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茂才那個紅光滿面啊,跟已經完全贏了似的,傲然說:“謝謝仙君大人誇獎,小人以後必定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2020 年 10 月 24 日

這麼快就表態了。

段齊天氣得臉色通紅,自己這邊都沒比呢,怎麼了,你們算贏了?

段齊天雖然也不看好林羽的,但是就這樣被人踩着臉摩擦論誰都不會開心。

孫文平這時候說道:“仙君大人,事已至此,就讓這位林羽小友回家去吧,只是可惜了,白跑一趟。”

語氣看似很可惜,但是說話的時候卻是眉飛色舞的,尤其是孫文平看向林羽的眼神,彷彿在說:呵呵,渣渣一般的存在,也敢和我鬥……

段齊天此刻完全沒了精氣神,畢竟李茂才的天賦太優秀了,讓他根本升不起爭鬥之心,只覺得林羽就算是上去也是丟人現眼。

仙君齊天柏也覺得沒必要比下去了,點點頭,拿出冊封的小本本,說道:“好,那麼我就冊封李茂才你爲仙班候選人了,希望你以後再接再厲,不要讓我們失望。”

“屬下必定不辜負仙君大人,孫鬼仙的期望。”李茂才激動的迴應道。

“我還沒比呢,你這麼高興幹什麼?”就在這時候,一旁一直不說話的林羽突然說道。

老虎不發威,真以爲我是病貓了嗎?

老子好歹也是吃過霓裳那賤/人的聖體丹的,我就不信了,我改造過的身體天賦還不如你這個渣渣! 見林羽說話,孫文平直接就是笑了起來,說道:“對對,你還沒比呢,不過說實話,爲了不給段鬼仙丟臉,我覺得你還是算了吧,萬一把你完爆,那個多不好意思。”

林羽說:“凡事都有個有始有終吧,我不試試的話怎麼知道我會被完爆呢。”

齊天柏搖搖頭說道:“算了吧,大家都挺忙的,李茂才的天賦是近幾年罕見的,林羽,我知道你心裏不舒服,但是情況已經這樣了,你只能認命。”

林羽說:“說好了都試試,爲什麼不讓我試試呢。”然後朝段齊天看去說道:“段老,你覺得呢。”

段齊天嘴巴張了張,嘆氣說:“林羽,算了吧……”

林羽沒想到段齊天都會這樣說,看來他真的被打擊的不輕,不過就算如此,林羽還是說道:“我不管你們怎麼想的,反正我也要試一下。”

這時候齊天柏臉色已經不好看了,他身爲仙君,竟然被一個凡人反駁,也算是他性子好,要是換個仙君,早就一巴掌拍了上去。

正當齊天柏準備趕林羽走的時候,李茂才卻是說:“仙君大人,既然他一定要比試比試,那就試試吧,免得傳出去說我欺負他。”

他雖然這樣說,其實也是認定了林羽天賦不如他,到時候他很想看看林羽氣急敗壞的樣子,而且這種事傳出去,能夠更加顯示出她天賦的厲害。

那才爽啊!

聽李茂才這樣說了,孫文平覺得就這樣比一下也無所謂,反正這是穩贏的,到時候讓這林羽知道他和李茂才的差距,也好再打擊一番他,這也不錯。

於是點點頭,說道:“仙君大人,既然李茂才都這樣說了,讓林羽試試吧,免得他有想法。”

齊天柏不耐煩的看了一眼林羽,點頭說:“罷了,就讓你試試吧。”

於是再次祭出鏡子,不耐煩說:“打吧,用力打。”

說着他想起了林羽之前說會不會打壞鏡子的事,只覺得有些好笑,於是取笑道:“儘管打,打壞了不用你賠。”

“呵呵呵,仙君大人真是會說笑。”孫文平拍馬說,他也聽出了齊天柏取笑林羽的意思。

所有人看着林羽,林羽表示壓力很大。

但是再大,也要試一下!

靈氣涌出,憑藉着本能的力量,猛然轟了出去!

這一拳平淡無奇,但是靈氣幾乎凝結成了實質,齊天柏目光一滯,似乎看出了不對勁的地方,這個林羽的靈氣,怎麼會這般凝實?

雖然說,林羽的實力很明顯比李茂才低了兩個小境界,但是論靈氣的凝結程度,似乎要好上許多。

“砰!”

攻擊進入鏡子之中,只見鏡子光芒爆閃,白色,紅色,綠色……

天吶,顏色竟然轉化的這麼快。

緊接着便是金色,而且是非常亮的金色,簡直就是閃瞎大家的眼。

段齊天第一個失聲叫了起來,“天吶,金金金……我曹……”

段齊天已經興奮的差點跳起來了,要不是仙君大人在這裏看着,否則的話他早就激動的仰天長嘯,林羽啊,你特麼也太牛了吧!

而孫文平不停的捏着眼睛,尼瑪啊,裝比遭雷劈啊,這傢伙什麼來頭,天賦比李茂才還牛叉!

李茂才不停地咽口水,此刻他心中悔恨不已,剛剛就不應該讓林羽試試,不應該啊!

一屋子的人都覺得嘴裏吃了調味料一般,酸甜苦辣都有。

最震驚的恐怕就是仙君齊天柏了,他捋着鬍子說:“想不到啊,江山代有人傑出,我了個草……”

仙君居然說髒話了!

本來他想裝下比吟個詩的,好讓大家知道他上過學!

但是現在直接說髒話了!

他看到了什麼?

金光散去,鏡子竟然……裂了!

“我勒個草!我的鏡子!”齊天柏直接跪了,這可是他很貴重的測試鏡啊,整個東海市仙界,就這一塊啊,就這樣……碎了!

“咔擦咔擦……”

直接變成了碎片。

全場寂靜!

林羽沒心沒肺說:“呵呵,仙君大人,你鏡子不是很結實。”

段齊天連忙推了推林羽,對着林羽一陣擠眉弄眼,意思是說:這鏡子很珍貴噠,被你打壞了。

孫文平說:“這怎麼可能,鏡子怎麼會碎,一定是你作弊,對,一定是!”

“你說什麼呢,仙君大人就在這,我怎麼作弊?”林羽反駁說。

齊天柏這時候說:“我這鏡子,只能檢測金光層次的天賦,在這之上,還有更優秀的天賦,一旦超過我鏡子的極限,鏡子就會碎裂,所以說……林羽的天賦,很高,高到我的鏡子也不能檢測!”

衆人譁然一片。

孫文平和李茂才驚訝的眼珠子都差點瞪出,尼瑪啊,竟然會這樣!

而段齊天則是哈哈大笑說道:“怎麼樣,我就說嘛,林羽的天賦可是很高的,哈哈,啊哈哈哈……”

有點小人得志的味道啊,但是人有時候就應該這樣,大喜就應該大喜!

於是朝齊天柏說:“仙君大人,之前你說過,鏡子壞了不用賠。”

齊天柏:“……”

我勒個草!我隨口說說的,誰能想到鏡子會壞啊!

但是他也知道,這事還真不能怪林羽。

再說了,鏡子壞都壞了,事情已經無可挽回,倒是這個林羽,沒想到天賦如此之強,若是好好栽培,日後前途很有可能會超越他啊!

想到這裏,齊天柏看向林羽的目光火熱起來。

“好,段鬼仙,你推薦的仙班候選人太好了,簡直就是人才啊,我們這裏有了林羽的加入,相信以後會餓越來越好。”齊天柏一掃陰霾,激動說道。

段齊天心頭一鬆,說道:“林羽一定會盡心爲大人辦事。”

說完朝孫文平和李茂才看去,那個囂張那個輕蔑啊,總算是可以昂首挺胸說話了。

“孫鬼仙大人,如今林羽測試出的天賦如此之高,你還有什麼好說,哈哈哈……”

孫文平臉色黑的跟碳似的,誰能想到,這一轉眼的,之前的話全都給還了回來。

心中雖然氣憤,但是絲毫無法反駁,要怪只能怪之前他們太得意了。

隨後,仙君齊天柏正式冊封林羽爲仙兵,歸段齊天管轄,協助段齊天辦理公務。

最後還語重心長的拍拍林羽肩膀,“林羽,我看好你,你有如此天賦,前途無可限量啊……” 隨後,段齊天和林羽在仙兵方如東的帶領下,開始熟悉東海市仙界這塊區域。

據方如東所說,以後他和另外幾位仙兵都歸段齊天管轄,在段齊天之上,就是仙君齊天柏了。

也就是說,這一塊齊天柏最大。

在齊天柏之上,那就是另外的一些人物,基本上神龍不見擺尾,不在此地。

不過方如東也說了,這一塊除了齊天柏最大之外,另外一些鬼仙大人也是手眼通天之輩,主要是他們手下仙兵很多,本身實力又強,所以哪怕在職位上和段齊天是平起平坐,但是真論權利,肯定是要比段齊天大的。

就比如那個孫文平,手下有幾十號仙兵,在這一塊誰都要給他幾分面子。

“原來那孫文平權利如此大。”段齊天心中有些憂慮,他初來乍到,最怕的就是得罪老油條,那就麻煩了。

林羽也有些無奈,沒想到在這裏的情況也和凡界一樣,都充斥着爾虞我詐,人與人之間也都有着派系之分。

三人走到一處宅院,方如東說:“段大人,以後這裏就是你住的地方了。”

段齊天點點頭,這府邸爲中式古建築,巍峨磅礴,高大聳立,大門爲硃紅色的鐵門,看上去很是大氣。

“仙君大人對我不薄。”段齊天如實說道,主要是這一看面積絕對夠大,以後他在這裏種種藥草,練練丹藥,小日子不要太瀟灑。

進去之後方如東泡了茶,段齊天正式對林羽說:“林羽,以後你怎麼說也是仙兵了,用凡界的話就是差爺,修爲還是很重要的,當然,你的修爲我很放心,不過一定要繼續加油,反正你比我厲害,以後我的職責是煉丹,你就是抓妖。”

敢情把苦差事都給我了啊。

林羽說:“段老,這……”

“誒,我知道你很高興,不用謝我。”

林羽:“……”

“還有,成爲仙兵的事切不可對外亂說,這是仙界鐵律!”段齊天說。

林羽點點頭,不過還是好奇問:“不過我們這些做仙兵的,具體做些什麼事情?是不是職責和警察一樣,看見凡間有不平之事就出手?”

“當然不是。”段齊天眼睛一瞪,“那樣我們還不得累死。”

方如東說:“是這樣的,我們的職業基本是抓妖除鬼,打得過就收,打不過就跑,當然不是純粹的跑,而是通知其他大人前去收服。”

“除了抓妖除鬼之外,仙界二四政府那裏會時不時發佈一些任務,比如要什麼奇特藥材了,奇特金屬了,找人了,一旦這些任務發下來,都是由我們出去辦事的。”

林羽點點頭,算是明白了。

“所以說,以後我管轄的那一塊林羽你一定要勤加巡邏,萬一有什麼事情一旦鬧大,上面可是會問責的,我們現在得罪了孫文平,萬萬不能再被人抓住小辮子了。”

林羽知道其中要害,點點頭說知道了。

“對了,我們薪水是多少仙德啊?”林羽問道。

“喲呵,你還知道仙德啊,看來打聽的不錯麼。”段齊天笑着說。

林羽心說你這不是廢話麼,咱過來當差你以爲是過來造福黎民百姓啊,還不是爲了那點死工資。

段齊天說:“薪水方面仙君大人早就和我說了,我一個月五千仙德。”

林羽眼睛瞪得老大,段齊天都有五千了,他這種仙兵就算差一點,那兩三千也有吧。

“至於你嘛,一個月八百仙德。”段齊天說。

林羽差點噴出一口老血,一個月八百,這……不夠買一瓶好丹藥的。

看到林羽很失望的樣子,方如東說:“林羽小哥,知足吧,仙德這東西在仙界是硬通貨,只要你節約用仙德,以後可以去仙界購買好多好東西,另外,這一個月八百塊是底薪,以後有提成的,比如完成仙界的任務,有提成,抓到害人不淺的妖物,也有提成,好處可是很多的。”

段齊天隨後給了林羽一面旗子,上面寫着一個“令”字,說道:“這是妖妖靈抓妖旗,遇到鬼物抓到裏面去,一面旗子能夠抓五個妖物,多了放不下,而且你能夠通過這面旗子找我,嗯,用法和手機差不多吧。”

霍,還有這功能。

林羽感應了一下,發現旗子質地不咋地,也就是一品中層這樣子。

這種層次的旗子對功力的增福不是很大,挺多就是把受傷的小妖抓進旗子內。

“好了,以後有什麼不懂的事情和我說吧,現在你下凡間去吧。”

段齊天正欲讓林羽走,這時候方如東說:“對了,林羽小哥,前不久我感應到在一戶叫沈家的府宅中有妖氣,我看你離那裏挺近,麻煩你過去看一下,以免有凡人受難。”

“咦?沈家?”林羽看了一下方如東給的地址,這不是沈靜家麼。

“是啊就是沈家,那裏的妖氣貌似狐狸氣息,這種妖一般不會進入城市,所以我有些奇怪。”

“額,好,我過去看看。”林羽連忙答應下來。

離開了仙界,林羽第一時間前往沈家,畢竟小白很有可能是仙界大佬那個什麼神王張小凡的女兒,萬一被有心人發現,那事情就搞大了!

第一時間趕到了沈家,卻是見整個沈家的人如今整裝待發,車輛整齊的停在門口,似乎要去哪裏。

秋叔正指揮着手下,見到林羽大喜,忙迎上來問林羽最近去哪裏了,好幾天都不見人。

“最近我去外地了,秋叔,你們這是要幹嘛呢?”林羽問道。

“上次大哥不是和你說過了擂臺賽的事了麼,我們現在都準備前往東郊石頭鎮。”

林羽想起來,前不久沈萬強就說過,每年那邊都會舉行黑道大佬們的擂臺賽,也就是說每個大佬派出打手,在擂臺上進行決鬥,誰贏了就贏得了話語權。

這時候,沈萬強和沈靜沈洋洋大步走了出來。

沈靜的肩膀上站着小白,這時候沈靜看到林羽眼睛一亮,急急忙忙迎了出來。

“林羽,你這幾天去哪裏了,電話也不接。”沈靜很幽怨的說。

“這不是最近去外地了麼,來不及和你說,你們現在準備就出發參加擂臺賽麼?有選定上場的人選了沒?”林羽好奇的問道。 “選好了,這次幸好因爲你,虎爺答應把他的人手借給我們,他那邊更是調來兩個高手,現在陪着我爸呢。”沈靜說道。

林羽點點頭,這時候看了看小白狐,只見小白狐一下子跳到林羽肩膀,顯然討要吃的。

林羽拿出兩顆丹藥,然後拿出妖妖靈抓妖旗輸入信息:方如東,我已經來到沈家了,這隻小白狐是我朋友飼養,不會危害人間。

方如東得到消息,迴應:嗯,那就好。

解釋清楚之後,沈靜好奇的看着林羽的旗子問這是什麼呀?

“這是小孩子玩具。”林羽擺擺手,把旗子卷好放入了自己隨身帶着的包裏,這時候沈萬強一行人也出來了,看到林羽顯得很高興。

“林羽,我還以爲你不來了呢。”沈萬強說。

“前些日子有事,去了一趟外地。”林羽說了一下,然後肅然問道:“這一次的擂臺賽有把握麼?”

談到正事,沈萬強皺眉說:“得到消息,這一次我們的對手主要是李瘋子手下的人,這個人最近風頭很盛,在洪熙兩個弟子的幫助下,本市不少大佬都已經明確支持李瘋子做東海市話事人。”

“前不久,李瘋子更是派了洪熙的二弟子巨山前來,想要招安我,讓我讓出手下的所有地盤,不過被我拒絕了。”

“那他有沒有動手?”

沈萬強搖搖頭,“那倒是沒有,只是說了,給點虎爺一點面子,到時候擂臺上正式擊敗我們。”

“看來他們很有自信啊。”林羽說道。

“不錯,那個巨山單獨過來,一進來就把我前去攔截的十幾個手下全都打趴下了,實力很強,牛十三的那兩個兒子和他根本沒可比性。”

說完,沈萬強嘴巴張了張,嘆氣道:“林羽,待會擂臺賽的時候你還是不要衝動。”

“哦?爲什麼?”

“我懷疑,他們的目標是你。”沈萬強肅然說:“因爲走得時候,那個巨山說過,想要見識見識打敗了牛十三兩個兒子的人物。”

此刻林羽也感覺壓力很大,最主要的,還是自己實力不夠,之前對付的幾個強勁對手,基本上都是靠符紙取勝,有些取巧的感覺,但是這一次,已知的高手就有三個。

分別是青竹門門主,洪熙,以及他的倆個弟子,大弟子陳有龍,二弟子巨山。

那時候對戰洪熙的弟子周立海,身爲洪熙的弟子,周立海已經是內勁巔峯強者,使出絕招還有着道者境初級的靈氣。

周立海已經有如此實力了,據林羽估算,洪熙起碼是道靈境層次。

而他林羽才晉升道靈境不久,對上這些人恐怕沒什麼把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