滿滿一笑。

而後庭審正式開始,法官一錘定音,我接到薛玉的短信:開始了,好好看着吧。

我也回覆了一條:開始了,你也好好看着吧。

發完短信站起身從聽衆席上離開,走到了張嘯天的旁邊,看着張嘯天一笑,說了句:“沒想到我會幫你辯護。”

這裏來的人大多都是奉川玄術階層的人,見我上來,很是吃驚。

最吃驚的莫過於薛玉、孫靜陽和張張笑笑他們了。

張嘯天也笑了笑:“我不會感謝你的。”

法律規定過,除了律師,其他經法院許可的公民也可以在刑事案件中當辯護人,現在我則是張嘯天的辯護人。

我上場後,趙小鈺穿着警服在旁邊對我做了個ok的手勢,眨眨眼,再握拳做了個加油的手勢,一系列動作看得人眼花繚亂,不知道的還是爲她天生啞巴。

在兩天之前,趙小鈺就已經和張嘯天見面說了此事,張嘯天並沒有拒絕。

也是趙小鈺給我申請的辯護人的資格。

我當做辯護人,薛玉的臉色變了,這才一開始,我就洗脫掉了栽贓陷害的黑鍋,薛玉的計劃失敗了一半。

之後正式開始,另外一個律師羅列

出了一系列的證據,證明張嘯天有罪,那監控就是最強有力的證據,因爲那個時間段剛好是老太太死亡的時間。

證據列完,法官問張嘯天前往死者家裏做什麼。

諸天網購 我對這個問題也比較好奇,就細細聽着,張嘯天微微一笑:“去看老人家,你們信不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