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峻衝她點點頭。

2020 年 10 月 24 日

寧茶便快步走出了辦公室。

我的1982 葉霜落聽着周圍的腳步聲,心裏有些驚慌了起來,她們到底在說些什麼,又又怎樣的目的?她的心不斷地搖擺着。但還是努力地鎮靜下來,她知道,要是自己連芙蓉花樣都畫不出來,自己也就真正地敗了。

幾分鐘之後,一個完全沒有半點和那幅圖有差距的圖出現在了葉霜落的眼前,努力地看着那芙蓉花樣,她尋找着可能存在破綻的地方。

幸好自己平日裏所培養的繪畫能力,讓她能夠毫無破綻。

“峻,我畫好了。”將圖放在了紀峻的面前,葉霜落看着男人的髮際,心中一動,不管是哪一面,都讓自己深深地沉迷。所有的事情,都是因爲這樣一個人,所以,即使會因此而做出讓人罵的事情,也無所謂了。

紀峻好久才擡起頭,眼神卻並沒有放到她所畫的那幅圖上面,“你覺得芙蓉代表着什麼?”

“我畫芙蓉,主要是因爲我愛她的那份嬌嫩的花瓣,沒有牡丹的雍容,沒有蓮花的清峻,但卻是我很喜歡的,那嬌嫩的粉色,卻讓我如此地喜愛。”葉霜落說着自己對於芙蓉花的印象,不斷地說着。

“那你又如何想到將它變成平面圖的?”紀峻沒有對此做任何的評價,只是慢慢地說道。

“那是一種靈感,我覺得能夠將自己喜歡的東西結合在一起,是最完美的狀態。”葉霜落順着答道。

“那讓你聽聽真實的原因!”

抗戰游擊隊 葉霜落心裏一頓,他這是什麼意思?

寧茶卻帶着一個人走了進來,那人,赫然就是–安然!

”總裁,我已經將人帶來了。”寧茶說完,恭敬地退到了一邊。

安然看着紀峻,心裏很是疑惑,”你到底讓我來這裏做什麼?”原本不打算來的,卻耐不過寧茶巧舌如簧,不知怎麼的,就放棄了之前的堅持,讓她還是來到了這裏。

不過,那超快的車速直到現在都讓她心有餘悸,到底是怎樣的車技,才能夠在不到五分鐘的時間來到這裏?

”看一場好戲而已。”紀峻冷冷地看了眼葉霜落。

安然眨眨眼,很是困惑,阿勒,看好戲?關她什麼事,她好像跟他不是很熟。

”葉小姐,想必您應該能夠跟安小姐解釋下,這張圖爲何會在總裁的手中。”寧茶走上前去,將那幅圖拿了起來,放到衆人的面前。

安然瞪大了眼睛,這圖分明就是她參賽的設計圖啊,怎麼回事?

”霜落!你……”

”沒錯,那副設計圖是我拿的。”葉霜落坦言無誤地說道,到了現在,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看來她還是真的太過相信紀峻了。以爲他根本不會去查。而安然似乎並沒有打算將救了他的一事說出來。誰知道,陰差陽錯,就成了現在的局面。

安然一愣,”爲什麼?這幅圖遞上去,也許根本得不了獎,你爲什麼要拿走?”拿走之後,又用自己的圖來換?到底,是爲了讓自己好,還是有其他的原因?

”安小姐,想必你現在很是疑惑,不過也許看了這張圖,就會更加地瞭解了。”寧茶在這裏權當做解說,一切紀峻都沒有參與,只是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

安然聽着她說話,猛地一驚,葉霜落肯定有什麼陰謀,否則,絕對不會出現這樣子,心裏忽然覺得發涼,這位平日裏幫了她很多的人竟然心懷不軌,這其中的前因後果,不得不讓她覺得心裏都冷了一大片。

“葉霜落,你這到底是爲什麼?爲什麼要把我的圖偷走?”安然忍不住想要質問她,不知道她爲何會做這些東西!

寧茶看了看紀峻的神情,見他沒有半點的表示,才繼續說道:“安小姐,如果說,葉小姐現在的一切,都應該是你的,你會怎樣?”

安然一驚,“你說什麼?”什麼叫一切都是自己的?葉霜落的本事和自己沒有半點的關係。

“喏,還認識這張圖嗎?”寧茶將那副圖綻開,美麗島了極致的存在,最惹人注目的,就是那裙襬下的芙蓉花!

安然的呼吸頓住了,這張圖,是自己努力去尋找着的,但是,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她的眼神有些飄忽,拿過那張圖,不可置信地看着上面的東西,偶然一擡頭,眼中映入了男人冰冷的面容。

“是你找到的?”安然的一句話,便將所有的事情都到了個乾淨。

紀峻動了動脣,心下更加肯定了。

安然看他們的神情,基本上已經猜到了,只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會有這樣的舉動,“爲什麼?”爲什麼要利用我?心裏不知爲何,她寧願對方是冷漠地對她,冷漠地對待,纔不至於讓她現在如此地心寒。

葉霜落冷笑了一聲,“爲什麼?你難道不知道麼?在一開始不就是知道了,現在又何必多說?”

安然後退一步,心裏冷得發寒,“如果你這是爲了利用我,那怎麼要把自己的設計圖送給我?如果把我趕出了學校,你的目的不是更簡單了麼?”努力地尋找着她是好的猜想。

韓國女主播私_密_視頻遭曝光,可愛而不失豐_滿!!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meinvgan123(長按三秒複製)!! 葉霜落再也不用僞裝了,臉上佈滿了一絲鄙夷,“送給你,笑話。要不是看着你有點用處,我又何必耐着噁心靠近你?真是天真!你都不知道,平民,永遠都沒有辦法進入上流圈子!”

“葉小姐,請注意你的言辭。”寧茶似乎聽不進去了,開口制止着。

葉霜落瞥了她一眼,“你不必假好心,你的事情我難道不知道麼?真是可笑至極。告訴你,安然,你是永遠也沒辦法進入這樣高貴的存在。平民,不,你不過是個靠着自己朋友資助的賤民而已,永遠,永遠也沒辦法進去!”

重生包子他爹要種田 “啪!”安然伸手,一巴掌給葉霜落打了過去。

“我從來不知道你竟然是這樣看我的。這一巴掌,就算是我看錯人了!”這樣侮辱的話語,安然怎麼能夠再忍。所謂的好心,不過是她的利用而已。

葉霜落的臉上已經發紅了,“安然,你竟敢打我!”說着,便不顧一切地撲了過去,想要好好地教訓安然。

眼看着那一掌就要打到安然的身上,安然躲閃不及,只能夠硬生生地扛了下來。

葉霜落臉上滿布着猙獰的神色,濃濃地恨意溢了出來,就是這個女人,毀了自己,就是這個女人!

誰知道還沒有碰到那張臉,就覺得手腕被一股力量阻止,努力地掙扎了一下,卻仍然沒有半點的用處,一擡頭,就見到眼前站着的紀峻,那張俊顏上的冷意,讓她失了力道。

“葉霜落,你太過了!”紀峻用力一扯,葉霜落便滾倒在了地上。

“哈哈,我過分了?”葉霜落坐在地上,眼裏露出瘋狂的神色,“我有她過分嗎?我以爲她會遵守承諾,結果呢?還不是看上去老實,骨子裏面到底有多賤,只有她自己知道!”

安然死死地咬住下脣,努力地壓抑着自己的情緒,“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從來都不會違背承諾,答應了你的,我就沒有破壞過。但是,我不覺得你就因此利用我!”安然的眼裏也充滿了憤怒,即使對方是自己的昔日好友又如何,現在看來,別人根本把她當做空氣,她不是什麼聖母,做不到對方背叛,還能夠無動於衷!

“哈哈哈,利用,你有我利用的地方麼?唯一一個,不就是救了紀峻麼?我不過是廢物利用了。既然你根本不打算說,又何必繼續糾纏呢?你要不要告訴紀峻,你爲什麼不說?假裝不認識,是不是擔心他會打擾你跟你男朋友恩愛?”葉霜落大笑着,平日的氣質早已經沒有了半分。

安然握了握拳頭,張張嘴,還是沒有說出口。

“看看,峻,這就是你努力要知道的真相?呵呵,別人根本就不屑於你啊,她有男朋友的!還打算腳踏兩隻船,你可看清楚了她的本性?哈哈哈,揹着自己的男朋友跟其他的男人上牀!葉霜落,你真是讓人佩服!”

紀峻卻冷冷地看着她,“就算如此,也輪不到你來欺騙我!”撥了一個電話,很快上來一羣保鏢,“把她給我扔出去!”

安然有些失神地看着這一幕,完全沒有料到這些事情。咬着牙,她完全無法相信,原來自己所謂的隱忍,真是讓人利用了個徹底!

“放開我,我自己會走!”不顧一切地掙扎,葉霜落爆發了前所未有的力量,竟然掙開了保鏢的壓制,所有的歇斯底里在她面對紀峻之時,卻消失不見,似乎她還是那個溫柔的女子,“峻,騙你,不是我所願。只是,如果非得要用欺騙,才能夠停留在你的身邊,我真的無所謂,漫罵又如何,除了你,世界上所有人的眼光我都不在乎!”只要,只要你的青眼,其他的都無所謂!

“可是,我介意你的欺騙!拖出去!”紀峻緩緩開口,代表着冷情的薄脣殘忍地吐露出話語,直直地戳進人的心底,直至將那本就不怎麼堅韌的心擊得粉碎!

葉霜落像是癡了一半,淚水不斷地落下,“峻,我會讓你記得我!”

說完,不顧一切地撞向了一面牆,鮮血沿着她的額頭留下,佈滿淚水的臉上綻放了燦爛到了極致的笑容,“你會記得我的。”接着,便虛弱的倒在了地上。

紀峻瞥了一眼,“你們還傻站着幹什麼?”

安然卻連忙伸手,“先給她叫個醫生。”到底是同學一場,雖然氣憤,但看着她臉上佈滿了鮮血與淚水的模樣,心裏還是生出了一分不忍心。

寧茶看看兩人,衝紀峻示意,說道:“總裁,我先跟出去看看。”

紀峻點點頭,眼神落在了安然的身上,“你沒有什麼要解釋的麼?”這幅圖,看她那樣寶貝地樣子,便知道了這其中一定有什麼他不知曉的事情。

那樣瘋狂的一幕立刻被她遺忘在腦後,安然握着圖,看着那可以說是承載了兩人美好的地方,忍不住想要流淚,真好,這幅圖又回到了她的手中,腦子裏似乎還回憶起了當時他拿着圖的場景。

“媽咪,我長大了要給你做最漂亮的衣服!”那樣的話,如此清晰的印在腦海中,讓她有些分不清到底是真是還是虛幻。淚水還是忍不住落了下來,是欣喜,還是其他的情感,她已經說不清楚了。

紀峻看着眼前的人流淚,不知爲何,竟然心裏有些微疼,似乎有什麼在蠢蠢欲動着。

想要去擦乾她的淚水,想要將她擁入懷中,陌生的情緒涌了上來,一向自制的紀總裁走上前,將女人抱在了懷裏。

“別哭了。”口中說着冷冰冰的安慰的話,紀峻的臉有些僵硬。

安然卻根本不聽他的話,反倒是因爲那三個字,而落下了更多的淚水來。低泣變成了大聲地哭泣,似乎根本不管眼前的人身上的西服是需要多少個零才能夠購買,只顧着發泄着自己的情感。

紀峻無奈,只能夠伸手,有些僵硬地輕拍着她的背部,第一次做的動作,讓他也很是不自然,僵硬的手臂微微地撫着她,若是其他人看着,肯定以爲兩人是有多大的仇恨呢。

好不容易,安然終於停止了一哭泣,一低頭,卻看到那張設計圖上已經沾上了淚水,立刻推開紀峻,哽咽着說道:“完了,打溼了,可怎麼辦?”一邊說着,一邊不斷地用手指輕輕地擦着。

紀峻看着她小心的動作,心下微微一動,“不用管了,我再給你畫一幅。”從未畫過女裝,至少在看到這幅設計圖時,之前絕對沒有想過的紀總裁,開了口。誰知……

“誰要你畫的了!”

安然看着他,突然覺得自己的態度太過惡劣了,有些不自然地解釋着:“抱歉,我太激動了。這幅設計圖能夠還給我嗎?”

“你怎麼證明那是你的?”紀峻輕挑着眉,臉上的表情看上去有些似笑非笑。

安然語塞了,這也不能夠叫名字可怎麼說。

“這朵芙蓉花是我畫的,所以是我的。”安然腦子一轉,立刻想出了一個自己都不能夠徹底信服的理由。畢竟,整個圖都屬於對方的!

“哦?”紀峻似乎對她的話很好奇一般,尾音婉轉。

這一下,安然怎麼也繃不住了,“你真的這麼閒嗎?我要走了。”緊緊地木着一張臉,努力掩飾掉心虛。

紀峻則是收了臉上的閒適,變得嚴肅起來,“你似乎忘記了,當時是怎麼救了我的,而在那一段時間裏面,到底發生了什麼?”被遺忘的記憶,一直被紀峻藏在腦海。

之前以爲葉霜落知道,卻一直被敷衍,現在終於確定了,必然要問出個究竟來。

安然咬了咬下脣,微微一閉眼,心裏有了主意,“那一個月什麼都沒有發生,只不過是你受傷之後,我照顧你罷了,後來你就離開了而已。”沒有什麼特別的,嗯,就是這樣。

“女人,你騙我!”紀峻眼裏透出危險的神色,與安然對視着。

安然下意識地合下眼瞼,不敢與他目光接觸,似乎那樣就會被看得徹底,所有的事情都會被看出來,她的所有隱瞞都會暴露在他面前。

“我沒有騙你,抱歉。我要回去上課了,你把那份設計圖給我。”安然努力不讓自己表現出來有半點的不自然。

紀峻將她的情緒都收羅眼底,沒有再在那件事上糾纏,而是說道:“等等,你現在還不能走!”

安然一頓,心被提了起來,怎麼回事,他到底要怎樣?

“你,我說了,之前真的什麼都沒有發生啊,你到底要怎樣?”安然有些難受起來,不知道該怎樣才能夠讓他放棄糾纏。她現在真的不能夠說,不想要對方的憐憫,這是她的底線!

“你既然是救了我的人,我自然不能夠就這樣作罷,會報答你的。”紀峻臉上沒有半點的表情,看上去依然是那樣地無情。

讓安然有些心冷,報答麼?

“不用了,救人是我應該做的,要是隻是因爲要你的報答,我就不會救你了。”早已經忘了自己當初爲什麼會救人的安然很平淡地回答道。

“你救了我,我報答你也是應該的。”紀峻根本不把她的話聽進去。

安然一動眉,好笑了,這年頭還有逼着報答別人的?

“抱歉,我不需要!你實在是太多金錢時間,我不介意你把這份報答放在別人身上。”既然葉霜落可以,其他人也是可以的不是麼?

紀峻微微閉了眼,眼前的女人實在是讓人忍不住覺得頭疼。這已經讓他刷新了對女人的看法。

之前的那些個女人恐怕還沒有聽到他說報答之前,就會貼着趕着上來,這個女人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紀峻有些好奇起來。

“你難道不需要得到Gaston設計團隊的支持?我可以更多的幫助,甚至可以讓你現在就聲名鵲起!”紀峻一邊說着,一邊觀察着安然的神情,眉頭沒有鬆開。

安然輕輕一笑,秀氣的臉上多了一分不屑,卻給她添上了一分不一樣的神采,耀眼得堪比某些故作的明星。

“你這些,我靠自己就能夠得到!”所以,我不在乎,安然緊盯着紀峻,眼神裏面帶了幾分嘲諷,像是挑釁一般。

紀峻那顆平靜的心被調動起來,對方眼中那明擺着的意思,他怎麼會看不出來?在估量他的底線?想要知道他到底能夠給出什麼?

如果他的底線真能夠這般被人猜出,他就不是紀氏集團的總裁,不是紀峻了!

紀峻沒有接話,只是微微一勾脣,拿出了一款絕對是沒上市的手機,在安然面前晃了一晃。

安然猛地一驚,這人是打算做什麼?

“智鵬,你找幾個人去把安然的所有東西都到我的住宅,沒錯,是所有,另外,給學校打聲招呼,就說她自此之後外宿!”說完這番話之後,紀峻就掛掉了電話,手機順着手腕落入包中,看着在自己身邊打算搶奪手機的安然,忍不住心動,除了這個女人,還有誰能夠如此肆無忌憚地靠近自己?其他的女人貼上來,不過是看上了他的財勢。

微微低下頭,認真地盯着安然的眼,紀峻努力地想要讓自己看穿對方到底是抱着怎樣的目的接近自己。他可不會單純地以爲,安然不過是覺得自己是熟人罷了。

安然被嚇得後退了一步,臉上生出了一分郝然,剛剛竟然不顧一切地想要去搶奪手機,礙於身高差距,愣是沒有碰到手機的一個邊邊角角,真是有點丟臉啊。不過,這個人也太霸道,還沒有經過她的點頭,竟然直接叫人去拿東西?不過,宿舍阿姨應該不會讓他們進去。

“對我的安排還滿意嗎?”紀峻少有地耐着性子逗着安然,明知道對方肯定心生惱怒,還問出這樣的問題。

滿意你妹啊,安然忍不住在心中咆哮,臉上的怒氣漸生,“你憑什麼讓我離開宿舍?我根本就沒同意好!”當她是什麼了?隨意捏玩的泥人?

“我說了,我要報答你!學校的宿舍條件太差,便先從這裏開始幫你!” 男神,有個戀愛想和你談 紀峻說得振振有詞,煞有介事!

安然忍不住好笑,太差?就是這個理由,而且,就算是太差,也應該是找個房子,她沒聽錯的話,好像是搬到他的住宅?太搞笑了!這人不會告訴他,他窮得根本沒有辦法找到另外的房子?

不過,這不是關鍵,關鍵是,他憑什麼要讓自己搬開?

“你的心意我領了!麻煩你讓你的人停手!”安然不知道對方到底會怎樣,但是現在能夠制止他,就最好了。

紀峻沒有答話,只是直直地盯着安然。

周圍陷入了一片死寂。

安然輕咳了一聲,心裏忽然有些發悶,“紀峻,我真的是在很認真地跟你談。我不需要你的報答,我想要的東西,我自己會努力得到,別人給的,會讓我覺得自己很沒用!” “你既然能夠接受貝丹妮幫你入學,又爲什麼不能夠接受我幫你安排更好的住宿?”紀峻的聲音冷冷地傳來。

安然猛地一驚,“你竟然調查我!”

“不調查,又怎麼會確定,你救了我?”紀峻毫無半點愧疚地答道。

“呵呵,好。但是,我不接受你的幫助,丹妮是我的朋友。我不能夠拒絕,況且,我們也是互相幫助的。”安然確定,等她有能力之時,一旦丹妮有什麼地方需要她,她會義無反顧地出力。

紀峻的眼神更加冷峻了,“爲什麼我不行?”

“因爲你不是我朋友,甚至,說到底,不過是有過數面之緣的陌生人而已!”安然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陌生人而已,最熟悉的陌生人而已。

紀峻一把握住了她的手,“我不喜歡這個身份,從今天開始,你被允許留在我的身邊……”

“做你的牀伴?”安然使勁地掙扎着,“我受夠了。紀峻!你以爲你是誰啊?如此輕易地替別人做出決定?”

安然緊咬着牙,不讓自己在他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但是,情緒卻不是她能夠控制的,淚水落了下來。

他到底把她當做什麼了?揮之即來呼之即去的玩物?若不是她提到入學的事,她都快要忘記,當初,是誰把她逼得走投無路?

丟了房子,丟了工作,要不是丹妮讓她先在她家住了一段時間,又給她找了學校,她現在恐怕流落街頭,成爲了一個流浪漢!

而他,現在又如此地想要報答,到底,把她當成了什麼!

紀峻有些無措起來,安然也太難伺候了,竟然又哭了。最重要的是,他根本不知道到底在什麼地方惹得她生氣了。

難道真是因爲自己強迫她搬離?要哄哄她?紀峻不知爲何,腦子裏忽然生出了這樣的想法,可是這絕對是頭一次做這樣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該如何着手。

“你就真的不願意搬走?”看着她哭,紀峻有些心軟起來,似乎一遇到眼前這個女人,他就變得有些奇怪起來。

安然用力地擦乾自己的淚水,看着眼前莫名有些無辜的男人,露出了一個苦澀的笑容來,“紀峻,你到底要把我逼成什麼樣才甘心?”在她想要靠近之時,殘忍地推離,現在又讓自己靠近他,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是在跟她作對一般。

紀峻聽着她的語氣,心下也有些不爽,“我不逼你,我只是想要你接受我的感謝。”很難想象自己竟然會軟下口氣。

安然把手放在自己的臉上,捂住了嘴,認淚水順着手指滑下,自欺欺人地想要掩蓋下心裏的難過。

“你什麼都不懂,所以,拜託你,不要再這麼霸道了好嗎?至少,聽聽我的看法?”安然也冷靜了下來。

紀峻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有些無措起來,女人這種東西,也會讓他覺得不好解決,最重要的是,安然不是他之前遇到的那些一樣,看不順眼,直接扔出去!

因爲不能夠用那樣簡單直接的方法,反倒讓他頭疼起來。

“我不是不接受你的感謝,只是,我有我自己的想法,我想要通過自己的努力,達到成功。”這樣的成功,纔不會被人指着鼻子罵。見紀峻沒有答話,安然有些欣慰,至少對方願意聽她的說。

紀峻攤攤手,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將我救你的事情放下,好嗎?”安然慢慢地說道。

“嗯,我不會干涉你的設計路線的。不過偶爾會幫你看看設計圖,這你應該不會介意!”紀峻點着頭,看上去像是將安然的話聽進去了。

安然有些欣喜起來,對方竟然這麼好說話,連連點頭,說道:“那當然,有你的指點自然最好了。”紀峻可是個天才級別的設計師!

“那就好,好了,我帶你去感受下新環境!”紀峻滿意了,直接握住安然的手,大步帶着她離開辦公室。

安然的心砰砰地跳了起來,對方竟然如此親密地對待自己,心裏涌過一股暖流。不過等到她進入電梯之後,她才猛然想起了什麼?

“你到底聽沒有聽我說啊?”她明明說了不搬的啊!

紀峻則緊緊握着她的手,按下了電梯的樓層,沒有直接回應。

徒留安然在旁邊不斷地勸說,無奈,紀峻似乎主意一旦定下,根本不可能改,於是,當她已經出了電梯,還是沒能夠讓對方動搖!

這邊葉霜落的日子卻不怎麼好過了。

寧茶跟着保鏢帶着葉霜落出了大廈,也不管葉霜落額頭上的血已經遮蓋了半邊的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