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秦巖的動作,高老師立即轉過了頭,他不忍心再看秦巖了,因爲秦巖的動作太不規範了。

2020 年 10 月 24 日

像這樣的選手根本不會投出好成績。

他現在非常後悔聽夏雪尼的話。

重生之跨國巨頭 可是夏雪尼卻自信滿滿地看着秦巖,對秦巖充滿了絕對的信心。

屆的全省第一看到秦巖後,不由皺起了眉頭,滿臉嘲諷地說:“喂!小子,你沒有扔過鉛球吧!你還是別丟人現眼了,趕快滾回去讓你家教練多教一教吧!”

說罷,周圍的參賽選手全部哈哈大笑起來,包括秦巖的隊友秦長峯。

聽到對方的話,秦岩心裏面很不爽。

“喂,那小子叫什麼名字?他投了多少米?”秦巖轉過身問身邊的裁判。

“他叫趙尊,投了十米三二,怎麼了?”裁判一臉懵圈,不明白秦巖爲什麼要問這些。 “哦!那我超過他一釐米吧!”秦巖很隨意地說。

聽到秦巖的話,裁判忍不住笑了,他搖了搖頭,覺得秦巖將牛吹到了天。

首先趙尊是全省記錄保持者,而且還是全國前五的鉛球健將,想超過趙尊那登天還難。

其次鉛球賽不是數學計算,想超過別人一釐米,那已經不是登天還難了,而是登宇宙更難。

再者秦巖是一個外行,一個外行居然還敢說超過別人,這不是笑話是什麼。

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趙尊和其他參賽選手哈哈狂笑起來,他們覺得秦巖肯定是瘋了,居然敢說出這麼無知的話。

高老師更是覺得臉無光,因爲這是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纔將秦巖送賽場的。

“高老師,你放心,秦巖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夏雪尼自信滿滿地說,因爲她太瞭解秦巖了。

“夏老師,你好自信啊!”高老師既譏諷又自嘲地說,然後轉過頭不再看秦巖。

別人的話和嘲笑秦巖聽得清清楚楚。

“既然你們不相信,那我讓你們相信!”秦巖在心裏面說,然後調節魂力,將魂力調集到手掌,最後將鉛球像小石子一樣推了出去。

鉛球衝入半空,劃過一道美麗的弧線,然後“砰”的一聲砸在地面,四周的塵土被震盪的跳起來。

所有的人都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這一切。

這不可能吧!他隨手一拋爲什麼會這麼遠?這不符合邏輯,也不符合科學啊!

剛纔秦巖隨手一拋,直接將球推到了十米線外。

只有夏雪尼幾個人一點也不驚訝,因爲他們知道秦巖絕對可以做到。

“愣着幹什麼啊!趕快量一量我是不是超了一釐米!”

看到大家都愣住了,秦巖立即大聲叫起來。

聽到秦巖的話,裁判立即回過神了,同時在心裏面暗暗嘀咕起來:不會真的超過了一釐米吧!

與此同時,其他人也紛紛伸長脖子向裁判望去,想看看秦巖到底投了多少米。

當裁判量完距離後,他整個人都驚呆了。

因爲秦巖居然投了十米三三,趙尊剛剛多了一釐米。

這怎麼可能?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裁判的心翻起了驚濤駭浪,他萬萬沒有想到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居然在這一刻發生了。

看到裁判呆住了,其他參賽選手們焦急萬分,其一個較猴急的傢伙大聲詢問:“裁判,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說句話啊!”

裁判回過神,對大家宣佈:“十米三三。”

啊!居然真的多了一釐米!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所有的人都驚呆了,不敢置信地向秦巖看去。

他們此刻覺得秦巖簡直是太神了,明明只是外行卻投出了內行還要遠的距離,而且居然超過了趙尊這個全國第五全省第一。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秦巖居然說到做到,真的超過了趙尊一釐米。

像秦巖這種情況,即便是專業的奧運會金牌獲得者也不敢保證超過對手一釐米。

趙尊此刻更是臉色蒼白,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秦巖是怎麼做到的。

“不行,我要和你單獨賽!我不相信你每次都能超過我一釐米!”趙尊的自尊心受到了傷害,他要奪回屬於自己的榮耀。

“好啊!”秦巖無所謂地說。

在秦巖看來,趙尊越認真,輸的會越慘。

“幹什麼呢!這裏不是你們的私人賽場,都給我繼續賽!”裁判瞪了秦巖一眼,瞪了趙尊一眼,不讓他們胡作非爲。

秦巖聳了聳肩表示自己無所謂。

趙尊卻暗和秦巖較勁,準備和秦巖一高低。

不一會兒,輪到趙尊第二投了。

趙尊不愧是全國第五全省第一,果然是一員悍將,他在秦巖的刺激下,居然投出了十米五六的歷史最好成績。

這個成績如果拿到全國運動會,即便進不了前三,拿個第四那也是手到擒來。

看到趙尊投出了歷史最好成績,人們紛紛爲趙尊慶賀。

趙尊走到秦巖身邊,譏諷地說:“你有本事再我多一釐米。”

“好的!”秦巖當即應戰。

“各位,我下一投,還要超過趙尊一釐米。大家等着拭目以待吧!”

聽到秦巖的話,所有的人都爲之瘋狂。

這一次沒有一個人敢輕視秦巖了,因爲秦巖剛纔已經在大家面前展示了實力,並且證實了自己的能力。

不過他們卻不相信秦巖會再次超過趙尊一釐米。

畢竟這種用數字量化的賽是極不理性的。

等前面兩個選手投完後,輪到秦巖了。

秦巖走場,拿起鉛球平行着站在賽圈內。

“嗖”的一聲,鉛球從秦巖的手飛出,劃過一道漂亮的弧線,“砰”的一聲落在了十米線外,而且和趙尊剛纔投出的位置極爲相近。

看到秦巖這麼輕鬆的投出了十多米,所有的人再次瘋狂了。

特別是高老師,他眼此刻滿是金星。

他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緊緊地盯着秦巖,同時在心大聲嘶吼起來:高亞啊高亞,你終於可以出人頭地了,秦巖絕對可以拿下全國冠軍,而且絕對是世界冠軍的種子選手。

一直以來,高老師有一個夢想,那是帶着自己的隊員登奧運會賽場。

但是這個夢想,高老師覺得可以實現了,因爲他有了秦巖。

剛纔秦巖那麼隨意的一投居然都可以投出十多米,如果秦巖經過他的教導和訓練,絕對可以投出十七八米,甚至是二十多米。

“裁判,秦巖投了多遠?”一個參賽者迫不及待地大聲問。

恰在這時,裁判剛剛量完。

他再一次被秦巖驚呆了,因爲秦巖投出了十米五七,不但超過了趙尊,而且又超過了一釐米。

裁判覺得秦巖此刻根本不是人,簡直變成了神。

只有神才能這麼厲害,才能每次都別人多投一釐米。

“十米五七!”裁判站起來,報出了自己的測量數據。

什麼?居然又多了一釐米?這……這怎麼可能?

所有的人都瘋狂了。

如果剛纔只是巧合,那現在絕對不是巧合。 聽到裁判的話,趙尊徹底懵圈了。

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秦巖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外行,居然接連兩次超過他,而且每一次都多出一釐米。

很快,第三輪賽開始了。

秦巖又超過了趙尊,還是多了一釐米。

接連兩次超過一釐米已經刷新了大家的底線,但是誰也沒有想到秦巖居然接連三次超過趙尊一釐米,他們覺得只有神才能辦到。

在大家處於震驚的時候,秦巖的手機響了。

電話是馬澤洪打來的。

“師傅,什麼事?”

“秦巖,你趕快回來,龍虎山的弟子要見咱們!”

“哦!好的!我馬趕回去。”

見龍虎山弟子是頭等大事,秦巖不敢耽擱。

“夏老師,我現在有事先走了!”

不等夏雪尼答應,秦巖直接轉過身離開了。

“秦巖,秦巖!”夏雪尼小跑兩步追秦巖,詫異無地問,“發生什麼事情了?”

“哦!我師傅那邊約了一個人,讓我趕快回去!”

聽到秦巖這樣說,夏雪尼沉默了片刻說:“那好吧!路小心一些!”

其實夏雪尼特別不願意秦巖離開,她還想讓秦巖幫助她拿下其他的項目,如說跳高、跳遠。

不過考慮到秦巖有重要的事情要辦理,她只能讓秦巖走了。

她總不能因爲自己的事情耽誤了秦巖的事情,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

坐車,秦巖開車直奔鏡湖國際大酒店。

剛來到酒店門口,秦巖看到馬澤洪帶着馬嬌站在酒店門口。

馬澤洪一邊焦急地四處瞭望,一邊不停地看手錶,一看知道特別着急。

秦巖將車停在馬澤洪身邊,按下車窗說:“師傅,師姐,來吧!”

看到秦巖回來了,馬澤洪立即鬆了口氣,他也不和秦巖客氣,拉開車門坐進了車裏。

與此同時,馬嬌拉開副駕駛的車門,坐到了秦巖身邊。

“秦巖,去石市西郊的混元觀。龍虎山的弟子在那裏!”

“好的!”秦巖一邊說一邊調出導航。

秦巖對石市一點也不熟悉,所以只能依靠導航尋找目的地了。

不一會兒,秦巖根據導航找到了混元觀的具體位置。

導航給秦巖列出三條路徑,秦巖選了一條最快的路徑。

半個多小時後,秦巖將車開到了混元觀山下。

混元觀所在的山叫七峯山。

七峯山沒有馬路,只有人走的臺階。

秦巖他們三個人只能沿着臺階往走。

十多分鐘後,秦巖三人走到了混元觀門口。

“砰!砰!砰!”

秦巖按住混元觀大門的門環,用力地扣在門。

一個小道童打開門,從裏面探出頭,打量了一眼秦巖三人問:“你們是馬家的人?”

馬澤洪點了點頭:“煩請道友幫我們通報一聲!”

八零農家小福寶 對方雖然只是一個小道童,但是他此刻畢竟和龍虎山的弟子有關係,所以馬澤洪說話的時候極爲恭敬。

小道童點了點頭,轉過身準備走。

在這時,秦巖伸出手一把抓住小道童的肩膀,笑眯眯地問:“小朋友,你的眼睛怎麼是人鬼雙瞳?”

聽到人鬼雙瞳這四個字,馬澤洪和馬嬌不由擰起了眉頭,同時眯起了眼睛向小道童望去。

小道童裏面的一圈瞳孔是黑色的,外面的一圈瞳孔是黃色的。

這說明小道童不但是人鬼雙瞳,而且是三級人鬼雙瞳。

人鬼雙瞳共分七級,第一級的第二圈瞳孔是紅色的,表示正式變成人鬼雙瞳。

第二級的第二圈瞳孔是橙色的,第三級是黃色的,剩下四級分別是:綠、藍、靛、紫。

小道童擡起頭,眼神不善地向秦巖望去,冷哼了一聲說:“多管閒事!”

說罷,小道童轉過身準備走。

秦巖卻並沒有鬆手,繼續抓住他的肩頭:“人鬼雙瞳只有在小孩從母體剛剛出生的那一刻,讓厲鬼將小孩嚇傻,然後吞掉小孩的魂魄,繼而控制小孩的軀體形成的。這可是滅絕人性的做法,我當然要多管閒事了。”

別看小道童只有七八歲,但是他體內的魂魄說不定已經是一個活了幾十年甚至百年的老鬼了。

“怎麼?你敢和我們龍虎山作對?”

小道童眯起眼睛,眼寒芒閃爍,譏諷無地看着秦巖,好像在嘲笑秦巖沒有這個膽子。

可是小道童猜錯了,秦巖既然敢拆穿他,那肯定不會怕龍虎山的人。

“你是那個龍虎山的弟子?”

秦巖下下打量了一圈小道童,他發現小道童只是一個天師,應該不是龍虎山的那位弟子,應該是那位弟子的隨從。

“不是!我是我家主人的隨從!”

“哦!看來你的人鬼雙瞳是你家主人幫你做的了?”

秦巖覺得這肯定是龍虎山的弟子把小道童做成了人鬼雙瞳。

“怎麼?你想找我家主人問罪嗎?”小道童冷笑起來,眼滿是不屑。

製作人鬼雙瞳是道家大忌。

因爲誰也不忍心對一個剛剛出生的小孩子動手,更何況爲了讓人鬼雙瞳儘快成型,被附身的嬰兒會瘋狂地吸收母親的奶水,奶水沒有了吸收母親的血液,直到將母親吸成人幹。

整個過程既長又狠。

“咳!”馬澤洪乾咳了一聲,“秦巖,別人的事情咱們還是不要管了!”

馬澤洪十分忌憚龍虎山,立即勸諫秦巖不要做的太過分了。

秦巖哈哈大笑起來,搖了搖頭對馬澤洪說:“師傅,像龍虎山弟子這樣的人,我覺得我們沒有必要拜會了。他既然能做出這麼喪心病狂的事情,他肯定不是一個好人,小心跟着他遭殃。”

秦巖小時候,他父母經常教育他,不要和壞孩子走的太近,因爲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能出淤泥而不染的人太少太少了。

“這……”馬澤洪雖然覺得秦巖說的很對,但是他卻不願意得罪龍虎山。

龍虎山可是巨無霸,不是他們馬家能得罪起的。

“想來來想走走,天底下沒有這樣的道理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