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旭得意地說道。

2020 年 10 月 24 日

坐在一旁的歐陽克和查理兩人,相視一眼,神情都有些質疑的意思。

「歐陽先生,你有把握嗎?」

歐陽克懷疑問道。

他們要對付的,畢竟是西方地下世界的冥王,僅憑這點兒小花招,布朗克有些擔心根本奈何不了秦穆然。

面對兩人的質疑,歐陽旭神情一愣,雖然他嘴上不說,但其實心裡也沒有十足的把握。

可是,除此之外,他們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

這是他們最後唯一的一張底牌。

利用控心蠱,控制秦穆然身邊最親近的人,出其不意,暗殺秦穆然,這個計劃,也是沒辦法中的辦法。

歐陽旭老眉一翹,目光看向布朗克和查理,嘴角冷冷一笑,回道:「行與不行,我們只能一試,難道,你們還有別的辦法嗎?」

兩人頓時語塞,在冥王面前,他們確實沒有任何可以對付秦穆然的辦法。

……

深夜。

在格蘭塞堡城醫院,秦穆然正在萊恩辦公室休息,這裡距秦霜的病房很近,方便自己照顧秦霜。

秦穆然躺在床頭,百無聊賴,玩弄著手機。

自己來西方這麼久,因為要忙碌冥王殿的事務,沒怎麼顧上和自己老婆打個電話,剛好自己現在沒什麼事情,這個時間點,陸傾城應該已經不忙了。

想到這兒,秦穆然坐在床頭,整理了一下髮際線,撥通了陸傾城的視頻電話。

幾秒鐘后,電話接通,手機屏幕上,陸傾城查秦穆然瞥了一個白眼。

「啊呦,秦家主有何貴幹?」

陸傾城靠在辦公椅上,端詳著手機屏幕,隔著手機,秦穆然都能隱隱感到一陣寒意。

不愧是中海出了名的冰山美人,這氣場,確實寒氣凌人。

秦穆然嘿嘿一笑,說道:「老婆,我就是想你了,看看你,怎麼還沒有下班?」

「想我了?你現在才想起我?我以為你已經忘記自己是個有老婆的人了,你要再不聯繫我,搞不好我都準備改嫁了……」

陸傾城冷眼說道。

「老婆,你改嫁能找到像我這麼優秀的男人嗎?」

秦穆然舔著臉笑道,語氣中都透著無比自戀的語氣。

「呵呵……」

「你這自戀的有點兒過分,你說說你哪兒好了?打咱們倆結婚到現在,你天天忙個不停,現在去西方這麼久,才想起給我打個電話,真不知道我當初怎麼就嫁給你了……」

陸傾城在電話中發泄著自己的小脾氣。

在外人眼裡,他是盛康集團的總裁,中海有名的女強人,但他終究是個女人,也需要依靠。

秦穆然賠笑安慰道:「老婆,沒辦法,就因為你男人太優秀了,所以能者多勞,沒辦法。」

「行了行了!趕緊打住,再說下去,我怕忍不住都快吐了,你什麼時候回來?」

陸傾城直接問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沉思片刻后,回道:「應該很快,就這幾天,對了,老婆,輕舞妹子最近的病情怎麼樣了?」

秦穆然這次來西方,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幫助莫輕舞尋找治療血癌的方案,他已經很久沒有了解莫輕舞的病情了,趁這個機會問候一下,心裡也能放心。

「我今天剛抽時間去醫院看了一下,江院長說,輕舞的病情有進一步惡化的趨勢,你在西方找到治療血癌的方案了嗎?」

陸傾城問道。

「已經有了,你告訴江院長,讓他一定穩住輕舞妹子的病情,我很快就會帶著治療方案回國。」

秦穆然說道。

「好。」

言罷,陸傾城語氣一轉,繼續說道:「最近盛康集團在忙一個大項目,我現在每天都忙的焦頭爛額,加班都快累死了……」

陸傾城說道。

「大項目?啊呦,老婆威武,跟我說說看,這個項目到底有多大?」

秦穆然笑道。

「我決定在寒國建立一個咱們盛康集團的分公司,讓咱們的盛康集團朝國際發展,目前我正在積極籌劃分公司建設,資金已經投進去三百多億了……」

陸傾城一本正經地說道。

雖然盛康集團財大氣粗,但是對於陸傾城而言,三百多億,也算是一筆大手筆,這個項目確實算得上大項目。

「老婆,你果然有想法,我支持你的想法,寒國市場寬廣,而且海運方便,一旦拿下寒國市場並且站穩腳跟后,我們可以以此為跳板,朝鷹國發展,用不了多久,咱們盛康集團不僅在夏國,在整個國際上都將成為一個極具影響力的大公司。」

秦穆然分析說道。

雖然,秦穆然作為西方地下世界的冥王,夏國的東皇,無論是在權勢還是金錢上,他已經成為金字塔頂尖的存在,但是將盛康集團發展壯大是自己老婆的夢想,那他便會全力支持。 秦穆然掛斷陸傾城的電話后,簡單洗漱一下,躺在萊恩辦公室準備睡覺。

明天,他準備去看一下史蒂文研究血癌治療方案的進度,他現在是莫輕舞的唯一希望。

深夜。

整個格蘭塞堡城醫院,都陷入一片寂靜當中。

在萊恩的辦公室內,燈光昏暗,在一片寂靜當中,一道身影悄然走了進來,朝秦穆然床頭悄無聲息靠近過來。

這道身影正是秦霜。

此刻。

在歐陽旭的控心蠱操控下,秦霜已經失去了意識,正在一步步朝秦穆然逼近過來。

當秦霜走到秦穆然床頭前時,秦穆然猛然翻身,朝秦霜看了過去。

「什麼人?」

秦穆然警惕呵斥一聲,秦霜淡然站在秦穆然面前,沒有絲毫驚慌。

「小姑?怎麼是你,你感覺怎麼樣,現在沒事了吧?」

秦穆然問道。

作為西方的地下世界的冥王,秦穆然多年來,早已養成了相當警惕的睡覺習慣,其實在秦霜剛剛進門的瞬間,秦穆然就已經醒了過來。

不過他沒有想到,闖入自己房間的人居然會是秦霜。

看到是自己小姑走進了自己房間,秦穆然立刻放鬆了警惕。

此刻。

秦霜神情淡然,沒有絲毫表情,在她身上,秦穆然還能隱隱感到一股怪異的勁氣。

奇怪。

自己小姑雖然是冥王殿的高層,但是她只是一個普通人,身上怎麼會有勁氣這種東西?

就在秦穆然驚奇的時候,他眼前被一道反光一晃,秦霜的手中,不知何時居然多出了一把明晃晃的鋒利刀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秦穆然心口快速刺下。

剛才,秦穆然看到是秦霜后,已經放下了警惕,對於秦霜的突然襲擊,他沒有絲毫準備。

而且,站在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小姑,雖然他可以憑藉自身強大勁氣,瞬間將秦霜擊斃,但是秦穆然下不了手,而且他也不可能這麼做。

寒光一閃,鋒利的刀鋒,瞬間朝秦穆然落下。

秦穆然急忙側身,刀鋒落空,他感覺胳膊一涼,刀鋒在他肩膀出劃出一道傷口,鮮血瞬間浸透衣服。

緊接著。

秦霜快速重新揮刀,朝秦穆然再次刺殺過來。

此時,秦穆然已經有了準備,右手快速一把抓住秦霜的手腕兒,將其手中匕首抖落,將秦霜牢牢控制。

「小姑,你瘋了,居然要殺我?」

秦穆然詫異說道。

秦霜極力掙扎,力道極大,在他的身體內,爆發出一股令秦穆然感到熟悉的勁氣。

這種勁氣的感覺,好像是歐陽旭的力量。

秦穆然眉頭一皺,彷彿明白了什麼,之前金人鳳在臨死前就說過秦霜有問題,而秦霜現在顯然是被歐陽旭控制了,而且體內還有歐陽旭的勁氣,看來,一定是歐陽旭利用苗寨的蠱術控制了秦霜。

這時候,秦霜被秦穆然控制后,開始極力掙脫,性情極其暴躁,如果任其這樣下去,體內的控心蠱很有可能暴走,從而直接威脅到秦霜的生命。

秦穆然右手一揮,兩根銀針,立刻出現在秦穆然手上,銀針快速朝秦霜兩道穴位紮下,秦霜身體一顫,立刻昏厥過去。

砰!

房門被人從門外推開,萊恩匆匆跑了進來。

「然哥,出什麼事情了?」

看到房間內的情況,萊恩一臉詫異。

「然哥,秦霜小姐怎麼會在這裡,這到底什麼情況?」

……

秦穆然目光抬去,將秦霜扶在床上后,回身言道:「看樣子,我小姑應該是被人操控了心智。」

「什麼?被人操控了?」

萊恩一臉驚訝說道。

「不錯,從一開始我就懷疑,我小姑可能根本不是生病了,現在看來,他一定是中了苗寨的蠱物,我曾經聽說苗寨有一種控心蠱,可以控制人的心智,雖然沒有見過,我想應該就是這種……」

秦穆然猜測說道,他畢竟曾經去過去苗寨,對於那裡的蠱物大概知道一些。

「然哥,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萊恩問道。

秦穆然沉思片刻,如果自己小姑真的是中了歐陽旭的控心蠱,那能解蠱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歐陽旭,而且歐陽旭一定就在格蘭塞堡城,因為控心蠱受距離影響,下蠱人絕對不會太遠。

想到這裡,秦穆然立刻掏出手機,撥通了雷凱的電話。

幾秒鐘后,電話接通。

「老大,我正做美夢呢,這個時間打電話,出什麼事情了?」

雷凱迷糊說道,顯然是剛從睡夢中被驚醒。

「你小子立刻調動格蘭塞堡城的所有勢力,幫我找一個人……」

秦穆然言道。

「老大,找誰啊?」

雷凱問道。

「這人是夏國苗寨的一個高手,歐陽旭,他實力很強,現在應該就在格蘭塞堡城,你讓霍爾頓查出這個人的信息,全城查找一下,有消息立刻通知我。」

秦穆然說道。

雷凱不敢猶豫,立刻起身,動用格蘭塞堡城乃至整個冥王殿的全部實力,進行查找歐陽旭的線索。

對於冥王殿而言,知道一個人名字,就能輕易查出一個人信息,然後根據歐陽旭的人臉信息,在格蘭塞堡城的監控大數據中查詢,只要歐陽旭露過臉,就一定能被找到。

……

此刻。

在布朗家族的別墅內,歐陽旭安靜站在窗口,雙目微閉,利用勁氣感知著控心蠱的動向。

「歐陽先生,現在情況如何了?」

布朗克站在身後問道。

歐陽旭睜開雙眼,眉頭緊皺,臉上掠過几絲失落的神情。

「失敗了!」

「這個女人居然只是一個普通人,根本沒有任何力量,否則剛才出其不意,我們很有可能會成功幹掉哈德斯,真是可惜……」

歐陽旭深深嘆口氣。

歐陽旭很清楚,秦霜出手的機會只有一次,一旦失敗,秦穆然絕對不會再給他第二次機會。

聽到歐陽旭的話,布朗克和查理神情一愣,都有些失望。

……

次日一早。

在秦霜的病房內,此刻,秦穆然站在床頭,神情焦急。

因為秦霜的事情,他昨晚一夜沒有合眼。

就在這個時候,雷凱急匆匆走了進來,見到秦穆然,雷凱低聲言道:「老大,人找到了,歐陽旭現在陪一個西方人在布朗家族別墅內。」

布朗家族?

秦穆然眉頭一皺,眼神中掠過几絲殺氣,看來自己上次放過布朗家族一馬,這完全就是一個錯誤。 衆人心頭一沉,目光閃爍,最後將視線全部集中在了趙小川的身上。

“現在怎麼辦?”穆皇后走到趙小川的身邊,沉聲問道。

“我剛纔經歷了一場戰鬥,又動用了體內的山河圖,至少要半天的時間才能恢復實力!”趙小川沉聲說道:“若是你們可以幫我拖住半天時間,我就可以解除現在的危機。”

“半天?”

穆皇后眉頭一皺,看向王平。

王平看向賈志文,問道:“你行不行?”

“現在這個時候,不行也要頂上去啊!”賈志文咬牙說道:“但關鍵是能不能撐過半天我也不敢肯定!”

賈志文的擔心不是沒有理由,畢竟就連第二世現在都沒有了動靜,這說明事情很棘手。

“該死的,這想不通!這金字塔中有這麼多的木乃伊,你們怎麼可以一住就住這麼多年呢?”

康惠在賈志文口中漸漸瞭解了事情的始末,低聲咒罵一句。

王平皺着眉頭看着康惠,穆皇后更是眉頭一挑,就要說話。

“好了,現在不要說那麼多了!脫離現在的困境纔是最重要的!”趙小川制止了兩人,說道:“現在最重要的是怎麼脫離困境!”

“怎麼脫離?這金字塔密不透風怎麼脫離?就只能等那些木乃伊衝進來殺出一條血路了!”賈志文絕望道。

“等等,你說密不透風?”王平打斷了賈志文。

賈志文好奇地看着王平,反問道:“怎麼?難道我說的不對麼?”

“若是之前你說的也許有道理,可是現在……”王平聲音頓了頓,看向一出牆壁。

牆壁上佈滿裂縫,其中一處裂縫中傳出一陣清涼的微風。

“怎麼可能?堅不可摧的金字塔竟然破開了?”穆皇后驚訝地看着那道裂縫。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