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在墓裏,有個背鍋俠突然冒出來。

2020 年 10 月 24 日

當時可就是恩公和霍去病一戰了咧。

那結果,肯定悽慘的不要不要的。

他陳老六下這趟墓,純粹就是把腦袋別在了褲腰帶上呢。

一行人離開了祁連山。

浩浩蕩蕩的車隊感到了祁連縣城裏。

找了一家酒店,暫住了下來。

第二天一大早。

白小鳳他們就返回了西寧市,坐上飛機,回到了濱海。

一下飛機。

白小鳳就叫上了陳老六和王家家主,直奔金陵。

這一趟,陳王兩家的損失慘重,也只能從天師聯盟裏揩油水彌補了。

到達金陵分部。

白小鳳見了掌印人一面,說明了一下緣由。

周擎蒼也大方,一邊專注着吃雞送快遞,一邊大手一揮,讓白小鳳拿着鎮使令牌自個去挑選就是了。

白小鳳早就習慣了周擎蒼的尿性,也沒多說,就帶着陳老六和王家家主去挑選法器法寶了。

等白小鳳三人離開後。

周擎蒼停了下來,靠在了椅子上,點燃了一支香菸,抽了一口。

然後,他調整了一下頭上耳機的位置,苦笑了一下,沉聲道:“掌教,他身上突然多了一股很濃郁的屍氣呢,讓我都有些心驚肉跳,肯定是紅眼殭屍的呢。”

頓了頓。

周擎蒼眯起了眼睛,抽了一口香菸,濃濃的煙氣緩緩地從嘴裏吐出來:“你說的他那一劫,快要到了吧?”

話音剛落。

周擎蒼臉色忽然大變,眉頭緊鎖,陰沉的跟黑炭似的。

他瞪圓了眼睛盯着電腦屏幕,右手掐着菸頭狠狠地將菸頭捏癟,罵道:“嗶了狗了,抽口煙的功夫,又被老陰比陰死了,掌教你就不能幫我盯着點麼?” 有天師聯盟這樣的大土豪存在。

白小鳳也沒吝嗇,給陳老六和王家家主一人挑了十幾件法器,又挑了兩件法寶,纔算完事。

要不是陳老六看到守閣長老的臉色黑的跟鍋灰似的,一個勁的五官扭曲,所以及時阻止了白小鳳。

白小鳳就得奔着聯盟分部的玄階法寶挑了。

以他的性格,既然陳王兩家跟了自己,那總不能讓他們虧了吧?

不過十幾件法器和兩件法寶,對於陳王兩家來說,也是一座大寶藏了。

要知道,在跟隨白小鳳以前。

陳王兩家雖然也能稱爲陰陽家族,但也僅僅是在濱海市算的上巨頭而已。

真把範圍擴大,兩家的勢力就得直線縮水了。

陳家雖然在摸金界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但也僅僅是在摸金界而已,放在整個陰陽界,也算不上什麼。

有了這麼多法器和法寶墊底,完全能夠將陳王兩家的實力堆砌到足以媲美全省的陰陽勢力了。

離開了天師聯盟分部後。

白小鳳他們也沒在金陵多待,就直接坐車回了濱海。

開玩笑!

金陵還有個會自己動的蘭姐呢。

要是待久了,手眼通天的蘭姐肯定會察覺到的,然後又撲上來自己動呢。

撒旦老婆冷冰冰 講道理。

對蘭姐,白小鳳是真心有些遭不住。

回到濱海。

白小鳳直接讓陳老六和王家家主回家了。

他自己攔了輛出租車,回到了鬼宅。

一進屋,他就瞳孔一縮,眉頭緊皺了起來。

客廳沙發上。

正坐着一人。

是個老頭。

老頭端坐在沙發上,腰背挺直。

一頭白色長髮,垂落肩頭。

身穿má yī,哪怕從側臉看,臉上滿是皺紋,甚至還有老人斑。

但,卻不給人老邁遲暮的感覺,反而給人一種雄壯之感。

“回來了?”

也就在白小鳳打量老人的時候,老人頭也不回地開口道:“坐吧。”

白小鳳皺了皺眉,一陣不爽。

貌似,這是本大爺的家吧?

這老頭反客爲主,是不是有些不要臉了?

他走到沙發前,坐了下來。

茶几上,還放着一壺熱茶,茶杯裏泡着茶葉,升騰起嫋嫋煙氣。

他仔細打量了一下老者。

國字臉,白眉大眼,眉宇間透着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

滿臉的皺紋,幾顆老人斑,嘴角微微上翹,給人一種和煦的鄰家老爺爺的感覺。

這兩種感覺,同時出現在一個人身上,會讓人感覺很突兀。

可面前的老人,卻讓白小鳳一點都不覺得突兀,反而覺得,很正常。

“那個,這裏,是我家。”白小鳳開口道。

“我知道。” 情深似海:我的首席戀人 老人說着,又拿起茶壺,給白小鳳倒了一杯茶:“請。”

“……”白小鳳。

好氣哦。

這老頭到底哪冒出來的啊?

莫名其妙跑到本大爺家裏,還反客爲主。

混蛋啊!

本大爺不要面子的啊?

他深吸了一口氣,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香淳厚,回味悠長。

然後,他看向老人:“那個,老人家,你跑到我家來,是找不到自己家了麼?要不要我幫你打110呀?”

鬼宅被他肅清後,豆豆他們也不在了,基本上就等於無防護的狀態。

萬一遇到一個孤寡老人找不到家了,溜門撬鎖進了屋,這種可能還是有的。

電視上,同樣的事情,白小鳳見過不少次呢。

老人看了一眼白小鳳,和煦一笑:“怎麼,老夫當不起你一聲前輩?”

前輩?

白小鳳瞳孔一縮,忽然反應過來。

“你,是同行?”

老人點點頭,雙手捧着茶杯,笑着搖搖頭:“老咯,老咯,人一老啊,名聲就不響了呢,和打過一架的後輩見面了,都不認識我這老骨頭咯。”

打過一架?

白小鳳一陣疑惑,皺眉沉思了起來。

娘希匹的!

本大爺啥時候腳踢過南山敬老院了?

在陰陽界,童姥那麼大的年紀,也不夠資格進南山敬老院啊!

“有個人,想見你。”

這時,老人忽然說。

“誰?”白小鳳問道。

既然這老頭是同行,那見自己的也該是個同行了。

老人奇怪的看了白小鳳一眼:“你真不認識老夫了?連聲音也聽不出來了?”

白小鳳撓撓頭,耿直的說:“真的想不起來了啊,被我打過的人,非死即殘,你渾身上下好好的,完全記不住呀。”

“……”老人。

嘶~

這廝,真的和老和尚一個尿性啊!

囂張狂妄的完全不講道理了啊!

所以,老人決定先報上自己的大名。

冷少的替嫁嬌妻 他放下茶杯,笑道:“老夫,巫天行。”

白小鳳虎軀一震。

這個名字好熟悉。

仔細一想。

他頓時反應過來,這老傢伙,不就是當初帶走小妖女秦司音的那位麼?

當時。

他和這老傢伙打了一架,最後還是這老傢伙把無良師父搬了出來,被無良師父鄙視了一番,才順利離開的。

且,當時這老傢伙還用了“幽冥火”。

後邊,知道冥火榜後,白小鳳後悔的腸子都青了。

要是早知道冥火榜,他拼老命也得把這老人留下呢。

“想起來了?”

巫天行和煦的笑着,繼續捧着茶杯,輕輕抿了一口。

白小鳳點點頭:“嗯,要不是我師父,你當時就該被我打死了。”

“噗!”

巫天行一口茶水噴了出來。

他怒目瞪着白小鳳。

混蛋啊!

這小子,吹牛比不上稅的麼?

當時那情況,老夫只是受傷而已,何來差點被打死之說?

裝比這事,他要不要在寂寞老禿驢那學的那麼精通?

白小鳳仔細打量了一下巫天行,癟了癟嘴。

講道理。

當時巫天行穿着黑袍,遮着臉,他是真沒想到這傢伙長這麼模樣。

況且,僅僅是一架之緣而已。

時間都這麼長了,哪還記得住。

不過,既然是巫天行來了的話。

那想見他的人,就只有小妖女了。

他問:“小妖女出什麼事了麼?”

小妖女的魂血在他身上,自從小妖女離開後,魂血一直沒有任何異動。

這種情況,小妖女應該沒什麼大事纔對。

巫天行抹了抹嘴角,目光古怪地看了一眼白小鳳。

“要不是爲了司音丫頭,老夫打死也不想見這裝比小子啊!”

這是巫天行心裏的想法。

但,緊跟着,他努力上翹着嘴角。

努力讓自己的笑容變得和煦起來。

然後,緩緩開口:“司音有難,老夫特來請你助她。”

〔本章完〕 白小鳳神情一窒。

恍惚間,腦海中浮現出那晚巫天行帶走小妖女的畫面。

小妖女回去,不是她老爸的命令麼?

權少的暖妻 這纔回去多久,怎麼有難了?

想着,一股怒火升騰而起。

他答應過小妖女的,既然拿了小妖女的“一血”,那就要庇護小妖女到底。

如今,小妖女回到自己家了,還被欺負了。

纏上小甜心 這事,不管的話,他還有什麼資格當小妖女的主人?

況且,那晚上,也是他答應放小妖女和巫天行走的。

他只是尊重小妖女的選擇,畢竟,對於從小孤兒這件事,他對小妖女感同身受。

但,絕沒料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