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羽,我也給你買了衣服呢,去野外穿這種衣服可不行,會有很多蚊蟲的。”沈靜說道。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林羽沒想到,這妞這麼細心,說真的,平時看她大大咧咧的,其實心真的很細。

“那好,不過你穿的真漂亮了。”林羽不忘讚歎道。

沈靜高興死了,嬌嗔說:“你喜歡就好。”

林羽戲虐的說:“你可別誤會哦,我說的是你衣服漂亮。”

“啊,討厭討厭……”

猶如一對熱戀中的情侶似的,沈靜在林羽腰間掐了一下,嬌嗔道:“你就欺負我,快去換衣服吧,要出發了。”

“行,那你可別偷看。”

“哎呦,我纔不稀罕呢。”沈靜臉龐紅彤彤的嬌嗔道:“真不知道你稀罕什麼,你要胸沒胸,要P股沒P股的,我纔不喜歡看你呢。”

林羽覺得沈靜這時候挺可愛的,故意戲虐說:“可是我有你沒有的東西啊……”

“你……”沈靜扭頭過去臉紅的跟染了顏料似的,嗔道:“我纔不要看你那個東西……”

隨即芳心跳的很厲害,憤然想:你那東西有啥稀罕的,我要是想要你那東西,你還不是分分鐘要送給我用……

呸,想什麼呢!

沈靜捂着紅彤彤的臉龐心想我居然想這,太污了……

片刻之後,林羽雄赳赳氣昂昂的走了出來,沈靜點頭讚道:“不錯哦,很帥氣,像個老大。”

林羽問道:“對了,上次你去我別墅那裏我看到你身邊好多黑衣服的人,是你家誰啊?”

沈靜嬌嗔說:“都是我爸的兄弟啊。”

“啊,你爸不會是混黑……”

“黑你的頭,他早就金盆洗手了。”

“哦。”林羽心說金盆洗手個屁。

下樓上了車,一個多小時後車子行駛出了市區,沒多久沈靜好奇問道:“林羽,那個謝婷婷的功夫真的是你教的嗎?”

林羽很嚴肅的說:“當然了,怎麼?你也要學?”

“可以嗎?”

“呵呵,實話說吧,我這功夫叫房內十二式,雙/修功法,你想修煉,得嘿嘿嘿!”

沈靜白了他一眼,嗔道:“真是的,吹牛皮不打草稿,你小說看多了吧,還雙修!”

“是真的,不信你問婷婷,所以說,你要學的話,嘿嘿嘿。”

“嘿嘿嘿就嘿嘿嘿,怕什麼。”沈靜嘴巴一努,卻是故作不滿的說:“不過你要溫柔點哦,把我當成你最愛的女人。”

林羽沒想到,他只是開玩笑而已,沈靜當真了。

扭頭看去,火熱的看着女孩靚麗的側臉,林羽心猿意馬,但是馬上想到了霓裳的警告,那個鬱悶啊,不過還是說道:“那行,有空我就教你。”

沈靜偷偷看了一眼林羽,“林羽,你不會用這一招騙人家上牀的吧?”

少女擔憂的目光感染了林羽,說道:“放心吧,這雙修不是要幹那種事,只是需要男女坦誠相對,只有這樣才能讓功力成長。”

雖然林羽說的很玄乎,但是沈靜總算放鬆下來,暗道自己的眼光果然是不錯的。

路越來越崎嶇了,林羽調侃說:“安心開車吧,回去後我會想辦法提升你的武功。”

沈靜不以爲然說:“我車技好,沒事。”

“這裏道路抖,小心翻車。”

“死就死唄,能和自己所愛的人一起死,我也瞑目了。”

林羽吐了吐舌頭,只覺得這少女很彪,但是性子很直,和她在一起,有種身心放鬆的感覺。

“算了吧,我可不想死,偷偷告訴你,我還沒和女孩子那個,所以就算是死,我死之氣也要嚐嚐女人是什麼滋味吧,要不然我死不瞑目。”林羽說道。

沈靜鄙視道:“你就這點出息。”

“嘿嘿,廢話,我要不是這點出息,我就不是男的了。”林羽故作瀟灑的說道。

沈靜這時候好奇了起來,問道:“不會吧,你還沒和女孩子那個過?連和謝婷婷都沒有?” “哎,說多都是淚啊。”林羽無奈感慨,自己倒是想啊,但是如今有了藥王心經的制約,不能做那種事了。

沈靜這時候下意識的看了林羽一眼下面,很無語的說道:“你不會那裏……不行吧?哎,其實你要是真的不行,可以說的,這毛病現在能治。”

“拉倒吧,老子那裏絕對可以,只不過……我是人品好,不願意乘人之危。”林羽第一時間反駁,心中已經是打定主意了,尼瑪的等我藥王心經第三階段,老子第一時間就把你給弄了。

可是轉念一想,不對勁啊,連霓裳都到了八十多歲才修煉到第三階段,老子要是也等個八十歲,尼瑪啊,沈靜早就變成老太婆了。

林羽不由得憐憫的朝沈靜看去,突然心中有一絲不捨,看了看笑眯眯的沈靜,心中咯噔一下,自己不會喜歡上她了吧?

這時候林羽說實話感覺自己挺混蛋的,和謝婷婷搞曖昧不說,還和秦嬌嬌搞,現在對沈靜又產生了感覺。

人心都是肉長的,感情出現了,你讓它消失這幾乎不太可能。

林羽很惆悵,不知如何是好。

‘算了,現在想這麼多也沒用!’林羽覺得,爲今之計提升自己實力最好,等自己厲害了,三妻四妾又何妨。

沒看見像港島,澳島不少有錢人家裏都有什麼大姨太,二姨太麼,等咱發達了,只要女孩願意,咱也可以這樣不是?

不得不說林羽的願望很美好,正YY着,車子突然一個急剎,然後沈靜下車伸了一個懶腰說道:“終於到了,哇,好美的景色啊。”

林羽下意識的朝沈靜看去,只覺得她伸懶腰的時候那胸格外的挺,小小的衣服根本就包裹不住。

這一下就看呆了。

沈靜一個激靈,臉蛋紅彤彤的,嗔道:“看哪裏呢,真是的,壞蛋。”

雖然這樣說,心情卻是很美好,覺得自己的魅力果然無比強大。

林羽下車後接到了謝婷婷電話,原來謝婷婷怕林羽被沈靜勾走,所以百忙之中還不忘問林羽在幹嘛。

“上山採藥呢,你不忙嗎?”林羽迴應。

“忙啊,今天拍戲一天好累啊,特別可惡的是居然有一個製片人要潛規則我,幸好你教我功夫,那傢伙被我一腳差點踢飛,咯咯咯……”

說了一陣林羽掛了電話,感慨謝婷婷和沈靜一樣,性子很野。

此刻正是中午時分,望着大草原和遠處的樹林,林羽也不得不感慨這裏風景秀麗,在林子旁邊還有湖水,沈靜就激動的說去湖水邊上野炊。

沈靜早有準備了,她從車後拿出了燒烤架,林羽走過去一看,霍,真夠齊全的,丫的這哪裏是來採藥啊,分明是春遊來了。

不過他也不想破壞美女的雅興,於是幫着把燒烤架架好,而沈靜則賢惠的弄起了食材。

隨後沈靜開始燒烤,林羽則說去山上看看,半個多小時候下來。

對於林羽的身手沈靜是有信心的,也不怕他會有什麼危險,於是欣然同意。

在林羽走了之後,沈靜弟弟打來了電話,很霸氣的接電話問道:“啥事?”

“姐,那天我不是和你說了嘛,我被人在大街上揍了,我調查出來這個人公司了。”

“哦,知道了,我這裏時期處理好就幫你教訓一下那小子。”

“嗯嗯,對了,爸聽秋叔說了,說你談戀愛了,所以讓你把男朋友帶過去看看。”

聞言,沈靜俏臉紅了,卻是怒聲道:“哎呀,真是煩人,有什麼好看的,我難道找的人還差不成?就這樣。”

掛了電話沈靜就專心致志的燒烤起來,沒一會兒傳來陣陣燒烤的香味。

“嗯,好香啊,林羽一定會喜歡吃的。”沈靜嘀咕說着。

突然遠處小河邊傳來“嘀咕”聲,這聲音很小,不過由於此處偏僻安靜,沈靜一下子聽了出來。

“咦,什麼聲音?”

沈靜不解的朝小河邊林子中看去,突然那邊傳來“嗯嗯嗯……啊啊啊啊……”就彷彿是女人的呻吟聲。

這些聲音讓沈靜不由得想起了男歡女愛之事,臉色陡然一紅,暗想那林子裏難不成有人在……

由於好奇,沈靜悄悄的走了過去,她很想弄明白那裏到底發生了。

令她驚異的是,一過來之後,沈靜就發覺那股聲音越來越清晰了,並且那股呻吟聲很明顯是愉悅的聲音,就好似女子獲得了巨大的愉悅而出聲,但是令人奇怪的是,這周圍明明沒什麼人,只有一大片樹林。

而且過來之後,沈靜發覺自己的面前霧濛濛一片,似乎起霧了,突然林羽的樣貌來到了她面前,喃喃道:“沈靜,我們在一起吧?”

幸福來得太突然,讓沈靜愣在當場。

“林羽,你怎麼了?”沈靜覺得面前的林羽有些不一樣,這種感覺不好說,只能說是直覺。

“呵呵,我很好啊,只是突然覺得你很美啊,然後我覺得我們挺合適的,要不在一起吧。”林羽舔了舔嘴脣,露出了自己精緻的胸膛,慢悠悠的朝着沈靜走去。

沈靜一下子驚住了,她雖然一直幻想着未來怎樣和林羽在一起,但是她怎麼也沒想到,幸福會來的這麼快,她一下子被砸暈了,沒錯,被林羽突如其來的攻勢給砸暈了。

“林羽,爲什麼你突然這樣說啊?”沈靜很好奇的問道,同時她心中也挺奇怪的,明明林羽剛剛上山說是去採藥了,怎麼一轉眼出現在了這裏?

林羽微笑道:“因爲我喜歡能煮飯的女人啊,你的燒烤味道很香呢。”

沈靜臉直接紅了,不好意思的說道:“我知道了,你是想要吃東西吧?我可是烤了很多呢,有魷魚,鴨翅鴨腿,蝦,還有很多蔬菜……”

“有沒有雞?”林羽舔了舔嘴脣,流着口水說道。

“啊,你喜歡吃雞啊,當然有了,我烤了一整隻雞呢,足夠我們倆吃啦。”沈靜說道。

“咯咯咯……那麻煩你給我拿來,我要吃雞。”林羽說。

“嗯嗯,好的。”沈靜點點頭,回去就從燒烤架上取下一直烤雞,這時候她奇怪了,林羽爲什麼不過來要我送過去呢?還有,這個林羽……好奇怪…… 沈靜心中覺得很奇怪,但是眼前這個人卻又的的確確是林羽,只不過這神情太怪異了,總覺得林羽的笑容很假,就好像……死人臉!

想到這一點,沈靜背脊發寒,遠遠喊道:“林羽,你站在那裏讓我好害怕哦,你能不能過來啊。”

“這個……這裏風景美,我們過來吃吧。”林羽笑着說道。

“哦……”沈靜走出幾步,突然不對勁的說道:“對了,剛剛你那裏的女人聲是什麼啊?”

“這……你聽錯了。”

“不可能,我沒聽錯。”

“沈靜,那你過來,我再告訴你。”

“你先說。”沈靜警惕的看着對方,這時候她有一種感覺,對面的根本不是林羽。

“你不過來我可過來了。”對面的林羽露出陰冷之色,隨即漫步而來,隨着他的過來,他身周的霧氣竟然也跟了過來,緊接着再次傳來之前女子歡愉的呻吟聲。

沈靜一下子臉上再次涌起紅暈,狐疑道:“這到底是什麼聲音。”

對面的林羽歪着頭說:“你們人類不是都喜歡這種聲音麼?”

“什麼你們人類。”

“呵呵,渺小的人類啊,你想知道嗎?把你手裏的烤雞拿來,我就告訴你。”

沈靜不解的問:“你爲什麼一定要這個烤雞,你不是林羽,你到底是誰?”

“呵呵,這一點你不用知道。”說話間,林羽已經走了過來,白霧瀰漫,這一剎那沈靜驚異發現周圍全是白霧。

而面前的林羽身上居然開始長出了白毛,緊接着身體開始縮小,嘴巴開始突出,慢慢的趴了下來,也就三秒鐘的時間,眼前的林羽竟然變成了一隻小白狐。

“狐狸!”沈靜眼珠子瞪的老大。

“可惡,本仙的幻術到時間了。”白狐竟然口吐人言,突然看着沈靜咧嘴了,很人性化的笑着說:“不過也不礙事。”

說完一股靈氣衝出,包裹着沈靜周圍,威脅道:“姑娘,本仙修道以慈悲爲懷,就不傷害你了,把烤雞留下,然後滾蛋。”

很囂張嘛,沈靜第一次見到一個動物竟然說人話,天生膽大的她好奇說:“你會說人話,狐狸會說人話。”

“我可不是普通的狐狸,我是狐仙。”小白狐暗罵這個人類女子有些麻煩,隨即不想多說,反正它最終的目的是弄只烤雞吃吃。

這也是沒辦法,它被幾個人類修士追殺,好不容易逃到了這裏,這幾天可是過得心驚膽戰,所以寧願是餓着肚子也不敢出動,好不容易捱餓了這麼多天,它正要出來搞幾隻雞吃吃,沒想到就聞到了香噴噴的烤雞味道。

由於之前林羽和沈靜聊天的時候,它就瞅到林羽的模樣了,所以這才幻化出沈靜的模樣想騙她過去,這樣它也省力,沒想到沈靜不上當。

眼見小狐狸突然衝了過來,沈靜嚇了一大跳,驚恐道:“妖……妖怪……”

“我說了,本狐狸是仙……”

小狐狸暗罵人類女子就是麻煩,正欲動手,沒想到這時候一道符紙飄來,緊接着傳來輕喝:“防禦!”

一道青光罩在沈靜頭頂,小狐狸目光一凝,直直的撞在青光之上。

“哎呦喂……”

小狐狸撞得頭上出了一個包,緊接着看到之前離開的那個男的居然回來了,手裏還拿着一堆紙,正冷笑看着它說:“居然是隻小狐妖,看我不拿符紙砸死你!”

小白狐內心是崩潰的,天吶,這是修真界的大土豪啊,出個門竟然帶這麼多符紙,想到這裏扭頭就跑。

林羽卻是喝道:“再跑一下我弄死你!”

小白狐果然不跑了,直接是四肢跪地,以頭磕地,流着眼淚說:“上仙饒命,本小仙只是討只雞吃吃,沒想害人。”

這時候沈靜面前的青光也撤去了,驚訝道:“林羽,你來了。”

林羽點頭,他剛剛正採藥呢,突然耳邊傳來了這裏的聲音,所以第一時間趕來,通過詢問羣裏的人才知道這世界上有小妖,小妖的級別和人類劃分的一樣,也是分爲道者境,道靈境,道仙境,通仙境……

隨後過來的時候他感應了一下,果然發覺對方的靈力波動在道者境初級這樣,這樣林羽寬心大放,他畢竟已經是道者境巔峯了啊,欺負一下這種渣渣般的存在還是遊刃有餘的。

“沈靜,沒事吧。”林羽說。

沈靜搖搖頭,說:“這隻小狐狸是妖精嗎?”

“我是仙,是仙。”小狐狸強調。

“哼,不管你是什麼,反正你剛剛欺負沈靜,我要……”林羽手掌擡出。

小狐狸瑟瑟發抖,絲毫不敢抵抗,因爲它感應出了林羽的強大。

“上仙饒命,上仙饒命,我從來沒有害過人啊。”

沈靜喊道:“等一下,林羽,還是放了它吧。”

“嗯?”林羽說:“剛剛它要殺了你呢。”

“沒有,它剛剛確實說只要烤雞,讓我走的,還說什麼慈悲爲懷。”沈靜眼睛瞪着小狐狸,只覺得這隻小狐狸很可愛,讓她的少女心氾濫起來。

“對對,小仙確實說過這話,上仙放過我吧,我很可憐的,孤苦伶仃,無依無靠……”

“得了得了,別賣悲慘了,我問你,你來這裏多長時間了?”林羽問道。

“一一得一,一二得二,大概一個多月吧。”小狐狸數着自己的爪子說。

“你對這裏瞭解嗎?”

“恩恩額,很瞭解哦,上仙要我做什麼事嗎?小仙上刀山,下火海……”

“得了得了,你咋這麼囉嗦,跟周星馳似的。”林羽都無語了,指了指遠處山脈說:“我呢要找點中藥材,你對這裏這麼熟,應該知道一些稀奇古怪的藥材在哪,帶我去找。”

“遵命。”小狐狸鬆了一口氣,突然捂着肚子說:“上仙,那烤雞……”

沈靜笑道:“送你吃啦。”

小狐狸賣萌的跳到沈靜肩膀上說:“謝謝姐姐,姐姐好漂亮啊,和上仙好般配啊,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啥時候和你們喜酒啊,祝你們早生貴子……”

“閉嘴!”林羽翻了個白眼,擦啊,這還沒玩沒了了是不!

沈靜卻是喜歡的不得了,說道:“好可愛的小狐狸啊,要不你跟我回家唄。” 不得不說,這隻小白狐很通人性,深知一些少女的喜好,因此那是極力賣萌。

果然沈靜愛不釋手的把小白狐都要抱了起來,和林羽說想收養這隻小白狐。

林羽卻是皺眉說:“這可是妖物,我要是不在你身邊它害你怎麼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