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清明笑了笑,讓蕭楠在床上躺好。

2020 年 10 月 24 日

「你醒來爹就放心了,好好休息吧!爹還有點事沒處理,晚點再來看你。」

「知道了,爹。」蕭楠打了個哈欠,閉目休息。

直到蘇清明走出小院,蕭楠睜開眼睛,眼神清明,哪有一點睡意。想了很久也沒有想通蘇清明心煩的原因,又想到

原著里,葯宗的寶典《藥典》,那可是女主角的金手指,助女主成為九品煉丹師,最後成功飛升的寶典,也是蘇家破

敗的源頭,不知道要不要搶回來給父親,在原著里,那本寶典可是助蘇家從二流世家變成一流世家的關鍵,現如今自

己還活著,但蕭雅已死,自然不會發生原著里蕭雅為給女兒報仇自爆的事,那本寶典也就不能出世,最後還不知會便

宜了誰,與其便宜別人不如成全自己,只要交代清楚,相信父親自會安排好,也算報答他的一片愛女之心。

想通后,蕭楠決定明天一早就告訴蘇清明這件事情,畢竟還不知有沒有其他穿越者,放在自己兜里才不會被人搶走

。放下心事,不一會就進入夢鄉。

第二日,蘇家公布了一條消息:蘇游故意傷害同族,廢去修為逐出蘇家,蘇芩怕問罪,擅自逃跑,全力緝拿回族。

天一亮,蕭楠就起來了,整理好自己出門去找蘇清明,走至水榭時,蕭楠雖說修為下跌,但境界仍在,甚是發現蘇

嫣和蘇逸向這裡走來,現在還不想見他們,忙從儲物袋裡取出一張隱身符貼在自己身上,在水榭的凳子上斂息做好,

以他們的境界自是看不破隱身的蕭楠。

只見蘇逸怒氣沖沖的拉著蘇嫣,行至水榭時,見水榭處無法藏人,就隨手放出禁止,問道:「姐姐,你是不是早就

知道蕭楠是自己爹爹的女兒?」

蘇嫣漫不經心的尋了一處坐下,盯著雙手反覆查看,對蘇逸的質問不理不睬。

蘇逸一把拍在蘇嫣手上,怒道:「你怎莫不說話?娘也知道是不是?回答我。」

重生六零年代 蘇嫣對蘇逸的怒氣嚇了一跳,道:「你不是都知道嗎?還問我做甚麼?不告訴你是不想讓你操心,生什麼氣啊!真

是的。」蘇嫣的蘇逸的做法很不滿,不與他們同仇敵愾就算了,現在還在質問自己,真是太讓人失望了。

蘇逸不知蘇嫣的想法,就是知道也會反駁,都是父親的子女,何必要骨肉相殘。 暴躁王妃在線種田 只是也不能妄下定論,萬一冤枉了

自己人,不是讓人心寒嗎?又道:「這次的事是不是你做的,是不是你故意挑撥蘇芩和蕭楠的關係,才讓蘇游下重手

的?」

拋情棄愛:總裁,請負責 蕭楠不知道居然會聽見這事,蘇清明只是讓自己不要操心,卻沒說罪魁禍首,難不成還有自己不方便知道的?於是

更加不敢暴漏自己,只是看著蘇嫣的眼神不善,自己也想知道這件事,到底是誰跟自己過不去。

蘇嫣語氣不耐,聽著蘇逸的質問,索性一股腦的都說出來,「這事可不怨我,你不知道父親去質問母親了,這是母

親出的手,誰讓她擋著咱們得道了,如果她安安分分的,母親或許不會對她趕盡殺絕,可是小比上,居然讓她出了這

么大的風頭,母親氣不過才出手的。」

蘇逸聽到蘇嫣的話,簡直不敢相信,「趕盡殺絕?……難不成蕭雅的死也是母親所為?」

第十三章:

蘇清明輕輕地把昏睡得蕭楠放在床上,替其掖掖被子,手指滑過女兒慘白的小臉,蘇清明不由得一陣自責,都怪自

己沒有早點說明蕭楠的身份,這才讓人有機可乘。

這時蘇勝走了進來,恭敬的道:「家主,蘇游醒了,你要親自審問嗎?」

蘇清明對於傷害自己女兒的蘇游可以說是恨之入骨,但他知道,蘇游和蕭楠並沒有交集,兩人之間一定發生了什麼

?交代說:「你去審吧!我怕會控制不住殺了他,我不管你是用什麼手段,我要聽到真話。必要時,可以搜魂。」

蘇勝眼睛一跳,安靜的退了出去,對於蕭楠他是愧疚的,雖然看不出來蕭楠有什麼過人之處,為何這麼得家主青眼

,但本身也不是多事之人,只要好好的執行就可以了,只是對蘇游感到可惜,本來還打算重點培養的,畢竟蘇遊資質

不錯,只是蘇家不需要對自己人動手的修士。

時間一點點過去了,蘇家的小比還在繼續,只是人們明顯有些心不在焉,對於獎勵,眾人更在意家主對蘇游的處理

,畢竟對於眾人的實力,大家也都是了解的差不多,唯一出現的黑馬,現在還身受重傷昏迷不醒。

人多時大家最喜歡的是什麼?當然是八卦啊!

具資格老的長老懷疑,蕭雅就是當年家主父親在蘇逸還沒出生時給家主買的爐鼎,在家主突破后,因可憐她的遭遇

,為了聊表謝意,放其自由,這事還讓老家主找去談話了,記得當時很多人都說家住重情義,替其贏得不少人心。

不要說八卦的力量是巨大的,沒一會功夫整個蘇宅都知道了,盧明秀沒想到自己百般遮掩,最後還是一場空,氣的

砸了一套古董花瓶。

時至深夜,蕭楠才悠悠醒來,身體的傷都已修復,想到當時的情形,蕭楠不由一陣后怕,蕭楠與蘇游平日並無交集

,更別說有仇了,唯一有點聯繫的要說蘇芩了,蕭楠只是想不明白,愛情真有那麼大的魔力嗎?願意為了一個人不管

不顧的傷害另一個無辜的人?在□□,結婚離婚都是很平常的事情,合則聚,不合則分,哪裡有這麼執著的人。

蕭楠猛拍了下腦門,心想:「你感慨個毛啊!丫的,就算那人再難得,那也是要你命的,腦抽了吧!」

蘇清明進來正看見蕭楠拍打腦門,心疼的道:「這是做什麼? 柔情總裁的腹黑霸愛 身體恢復的怎麼樣?還有沒有哪裡疼?」

看著蘇清明一臉焦急,噓寒問暖的模樣,蕭楠感動得哭了,起身緊緊的抱著蘇清明,邊哭邊道:「爹,我以為自己

要死了……嗚嗚嗚……蘇游當時攻擊的是丹田……嗚嗚嗚……我用最快的速度都沒避開……當時真的好疼

……我都沒見過他幾次……他為何要斷我修仙之路……」

想到這事,蘇清明一真火大,據蘇游交代,他聽到有人說蕭楠比蘇芩優秀,只是想替蘇芩出口氣,蘇芩並不知此事

,本想找蘇芩求證,結果蘇芩害怕懲罰偷跑了,蘇勝又慎重的調查一下,結果剛好救了兩個丫鬟,正是散播蕭楠比蘇

芩優秀的那兩個,這件事又扯出盧明秀。自己剛從路明秀那回來,只是盧明秀拒不承認,兩人又大吵了一架,只是這

件事倒不好對女兒講,盧家還是蘇家的盟友,現在動不得,本來對盧明秀還有些虧欠的,只是想到她的做法,真是讓

人心寒。

蕭楠見蘇清明只是嘆氣有些奇怪,蘇游的父母只是普通人,蘇芩也是不得寵的,難道他們這樣傷害自己,父親作為

家主,還動不得他們?蕭楠不勝聖母,向來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對傷害自己的人,從來不會手軟,如果他們得

不到懲罰,這個家主當得太憋屈了吧!

問道:「爹,是不是讓你為難了?如果父親為難的話,就算了,反正現在我還活著,只是丹田受損而已,養養就好

了。」

見蕭楠這樣委屈自己,剛壓下來的火又上來了,自己堂堂蘇家家主,竟然連自己孩子都護不住,傳出去自己還有臉

嗎?看來自己這兩年是太溫和了,本來那次血洗,讓蘇家元氣大傷,本來想要休養生息的,現在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看來是有人認不清自己的身份,是時候給點教訓了。

心想女兒如此,還不是不想讓自己為難?對其更加憐惜,想到盧明秀,不由感嘆:白活內大年紀,都活到狗身上去

了,連個九歲孩子都不如,還口口聲聲說對自己一往情深,虛偽的女人。

看著蘇清明更加惱怒,蕭楠知道自己以退為進用對了,就算暫時不能懲罰罪魁禍首,給他添點堵還是行的,自己可

不是好惹的。

蘇清明輕輕地撫摸蕭楠的頭髮,安慰道:「孩子別怕,由父親在呢,剩下的事你就不要操心了,父親會處理好的,

你只要好好養傷就行了,你十四叔已經去葯宗求葯了,不日就會回來,到時我兒就可以再修練了。」

「是不是需要的丹藥太難的?葯宗捨得給嗎?」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不要擔心,只是六品復元丹,爹與葯宗的程航是好友,他本身就是六品煉丹師,得知是爹要用,一定會給的,你

不要擔心."

"謝謝爹!"

"傻孩子,你是爹的女兒,為你做這些是爹應該的做的。"又想到今天與盧明秀的爭吵,盛怒之下忘記打開禁止,

現在應該都傳遍了吧,擔心女兒多想,又道:「爹是蘇家家主,有些事爹也身不由己,如果聽到不好的流言,楠兒千

萬不要對爹失望。」

蕭楠想了一下,知道蘇清明是真心疼愛自己,可能有對他不利的謠言,怕自己對他誤會才先告知的,對於蘇清明的

一片苦心,蕭楠說不感動是假的,理解的點點頭。

蘇清明笑了笑,讓蕭楠在床上躺好。

「你醒來爹就放心了,好好休息吧!爹還有點事沒處理,晚點再來看你。」

「知道了,爹。」蕭楠打了個哈欠,閉目休息。

直到蘇清明走出小院,蕭楠睜開眼睛,眼神清明,哪有一點睡意。想了很久也沒有想通蘇清明心煩的原因,又想到

原著里,葯宗的寶典《藥典》,那可是女主角的金手指,助女主成為九品煉丹師,最後成功飛升的寶典,也是蘇家破

敗的源頭,不知道要不要搶回來給父親,在原著里,那本寶典可是助蘇家從二流世家變成一流世家的關鍵,現如今自

己還活著,但蕭雅已死,自然不會發生原著里蕭雅為給女兒報仇自爆的事,那本寶典也就不能出世,最後還不知會便

宜了誰,與其便宜別人不如成全自己,只要交代清楚,相信父親自會安排好,也算報答他的一片愛女之心。

想通后,蕭楠決定明天一早就告訴蘇清明這件事情,畢竟還不知有沒有其他穿越者,放在自己兜里才不會被人搶走

。放下心事,不一會就進入夢鄉。

第二日,蘇家公布了一條消息:蘇游故意傷害同族,廢去修為逐出蘇家,蘇芩怕問罪,擅自逃跑,全力緝拿回族。

天一亮,蕭楠就起來了,整理好自己出門去找蘇清明,走至水榭時,蕭楠雖說修為下跌,但境界仍在,甚是發現蘇

嫣和蘇逸向這裡走來,現在還不想見他們,忙從儲物袋裡取出一張隱身符貼在自己身上,在水榭的凳子上斂息做好,

以他們的境界自是看不破隱身的蕭楠。

只見蘇逸怒氣沖沖的拉著蘇嫣,行至水榭時,見水榭處無法藏人,就隨手放出禁止,問道:「姐姐,你是不是早就

知道蕭楠是自己爹爹的女兒?」

蘇嫣漫不經心的尋了一處坐下,盯著雙手反覆查看,對蘇逸的質問不理不睬。

蘇逸一把拍在蘇嫣手上,怒道:「你怎莫不說話?娘也知道是不是?回答我。」

蘇嫣對蘇逸的怒氣嚇了一跳,道:「你不是都知道嗎?還問我做甚麼?不告訴你是不想讓你操心,生什麼氣啊!真

是的。」蘇嫣的蘇逸的做法很不滿,不與他們同仇敵愾就算了,現在還在質問自己,真是太讓人失望了。

蘇逸不知蘇嫣的想法,就是知道也會反駁,都是父親的子女,何必要骨肉相殘。只是也不能妄下定論,萬一冤枉了

自己人,不是讓人心寒嗎?又道:「這次的事是不是你做的,是不是你故意挑撥蘇芩和蕭楠的關係,才讓蘇游下重手

的?」

蕭楠不知道居然會聽見這事,蘇清明只是讓自己不要操心,卻沒說罪魁禍首,難不成還有自己不方便知道的?於是

更加不敢暴漏自己,只是看著蘇嫣的眼神不善,自己也想知道這件事,到底是誰跟自己過不去。

蘇嫣語氣不耐,聽著蘇逸的質問,索性一股腦的都說出來,「這事可不怨我,你不知道父親去質問母親了,這是母

親出的手,誰讓她擋著咱們得道了,如果她安安分分的,母親或許不會對她趕盡殺絕,可是小比上,居然讓她出了這

么大的風頭,母親氣不過才出手的。」

蘇逸聽到蘇嫣的話,簡直不敢相信,「趕盡殺絕?……難不成蕭雅的死也是母親所為?」 ?第十四章:意外築基

在蘇逸不可置信的目光下,蘇嫣點了點頭。

蕭楠聽到這個答案,心中氣憤難平,燃燒的怒火就要蓋過蕭楠的理智,蕭楠唯有緊緊地咬著自己的手臂,擔心自己會發出聲音,很快手臂就咬破了,顧不得疼痛,這時蘇嫣又出聲了。

蘇嫣氣憤得道:「母親也是為了我們好,父親何時對我們這樣關心過,每次見到父親不是板著一張臉,那女人才來多久?父親就把她生的女兒寵上天了都?」

蘇逸也有些黯然,對於父親的偏心,他也是有意見的,可是又想起蕭雅的死是父親先發現的,小心的問道:「父親知道這事嗎?」

「知道,當時父親回來就訓斥了母親。我見父親怒氣沖沖得去找母親,以為出了什麼事?當時就隱身在母親房外偷聽,誰知是這事。」

蕭楠聽到這,肺都快氣炸了,父親居然知道,他騙我說是劫匪,就是怕我報仇吧!盧明秀,你好樣的,我蕭楠跟你沒完。

恰巧有人經過,姐弟二人迅速離開了。

蕭楠回到小院,本來是送機緣的,沒想到無意間聽到這件事,盧明秀真是欺人太甚,蕭楠恨的牙痒痒。

回來的路上蕭楠想了一遍,蘇清明是真心疼愛自己,不讓自己知道是為自己好,畢竟敵人太強大,知道的越多對自己越不利,就算自己不報仇,也不能保證盧家不會趁機滅口,可是母親的仇就這樣不報了嗎?

不行,母親決不能白死,我一定要讓盧家付出代價……

又仔細翻了一遍儲物袋,看著蘭花狀的手鏈,蕭楠又想起蕭雅,這是母親一直戴在手上的,據說是祖上傳下來的,蕭楠還專門滴血認主過,書上的隨身空間大都是祖傳的,女主陸欣語的隨身空間就是祖傳的玉佩,可惜自己沒有主角光環,項鏈就是一普通下品靈器的防禦手鏈,就是煉器手法有些年頭了。

蕭楠把手鏈待在自己手上,輕輕地撫摸著,對著手鏈就像又看見自己纏著母親講手鏈的來歷的時候。可惜自己實力低危,就是報仇都不能做到。突然靈光一閃,記得《基礎陣法》上有個吸靈陣法很是厲害,不知道有沒有用?

趕緊把《基礎陣法》的玉簡找來,一遍又一遍的查閱,最終在後尾找到,上面記載著:吸靈陣本是上古奇陣,布陣者不受修為限制,只要往陣法中輸入混沌之氣就可運行,吸靈陣可自法吸取陣中靈氣,直至靈氣吸干為止,是上古時期作為極品靈石的製作之法,破陣只要輸入混沌之氣破解陣眼即可。

看到這蕭楠不由氣昧,混沌之氣,到哪找混沌之氣去?

說起混沌之氣就想起天地的由來,當天地未開時,宇宙不過是混混沌沌的一團氣體,後來清氣上升為天,濁氣下落為地,就形成了現在的天地,清氣後來稱之為陽氣,濁氣就是陰氣,後來陰陽之氣有分化為五行之氣,從五行中又衍生出風雷冰三種靈氣,可見五行之氣就是混沌之氣的孩子,只是孩子沒老子厲害,怎樣才能讓孩子變成老子呢?

又想起混沌之氣分化成的五行之氣,是不是只要把五行之氣融合就行了,如果這麼簡單的話,怎麼會沒人想到呢?(親,人家想到了只是融合不了啊!)

蕭楠嘗試著把金和水融合,誰知根本融合不了,五行不是相生相剋嗎?如果能像太極運轉就好了,蕭楠眼神一亮,太極!就是太極。記得教自己太極拳的老師曾經說過:「太極謂天地未分之前,元氣混而為一。無極而太極,太極動而生陽,動極而靜,靜而生陰,靜極復動,一動一靜,互為其根,分陰分陽。兩儀立焉。」

蕭楠激動的擺起太極的姿勢練了起來,慢慢的體會太極的真意,陰陽寒暑,四時的生長化收藏,即萬物的生長規律,無不包含陰陽五行,陰陽交合,則化生萬物,萬物按此規律生生不已,故變化無窮。蕭楠很快進入忘我境界,空氣中的五行靈力快速向蕭楠涌去,五種顏色的靈氣排列整齊地在蕭楠體內運行一圈,散發出五彩光環,在蕭楠打的太極中慢慢轉化為陰陽雙魚,巨大的太極圖案出現在蕭楠身後,煞是好看。

陰陽之氣滋養這蕭楠的身體,受傷的丹田也在慢慢修復,體內的筋脈更加寬闊堅韌,修為也是層層的往上漲。

蕭楠很快從那種玄而又玄的狀態下清醒,丹田內的傷也恢復了,自己也順力晉級練氣十層,真是因禍得福了,怪不得太極是養生的不二之法,果然有過人之處,可惜,陰陽之氣無法存留體內。

中醫常說身體分為五行,是不是陰陽之氣就在自己的身體中,只是無法聚集?如果在身體內以五行刻制陣法,能不能創造出陰陽之氣?想到就去做,蕭楠迅速回憶了下,身體內臟中,肝主升發之氣故屬木,心為陽臟主動有溫煦作用故屬火,脾能運化水谷精微,為氣血生化之源,故脾屬土,而肺主呼吸,主肅降,故肺屬金,水有濕潤下行之特性,而腎能藏精,故腎主水。

想通之後,蕭楠盤坐在床上,用靈力化為絲線,以五臟為陣眼,刻畫出一個五行陣,陣法刻畫成功后,小院中的靈力又躁動起來,爭先恐後的向蕭楠涌去。

蕭楠本來剛剛晉級,體內的靈力正處在飽和狀態,迅速增加的靈力想要把身體漲破,蕭楠無比後悔,怎麼可以拿自己的身體做實驗?這下可怎麼辦?難不成現在築基?

不管了,現在只有先築基了,在拼一把,死就死吧。

迅速壓縮體內的靈力送往丹田,幸好自己的筋脈比他人強韌,否則早就被靈力撐破了,但是現在也不好過,體表的血管早就破裂,渾身血粼粼的甚是嚇人,體內的筋脈隨時都有破裂的危險,可身體還在吸收著外界的靈力,顧不得身體的疼痛,蕭楠只好咬牙以最快的速度壓縮在壓縮……

不知過了多久,只見丹田的靈力再也裝不下,靈力迅速地有氣體慢慢轉換成液體,一滴、兩滴……直到氣體全部轉化成液體,靈力還是在繼續湧入,蕭楠無法,起身試著打太極拳,試圖轉移多餘的靈氣,外界的靈力才慢慢的平復下來,只是身體里的靈力還在暴動,蕭楠又嘗試著用神識打太極,爭取達到天人合一的狀態,不知是不是可以緩解危機。

一遍又一遍的打著,也不知打了多久,蕭楠再次進入忘我境界,太極的招式慢慢變化出新的招式,蕭楠不知疲倦的練著,一遍又一遍,五行之氣慢慢轉化為太極陰陽魚在體內運轉,身體的雜質再一次排出,蕭楠隨著陰陽魚的形成清醒過來,內視發現,自己的丹田現在是太極陰陽魚的狀態,與別人如水般的液體安全不一樣。

心神一動,取出儲物袋的虛空石,在上面輸入一點體內靈氣,只見虛空石迅速鑽入丹田位置,原來的太極陰陽魚也變成灰濛濛的一片,虛空石不見了蹤影。

蕭楠忙用神識探入丹田查找虛空石的蹤影,再睜開眼,就見自己站在一片灰濛濛的地方,足有足球場大小,裡面空無一物,蕭楠一喜,難不成是空間?

「我要出去。」

話音一落,蕭楠又重新出現在自己房間,顧不得渾身髒亂,蕭楠高興的蹦了起來。

我的穿越大神啊!咱也有金手指了,空間啊!中保命的不二法寶,傳說中的神器,雖說是自己練出來的,但比沒有強啊!想到剛來時,自己有多羨慕女主的空間,裡面是靈草無數啊!如果不是搶不過來,自己早就動手了!現在不用羨慕別人了,哈哈哈……

從遠處看就是一個十足的瘋子,渾身血粼粼的嚇人不說,還散發著惡臭,一個人在那瘋笑。額米豆腐,老天收了她吧!

蕭楠引起的靈力□□吸引了蘇家不少人,全都趕來查看情況,蘇清明見是自己女兒引發的動亂,就把聚集在小院外的人全都打發掉,自己焦急地等在院外等蕭楠出關。

等蕭楠平復過來后,打開房門想清理一下,看見門前有許多蘇清明的傳訊符,隨手打開一個,裡面傳來蘇清明焦急的聲音,「楠兒,你發生了什麼事?爹在院外,看到后速開禁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