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還找死的沖了上來,頓時就怒了!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怨靈發出一陣陣刺耳的聲音,不斷的在墨九狸和帝溟寒的耳邊響起,但是都被墨九狸和帝溟寒直接屏蔽了,兩個人背對著背,開始不斷的斬殺身邊的怨靈。

而這些本來就很難殺死的怨靈,對於帝溟寒手裡的寒狸劍,和墨九狸手裡的蓮花杖,可以說是無可奈何,帝溟寒一劍就能徹底滅殺一隻怨靈,墨九狸也是一個蓮花杖揮過去一片怨靈被重傷,接著再是一揮全部都消失了……

「我們看看誰殺的多吧!」墨九狸抽空看著帝溟寒說道。

「好的,那我們比一下!」帝溟寒聞言寵溺的說道。

接著,墨九狸和帝溟寒開始加快速度,累了就吃墨九狸煉製的丹藥,墨九狸和帝溟寒同時都是逼得自己剩下最後一點靈力,才會給自己服用丹藥,這樣可以讓他們更開的吸收靈力……

而他們殺死怨靈的速度快,怨靈增加的速度也快,不一會的時間,怨靈已經是越來越多越來越多了,凡是失去的怨靈消失十幾隻,就會又多出幾十隻,墨九狸和帝溟寒對視一,繼續奮力殺怨靈。

他們很清楚,這些怨靈背後應該是有什麼控制著,否則就不會這樣了,要麼都出來,要麼一點點往離,可是現在卻是讓他們寸步難行,所有的怨靈都堵在這裡,似乎對方就是不想他們進去一般……

越是這樣墨九狸和帝溟寒越好奇裡面到底有什麼,整整三天三夜,墨九狸和帝溟寒都沒有停下過,但是眼前的怨靈卻是越來越多……

本來墨九狸還在想要不要用小金的火焰,但是轉念一想,自己不是來尋寶的,而是來歷練的,那麼急什麼?殺就好了!

於是墨九狸和帝溟寒也不著急往前面走了,完全就是背對著背站在原地,不斷的斬殺周圍的怨靈,他們的目標從進去變成了歷練……

墨九狸和帝溟寒最後甚至放棄使用寒狸劍和蓮花杖,而是用靈力攻擊面前的怨靈,因為這些怨靈是不死不滅的,如果不是因為寒狸劍和蓮花杖是特殊的武器,根本也無法殺死怨靈的。

但是墨九狸和帝溟寒忽然間不只是用寒狸劍和蓮花杖,反而開始使用靈力,靈技等招式,對於滅殺怨靈的速度就減慢了很多,反而那些怨靈被打散后,很快就聚集在一起了……

而墨九狸和帝溟寒似乎往前不在意,一個個靈技不斷的丟出去,一會兒是冰刃,一會是冰龍,一會是冰箭,一會是木藤等等, 老闆娘看着我們兩個人像是看到了什麼美味的食物,用她那空洞洞的眼眶盯着我們兩個人,舌頭在嘴脣上面舔了一整圈,然後向我們撲過來。

我們兩個頓時感受到一陣腥風迎面而來,那股味道簡直令人作嘔,還沒有等我彎下腰嘔吐,那老闆娘的指甲就已經觸碰到了我的脖子。

趙權頓時反應了過來,一個側踢就踢到了老闆娘的身上,我還以爲成功了,正在欣喜若狂之際,可是沒有想到倒下的不是老闆娘,而是趙權,此時他正滿臉痛苦的抱着他的腳在地上不住的打滾,呻吟着。

難道我真的要葬身於此嗎?我有些絕望的閉上了眼睛,我心裏滿是不甘心,我才十九歲啊!還什麼都沒有做過。

“呔!妖怪!還敢害人性命,給我納命來。”此時一個威風凜凜的聲音從老闆娘身後傳來。

我定睛一看樂了,來的居然也是位熟人,赫然就是下午在飯館跟我們自來熟的周媛媛,不過現在她可跟下午完全不一樣。

只見她穿着一身寬鬆的黑色練功服,頭髮綁起來一個馬尾,看起來別有一番味道,我知道現在不是欣賞外表的時候,可是我的眼神還是被她深深的吸引住了。

周媛媛絲毫沒有往我們這個方向再看上一眼,反而直勾勾的盯着老闆年,面色凝重,好像如臨大敵那般。

那老闆娘也知道周媛媛是最爲主要的對手,於是拋下了我跟趙權,就像周媛媛撲了過去,重獲新生我們兩個癱軟在路邊。

我們可是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重,若是此刻有法器在手,還可以幫幫周媛媛,可是現在我們兩個就是普通的小市民,就算想幫忙都心有餘而力不足。

此時的周媛媛並不畏懼,往身上一拍,幾枚銅錢就出現在她的手上,她倒是也不看,把手一揚,直接將這幾枚銅錢射到那老闆娘的身上。隨後嘴裏唸唸有詞,那幾枚銅錢憑空的變大了幾分。

剛剛還無比威風的老闆娘立刻被這幾枚銅錢圍在了中間,不管從哪個方向想要突出重圍可是總被一枚銅錢阻擋了去路。

那老闆娘也怒了,嘴巴里面發出了一陣沒有意義的嚎叫,看起來那模樣很是恐怖,只見她的身體慢慢的消失掉,只留下了她的頭顱,看來她的頭怒是她的本體,其他的都是她幻化出來的。

她原本以爲變成了本體方便逃跑一些,可是那銅錢隨之縮小,硬是套在了她的額頭上面,只聽“滋滋”的幾聲,那飛頭蠻頭上冒出了一陣子青煙,不管怎麼樣掙扎都是垂死掙扎,那飛頭蠻從天空中掉了下來,重重的摔在了地面。

看着危機解除了,我跟趙權同時抹了抹頭上的汗珠,又一次的死裏逃生真是不容易啊!而周媛媛正一臉笑意的看着我們兩個人。

“你們怎麼出現在這裏的?說你們兩個人印堂發黑你們兩個還不信,這下好了吧!要不是我及時出現你們兩個都得交代在這裏。”

趙權的臉上罕見的露出了一絲羞

愧:“今天下午多有得罪,你還不要見怪。”

“沒事沒事,我們做這一行的難免不被大家所接受,我們都習慣了。”周媛媛大度的把手一揮,算是不計較我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說着,她走上前去,把銅錢跟飛頭蠻都撿了起來:“這真的是好東西,放到市場上面可以賣不少錢呢!”

“這東西還能賣啊?”我有些不解的問道:“這東西怪模怪樣誰要啊?”

“這你就不懂了吧!這飛頭蠻邪性很重的,這要是放到東南亞去賣,一堆降頭師搶着會要呢!”說着拍了拍飛頭蠻上面的灰塵,就這樣把它放到了自己的包裏面。

這個動作讓我對這個女人無比的敬佩,看起來真的是一個彪悍的女漢子。

周媛媛跟我們講起了事情的起因,原來這段時間很多來吉林的遊客都莫名其妙的失蹤了,起先警察都把這個當做是普通的失蹤案來調查,很顯然的一無所獲。

接着失蹤的人越來越多,一天之類報案的都有着四五起,這一下子就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甚至都驚動了上頭的人。

公安局被責令火速破案,這時一條振奮人心的消息傳來,很多失蹤者都曾經跟親朋好友發消息稱自己曾經入住過一個叫圓夢的小旅館。

於是大家就把這個叫圓夢的小旅館當做首要搜尋目標,可是搜遍了整個市的角角落落都沒有找到一家這樣的小旅館。

本來以爲是一個普通的失蹤案,現在被蒙上了一片神祕的面紗,萬般無奈之下,刑警隊只能求助到周媛媛這裏。

很快周媛媛就在這附近感覺到了一股靈異的氣味,可是就算她法力高強,一時之間也沒有找到破解的法門。

正好她在這附近的餐館碰到了我們,感受到我跟趙權身上都有着那股味道,起先她還以爲我們兩就是靈異旅館的幕後黑手,可是很快她就發現我們兩個只是沒有法力在身的普通人。

於是她爲了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偷偷的跟着我們兩個人來到了靈異旅館,剛剛準備發難對付老闆娘,結果也被鬼打牆困住了,她施展了好多功夫才脫困而出,趙權被困在樓梯裏面聽到的經文就是周媛媛所念。

我們倒是沒有想到事情會是這樣,對着周媛媛又是一頓千恩萬謝,不過總算是圓滿的解決了,我跟趙權總算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趙權突然一拍腦袋:“我們的行李還在那個旅館裏面。”

我們兩個猶豫了半天,還是決定回去拿包,畢竟我們兩個人所有的家當都在那裏,若是不拿接下來我們兩喝西北風啊!

不過周媛媛寬慰着我們兩人:“那老闆娘又不在了,那個旅館就是一個普通的小旅館沒事的,正好我也要去找那些失蹤人的下落,我就陪你們走一趟好了。”

周媛媛這話一出,倒是讓我們兩個人寬慰不少,我們兩個大男人就像是小媳婦一般,扭扭捏捏的跟在周媛媛的身邊。

可能是因爲沒有了老闆娘的緣故,我們並沒有費多大的力氣就找

到了那所小旅館,周媛媛率先走在前面,大大咧咧的將大門一把推開。突然她發出了一陣輕笑:“這種環境,你們兩個也住的下去啊?”

我們沒有明白她話裏的意思,爭相跑到門口一看,眼前的景象差點讓我們兩個人吐了出來。

之前的小旅館雖然破舊,但是好歹還是窗明几淨,可是現在的大廳裏面,蜘蛛網橫行密佈,吧檯歪歪斜斜的倒在一旁,桌子上面沙發上面都佈滿了厚厚的一層灰。各種各樣的小蟲子肆意的在地上爬行。

地面上散路着各種各樣的垃圾,散發出一股腐爛的味道,要是我們那天看到是這種情景說什麼我們都不會住到這種地方來。

想到老闆娘還好心的留我們吃早飯,我們因爲時間充滿,並沒有接受她的好意,本來還覺得心裏有些內疚的,現在想想幸虧沒吃。

商議過後,由趙權陪着周媛媛去尋找那些失蹤的人的下落,我則負責把行李拿出來。我踩上樓梯,就聽見嘎吱作響的聲音,看這個樣子,這個房子肯定是有一段年頭了,也不知道這飛頭蠻是從哪裏過來的。

便宜老公:天價小蠻妻 上了樓左拐,很快房間門就出現在我的眼前,我咬了咬牙推開了門,生怕房間裏面也跟一樓的大廳一樣。

但是還好,房間跟我們兩個出去時候的情況沒有什麼差別,我這才舒了一口氣,連忙把我們兩個人的行李拖了出來。

我下到了一樓,此時他們兩個人似乎早就在大廳那裏等着我呢,看着他們兩個的面色,我就知道似乎發生了什麼不太好的事情。

“你們怎麼了,那些失蹤的人呢?”我雖然這樣問道,但是心裏頓時升起了一陣不好的預感,看他們的樣子恐怕都凶多吉少了。

“都關在這裏的地下室裏面,不過都死了!”趙權的聲音有些低沉,畢竟他是一個刑警,看到這麼多人的屍骨,自然心裏不會很好受。

周媛媛撥打了一個電話,很快一大批刑警就過來把那些人的屍骨都擡走了,此後的事情就不用我們兩個人再操心了。

追妻總裁:死女人,還我兒子! 雖然結果不是很完美,但是這件事就這樣結束了,這個世界上面很多事都是這樣,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會有一個美好的結局。

在一陣失落之後,我們的肚子餓的咕咕叫了,現在東方已經有些亮堂,看起來我們竟然折騰了一個夜晚。

爲了表達感謝之情,我決定請周媛媛吃一頓早飯,那周媛媛也不嫌棄,跟着我們兩個就到了最近的早點攤子。

“你們兩個到吉林來幹嘛啊?說是遊玩也不像,說是投奔親戚,怎麼還住小旅館,看着你們兩個人黑氣纏身,看起來還是跟鬼有關,是吧?”

周媛媛一針見血的就說出了我跟趙權的現狀,本來周媛媛救了我兩一命,所以趙權也沒有當初的戒備心理,把我們的遭遇以及爲什麼來到吉林的原因都告訴了她。

“錢西山?你是說那個做冥幣的錢西山?”

聽到周媛媛詫異的聲音,我心裏一動:“難道你認識他?”

(本章完) 各種招式不斷的在怨靈周圍飛舞著,雖然對怨靈造成的傷害不那麼大,卻也似的那些怨靈無法靠近墨九狸和帝溟寒身邊……

一個月後,墨九狸和帝溟寒的身上紛紛亮起了晉級的光芒,而且晉級的光芒持續不斷,帝溟寒的等級在靈尊五品停了下來,墨九狸也是在靈尊三品停了下來……

雲夏都跟著墨九狸再次晉級了,雖然依舊是超神獸,但是卻晉級了很多的……

晉級的光芒消失后,墨九狸和帝溟寒就立即開始繼續戰鬥,對於這一次的晉級兩個人都十分滿意,他們很希望再進一步,突破靈尊到達靈帝就最好了!

可是,顯然的,墨九狸和帝溟寒的願望落空了,因為他們忽然間發現這些怨靈變少了,不知不覺中竟然有很多實力強一點的怨靈開始撤退了……

因此,墨九狸和帝溟寒對視一眼,只能再次使用各自的武器,快速解決掉剩餘沒來得及逃走的怨靈,然後沖了進去,那些得到命令返回的怨靈,忽然間又接受到命令,再次停下攔住了墨九狸和帝溟寒,於是墨九狸和帝溟寒和怨靈之間開啟了拉鋸戰……

只要墨九狸和帝溟寒使用靈力攻擊怨靈歷練的時候,怨靈就開始撤退,但是墨九狸和帝溟寒使用武器滅殺怨靈的時候,怨靈們又開始數量驟增,阻擋墨九狸和帝溟寒的腳步……

對此,墨九狸和帝溟寒也是無語了,這些怨靈分明就是被控制了,目的只有一個,阻擋他們的腳步!

不想他們進入魔林,但是真的以為這些怨靈就能攔住他們了嗎?真是天真……

墨九狸看了眼帝溟寒道:「既然對方不想我們再歷練,我們直接進去好了!」

「嗯,也好!」帝溟寒停手,收起寒狸劍說道。

他明白墨九狸的意思,只要小金的火焰一出來,這些怨靈根本無處躲藏!

於是,墨九狸和帝溟寒紛紛收起自己的武器,然後喚出小金的火焰,早就蠢蠢欲動的小金,出來之後就是一片火海,直接撲了上去……

那些怨靈完全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直接被大火吞噬了……

頓時,數量再怎麼增加的怨靈,也沒有小金火焰速度吞噬怨靈來的快,小金的火焰出來,眨眼間,前面就是一片開闊……

別說怨靈了,連樹木什麼的都沒有了!

墨九狸和帝溟寒在小金後面淡定的走著,那些企圖攻擊墨九狸和帝溟寒的怨靈,已經再也無法靠近墨九狸和帝溟寒的身邊了,連給墨九狸和帝溟寒歷練都不配了……

不管後面過來的怨靈,實力多強,總之就是瞬間被滅!

小金對於滅殺這些怨靈,完全沒有放在眼裡,所有的怨靈都被自己的火焰凈化為空祁,徹底消失在世間……

有了小金開路,墨九狸和帝溟寒前行的速度也變快了,而且墨九狸發現對方應該是怒了,怨靈的數量可以說是前仆後繼般的不斷的撲向小金的火海。 “不認識,但是我知道他,不管怎麼說他們做冥幣的跟我們還是有些業務往來,之前在道上可是聽過他的名字。”

還業務往來,我心中一陣鄙視,不過我纔不敢表現出來,沒想到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這周媛媛就像是我們命裏面的福星一樣。

“那你可不可以帶我們到他的工廠裏面去,我們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請你幫幫我們兩個。”趙權滿臉的誠懇的對周媛媛說道。

他現在的心情比我還要急迫,他可是很想找到幕後的黑手來慰藉自己幾位兄弟的在天之靈。

聽到我們兩個的懇求,周媛媛思索了一下,答應了下來,隨後掏出了一個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喂,秦老,我小何.對對對.我這是有事想要請你的幫助誒,感謝感謝是這樣的,你能不能幫我查查錢西山的廠在哪裏啊?.對,有些事情誒,好好好,那我就先謝謝啦! 惡魔,請你輕一點 好好好,謝謝謝謝好的,拜拜!”

我們兩個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死死的盯着周媛媛,希望她給我們帶來一個好消息,可是隻見她伸出芊芊玉手:“我幫你們這麼多,有什麼好處啊?”

“這請你吃早飯還不是好處啊?要不我再加一杯豆漿?”說着,我朝着忙碌的老闆一招手:“老闆,再來一杯豆漿!”

“好咧!”那老闆應着,麻利的端上了一杯豆漿,那周媛媛也不客氣,直接端起豆漿的杯子就喝了進去。

看樣子她是真渴了,滿滿一杯豆漿被她咕咚幾口就喝了一個底朝天,然後滿意的打了一個響嗝:“老闆再來一杯。”

“好咧!”話音還沒有落下,座子上面又多出來了一杯豆漿。

這時周媛媛纔開了口:“剛剛幫你們打聽到,錢西山的冥幣廠就在東郊。”然後拿出手機翻出一條短信給我們看着:“你看這就是地址。”

我連忙找老闆借來紙筆,把地址抄了下來,反覆覈對幾遍確認無誤了之後把手機還給了周媛媛。

此時的周媛媛已經是酒足飯飽了,滿意的離開了早點攤,留下了我跟趙權兩個人還在研究着地址。

我們兩個商議一番,決定先行找個酒店睡上一覺養精蓄銳之後,再出發也不遲,這一次我們兩個人生怕再入住到靈異酒店,特意在大馬路邊找了一個酒店。

雖然價格貴了一些,但是看着人來人往我們也心安了一些。

一覺睡到了中午,在吃過午飯過後,我們兩個人就驅車前往東郊,據周媛媛說最近錢西山的廠子裏面正在招工,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可以混到他們廠子裏。

這消息對我們兩個人來說無疑是剛想睡覺就來了一個枕頭,找了兩件看起來最邋遢的衣服就套在了身上。

把車停在距離東郊還有一段路的路邊,我們兩個人就靠着步行前往東郊,要是讓人看着我們開着車子來工廠應

聘,肯定會引起有心人的關心。

果然靠着何雯給的地址,我們兩個人找到了錢西山的工廠,並且他們工廠的大門外面果然貼着招工啓事。

“招保安三名,陳東,看起來我們的機會來了。”趙權一臉興奮的看着我,趙權畢竟是當過警察,一身腱子肉十分的發達。

反觀我雖然也十分熱愛運動,可是身體未免單薄的多。但是把心一橫,還是進去了工廠。

找到人事之後,填了一張招工表,就讓我們兩個人直接去經理室面試了。

面試我們兩個人的是一個白白淨淨的三十歲左右的中年男人,帶着一副金絲眼睛,看起來斯斯文文的,他自稱姓王,是辦公室主任。

王主任在得知趙權之前當過兵,又看過了他的體格之後當即拍板招他進來,也許是因爲現在比較缺人,在猶豫了半天之後,也讓我也進入了工廠。

在發給我們兩身保安服之後通知我們明天來上班,王主任就匆匆的走了,看起來他很忙的樣子,不過我們也管不了那麼多,能正常的到工廠上班就行。

我們兩興高采烈的抱着工作服從工廠裏面出來,雖然前面經歷了一系列不堪回首的往事,不過總算是成功的打入了敵人的內部。

可是沒有想到,剛剛走出工廠大門,就有幾個人看着我跟趙權指指點點的,我們兩個還以爲是臉上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在臉上胡亂的摸着。

終於有一位老大爺似乎是看不過眼了,警惕的看了一眼我們身後的工廠,把我們兩個拉到一邊:“小夥子,你們知道這個廠是幹嘛的嗎?”

“知道啊!就是印冥幣的啊!這有什麼。”我假裝無所謂的說道,生怕這個好事的老頭壞了我們兩個人的重要事情。

趙權也跟我有一樣的擔心,也附和道:“對啊!不就是個冥幣廠,這都什麼年代了,還相信這種迷信啊!再說這個廠子工錢高啊,別說是冥幣了,就算是火葬場我也敢去。”

那老頭子一聽就急了:“什麼啊?你們兩個難道不知道這工廠之前發生了什麼事嗎,就敢隨便過來,別到時候錢沒賺到就把人搭進去了,那可就划不來了。”

聽到這老頭似乎話裏有話,我跟趙權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神裏面看到了一絲驚訝,看着天色也不早了,於是拉着這個老頭在這附近隨便找了個小飯館,叫了幾個小菜跟幾瓶啤酒,就準備聽他講故事。

那老頭子看我們兩個十分的知趣,不慌不忙的拿起筷子夾了兩口菜,又灌了一口啤酒,這纔開了口。

“我勸你們兩千萬不要到那個廠子上班,那廠子可邪門了,好幾個員工都不明不白的死了,現在這個廠基本上沒有人去,就算他們的員工有些都不敢去上班,這事這一片都知道了,不過聽你們的口音像不是本地人,難怪會被他們的工資所吸引。”

我點了點頭,連忙問道:“那是爲什麼?”

“這內幕別人可能不知道,但是你們今天找對人了,我的侄子之前就在這個工廠上班。”那老頭一副神神祕祕的感覺,他似乎是讓我們覺得這一餐飯請的十分的值得。

說完又喝了一口啤酒,那慢慢吞吞的樣子吊足了我的胃口,看着我們兩個一臉好奇的模樣這老頭纔開了口,我們這才知道事情的緣由。

之前錢西山的冥幣廠雖然做的跟死人打交道的生意,但是工資高福利好,還是很多人都願意到這裏來上班,再加上前幾年風平浪靜,別說鬧鬼了,就連小偷小摸的情況都沒有,很多膽子大的當地人都把錢西山的廠子當做找工作的首選。

可不知道爲什麼,一到了今年各種各樣的怪事都出來了,什麼廁所裏面傳來歌聲啊!冥幣廠的機器晚上無緣無故自己啓動啊!等等等等。

可是發生的都是些無傷大雅的小事情,很多人爲了高工資也沒有人真的辭職,只是都去山上請一兩個符掛在身上以防萬一。

真的的出事情是在兩個禮拜之前,那天有一批緊急訂單,工廠的所有員工都在工廠加班,一直加班到深夜才離開,不知道爲什麼大家都走的時候居然忘了叫一個小夥子,可能是加班太辛苦自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進到工廠裏面才發現那小夥子竟然已經死了,死之前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是死不瞑目一樣,警察過來驗屍,說死於心臟病突發,他的家人也來工廠鬧過事,可是被錢西山厚厚的一疊現金給堵住了嘴巴。

從那之後,整個工廠就意外不斷,一個工人被攪紙機攪斷了胳膊,兩個女員工無緣無故的跳樓,還有一個員工無緣無故的失蹤。

這一下本來就人心惶惶的員工更加的擔憂,錢西山起先還用加工資的辦法安撫他們,可是看着事情越演越烈,實在沒有辦法,這纔給員工放了一個禮拜的假。

誰知道一個禮拜之後來上班的員工寥寥無幾,畢竟錢跟命這種選擇題大家還是都會做的,這不現在錢西山沒有辦法,又開始瘋狂的招人,我跟趙權也是因爲這個原因才能這麼快的上崗。

聽完了這個老頭子的故事我跟趙權都看出了對方臉上的驚訝之情,兩個禮拜之前正好是塑料廠出事的那一天,之前我們還對錢西山只是有所懷疑,現在基本上就是認定了錢西山肯定就是塑料廠出事的罪魁禍首。

看來這冥幣廠就算是刀山火海我們兩個也要闖一闖了,那老漢今天興致十分高又拉着我們絮絮叨叨了一個多小時,這才酒足飯飽的回了家。

我跟趙權兩個人連忙驅車回到市區,梳洗過後,就倒在牀上睡着了,我們當然要養足精神來面對接下來的挑戰。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兩個就帶着行李到了工廠裏面,錢西山的工廠是封閉式的管理,一個月能放四天假,其餘的時間都要待在工廠裏面上班,不過他們的待遇的確是挺好的,就像我們剛剛來的就有4300一個月。

秦葵傾陽 (本章完) 但是一隻只怨靈卻如同飛蛾撲火一般,瞬間就湮滅在小金的火焰中了……

墨九狸唇角微微勾起,目光看著前方越發黑沉的天空,似乎他們已經快要來到最終的目的地了……

「小金,快一點!」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好的,主人!」小金聞言說道。

接著小金丟出一個圓形火牆,把墨九狸和帝溟寒圍在其中,然後把自己的火海變窄變長,對著前面丟了出去,一下子就讓百里之外出現一道火焰光帶……

墨九狸和帝溟寒也加快速度,跟在小金後面直接往裡面飛去,雖然兩人身上很是狼狽,絲毫掩飾不住他們身上獨有的氣質,很快,墨九狸和帝溟寒跟著小金,來到了魔林最深處,出乎墨九狸和帝溟寒意料的是,這深處竟然不是密室,不是山洞,也沒有密林什麼的。

出現在他們兩人面前的,竟然是一口黑色的古井,無數的怨靈就是從井內不斷的按照順序飛出來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