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那蒙面人放佛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哈哈哈,小傢伙,年齡不大,口氣倒是不小,你可知道,今天就是你師傅來了,也鬥不過我,何況你一個小傢伙了。”說到這以後那蒙面人停止了笑聲“這樣,我可以讓你一下,我用我三成的功力,你全力以赴,如果你能贏我,我就離開,怎麼樣?”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我聽到這的時候心裏隱隱有些激動,也許我能贏了他呢?想到這以後我衝着他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好,但是你必須放過他們。”

那蒙面人看着我冷笑了一聲“且看你能不能贏我了!”說到這以後那蒙面人頓了一下“讓你三招,你先出手吧!”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下意識的就從自己的袖口裏拿出來三張剪紙,這剪紙是我師傅給我的,用來保命用的,跟着我將這剪紙祭出來以後,順勢之間掐了一個手訣過去,那黑色的剪紙如同活過來了一樣,衝着那蒙面人就飛了上去。

這剪紙是一種能量型的剪紙,通過陰氣的力量化爲一股氣場,當這氣場配合着口訣和手訣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會爆炸開來,而且這種爆炸的傷害足以殺死一個小鬼了,只是不知道對於眼前的蒙面人管用不管用。

而我這剪紙剛剛祭出去以後,還沒有飛到蒙面人身邊的時候,那蒙面人跟着下意識的從自己的口袋裏摸出來兩張黃色的符紙衝着剪紙就打了過去,跟着嘴裏冷笑了一下說道:“雕蟲小技!”

只見那剪紙和那黃色符紙一瞬間就碰撞在了一起跟着“嘭”的一聲巨響,我感覺整個人都被這股力量震到了,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

而這個時候林一一下子就繡扶住了我,看着我說道:“小貴,你沒事吧?”

我衝着他搖了搖頭說道:“我沒事,只是這剪紙的力量和符紙的力量太過強大了,震到了我的心神了。”說完以後我推開了林一以後跟着又一次將第二張剪紙祭了出去。

只不過這次我學的非常聰明瞭,剪紙在祭過去的同時,我已經準備好了第二張,果然,那蒙面人順勢就扔出來一張黃色的符紙,這次我早有準備了,在符紙和剪紙碰撞的那一瞬間,我跟着扔出了第三張剪紙,剪紙的速度非常的快。

爆炸聲剛剛響完以後,我趕忙催動着手訣和口訣順勢推出去,然後趁着那蒙面人還沒有注意的時候,我的剪紙已經到了他的身邊了,那蒙面人看見了這黑色的剪紙的時候,頓時也知道自己大意了,趕忙退後了幾步,但是我這剪紙沒有貼到他身上我是不會讓他爆炸的。

誰知道這蒙面人一看躲避不開了,一把抓住了旁邊另一個穿着道袍的人擋在了自己的身前,那剪紙一下子貼到了他的身上,但是此時那剪紙貼上去以後頓時發出了一陣轟鳴的爆炸聲。

只見那穿着道袍的人一下子就我操控的剪紙炸的胸口直流血,眼神裏帶着恨意和不甘的樣子看着我,跟着緩緩的倒在了地上。

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心裏有些驚訝,這蒙面人到底是誰,爲什麼會如此的狠心,我此時心裏有些不舒服了,我,殺人了。

而這個時候那蒙面人回過頭看着我語氣陰毒的說道:“小傢伙,我真的是小看你了,沒有想到你居然如此的狡猾。”說到這以後蒙面人語氣頓了一下“三招已經結束了,我不會再讓着你了,這次,該我出手了!”

果然,就在這個時候那蒙面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手裏祭出去無數的符紙,這數量足足有幾十張,要知道操控符紙是非常耗費心神的,這和剪紙是一樣的,我師傅操控萬紙滅魂的時候,整個人都已經快要虛脫了,這蒙面人操控幾十張符紙居然如此的輕鬆。

看到這符紙的時候,我便明白了,我此時只能找地方躲避了,緊跟着我對着身後的林一林二他們大聲呼喊道:“躲開!” 139 鬥法(下)

而我雖然運用的是天道的力量,但是這力量根本無法和這人的術法抗衡,想到這以後我心裏更加焦急了起來,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胸口傳來一陣陣微涼的感覺。

這種感覺很熟悉,我甚至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都已經充滿了力量,緊跟着我再一次踏起太極步,這兩股力量很巧妙的融合在了我的身體,一陣清涼盈動的力量就在我的體內穿梭着。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蒙面人的周圍突然聚齊了一陣狂虐的暴風,那暴風的力量非常的強悍,匯聚成了一隻獅子,是的,是一直狂風形成的獅子,我甚至隱隱之中都能聽到那獅子嘶鳴的聲音。

林一林二他們這些人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也是一陣陣的打顫,看來這力量真的強悍,就在這個時候那獅子衝着我的身上就撲了過來。

我跟着一下子就將鬼母玉的力量和天道的力量融合在了一起,彷彿聽到了一陣鬼哭狼嚎的聲音,這鬼母玉本就是萬鬼之母所形成的,有了這種感覺應該也是正常的,這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鬼母玉的力量,我跟着深呼了口氣,揮舞着手臂一下子就打在了那狂風獅子的身上。

只見那獅子被我打的一下子就躲開了這一陣攻擊,跟着他轉過身以後再一次衝着我的後背撲了上來,我下意識的趴到在了地上,想要在起身的時候發現那狂風獅子已經出現在了我的眼前,一副風中王者姿態看着我,在他的面前我感覺自己如同螻蟻一般。

我深呼了口氣,一個鯉魚打挺趕忙站了起來,而我能感覺的出來,這蒙面人真的沒有全力的對付,如果他用全力對付我的話,恐怕我早就死了,就在剛剛趴到在地上的時間,那狂風獅子足以殺死我了。

可是他沒有殺死我,看來這個蒙面人真的是隻用了三成的力量,不知道他如果用了全力會是什麼樣的,想到這以後我心裏有些心驚,甚至有些後怕。

起身之後的我踏着太極步衝着那狂風獅子走了過去,這舞步非常的輕盈,而那獅子卻一身蠻力衝着我撲了過來,我這個時候才意識到太極步的力量之所有輕盈,用的便是以柔克剛的招數,我也是第一次知道,這太極步不光是借用天道的力量,更多的是這輕盈的力量可以在瞬間化解很多攻擊。

而這一連下去我已經化解了這狂風獅子的六個招數,而便是的蒙面人冷笑了一下說道:“沒有想到你這小傢伙如此強悍,我真的是越來越喜歡你了,如果不是因爲你和敵對,我真想收你爲徒!”說完這句話以後那蒙面人再一次捏了一下手訣。

那狂風獅子頓時也變了,沒有剛剛那麼暴虐了,相反柔和許多,我感覺情況有些不對勁了,我的太極步怕是很難在化解到他的招數了,而這周圍的狂風卻還在不停的席捲着,也不知道是那狂風獅子的招數,還是我身上太極步的力量。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蒙面人捏着手訣操控着那狂風獅子衝着我的身上就撞了上來,我剛剛想擡手將這力量化解的時候,這力量卻突然消失了,我下意識準備退後幾步的時候,那狂風獅子再一次出現了,一下子就撞在了我的胸口上。

我整個人一下子就被撞到在了地上,頓時就感覺喉嚨一陣發甜,隨後沒忍住這股勁一下子就吐了出來,只見一口膿血此時緩緩的吐了出來。

那蒙面人跟着繼續操控着獅子,我趕忙起身,因爲此時不是矯情的時候,那蒙面人已經打定主意要要了我的命了,我不能在又任何的懈怠了,必須全力以赴了。

想到這以後,我起身緩緩的站在那狂風獅子的面前,此時我感覺自己的身體也逐漸的開始變得虛弱了,那鬼母玉的力量和天道的力量好像已經開始消散了起來,我知道,這是因爲我的道法不夠深厚,所以這力量消失也是正常的。

而那蒙面人現在並沒有注意到這一幕呢,跟着那他大喝一聲“撲!”

一個撲字出口以後,我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可是那狂風獅子的速度不知道比我快了多少倍,狂虐的暴風席捲而來以後,那獅子突然張開了血盆大口,我下意識擡起手臂擋住他的時候,一下子就被那狂風獅子咬住了手臂,我頓時感覺手臂上一陣鑽心的疼痛。

像是被風颳進肉裏的那種疼痛,疼的我滿腦門子都是冷汗,我跟着卯足了力氣,將身上所有的力量聚集在了一起一腳就將那狂風獅子踹開了,還在那獅子在被我踹開的時候突然鬆口了。

我突然感覺自己的手臂疼到一定的極限了,我甚至感覺這手臂都已經不是我的了,想到這以後我捂着自己的手臂,臉色此時應該也是蒼白的。

而林一和林二這個時候衝着我跑了過來,一把就將我扶住了,只見我手臂此時都開始流血了,但是沒有咬牙,像是被刀子劃過的一樣,這狂風獅子自然不是真實的獅子,他只是那蒙面人用風的力量形成的一個形態,咬在我的身上自然不是壓印,而是那暴虐的風之力。

林一林二將我扶住以後,看到我此時臉色蒼白的樣子以後,林一一下子就掏出來自己的手槍了,紅着眼圈看着我說道:“小貴,哥去給你殺了他去!”

我聽到林一這句話的時候心裏一陣感動,但是此時身體也非常的虛弱,趕忙拉住了他的手臂,衝着他搖了搖頭說道:“林哥,你們別去送死了,你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而這個時候那個叫小羅的人也站在了我的身旁,看着我說道:“你不能死,你如果死了,我們沒有辦法和南大哥交代!”

我聽到這以後忍不住苦笑了一下“你們也打不過他的!”

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心裏忍不住的告訴自己不能倒下,不能倒下,無論自己多麼虛弱都不能倒下,我師傅他們還在施法呢,我如此時倒下了,死的不光是我,甚至林一林二,還有更多正在施法的人,他們都會死在這蒙面人的手裏,想到這以後我很艱難的站了起來。

站起來以後,我感覺自己此時全憑着一股毅力在支撐着自己,因爲我自己都能感覺到現在只要有一陣風可能都會將我吹倒在地上。

那蒙面人看到我站起來以後,跟着冷笑了一下說道:“小傢伙,你現在天道的力量也沒有了,身體又虛弱成這幅樣子,你還能活下去嗎?”

我跟着咬了咬嘴脣,擡起頭看着他說道:“即使不能,我也要戰鬥到最好!”

“好,那我就送你一程吧!”說着話那蒙面人嘴裏的口訣不知道比之前快了多少倍,那暴虐的狂風之力再一次席捲了過來。

我整個人感覺一陣陣肉疼的感覺,我咬着牙,讓自己不能倒下,那狂風獅子準備撲上來的時候,林一和林二以及那個叫小羅還有其他的兩個大漢,這個時候全部站在了我的面前。

我突然意識到不對,想將他們推開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身上已經沒有力氣了,而那狂風獅子衝着他們幾個人的身上就撲了上去,而我卻清晰的看見了我這輩子都無法忘記的一幕。

林一被那狂風獅子的力量刮破了胸口,一陣殷紅的鮮血竄了出來,而其他幾個人自然也好不到哪裏去,這不是人間的力量,他們怎麼可能能抵抗的住!

想到這以後我感覺心裏一陣劇痛,我跟着忍不住“啊”的嘶吼了一聲,眼淚再也忍不住的流了出來,而林一他們幾個人卻被那狂風獅子的力量一一的擊倒在了地上,我看着他們一個個倒在我的面前的時候,我感覺自己整個人就要崩潰了。

那蒙面人放佛看到了什麼非常好笑的事情一樣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來“沒有想到他們這些人居然還能如此的保護你。”說到這以後那蒙面人稍稍思索了一下,玩味的說道:“看來你的身份真的不一般了,不過既然你們送死,那麼今天一個都逃不過了。”

我蹲下來以後看着他們幾個人倒在我面前的樣子, 眼淚忍不住滴答滴答的滴落在了地上,林一林二,小羅,還有另外的兩個大漢,他們爲了保護我,卻去抵擋一個他們根本無法抵擋的力量,每次想到這的時候我心裏就是一陣陣的刺痛,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的紮在了心裏一樣。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林一突然睜開眼衝着我虛弱的一笑“小貴,剛剛你爲哥哥們擋了那麼多次,做哥哥的自然也不能袖手旁觀的。”

我跟着“啊”的嘶吼了一聲,此時天色卻也開始漸漸的放晴了。

而這個時候那蒙面人也感覺到了不對勁了,跟着他旁邊穿着道袍的人開口說道:“不好,那邊施法馬上要完畢了,必須速戰速決了!”

蒙面人好像也意識到了什麼一樣,跟着玩味的笑了起來“哈哈,不過也無所謂了,今天只要將這小傢伙除掉了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說着話那蒙面人又開始掐手訣了。 140 鬥法之後

那狂風獅子再一次不安的來回渡步了,像是隨時都會衝着我撲上來一樣,就在我正準備站起來的時候,那狂風獅子再一次衝着我撲了上來,我知道,這次,我完了。

我知道這次我真的要完了,我躲不過了,我也沒有什麼力量去抵擋這股狂暴的力量,雖然這蒙面人只用了三成的力量,但是我卻深知,這三成的力量都不是我能匹敵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狂風獅子衝向我的那一瞬間,我聽到了一聲暴喝的聲音“滾!”

那狂風獅子頓時嚇得退後了幾步,我聽到這聲音的時候感覺異常的耳熟,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南傲明,我回過頭看去的時候,發現我師傅,柳三爺,南傲明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這裏。

我跟着心裏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樣,再也忍不住哇哇的哭了起來,我師傅這個時候走到了我的身邊,看着我的樣子,跟着開口說道:“把手伸出來!”

我跟着將自己的手臂伸了出來,我師傅給我把了把脈以後,跟着一臉怒氣衝衝的樣子站了起來,看着那蒙面人說道:“今天,你們誰也別想走了,傷我徒兒,動我門徒,就憑這兩條罪,你們也得死!”

我聽到我師傅這一陣霸氣的聲音以後,哭的反而更加厲害了,而柳三爺這個時候走到我的面前,看了一眼身後的幾個穿着道袍的道家子弟說道:“把他們全部帶回去,療傷!”

道家子弟聽完了以後點點頭以後趕忙將林一他們幾個大漢全部抱走了,而那蒙面人此時看着我師傅和南傲明他們笑了笑說道:“雖然我說我一個人鬥不過你們三個人,但是,你們三個人剛剛做完如此的大陣,怕是也沒有什麼力量能將我留住吧?”

而我也被幾個道家弟子帶走了,我只記得我走之前,我師傅站起來暴喝一聲“爾等須死!”

緊跟着我便暈了過去,身體的力量一點都沒有了,感覺身體都已經虛空了,至於後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我一連昏迷了三天,昏迷的這三天裏我卻沒有一點要醒的樣子,就在第四天的時候,我才昏昏沉沉的醒了過來,我起來揉了揉眼睛以後,感覺自己嗓子非常的乾燥。

而我師傅他們看見我醒了以後,趕忙開口問道:“小貴,你沒事了吧?”

ωwш▲ тtkan▲ C 〇

我跟着想說話,卻發現自己的嗓子乾的無法說話,我跟着指了指嘴巴,我師傅看着邊上的林一說道:“林一,趕緊給他倒杯水!”

林一二話沒說給我倒了一杯溫水,我喝下水以後才感覺整個人舒服多了,我嘴巴也能說話了,我看着我師傅他們一臉疲憊的樣子,還有那眼圈裏的血絲我心裏一下子就有些心疼了起來,肯定是我昏迷的時候他們都沒有好好休息。

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說道:“師傅,你快去休息會吧。”

我師傅搖了搖頭,語氣異常關切的說道:“小貴,跟師傅說你想吃什麼。”

他不說還好,一說我還真感覺餓了,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說道:“師傅,我啥都想吃。”

邊上的柳三爺哈哈的笑了起來“小貴,你這一下子就難住你師傅了,啥都想吃,你讓你師傅怎麼給你做啊?”

我稍稍思索了一下緊跟着開口說道:“師傅,我想吃麪!”

我師傅點點頭以後開口說道:“好好好,我這就去給你做。”

說着話的功夫我看到我師傅的眼圈都泛紅了,我心裏也忍不住有些酸澀,我知道我這次受傷,我師傅肯定好幾天沒有好好休息了,而且雖然嘴上不關心我,其實我知道我師傅是最關心我的人。

我師傅起身出去了以後,柳三爺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貴,你這次受傷可是把大家都嚇到了。”說到這以後柳三爺看着我關切的說道:“不過好在你現在醒過來了。” 141 死亡森林的結束

我一下子就聞到了麪條的香氣,感覺肚子確實餓了,跟着我衝着我師傅點點頭以後說道:“謝謝師傅了。”

我師傅慈祥的看了我一眼,說道:“行了,你這孩子就別跟爲師客氣了,趕緊吃吧。”

當我師傅催促完這句話的時候我就起身靠在牀邊開始吃了起來,肚子裏也是非常的空,吃起來也感覺特別的香,或許是我昏迷的這幾天一直沒有吃過什麼東西,所以此時格外的飢餓。

軀體獵人 吃完麪以後我以後我師傅看着我笑了笑說道:“行了,吃飽了沒?”

我跟着擦了擦嘴角的油漬對着我師傅點點頭說道:“吃飽了。”

我師傅嗯了一聲以後看着我說道:“我去給你熬點粥去,要不然光吃麪對胃不好。”說着話我師傅就起身離開了。

我趕忙衝着我師傅搖了搖頭說道:“師傅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我師傅頭也沒回的說道:“行了,你就踏實休息就是了,我把你帶出來了,總是要給你爸媽一個交代的。”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師傅便轉身離開了這裏。

我師傅走了以後,柳三爺看着我笑了笑說道:“行了,你也別跟你師傅客氣了,你師傅現在恨不得什麼都替你做了。”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好在你這次大難不死,也算是劫後餘生了。”

我跟着尷尬的撓了撓頭看着柳三爺繼續問道:“對了,三爺那咱們這次的事情結束了,下一步咱們去幹什麼呢?”

柳三爺歪着腦袋思索了一下想了想,說道:“應該沒什麼事情了,這幾天等你身體養好了,咱們差不多也就該離開這死亡森林了。”說到這以後柳三爺的語氣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對了,你那天有沒有看到那個蒙面人的樣子?”

聽到柳三爺的話之後我忍不住回憶了一下,但是腦袋裏始終是沒有什麼思緒,好像從開始到我暈過去的時候,那蒙面人都是帶着一個黑色的面罩,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搖了搖頭說道:“那蒙面人從一開始就一直帶着面罩,自始至終沒有摘下來過。”

柳三爺聽完以後稍稍思索了一下說道:“看那傢伙的術法,他應該不是個簡單的人,這次你壞了他們的計劃了,怕是以後的路也不好走了,不過也沒什麼,我和你師傅會在你身邊的。”

柳三爺這句話說完以後弄的我心裏一陣感激,但是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柳三爺摸着我的腦袋對着我笑了笑說道:“不過這次的事情結束了,你應該就可以回家過年了,現在離過年也就剩下倆月了。”說到這以後柳三爺對着我笑了笑。

聽到我可以回家了,心裏也是非常的高興,但是與此同時,我在死亡森林的事情也算是結束了,不過這之中我卻有很多好奇的東西,比如那蒙面人的身份以及當時柳三爺嘴裏那首《白玉京》是怎麼回事,還有就是我們爲什麼會來死亡森林,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柳三爺問道:“三爺,我們這次爲什麼會來死亡森林呢?你和我師傅又是怎麼知道這裏的事情的?”

柳三爺看着我嘆了口氣說道:“這次的事情是我和你師傅在圈子裏接到的任務,所以來這裏就是爲了清理這死亡森林裏的一些超自然想象,本來以爲這裏的事情很快就能結束呢,沒有想到匆匆忙忙之間在這死亡森林耗了兩個月,不過好在這一切的事情都結束了,所以也就沒有什麼了,但是至於圈子裏的事情你就不要問我了,我是不會告訴你的,你師傅已經囑咐過了,圈子裏的事情現在還不能告訴你。”

我聽到這的時候不禁有些失望,本想着柳三爺會跟我說說關於圈子裏的事情呢,沒有想到柳三爺卻提都不提,想到這以後我不禁嘆了口氣,不過還有一件事情要問問,那就是關於那首《白玉京》的事情,想到這以後我便開口問了出來。

柳三爺聽完以後愣了一下“你是說山精那次我和師傅嘴裏唸叨的那首《白玉京》嗎?”

我不置可否的點點頭,一臉期待的樣子看着柳三爺,柳三爺跟着搖了搖頭說道:“這個事情你就更不要問了,以後你慢慢會知道的,至少現在你沒必要知道。”

我哦了一聲以後也就沒有說什麼了,跟着柳三爺起身以後伸了伸懶腰,打着哈欠對着我說道:“今天就讓林一和林二他們在這裏吧,晚上的時候讓你師傅早些休息吧,你師傅爲了你也是好幾天沒有休息了。”

我聽到這以後跟着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三爺,你也回去休息吧。”

“行,那我就回去了!”說着話柳三爺便轉身離開了帳篷。

帳篷之中也就只剩下了我和林一林二三個人了,林一看着柳三爺離開了以後,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貴,你知道不,你是我見過最勇敢的孩子,沒有之一。”

我跟着嘿嘿的笑了笑,撓了撓頭,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緊跟着林二也在一旁點點頭說道:“確實,我們看着你和那個蒙面人鬥法的時候,都替你捏着一把汗呢,沒有想到你居然能和他堅持那麼久,雖然最後輸了,但是我相信,小貴,你以後也一定會贏了他的。”說到這以後林二衝着我比了一個大拇指繼續說道:“而且我有預感,小貴,你將來肯定不是一般人。”

林一也在一旁點點頭,沒有說話。

我跟着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不管到了什麼時候,你們都是我哥,都是對我最好的哥哥。”想到我快要倒下的時候,林一林二他們奮不顧身的替我擋下了那狂風獅子的一擊我心裏就特別的感動,如果不是他們替我擋下那一擊,我估計我現在怕是已經半死不活了,更加不可能恢復的這麼快。

說着話的功夫,我師傅端着一碗小米粥走了進來,放在我的邊上,看着我說道:“這粥有點燙,你待會趁熱喝了吧,知道嗎?”

我看着我師傅一臉疲憊的樣子,心裏隱隱有些心疼,我心裏也明白,我昏迷過去的這幾天,我師傅肯定沒有好好的休息,所以纔會顯得如此的疲憊的,想到這以後我衝着我師傅感激的點點頭說道:“師傅,你早些回去休息吧,讓林哥他們在這裏陪着我就行了。”

我師傅猶豫了一下,看着我點點頭說道:“那行吧,有什麼事情了,你就讓林一林二他們叫我,我就在隔壁的帳篷裏面呢。”說着話我師傅打了個哈欠看着我繼續說道:“這幾天你就好好的修養,等修養完了咱們就回去!”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好的,師傅!”

我師傅嗯了一聲以後轉身就回去了,看着我師傅疲憊不堪的背影,心裏多少也有些不是滋味,不過通過這次的事情我心裏卻深深的明白了一個道理,我要變得強大,只有自己變得強大了,才能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人,才能讓自己在乎的人不在爲我受傷,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也下定了決心,要努力變強。

我師傅離開了以後,林一和林二兩個人衝着我笑了笑說道:“等着你這次回去了,我們也該走了,小貴,這一別,咱們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相見了。”

婚不逢時 我聽到他們兩個的這句話的時候心裏有些不捨,緊跟着開口說道:“林大哥,你們記得要來找我玩的。”

他們兩個人衝着我點點頭以後,林一拿出來一個卡片遞給了我,語氣嚴肅的說道:“小貴,這個是我和我弟弟的聯繫方式,你拿着吧,有什麼事情你就打這個電話,一準就能聯繫上我們兩個人了。”

我接過這卡片以後看了一眼,一張黑色的卡片上面只是很簡單的寫着一個手機號一個電話號碼,連名字都沒有,但是聽到他們嚴肅的語氣,我隱隱之中感覺林一林二這卡片不簡單,想到這以後我衝着他們點點頭說道:“我記下了!”說着話我就將這卡片放在了自己的揹包裏面。

林一和林二見我收下了卡片以後衝着我嬉皮笑臉的說道:“小貴,這長夜漫漫的,你看咱們是不是乾點啥?”

我聽到林一大哥這個猥瑣的語氣以後突然感覺怪怪的,而林二這個時候開口說道:“鬥地主來不?”

我一聽打牌,頓時就來了精神了,跟着點點頭以後,閃開了一個位置,讓他們兩個人也坐在了牀邊,跟着林二將牌拿過來以後就坐在了我的身邊。

我們三個人就開始打牌了,這一晚上我都沒有什麼睏意,倒是林一和林二,打到半夜的時候已經開始打瞌睡了,後來看着他們困成這個樣子,我心裏實在有些不忍,就讓他們去睡覺了。

林一和林二也沒有回我師傅那裏睡覺,而是就在我的這個帳篷裏睡下了。

他們睡下以後,我躺在牀上翻來覆去的沒有睡着,或許是因爲這幾天睡得太久的緣故,我一直都沒有什麼睏意,索性腦子沒有安靜下來,一直都是想着這些日子發生的事情。 142 歸途(1)

從山精的身上我看到了他的過去,看到了那個叫李洪亮的人,看到了他是怎麼被人制成山精的,看到他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向深淵的,也看到了養屍河裏的棺材,看到了老田爲了貪財將自己的命丟了,這一幕幕如同過電影一般在我的腦海裏播放着。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候,我聽到了林一和林二打打呼嚕聲,實在是沒有什麼心思繼續躺着了,於是我便起身開始打坐了起來。

等我緩緩睜開眼的時候發現天色已經微微亮了,剛剛打坐完的我,調整了一下呼吸以後,感覺整個人都舒服了許多,每一次打坐完都會有着一種不同的感覺。

我起身以後,穿上鞋子便走了出去,到了外面的時候,我發現周圍的人還在巡邏,這些人有的穿着巫族的衣服有的穿着道袍。

我走在外面的時候,他們都忍不住的看了我一眼,有的人眼神裏帶着一種不屑,有的人則是敬佩的眼神看着我,我走到了前面的時候發現南傲明站在那裏。

於是我衝着南傲明那邊走了過去,到了南傲明身邊的時候,只見南傲明的身前放着幾十個盒子,都是黃色的盒子,盒子外面包裹着一張符紙。

南傲明見我過來了以後,眼神之中抹過一絲驚訝之色“小貴,你這麼快就能下地了?”

我跟着點點頭,笑了笑說道:“南叔,我這人天生傷口癒合就比別人快,所以也就沒什麼事情了。”

南傲明點點頭以後,誇讚的說道:“確實是,看你受了這麼重的傷,就算是體質好的人,受了這麼重的傷怕是都沒有你恢復的速度快。”說到這以後南傲明看着我笑了笑說道:“聽你師傅說,你想回家了?”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嗯,畢竟出來這麼久了,我已經很久沒有回過家了。”

南傲明笑着點了點頭,摸着自己的下巴看着我說道:“也對,你還是太小了,以前我和你師傅他們在外面執行任務的時候有的時候就是三五個月都回不了一次家,當然,你師傅和柳三爺的事情我們也都知道。”說到這以後南傲明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小夥子,好好努力吧,未來都是你們的了。”說到這以後南傲明不禁爽朗的笑了起來。

我跟着笑了一下,沒有說話,看着眼前的盒子心裏有些好奇,這些盒子裏面裝的都什麼爲什麼還都用符紙封印在這裏了?難道,是肉頭?

想到這以後我擡起頭看着南傲明說道:“南叔,這盒子裏面都是什麼啊?”

南傲明看着我笑了笑,解釋道:“這些盒子裏都是肉頭,你之前應該已經見過一個肉頭了,這些肉頭必須平安的帶回圈子裏,否則的話很容易出大事的,這些肉頭相當於養屍人的精血,肉頭不滅,他們隨便找一具屍體便可以繼續養屍,而且這屍還是金甲屍,所以必須帶回到圈子裏,找人把這些東西消滅掉。”

我聽到這以後頓時也就明白了這其中的利害關係,緊跟着點點頭說道:“南叔,你該不會在這裏看了一晚上了吧?”

南傲明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正是,要不然我不親自坐鎮的話,你師傅和柳三爺因爲你的傷勢都沒有好好休息,我在不看着這裏的話,怕會讓那蒙面人有了可乘之機,所以這些東西必須看管好的。”

我跟着下意識的問道:“這裏不是有這麼多的巫族和道家高手的嗎?”

“論術法,這些人還是差了一點。”說到這以後南傲明放佛並不想提這個話題一樣,很快就轉移了話題“你好好跟你師傅學習巫術吧,你的很有慧根,將來必有所成。”

我聽到南傲明對我的誇獎以後心裏忍不住有些得意,但是我卻希望有一天可以聽到我師傅親口誇我,不過這個可能性暫時還沒有呢,我師傅那種人我還是比較瞭解的。

而這個時候南傲明見我不說話了,便繼續說道:“行了,回去吃點東西吧,我也餓了,這白天就有你師傅和柳三爺坐鎮了,明天來了人我將這些東西帶走也就沒有什麼事情了。”說到這以後南傲明放佛也放鬆了不少。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走吧,南叔,先去吃飯吧!”

好在早晨的時候已經南傲明已經吩咐人做飯了,我跟着南傲明走到了帳篷裏的時候,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也都正在吃飯呢。

我和南傲明坐下來以後,我師傅看着南傲明說道:“南大哥,最近這些天也是辛苦你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