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總不知所措的站在那裏,下一刻,孫虎扭頭看來,冷哼說:“你也給老子滾。”

2020 年 10 月 24 日

當着這麼多人面啊,可以說直接打臉。

但楊總絲毫不敢多說一句,弓了弓腰,灰溜溜的直接跑了,這一次,他的臉算是丟盡了。

遠處的柳飄飄和司徒南愣住了,見到朱兵都走了,兩人覺得再待在這裏也不好,於是灰溜溜的也走了,連招呼都沒和林羽打一聲。

出來後,羣裏還問柳飄飄後來林羽做了什麼丟臉的事,柳飄飄哪敢再說啊,再說不是打自己臉了,於是說了一切都還好,便把羣解散了。

“老婆,你這同學不簡單啊。”司徒南心有餘悸的說。

“可不是嘛,誰知道他現在混的這麼好。”柳飄飄苦澀的說。

夫妻倆長長一嘆,開着車跑了。

“好了,剛纔的事真是抱歉。”這時候,孫虎對周圍的人歉意說。

大家自然說沒事,隨即一個個紛紛誇獎林羽,這一幕看的秦嬌嬌一愣一愣的,沒想到林羽會和孫虎的關係這麼好,讓她刮目相看。

孫虎又客氣了幾句,隨後在臺上說:“此次,我很感謝諸位過來,另外,我有一件重要的事宣佈,這家酒店,我將全權交給林羽打理!”

婚情告急,總裁的舊愛新妻 此言一出,林羽再次成爲全場焦點。

不少人對林羽表示感謝,還有很多人直接遞去名片,說有機會一起合作。

林羽深吸一口氣,心中肯定是翻起了驚濤駭浪,原來孫虎所謂的給自己一個驚喜,居然是這!

秦嬌嬌推了推林羽,示意他上去,林羽只能硬着頭皮上去,隨後對衆人說了一些感謝的話,最後下來了。

最後,孫虎宣佈大家享用午餐,而林羽和秦嬌嬌則被邀請在孫虎的桌子上,不過這個提議被林羽拒絕了,開玩笑,和那些大佬吃飯,太尷尬了,林羽還是不習慣這樣。

孫虎也知道林羽的顧慮,於是沒強求,等用完了午餐,孫虎領着林羽和秦嬌嬌爲他們介紹生意場上的夥伴,這一次對秦嬌嬌來說,真是天上掉下的大餡餅。 這一次對秦嬌嬌來說,真是天上掉下的大餡餅,公司正面臨困難期,但是沒想到,一下子認識了這麼多大老闆。

一下子,很多大老闆看在孫虎的面子上,同意和秦嬌嬌公司合作,把秦嬌嬌樂得嘴都合不攏了。

快要回去的時候,林羽找到了孫虎,無奈說:“虎爺,這酒店,我不能要。”

來的時候他想的很清楚,自己對管理酒店一竅不通,所以與其受這個恩惠,還不如不要,畢竟酒店給他管理,恐怕要不了幾天就會倒閉,所以還不如不要。

孫虎想了想,說:“我知道你的顧慮,你這是怕自己管理不好。”

“對,另外,無功不受祿……”

“林羽。”孫虎站起來,拍着他肩膀說:“你這話就不對了,要不是你,我死了兩次了,也就是說,是你,給了我兩次性命,所以這區區一間酒店,又算的了什麼?事實上,我還覺得我賺了呢。”

“但是……”

“好了,酒店就掛你的名字,至於管理人員,我會給你安排,這樣總行了吧?”

林羽想着這樣的話,倒不用自己操心了,當即爽快點頭。

正要走,孫虎突然問:“對了,那位秦嬌嬌女士真的是你女朋友?”

“其實……不是。”林羽尷尬摸頭,於是把和秦嬌嬌的事說了一下。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孫虎大笑了幾聲,目光灼灼看林羽說:“那好,這些日子,我給你張羅張羅相親的事,畢竟你也老大不小了,該想想自己的事了。”

林羽很尷尬,忙說:“這個不急的。”

“好了,我知道你們小年輕不好意思,但這種事得趁早,要知道,現在競爭激烈,好女孩可是被人搶着要。”

說着有電話打了進來,林羽只好退出去。

回公司的路上,秦嬌嬌對剛纔的事還嘖嘖稱讚,林羽有一搭沒一搭的說着,突然手機震動,羣裏又聊天了。

上官仙兒:我要進階了,好害怕。

“仙兒妹妹,有你父親和那些大能在身邊,不要怕。”

藥渣渣:不對吧,仙兒,你現在在哪?

上官仙兒:我在湖州市,我第一次出遠門,只是給我父親朋友送樣東西,沒想到遇到進階了。

“啊,那你小心點。”

“要不你找你父親老朋友幫幫忙?”

攻心計:王妃要出逃 上官仙兒:他拿到東西就閉關了,聯繫不上。

藥渣渣:要不我來找你。

上官仙兒:不用啦,我在一個橋洞下,絕對能輕鬆進階的,反正我身上靈丹不少。

藥渣渣:嗯,有事一定要說。

林羽嘆了一口氣,沒想到這妞進階了,挺牛的嘛,話說自己什麼時候升級啊,嗚嗚嗚……

“對了,待會回家吧,收拾一下,咱們明天去湖州市。”秦嬌嬌說。

“這麼快?”

“水大集團老總病危,我們作爲合作伙伴,要趕緊過去看看,一來,顯示我們的誠意,二來,防止有心人趁水大集團內亂的時候,撬我們的生意。”秦嬌嬌說。

“你是怕秦玉山那小子?”

“當然怕了,那小子現在正聯合我二舅招兵買馬,擺明了要和我作對,我們得奪得先機。”秦嬌嬌冷冷說。

叮叮叮!

這時候,林羽手機響了,一看手機,皺眉說:“陌生號碼。”

於是接了電話,傳來秦玉山的聲音:“喂,林羽,和我姐在一塊嗎?”

“哦,玉山啊,你姐不在,我就一個人,怎麼了?”林羽說着話,給秦嬌嬌打了個眼色。

秦嬌嬌心領神會,做了一個“和他套近乎”的口型。林羽點點頭,開了免提。

“是這樣的,那天吃飯鬧得有些尷尬,不過林羽,希望你能弄清楚,我們這麼做,純粹是因爲我姐做的太過分了,不過現在老爺子也說了,讓我姐獨立出去了,我們也不好多說了,所以爲了賠罪,林羽,今天晚上請你吃飯。”

林羽笑着說:“那多不好意思。”

“沒事,對了,晚上我還給你安排了節目。”

秦嬌嬌朝林羽點點頭。

“那……多謝了。”

“嗯。”隨後,秦玉山說了時間地點,約好不見不散,便掛了電話。

林羽看着手機說:“都聽到了,這秦玉山果然想要拉攏我。”

秦嬌嬌說:“那就陪他去吧,這小子沒安好心,一定是想從你身上入手來對付我。”

“估計他聽到小道消息我們要去湖州市的事了,所以才今天晚上約我。”林羽猜測。

wWW _тт kān _co

“這傢伙,消息真靈。”

“我該怎麼做?”

秦嬌嬌眼睛一閃,說:“他不是知道我們要去湖州市麼,你就告訴他事實。”

“那他不是鐵定要搗亂?”林羽皺眉說。

“事實上,就算你不說,他也會搗亂,倒不如你做個順水人情,直接告訴他實話,這樣一來,他才能相信你。”秦嬌嬌說話的時候活像一個小狐狸,很可愛。

林羽恍然說:“原來如此,你這是苦肉計,讓我徹底打入敵人內部。”

紅塵籬落 “算你聰明。”

高興之下,秦嬌嬌捏了林羽臉頰一把,說:“先告訴他無關痛癢的消息,到時機成熟,我們來個一網打盡。”

林羽握住秦嬌嬌捏自己的小手,說:“你果然是隻小狐狸,不過我喜歡。”

秦嬌嬌臉一紅,兩人這樣貌似太曖昧了,連忙收斂心神說:“少吃老孃豆腐,你這號的老孃不喜歡。”

林羽心說你也有不好意思的時候,隨即故意說:“不過我就喜歡你這樣的。”

“去你的,少調戲老孃。”秦嬌嬌嘴角一撇,正兒八經開着車,心頭卻是跳的厲害。

不得了,這林羽現在越來越不像話了,膽子大了,光明正大調戲我了,這得教育,要不然以後還得了,老孃都差點心跳出來,那些小姑娘一個個的還不得激動的暈。

過了一個平靜的下午,晚上的時候,林羽剛剛出公司,秦玉山派來的司機便讓林羽上了車,隨後去了市中心很豪華的一家娛樂會所。

林羽以前的時候經常路過這裏,知道這裏小/姐挺多的,特別正點,看來這秦玉山今晚是下血本了。 到了會所,秦玉山和他的一些豬朋狗友早已等候在門口,他們對林羽笑臉盈盈,一副非常熱情的樣子,尤其是秦玉山,上前還擁抱林羽,客氣的說:“林羽,可把你等來了,怎麼樣,來過這沒?”

被這麼多人迎接,不得不說,秦玉山很給面子,林羽也不好表現的太生分,微笑說:“我不太出來玩。”

“那真是可惜了,告訴你一個小祕密,這裏的妞,很贊。”秦玉山露出一個你懂我懂他也懂的眼神。

林羽也露出笑容,暗道這秦玉山要對自己使用美人計了。

步入會所,秦玉山的一些朋友也都和林羽套近乎,一句一句林哥叫着,只是看他們眼中閃過的狡猾神色,林羽知道,這些人都是秦玉山的人,今晚是幫着秦玉山對付自己呢。

到達三樓,一處電梯,整齊劃一的超短裙美女位列兩排,附身說:“大爺晚上好!”

不得不說,如此多性感妖嬈的美女這樣一喊,場面的確很震撼,長期在這裏玩,很容易迷失自己。

隨後進入包廂,秦玉山說:“林羽,待會看中哪個妹子,儘管挑,就是晚上帶回去,嘿嘿,也沒事。”

林羽忙說:“那不行,被你姐知道得鬧事。”

“喲呵,沒想到你還怕我姐。”

林羽苦笑說:“你也不是不知道你姐那脾氣,發起脾氣來六親不認。”

“那倒是,我姐和這裏的妞比起來,那真的是差遠了。”秦玉山故意說這話,還偷偷看了林羽一眼。

林羽看着這些美女嘖嘖嘴說:“是啊,這裏的女人才叫溫柔啊。”

心中卻是冷哼,秦嬌嬌爲了整個公司早上早起,晚上熬夜,工作上誰人不服,你特麼的居然拿這裏的女人和她比,瞎了你狗眼。

不一會兒,外面送進來幾瓶洋酒和幾打啤酒,秦玉山端起酒杯說:“林羽,我陪個酒,那天吃飯是我不對。”

林羽客氣說:“你別客氣。”說着假惺惺攔酒,沒想到秦玉山一飲而盡。

他裝作微醉說:“林羽,我姐這人脾氣不好,你以後多擔當一點,另外,她這人要強的很,明明是個女人,卻一定要掌握公司大權,這樣對你不好。”

“怎麼說?”林羽故意問。

“很簡單啊,你想,我姐那麼強,一旦她坐上了公司老大位置,你位置就難保了,畢竟我姐我知道,她喜歡那種工作能力強的男人。”

林羽一笑,這傢伙開始離間自己和秦嬌嬌了。

“所以你要爲自己留條後路,要不然指不定哪一天,把你給踢了,到時候你得到些什麼?什麼都沒有啊,哎,我也是喝多了才說這麼多,林羽,你別往心裏去。”

林羽裝作嚴肅的樣子,說:“你說的其實有些道理。”

“嗯嗯,不過我也知道,你是真喜歡我姐,以後她有什麼事,你就和我說說,也許我能給你出主意呢?”

說着,秦玉山給林羽塞來一張卡,輕聲說:“一百萬,你先拿去花。”

“玉山,你這……多不好意思?”說着,林羽卻塞入口袋,不要白不要啊。

秦玉山說:“沒事,都一家人,算我之前的賠罪,不過以後我姐有什麼事,你要及時和我說啊?”

林羽知道秦玉山要聽什麼,說:“你的意思我知道,放心。”

“那我姐最近有什麼動作麼?”秦玉山喝着酒說。

林羽知道,這小子早就知道他和秦嬌嬌要去湖州了,因此直截了當說:“實話實說,明天我們要去湖州,水大集團知道吧?我們得過去穩住那客戶,哎,現在公司一團糟,挺愁的。”

“嗯,還好有你在我姐身邊啊。”秦玉山眼睛一閃,露出微笑。

這時候,門口來了一隊美女,秦玉山拍拍手說:“林羽,挑幾個。”

不得不說,這幾個美女個個穿的很露骨,幽暗的燈光下,將她們的身材暴露無遺,甚至有好幾個都露點了,包廂裏的男人頓時騷動起來,嗷嗷叫的要去抱。

不過這時,秦玉山說:“林羽,你先挑。”

爲了配合演戲,林羽點了個最好看的,隨後衆人喝酒玩划拳,秦玉山的朋友死命灌林羽酒,林羽來者不拒,開玩笑,如今自己好歹也是道者境中層的修士,要是能被這小小的就灌倒,那不要混了。

冰飛心弦殤之一眼萬年 隨後和秦玉山又有一搭沒一搭說些沒營養的話,秦玉山最後說讓林羽和那美女去開房。

林羽當然不會同意,倒不是他潔身自好,而是他知道,秦玉山一定會趁機對他進行拍照啥的,最後威脅他,所以他當即裝作很醉的樣子。

“玉山,玉山啊!”林羽一邊打着酒嗝一邊醉醺醺說:“你小子特麼的就是上道,以後我罩你!”

秦玉山心頭一隻曹尼瑪奔過,這林羽真醉了吧,瑪德,酒量真好。

秦玉山掃了掃自己趴下的一堆朋友和五個妹子,心頭拔涼拔涼的,差點全軍覆沒啊,好在最後一刻,把這林羽灌倒了。

哼,這一次,定要拍下你的**,以後你還不乖乖聽我話?哈哈哈,果然是機智過人小韓信啊。

看着秦玉山亂轉的眼珠子,林羽知道這小子沒安好心,心中冷哼,跟我神機妙算小諸葛鬥,還嫩了點。

頓時一巴掌甩了過去,秦玉山愣了,幾個妹子也愣了。

“曹尼瑪的秦玉山,以後咱們就是兄弟,知道嗎?還送我那麼錢,下次再送,你就是看不起我。”林羽站在桌上罵罵咧咧。

啊嘞?

喝酒前和喝酒後判若兩人啊,這酒品大大滴不好!

無緣無故被甩一巴掌,秦玉山很難受,耐着性子說:“林羽哥,你喝多了。”說着不斷朝兩個妹子使眼色,讓她們帶林羽開房。

哪知道林羽力氣出奇的大,他甩開兩個妹子,說:“幹啥類,俺還沒說完,那個……那個曹尼瑪,我和你說,你很上道,真的,然後……我要吐……”

就對着秦玉山啊,“噗”的一聲,喝下去的酒噴了秦玉山一臉。

全場驚呆了啊,幾個妹子捂着嘴也衝出去吐了。 實在受不了了,這味道太難聞了,整個包廂裏瀰漫着濃濃的異味,都是秦玉山臉上飄來的。

秦玉山“啊”的大喊一聲,奪門而出,朝廁所衝去,太難受了,太難受了,這該死的林羽居然對着自己吐,我曹啊!奇恥大辱!

要不是看在林羽喝醉,以後還用得着他的份上,此時此刻定已經喊來黑社會成員狠狠揍死他丫的。

好不容易,秦玉山洗乾淨了,可是身上還是有種怪味,特別是頭髮都沾上了,回去得好好洗澡。

氣憤的他衝到包廂,想讓那些小姐趕緊帶林羽去開房,哪知道一進去,林羽不見了。

“他去哪裏了?”秦玉山憤怒說。

他一個朋友醉醺醺說:“那小子酒量好,丫的喝那麼多,嗝……居然……嗝,還能自己回家,佩服!”

“擦,居然被他跑了!”秦玉山怒火沖天,這一次的計劃,只完成一半!

……

“哈哈,林羽,你真夠逗的,居然吐了秦玉山一臉,哈哈……”秦嬌嬌房屋內,看着林羽拍攝的視頻,這妞笑的前俯後仰的,那胸,那溝,火辣辣!

重生帝后帥翻天 林羽瞬間眼睛直了。

感覺到自己賊溜溜的眼睛看自己,秦嬌嬌傲然說:“看夠了沒?”

“沒。”林羽老實說。

“你現在膽子大了,越來越光明正大了。”秦嬌嬌捏着林羽耳朵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林羽那個慘啊,慘呼說:“BOSS,我今天可是立功了啊,你不能這樣對我。”

說着話,故意往後仰,秦嬌嬌正捏着耳朵呢,身體不穩往林羽身上倒,頓時,撲了個滿懷。

夠軟,夠香,夠激情!

秦嬌嬌臉都紅了,怒斥說:“你吃我豆腐。”

林羽雙手偷襲,“這是污衊,誹謗,我什麼都沒動,你自己撲上來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