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看到墨府四周守著的人,都是寒園的暗衛時,雪顏心裡更加確定主子在這裡了!而她現在只想馬上看到主子,她想知道心沭說的是不是真的……

2020 年 10 月 24 日

主子是不是真的有了女兒……

花護法見雪顏如此,也不在阻攔,本來對於雪顏他們就不是很喜歡,她對主子的心思,他們也都知道……

可是,他們跟隨主子身邊多年,更加清楚主子根本不會喜歡雪顏這樣的女人!

為了不讓雪顏在墨府亂來,花護法幾步追上雪顏道:「雪護法,希望你等會見了主子不要後悔!」

「哼……」雪顏不屑的哼了一聲道,只要她確定心沭說的不是真的,即便被主子懲罰她也甘願……

禁地外,寶寶把自己研究的毒藥拿出來給帝溟寒看,帝溟寒聽到寶寶介紹那一顆紅色藥丸的效果后,唇角帶笑的看著寶寶道:「寶寶,這丹藥是不是太那個了!」

「嘿嘿,怎麼樣?你要不要試試哦?」寶寶眨著大眼睛看著帝溟寒問道,這是她剛研究出來的放屁丹,沒什麼別的用處,只不過服下之後,會接連不停的放屁七天……

寶寶看著自家親爹俊美無雙的容顏,想象著爹爹這般尊華無雙的人,不停的放屁,那畫面絕對會好刺激的……

帝溟寒聞言嘴角抽了抽,看到寶寶那閃閃的眼神,頓時無語了!這丫頭有這麼坑自己爹爹的么……

想到寶寶說她喜歡研究毒藥,都是因為當年她娘親被人下毒,為了給娘親報仇,她才開始學習毒術的,就讓帝溟寒心裡一陣的心疼……

大手一伸將寶寶抱在懷裡道:「我就不試了,等會找別人給寶寶試藥!」

「好啊好啊,一會兒讓花叔叔試藥吧!你不要告訴花叔叔啊!」寶寶開心的說道。

「好,不告訴他!」帝溟寒輕笑著說道。

現在的他抱著寶寶已經不像第一次那麼生澀了,而且他也越來越喜歡抱著寶寶的感覺,這是他的女兒,抱著她彷彿是抱著全世界最珍貴的寶貝,讓他的心情不自覺的飛揚起來……

雪顏隨著花護法走過來的時候,剛好看到帝溟寒抱著寶寶,唇角帶笑的一幕……

只見那個從前總是高高在上,淡然冷漠的主子,懷裡抱著一個粉嫩的小女娃,兩人臉上都帶著笑意,是那麼的溫馨那麼的靜好……

雪顏的心裡狠狠一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下意識喊道:「主子……」

聞言帝溟寒和寶寶同時轉過頭,看向雪顏……

一男一女一大一小,兩張幾乎一模一樣的容顏倒映在雪顏的眼中……

雪顏不敢置信的看著面前的帝溟寒和寶寶,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搶婚老公別索愛 「咦?雪護法難道你真的不知道?主子正在墨府陪女兒呢!」心沭的話在耳邊回蕩……

開始她還不信,可是眼前的一幕她卻不得不信,主子真的有女兒!這個孩子即便說不是主子的女兒,都沒人會相信……

「雪護法,你有事?」帝溟寒臉色不悅的問道。

超級大農民 「主子,這個孩子是?」雪顏幾步上去,盯著寶寶的小臉問道。

「寶寶是我的女兒,你們的少主!」帝溟寒直接說道。

「怎麼可能?主子怎麼可能會有女兒?」雪顏無法相通道。

「哼……」

隨著帝溟寒一聲冷哼,雪顏直接被一道勁風扇飛,落在不遠處的地上吐出一口鮮血!

「噗……」

「主子,你……」雪顏驚愕的看著帝溟寒。

「雪護法,注意你的身份!」帝溟寒冷聲道。

「阿姨,你吐血了,這個給你吃!」這時寶寶忽然跳下帝溟寒的懷抱,跑到雪顏的身邊,將手裡的丹藥塞進雪顏的嘴裡說道。

然後,跑回帝溟寒的身邊,又爬到帝溟寒的懷裡,看著不遠處的雪顏,大眼睛眨啊眨的好不可愛……

雪顏有些錯愕的看著寶寶,只因這小丫頭的速度太快,她還沒有來得及拒絕,丹藥就被塞進了嘴裡……

丹藥入口即化,味道淡香,好像真的是療傷的丹藥。只是她為什麼對自己這麼好?雪顏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而帝溟寒看到寶寶塞進雪顏嘴裡那顆丹藥時,嘴角狠狠的一抽,眼睛看向別處,這小丫頭還真是……

花護法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看到主子的表情,總覺得那裡不對勁,什麼也沒說的站在一邊看著……

「撲哧……」

雪顏剛想說什麼,一聲奇怪的聲響,讓她的臉瞬間漲紅,而且這還沒完,她能感覺到自己身體的不對勁……

她有些憤怒的瞪著寶寶:「你給我吃了什麼?」

現在她還不知道是那顆丹藥的問題,她就是傻子了! 農女荷花香又甜 沒心到年紀這麼小,心思就這麼狠毒…… 大漢冷哼一聲,扭頭看向別處,徐鳳年拿着小瓶子走到我跟前,翻了跟頭,把白色粉末沙了一點在我後脖子,我渾身一個激靈,本來全身火辣辣的,現在後脖子那一塊非常冰冷,把我全身的熱量都往那吸了過去,說不出的舒坦。

看來大漢沒有騙他們,這真的能治我的咒。

但很快,我就意識到了不對勁,那就是癢,渾身都癢,骨肉裏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蠕動,全部集體朝我腦後慢慢爬過去,這感覺非常難受,我咬牙強忍着,可根本沒用,也不知道拿來的力氣,擡手就往後脖子抓去,腦子裏只有一個念頭,一定要把它抓破才甘心!

楊塵抓住了我的手,還用膝蓋定住了我另外一隻剛想擡起的手,皺眉看向一邊躺在地上的大漢,他神情冷漠,緩緩出聲解釋道:“不能抓,她身體裏的蛆我種下了不少,呆了兩天,應該都停肥大的,現在都從四面八方趕來,只有讓它們自己穿破你的皮膚才行,你一抓就會破皮,那些小傢伙容易受到驚訝,到時候我也救不了你。”

我聽着膽寒,被楊塵捂住的手在顫抖,努力剋制自己,千萬不能衝動,一抓下去,小命就沒了!郭勇佳就站在他身邊,是以防他逃跑或者偷襲,此時狠狠的朝他頭上蓋了一巴掌,罵道:“真不老實,你剛纔怎麼不說?看來你是不怕自己的命當成了一回事。”

大漢目光不善的盯着郭勇佳,端莊嚴肅,一字一字道:“別亂來,我不怕死。”

“你還敢嘴硬!”郭勇佳作勢要打他,只不過被楊塵喝止住了。

“救了人,放你命,死了人,你陪葬。既然說好了,就不會亂來。”

我忍不住呻吟一聲,打斷了他們的交談,因爲我感覺他口中所說的蛆,已經全部彙集到了脖子處,漲的我後腦門生疼,這些傢伙似乎被外面灑的骨灰誘惑到了,掙前搶後的往外鑽,痛倒是還好,就是特別不自在。

“出來了出來了。”徐鳳年面色一喜,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重新回到了我的脖子處,而我也感覺到了,那些傢伙正在往外爬。

“把瓶子放在那,讓蛆全部進去。”大漢提醒道。

徐鳳年立馬照做,冰冷的瓶子放在了我的脖子上,能感覺到爬出來的蛆都往瓶子裏鑽去了,這個過程不是很久,大漢又說把血灑在我傷口上封住,另外的瓶子蓋上。

等一切完事以後,徐鳳年把裝滿蛆的瓶子放在我面前,搖晃了兩下:“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還好,舒服多了,身子沒那麼難受,只不過還是沒力氣…”我看到那些蛆就眯起了眼睛,一條條的正在瓶子裏蠕動,粗濾一看,最少好幾百條!難以想象這些小玩意都是從我身體裏爬出來的,真讓人感覺噁心。

“這是正常現象,你休息一會力氣就會恢復。”大漢接過我的話:“現在你們可以放我走了吧。”

楊塵說還不行,等我徹底好了以後纔可以,反正也就一會的事,先別緊張。

大漢毫不在意的冷笑,沒討價還價。

阿黎給我喝了一碗水,慢慢的把我身子扶了起來,靠在牀上,我感覺了一下身子,確實慢慢恢復了力氣,昏沉沉的腦子也漸漸明朗了,看來之前的一切,都是那些噁心的蟲子搞得鬼!

我心裏發寒,下意識想去摸後脖子,也不知道它們把我那一塊地方折騰成什麼樣了,要是破相了,那我以後可只能帶圍巾出門了。大漢突然出聲喊住了我:“別亂動,那地方最好讓它自然而然,免得殺不光傷口上的怨氣,還會繼續生蛆出來。”

雖然這傢伙不是好人,但我不敢挑戰權威,乖乖的放下了手,對徐鳳年笑了,說我現在比之前好多了,估計再一會,就可以完全恢復正常。徐鳳年坐在牀邊把我摟在懷裏,輕輕摸着我的頭髮,說真是讓你受委屈了。我捂住他的手,看向楊塵和郭勇佳,誠懇的道謝,這次沒有他們回來的及時,我肯定就玩完了。還有阿黎和老頭,多虧了剛纔他們兩保護我。

不過這幾個人都不在意,尤其是兩個大男人,前前後後救了我好幾次,這次反倒是最輕鬆的。

楊塵上前解開了大漢身上的紮帶,大漢站起身子,一言不發,穿起衣服和那些掉在地上的瓶瓶罐罐就想走。郭勇佳下意識問:“你不會再回來報復我們吧?”

大漢冷冰冰的看着他,鼻子裏冷哼:“可能吧,如果我心情不好。當然,你們要是現在留下我,我也無話可說。”

郭勇佳噗嗤一笑:“喲呵,你這個B裝的,我給你打99分。還有一分爲什麼不給你知道嗎?怕你驕傲!”

我們幾個忍不住發笑,滿臉鬍子,長得黑不隆冬的漢子不是我們這的人,肯定聽不出郭勇佳話裏的意思,但看樣子也知道,我們是在嘲諷他。

他擺出架勢,深呼一口氣,說:“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我們…”

“行了,你是不是古裝電視劇看多了?要走就走,別在這裏逼逼。”郭勇佳揮手,像是趕蒼蠅一樣。大漢臉上有些惱怒,不過還是扭頭就走,現在恩怨兩清,他完全不必要給自己再找麻煩。

徐鳳年鬆開我站了起來,問楊塵說難道就這麼放他走了?留下這麼一個禍根在,指不定哪天還會出事,斬草除根纔是。

郭勇佳附和:“那傢伙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放過他還以爲我們好欺負呢。”

楊塵苦笑,說:“你們以爲我不想,但是那些人都是一個窩了,解決他容易,後面指不定還有什麼同門師兄弟或者師傅什麼的,到時候拉過來找我們報仇,那就麻煩了…”

徐鳳年聞言,氣的發抖:“那也不能讓人家欺負了就這麼算了吧?”

“第一次是面子,第二次就不會了,他不是笨蛋,知道不是我們的對手,也沒和我們有利益衝突,要是下回還過來,我們肯定不會對他心慈手軟,就算到時候出了麻煩事,我們也佔了一個理。”楊塵解釋道。

“其實現在主要是他們那邊和我們這頭的關係不是很融洽,這裏面的水太深,如果一不小心觸了導火線,按照中國人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性子,肯定會把我們弄出去,當頂罪羔羊的。”

郭勇佳罵道:“那羣野猴子敢來這裏撒野?”

楊塵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獅子沒睡醒,老鼠當然敢過來戲弄。”

我躺在牀上休息了一會,下午的時候就出院了,可以說身子一下子恢復成之前那樣,連醫生都摸不着頭腦,前腳剛要上西天的人,怎麼後腳就好了?硬是拉着我做了身體檢查,最後發現確實沒事了。

秦佳麗沒有再回醫院,老頭說她之前出去的時候正好碰到了朋友,一時給忘了我們,我也沒放在心上。

到了晚上,秦佳麗突然給我打電話,說胖女人已經醒了,也知道了我身體恢復的事,這次想再請我吃一次飯,算是道歉。我真心怕了,一而再,再而三的這樣,真當我傻嗎?於是我直接就說不去,只不過他們三個卻態度來了個大轉變,硬要我去。

按照郭勇佳的意思,就是說:“你現在不去,她肯定覺得你害怕了,到時候還會趁機來找你報仇。”

我仔細一想,還真是,我不應該軟弱,要強硬纔對。索性他們三個都在,於是就帶着他們就去了,鴻門宴我也不怕… 雪顏也顧不得其他的,站起身,雙腿不自然的狠狠夾著,可見她正在努力的憋著……

「撲哧……」

「哈哈哈……」寶寶大聲的笑著道:「阿姨,你是不是吃蘿蔔吃多了,娘親說吃多蘿蔔就愛放屁!」

「你,是你,是你給我吃的丹藥!」雪顏憤怒的說道。

花護法憋笑憋得差點內傷,他就說寶寶怎麼忽然那麼善良了,竟然對第一次見面的雪顏那麼好……

原來那丹藥竟然是毒藥……

帝溟寒雖然沒有花護法那麼明顯,但是唇角揚起的弧度,也出賣了他……

「我給你吃的療傷丹藥啊!難道你沒覺得剛才的傷都好了么……」寶寶無辜的說道。

我不是超級警察 「你,你給我等著!」雪顏說完轉身離開,她要是再繼續留下,臉面都要丟盡了……

該死的,她一定不會放過那個孩子的!主子的孩子,只有她生的才可以,其餘的孩子都該死,全部都該死!

「唔唔,這麼快就走了……不好玩,早知道不給她吃,給花叔叔吃好了!」寶寶有些失望的說道。

站在一邊的花護法聞言,差點給寶寶跪了!不是吧寶寶,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啊啊啊啊……

花護法有些哀怨的看著寶寶……

「花叔叔你幹嘛這樣看著我,是在怪我剛才的丹藥沒有給你吃么?」寶寶天真的問道。

「不是不是,寶寶給她吃就對了!花叔叔就不需要了!」花護法立即說道。

「花叔叔放心,下次我再研究什麼毒藥的時候,一定會第一個給你吃的!」寶寶笑眯眯的說道。

「啊,寶寶不要啊!寶寶以後研究出毒藥,可以交給我,花叔叔找人幫你試藥好不?」花護法討好的說道。

「這樣啊,那好吧!」寶寶開心道。忽然想到什麼,揚起小臉看著自家爹爹問道:「剛才那個女人是不是喜歡你?」

「噗……」花護法聞言,直接笑了出來。

「咳咳,主子,我去吩咐廚房給寶寶準備飯菜!」花護法看到自家主子掃過來的眼神,立即說了一聲就開溜了。

「寶寶,為何這麼問?」帝溟寒有些好奇的問道。

「看她那眼神就知道了啊!她喊你主子,分明是你的手下啊,可是看到我沒有開心,反而是震驚,一看就是喜歡你啊!」寶寶小大人兒似的的說道。

「呵呵,不管誰喜歡我,都是她們的事情!我只喜歡你和你娘親!」帝溟寒認真的說道。

「真的嗎?」寶寶有些不信的說道,越看越覺得爹爹長得太好看,也不是什麼好事,她要不要研究一種,吃了醜醜的毒藥給他吃呢?寶寶在心裡算計著。

重生婚寵軍妻 「真的!」帝溟寒保證道。

「好吧,暫時相信你了!不過,你可要老實點,不能給娘親戴綠帽子,不然我就給娘親找很多爹爹!」寶寶非常霸氣的說道。

「寶寶,你要記住了,你娘親的男人,你的爹爹,只能是我一個懂么……」帝溟寒聞言黑著臉說道。

這小傢伙還想給那丫頭找很多爹爹,她倒是敢,她要是真的敢,那她給找一個,他就滅一個,找兩個就滅一雙……

而從空間剛出來的墨九狸,剛好把父女兩那讓人蛋疼的對話,給聽完了!墨九狸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寶寶這絕對是坑娘不花錢啊!什麼叫給她戴綠帽子啊啊啊啊,還能不能好好的聊天了啊……

「咳咳,寶寶……」墨九狸輕聲咳了咳喊道。

「娘親,你出來了!太祖父怎麼樣了?」寶寶聽到墨九狸的聲音,急忙跑了過去說道。

「還沒有醒來,還要過幾天才能醒來!娘親出來看看你有沒有淘氣!」墨九狸抱起寶寶親了親她的小臉說道。

「娘親,我很乖哦!娘親,我跟你說,剛才有個女人肖想爹爹,被我給教訓了!寶寶是不是很厲害啊?分分鐘解決娘親的情敵!」寶寶貼著自家娘親的耳朵小聲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臉色一紅,有些不自然的看了眼對面唇角含笑的帝溟寒,她現在非常後悔,今天自己為毛要出來啊……

墨九狸有些無語的瞪了眼寶寶,這小傢伙最近是不是有了爹忘了娘啊!

「嗯,寶寶最厲害了!」墨九狸有些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去看看汐夜他們……」墨九狸說完抱著寶寶落荒而逃。

看著墨九狸逃也似的身影,帝溟寒心情大好的輕笑出聲!其實剛才墨九狸出來的時候,他就察覺到了……

而寶寶問他的那些話,他也是故意說給那個丫頭聽的!雖然說是想要給她足夠的時間,但是他還是有些不放心,畢竟再過一段時間她就要離開凌天大陸了……

而他卻不能跟她一起離開,所以他擔心自己不在的日子,她會遇到別男人,會對別人動心!因此,他一定要趁著現在還有時間,讓她慢慢習慣自己,認可自己,至少不會在沒有自己的時候,看上別的男人……

墨府大廳

沉香等人看到墨九狸出來,都聚到了一起,跟她說了半個月後凌天秘境的事情!

「主子,之前我收到消息墨九琪出現在南風國,看著她離去的方向,應該也是來風雲國,我想應該是為了秘境而來!」見墨九狸聽到秘境的事情,沒有說話,君雪說道。

「哦?這麼說墨九琪也會去凌天秘境?」墨九狸眼神一亮問道。

「我想應該是……」君雪說道,她知道自家主子現在最想的就是報仇!

「不過我的時間不多,不知道這秘境開啟進去后,多久才能出來?」墨九狸想了想問道。

「放心吧,凌天秘境裡面的時間,跟外面的不同。秘境開啟到關閉的時間,外面是半個月!但是秘境裡面的時間卻是隨機的,也許是一年,也許半年,也許是兩年,最多不會超過五年!而不管裡面的時間是多久,外面都是半個月!」帝溟寒走進來說道。

這一點他們眾人還真不知道,如果不是帝溟寒說的話,他們也只能去查,現在這樣倒是省去了調查的時間了……

「原來如此,那大家就準備一下,我們明日便啟程去落日山脈!」墨九狸聞言說道。 胖女人有錢,這次去的人多,在酒店擺了一桌大的,一個勁的跟我賠禮道歉。看樣子,是真心誠意的,因爲她害怕了,拿着杯子都在發抖,尤其是我還帶了人過去。秦恆就在一邊莫默不作聲,估計他把我身邊有鬼的事,告訴了胖女人,所以她纔會這樣。

“以前是我不對,我誤會你們兩個了,呵呵,真的不好意思,你回頭,給你對象說一聲,有機會的話,我當面給他賠禮道歉。”

我尷尬的笑,看了身邊的徐鳳年,舉杯跟她碰了一下,還沒喝呢,郭勇佳突然來了一句。

“他來了,就坐在你身邊,你看不見他而已。”

胖女人剛和進嘴裏的酒噴了出來,左右看了幾眼,神色慌張,徐鳳年冷着臉,拍了她一下肩膀,嚇得她起身大叫。

好不容易安定下來後,她又哆哆嗦嗦的跟我道歉,還說要賠錢什麼的。只不過我拒絕了,說一句實話,這女人心再狠,她始終是一個爲了男人失去理智的女人。我沒想過要對她趕盡殺絕或者如何,只是不想她再針對我,就這麼簡單。

這一頓飯挑明瞭恩怨,也就過了,只不過當晚上,他們三個說要回去,外面的事,還沒折騰完。

我很好奇,問說什麼事,麻煩他們這麼久。徐鳳年皺眉看向楊塵,估計不好意思跟我明說,怕楊塵心裏有芥蒂。

不過楊塵卻很無所謂道:“只是一件比較奇怪的事,和你說也沒事。”

在西安那邊,有一戶挺有錢的人家,男主人四十歲左右,平日裏生活的好,身體也沒什麼毛病,但不知道爲什麼,有一天晚上他出門在外應酬回家的時候,突然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法醫鑑定結果是猝死了,沒了心跳,但他根本就沒喝幾口酒,不可能無緣無故猝死,家裏人覺得是他身體出了什麼毛病,比如撞邪一類的,聽說楊塵專門治這個,就請他過去看看。

我若有所思的點頭,問那帶徐鳳年過去幹嘛?

“他是鬼,很多事他辦起來比我們方便。”楊塵解釋道。

我又問:“你們去了那麼久,看出點什麼了嗎?”

楊塵面色一下子凝重了起來,沒有說話,徐鳳年回我說:“那人確實撞邪了,只不過他運氣不好,我們估計,他是撞見了黑白無常。”

黑白無常?我納悶,大活人的,怎麼能撞見黑白無常?

“嘿,就是大活人撞見黑白無常才見鬼了呢。”郭勇佳笑了說:“我們一開始不知道什麼情況,只是覺得這人運氣不好,可能被一些路過的小鬼抓了魂魄。於是就用寺廟裏的那種特大號香火,加上殯儀館裏那種拜靈位的大白蠟燭,讓他老婆整夜守在門口等着,嘗試能不能召回他的魂,結果試了好幾個晚上,啥都沒有,我們覺得問題大條了,這人很明顯不是自然死亡,要不沒到頭七,怎麼說也會被招魂,更不會是被小鬼帶走了,要不就算是小鬼也會被勾過來,所以我們無奈之下,就用了一個辦法,查看當時的情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