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地,大小姐大叫着:“二姐,二姐!”

2020 年 10 月 24 日

而全然沒有迴音。天,我此時突地想起,媽地,剛纔棺胎交換,明明看到石花女和她的三個女弟子一起被癡主給送回來了,就在所有的慘白的水流忽地流入地下之妹,石花女是明明地一揚手,把癡主還有三個女弟子一起送到了我們中間,此時大小姐大叫之際,卻是沒有迴音。

我心裏暗叫不好,媽地,直覺告訴我,這八成是出事了。慌慌張張地朝着人堆裏看,哪裏有石花女的影子呀,天,四個大活人,就象是人間蒸發了一般。我大聲地問着誰看見了石花女呀,大家一片默然,這些姑娘們不會說假話,天,我的心裏一咕嚕,這八成,是出事了呀,這是受騙了還是怎麼了。

大小姐也是慌了,喊了幾聲無人應,她的心裏也是打起了鼓,媽地,這是誰,來騙得我們呀,更重要的是,把棺胎給騙去了呀。

老者森然不動,而其身後,突地涌出兩排的黑衣人,衆黑一白,黑得沉重,而白得慘然,立在老者身後,森森陰冷之氣,從地上裹涌而來,而那身後的花樹,此時竟是獵獵作響一般,想來,是在陰風中如凍僵了一樣,響在人心裏,駭在心尖尖上。

此時最大的震驚,倒不是出現這慘白一片的老者,而是突地,怎地說好的可以過三索,此時居然過不了了。而且更大的疑問是,這他媽地三索,到底先前的是真,還是此時立在這森森白屋前的老者是真?

見虛道長上前,仔細地看着,但卻是沒說什麼,又是搖頭,又是嘆息,倒是把我搞得一愣一愣。

此時我上前說:“不知老者說的三索是什麼,我們借道,前番有癡主已然同意我們前行了,不知此時倒是有什麼不對之處。”

“你這小子倒是還能說話,誰說你們能過三索了,我沒同意,誰能過三索。” 傲嬌屍兄賴上我 老者冷然一片。

而此時,從老者身後閃過一個黑衣人,媽地,老者身後一排的黑衣人,草,就這老者全身是白的,而且所有空地也是白的。

“這是我們三索癡情索主人,癡主就在面前,還不快快下拜!”黑衣人厲聲而吼。

天,老子驚得差點眼珠掉出來呀,媽地,仙人跳,只說是在我們現實中上演,沒想到,到了這陰詭之地,也是這般地上演呀,這眼前的是癡主,那拿了我們棺胎的,媽地,也是自稱是癡主,到底誰是真正的癡主呀。

而突地,老子一個冷顫,媽地,想起剛纔見虛道長說的話,說是命裏有這一劫,難不成,那三個女人,似女魔頭一樣的女人,騙了我們棺胎去的三個女人,是假的?

我上前高聲說:“那請問癡主,此三索之地,有幾個癡主?”

老者沒有說話,而那黑衣人顯然是很不耐煩了,厲聲吼着說:“三索之地,予情爲重,癡念一生,情來情往,我們癡主畢生心血,皆在此睡,是容得你這些骯髒之人,在此處亂說,還能有幾個癡主,難不成,還看到了別的癡主了?“

黑衣人說得嚴厲,也說得氣吼吼的,但我能聽出,這傢伙,是個粗人,說的話,還真的就是真的。而隨着這一念浮起我心中猛然地一沉,媽個比地,我們上當了。

草!先前那三個女人出現時,老子就覺得沒什麼好事,媽地,什麼眼淚合成的白水了,還有那詭異的小船了,媽地,更爲可氣的是,那三個女人先前與我們談條件時,說是能救得耿子和胖子,而且當下就救了,說是船退去十里,讓我們好好想想交換條件。此時猛然明白,老子們就一傻逼呀,有什麼人,不能在一個地方久留的或者說,只是說下話,立馬就離開的,老子的印象中,除了小偷,那就是別有用心之人。這三個女魔頭,先前好象是爲了我們好,說是退去十里,讓我們好好想想,媽地,此時一想,她們是怕假冒之事敗露呀,說完條件,瞬間消失,媽地,老子們還認這,是她們好心給我們時間考慮了。

心裏一念及起,真的後脊樑發冷呀,媽地,這是搞什麼,三索之地,根本還沒有過呀,而且我的直覺告訴我,真的,面前的這慘白一片的老者,纔是真正的三索的癡主呀,天,那三個天殺的女人,就這麼自如地騙了我們了。

我看了看見虛道長,道長此時搞不清在想什麼,反正臉上黑沉一片,我再看大小姐,此時,整個人似乎支持不住了一般。終於還是上前來,對我輕聲說:“難不成,我二姐,那也是假的呀。”

我輕輕地撫着大小姐,安慰着說:“看來,石花女根本沒在那船上,要不然,我們怎地現在不見了,我看,八成是那女人搞的鬼,別怕,既然到了這,終歸是要找出路來的。”

大小姐輕輕地依在我身上,我不自覺地輕輕地挪了挪,但瞬間,我意識到了什麼,又是主動地靠了靠,說白了吧,媽地,實在是太冷呀,大小姐整個人一冰棍呀,我的天,我受不了呀,但人家一大姑娘,主動靠了過來,你嫌冷躲開,這哪成呀,所以,我過後又是不經意地往大小姐身邊靠了靠。

大小姐哧地一笑說:“怕冷,就別挨我了呀。”

“不是怕冷,是怕人!”突然地,一個冷冷的聲音傳了來,是桃紅,那滿口的醋意,全然是聽得出的。

看來,不管是生死關頭也好,不管是什麼別的關鍵時侯也好,這女人的醋意,那可是天下第一自如之物,說來就來呀。

大小姐哧一笑,突地對着桃紅說:“你幹嘛總是針對我呀,我又沒搶他。”

我的天,這就是一層紙的事,倒看不出,這大小姐,倒是真的能說的。反是桃紅在大小姐說出這句話後,訕笑着說:“我沒說什麼吧,總不能當我是啞吧吧,說說話,活躍下氛圍呀。”我的天,這兩個女人,倒是在這個關口,搞不清真假癡主的時侯,卻爲了這莫須有的乾醋,倒是說上了。

“問世間情爲何物,癡人自有癡人福;問世間情爲何種,癡人自有癡人空;我道落紅本是無情物,卻道浪裏盡是癡怨淚呀!”老者突地喃喃自語,說出一長串的話來,倒是讓我們覺得奇怪,而且,此時,所有的黑衣人皆是動容不止,還有,整個的氛圍,我竟是覺得詭異無比,媽地,到了此地,怎地搞起這情呀愛的,還真的當回事了,和一大羣大老爺們談情說愛的,說實話,心裏還是有點鉻得慌,但看情景,沒誰似乎是假的。

本來以爲,戾怪突起,老者說出這番話,倒是讓我們心裏一震,難不成,這三索之地,還是和一索二索絕然不同嗎。

“定是我那孽障,搞出這種事端呀。”老者悠悠地吐出一口氣。

而觀老者這口氣,媽地,倒是讓我犯難了,本來以爲,這所有的一索二索也好,反正是免不了要打鬥一番,而現在,這老者,倒是平和得很,只是先一見面時,讓人心裏覺得詭異罷了。

我大聲說:“先前有三位姐姐,說是癡主,拿了我們的棺胎,自去了,老人家,這是怎麼回事呀。”

“什麼?拿了棺胎?”老者突地大聲地問。

我大聲說:“是呀,而且,交換棺胎的條件就是我的兩個兄弟,好象先前是中毒了,被那三位姐姐救醒了。”

“什麼,中毒了?還救醒了?你讓他們上前來我看看。”老者突現焦急之色。

看老者這樣子,我讓耿子和胖子上前。耿子和胖子遲疑着走到前面,大聲說:“老人家,你真的是癡主嗎,剛纔,確實是那自稱癡主的姐姐把我們救醒的。”

老者此時仔細地打量着胖子和耿子,突地說:“你倆蹲下,再起來試試。”

我的媽呀,我心裏一震,媽地,這是什麼話呀。

胖子和耿子聽老者這麼一說,嬉笑着,一下子蹲下……

複製粘貼搜索:磨鐵中文網鄒楊懸疑熱血季《荒城迷靈索》。唯一正版絕無彈窗廣告更新更快更全!不想電腦及手機崩潰的親們,去看正版對眼睛最好!書友羣號:468402177,有驚喜! 蔣老夫人狠狠地捶了一下桌面。

砰的一聲,所有人都抖了抖。

蔣老夫人是個明事理的人。無論是兒媳婦還是孫媳婦,只要嫁到她家,她都沒有為難過。

現在卻是發怒了。

錢氏跪下來,帶著哭腔說道:「孫媳有做得不好的地方,祖母教訓就是。千萬不要氣壞自己的身子。」

「蘇家這門親事,我要定了。不管你們使什麼手段,別想從中摻合。要是這門親事不成,我就給小五請個公主郡主縣主,到時候爵位有什麼變故,那就別怪老身醜話說在前頭。只是一門親事,非要使那麼多心思,好玩嗎?」

「娘息怒。這都怪我。明知道兒媳婦年輕,非要把這件事情交給她辦。結果出了這樣的紕漏。她也不是故意的。只是沒想到蘇家會捏著這件事情不放。說起來幾位姑娘又沒有什麼大礙,何必弄得這麼尷尬是不是?」

「你還要怪蘇家得理不饒人了?」蔣老夫人瞪著蔣大夫人。「我要是蘇家,也會捏著這件事情不放。姑娘還沒過來呢,八字還沒有一撇,居然就有人暗算了。真要嫁過來,那還有小命嗎?哪家的姑娘不是寶啊珠的,就你們的命是命,人家蘇家姑娘就不該矯情?你親自登門給蘇家姑娘陪禮。要是這門親事不成,掌家的事情就交給老二家的。」

蔣二夫人沒想到蔣老夫人還把火燒到自己身上,不由得有些尷尬。

「娘,要不,兒媳親自登門去道歉?這是給小五提親,小五是我的孩子,哪能麻煩大嫂?」

「你登門有什麼用?這個家是你說了算嗎?鎮北侯府這麼大的基業,在外面那是掛了號的,誰是當家女主人,誰才能代表整個鎮北侯府。老大家要是不願意登門道歉,那就把管家權交給老二家。正好可以代表鎮北侯府。」

「兒媳當然願意親自登門。說起來好久沒有見到蘇老夫人了,也應該拜訪一下她老人家。」蔣大夫人連忙笑道。

從蔣老夫人那裡出來后,蔣大夫人臉色難看,像是誰欠了她銀子似的。

「大嫂,實在對不住,連累你了。」

蔣大夫人淡淡地看著蔣二夫人:「我們是一家人。小五到了說親的年紀,我這個當伯母的也很著急。不過二弟妹,說句心理話,這蘇家姑娘還沒有嫁過來呢,麻煩的事情就一樁接著一樁。以後要是嫁過來了,還能消停得了?」

「這件事情也不是蘇家姑娘的錯。她一個年輕女子,遇見這樣的事情也很無辜。」蔣二夫人柔聲說道:「說到底還是碰巧了。」

「但願吧!我也不想遇見惹禍精。二弟妹是個實在人。要是娶回來的媳婦不好伺候,受罪的可是你。雖說府里的庶子庶女一大把,但是從我們肚子里爬出來的就那兩個人。要是與自己的親兒子生分了,那多可悲?是吧?」

「小五是個好孩子。蘇家二姑娘我也見了,是個不錯的姑娘。他們要是成親,必然把日子過好了。」蔣二夫人福了福身。「我還有事要處理,先回院子了。告辭!」 大家默然地聽着,而羅衫女上前拭淚這個舉動,倒是真的讓人動容,誰不是爲情所累,而此時,終是不能圓滿之時。

我急得不得了,雖說是情字難成,但現在,走出去,纔是最大的辦法。我看向見虛道長,道長此時臉色黑沉,圖紙在荒城,斷難有圖紙給那三個女人,但不給圖紙,又是難以出去,這怎麼辦。

此時遠方的白浪處,又有白點出現,是那三個女人回來了,天,如何是好。

枯骨此時擡起頭,雙手合揖,對我們慘然一笑說:“一孽起,一緣起,事情因我而起,不能連累各位,這樣吧,既來了,我則去,死則死爾,我求她們放得各位。”

此時羅衫女走上前,拉了枯骨的衣袖說:“你個老鬼,現在又想把我丟下了,這次萬難成的,我跟定你了,這樣吧,我和這老傢伙跟三索的人去,求得她們放了你們。”

此時,枯骨和羅衫女相互拉緊了手,竟是相視慘然地一笑,我的天,我看到了幸福的意味呀,人到關鍵之時,居頑還有着最後的真情在呀。唉,能說誰對誰錯,能說誰無情誰有義呀,都是一時一事之事,斷難分個明白呀。

枯骨和羅衫女緊拉手之際,白點越來越近,是那白船又是划來。

見虛道長一揮手冷然說:“這個時侯,倒是你情我義了,你們先前做什麼去了,現在倒是變得我們不是了,我們丟下你們,我們成了什麼,再說,她們要的是圖紙,要你們的人做什麼,你們以爲,把你們交出去,就能放過我們嗎,沒有圖紙,誰也無法從三索之地成功離開呀。”

是的,見虛道長說的是真的,確實,對方在意的是圖紙,並不在意你這情天恨海的,媽地,沒有圖紙,誰也無法自如地離開。

我看着這所有的姑娘們,先前枯骨說那段往事時,大家不做聲,顯然,大家都覺得,這裏面,很難說誰是對的,誰又是錯的,怎生得了。

小船譁然而近,三個女人,依然冷麪冷語:“我們答應了你們的條件,你們現在交出圖紙,我們自會放你們而去,現在沒什麼別的說的了,考慮得怎麼樣了?”

枯骨突地擡起頭,高聲說:“圖紙沒有,要命有一條!”

哈哈哈哈!

突地陰笑聲傳來:“我道是一索二索皆是無情無信之人,此話不假呀,先前就想到,你們沒這麼痛快,現在,終是這樣了,還好,我們早有準備呀,對付你們這些無情無信之人,就是要這樣,你們瞧瞧,我們把誰帶來了。”

說着,三個女人轉身,從船倉里拉出一個人來。

我的天啦,我真的驚得差點跌倒呀,天啦,這不是石花女嗎,還有那三個姑娘,齊齊地被綁了,面色慘然,白衣白裙,混在她們裏面,怪不得一片慘白際,我們沒有發現了。

而此時,石花女和那三個姑娘低垂着頭,似中了什麼招一樣,沒有聲息。

大小姐呀地一聲叫:“二姐!你還好嗎?”

“好不了了,你們把她害死了。”

領頭的女人陰陰地說着。而我也同時發現,大小姐這一聲叫,確實是石花女一點反應也沒有,媽地,不管這女人多麼陰詭,但那確實是大小姐的二姐呀,而且當初在無情洞時,還是她聽了大小姐的暗語,來救過大小姐,再怎麼說,一起長大的,這情分,不能不管的。我的天啦,看來這三索,比之一二索,更是陰詭得很呀。

石花女突然出現,讓我們所有的人一震,我更是驚得莫明所然,石花女在三索女人的手中,從心裏來說,雖是算不上太大的制約,但當下,我能扔下不管嗎,這對大小姐如何交待。

大小姐此時已然淚流滿面,對着寂然無聲不知死活的石花女泣不成聲。大小姐轉而泣聲對我說:“二姐於我,雖說冤孽多多,但想起過往的時光,還有二姐聽得暗語,捨身相救,我此刻全然沒了主意,還望屋主能救得。”

我說不出話,也回答不了,這個時侯,稱我爲屋主,我該如何決斷。

大小姐又說:“其實原先師傅就說過,九索之中,當是提防三索,最是情關難過,三索之主,稱爲癡主,原是多情之人,被情所傷,所創下三索,發願剝得世上無情男之皮,盡皆點燈熬油,而二姐,原先最是多情,現在落在了她們手裏,二姐怎麼辦。”

這大小姐語不成句,泣聲哽淚,真的叫我沒有了主張。枯骨和羅衫女兩人相擁着落淚,媽地,這對怪人,也有這個時侯,怎麼辦,而見虛道長卻是看着眼前一切,也沒有做聲。

我走到見虛道長身邊說:“一定要圖紙,可哪來的圖紙,再說,現在到荒城現取,也是不現實的,這怎麼辦呀。”

見虛道長輕聲說:“別聽他們表面的話,我想過了,這是一劫,命裏一劫,原先只想着助你快快過得九索,入得荒城,我也功德圓滿,看來,這注定是好不了了,也無妨,不知你可否能吃得苦了。”

我笑着說:“老人家,你可看到了,這一路來,哪時哪刻,我是幸福的,哪時哪刻,我不是在刀尖上討生活,又有什麼吃不得苦的事,再說,習慣了,這一時半會如果太平的話,於我們三個,還真的不習慣了。”

見虛道長輕輕一笑說:“還好,算我是沒有看錯人吧,這事情,只怕是更麻煩了。”

我笑着說:“沒事,不就是陰詭一片,吃得些苦頭麼,我能擔得的。”

見虛道長笑着說:“那就憑我行事了,不可反悔呀。”我點點頭,知道道長從不枉說話語,看來,這確實是有些麻煩了。

見虛道長轉而高聲說:“癡主可聽了,我們一行,無意冒犯,既然碰得這段舊時的恩怨情仇,我們也算是有緣人了,這樣吧,圖紙在荒城,我們拿不到,你們此刻硬是要圖紙,也是絕然得不到,就算是強要,我們強給,也只能是假的,所以,不如聽我老道一言,我們談個條件如何?”

癡主冷笑聲聲說:“違約是你們在先,我們先救得你們的兩個兄弟,現在你們答應的圖紙卻是沒有,我們說過,只有交出圖紙,你們方可出得三索,不然,那就不怪我們了。”

說話間,癡主衣袖揮動,竟是突地浪急而涌,而涌出的浪頭,卻是立現腥味無比,胖子抵不得,哇哇地吐了起來,媽地,看來,這是警告呀,我知道,先前見虛道長說過,這水,其實是癡情之淚,能把魂靈化骨成灰的,現在,只這一小個警告,胖子已然受不了了,這要是真的動起手來,我們可真的就完了。

見虛道長冷然一笑說:“大家心知肚明,要圖紙做什麼,說破沒有意思,所以,老道倒是有一交換之物,就是老道手中的棺胎,如果各位瞧得上眼,那先用棺胎交換如何?”

天,我一聽心裏一震,沒想到,見虛道長剛纔和我說了這半天,問我吃不吃得苦,卻原來,是想把棺胎交換,而換來我們此時的太平,誰都知道,棺胎是至寶,這肯定是可以呀。這癡主逼着要圖紙的目的,也是進得迷靈窟,放出萬千魂靈,爲己所用,如果有了棺胎,就算是踏平了迷靈窟,那也是可以成事的,比起圖紙,棺胎當是大寶了。

癡主冷然一笑說:“你當真捨得?想來這道上萬千人爭搶,你就這麼給了我,我知你是真的還是假的。”

見虛道長一笑說:“真假立時可辯呀。”

說着,見虛道長執棍在手,在亮白的水裏一攪,立時突起白浪,見虛道長抽回長棍冷然說:“我老道從不騙人,現在逼迫在此,也是無法,但願你們執了棺胎,能好自爲之,還望不要引起陰界動亂方好。”

那癡主冷然一笑說:“相信你了,長棍過來,放你們過得三索之地。”

旁的人都大喊着不可,而枯骨和羅衫女更是上前說:“道長,爲了我們兩個,這種交換實在不值呀。”

見虛道長一笑說:“什麼叫值,什麼叫不值,世人都道棺胎好,卻也是身外這物,何能據爲己有,現在給他們,有緣之人必會失而復得。”

說着,見虛道長將棺胎猛地一丟,長棍划着亮光,落到癡主手中,癡主慘白的臉上,此時竟是突現驚喜之色,交長棍緊緊地抱在手裏,大聲說:“信了你了,那好呀,你們過得去過不去,就看你們的造化了,我只管三索之地無怪異。”

說着,轟然聲起,船退而浪退,復又回覆到原先的狀態,媽地,還是那寂然的一條河,還是那兩邊的花樹如僵着一般,浪過後,竟是絲毫無損,這他媽地也算是怪了。

大家出得石壁,走過去,無端地起了這一次事故,不過也好,我看到,大家自覺地聚到了我和見虛道長的周圍,連枯骨和羅衫女,這兩個傢伙,一直是皮笑肉不笑地陰着臉的傢伙,此時也是主動地靠在我們身邊,臉上竟是平和了許多。說起來,這是一場禍事,我們失了棺胎,但卻是禍兮福所伏呀,倒是把人心擰成一股繩了,正如見虛道長所說,棺胎身外之物,我倒是認爲,這得了所有人的人心,倒是一件比之棺胎更幸的事,有了人心,還怕什麼詭異呀。我心裏是這樣想的。

大家一起走着,默不作聲,我知道,剛纔失了棺胎,無端地愛得如此驚嚇,大家心下還是不太平。我故意高聲說:“這裏河流花樹,倒是一處神仙所在呀,別這樣呀,我們快走吧。”

一行人轉過河流,一個大彎,眼前又是突地開闊,突地傳來轟然的聲音。驚得一看,天,這花樹,竟是突地移動不止,而那河流,突地汩然有聲,竟是一下子流進入了地下,而突然地,現出慘白的地來,正自驚訝間,花樹卻是成排而立,現出來一個陰森森的府第。

還沒搞清楚,突地府第之前,現出一排的人來,全是白衣白褲,媽地,白得慘人,難不成,又是那癡主回來了。

“何人大膽,闖入我三索!”

當頭的是一老者,也是白衣白褲,鬚眉皆白,立於府前,大聲呵道。

我的天,不是過了三索麼,老子還用棺胎交換了,怎地突然出來這老傢伙,還說我們闖了三索要地呀……

複製粘貼搜索:磨鐵中文網鄒楊懸疑熱血季《荒城迷靈索》。唯一正版絕無彈窗廣告更新更快更全!不想電腦及手機崩潰的親們,去看正版對眼睛最好!書友羣號:468402177,有驚喜! 蘇府。蘇老夫人聽了陳嬤嬤的話,淡道:「請她進來。」

「是。」

陳嬤嬤出去了。蘇老夫人又問旁邊的大丫環:「幾位姑娘呢?」

「聽說在打葉子牌。」大丫環回道。

「她們倒清閑。」蘇老夫人說道。「瀾兒也真是胡鬧。馬上就要入宮了,怎麼一點兒也不緊張?」

「這次大小姐要在宮裡呆這麼久。嘴裡不說,心裡還是在意的。」大丫環說道。

「老身還沒有老糊塗,知道她的心思在平陽府。只是,現在新君初立,朝堂不穩。咱們蘇家的態度非常重要。她不想成為後妃,府里也沒人逼她。新君仁慈,也不會強迫她。只是讓她去宮裡呆個一年半載,到時候再用個借口把她支出來。那時候要是她的心意不變,老身也不勉強她。」

「三小姐那裡……」蘇慕玉的膽子就像老鼠似的,誰也沒有想到蘇府的人會讓她進宮。

「到時候再說吧!」蘇老夫人神情淡淡。「這群壞丫頭,打葉子牌也不叫我。我一個人多無聊啊?」

「老夫人可冤枉她們了。剛才她們來過,您正在午睡呢!」

「把他們叫過來。」蘇老夫人揮揮手。「人是沖她們來的。說了些什麼,理應讓她們聽聽,也讓她們知道蔣家的態度。」

陳嬤嬤領著蔣大夫人走進來。

「見過老夫人。」

蘇老夫人揚起慈和的笑容。

「快來坐。」

蔣大夫人來到蘇老夫人的面前,在下方坐下來。

「是什麼風把你吹來了?」

「早就想來拜訪老夫人。」蔣大夫人說道:「只是知道老夫人喜歡清凈,不敢貿然打擾。」

「誒!一大把年紀了,最喜歡的就是有人打擾。整天呆在屋裡,悶得慌。你要是想來看我,隨時都可以過來。」蘇老夫人倚在那裡,笑容變淡,輕嘆一口氣。「不過啊,年紀大了,就喜歡操心小輩的事情。」

「老夫人慈愛,心疼小輩。那是他們的福氣。」蔣大夫人抓著手帕,笑容加深。「幾位姑娘可在?今日我來這裡也是特意來見她們,向她們陪個不是。」

「胡說。你是長輩,她們是晚輩,哪有你向他們陪不是的道理?可是她們惹了什麼麻煩?」蘇老夫人說道。

「沒有。就是前幾天幾位姑娘從我們鎮北侯府離開時受了驚嚇,為了這件事情我們真是日夜不安,總覺得委屈了幾位姑娘。想著幾位姑娘長得像仙女似的,沒想到在我們府外受了這樣的委屈。別說老夫人您,就是我見了也心疼。左思右想,還是想來看看幾位姑娘,給她們賠個不是。」

「竟有這樣的事情。」蘇老夫人驚訝。「來人,瞧瞧幾位姑娘在做什麼?把她們喚過來,就說我有話要問。」

「是。」

吩咐了下人,蘇老夫人一臉嚴肅:「幾個孩子真是不讓人省心。只是出門赴個宴會,居然也會受驚。」

「是我們的錯,沒有照顧好幾位姑娘,讓她們受委屈了。」蔣大夫人捏緊手帕。

兩人的心裡跟明鏡似的,可是誰也不說破。蔣大夫人在心裡罵著老狐狸,嘴裡卻要說著討巧的話。 蘇家三姐妹先後走進房間。原本沉悶的房間因為這三道嬌艷的身影而變得生機勃勃起來。

蘇雯瀾穿著枚紅色的衣裙,頭上戴著牡丹頭面,整個人富貴大氣。蘇雪瑜穿著淺藍色的衣裙,頭上沒有多餘的飾品,只有一支寶石發簪栩栩生輝。只是那顆寶石有鴿子蛋那麼大,僅是一顆便勝過無數首飾。蘇慕玉年紀最小,性子柔軟,穿著淡粉色的衣裙,頭上的珍珠飾品更顯得她的活潑嬌美。

幾姐妹各有各的美,就像花園裡綻放的嬌花,倒不用爭奇鬥豔,只要好好保持它們獨有的美就行了。

「真是不服老不行啊!當年甄姐姐成親的時候,我還來添了妝。眨眼間,幾位姑娘都這麼大了。」

蔣大夫人笑眯眯地說著。

「有老夫人教養,這氣度就和普通女子不同。老夫人可是寧元皇上都誇過的第一名媛。幾位姑娘能夠跟在你的身邊,別說學個十成十,能有個十之一二,那也跟普通女子不同。能夠與蘇家結親的,真是祖上冒青煙了。」

蘇老夫人端著茶杯,慢條斯理地喝著茶水。

蘇家姐妹先是行禮。等她們行完禮,蘇老夫人說道:「鎮北侯府的大夫人,你們也見過。」

「見過大夫人。」蘇雯瀾微笑。「上次與夫人在鎮北侯府聽戲,從夫人那裡學了不少。」

蔣大夫人笑容燦爛,朝旁邊的婢女招了招手:「快把本夫人準備的見面禮拿來。」

婢女連忙遞來盒子。

「哪能讓夫人破費?要是每次見了夫人都要收禮,那我們可整天守在夫人進出的地方了,到時候看你怕不怕。」

蘇雯瀾推走盒子,帶著兩個妹妹坐到對面的軟椅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